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洁锁调教男朋友_用手指揉搓自己的花蒂

2022-06-09 14:11 · 新商盟

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老王那貌似黏在自己那里的眼神,更是让白欣羞得心惊肉跳,可又不得不提醒着老王,让老王赶紧帮自己瞧瞧。

“可以了,可以了……”


老王这才从那种极度兴奋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笑呵呵的收回了目光,然后弯腰趴在了白欣的下面,仔细的看了起来。


白欣看到老王如此这般,羞得脸颊通红,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整个人都变得紧张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老王的手放在了白欣的那里,用手指将那里分开……

“嘤咛……”


那种明显的感觉顿时出现在了白欣的感官里,让白欣更加难受起来,嘴里发出那种难以抑制的声音。


“怎么样了,王哥?”


白欣紧紧的咬着嘴唇,含羞问道。


“的确是感染了,需要抹点药,你等等……”


老王看到里面有点红,感染的不是很严重,便直接对白欣说道。


“那就麻烦王哥了!”


白欣也是被折腾的实在难受,听到老王说感染了,便迫不及待的希望老王帮自己上点药。


怎么会麻烦,这种好事老王高兴还来不及呢。


“这是我应该做的,你等等,我去拿药!”


说话间,老王已经转身走到了旁边的货架上,拿了一瓶不知道是什么药走了过来,然后又拿来了盐水,说是在上药之前要先冲洗一下伤口。


盐水有点冰凉,接触到白欣那里的时候,一股奇怪的感觉出现,让白欣不由得深吸一口气,那种舒爽的感觉传来,白欣不由得便朝着老王看去。


老忙一边用手帮白欣冲洗,一边观察着白欣的感觉,感受到了白欣的目光之后,便抬头看向白欣,笑着说:“是不是舒服多了?”


白欣红着脸点头,还别说,这么一冲洗,那种瘙痒的感觉就没有了。


“一会儿会更舒服……”


冲洗完了,老王便开始上药了,那药膏有点麻酥酥的感觉,就好像薄荷味的口香糖,很清爽的感觉。


“嗯,哼……”


白欣今天难受了一天了,此刻这种感觉让白欣整个人都放松起来,一时间也没有多想,索性直接闭上眼睛,享受着老王对自己的服务。


老王用手指抚摸着白欣的那里,一点点的帮着白欣将药均匀的抹在上面,确定一切都做好之后,准备接下来的动作时,突然发现白欣怎么没有反应了。


握草,怎么睡着了?


老王做梦都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白欣居然会睡着。


睡着不是刚刚好,我刚好可以趁着她睡着得到她。


想到这里,老王就激动起来了,那双原本还有点不敢乱摸的手,开始在白欣的身上肆无忌惮的游走起来。


看着白欣那有诱人的身段,以及白嫩的肌肤,水蛇一般的腰肢,就算是睡着,也给人一种风情万种的样子。


尤其是胸前那极为魅惑的波涛汹涌,更是让老王迫不及待的想要抓一把。


想到这里,老王的手便放在了白欣那最为明显的地方。


睡得正熟的白欣突然感觉到有人在碰自己那边,有些不耐烦的用手推开,呢喃着说:“别闹了,我累了!”


睡着后的白欣忘了自己此刻在老王这里,还以为自己在耽误午休呢,以为碰自己的是她的同事小张,平时小张就喜欢跟自己闹着玩儿。


老王急忙将手拿开,心里又开始犯嘀咕了,现在白欣明显不愿意,要是自己强迫要了她,事后她报警了怎么办?


这么一想,老王就强迫自己压下心底的激动,将刚才的想法压了下去。


反正不着急,以后有的是机会呀!


这么一想,老王也就平衡了许多,从一边拿来了薄毯盖在了白欣的身上,然后守着白欣,等待白欣醒过来。


白欣这一觉睡得很踏实,原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呢,她想要翻身的时候,才发现床有点窄,一不小心就会翻到地上,这才意识到不是自己的床,于是便猛地睁开了眼睛。


“你醒来了?”


