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35P/跪在男人胯下用嘴伺候

2022-06-10 14:08 · 新商盟

被老李愤怒的揉着的同时,握着老李那活儿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

“这娘们儿还真是会取悦男人。“老李心里暗笑一声,想着给王芳一个教训,索性用手里故意使劲的捏起了王芳那饱满顶部的敏感。

老李以为,王芳受到自己这种毫不客气的举动,感觉到自己像个玩物,定会不客气的推开自己,到时候也就脱身了。

可老李还是低估了王芳骨子里的渴望,被他这么轻蔑的玩弄,这王芳竟轻吟了起来:“嗯,老李,你可会弄,给我浇浇地呗,都干旱好久了呢。”

王芳娇嗲的声音差点让老李没把控住,同时也想明白了,今天怕是不妥协也没用。

他先是狠狠的用手在王芳下边的三角区猛戳了一下,然后故意一脸为难的道,“芳芳,我老李也想给你浇浇水,可小兰还等着吃饭呢。”

不愿意跟王芳发生些什么,老李只好用拖延的策略。

果真,提到胡小兰,王芳多少有些忌惮,显然也担心被保姆发现,毕竟跟亲家公搞这种事是羞耻的。

“说的也是,不过小兰做好饭肯定会喊你,你再多摸一会儿,让我多舒服舒服。”

说着话,王芳看着老李的手,恨不得让老李的在自己的旱地使劲的戳戳。

老李把手抽了出来,但又不能太得罪王芳,堆着笑道:“芳芳,还是别了,等小兰去了城里,我老李指定找你,到时候让你好好舒服舒服。”

老李的话刚落,恰好耳边就传来胡小兰的喊声。

从柴房出来,胡小兰已经准备好了早饭,王芳自然也是留了下来。

饭桌上,老李跟王芳坐在一起,本以为在柴房已经安抚好了王芳的情绪,可让老李没想到的是,王芳实在是太骚了,居然在桌子下边用手偷偷摸他的那活儿。

不得不说,有过经历的老娘们儿技术确实不错,虽然窸窸窣窣的动作不可能让老李释放出来,但却真的很舒服。

“他娘的,看来真得找机会把这娘们儿喂饱。”

老李心里暗骂,但旁边坐着胡小兰跟赵小美,老李又不好表现出来,便只好强忍着。

吃过饭之后,老李下边已经憋的硬邦邦的了,心想干脆到隔壁院里好好整王芳一次得了,也好舒服舒服。

虽说王芳性格让他讨厌,但长的不错,活肯定也不赖。

赵小美岁数还小,玩心大,家里的地里这几天也没什么活,就跑出去找朋友玩了,家里只剩下了老李跟胡小兰。

说来也怪老李倒霉,刚直起身子,那裤挡里的鼓起就被胡小兰看了个正着。

昨晚的事,直到现在胡小兰心里还有些旖旎,看到老李一大早下边就撑起了帐篷,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脸上刹那间浮现出了一抹羞涩。

当然了,胡小兰同时也很惊讶,昨晚虽然跟老李有了些暖昧,但当时太紧张,这还是她第一次隔着裤子瞧见老李的硕大呢。

不得不说,老李确实有本钱,竟惹的胡小兰心里荡起了涟漪,毕竟好久没跟丈夫做那种事了,而且就算是做了,每次都得不到满足。

被胡小兰撞见了自己的硕大,老李脸色一冏,但看胡小兰根本就没有生气的样子,昨晚还给他送那种东西,老李隐隐觉得跟胡小兰之间有了一丝丝的情愫。

所谓饱暖思淫欲望,家里又没人,胡小兰对老李又有种自然而然的吸引,见胡小兰回到了房间,老李稍稍坐了一会儿,就跟了进去。

“小兰,李叔来看看宝宝。”老李呵呵笑着。

开始老李一直逗着孙子,俩人也没怎么说话,倒是察觉到老李时而往自己那两个饱满上瞄的目光,令胡小兰心里顿时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好久没碰过男人了,胡小兰也是很想试试的,只不过她是个很矜持的女人,自然不会做对不起丈夫的事,忍不住了最多自己用手摸摸。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老李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小兰,你昨晚说好久没跟爱民做过了?”

