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好棒再大点,他趴在我腿下吸吮

2022-05-14 20:43 · 新商盟

第9章 你摊上大事了

杨毅云冷笑自语:“张胖子你给我挖坑呢?”

看看时间现在是晚上七点二十分,杨毅云索性下楼,向着酒吧走去,一个月的工资那是他的血汗钱,就算是酒吧有坑,他现在也不惧。

脑海中想着酒吧经理是不是和找他的人串通一气,合谋起来搞他?

经理张胖子是受人胁迫,还是见钱眼开,连他这个名义上的下属都要出卖?

反正电话里张胖子说发奖金的话,打死杨毅云都是不信的,以他对经理张胖子的了解,怎么可能会发奖将,到这个酒吧也混了一年,就特么万圣节的时候发过了一次,而且还是卖不出去的水果和酒。

总之在张胖子手下做事很少能捞到油水。

杨毅云明明感觉到张胖子话里有坑,但他也不得不去。

因为工资是他辛辛苦苦每天晚上熬夜换来的血汗钱,如果不去,以张胖子的为人还真能将他的工资压下来。

船到桥头自然直,杨毅云就不信邪。

当然主要还是他现在有底气去酒吧。

心里思绪乱飞的时候,杨毅云走进了酒吧,八点半的夜场即将开场,再有半小时就到换班的时候,他和结巴几个就是兼职的晚班。

澎湃的音乐震的人耳朵轰鸣,杨毅云早已习惯,直接向着张胖子的办公室走去。

这时候一名穿着服务生服装的青年看到杨毅云后,急忙过来,抓着他手腕就走。

杨毅云任由他抓着手腕进了卫生间。

“云云云……哥……不是说了,让你别来么?”结巴结结巴巴说道。

“没事,知道是什么人找我么?”之前结巴匆匆挂了电话杨毅云没来得及仔细问。

“是是是……是花头……现在……就就就……就在张胖子办公室等着你……你别去,他们来着不善!”结巴一脸的担忧之色。

杨毅云看到结巴担心自己心里微微一暖笑道:“别担心我去看看,这个月的工资我要拿回来。”

“云云……云哥,你昨晚……晚上救人的事情……估计……是是是被侯成……那那那……孙子说出去了,花头那帮人刚刚还找过侯成。”结巴越是着急说话越结巴。

杨毅云眼神里闪过了一丝阴沉,对于结巴口中的侯成,他也是不待见,侯成是酒吧的老油条,因为是正是员工,算是服务员领班,最是爱拍马屁,来酒吧兼职的大学生平时可没少受他刁难。

三个月前有个邻校的女生刚来,就被侯成欺负,杨毅云看不过眼还和侯成打了一架,为此侯成就记恨上了他,总是在张胖子跟前打小报告说坏话,杨毅云早就想揍他了。

至于结巴说的花头,却是这一带的地头蛇,听说跟某个大老板的,手下养着一帮无业游民,专门在花湖区这一片的夜场看场子过活,因为头上染了好几种颜色,所以外号就叫花头。

杨毅云也见花头几次,听说过他一些事迹,知道花头就是个疯狗,在花湖区这一带名气不小,很少有人敢招惹,更重要的是听说花头背后有大人物。

当然是社会上那种人物,说白了,花头也就是别人手下一条疯狗。

就在杨毅云和结巴说话的时候,厕所门被人推开,走进来一名二十七八的青年,一脸掩饰不了的幸灾乐祸道:“杨毅云张经理等你多时了,你小子不想干了是吧,跑厕所吃屎啊?快点的别让张经理等你。”

说完对着结巴道:“死结巴你特么今天轮值,早来了不去库房躲厕所找屎吃啊?”

杨毅云当即脸就沉了下来,一个箭步上去照着侯成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啪~”

“啊~”侯成被杨毅云一个大嘴巴抽翻在地上,半边脸瞬间就肿胀起来,嘴里冒着血泡。

这一巴掌杨毅云可丝毫没有留情,打完一脚踩在他背上道:“人渣,忍你特么很久了,嘴巴比粪坑臭,我呸!”

