我破了她的小嫩苞|一级欧美熟妇18p

2022-06-10 21:20 · 新商盟

俯下身自,双手托住硕大的柔软,一口含住。

“啊……”

接触到的那一瞬间,胡美就忍不住发出呻吟。

老王听得热血澎湃,差点没忍住。

他颤抖着双手抓肉起来,随着他的吸吮,乳汁一点点从红点中溢出,射入口腔。

他下意识的咕噜一吞……

“啊!叔!你……你怎么咽下去了!”

胡美的双手近几年抓着椅子的边缘,身体因为太过紧张而变得僵硬,看到老王竟然把吸出来的奶给咽下去,瞬间觉得特别羞耻,可又隐隐有一种刺激感和兴奋感。

自从怀孕后,她就没再做过那事儿了,正当青春的她,欲望本来就更强一点,现在被老王这么一吸,甚至觉得魂儿都要飞出去了。

老王没有回答,反而吸得更加卖力起来,双手也不由自主的从两只硕大渐渐往下滑。

而此刻的胡美,早已沉浸在这销魂的舒适感中,根本没有注意到。

其实很早以前,老王就对胡美有想法了,那会儿胡美才刚跟大力处对象,来了这个村之后,美丽的胡美瞬间吸引住了村中大多数男人的目光。

她不但长得漂亮,还特别温柔贤惠,屋前屋后的人都叫得特别亲切。

每次看到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段和硕大的柔软,都有想要把她压在身下疯狂输出的冲动。

正在此时,王萌萌偷偷将房门推开一条缝,好奇地往里瞧。

“咦?师父这是在干什么?怎么学阿宝一样给嫂嫂吸奶啊?”

看到这一幕,王萌萌就想到之前师父给自己吸奶的样子,突然浑身像是过电了一般,酥酥麻麻的,还燥热起来了。

这种刺激画面,其实只要是正常人看到,都会有感觉,即使王萌萌心思单纯,对情事懵懂,也难免会起生理反应。

老王吸完一边后,又换到另一边去,双手不安分的在胡美身上游走,很想从小腹直接往下滑,可是他不敢!

“唔……啊……”胡美紧咬着下唇,强忍住不让自己发出羞耻的声音。

可是老王的嘴和手仿佛有魔力,每一次吸吮和抚摸,都让她舒服得想要更多。

这种感觉,是王大力从来没有给过自己的。

过了好一会儿,胡美发现自己好像并没又那么痛了,而是变成了爽到灵魂深处的感觉。

她下意识地抱住老王的脖子,使劲儿往自己身上压,想和老王贴的更紧一点,更粗暴一点。

老王被摁得喘不过气来,赶紧挣开,气喘吁吁地说:“小美,你这是要憋死叔不成!”

胡美这才反应过来,羞红着脸道歉:“啊!对……对不住!我、我已经不痛了,是不是就好了?”

说话的同时,她的目光还有意无意地瞥向老王身下那顶的高高的地方,不由咋舌。

好大啊……

没想到王叔看起来年纪大,那个玩意儿竟然还这么强!跟王叔比起来,王大力那玩意儿简直就不够看了!

不过,这么大的玩意儿,能有哪个女人能受得了?

不知道做起来……是不是也会更爽?

胡美的脸颊更红了,捂着滚烫的脸颊不知道看哪里好。

对于这种事情,她虽然有点害羞,更多的却是隐隐的渴望,只是她已经为人母,有责任感和羞耻心,又跟眼前的男人有辈分上的关系,断然不敢多想。

“不通只是说明暂时不涨,我刚才摸了一下,里面还有硬硬的肿块,需要按摩推拿才能彻底解决。”老王挺着下面胀疼的大家伙,表面却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他可不想放过这次机会!

胡美愣了一下,才点了点头:“哦,那好吧。”

都已经被吸过了,还有什么好矫情的?她也不在乎被多摸几下了,反正能治好就行。

“那你就先去屋里躺着,这样坐着也不好推拿。”老王指了指王萌萌的房间。

家里就两间屋子,他和王萌萌一人一间,现在王萌萌还在自己屋里睡着,只能让她去王萌萌的房间。

可这个时候,王萌萌却突然推门走了出来,“嫂子,你这是怎么了?”