胡小兰先是一愣,没想到老李会又问这种问题,昨晚说的时候就羞臊的不行了,心里有点不悦,但还是回答:“李叔,你突然问这个干嘛?”

见胡小兰似乎有些不太愿意回答,老李又连忙道:“小兰,你别多想,问这个主要是我还想再抱个孙女。”

胡小兰这才羞涩的点了点头。

“那爱民不跟你做,你都是咋办的?”老李心血来潮的继续问了一句。

这种问题,多少带着点调戏的意思,老李以为胡小兰肯定不会回答,正当他想换一个话题,缓解尴尬的时候,胡小兰却是开了口。

“能怎么办,爱民那么辛苦,忍不住了我就只好自己弄了。”

胡小兰脸蛋红扑扑,显的很是迷人。

老李的脑海中立刻闪过一个画面,儿媳妇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那葱白的手指不停的在自己身上划过,他差点喷出鼻血。

不过,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却用手指,简直是浪费啊,他吞了口口水,又继续问道:“那你弄的时候都在想什么?”

这个问题把胡小兰问的更羞涩了,可还是鬼使神差的回答老李:“能想什么啊,当然是想一些淫荡的东西,赶紧弄出来啊。”

在胡小兰说话的时候,老李分明看到她双腿不自然的往回收拢的一下,显然儿媳妇平时忍耐的也很是辛苦。

虽然胡小兰给老李的印象很矜持,也是个很顾家的女人,但长此以往下去,老李还真有些担心胡小兰会出轨。

在老李琢磨的时候,胡小兰突然叹了一口气,俏脸红润显的有些忐忑的问:“李叔,那件事爱民跟你说过吗?”

正在聊着那种话题,胡小兰突然这么一问,老李有些摸不着头脑。

“什么?”

见老李很疑惑,不像是知道的样子,胡小兰心里松了口气。

其实胡小兰的命实在是苦,跟老李说丈夫平时太累,很少做那种事,其实都是她编造的谎言。

丈夫陈爱民在一年前,工地打工的时候,不小心被弹起的钢筋戳到了下边,那玩意儿就算是废了,这辈子她都不可能再尝到那种欢愉的滋味。

不过陈爱民很爰胡小兰,见她难受的时候偶尔会用玩具帮帮她,但玩具终归是玩具,哪里比得上真正的家伙。

而这次突然回家,其实是陈爱民的意思,说老李一个人在家不容易,单身了这么多年,让胡小兰回去好好陪陪老李。

当时陈爱民让胡小兰回来的时间刚好是晚上,陪陪那几个字压的特S腫,那时候胡小兰就领悟到了其中的意思。

所以,面对老李突然表现出的欲望,胡小兰还以为是陈爱民跟老李说过了,要真是那样,她得难为情死。

“没,没什么,对了李叔,刚才咱聊到哪儿了?”胡小兰深吸了一口气,缓解了一些情绪。

不过胡小兰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闻着她身上那股淡淡的奶香,老李突然道:“小兰,你还涨奶吗,按一次怕是不起作用,要不李叔再帮你揉揉?”

刚聊了那种话题,这时候要帮儿媳妇揉奶,老李也觉得自己的欲望暴露的太直接一些,怕是胡小兰心里对他有防备,肯定不会答应。

不成想,胡小兰脸上竟露出了笑容,声音桥嗲道:“我刚才还想说呢,聊着聊着就忘了,不麻烦的话,李叔就帮我揉揉吧。”

话音落下,胡小兰轻咬着嘴唇,羞涩的撩起了上衣。

老李惊呆了,怎么都不会想到儿媳妇不但答应了,而且还主动把衣服给撩了起来。

“好羞耻啊,居然让李叔帮我解内衣,该不会真被爱民说的心动了吧。”老李蹭到她后背上的肌肤,胡小兰羞耻的想道。

“不,一定不是这样,我是为了宝宝,让李叔帮我催奶。“这么一想,胡小兰心里舒服了不少。

胡小兰的配合,很快便让老李看到了那两团硕大的真面目,饶是见过一次,依旧带给了他很强的震撼,那身下的那活儿也是精神一震。

“小兰可真漂亮,可比胡丽芳那娘们儿大多了。”老李心里兴奋的想着,披着催乳的夕卜衣,情不自禁的伸手抚摸上了胡小兰那硕大的饱满。不得不说,胡小兰那饱满的手感是真的好,软软滑滑的,又极具弹性,简直让人爰不释手。