刚睁开眼睛,白欣就看到老王笑得跟一朵花儿似的,原本脸上不太明显的皱纹,这么一笑,便横七竖八的显得很明显了。


“王哥,我怎么睡着了,你怎么没有叫醒我?”


因为睡得有点糊涂,白欣在看到老王第一眼的时候有些紧张,不过很快,之前发生的事情她就想起来了,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儿,俏脸瞬间蹿红,有些局促的对老王说。


“没事,反正我也闲着,倒是你,平时工作肯定很累,可要注意休息呀,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要是累坏了可就麻烦了。”


对于单身一年多的白欣来说,老王的关心让她很感动,她最近的工作的确有点超负荷,压力也大,真的有点坚持不下来的感觉。


“嗯,谢谢王哥,药上好了吗?不早了,我得回家了。”


白欣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要不是自己的话,老王说不定早就休息了。


“好了,不过这种病属于慢性病,还得上几次药……”


说话的同时,白欣已经穿好了衣服,老王看着白欣包臀裙下面的白嫩修长的玉腿,心里有些淡淡的遗憾,甚至有点期待下次白欣来上药时的情景了。


“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看着白欣准备离开,老王有些不舍的说。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好了!”


白欣怎么好意思麻烦老王呢,再说了,她平时工作忙,加班更是常事儿,这么晚回家也习惯了,也不需要别人送。


“那怎么行呢,你一个女孩子,都这么晚了,要是遇到危险的话可怎么办?昨天我看新闻还听到报道,说最近有抢劫犯专门寻找你们这种单身女人动手呢,我又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回家呢?”


白欣想要说没事,可老王的话让她有些动容,最终在老王的坚持下,白欣同意老王送她回家。


白欣家就住在老王药方对面的高档小区,老王将白欣送到楼下就没有再往前走。


“好了,你赶紧回去吧,我就送你到这里吧!”


白欣愣了一下,她原本还想着要怎么拒绝让老王不要上去呢,没想到老王自动都说出来了,这光明磊落的样子,反而让白欣有点自惭形秽……


“那好吧,谢谢王哥了,您也回去吧!”


白欣感激的看了一眼老王,也没有坚持让老王上去,说了一句谢谢,转身就要上楼。


就在她走到电梯口的时候,突然再次被老王给叫住了。


“那个,白欣?”


“您还有事儿吗?”


白欣有些紧张,心脏莫名的跳动了一下,心里想着,会不会跟电影上演的那样,老王又后悔了,想要去她家喝杯茶?


那样,自己是同意呢,还是不同意?

这要是同意的话,孤男寡女的,尤其还是这么晚的时候,老王要是对自己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自己怎么办?


可要是不同意的话,老王纠缠自己怎么办,这里偶尔会有人经过,到时候对自己名声也不好呀。


就在白欣无比纠结的时候,老王突然开口说:“我看你挺忙的,这样吧,明天我来你家帮你上药吧,你啥时候有时间,我直接过来……”


白欣的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老王压根就没有提要上去坐坐呀,自己怎么会那么想呢。


“啊?那好吧!”


看到老王还等着自己的回复呢,白欣瞬间回神,压下心底的想法,大脑飞速运转,觉得老王来家里上药也挺好,毕竟自己一个单身女人,要是经常去老王那里,说不定会传出什么闲话。


“那就说好了,我们明天见!”