胡美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给吓了一跳,见是王萌萌,顿时脸蛋更红了,“啊,是萌萌啊,你怎么还没睡?”

“本来我都睡着了,被你们的声音吵醒了,这会儿睡不着。”

这话更是让胡美羞臊的不行,她不由地看向老王:“叔,要不今天……就算了吧,明天再来,我这也不疼了,今天实在是太晚了,你看这都打扰到萌萌休息了。”

王萌萌在这儿,她可拉不下这个脸来。

其实王萌萌是故意卡在这个点儿上出来的,她就是看不惯嫂嫂和师父那么亲密,不知道为何,她心里总觉得酸溜溜的难受。

老王当然是不愿的,可是这个时候也不能当着王萌萌的面说不行啊!

他也只好强压下心思点头应允,目送胡美的离开。

见胡美彻底消失在黑夜里,王萌萌这才撅着小嘴撒娇:“师父!你刚才干嘛给嫂嫂吸奶啊!”

一听这话,老王顿时慌了:“别胡说!记住了,这种话可千万不能往外说啊!知道不!师父只是在给你嫂嫂治病而已,明天你去看看我给你编的医书就知道了!”

见老王这么严肃的样子,王萌萌微微一惊,忐忑地点头:“哦,我晓得了。”

老王这才松了一口气,萌萌这孩子最听他的话,看她的表情,是不会乱说了。

虽然这的确是在治病,可这乡下地方,平时没什么消遣,最喜欢八卦一些没边儿的事。

给胡美吸奶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大家伙儿口口相传,再添油加醋的,指不定搞出什么麻烦来!

折腾了半宿,老王这会儿也没什么心思想些乱七八糟的了,而且这会儿已经不打雷了,就让王萌萌回自己房间睡觉。

第二天清早,老王就下地干活,王萌萌干完家务就拿出医书和平时收集的草药辨认。

日上三竿的时候,老王坐在田坎上休息,突然看到田里有道熟悉的倩影。

竟然是隔壁的张寡妇,张喜儿!

她穿着一条紧身的连衣裙,微微弓着身子锄地,胸前两团晃晃悠悠的,荡出勾人的光晕。

张喜儿已经三十好几了,但是皮肤白嫩,容长脸,身材火爆的很,虽然生养过孩子,却依旧保养的如同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前几年她丈夫出车祸意外去世后,不知道村里有多少男人对她馋的不行,纷纷向她示好,她都视而不见。

不过对老王,她倒是有几分好感。

“喜儿妹子,累了不?过来歇会儿吧!喝口水!”老王晃了晃手中的水壶,大声喊道。

张喜儿抬手挡住刺眼的阳光,这才看清坐在田坎上修长壮硕的生硬,不由心头一动,“诶!王大哥,你那儿的水多吗?”

“多着呢!今天太阳毒,你赶紧过来歇歇吧!”老王嘿嘿一笑,想到张喜儿那妖娆的身段,下身就忍不住蠢蠢欲动。

昨天被萌萌和胡美撩拨得兴起,却一直憋着,今天要是能和这张寡妇发生点啥,岂不快哉!

老王越想越兴奋,身子渐渐火热起来。

“好嘞!我这就来!”张喜儿赶紧放下锄头,朝老王走了过去。

在田坎间的水渠里洗干净了手和脸,这才顺着小路上了坡。

天气太热,老王身上的T恤都被汗水打湿了,紧紧地贴在身上,露出勃发的肌肉,那六块腹肌鲜明立体,还有下面鼓鼓囊囊的一坨,轮廓也非常明显。

张喜儿走近后,顿时就看呆了。

“来!妹子,喝水吧!”

