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性奴跪在主人腿间*欧美自慰厕所喷水

2022-06-09 21:58 · 新商盟

感受到老张的粗鲁,何美倩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继续撩弄着老张。

终于,两个人在水里弄得翻天覆地,水花四射。


老张虽然四十多岁的人了,但身体素质一流,搞得何美倩节节败退。


“想不到,老张你这么厉害。”战斗过后,何美倩满足的躺在老张怀里,玉手一边摸着老张结实的胸膛,嘴里一边夸赞道。


“老张,咱们只能是在这荒岛上保持这种关系,如果救援队来了,回到了城市,咱们可就不能这样了。”何美倩算是给老张打上了一只预防针。


老张也了解何美倩的性格,虽然心头里有些不大愿意,但暂时也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清理干净过后,老张与何美倩启程返回山洞,路上顺便还摘了些野果子。


两个人还没到山洞内,倒是在外面听到了男人的声音。


“小云啊,你这鱼烤的有点焦了啊,不怎么好吃。”


老张和何美倩当时均为一愣,走进去一看才发现,山洞里又来了一男一女。


男的是公司的销售部经理,叫李长生。其实是公司某个股东的侄子,算是一个关系户。


李长生长的有点像奶油小生,公司里大部分的妹子,都围着他转。


不过此时的李长生,头发乱糟糟的,脸上还有泥沙。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别看之前对老张傲娇不已、高高在上的冯小云,在面对李长生,也只能点头哈腰。


冯小云哪里会烤鱼,她只会吃。不过李长生他也不爱干这个活儿,另一个女人,叫田箐箐,是李长生的秘书。


秘书嘛,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


冯小云对李长生的到来极为不满,可最上却没有半点抱怨。


老张见到李长生跟田箐箐的到来,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这一男一女,啥性格老张自然是一清二楚。好吃懒做、不求上进。这两人的到来,意味着又多了两张嘴,老张以后得去寻找更多的食物。


“哟,这不长生嘛,你们两个居然没死呢?”开口的是何美倩。


何美倩跟李长生一直都不对付。原因很简单,何美倩是公司的能人,也算是公司的福星,要说公司一路的发展,绝对离不开何美倩。


而何美倩,自然讨厌李长生这一类在公司不干活的关系户。


不过嘛,虽然李长生是关系户,但他也惹不起何美倩。


何美倩,是公司大老板指点的人。


“哎……美倩姐回来啦?”听到何美倩的挖苦,李长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弯嘴赔笑道。


“我跟田田算是命大,刚开始的时候,身边有个行李箱,里面有吃的,所以没饿死,昨天暴雨的时候,躲在一颗大树下,勉强挺过来了,今天在丛林里随便走了走,碰巧遇到了小云,之后小云把我俩带了过来。”


李长生说完咬了口鱼肉。之前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他,如今饿到这份上,无味的鱼肉,他也吃的是狼吞虎咽。


听到李长生的遭遇,老张狠狠地瞪了站在旁边的冯小云。


这冯小云对于老张来说,真是个魔鬼啊。跟冯小云在一块,老张就没遇到什么好事。


“早知道当初就不救这个冯小云了,真该死!”老张心里忍不住骂道。


但是话说回来,老张心里骂的这么狠,如果冯小云还是有难的话,老张同样会再救一次。


毕竟老张做人的本质还有所保留,不会见死不救。


李长生吃的鱼是冯小云烤的,虽然冯小云烧烤的水平不怎么样,但冯小云倒是忙的七上八下,小脸蛋都被抹黑了。


“冯小云,你吃过了没有?”老张处理好刚才抓到了的鱼,准备煲个鱼汤。因为看到李长生已经吃过了,所以问问冯小云吃了没有,这样老张也好准备下鱼肉的分量。


“没……没呢。”冯小云开口说话的声音很小。


“你还没吃呢?难道你刚刚一直就再给李长生烤鱼?”老张瞪大了眼睛,一股愤怒,顿时涌上心头。


“嗯。”冯小云点了点头。


“特娘的。”听到冯小云的回答,老张顿时扬腿就是一脚、朝着正在啃鱼骨头的李长生狠狠踹去。


“你个大老爷们儿好意思吗?人家辛辛苦苦给你烤鱼,你居然想着吃独食?”老张心中正气逼人,他不怕李长生在公司的关系,也不担心自己被开除。


反正老张已经活了快大半辈子了,也有一笔积蓄,即便没了手上这份公司,下半辈子照旧衣食无忧。


“你干什么?”被老张踹翻在地李长生怒不可遏的吼道。


“你个臭瘪三居然敢踹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面对何美倩,李长生会怂着,可老张这种小职员还敢欺负到他的头上来,那他心里肯定不爽。