老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也就没有停留,转身就离开了。


看着老王离去的背影,白欣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可又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就那么看着老王许久,然后转身上楼了。


老王回到药房,看着一个人影都没有的房间,心里便有些寂寞。


走到了白欣之前躺着的输液床上,想象着之前白欣躺在床上的样子,老王便朝着那张床躺了上去。


他闭上眼睛,想象着此刻白欣依然躺在这张床上,被自己搂在怀里的样子,心里便莫名的一阵激动,迅速起身将电脑打开,然后便仔细看了起来。


那上面的画面正是自己藏在顶灯里的摄像头拍到的东西,因为角度好,光线也好,画面很清晰。


看着白欣躺在床上任由自己把玩儿的样子,老王便有了感觉,不觉得将手从裤子里放了进去,然后开始动了起来。


几分钟后,老王便有了激动的感觉,于是速度加快,电脑的画面也出现在了白欣用嘴巴帮自己的那个片段,老王变得更加激动了,随着他加快的节奏,一声沙哑而又低沉的叫声之后,老王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找来纸巾将残留的液体擦拭干净,老王便一头钻进了浴室,洗了个澡之后,老王也没有穿衣服,腰间裹了一条浴巾就走了出来,想要舒服的睡一觉……


可就在老王刚走到里面自己的小卧室之后,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都这个时候了,会是谁?”


老王单身,平时就睡在药房里,这附近的几个小区的人都知道,偶尔半夜有人得了急病需要买药的话就会敲门,老王也都习惯了,所以,听到敲门声之后,老王也只是疑惑了一下,便也没有多想,直接出去将门打开。


“王哥,还没有睡呀!”


门刚打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少妇就出现在了老王的面前,穿着碎花的裙子,脸上化着妆,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的,看到老王之后,笑得眼角皱纹都露出来了。


“李秀兰?”


老王看着李秀兰那胖乎乎的脸蛋,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了。


李秀兰看到老王只缠着一条浴巾,更是开心到脸上的笑都藏不住了,看了一眼老王露在外面的身体,心里想着,没想到老王看起来瘦巴巴的,没想到身材还这么好!


“是呀,王哥没有想到吧,我给你送宵夜来了,赶紧趁热吃!”


说完,也不管老王有没有请自己进去,直接从老王的身边挤过去,将手里的保鲜盒放在了药方的柜台上,将保鲜盒打开,一股食物的香味便弥漫了整个药房。


在转身的时候,李秀兰故意将身上的长裙往下拉了拉,露出里面那傲然的沟壑,深邃而又性感。


老王一回头就被李秀兰那里给吸引了,就好像有着某种魔力似的,让老王忍不住想要冲过去,扒开那深邃的沟壑,想要探寻里面更多的风景。


“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吃?”


李秀兰一看到老王的眼神,就知道老王心里想的什么。


她之所以这么晚给老王送宵夜,就是存在着这种想法,她老公死了快五年了,这五年里,她也接触过几个男人,可那些男人要么就是为了自己的身子,要么就是为了自己的钱,没有一个是真心想跟自己过日子的。


前段时间她感冒了,因此认识了老王,发现老王除了年龄大一点之外,一切都很符合自己的要求,做事认真,懂的疼人,最主要的是,老王还有一手好医术,稳定的经济来源,这样的好男人,李秀兰决定主动出击。


下定决心之后,李秀兰就做好了宵夜送来了。


她走到了老王跟前,自来熟的挽着老王的胳膊,那傲人的部位刚好就贴在了老王的胳膊上,软乎乎的,老王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


被李秀兰拉着坐在了椅子上,接过李秀兰递给他的勺子,喝了一口保鲜盒里面的鸡汤,还别说,味道不错,这对于经常吃外面的老王来说,简直再好不过了。


“好吃吗?”


李秀兰眼巴巴的看着老王,将老王的表现看在了眼里,娇嗔着问道。


“嗯,不错,这大晚上的,还给我送吃的,谢谢了。”


老王嘿嘿笑着,又急忙喝了一大口。


“客气什么呀,就你跟我的关系,我给你煲汤不是应该的吗?你瞧瞧你这里,什么都好,就是太冷清了一点,要是有个女人就好了!”


