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水了好深好涨,不要了肚子太满了h

2022-05-14 19:17 · 新商盟

第13章 人渣人渣

  杨毅云听到了欧阳玉清在电话里和一个男人在争吵,对方威胁她,让她拿钱,不拿钱就要起诉将孩子要回去,而且还说孩子他已经接走,不拿钱来就别想在见到孩子之类的话。

  对于欧阳玉清的私生活,杨毅云不了解,但是从这个电话中,杨毅云隐约能猜到,貌似是夫妻之间的对话。

  反正电话中欧阳玉清在哭,话语的满是无奈和哀求,而那个男人却很嚣张。

  走出教室,老远就看到欧阳玉清直接向着校外走去,眼睛红肿,杨毅云很想过去问一问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欧阳玉清走的很急,出了校门,拦下一辆出租车就走了。

  杨毅云一直记得,刚上大一的那一年,欧阳玉清对他的帮助,物质上和精神上皆有,后来给她钱也不要,还说了很多鼓励好好学习的话,这让杨毅云心里记着她的好。

  很想报答欧阳玉清,可是一直都没有机会。

  现在,今天听到了这个电话,看到了欧阳玉清的无奈,杨毅云觉得她应该是碰上了什么事,被人威胁,这是杨毅云不希望看到的。

  正好手头还有一万块钱,要是欧阳玉清需要,他希望能帮上一点忙。

  快步走出学校,也挡下一辆出租车,跟在了欧阳玉清的后面。

  大约四十分钟后,欧阳玉清下车走进了一家酒店。

  杨毅云也赶紧下车去追,可是等他进去后,欧阳玉清已经进了电梯。

  看了一下楼层在十三楼,杨毅云只能等电梯下来。

  我总感觉今天欧阳玉清会碰到麻烦,心里告诉自己,不能让欧阳老师受欺负。

  几分钟后电梯下来,杨毅云进去,按下了十三层的按键。

  来到十三层,左右一看长长的走廊空荡荡的,没有看到欧阳玉清的身影。

  不过,这一点对难不倒杨毅云,他的听觉在三百米之内听到任何的声音。

  下一刻,他听到了欧阳玉清的声音,似乎在争吵。

  “你休想,我和你已经离婚,房子我也给了你,当初说好的孩子归我,房子归你,你要钱我也给你了,我的十多万积蓄都被你在这两年榨压干净,现在你还十万?王明你要不要脸了?”欧阳玉清的声音很激动。

  “嘿嘿,反正我咨询过律师,打官司我有七成把握将孩子从你手中夺过来,十万块就问你给不给?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今后我不会在向你要一分钱,孩子我也不打注意。”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进了杨毅云的耳中。

  现在杨毅云明白了,原来是欧阳玉清的前夫,而且听起来两人已经离婚两年多,但是在房子和孩子的选择上欧阳玉清选择了孩子。

  而她的前夫听起来就是一个人渣,离婚了还总拿孩子来要挟欧阳玉清跟她榨压钱,世上居然有这等人渣男人。

  杨毅云找到了房门后没有进去,就在门口听着,他想听听欧阳玉清会不会吃亏,如果欧阳玉清有事,他会第一时间冲进去。

  “王明你这种话我听了多少?两年来你从我手中拿走十多万,那一次不是输干净了再来要?这次我不会给你,孩子我也不会给你,打官司就打官司,我就不信法官会瞎了眼,将孩子判给一个赌徒?”欧阳玉清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

  “臭婊子,给脸不要脸是吧?告诉你今天你不给我钱,就别想在见到孩子,别忘了孩子现在在我手中,你特么耍横老子将孩子卖掉信不信?”

  听到叫王明男人的声音,杨毅云捏紧了拳头,怎么也没想到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无耻的人渣,为了钱居然连卖掉自己孩子的话都能说出来,简直就是不是人,是畜生。

  杨毅云捏紧了拳头继续听。

  半响之后欧阳玉清声音带着哭泣道:“王明你特么畜生,你将乐乐藏那里了还给我?否则我报警。”

  “嘿嘿,在法律上我是乐乐的亲生父亲,每个月都有探视权,你报警又怎样?行你报警吧,整好老子找个吃饭的地方,但是你就别想在见到乐乐了,哈哈!”王明的声音狂笑。

  杨毅云听在耳中替欧阳玉清心疼,碰上这么一个滚刀肉,她一个女人的确很无奈。

  而且孩子应该是欧阳玉清的死穴,王明正是拿捏着这一点,不断的从欧阳玉清的身上榨压钱。

  果然,只听到欧阳玉清哭泣了起来颤声道:“我一共能给你一万,也是我全部的身家,乐乐在哪你还给我?”