结巴胆小不敢招惹侯成,但是杨毅云却不怕,尤其现在更不怕他。

在杨毅云的字典里,谁对他好一寸,他会回报一丈。

侯成进来不仅咒骂了他,还咒骂结巴,这就让杨毅云忍不住了,他将结巴当兄弟,自然不能让兄弟吃亏,何况结巴还是为了给他通风报信。

“杨毅云你特么……”侯成捂着脸一脸怒气咒骂,不过没骂完就被杨毅云再抽一巴掌。

“啪~”

“啊呀~”侯成惨叫,这次另一边脸也肿了起来,彻底成了猪头。

“在骂一句弄死你。”杨毅云眼神盯着侯成语气冰冷,他最见不得别人骂他妈。

侯成一瞬间感觉杨毅云的眼神很冷,简直不像是人类该有的眼神,像是野兽一样的冰冷眼神,让他忍不住心里打颤,再也不敢吭声了,他丝毫不怀疑,杨毅云正敢弄死他。

“结巴你先去库房,我去看看。”瞪了一眼侯成,杨毅云对结巴说了一声。

“那行,你你你……小心些,有事情你……喊喊喊叫,我我我……我报警。”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笑着说了一声两人从厕所出来,杨毅云直接向着张胖子的办公室走去。

他打定主意,今晚从张胖子手中拿到公子就不干了,赚钱他心里已经有门路,酒吧的兼职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到了张胖子办公室门口,杨毅云也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进,从今晚的情况来看,张胖子已经和找他的花头混在了一起。

既然张胖子坑他,杨毅云也没有必要还对他礼敬。

推门而进后,杨毅云视线中,只见沙发上坐着四个人,其中一个正是花头,那一头花花绿绿的头发很显眼。

而张胖子坐在对面手中端着酒吧一脸的赔笑和花头四人在喝酒。

看到杨毅云进来,张胖子当即就沉下了脸道:“杨毅云你还是大学生么?进门不知道敲门啊?基本的礼貌素质都不懂么?”

杨毅云看到张胖子和花头四人喝酒的场面,心里终于确定了的确是张胖子联合花头骗自己前来,看来阮文浩找的人就是花头,毫无疑问是要收拾自己。

听到张胖子喝斥,杨毅云冷笑一声道:“礼貌是留给人的,你还不配,张胖子你特么坑我,还指望我对你礼貌?发奖金是假,骗我来是真,现在我来了,说吧什么事?”

“杨毅云老子现在正式通知你,你被开除了,和我们酒吧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张胖子阴沉着脸说道。

“呵呵,开除就这么简单啊?把工资给我!”杨毅云冷笑看着他。

张胖子大怒:“你特么昨晚打了阮家少爷,给我招惹了大麻烦,还指望给你工资,做梦去吧!”

杨毅云心中一叹:“果然是阮文浩啊!”

这时候坐在沙发上的花头起身,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走了杨毅云身前,戏谑道:“小子胆子不小啊,阮家少爷都敢打,整个古都市你可能是第一个,知不知道你摊上大事了?”

杨毅云看着花头脸色丝毫不变,眯起了眼睛问道:“什么大事?”

花头阴森森笑着说道:“阮家少也托我弄断你子孙根,这个算不算大事,哈哈哈~”

“嗯,的确算大事,但是,你想要我子孙根估计还不行,因为我会在你动手之前先把你废了,你信不?”杨毅云此刻看着花头一本正经。

“小子你特么找死~”

花头猛然将手中的酒吧向着杨毅云砸过来,一脚踢向杨毅云肚子,口中对身后的三人道:“动手,废掉他五肢。”

杨毅云头一歪躲过了花头的酒杯,往前一冲顺势一脚就踢在了花头对自己提来的小腿上。

“咔嚓~”

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在房间响起。

下一刻花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抱着小腿开始惨叫:“啊~”

第10章 我就问你怕不怕死

  花头身边的几个人也到了杨毅云身边,却是被杨毅云毫不留情的拳脚伺候了过去。

  “碰碰碰~”

  “啊……”