李秀兰试探着问着,让她直接说自己对老王有兴趣,她也说不出口呀。


老王愣住了,猛地一个激灵看向李秀兰,发现李秀兰正看着自己,还时不时的给自己抛媚眼,那样子,岂不是……


这要是以前的话,老王肯定开心,李秀兰虽然年龄大一点,但保养的不错,而且长得也还算好,要是能跟李秀兰能有结果,其实也不错。


可现在老王却不这么想了,因为他的脑海中有了另外一个美人的影子。


“是呀,不过想找个合适的也不容易呀!”


老王顺着李秀兰给他挖的坑说,继续喝着李秀兰送来的汤。


“说说呗,你想这个怎么样的,说不定我能够帮你呢!”


说这话的时候,李秀兰整个人已经贴在了老王的身上,在她觉得,老王就算是再木讷,也应该明白了。


“这个,我想这个年轻一点的,说不定还能给我生个孩子……”


这话一说,李秀兰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李秀兰觉得自己长得也不错,虽然四十几了,但风韵犹存,配老王也是绰绰有余的。


却没有想到老王居然会用年龄说事儿。


女人最见不得男人拿年龄说事儿,尤其是李秀兰这种年纪,更是她的禁忌,可偏偏老王就好像不知道似的,直接说出来了。


“哎吆,老王,我说你呀,一大把年纪了,还想老牛吃嫩草,给自己找个黄花闺女不行,你也不看看自己,脸上的皱纹都能种菜了,谁家的黄花闺女眼睛瞎了,居然会找你?”


“那可不一定,就算是没有黄花闺女,那小少妇还是有的。”


老王心里想着白欣那娇俏可人的样子,心里美滋滋的,眼睛都亮了。


“呸,你想的美,大姑娘小媳妇你就别想了,不过,我你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你要是愿意,我现在就脱了衣服让你好好享受享受,别看我年龄比不过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可因为长期做保养,那里可是紧致水润着呢,你要不要试一试?”


说话的同时,李秀兰直接将裙子的吊带从肩膀上滑下来,露出那胸前一大片的白嫩,以及被粉色蕾丝包裹在里面的圆润。


李秀兰觉得,自己都这么主动了,老王肯定不会拒绝。


可却没想到,老王也只是看了一眼李秀兰,将李秀兰的身材跟白欣的身材做了比较,虽然皮肤也同样白皙,可毕竟有些松弛了,那个地方也很大,可有点下垂了,如此一想,就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李秀兰,你这是干什么,我可不是你想的那种随随便便的男人,你赶紧把衣服穿上,要不然我就生气了。”


老王急忙转身,不让自己多看李秀兰一眼。


李秀兰的老脸一下子就觉得没处放了,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老王,看来你是吃了秤砣死了心呀,既然这样,那我也不上赶着了,追求老娘的男人多的是,你就等着后悔去吧!”


说完之后,一把将老王推开,将揭开盖子的保鲜盒再次盖上了盖子。


短短时间,老王已经将汤喝了一半了,眼看着剩下的一半自己喝不到了,于是便有些着急。


“李秀兰,你怎么了?我的汤……”


“滚,还想喝汤呀,想得美,我宁愿拿回去喂狗,你找你的黄花闺女给你煲吧!”


说完,提起保鲜盒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老王砸吧砸吧嘴,有些遗憾的看着李秀兰远去的背影。


“就是可惜了那些汤了!”


不过也被他喝了一半,也算是不错了,这么一想,老王又开心了很多,将诊所门关上,喜滋滋的睡觉去了。


第二天下午,老王一直看着时间,等到跟白欣约定好的时间之后,老王便乐滋滋的拿着药去了白欣家里。


白欣下班刚回来,正坐在沙发上休息的时候,突然听到门铃声,便喊了一声谁呀,急匆匆的跑去开门了。


“王叔,您来了?”