  “一万?不行最少五万。”王明威胁。

  “我只有一万,真没有了。”欧阳欧玉清声音中充满了无助。

  “嘿嘿,行一万先拿来,等以后在给我四万!”王明阴笑道。

  “给你,这是工资卡密码是八个零,告诉我乐乐在哪里?”欧阳玉清声音中充满担忧。

  “别急嘛,我都在赌场憋了好几天,先来伺候我一下,我再告诉你孩子在哪,嘿嘿~”王明猥琐而笑。

  “你……你畜生,休想!”欧阳玉清大怒。

  “想不想由不得你了,嘿嘿~”王明的声音无耻而笑。

  “你别过来,啊……”

  欧阳玉清的惊叫了起来。

  这时候杨毅云再也听不下去了,一脚踹在了房门上。

  “碰~”

  杨毅云一脚将房门踹开。

  视线中看到,一名瘦弱柴骨的男人,约年三十上下,已将撕烂了欧阳玉清的衣服,将她压倒在沙发上。

  此人应该就是欧阳玉清的前夫——王明,一个人渣。

  杨毅云进来的声音惊动了王明。

  “你……特么谁……”

  王明看着杨毅云咒骂,而杨毅云看到被他压倒在沙发的欧阳玉清脸上的清泪,压根就没有让王明后面的话骂出声。

  直接走上去狠狠一脚踹在了他身上。

  “啊~碰~”

  这一脚大力下,王明直接被杨毅云踹飞到墙角,顿时就晕死了过去,脑袋都磕破了,鲜血直流。

  “欧阳老师你没事?”杨毅云将欧阳玉清扶起。

  欧阳玉清看到冲进来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学生杨毅云微微一愣之际,听到了杨毅云充满关心的话语,心里压抑的心弦终于绷断,没有多想就将杨毅云抱住放声大哭,哭声中充满了委屈和无奈……

  这两年中她都快被王明弄崩溃了,只是每次都因为孩子而坚持了下来,碰上王明这等无赖,她是毫无办法,压抑了太久,此刻杨毅云的关心就是一个宣泄口。

  几分钟后,欧阳玉清感觉心里好受了许多,思绪也慢慢平静,发现她抱着自己学生的胸膛,顿时有些不好意的松开。

  然而,杨毅云在这一刻却是一阵口干舌燥,他看到了欧阳玉清被王明撕破的衣服,瞬间面红耳赤~

  情不自禁的咽下一口吐沫,连忙将眼睛移开,顺手将自己外套脱下来给欧阳玉清披上。

  这时候欧阳玉清也发现了自己被撕破的衣服,刚才被杨毅云看到了,顿时脸色一红,将杨毅云的衣服披上后,低声说了一声:“谢谢~”

  一转眼她看到了墙角双眼紧闭,头上流血一副生死不知的王明,欧阳玉清脸色大变,但随即她深吸一口气,脸色惨白道:“杨毅云你快走,出去碰到任何人就说没有来过这里,快走~”

  杨毅云一愣后,反应过来后说道:“欧阳老师别但心,这个人渣没有死,只是昏迷了过去。”对自己下手的轻重杨毅云很清楚,知道王明只是晕死过去而已。

  说完后,直接走道王明身边,抬起手掌,对着王明就是啪啪两击响亮的耳光,边打嘴里咒骂:“人渣人渣~”

  两耳光下去,王明一张脸肿胀成了猪头,牙齿都被杨毅云打碎了几颗。

  “啊~”在惨痛中王明醒了过来。

第14章 间接杀人

  看着王明,杨毅云一脸的冷意,对这等人渣,如果没有法律的约束,他会一拳打死他。

  一个对前妻不断榨压靠女人过活的人,不是男人,更气的是狗嘴里能吐出卖掉亲身女儿这等混帐话的人,就是牲口。

  王明是一个赌徒,赌博的人杨毅云见过,有些赌徒虽然嗜赌如命,但却一言九鼎,有自己的底线原则,而王明这等人完全一样没有了底线原则,就是个十足的人渣。

  杨毅云盯着王明看了一下,又发现一个问题,从他的面色上看,这个人渣还在吸毒,难怪会瘦如柴骨,又是赌又是毒,这种人完全已经没救了。

  欧阳玉清如果和他不切断关系,保不齐那天就会被王明给害死,甚至他卖女儿的事情真能干出来。

  赌瘾和毒瘾加在一起,他完全没有了意志力,可以想象那天等他没有钱赌毒的时候,什么事做不出来?