  一连串的沉闷击打过后,没一个还能站着,四人有一个算一个,不论身体魁梧的,还是瘦如柴骨的,全都被杨毅云在几十秒钟给放倒了。

  他的力量和敏捷,打这些人就是欺负他们。

  别看他们是社会上的混混,论打架比普通人狠辣,但也就是欺负欺负普通人,碰上杨毅云这样的怪胎,算是结结实实提到了铁板上,脚骨头都能给折断。

  在杨毅云眼中这些社会的混混和常人没有丝毫区别,都是双手双脚,力气同样就那么大,也不是什么练家子。

  揍他们和揍宁武余邵刚那些学生相差无几。

  唯一区别就是狠,可是杨毅云对他们出手更狠,因为这些人就是人渣,以欺负普通老百姓为荣耀,所以杨毅云下手没留情。

  短短一个照面包括花头在内,全都断骨了。

  整理了一下衣服,杨毅云走向花头,笑眯眯问道:“我说了在你动手之前我能先废了你,不服气么?”

  花头抱着小腿,一脸的阴狠,头上都细秘的汗珠,眼神中看着杨毅云有忌惮在内,但是嘴上却强硬道:“小子有种你就弄死我,弄不死我,我让你在古都消失,我花头十五岁出来混还没怕过谁。”

  “呵呵~”杨毅云笑了,像花头这种能混出名堂的人,的确有一股子不要命的狠劲,不然他也混不出今天的名气来。

  不过,那是以前,身为历史系的学生,杨毅云从历史中看到过无数的历史名人,武将悍将猛将无数,他研究过,很多人成名前都是不要命的疯子,而且多数成名的时候是在年轻的时候,等到了安稳上年龄后,过上一段太平日子,谁还不惜命?

  年轻的时候不要命,说白了那是傻,运气好混成名,等到上年纪看淡人生后,再回头想想,谁不后怕?

  此刻花头在杨毅云眼中就是这等的列子,他十五岁出来混,是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如今呢?他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而且是有名堂的混混头子,手下有人有钱,能和年轻的时候一样不要命?

  杨毅云是不信的。

  看着花头阴狠的眼神,杨毅云笑意更甚,猛然抬脚踩在了花头另一条小腿上。

  “咔嚓~”

  “啊~”

  花头杀猪一般的惨叫。

  但是杨毅云还没完,顺手抓起了茶几上一个红酒瓶,对着他脑袋就砸了下去。

  “碰~”

  红酒瓶在花头的脑袋上碎裂,花头的脑袋也被开瓢。

  随即杨毅云将手中半截锋利的酒瓶慢慢搭在了花头的脖子上,再次笑眯眯道:“花头我听过你,你的确很威风,听说在花湖区这一带你罩着很多夜场,干的就是逼良为娼生儿子没屁眼的事,我们学校就有好几个被你拉下水的学生,知不知道你特么毁灭了人家一生。

  连这一带的学生都不放过,你呀,出门没被车撞死还能活着,已经超了生死簿上的信用额,天不开眼收拾你,没道理,你说我敢不敢在你脖子上捅个血洞出来?然后给你一杯人血红酒尝尝?”

  “当当当~”

  花头头上的血液流在了脸上,一脸的惨白之色,牙齿当当当的作响,果然和杨毅云想的一样,他还是很怕死的。

  “兄弟……哦不,云哥……爷,高抬贵手,小弟有眼不识泰山,我也是拿人钱财办事,阮文浩给了我二万买你……那啥,我全给你,求兄弟放过我。”花头终于怂了,出口求绕。

  不过他也没办法,杨毅云手中锋利的玻璃酒瓶顶在他脖子上已经滑坡了皮肤,侵透出了血液,再加刚刚被杨毅云踩断了另一条腿,脑袋开了瓢,他已经怕了,对杨毅云的狠辣惧怕了,泄了全身的气,也算是正常。

  “嘿嘿,花头先不说钱,我就问你怕不怕死?老实回到我要印证心中所想,回头写毕业论文。”杨毅云手里的半截酒瓶依旧顶在花头的脖子上没拿开,一脸认真的问花头。

  此刻的花头内心已经崩溃,他看着杨毅云认真问话的样子,感觉杨毅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神经病。

  从口待拿出了一张卡,带着哭腔道:“云爷您放过我吧,我怕,我怕死。”