老王当然也发现了张喜儿的目光,他还故意挺直了腰板,好让她能瞧得更清楚些。

张喜儿笑着接过水壶,眼睛却依旧紧紧地盯着下面,心不在焉地喝了一口水后,她突然身子一歪,就倒进了老王怀里。

“哎呀!我的头怎么这么晕,王大哥,你快扶我一下!”她扶着额头,眼角的余光却在打量着老王。

不得不说,这女人实在是风情万种啊!举手投足都充满着成熟的韵味,这可是少女比不了的。

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芳香扑鼻而来,老王一阵口干舌燥,下意识的伸手揽住她的小蛮腰,另一只手搂在腋下,手指有意无意地触碰着那挺巧的柔软。

他脑袋里嗡的一声,浑身就跟过了电一样,变的更加滚烫起来。

感受到胸上被触摸而产生的酥麻,张喜儿忍不住发出轻吟,双手搭在老王的肩膀上,对着他吐气如兰,“王大哥,麻烦你扶人家去那边瓜棚里休息一下,可以吗?”

原本寂寞了多年的张喜儿只是对老王不反感而已,现在无意间发现他下面的家伙竟然那么大,她的内心竟开始悸动起来。

“好,我扶你过去。”

老王一米七六的个子,比张喜儿高出一个头来,走路的时候,稍稍垂下眼,就能清晰的看到那两团挤出深深的沟壑,随着走动的频率一抖一抖的。

那两个大包子,要是能把自己那玩意儿夹着,该有多爽啊!

老王越想就越激动,恨不得这就把张喜儿摁在瓜棚里的草堆上,把她给办了!

进了瓜棚后,老王就让张喜儿坐在干草堆上,说道:“妹子,老哥儿虽然不是正经大夫,却多少懂点中医,要不我给你按摩一下?也好缓解一下头晕的症状。”

“那敢情好!谢谢王大哥了!”张喜儿笑得媚眼如丝。

看得老王又是一阵喉头发紧,慌忙站起身来搓了搓手,准备给她按摩。

此时的老王是正对着张喜儿站的,而她是坐着的,老王再给她按摩头部的时候,那处正好正对着她高高挺起的胸。

随着动作,他的那处总是时不时得触碰到幽深的沟壑。

虽然隔着衣服,却也让张喜儿渐渐呼吸急促起来。

好烫啊……

这么大的家伙,又那么烫,要是能放进自己身体里,肯定会爽爆了吧?

想到这儿,张喜儿忍不住舔了舔干燥的唇,刻意挺了挺身子,好让自己的柔软能与那处火热更加亲密地接触。

发现这点,老王悄悄往前动了一下,让自己的大家伙直接抵在沟壑里,他甚至已经能感受到里面的温度了。

“嗯啊……”张喜儿实在没忍住发出呻吟,她半眯着迷离的双眼,仰头感受着这无边的刺激。

这声呻吟也刺激到了老王,他不由自主地扭动腰身,好让那处在张喜儿的沟壑里来回碰撞挤压起来。

“妹子,舒服吗?”老王眼神暧昧地看着她,分明是话中有话。

张喜儿哪会听不懂?顿时嘤咛一声,挺了挺胸,“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说好的给人家按按就好了呢?可是人家越来越难受啦!”

“那要不……哥哥我再换种方式?”老王试探着问道。

张喜儿顿时呼吸一滞:“什、什么方式?”

老王笑道:“其实这头晕啊,很好解决的,只需按摩某些穴位才行,并不是光按太阳穴。”

“那要按哪儿啊?”张喜儿笑得越发柔媚。

老王内心更火热了,用自己拿出顶了顶张喜儿的柔软,坏笑道:“用这儿啊!”

“啊?这……不太好吧?”张喜儿故作羞涩地别开脸。

老王仰头大笑,这女人,明明都来感觉了,还装!平时倒是没看出来,那么多男人都觊觎她,她都看不上眼,如今却和自己这么暧昧!

只怕她也是看到了自己的大家伙才被吸引住吧!

“这有啥不好的!我就是给你按摩一下缓解头晕罢了,难不成你忘了老哥儿我年轻那会儿做过赤脚医生?”老王心里乐开了花,表面却依旧一本正经。

一听这话,张喜儿就忍不住笑起来:“说的是!那就麻烦王大哥了!”

“这有啥麻烦的!都是街坊邻居,互帮互助嘛!”老王嘿嘿一笑,黝黑的打手直接就盖在了张喜儿白嫩高挺的柔软上。

“唔……”张喜儿仰头发出一声嘤咛,娇媚的脸上露出享受的神态。

那火热的打手,仿佛带着某种魔力,触碰到自己的那一瞬间,就让她浑身都酥麻发痒,舒服得忍不住拱起身子。

看着媚态百出的张喜儿,老王心道,这骚娘们儿,这么快就受不了了?