“老子让冯小云烤鱼,那是冯小云的福气。你知道之前公司烧烤聚会,有多少人主动给我烤肉?”李长生嘴巴不依不饶的说着,并且还警告老张,让老张立马给他道歉,不然等到时候回到了市里,立马将老张给炒鱿鱼。


老张看着李长生那极其嚣张的模样,怒火中烧,起步走到李长生跟前,一把捏住李长生的衣领,另一只手化成拳头,又给了李长生几拳。


“你个欺负弱小的家伙,要不是我昨天淋了一晚上的暴雨、现在又饿又累,我肯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李长生吃起牛逼来完全不打草稿,并且继续威胁着老张:“你完蛋了你,臭屁保安,等回到市里,你只能去垃圾场捡垃圾了。”


“你当老子怕你是吧?别以为在公司有点关系就自认很牛逼,现在咱们可是在孤岛上。”老张一点不怂,继续说道:“这个岛上你可没有后台,说句难听的话,我特么把你杀了、碎尸,估计到时候救援队过来了,可能也以为你是坠机的时候死掉的。”


老张说的话不无道理,救援队来的话,只是查询看看岛上还剩下几个人,然后救走。人家咋可能再把孤岛挖地三尺,去找地下、或者海底里的尸体?


听到老张的恐吓,李长生内心难免升起一丝恐惧。


“看来这个保安,年纪大,脑子倒是不糊涂啊。”李长生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默念道,刚才的狂妄也只能是收敛起来。


不过这个仇,李长生记住了。他决定先隐忍,忍到救援队来了以后,回到市里,再好好惩罚惩罚老张。


“以后大家就是一个团队,一个团体,在这里,人人平等。”老张仿佛一位领袖。


“从今往后,在救援队没来之前,大家的分工,必须明确。如果某些人喜欢偷懒的,对不起,我老张不会给你面子,我会直接把你赶出山洞。”


这个安排,让李长生有些头疼。


“哎,我说张大哥,咱有话好好说,可以商量商量的嘛。”李长生嬉皮笑脸道。


“我和天天能不干活吗?”李长生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不免一红,有些尴尬。


“咳咳,但我们两个也不是白白不干活,等救援队来了,回到市里后,我会补偿你们各位一笔钱,算是报酬,怎么样?”


李长生吃的鱼是冯小云烤的,虽然冯小云烧烤的水平不怎么样,但冯小云倒是忙的七上八下,小脸蛋都被抹黑了。


“冯小云,你吃过了没有?”老张处理好刚才抓到了的鱼,准备煲个鱼汤。因为看到李长生已经吃过了,所以问问冯小云吃了没有,这样老张也好准备下鱼肉的分量。


“没……没呢。”冯小云开口说话的声音很小。


“你还没吃呢?难道你刚刚一直就再给李长生烤鱼?”老张瞪大了眼睛,一股愤怒,顿时涌上心头。


“嗯。”冯小云点了点头。


“特娘的。”听到冯小云的回答,老张顿时扬腿就是一脚、朝着正在啃鱼骨头的李长生狠狠踹去。


“你个大老爷们儿好意思吗?人家辛辛苦苦给你烤鱼,你居然想着吃独食?”老张心中正气逼人,他不怕李长生在公司的关系,也不担心自己被开除。


反正老张已经活了快大半辈子了,也有一笔积蓄,即便没了手上这份公司,下半辈子照旧衣食无忧。


“你干什么?”被老张踹翻在地李长生怒不可遏的吼道。


“你个臭瘪三居然敢踹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面对何美倩,李长生会怂着,可老张这种小职员还敢欺负到他的头上来,那他心里肯定不爽。


“老子让冯小云烤鱼,那是冯小云的福气。你知道之前公司烧烤聚会,有多少人主动给我烤肉?”李长生嘴巴不依不饶的说着,并且还警告老张,让老张立马给他道歉,不然等到时候回到了市里,立马将老张给炒鱿鱼。


老张看着李长生那极其嚣张的模样,怒火中烧,起步走到李长生跟前,一把捏住李长生的衣领,另一只手化成拳头,又给了李长生几拳。


“你个欺负弱小的家伙,要不是我昨天淋了一晚上的暴雨、现在又饿又累,我肯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李长生吃起牛逼来完全不打草稿,并且继续威胁着老张:“你完蛋了你,臭屁保安,等回到市里,你只能去垃圾场捡垃圾了。”


“你当老子怕你是吧?别以为在公司有点关系就自认很牛逼,现在咱们可是在孤岛上。”老张一点不怂,继续说道:“这个岛上你可没有后台,说句难听的话,我特么把你杀了、碎尸,估计到时候救援队过来了,可能也以为你是坠机的时候死掉的。”


老张说的话不无道理,救援队来的话,只是查询看看岛上还剩下几个人,然后救走。人家咋可能再把孤岛挖地三尺,去找地下、或者海底里的尸体?