有了先前的铺垫,再加上心中有数,仅仅是轻轻在穴位上按了几下,老李便忍不住围绕着胡小兰那饱满轻轻抚摸了起来。

果真,胡小兰并没有出声阻止,反而脸上还带着淡淡的享受,这让老李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

“小兰,要不李叔再像昨晚那样,帮你吸吸,效果会更好-些。”老李激动的问道。

令老李意外的是,胡小兰并没有沉默,而是朝他说了一句:“李叔觉得怎么效果好,就怎么办,我都行。”

胡小兰话音刚落,老李便忍不住的吻了上去,心想:“看样子儿媳妇也想的很,回答的这么娇嗲,没准还有故意勾引我的意思。”

一念至此,老李几乎使出了浑身解数,在胡小兰那团饱满上卖力的耕耘了起来。

没一会儿,老李便发现胡小兰变的有些不太自然了,鼻音开始重了起来,最重要的是,那双腿竟夹的紧紧的,显然是有了感觉。

“嗯,李叔!”

胡小兰一声控制不住发出的低吟,让老李像是打了鸡血一般,虽然那硕大的饱满让他爰不释手,但此时却有种不太满足,好想跟儿媳妇再进一步,手情不自禁的朝胡小兰已经湿润的三角区探去。

胡小兰嘴上虽然拒绝,但身体却没一点抗拒的意思,老李便也没有抽出去,反而直接钻进了她的衣服里头,用手指抵住了她那娇嫩,需要人开发的花蕊。

“小兰,经脉都是相连的,按按这里,以后你胸口就不会那么胀痛了。”老李舔着老脸胡乱找个借口。

让老李没想到的显,这蹩脚的理由胡小兰居然选择了相信。

“李叔,你别说了,我知道是为了治病,你就接着按吧。”胡小兰面红耳赤的说了一句,那眼神里却满是躁动的情欲。

见胡小兰口是心非的样子,老李轻笑了一声:“小兰你放心,李叔一定尽力解决你的痛苦。”

“嗯,李叔,好好难受啊。”

胡小兰身体特别敏感,刚被老李碰了一会儿,就燥热的难受,虽然知道说出这种话很羞耻,可是真的忍不住,毕竟女人的身体是需要经常被人关爱的。

此时的老李也格外的惊讶,因为胡小兰那湿润的东西已经有不少沾染在了他的手上,那蜜臀还不断的往上迎合。

这种动作让老李既兴奋,同时又有些苦恼,心想儿媳妇这么需要人关爱,这要是在外边被男人挑逗一下,不得失身嘛,也幸好今天挑逗她的是自己这个李叔。

想到这些,老李就更想替儿子陈爱民耕地了,撩拨着胡小兰下身花蕊的手指速度不由的开始变快。

“小兰,别乱动,李叔这是在帮你按摩呢,还想不想让胸口不涨了,你这就是长期压抑憋的。”

老李说出了这种不要脸的话,胡小兰心中一垴,但紧接着便被那阵阵的欢愉代替。

本来是抱着催乳的念头,但这么弄了一会儿,她脑子都有些迷糊,不禁想起了陈爱民说的话,脑子更是迷糊了起来,意乱情迷中,竟下意识将手伸向了老李那硕大的坚挺。

好大,好强壮,弄进来一定很舒服!

理智渐渐被欲望占有,胡小兰那敏感的身体便有些想要跟老李发生些什么的强烈念头。

不过,胡小兰并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不然陈爱民那东西废了一年多,她也不会一直洁身自好,此时完全是因为压抑了太久,加上陈爱民的话,还有老李那深切的关爱,她内心才会产生松动。