他嘿嘿笑道:“妹子,你这是怎么了?我看你好像很难受啊!”

这老王!还明知故问!

张喜儿娇媚地瞥了老王一眼,嗔道:“王大哥,你这一按摩,人家就更难受了,这是咋回事啊?”

老王故作惊讶地挑眉:“啊?这样啊!看样子我得加重力道了。”

说着,手上就加大了力度,黝黑大手将饱满的柔软揉搓挤压出各种形状,粗粝的掌心因为常年劳作,布满了老茧,即使隔着衣服,也无法阻挡摩擦带来的温度。

张喜儿只觉得自己身上仿佛爬过无数的蚂蚁,弄得她浑身又痒又麻,柔软顶端的两个红点,也在不断的搔刮下逐渐凸起。

察觉到张喜儿的反应,老王心头更火热了,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

张喜儿是村里最有名的寡妇,那本钱是没的说的,身体已经完全被开发到了极致。

她整个人就像个成熟的水蜜桃,举手投足都散发着香甜的味道,村里的汉子哪个不是一见到她都想咬上一口!

老王自然也对她有想法,不过碍于一直都没什么机会,不过今天……

老王顿时想到了一个歪主意!

“妹子,哥的手法还行吧?是不是感觉更强了?”

张喜儿被摸的浑身发软,要不是坐在草堆上,这会儿怕是早已支撑不住躺在老王怀里。

听到老王这么说,便娇喘道:“王大哥,我觉得好像更严重了,浑身发热发软,又特别痒,啊……好难受,好想……”

说着,张喜儿又往上拱了拱,蹭了蹭老王那高耸的帐篷。

老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暗暗咋舌:这骚娘们儿!可真够劲儿啊!看我一会儿不好好收拾你一番,弄得你欲仙欲死!

“妹子,我看你这病得不轻啊,多半是中暑了。”老王惺惺作态道。

“啊?中暑了?难怪我觉得浑身发软,又燥热难耐,这可咋办啊王大哥?”张喜儿红着脸咬了咬唇,媚眼如丝地看着老王。

老王邪笑道:“别怕,哥虽然只是个赤脚医生,可到底懂医理饿得,中暑不是啥大病,只要……”

“要做什么?你尽管直说!”

看着越发撩人的张喜儿,老王心头一荡,“这治起来有点麻烦,只要你泡在水里,先降温,然后配上哥的按摩,保管你药到病除!”

听到这话,张喜儿却有些迟疑了。

她现在穿的是裙子,要是泡到水里去,岂不是啥都看光了?

不过一看到老王鼓鼓囊囊的下面,想着刚才让她几乎魂飞天外的爽感,她不由心头一热,点了点头。

“好,那你来吧。”

说着,她就要起身,却被老王一把抱了起来,“你不是浑身发软么?我抱你过去就是了。”

虽然瓜棚里的大铁桶不过距离他们几米的距离,老王却故意走得很慢。

张喜儿看起来很瘦,肉都长在了最适合的地方,被老王这么抱着,她整个身子都贴在了他身上。

随着走路带来的颠簸,张喜儿胸前的两团被挤出了各种形状,在老王健硕的胸膛上来回厮磨。

老王只觉得自己更加欲火高涨起来,特别是下面那坨,更是在火上浇油一般,烧得他燥热难耐,硬生生地挺着。

老王实在忍不住了,搂着张喜儿的大手开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走。

他先是轻轻抚弄揉捏着,感受到那惊人的软绵触感后,渐渐加大了力度,柔软的臀肉在他指缝间不断弹起跳跃。

随着老王火热的大手不断作怪,张喜儿的俏脸也越来越红,她半眯着媚眼,不安地扭动着纤细的腰肢。

“王大哥,我……我越来越难受了。”

“再忍忍,就快到了。”老王嘿嘿一笑,大手突然滑入浑圆的臀缝中间,中指轻轻搔刮起来。

“啊……王大哥,你,你这是……”

被触摸到敏感点,张喜儿的娇躯不由地一颤,下意识的一收缩,把老王粗粝的手指完全被夹在里面。

“哎呀!真是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

话虽如此,老王却还是故意搔刮了一下,想再往前探到那娇嫩的花瓣,却被对方夹得太紧了,寸“步”难行。

不过短短几米的距离,却花费了起码一分钟的时间,张喜儿已经被老王抚弄得瘫软如泥,任凭他动作。

老王更是计从心来,笑道:“妹子,咱们到了,哥要把你放下来咯!”

