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偷拍美女自慰|听话不要动一会就好

2022-06-09 07:14 · 新商盟

在她白花花的娇躯一边,茄子,黄瓜整齐的放在一起。我险些窒息,眼前的场景对我而言,冲击太大了。

如果把那根棒子替换成我,我一定会让她满意。我心里邪恶的想着,可无论如何,我都不敢碰唐柔一下,心里始终过不去身份那一关。

“小北……”

唐柔声音嘹亮的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她加快手里的动作,雪白的身躯晃得我眼花。

我很想转身回到房间里面,然后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心平气和的睡觉。可两条腿犹如灌入了铅水,迈不出一步。

我呼吸加重,理智正在被欲火蚕食,相信这个时候进去帮她,她一定不会拒绝。

可是我不敢,那样做了,我就是一只禽兽。一辈子都要活在对表哥的内疚中,当初我治疗眼睛,也是他借钱给我家的。

胡思乱想的我,一个不小心没站稳,撞到了门框上面,疼的我眼泪打滚。

里面唐柔听见动静,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往门口看来。

我心里直冒寒气,要是让她知道我在门口偷看,那准得完蛋。这么一撞,我理智清醒了不少,转身回到房间里面,两只手用力攥着被子,心里七上八下的。

我前脚刚回到房间躺下,后脚唐柔就在外面拧开了门。

我的房门从来不锁,而且唐柔或者表哥进来时,都会敲门。

黑暗中,我眯着眼睛小心看了几眼,唐柔表情复杂的站在我床头。她身上就穿着一件睡衣,而且腿上套上了短筒黑色。

“小北,你睡了么?”

她小声叫了句。

我装作熟睡的模样,心里紧张的要死。

接下来,唐柔不再说话,走到床边掀开了我的被子。撑起的帐篷,一览无遗,她牙齿咬着嘴唇,犹豫了几分钟,缓缓的脱下我的小裤衩。

狰狞的家伙,顿时暴露在空气中。

唐柔伸出小手,轻轻的握住。

“果然好大。”

冰凉传来的瞬间,我差点就败下阵来,幸亏被憋回去了。

唐柔不放心,又叫了我一声,确认我睡着后,她这才大胆的套弄起来……

黑暗中,唐柔鬼鬼祟祟的,生怕我会醒过来

有句话说的好,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她的一举一动我都捕捉到了。就是不敢睁开眼睛或者是发出一点声响,让唐柔知道我在装睡,可能我就会失去这个机会。

身体的火热和唐柔小手的冰凉交织在一起,我咬紧了小嘴,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出来。这是第一次有异性接触过我这么敏感的地方,在层层刺激的放大下,我下面硬的难受。

一想到唐柔在用小手弄我那玩意儿,身体里面的血液全部冲上大脑,什么理智,什么身份,在愉悦的体验中,统统不堪一击。

唐柔抓起来都吃力,她眼神妩媚,盯着那家伙一会儿,咽了咽口水。

“小北,你睡着了么?”

仿佛觉得不稳妥,唐柔又小声问了一句。

估计她这么做,心里也很忐忑。慢慢的,我适应了她小手冰凉的感觉,聚精会神的沉浸在里面。安静的房间里,我能听见她加快的呼吸声。

唐柔的另外一只手,不知道放在哪里,我能看见她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对我来说,这无疑是一场折磨,全身都被火焰点燃。偏偏这股邪火,还不能发泄出来,而且我还不能表现出很舒服的样子。刚才我偷看唐柔在房间做那种的事,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发现了。

房子里面只有我和她,白痴也知道,刚才的动静是谁弄出来的。

甚至她知道我在装睡,可这些,都不能明着表现出来。我们之间的窗户纸,绝对不能捅破,否则一切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我当时在想,唐柔要不是表哥的女朋友,那该有多好?

但唐柔如果不是我表哥的女朋友,我还有机会见到她么?

内心里的想法很矛盾,想了想,我压下脑袋里面各种各样的纠结,专心起来。

“这么大的家伙,要是能进来的话……”

唐柔小声的自语了一句。

她视线炙热的看着那家伙,就像在打量什么喜欢的东西一样,直放光。

我趁机调整了一下姿势,唐柔以为我醒了,吓得一跳。那只小手也触电般的抽了回去,直到几秒后这才放了上来。她极为的犹豫,做了几秒钟的思想斗争,张开小嘴就凑了过来。

唔!