  “真怕还是假怕啊?”杨毅云说道。

  “真……真怕!”花头颤声道。

  鼻子里传来一股尿骚味,杨毅云知道这一回花头是怕到骨子里了,以后他要是找自己麻烦就得掂量掂量,目的已经达到,便呸了一口扔掉了手中酒瓶。

  他当然不会去杀花头,那是犯法的,他还没活够呢。

  狠辣的出手就是吓唬他而已。

  看了一眼花头手里的银行卡,顺手就在他头上啪一巴掌道:“你特么胆当我傻啊?拿现金来,赔偿我的医药费精神损失费。”

  花头心里差点就咒骂了:“你妹的医药费啊?受伤的是我。”

  既然杨毅云不要卡要现金,花头只能拿现金出来。

  一共四钱多快给杨毅云,杨毅云冷哼了一声后,花头又将三个跟班身上的现金搜刮了凑够了九千多块苦着脸道:“云爷兄弟们身上现金就这么多了~”

  一把拿过钱,杨毅云心安理得的放进了口袋,拿花头这些人的钱他心里毫无压力。

  “滚蛋,回去告诉阮文浩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这笔帐老子给他记下了。”

  花头听到杨毅云让滚蛋赶紧让手下扶他离开,腿断了走不了路,听到杨毅云说话,花头想了想还是说道:“云爷阮文浩下身被您给废了,去了燕京治病估计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在古都!”

  “呃~”杨毅云愣了一下,仔细一样,昨晚上好像自己救柳玲玲的时候的确是一脚踢在了他下身,难道真被自己给踢废了?

  事情做都做了,杨毅云也不在乎,挥手让花头几人滚蛋。

  随后杨毅云转头看向了经理张胖子。

  “张胖子该咱们算算账了,你特么故意引我来给花头弄,要不是老子身上有点力气,今晚上我可就废了,这笔帐你说怎么算?”和对花头笑眯眯的说话不同,面对张胖子杨毅云脸色很阴沉,语气冰冷。

  张胖子亲眼目睹了杨毅云对付花头的手段,早就吓的心脏病都快出来了,听到杨毅云冰冷的话,一脸惨白无比,颤声道:“杨毅云……我也是没办法花头罩着酒吧,我……我……是我对不起你,这是两万,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以后在酒吧你做领班可好?”

  “哼~谁特么稀罕,将我和结巴的工资拿来,以后老子和你两不相欠。”杨毅云想想后还是没有和张胖子计较。

  当初的兼职工作就是张胖子录取的他,给了他大学期间赚取生活费的机会,看在这一点上,今晚张胖子坑他就算是两清,他不会在酒吧兼职了。

  而他走之后留下结巴,一定会被侯成欺负,索性将结巴的工资一并要了带他离开。

  两万块钱杨毅云没有要,只拿到自己应得的工资,算是还上了张胖子当初给他工作机会的人情。

  酒吧门外,杨毅云给了结巴五千块,实际上结巴的正常工资只有三千,他今晚从花头手中弄来了九千多,加上从张胖子手里结算的工资六千块,一共一万五,索性就给了结巴五千。

  “结巴你会不会怪我?”

  “云云云……云哥……说说说什么呢?我……我我我……早特么不想干了,你要是走了我绝对做不下去,你……你帮我要来的工资我感谢你都……都都来不及,怎么会怪你!

  再……再说,我家里今年我爸承包了几十亩地,种种……种药材,下个月就能赚一大笔钱,我……我在也不用兼职打工了。”

  结巴一脸的高兴的说道。

  杨毅云笑着:“行,只要你不怪我就好,走哥们请你去宵夜。”

  结巴一脸豪爽:“好,我……我我请你!”

  到了夜市吃烤串,点了啤酒刚喝上,杨毅云的电话就响了,拿起一看居然是柳玲玲打来的。

  电话一通,杨毅云还没开口,柳玲玲就说出一句话,让杨毅云喝到嘴里的一口啤酒全喷了。

相关文章:

低头咬住了柔软的葡萄/小腹被精华灌满鼓起

形容烂泥扶不上墙的话,烂泥扶不上墙的说说

男主角单泽钦《公主妖娆:将军请接招》完本在线版

想 被一次日到爽:宝贝这么湿还说不想要

男主话糙的肉宠文:关于自己承受的说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