闻言,张喜儿羞涩地点了点头,俏脸红透,跟喝醉了酒似的,越发撩人,看得老王更是饥渴难耐。

“噗通”一声,水花四溅,老王竟突然松手,把张喜儿整个扔进了装满水的大铁桶里,只露出一个头来。

“哎呀!对不住对不住!”老王故作惊慌地叫道,赶紧伸手去捞张喜儿,但却不是抓她的手臂,而是直接抓住了两只柔软往上拽。

张喜儿吃痛地“嘶”了一声,猛地站起身来,头发湿漉漉的,水流顺着她凹凸有致的身形滑下,紧身的连衣裙完全湿透了,贴在身上,将所有的美景都显露出来。

那挺拔高耸的浑圆,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的纤腰,让老王根本无法移开眼睛!只想搂着她疯狂的输出!

再往下,便是呈现倒三角的神秘地带,两腿中间微微鼓起的小包,延伸下去的部位,正是让老王魂牵梦萦的深邃幽谷。

咕噜……

老王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看着如出水芙蓉的张喜儿,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最强烈的念头。

占有她!

“师父!师父你在哪儿啊……”

突然,不远处传来王萌萌的呼喊,老王正要解下裤腰带的手猛地一颤,赶紧收住了。

“师父!赶紧回家吃饭啊,我饭菜都做好了!”

坏了!这孩子怎么赶在这个节骨眼上来了呢?

“王大哥,好像是萌萌那孩子在叫你。”张喜儿也听到了,立马变得慌张起来。

虽然自己和老王并没有做到最后一步,可这种情形要是被王萌萌看到,肯定会惹出事来的。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可她一向恪守妇道,村里头也根本传不出什么风言风语来。

所以即使明知道村里好多汉子垂涎于她,也还是从来都没有谁能真正把她弄到手。

可这事儿要是让王萌萌知道了,万一被传开,她还不得被唾沫星子给淹死!

到时候什么难听话都出来了,更会有人嘲讽她偷汉子也不偷个年轻后生,反而不要跟个老汉做这种不要脸的事儿。

“这下可咋办啊王大哥!你可把我给害惨了!”张喜儿急得快哭了,想跑又不知往哪儿跑,毕竟她这会儿身子都湿透了。

听到这话,老王也懵了,他也没想到王萌萌会在这个时候来地里找他吃饭啊。

听到王萌萌的声音渐行渐近,老王急得到处乱转,突然脑中灵光一现,“对了!妹子,你就躲在水桶里别出声,我出去打发她回家!”

说完,他把手伸进裤裆里,将那玩意儿摆正了,看起来不那么明显,才强装镇定地走出瓜棚。

与此同时,张喜儿深吸一口气,憋着劲儿整个沉入水底。

见老王从瓜棚出来,王萌萌诧异地说:“师父,你不是在地里除草么?怎么在瓜棚里啊!”

老王干笑道:“你这丫头,师父不就是那个啥,内急了,找地儿上个厕所,你瞎喊啥呢!”

王萌萌噘着嘴嘟囔:“那人家都喊了那么久了,师父咋就不应一声呢?”

说着,她目光往下一扫,却突然顿住。

老王不由地一咯噔,顺着她的目光往下去看,正好看到自己刚才摆正位置的那玩意儿,因为走动竟然又不安分地翘起来了!

他顿时老脸一红,装作不经意的提了提裤头,遮住那里,朝王萌萌走去。

“行了行了!不就是那啥的时候不方便应声么?走吧,咱们回家,今天做了些什么好吃的啊?”

老王赶紧岔开话题,王萌萌也没多想,笑着回道:“师父回去看了不就知道了?”