  到时候欧阳玉清可就是危险了,这是杨毅云不愿意看到的。

  就在杨毅云打完王明后,脑海中思虑之际,王明反应过来,看到杨毅云年岁不大,并没有害怕,反而咒骂道:“你是那里来的奸夫?敢打老子,我特么让你生不如死。”

  说话中王明拿出了手机,一边看了欧阳玉清一眼,阴狠咒骂:“臭婊子,怪不得当初要和我离婚,原来是养了小白脸,你们这对奸夫淫妇,给老子等着,老子弄死你们。”

  他开始拨打电话,一副要找人收拾杨毅云的样子,这等人别的本事没有,认识三教九流的人是最多的,所以杨毅云丝毫不怀疑,他会喊来江湖人。

  且不说杨毅云怕不怕,在眼皮子底下岂能让他如愿?

  听到王明充满怨恨的咒骂,杨毅云眼睛一眯,这一刻心中杀机大盛。

  虽然不能明目张胆的杀人,但是身为散仙传人,要收拾一个普通人渣,他脑海中的办法有上千种,尤其是现在杨毅云还修炼到了炼气期一层,体内有了一缕真气的情况下。

  一把将王明手中的手机夺过来,当着他的面用力一捏,手机就成了粉碎,然后杨毅云眯起眼道:“看来你是没有认清形势啊?既然如此我让你清醒清醒清醒,长长记性。”

  此刻王明感觉到了不对,当即起身向着杨毅云一拳打来,他想先下手为强。

  可惜,他面对的是杨毅云,是散仙的传人。

  更何况一个常年吸毒的人身体都被掏空了,能有几分力气?就是杨毅云站着不动让他打,王明也是打不疼杨毅云的。

  冷哼一声杨毅云伸手就将王明的手腕抓在了手中,一用力“咔嚓”。

  “啊~”王明发出了一声惨叫,脸色都蜡黄了起来,全身一软瘫软坐在了地上哀嚎。

  也就在抓中王明手腕的时候,杨毅云将一丝真气渡入了他身体,封闭了他经脉,这样做的后果,杨毅云清楚,王明以后只会疾病缠身,经脉不顺畅,他只能等死。

  用真气杀人,杀人于无形,不会当即死亡,但也就是一个结果。

  当然杨毅云仅仅是封住了王明经脉,没有杀他,却也能算是间接杀人。

  给王明如此的要命的惩戒,杨毅云不后悔,心里也没有觉得有罪恶感。

  这个世界消失一个王明,就是少一个祸害,但却能救回欧阳玉清和她孩子两条命,杨毅云觉得这很划算。

  不知不觉中,杨毅云发现,自从碰到师父云天邪获得了乾坤壶和修真传承后,他的心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以前的他话少孤僻,现在的他自信十足,心境广阔,遇事淡然。

  封闭王明的经脉,意味着什么,杨毅云很清楚,等于间接弄死他,但是他心里很淡然,这就是最大的变化。

  地上的王明抱着一胳膊惨叫,杨毅云没有丝毫的怜悯,面无表情的问道:“欧阳老师的孩子在哪?我只问你一边,最好回答我。”

  “回答尼玛,有种弄死我。”王明吸着冷气咒骂。

  “咔嚓~”

  杨毅云直接一脚踩在了王明腿上,将他的腿给踩骨折。

  “啊~”王明杀猪一般的惨叫,看了一眼杨毅云冷漠的眼神,王明忍不住打寒战。

  “别以为我不敢弄死你,说?不然踩爆你蛋蛋!”杨毅云一声怒吼,让王明浑身一颤,他害怕了~

  见过狠人,没见过这么恨的还特么是一个学生?

  一旁的欧阳玉清彻底看呆了,她同样被杨毅云的狠辣吓到了,心里想道:“这还是我的学生么?还是上大一时那个连班会活动都很少参加沉默寡言孤僻的杨毅云么?”

  欧阳玉清一时间愣住。

  反应过来后,生怕杨毅云忍不住弄死王明,便要上前阻止,她可不希望杨毅云为了她而毁掉一生,在感动的同时,也心惊胆战。

  就在欧阳玉清要出声的时候,被杨毅云彻底震住的王明开口求饶:“别……别打了,我说,孩子在我小姨家。”

  杨毅云转过头对着欧阳玉清道:“欧阳老师他小姨你认识么?打电话我问问?”