反观老李,察觉到胡小兰越来越躁动,那手竟还下意识去抓自己的活儿,他便知道儿媳妇其实也急不可耐了,内心又惊又喜。

不过老李并没有太大的把握,便用手指让胡小兰舒服了好一会儿,见她小脸上尽是迷醉之后,这才忍不住有了下步的行动。

老李虽然是个村里的莽汉,但骨子里还是有些情调的,并没有粗暴的去直接扯胡小兰的裤子,而是很温柔吻向了胡小兰那涂抹着口红的小嘴。

被老李的嘴巴堵上,胡小兰有一瞬间的失神,本来是不想回应的,但想到连那隐私的地方都被李叔用手指碰了,仅仅是抵挡了一下,便热情的回应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心里纠结,还是难受,手拼命抓着老李的手。

良久,唇分,得到了一丝喘息,胡小兰脑子才稍微清醒了一些,看着李叔,心里尽是苦涩,觉得很对不起陈爱民。

事已至此,老李也顾不了太多,他只想好好关爰一下儿媳妇但依旧没有莽撞,而是用手轻轻撩了撩胡小兰额前的秀发,声音温和道:“小兰,李叔想跟你再进一步,成吗?”

“这么多年了,爱民她妈走的早,李叔忍的真是辛苦。”

胡小兰纠结了,虽然陈爱民默许,可她心里还是会愧疚,正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时,便看到老李解开裤子,露出了那惊人的硕大。

看到老李那活儿的那一刻,胡小兰惊呆了,她怎么都没想到,把年纪的李叔居然有把那么雄壮的本钱,比丈夫陈爱民那东西还能用的时候还要大上不少。

本来还有一丝理智,但被撩拨了那么久,她心里自然也是有渴望的,而老李这么的威武,自然加重了她心里的旖旎。

“李叔那东西好大啊,真是羞死人了。”匆匆瞥了一眼,胡小兰忙挪开了目光,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内心深处燃起了想要尝试的火苗。

胡小兰惊讶呆滞且紧接着害臊的眼神,让老李充满了享受了,他明白,这刻胡小兰也是想要的,但她矜持,肯定不会主动说出来。

趁着胡小兰失神且没有反抗的工夫,老李心跳连连将手伸向了胡小兰的裤子。

“李叔,别,别这样,让人知道会笑话死的。”

察觉到老李的意图,胡小兰娇羞不已的说道,但却没有点想要阻止的迹象,任由老李将她的裤子,连同小内内也拽了下来。

望着胡小兰那泥泞成一片的三角区,老李忍不住使劲的嗅了一口气,见胡小兰也是动情的样子,怜爱的抚摸着的同时,轻声道:“小兰,你真是美,李叔都拒绝不了,再说,这事谁会知道呢。“

胡小兰觉得自己被老李撩拨了不行了,特别是这时候那手还轻轻抚摸着她,惹的她下意识的夹着双腿,可看到老李的硕大,那种冲动还是难以克制。

“可,可你是我李叔。“胡小兰嘴上还有些矜持,手却忍不住扯过被子连同老李一同盖了进去。

“既然是自家人,正好肥水不流外人田。”

这话从老李嘴里说出来,他自己都觉得惊讶,而且直白露骨,但胡小兰听到之后,竟没有推开他,反而俏脸上隐隐带着几分羞涩的

“可是,真的会难为情的。”这次,胡小兰说完之后,竟直接伸手搂住了老李的腰肢,那模样分明是想要让老李再进一步。

毕竟此时胡小兰的脑子已经被欲望占据了,而老李还副宝刀未老的模样,心里怎么能生出抗拒。

虽然老李十多年没碰过女人,但胡小兰的动作他却也明白,胡小兰这是默许了,当下也不再犹豫,迅速将自己的衣漏兑了个精光,把胡小兰的上衣也拽了下来。

“小兰,真的不要李叔疼疼你么?衣服后,在胡小兰身上蹭着,老李故意问道。

胡小兰羞涩的掐了老李一把,就没了动静,只是沉默了片刻之后,手却忍不住在老李的雄壮上抚摸了起来。

又是一番温情过后,眼见胡小兰软的像一滩水,老李心情澎湃的分开了胡小兰的腿,挺着那硕大的东西凑了上去.