当看到是老王的时候,白欣才想到昨天说好的,让老王上门给自己上药,这才急忙侧身请老王进来。


而此刻的老王,早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白欣下班回来就换了衣服,此刻正穿着一套黑色的睡衣,睡衣的面料很薄,裙摆刚好到大腿根部,胸前大半的白嫩都露出来了,整条睡裙都依靠肩膀上两根细长的吊带给支撑着……


睡衣的里面,尤其是胸前的部位,颤颤悠悠的,中间那两个粉嫩的红点特别明显,将睡衣那纤薄的面料给顶起来了一点点,走动的时候,双腿摆动间,两条腿中间那鼓起来的地方,也是让老王的心跟着一颤一颤的。


这一看,老王就有点挪不开眼睛了,甚至连白欣请他进来都没有听到,就难么看着,口水都出来了。


白欣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发现老王的不对劲之后,俏脸瞬间就红了起来,急忙用手捂住了关键部位,优秀又怒的对老王说:“王哥,你别看了……”


“啊,对,对不起,我从来没有见过向大妹子这么标志的美人,这么火辣的身材,一时间有些难以自控,真的抱歉。”


说话的同时,老王还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自己小腹下面撑起的那个帐篷,后悔自己今天穿的短裤太窄了,此刻现在有些明显。


白欣察觉到老王的眼神,也跟着看了一眼,这一看,脸颊再次红了起来。


就算不是第一次见,可白欣还是被老王的雄伟给惊到了,心里突然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莫名的想要碰一下。


“进来再说吧!”


意识到自己情绪的变化,白欣急忙收回了自己的想法,让老王进来。


“嘿嘿,好!”


说话间,老王从白欣的面前走过,发现白欣家的房子装修的很好话,地板也是干干净净的,于是有些犹豫了。


“有没有拖鞋?”


“啊,哦,有……”


白欣急忙打开鞋柜,弯腰从里面找出了一双男式拖鞋让老王穿上。


在白欣弯腰的同时,老王下意识的看向了她,本来就短的睡裙被滑上去,那如同水蜜桃一般的臀就出现在了老王的面前,白嫩的两瓣儿,中间被一根黑色的细线勒着,腰部也是一根细线,这样的小裤裤也就前面小小的一块儿,穿上更显得性感。


老王在白欣弯腰的时候就有一种冲动,想要将白欣抱起来扔在床上,然后狠狠的干。


“男拖鞋?”


老王有些不舍的将目光从白欣的身上收回,看了一眼白欣递给他的妥协,脸色慢慢的冷了下来。


“嗯,这是我男朋友留下的,你先穿着吧!”


白欣也没有多想,直接对老王说。


老王心里有些不舒服,白欣怎么能有男朋友呢?昨天他给白欣检查的时候,明明能够感觉到白欣已经很久没有被男人开发过了呀。


“哦,你男朋友很爱你吧!”


老王试探着问了一句。


“还好吧,交往的时间不是很长,他平时很忙,偶尔会过来看我。”


白欣淡淡的说,脸上也没有那种害羞的样子,那语气,老王能感觉到,俩人的感情一般……


“那可不行,把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丢在家里怎么行呢,要是我的话,我肯定舍不得,要是万一被那个居心叵测的小白脸给勾引了怎么办?”


老王这带有试探性的一番话,果然让白欣有了想法。


白欣的男朋友平时很少来这边,有时候白欣生病也难得来一两次,说是俩人就算是交往,也需要有个人空间。


做为女强人的白欣,对于这个解释也能理解,可就算是这样,长夜漫漫,白欣还是会觉得寂寞,现在老王这么一说,白欣就觉得自己跟男友的相处方式一点都不像是热恋中的男女。


“王哥说笑了,他平时工作比较忙,来的自然少了,我也能够理解。”


就算是白欣隐藏的再好,老王还是从白欣的眼神跟表情上看出了一些不对劲。


“你们这些年轻人呀,也不知道想的什么,行吧,我就不说了,在哪上药?”


因为感染的部位比较特殊,上药就意味着要脱衣服,白欣就算是有了准备,脸颊也开始泛红,显得及不自在。


“里面,去卧室吧!”