“你这小机灵鬼!还学会买关子了!”老王宠溺地笑着点了点王萌萌的额头,拿起放在树下的锄头往肩上放。

王萌萌拽着他的胳膊撒娇:“哎呀!赶紧回去吧!一会儿饭菜都要凉了!”

两人这才笑呵呵地往回家的小路上走。

走了一段路后,王萌萌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瓜棚,眼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

在他们走远后,张喜儿才从水中冒出头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唉呀妈呀!差点憋死老娘了!这师徒俩可真是的!”

张喜儿看着浑身湿漉漉的自己,心里暗暗有些埋怨老王,可一想到刚才火辣辣的画面,又不禁难受起来,便赶紧收拾一下回家了。

老王回到家,发现王萌萌竟然一反常态的做了白米饭,还弄了一碗红烧鱼,闻着就流口水。

师徒俩欢欢喜喜的吃完饭,老王突然想起后屋大力媳妇儿涨奶的事儿,说好了今天要去推拿的,这都晌午了。

“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我得去瞧瞧才行。”老王暗暗嘀咕着。

“啊?师父你说啥?”听到老王的自言自语,王萌萌好奇地凑了过去,圆溜溜的大眼珠子扑闪扑闪的盯着他。

老王越发尴尬了,呵呵笑道:“没、没啥,我出去一趟哈,你先睡会儿。”

说着,他正要起身。

“师父是不是要去找小美嫂子?”

老王前行的脚步一顿,眼神躲闪,“唉!你这丫头,机灵起来比谁都鬼,有时候又傻得让人心疼。”

闻言,王萌萌不以为意地噘嘴:“师父,你还没回答人家的话呢!”

“是是是!你小美嫂嫂昨晚不是不舒服么,师父去看看,你就乖乖在家呆着啊!”老王揉了揉王萌萌的头,还不等她回答,就快步走出家门。

啊呀!这小丫头越来越鬼精了!可不能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不然怕是要被那丫头给识破了自己心里的小九九!

这会儿正是烈阳高照的时候,晒得很,路边的草和地里的庄稼都被晒得焉了吧唧的。

远远瞧着,空气中仿佛蒸腾着一股无形的热浪。

整个世界,都像躲在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似的,滚滚热浪熏得老苏睁不开眼,没走几步,就热得汗流浃背。

老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热汗,扯开几颗衬衣扣子,露出一大片小麦色的胸膛,瞧着到不亚于大城里练身房的年轻小哥儿。

“大力媳妇儿在家不?”

老王抻着脖子往院里瞧,四下打量着。

不一会儿,里面传来胡美的声音:“是王叔吗?”

“诶!是我,你好些了没啊?我不放心你,特意过来看看。”

话刚说完,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胡美匆匆忙忙地开了门。

只见她上身穿着宽松的T恤,下身是一条牛仔短裤,露出两条细长的大白腿,晃得老王几乎移不开眼睛。

胸前鼓胀挺拔的浑圆,大概是因为涨奶,显得异常硕大,走起路来一抖一抖的,呼之欲出,看得老王一阵口干舌燥,呼吸渐渐变得粗重。

“哟!王叔快进来!外头可晒了!快躲躲凉,我去给您拿糖水。”把老王迎进院子后,胡美就扭着蜂腰肥臀回了屋里。

不一会儿,她就端着一碗绿豆汤过来。

老王这会儿的确热得不行,也没推辞,直接接过就仰头喝了个干净,砸吧砸吧嘴,回味着唇齿间残留的绿豆渣,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胡美妖娆的身段。

这绿豆汤被冰镇过,沁凉沁凉的,带着一丝丝甜,顿时觉得身子都爽利多了。

“好些了吗?”老王斜睨了胡美一眼,眼尾余光再次扫过那高耸的浑圆,不禁喉头发紧。

胡美却俏脸一红,羞涩地说:“还……还是有些疼,不过一阵一阵的,时好时坏。”

一想到昨晚老王的大手在自己柔软的浑圆上来回抚弄游走,胡美的内心就不由地发慌,赶紧别开脸,不敢和他对视。

越是这样,老王就越是兴奋,下面又隐隐有了抬头的趋势。

但他表面上还是云淡风轻地点点头:“嗯,看来你涨奶挺严重的,得赶紧再推拿疏通一次才行,不然堵得久了,怕是会坏死啊!”