什么伦理道德都不重要了,老李只知道这时候胡小兰特别需要他,他一定不能让胡小兰失望。

然而也就在老李那硕大的巨物顶在胡小兰那湿润的地带时,胡小兰轻嗯一声后,突然夹紧了双腿,挡住了老李的进攻。

“李叔,要不还是算了吧?”突然被老李的那活儿顶到,胡小兰一时间心乱如麻。

虽然说陈爱民默许她跟老李发生些什么,但她一向洁身自好,从未碰过别的男人,真那样的话,心里一定会有负罪感的。

胡小兰娇嗲的拒绝,并没有让老李失望,倒是觉得胡小兰确实是个难得的好女人,儿子也真是有福气,但欲望使然,老李还是有些不太甘心,干脆硬着头皮道:“小兰,李叔憋的厉害,要不就让李叔蹭蹭行不?”

令老李感到意外的是,胡小兰先是一愣,继而咯的一声笑了出来,在他身上拍打了一下:“李叔,我可是不是小姑娘,你脑子里打的什么主意我还不清楚吗,你等会肯定还会问我,能不能就让你放进点,是不?”

心思被戳穿,老李不禁老脸一烫,但胡小兰的样子并不坚决,老李刚想再争取下,这时胡小兰又说话了。

“李叔,你这么坏,其实我也特别想,但是不能,毕竟你是我李叔啊。“

胡小兰都这么说了,老李心里有些失望,正当他准备起身给胡小兰道歉离开时,胡小兰的手突然握住他的那活儿轻轻动了起来,面红耳赤道:“李叔,你也这样帮我,这样应该不算坏了我的身子。

心情一起一落,老李万万没想到胡小兰居然提出了这种方式,顿时激动了坏了,忙不迭的点头,那粗糙的手指迫不及待的凑向了胡小兰那娇嫩的花蕊。

两人身上用手相互抚慰对方的同时,身体还不断的摩擦,虽然没真的做那种事情,但感觉也是格外的没多久胡小兰的身体就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而老李嘴里也发出了一声闷哼。

“没想到用这种方式跟李叔弄,好羞人啊。”结束后,胡小兰身上仿佛像是抽空了力气一般,呼吸急促的喘息。

反观老李,虽然陈小静也用这种方式让他释放过一次,但跟胡小兰这种身体跟身体还摩擦在一起的感觉,似乎更加的诱惑。

“小兰,你可真好,差点让李叔就忍不住犯罪了呢。”结束了,老李也没忘了用手轻轻抚摸胡小兰那对饱满,给她安慰。

胡小兰臊的不行,真担心老李会以为她是那种放荡的女人,口是心非的娇嗲道:“李叔,你可不要乱想,我是看你忍的太辛苦,怕你憋坏了。”

老李笑了出来,毕竟现在跟胡小兰很亲近了,便问了一句,“以后还能这样吗?”

胡小兰笑骂了一声,道:“李叔,你想什么呢,要是再真有一次,我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老李并没有失望,他清楚儿媳妇就是嘴硬,有了第一次,怎么可能会没有第二次,而且真怕忍不住这几个字,让老李更是兴奋。

抱着胡小兰温存了一会后,老李并没有就这样离开,他可是很心疼胡小兰的,便将脑袋凑向了胡小兰的三角区,让胡小兰又欢喜了一次。

一切结束,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胡小兰并没有因此排斥老李,反而心里还对老李产生了几分奇妙的亲近。

“李叔还真是坏呢,可这感觉真的很不错。”她心里又羞又涩的想着。

两人整理好衣服,表面上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但心里却都各自荡着涟漪。

接下来的几天里,老李跟胡小兰的关系依旧保持着暖昧,而赵小美还像之前那样懵懂无知。

只不过由于胡小兰回来,赵小美不用再让小孩吃奶的缘故,她的病似乎好了不少,只不过奇怪的是夜里偶尔还会想念那种被老李摸索的感觉。有时彳1吴次造成醒来,下边都湿漉漉的,但碍于胡小兰在家,赵小美也便没有再让老李帮她,只不过偷偷问了次老李的肿胀怎么样了。

在老李眼里,赵小美已经成为了他口中的肥肉,只要细水长流,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搞定这小丫头。