白欣带着老王到了卧室里,看着那张醒目的两米大床,老王嘿嘿笑着说:“这床看起来挺舒服的,你男朋友应该也很喜欢吧!”


在这么大的床上做,再加上白欣的身材样貌,老王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白欣的脸颊原本就泛着红,此刻听到老王这么说,却没有了该有的娇羞,脸颊上略显忧伤,摇着头说:“王哥说笑了,我跟他的关系还没有到那一步……”


“难道你们还没有做过?”


老王心里大喜,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机会更大了,快三十的女人,那可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呀,难怪白欣会那么敏感,会用玩具,原来是一直没有男人满足过呀。


“嗯,他说等我们订婚了……”


白欣一想到这里,就觉得委屈,上次她主动索要,结果还被拒绝了,搞得自己好没有脸……


“额,这个也好,说明你男友是个正人君子……”


老王看似安慰你着白欣,其实却是时刻提醒着白欣,那个男人不爱她。


说话的同时,白欣已经躺在了床上,老王看去的时候,顿时有一种流鼻血的冲动。


她的睡裙实在是太薄了,之前站着还不太明显,此刻躺在床上,睡裙就紧紧的贴在了白欣的身上,将白欣那傲人的身段完全暴露出来。


躺下之后,裙子显得更短了,大腿根都露出来了,那黑色的蕾丝小裤裤若影若现,就巴掌大的那么一块儿,鼓起来的部位将睡裙的面料撑起来。


再往上看,胸前那两颗小豆豆显得尤为明显,可能因为紧张,白欣的呼吸有些急促,那饱满的部位便一晃一晃的,让老王有一种想要摸一摸的感觉。


“这个,也是要脱掉的!”


老王吞了一口唾沫,勉强才将自己的目光从白欣那傲人的饱满处挪开,看在了那神秘的地方。


“啊?哦!”


白欣原本就紧张,此刻脸颊更红了,可也没有拒绝,既然要上药,肯定是要脱掉的。


原本她想要叫老王转过身的,可当她看到老王那盯着自己的炙热目光后,突然有了一种想法,也没有让老王转身,缓缓地撩起了睡裙的裙摆,将那由三条线连着一片布的小裤裤卷起来,一点点的从她那白嫩修长的玉腿上褪下来。


白欣的手指白嫩纤细,没有一点点的瑕疵,那黑色的蕾丝小裤裤被她卷成一圈,一点点的从那完美无瑕的美腿上褪下来,明明是普通的动作,此刻在他做来,却是性感诱人,让老王看直了眼睛,恨不得直接上前帮着白欣褪下来。


“好了,王哥!”


白欣看到老王被自己吸引,心里居然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成就感,觉得这就是自己要的结果。


被白欣提醒,老王一个激灵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看到白欣娇羞的眼神,心里更是火热一片,刚才白欣的眼神是什么意思,莫非是也想跟他来一发?


“哦,好,我来了!”


老王越想越觉得自己想的不错,呵呵笑着走了过来,将药膏拿着坐在了白欣的美腿下面,双手撑起白欣的翘臀,让白欣用腰部撑起来,然后又将手放在了她的两条美腿上,帮白欣将腿立起来分开,露出里面那神秘的部位。


“嗯哼……”


感受到老王的一系列动作,白欣便已经有了感觉,尤其是被老王触碰到的地方,就跟蚂蚁钻进了身体一般,酥酥麻麻的,难受中又带着一些舒服。


下意识的,白欣的嘴巴便微微轻启,发出那种隐隐约约的声音,那声音就跟发情的母猫寻求安慰似的,刺激了老王,让老王彻底的沦陷。

相关文章:

葡萄奶油h/口吹解决宝爸生理需要

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从紧窄的蜜道中缓缓退出

【完整】《婚迷不醒:宠妻成瘾》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呜咽挣扎大床/反绑贯穿,舔舐花缝将军

几个男人一起吃我的胸_疯狂玩孕妇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