说到后面的时候,老王还故意提高了音量,加重了语气。

胡美顿时发出一声惊叫,慌张地看着老王,“那、那咋办啊王叔!要去卫生所看看吗?”

“啧!去啥卫生所啊!你钱多烧得慌吗?忘了你王叔我是干啥的?”老王斜睨了她一眼,从椅子上站起来,“小美啊,你要真不放心,就去卫生所吧。”

“只怕是卫生所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到时候还得让你做一堆的检查,开上好几百块钱的药让你回家自己吃,哎呦……那可得花不少冤枉钱啊!”

一听这话,胡美就有些犹豫了,忸怩了一会儿,将黏在嘴角的鬓发捋到耳后,她才迟疑地开口:“那、那就麻烦王叔帮帮忙了。”

“嗐!你跟我客气啥!都是自家人!”

老王虽然表面上正经的很,心中的猛兽,却早已迫不及待想要扑上去了。

要不是碍于身份这层窗户纸,他才顾不得那么多呢!

“那咱进屋去吧?

老王点了点头:“嗯,也是,把院门也关上吧,免得让人瞧见了影响不好。”

胡美也没多想,老王说的是实话,虽然这个时候几乎不会有什么人经过这里,但谨慎点总归是好的。

随后她便关上院门,领着老王进了屋。

老王按捺住内心的躁动,强装平静地说:“要做推拿的话,得躺着比较方便呢。”

“嗯。”胡美红着脸带老王进了自己的卧房,羞涩地躺在床上,“那,开始吧,麻烦王叔了。”

老王一本正经地摇摇头:“嗐!这有啥麻烦的!赶紧把衣服撩起来吧!”

话音刚落,一片白花花的肌肤就袒露在老王的视线里,他顿时两眼发直,口干舌燥。

先是没有半点赘肉的平坦小腹,和不盈一握的纤腰,随着上衣不断被撩起,那两团让老王魂牵梦萦的浑圆,也逐渐跃入他的视野。

昨晚事发突然,加上又有王萌萌在,老王还没仔细看。此时屋里只有他和胡美两人,所以老王这次看得特别仔细。

胡美的胸型特别完美,就像两个发过的大馒头,硕大挺拔的,丝毫没有任何下垂的迹象。

特别是顶端那两粒娇嫩的嫣红,一点都不像是喂养过孩子的。

老王咽了咽口水,只觉得小腹处的邪火越烧越旺,烧得他浑身都滚烫滚烫的,血脉沸腾起来。

额头开始冒汗,身下那坨大家伙,也开始蠢蠢欲动,再次苏醒。

“准备好了吗?”老王一张口,就把自己给吓了一跳,此时他的嗓音竟然沙哑的不像话!

听到这声音,胡美忍不住心尖一颤,羞红着脸闭上双眼,“好了好了,王叔,你……你开始吧!”

见状,老王更加兴奋了,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慢慢朝她靠近。

“那……我要开始咯!”

还没等胡美回话,老王就伸出粗糙的大手,颤抖地抓住那两团硕大的柔软。

“嗯……”胡美顿时发出一声呻吟,俏脸红的快滴出血来。

这勾人的娇喘声,传到老王耳朵里,无疑是一道催情剂,让他更是激动的不行,呼吸变得急促,手上的力道也不由得加大了些力道。

入手软绵的触感,就像摸到了充分发酵的面团,柔软中带着一点梆硬,沉甸甸的很有质感。

两只布满老茧的暗黄色大手,在胡美那高耸白皙的浑圆上,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对比。

“嗯啊……”

随着力度的加大,胡美的娇喘声也越发明显,但等她反应过来后,她又羞涩地紧咬住红唇,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