反倒是胡小兰在家呆不了几天就要走,让老李决定先加快征服胡小兰的步伐,毕竟儿媳妇这么漂亮的女人,让他老李很是冲动呢。

本来老李对王芳的欲望就不太浓重,如今跟儿媳妇之间又燃起了小火苗,他自然就更不想跟王芳发生些什么了。

毕竟四十来岁的女人,就是再漂亮,那肯定也比不上二十多岁的胡小兰,跟十八岁的赵小美有诱惑。

于是这天晚上,吃过晚饭之后,不堪其烦的老李干脆主动来到隔壁院里找到了王芳。

王芳自己一个人住,大夏天的又热,老李来的时候,这娘们儿身上只穿着内衣,还他娘是红色,映衬的那两个饱满真是扎眼的很。

而且这几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娘们儿居然还把头发染成了红色大波浪,那模样看上去无比的风骚。见到老李来了,王芳心里激动的很,这几天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老李那硕大的东西,想让老李狠狠的戳她。

这不一进门,王芳就跑过去搂住了老李的胳膊,把那对儿饱满的球挤压在了老李的身上。

“老李,你个没良心的,可终于想起人家了。”说着话,王芳那一双眼睛直勾勾的往老李下边瞄,然后拽着老李就往床上走,“老李,咱们睡觉吧。”

老李实在想不通,胡小兰那么矜持委婉的女人,怎么会摊上王芳这样骚里骚气,欲望求不满的妈。

“芳芳,我老李是跟你谈事的。”老李装起了糊涂,眼神瞧了瞧王芳那硕大的饱满。

“咱先上床,边躺着一边聊。”

老李好不容易来了,王芳可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今天她一定要让老李喂饱她。

这两天老李也想通了,毕竟把柄在王芳手里,大不了就满足她一次,可这之前得话说清楚,免的这娘们儿尝到甜头之后,更像个狗皮膏药缠着自己。

被王芳使劲的蹭着,老李深吸了一口气,问道:“芳芳你心里到底是咋想的,我老李可没有再找个老伴的念头了,就算找也真不能找你,这村里人思想保守,真那样,我老李在村里都抬不起头啊。

老李这说的倒是实话,越星村里人,便越注重伦理规矩,真那样,得被人笑死。

王芳心里也明白,真要跟老李在一起,胡小兰跟陈爱民也肯定不会同意,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但对老李的想法却点没消淡,反而冒出了一个坏主意。

“老李,那不就是个形式,我们我也住在村里,晚上你就来我这里住,白天咱俩是亲家,晚上你就是我老伴,你看怎么样?”

最近老李的欲望越来越浓重,也确实想着找个女人晚上天天搞,心里还真有些意动,但想到胡小兰跟赵小美,老李连忙打消了这个念头,索性把话说得明白。

王芳心高气傲,听老李这么说,顿时就来气了,敢情她眼里的癞蛤蟆竟还看不上她。

刚想发火,但想到老李的巨物,顿时便强压住心里的怒火,轻笑了声:“也行,既然你瞧不上我,我也不强求,但是真要我不说出去,除非今晚……”

王芳指了指床,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她就不信,等老李尝到甜头,到时候还能离得了她。

老李只想把事快点解决,不然这就是他心里的一根刺,干脆也不客气,脱鞋便上了床,很粗暴的把王芳胸前的罩罩拽了下来。

“看来老子今晚必须得给你个教训。”老子憋了一肚子的火,但不得不承认,当看到王芳那对儿大球,他下边还是有了反应。

老李的简单粗暴,王芳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骚媚的笑着:“老李,人家就喜欢你身上这股男儿味,会儿可要猛点哦。n边说话,王芳一点都不知道害臊,还主动帮老李解开了腰带,爰怜的将那两团硕大捧在了手里。

“我骚的你不喜欢吗,你瞧,你这么一碰人家,都不行了呢。”

老李伸手一蹭,就脱个衣服的工夫,这娘们儿下边已经湿漉漉的了,心里顿时暗骂了一声,照着王芳那硕大的奶子狠狠的捏了一把。

也没什么太怜爱的前奏,老李就想着赶

相关文章:

你的大肉肠好大好深_探到鼓涨涨的

接电话忍不住叫出声来|英语老师打开扣子让我上

【精选】天赐神婿全文、天赐神婿全集全本列表

超品大少【全章节】第7章 希望你别后悔

是什么让你对婚姻失望/想走到最后真的很难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