我再也忍不住了,嘴里哼了一声。

下意识一伸手,刚好摸到臀沟,貌似摸到了什么东西的轮廓,湿漉漉的。

“啊,小北,你醒了。”

唐柔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表情惊慌的看着我。

我装作惊讶的样子,问道:“柔柔姐,你怎么在我房间里面。”

唐柔很快镇定下来,她走到我面前,装模作样的拉起被子盖在我身上,说:“你表哥让我多照顾你一下,我怕你半夜踢被子,冻感冒了。所以进来看看,对不起,把你弄醒了。”

说这些话时,唐柔语气挺虚的。

我笑着说:“没事,你快去睡吧。”

到了这个地步,唐柔也不能继续留在房间里面了。

她刚转身出去,我往自己脸上打了一巴掌:“小北,唐柔可是表哥的女朋友,你一天到晚的,在想些什么呢?”

我恶狠狠的骂了自己一句。

头脑清醒不少。

同时又有些后悔,刚才为什么要弄出动静?

我接着装睡的话,说不好那家伙早就放到唐柔小嘴里面了。她的烈焰红唇特有魅力,而且嘴很小,真要放进去的话,天知道会有什么感觉?

被这么一弄,也没有心思睡觉了,起来坐在床边点了一支烟。

隔壁房间的动静消失,唐柔睡着了,折腾了一晚上,她精力再好也扛不住。有些时候,我都嫉妒表哥了,有这么一个妖娆性感的女朋友在家里,晚上不来好好疼爱,却经常留在公司加班。

抽着烟,脑袋里全是唐柔迷死人的身体,每一个部位都不断的放大。她穿睡衣的时候,那种样子才是最诱人的,半显半露才惹人遐想,比身上一丝不挂还要让人想入非非。

心烦意乱的丢掉了手里的烟头,我拿出手机找了部小电影,刚才被弄得飘飘欲仙。现在不让那家伙安静下来,我接下来别像睡觉。

当着表哥和唐柔的面,我从来不看电视和玩手机,这样会暴露我视力恢复的事情。我可不想在细节上翻船,毕竟还等着看唐柔雪白的身体呢。

带上耳机,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屏幕,可惜那些女人并没有唐柔那么妩媚。看起来也失去了以前的味道,纯粹是为解决而看的。

弄完后,自己早已筋疲力尽,没有一丁点胡思乱想的力气了,躺在床上没过多会儿就睡了过去。

这次我睡到第二天中午才不情愿的起床,换了衣服走出房间,唐柔正在做饭,表哥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昨晚一夜留在公司里面加班,他也累坏了。

唐柔身上依然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睡衣,背上是罩罩的肩带,下面一条丁字裤。她不管怎么穿,身材永远是那么的热火。

她转身端着菜盘往茶几这边走来时,我看见她的酥胸白黑色罩罩包裹起来,两团饱满的雪白。

“小刚哥,别睡了,快起来吃饭吧。”

唐柔笑咯咯的叫了一声,接而当着我的面,在表哥裆里抓了一把。

表哥睁开眼睛,里面布满血丝,他伸手把唐柔搂到怀中,两个人暧昧的抱在一起,气氛立马有些旖旎

关键是我还在场,他们如果知道我的视力早就恢复了,而且还在看他们直播,不知会做何感想?

表哥往唐柔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翘臀颤巍巍的晃了晃,她压低声音惊叫出来:“要死啊,小北还在旁边呢,人家虽然看不见,但动静大了也能听到。”

表哥隔着睡衣和黑色罩罩抓住唐柔的胸前的饱满,使劲儿抓了两把,嘴里嘿嘿的笑。唐柔被弄得面红耳赤,喘气声也大了起来,连忙打掉表哥的手“讨厌死了,注意点影响。”

他们把交谈的声音压的很小,如果不是我的听力好转了许多,还真的听不见他们再说什么。

表哥打了个哈欠,又和唐柔打闹了一会儿,这才坐起来吃饭。

吃饭的时候,基本都是表哥把菜夹到我的碗里,然后我端起来吃。反正什么都是能吃的,尽管往嘴里扒就行。

再说不是小孩子了,总不能连吃饭都让人伺候吧?