听到老张的恐吓,李长生内心难免升起一丝恐惧。


“看来这个保安,年纪大,脑子倒是不糊涂啊。”李长生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默念道,刚才的狂妄也只能是收敛起来。


不过这个仇,李长生记住了。他决定先隐忍,忍到救援队来了以后,回到市里,再好好惩罚惩罚老张。


“以后大家就是一个团队,一个团体,在这里,人人平等。”老张仿佛一位领袖。


“从今往后,在救援队没来之前,大家的分工,必须明确。如果某些人喜欢偷懒的,对不起,我老张不会给你面子,我会直接把你赶出山洞。”


这个安排,让李长生有些头疼。


“哎,我说张大哥,咱有话好好说,可以商量商量的嘛。”李长生嬉皮笑脸道。


“我和天天能不干活吗?”李长生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不免一红,有些尴尬。


“咳咳,但我们两个也不是白白不干活,等救援队来了,回到市里后,我会补偿你们各位一笔钱,算是报酬,怎么样?”


李长生吃的鱼是冯小云烤的,虽然冯小云烧烤的水平不怎么样,但冯小云倒是忙的七上八下,小脸蛋都被抹黑了。


“冯小云,你吃过了没有?”老张处理好刚才抓到了的鱼,准备煲个鱼汤。因为看到李长生已经吃过了,所以问问冯小云吃了没有,这样老张也好准备下鱼肉的分量。


“没……没呢。”冯小云开口说话的声音很小。


“你还没吃呢?难道你刚刚一直就再给李长生烤鱼?”老张瞪大了眼睛,一股愤怒,顿时涌上心头。


“嗯。”冯小云点了点头。


“特娘的。”听到冯小云的回答,老张顿时扬腿就是一脚、朝着正在啃鱼骨头的李长生狠狠踹去。


“你个大老爷们儿好意思吗?人家辛辛苦苦给你烤鱼,你居然想着吃独食?”老张心中正气逼人,他不怕李长生在公司的关系,也不担心自己被开除。


反正老张已经活了快大半辈子了,也有一笔积蓄,即便没了手上这份公司,下半辈子照旧衣食无忧。


“你干什么?”被老张踹翻在地李长生怒不可遏的吼道。


“你个臭瘪三居然敢踹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面对何美倩,李长生会怂着,可老张这种小职员还敢欺负到他的头上来,那他心里肯定不爽。


“老子让冯小云烤鱼,那是冯小云的福气。你知道之前公司烧烤聚会,有多少人主动给我烤肉?”李长生嘴巴不依不饶的说着,并且还警告老张,让老张立马给他道歉,不然等到时候回到了市里,立马将老张给炒鱿鱼。


老张看着李长生那极其嚣张的模样,怒火中烧,起步走到李长生跟前,一把捏住李长生的衣领,另一只手化成拳头,又给了李长生几拳。


“你个欺负弱小的家伙,要不是我昨天淋了一晚上的暴雨、现在又饿又累,我肯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李长生吃起牛逼来完全不打草稿,并且继续威胁着老张:“你完蛋了你,臭屁保安,等回到市里,你只能去垃圾场捡垃圾了。”


“你当老子怕你是吧?别以为在公司有点关系就自认很牛逼,现在咱们可是在孤岛上。”老张一点不怂,继续说道:“这个岛上你可没有后台,说句难听的话,我特么把你杀了、碎尸,估计到时候救援队过来了,可能也以为你是坠机的时候死掉的。”


老张说的话不无道理,救援队来的话,只是查询看看岛上还剩下几个人,然后救走。人家咋可能再把孤岛挖地三尺,去找地下、或者海底里的尸体?