而经过鼻息发出压抑的喘息,反而更加刺激得老王欲火高涨,下面的反应更是惊人,鼓鼓囊囊的像是要冲破裤头的束缚。

胡美只觉得自己在那双粗粝大手的抚摸下,已经完全变得不像自己了,身子变得特别敏感。

每当那双大手揉捏抚弄,一股难以言说的快感,像浪潮一般一阵一阵地扫过她全身,让她忍不住拱动着腰身,想要寻找什么,好止住这无言的瘙痒感。

好……好痒啊……

她整个人都瘫软在椅子上,身子时不时地抽搐一下,连带着两团柔软也在老王掌心里阵阵发颤。

看着媚态横生、任由自己搓圆捏扁的侄媳妇,老王更加心猿意马了。

于是故意挺了挺下身,好让自己高高耸起的大家伙,在胡美的俏脸上滚动。

可正当那处要撞在胡美脸上的时候,她突然睁开眼睛,满脸渴求地说:“怎么办啊王叔,我……我难受。”

老王慌忙屁股一缩,收了腰,让那处看起来没那么明显。

“那是肯定的,毕竟涨奶了,不过你放心,一会儿我推拿疏通后,应该就会好点了。”

老王赶紧收起心思,不敢再有过分的动作,毕竟胡美可是自己名义上的侄媳妇。

因此,他便把重心放在了那两团柔软的饱满上,更加卖力地揉搓起来。

胡美再次享受的闭上眼睛,只是在闭上之前,飞快地扫了一眼老王的裤裆,瞬间满脑子都是那鼓鼓囊囊的地方。

真的好大啊……

她昨晚就发现了,只是那会儿光线不太好,看不大清,没想到白天看得更清楚后,她就浑身燥热难受起来了。

照这规模,可比自己丈夫的大了一倍不止,王叔都这把年纪了,竟然还能有那么强的反应,想必那方面的能力也很强吧。

要是能放进自己身体里,该有多爽啊!

想到这儿,她猛地咬了咬舌尖,暗暗唾弃自己。

呸!胡美!你清醒一点!他可是你叔叔辈儿的,你怎么能有那么龌龊的想法!

胡美深吸一口气,将刚刚升起的旖旎念头更强压了下去。

但是生理上的自然反应,依旧让她羞臊的不行,整张俏脸都红的快滴出血来了。

察觉到胡美那两点红颗粒已经变得硬挺,老王心头一热,刻意用掌心的老茧摩挲起来,就跟揉面似的。

不多时,那两粒嫣红反应更大了,在掌心来回磨蹭,竟有些硌手了。

可惜啊可惜!这么诱人的美景,却只能看不能吃!

老王难免有些不满,手下不自觉地加重了力道,抓着胡美的两团柔软,从本部向上用力一捋。

“滋”的一声,两道乳白色的细线突然飙射出来,溅到老王的裤裆上,也把他那双粗糙的大手弄得黏糊糊的。

闻着扑鼻的奶香味,老王更加兴奋,想再多弄一点出来,好好品尝一番。

然而这个时候,胡美却突然起身,把衣服扯下来,没给他这个机会。

“王叔,我感觉好多了,谢谢您,今天就先到这儿吧。”

说这话的时候,其实胡美也很难受,她已经空虚很久了,丈夫从开春出去打工,中途就没再回来,她也希望能得到男人的滋润。

可是眼前的男人,是她辈分上的叔叔,就算不是亲的,论起辈分,两人也可以说是有关系的。

要是被人知道他们之间有一腿,不得被戳脊梁骨才怪!

正因为想到这里,她才不敢继续让老王推拿,就是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主动投怀送抱。

老王了然于胸,也不强求,咧嘴笑道:“好吧,既然你已经好点了,那我就先回家了。”

说完,他便毫不犹豫地转身走出卧房。

出来后,他悄悄舔了舔沾满乳汁的手指,一股浓郁的奶香带着淡淡的膻味,让他情不自禁地吮吸起来。

等手指都舔干净了,他才意犹未尽地砸吧嘴,呵呵笑道:“那个……小美

相关文章:

好大好软乳汁好甜,老爷破嫩瓜绑醉翁椅

学拉丁舞的最佳年龄 不主张儿童学拉丁舞

舌头 洞_污污文章

有的女孩为什么愿意做小三/下面被进进出出

爆火速推+《傅少宠妻:娇妻超甜》全集小说【已完结】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