表哥和往常一样,把饭菜放到我的碗里,拍了拍我的手背。我端起碗就吃,期间眼睛一直瞪着唐柔胸前那天被罩罩挤压出来的缝隙看。

唐柔和表哥两人有说有笑,不时的抿两口红酒。

谈了一会儿,说起昨天晚上的加班的事情,表哥懊恼的开口:“这段时间生意的确越来越好了,但也出现了不少问题,比如人手不够。现在的年轻人,好高骛远的,嫌弃在快递公司上班工资低。”

“没办法,有些工作只能由我这个老板来做,而且我又不能开出太高的工资,不然我就赔本了。不解决这个问题,将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可能要在公司里面通宵达旦的加班。”

表哥的公司规模不算太大,就十几个员工,但是平常各种繁琐的工作最多。

听见表哥亲口说未来一段时间,可能陪伴唐柔的时间少了,她眼睛里面藏不住的失望。

“要不,你可以叫小北去公司帮忙,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咱们家养一个人富余,但我怕他身体闲坏了,让他过去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锻炼一下,顺便帮你分担一下压力。”

唐柔眼前一亮,看了我一眼,对表哥提议。

表哥沉思片刻,点了点头:“嗯,有些地方小北的确能帮上忙,只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这些话,自然落到了我的耳朵里。

我总不能再表哥家白吃白住,他们不会说什么,可我心里过意不去。

下一刻,表哥问我了,说要是不愿意的话也没有关系。

我点头道:“没事,我也闲不住,能帮一点忙算一点。今天就可以跟着去上班,也不要工资,反正住在这里,也挺麻烦人的。”

听见我的话,表哥脸上有些羞愧,嘴里叹了口气,点点头。

“行,那今天晚上你跟我过去吧,我尽量找到轻松的工作给你做。不管怎么说,你眼睛不好使,我也不能让做太幸苦的活计。”

表哥点了两支烟,放到我的嘴里。

接下来,他又说起另外一件事。

“对了微微,我公司里面有个女员工,因为一些原因,暂且还没有住的地方。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她的老板,我打算让她过来跟你住一段时间。顺便我不在的时候,陪你解解乏。”

唐柔点头:“好啊,省得我一个人在家也无聊。”

关于马老板给她下药的事情,她只字未提,我也没有说出来。

以后远离那种人就行,没必要秋后算账,让表哥惹出一身的麻烦。况且昨天晚上,马老板也没有得逞。

吃完午饭,唐柔在我火热的视线下,端着盘子走进了厨房,开始洗碗打扫。

表哥和我坐在沙发上聊天,大致的话题就是问我这段时间恢复的怎么样,我只能敷衍说恢复的还行,最起码几个月的时间,应该能完全看见东西了。

很快一个中午过去。

到了傍晚,表哥没有吃晚饭,带着我上了一辆奥迪轿车,两个人往公司赶去。

表哥的公司面积挺大,前面是一栋三四层的办公小楼房,后面是一块空地,被圈起来用彩钢瓦搭建成一个钢架棚。不得不说,里面环境安静,卫生打扫的很好。

十几个员工忙着挑拣各种快递包裹,打算送过去。

表哥给我安排的任务也简单,让我负责给那些员工端茶送水,买包烟什么的。挺简单,省得他们老找借口往外跑,耽搁工作的效率。

说白了,我就是一打杂的。

当然我也乐意,表哥对我不错,我也想为他做点什么。

那些员工使唤我的时候也不含糊,什么事情都让我去弄,不过看他们也幸苦,本来我就是来打杂的。

第一天上班,还算不错,累是有点累,但也觉得充实。

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员工们陆续下班。

空旷的厂棚立刻安静下来,头顶上有几盏暗黄的灯泡,就我一个人随便找了个地方喝水。

就在我快要离开的时候,身后货物箱子那边传来了女人的娇喘声,听着特柔软。

员工不是都走了么?一下班跟脱缰的野马似的,拉都拉不住,谁还会留在这里?而且听着动静,明显是在做那种事。

好奇心驱使下,我悄悄的饶了过去。

紧接着,我长大了小嘴。

有个身材火辣的女人一丝不挂的趴在货物箱上,连体短裙被扒拉到膝盖上,两个饱满被挤的变形,嘴里娇喘连连。

表哥站在后面扶着她的腰,不停进攻着,力气非常大,发出了‘啪啪’的响声!