  本来要出声阻止杨毅云的欧阳玉清,听到了孩子的消息,连忙点头:“认识,我现在就问问。”

  看到了杨毅云停手她也放心了下来,拿出手机赶紧打电话,电话通了后,果然孩子在王明小姨家。

  杨毅云听到欧阳玉清和一个老人还有孩子说了话,看上去欧阳玉清和王明小姨关系不错,并没有因为两人离婚而成陌路人,电话中的王明小姨问了情况后,还叹息致歉,告诉欧阳玉清孩子很好,让她别担心。

  挂上电话,欧阳玉清看了地上的王明一眼,又看向杨毅云。

  杨毅云知道她在想怎么处理王明的事情,想了想道:“欧阳老师报警吧~让警方来处理,他以后也别想在要挟你了。”

  当杨毅云话说完后,地上的王明脸色大变,看向欧阳玉清哀求了起来:“玉清别报警,我保证以后不会在找你,真的我保证,这位兄弟放过我这一次,求求你们了……”

  “哼~”

  杨毅云直接一脚踢在他后脑,让王明晕过去了,他怕欧阳玉清会心软,眼下将王明交给警方是最好的选择。

  也明白王明突然害怕报警的原因,他是君子,要是报警被警方查出来他吸毒,可就真完蛋,所以哀求了起来,但是杨毅云没给他机会。

  “他……?”欧阳玉清看着地上的王明出声。

  “放心我只是将他打晕,为这种人渣我杀人,才不会那么傻,刚才就是吓唬他一下。”杨毅云解释。

  欧阳玉清点点头看了一眼晕过去的王明一脸的厌恶憎恨,拨通了报警电话。

  挂上电话后,欧阳玉清的脸上总算是舒展了起来,看着杨毅云:“谢谢你了~对了你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这时候欧阳玉清才一脸古怪的问杨毅云。

  而杨毅云也说了实话,在课堂的学生怎么也不可能出现这里救人是巧合。

  “欧阳老师,你在走廊打电话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了你和这个人渣的通话,我担心你出事就悄悄跟来了,希望你别见怪,我不是故意跟踪你,这几年你对我帮助太多了,我只是想报答你。”杨毅云的话半真半假。

  而欧阳玉清眼神中闪过了感动,叹息道:“怎么会怪你,今天要不是你出现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谢谢!”

  在等候警察到来的时间,欧阳玉清对杨毅云讲述了她一段不幸的婚姻遭遇,她也是压抑的太久,而且对杨毅云是莫名的信任,什么都讲了!

  听完欧阳玉清的讲述,杨毅云才知道,她和王明的婚姻其实是家里介绍认识的,四年前欧阳玉清读研毕业,家里母亲和王明的妈妈认识,一个着急女儿嫁出去,一个着急儿子结婚。

  当时王明家是做生意的,算是富翁之家,而欧阳玉清的母亲也看中了王家的家世,双方安排见面后,王明被欧阳玉清的美貌倾倒,欧阳玉清也是母亲的压力,加上王明后来疯狂的追求便同意了。

  很快两人结婚,欧阳玉清有了身孕,没多久王家生意破产,王明又是一个纨绔,吃喝嫖赌样样精通,这等花花公子对欧阳玉清的新鲜感过后,便不再理会她,还当着欧阳玉清的面带别的女人回家。

  王家生意失利,加上王明赌博,输掉了所有的财产,越发的暴躁……孩子出生后欧阳玉清就和王明离婚。

  王明的赌博也气死了他父母,没有钱财来源,便将注意打到了前妻欧阳玉清身上,经常以孩子要挟欧阳玉清,离婚两年时间内,一次比一次过分的要钱。

  今天这是最严中的一次,王明将孩子都偷偷接走来要挟要钱。

  两人说完话,警察也到来,去了派出所做了笔录后,杨毅云陪着欧阳玉清去接孩子。

  至于王明的下场已经注定,他被查出了吸毒,而且还引出了一条贩毒产业链,就算没有杨毅云出手封他经脉,下半辈子也要在大牢渡过了。

  王明的小姨家在郊区,上楼接孩子杨毅云没上去,在楼下等着,没几分钟欧阳玉清就出来了。

  怀里抱着一个三岁小女孩,都已经睡着。

  杨毅云拦车后送欧阳玉清母女回去,到了小区门口,杨毅云本来要回去的,可是却下起了雨,只好下车帮欧阳玉清将孩子抱回去。

  欧阳玉清抱着睡着的孩子一路,也胳膊酸,没有拒绝。

  一百多米的距离,两人小跑过去的时候衣服已经被雨水湿透,尤其是杨毅云为了不让孩子淋雨,弯着腰走路,全身连裤子都湿透。

  到了欧阳玉清家里,她将孩子抱进了卧室,几分钟后当她再出来时,杨毅云却看呆了,而且也没想到欧阳玉清对他说出了一句让他心跳加快的话。

相关文章:

他用手摸到我喷潮:啊英语老师的胸好软

公车在她男友旁进入她 受不了轻点捏揉湿汁液

同桌手在我的裤子里,公司的惩戒sp

庄主攻教主受/中国床上色60分钟大全

尽根没入体内填满卡住bl_几个农民工一起弄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