听到老张的恐吓,李长生内心难免升起一丝恐惧。


“看来这个保安,年纪大,脑子倒是不糊涂啊。”李长生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默念道,刚才的狂妄也只能是收敛起来。


不过这个仇,李长生记住了。他决定先隐忍,忍到救援队来了以后,回到市里,再好好惩罚惩罚老张。


“以后大家就是一个团队,一个团体,在这里,人人平等。”老张仿佛一位领袖。


“从今往后,在救援队没来之前,大家的分工,必须明确。如果某些人喜欢偷懒的,对不起,我老张不会给你面子,我会直接把你赶出山洞。”


这个安排,让李长生有些头疼。


“哎,我说张大哥,咱有话好好说,可以商量商量的嘛。”李长生嬉皮笑脸道。


“我和天天能不干活吗?”李长生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不免一红,有些尴尬。


“咳咳,但我们两个也不是白白不干活,等救援队来了,回到市里后,我会补偿你们各位一笔钱,算是报酬,怎么样?”


李长生吃的鱼是冯小云烤的,虽然冯小云烧烤的水平不怎么样,但冯小云倒是忙的七上八下,小脸蛋都被抹黑了。


“冯小云,你吃过了没有?”老张处理好刚才抓到了的鱼,准备煲个鱼汤。因为看到李长生已经吃过了,所以问问冯小云吃了没有,这样老张也好准备下鱼肉的分量。


“没……没呢。”冯小云开口说话的声音很小。


“你还没吃呢?难道你刚刚一直就再给李长生烤鱼?”老张瞪大了眼睛,一股愤怒,顿时涌上心头。


“嗯。”冯小云点了点头。


“特娘的。”听到冯小云的回答,老张顿时扬腿就是一脚、朝着正在啃鱼骨头的李长生狠狠踹去。


“你个大老爷们儿好意思吗?人家辛辛苦苦给你烤鱼,你居然想着吃独食?”老张心中正气逼人,他不怕李长生在公司的关系,也不担心自己被开除。


反正老张已经活了快大半辈子了,也有一笔积蓄,即便没了手上这份公司,下半辈子照旧衣食无忧。


“你干什么?”被老张踹翻在地李长生怒不可遏的吼道。


“你个臭瘪三居然敢踹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面对何美倩,李长生会怂着,可老张这种小职员还敢欺负到他的头上来,那他心里肯定不爽。


“老子让冯小云烤鱼,那是冯小云的福气。你知道之前公司烧烤聚会,有多少人主动给我烤肉?”李长生嘴巴不依不饶的说着,并且还警告老张,让老张立马给他道歉,不然等到时候回到了市里,立马将老张给炒鱿鱼。


老张看着李长生那极其嚣张的模样,怒火中烧,起步走到李长生跟前,一把捏住李长生的衣领,另一只手化成拳头,又给了李长生几拳。


“你个欺负弱小的家伙,要不是我昨天淋了一晚上的暴雨、现在又饿又累,我肯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李长生吃起牛逼来完全不打草稿,并且继续威胁着老张:“你完蛋了你,臭屁保安,等回到市里,你只能去垃圾场捡垃圾了。”


“你当老子怕你是吧?别以为在公司有点关系就自认很牛逼,现在咱们可是在孤岛上。”老张一点不怂,继续说道:“这个岛上你可没有后台,说句难听的话,我特么把你杀了、碎尸,估计到时候救援队过来了,可能也以为你是坠机的时候死掉的。”


老张说的话不无道理,救援队来的话,只是查询看看岛上还剩下几个人,然后救走。人家咋可能再把孤岛挖地三尺,去找地下、或者海底里的尸体?


听到老张的恐吓,李长生内心难免升起一丝恐惧。


“看来这个保安,年纪大,脑子倒是不糊涂啊。”李长生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默念道,刚才的狂妄也只能是收敛起来。


不过这个仇,李长生记住了。他决定先隐忍,忍到救援队来了以后,回到市里,再好好惩罚惩罚老张。


“以后大家就是一个团队,一个团体,在这里,人人平等。”老张仿佛一位领袖。


“从今往后,在救援队没来之前,大家的分工,必须明确。如果某些人喜欢偷懒的,对不起,我老张不会给你面子,我会直接把你赶出山洞。”


这个安排,让李长生有些头疼。


“哎,我说张大哥,咱有话好好说,可以商量商量的嘛。”李长生嬉皮笑脸道。


“我和天天能不干活吗?”李长生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不免一红,有些尴尬。


“咳咳,但我们两个也不是白白不干活,等救援队来了,回到市里后,我会补偿你们各位一笔钱,算是报酬,怎么样?”

相关文章:

【火爆新书】爱入深海:薄情不负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我要,受不了,快亲我奶头*我被6个男人玩到早上

消除红肿/女人为什么都喜欢后进

勃起一会就流透明液体*大狼狗卡住了我的子宫

低头含住他紫红的顶端:班花被放震动捧的故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