表哥表情狰狞,一巴掌拍在女人的屁股上,顿时浮现出一枚清楚的巴掌印

女子昂着小脑袋,柔弱的娇吟像是啼哭一样,她踮起脚尖回头去亲吻表哥。她的身材太极品了,前凸后翘,难怪能把表哥迷的没有一丝理智。

我张大了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表哥出轨了,他辜负了唐柔,不知道为什么内心里面突然涌出一股怒火。难道前几天他口口声声的说加班,也是在和这个女子厮混?

我当时想冲过去,往表哥脸上狠狠的砸几拳,骂他是个不要脸的玩意儿,然后回去把这些事情告诉唐柔。可一旦说了,那我表哥和唐柔之间也就完蛋了,她们还有几个月就要结婚了。

身为男人,我更了解男人,面对女人白花花的身子,根本抗拒不了。可能表哥做出这些事情前,也犹豫了好久吧?

我甚至害怕看见唐柔知道这一幕后,脸上绝望伤心的表情。我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特别在乎唐柔的想法,其实心里也害怕自己喜欢上了她。

幽谧昏暗的铁棚里,啪啪声非常明显,表哥满头大汗,嘴里吭哧吭哧的喘着,一心努力的耕田。那个女人把自己的双腿张的更大一些,泛滥的江水绝提千里,到处都是。

她伸手抚摸表哥的子弹库,叫声越来越高亢,整个人都在发抖。

“亲爱的,深一点,人家要上天了。”

女子再也抑制不住,放声大叫出来,哆嗦的频率越来越夸张。

表哥连忙伸手捂住她的嘴,压低声音:“你要死啊,我弟弟还在呢。让他听见了,我们可都完蛋了。”

女人抛了个大媚眼:“是你自己天天要弄我的,我又没求着你上。”

表哥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谁让你这么性感,看见你那家伙就抗议,非要把你干的求饶才罢休。”

女人咯咯笑了出来:“小刚哥,你好厉害。”

另一边,我浑身冰冷的观看着,世界上纸包不住火,唐柔迟早会知道表哥跟这个女子的事情。

心里无比的纠结,但有一点很肯定,我决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唐柔。表哥对我不错,他只是受不了诱惑犯下错误。

男人一旦有钱了,身边总是不缺各种狐狸精,稍微的引诱一下,很容易犯错。

我咽了咽口水,下面也缓缓苏醒,毕竟自己还是一个小雏儿,没有经历过人事。看见这么劲爆的活春宫,谁能忍得住?

眼前的场面已经刺激的我魂游天外,唐柔白花花的身体,再一次出现在了脑海中。

一阵剧烈的动静过后,表哥那边也完事了。

女人累坏了,趴在纸箱上面,浑身香汗淋漓。她的身材不胖不瘦,属于完美比例,而且那两个暴露在空气中的白兔,比唐柔的还要大。

“小刚哥,我住的地方找好了么?我才不要住在又脏又乱的城中村里面呢。”

她一边开口一边整理衣服。

不得不说,看清女子的容貌后,还是比较惊艳的。她留着齐刘海,年纪不大,最多二十多岁左右,皮肤白里透红,脸上的绯色还没有消退,两个大眼睛很传神,仿佛会说话。

我算理解表哥为什么抵抗不住诱惑了,这个女人虽然不如唐柔,但本钱也不错。吃惯了山珍海味,偶尔换点口味打打牙祭,谁都喜欢。

表哥提起裤子,往她白兔上捏了一把,笑着开口:“你这段时间去我家住,我跟我女朋友说好了,咱们的事情你小心点,别说漏嘴了。还有我弟弟也在我家住着,平常也好有个照应。”

仿佛想起什么,表哥提醒道:“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唯独不许打我女朋友的注意,我爱她,一辈子都爱。还有我弟弟,他很单纯,心眼不错,不许你勾引他。”

女子翻了个大白眼:“帅不帅?”

表哥笑呵呵的说:“人长的一般,不过下面那家伙比我的还大,我就羡慕那小家伙的本钱。我要是有他的大,一定艹死你。”

女子闻言,眼睛闪过异样的神色:”真的?放进去一定很爽吧?“

表哥没好气的骂道:”老子还满足不了你么?“

我哭笑不得,嘴里深吸一口气。原来表哥今天跟唐柔说,要把公司一个女员工接到他家住,说的就是这个女人。

一时间,觉得唐柔好可怜,为了表哥独守闺房,忍不住的时候也只是自己解决,而不是出去勾三搭四找野男人。

如果我有这么一个漂亮性感的女朋友,我都愿意一天二十四小时躺在床上,心甘情愿的被榨干。

“玲儿,弄快点,我弟弟快来了。”

表哥不满的催促了一句。

陈玲儿嗔怒的开口:“刚才弄人家的时候怎么不嫌慢?下回再不带安全措施,我可不让你弄了,别到时候怀宝宝了。讨厌,每次都把人家的下面填满了,不怀宝宝才怪。”

表哥笑了笑,隔着衣服摸了几把,这才心满意足的收回手。

我赶紧转身跑出厂棚,回到表哥的办公室。

没过几分钟,表哥和陈玲儿也进来了。

两人身上全是汗,我则是镇定的坐在沙发上,听见脚步声,问他们去干啥了。

表哥解释道:“刚才还有些事情没弄,我带着玲儿去弄一下,这不刚刚弄好。走吧,今天晚上事情差不多了,咱们吃点宵夜就回家。”

我没有说什么,站起来往探索着往外面走去。

陈玲儿惊讶的开口:“你弟弟眼睛看不见?”

表哥点头:“嗯,以前从电动车上摔下来,能保住命算不住了,也落下了病根。不过医生说慢慢治疗,总有一天会康复,不是什么大事情。”

随后表哥带我们去吃了点宵夜,打算回家。

一路上,非常的安静,但表哥的手可不老实。

他把手放到唐微微衣服里面,弄得陈玲儿面红耳赤,看起来十分难受。

陈玲儿声音很小的问了句:“你这弟弟的眼睛,真的不好使么?”

表哥比划了OK的姿势。

回去时,我特意带了不少宵夜,说是要给柔柔姐吃,她肯定还饿着呢。

表哥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

路上看着表哥和陈玲儿两个人亲亲我我的,说实话,心里特不是滋味可表哥是我表哥,我还能怎么做?我家本来就有一个遗传,帮亲不帮理。

上次我差点把小命弄丢了,听见我家里的钱不够,表哥二话不说立马大半夜的带着二十万现金赶回老家。这个恩情,我可是一直都记着呢。

唐柔是个好女人,我只希望表哥能早点醒悟过来。而且心里也决定了,只要表哥跟唐柔一结婚,我就立马离开他家,一个人出去打工。

我紧紧抱着怀里的夜宵,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好在表哥心里多少有点顾忌,在我眼皮底下没和陈玲儿做出多么过分的事情来,他又在开车,不敢一心二用。

表哥刚刚把自己库存里面的子弹交给了陈玲儿,他到没有什么太明显得反应。倒是我下面硬的难受,看着陈玲儿雪白的大腿,顿时心猿意马,满脑袋全是刚才的画面。

趁陈玲儿和表哥不注意,我轻轻抓了一下那家伙,浑身闪过一阵电流,居然可耻的出来了。我能感觉到小裤衩完全湿透了,特难受。

出来后,可算平静不少。

来到家门口,表哥停好车子,扶着我往车子上面走下,我摇摇头说:“表哥,不用扶我,我可以的。”

陈玲儿在一边感慨道:“小刚哥,你家好漂亮,这是别墅么?”

表哥笑了笑:“这里的房价不贵,小别墅而已,不值几个钱。进去吧,我交代你的记住了没?”

说完,他又压低声音补充了一句:“要是让我知道你不老实,就重新找个地方给你。还有,这段时间我会尽量帮你找好房子,不会太差。”

陈玲儿笑道:“你以为我真的图的你的钱么?来这里上班之前,有个富二代追归我都没答应,老娘也不是没本钱。我只是看心情而已,心情好了倒贴你都可以。”

表哥没有接着开口,打开大门。

刚进去,就看见唐柔正在沙发上看电视,她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衣,和往常一样,里面是真空的。一眼看去,两个挺翘的雪白傲然矗立,把睡衣高高撑了起来。我差点流鼻血了,一点都不夸张。

表哥脸色有些尴尬:“柔柔,快去换衣服,家里来客人了,成何体统。”

相关文章:

双一流建设计划,天津大学和南开大学

饥渴难耐的二次元美女:鲜嫩多汁黑森林小说

接电话的时候进入她的身体|腹黑美人女王受肉

宝贝把腿抬高我要吃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1|王牌校花史

驷马倒攒蹄被挂起来/丫头你的奶水真多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