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用身体给我取精|被两个摄影师拍照玩弄

2022-05-14 15:02 · 新商盟

衬得消瘦的小脸越发苍白。她站在被告席上,面无表情的一一反驳过那些居心叵测的亲人,直到法官宣布带证人顾南生出庭。

她沉寂的眼眸中终于有了一丝波澜。

“顾南生先生,请问你和余红豆小姐是什么关系?是否如他所说,你们是相恋多年的情侣?公司是她请你代为管理的?”

“不是。我和她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她只是我众多追求者当中的一个,一直对我死缠烂打,令我不胜其烦。”

“至于公司,是她自己无力管理,心甘情愿抵押给我的。有合同白纸黑字为证……”

剪裁精良的手工西装包裹着完美的身材,他坐在那里,冷漠的脸上带着睥睨天下的矜骄。

从进门到现在,他没看过她一眼。

“顾南生,你的心,怎么可以这么狠?”泪水早已经哭干,余红豆盯着那张颠倒众生的脸,眼底蔓延着无尽的绝望。

轻飘飘的几句话,就把他们那些温暖甜蜜的过往抹杀得一干二净。

也对,从一开始,他就在骗她。他给她的原本就是梦幻泡影。只恨自己清醒得太迟、太迟……

即便是在前一刻,她对他仍怀着一丝希冀……

他的冷漠、他的强势,犹如利剑刺穿她的心,“好好好,我认罪,我认罪!”

按在桌上的手紧紧抠住边沿,才能勉强支撑着身体不倒下去。

“是我,是我有眼无珠,是我出卖公司,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她望着高高在上的法官,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再不想看他一眼。

任由他再说下去,不过是把原本就鲜血淋淋的伤口,撕给更多人看。

她是高高在上的余家大小姐,从未遇到过真正的失败。可遇到顾南生,短短几句话便击溃她所有的骄傲和自信……

就这样吧!判刑入狱,从此再不相见!

苍白的脸颊应为愤怒而泛着绯红,垂下的发丝凌乱而颓然。相识三年,这是顾南生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失态。眉头几不可闻的微蹙,旋即又舒展开。

这样也好,她是余正华的女儿,父债女偿,天经地义。

走出法庭,错身而过的瞬间,余红豆低垂着眉眼凄然道,“顾南生,我们从此,两清了。”

言罢,她昂着头迅速的走过,步伐虚浮又决绝。

“两清了?”顾南生看着她纤瘦却挺得笔直的背脊,险些一步踏空。

*

监狱。

一个五大三粗的女囚,握着磨尖的牙刷将余红豆逼到厕所一角,“整天冷着张脸装逼给谁看?真当你还是余家大小姐?”

“我是谁,跟你没关系!”余红豆靠着墙,冷冷的看她。

她的性格很好,从来不与人结怨。即便不像以前那么爱笑,也不至于在这里得罪人。可这个女人三番四次的针对她,明显是受人指使。

“你的刑期只剩半年,若是伤了我,对你没有半点好处。”余红豆提高声音周旋,希望引来其他人关注。

“出去又能怎么样?没有钱也是死路一条。”女囚摩挲着牙刷上得锋利,玩味的一笑,“但杀了你,我就能得到一大笔钱,足够我出去以后风风光光的过下半辈子。”

果然是买凶杀人!

余红豆拢在身侧的手一紧,“是谁?”

“你下去问阎罗王吧!”女囚大吼一声,举起牙刷就扑了过来。

她的力气很大,厕所的地形又狭窄。但余红豆学过跆拳道傍身,即便是在最近身体虚得厉害,也能勉强不让她伤害到自己。

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人声,感觉到她体力渐渐不支,女囚趁机给她的心伤上撒了一把盐,“贱人,顾南生都不要你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害死自己老爸,弄得众叛亲离,就让我送你去一家团聚吧!”

顾南生?又是顾南生!

果然,夺走公司不够,害死父亲不够,送她入狱也不够!他要她死!要她从神坛跌落,死在臭气冲天的腌臜地方!

脸上重重的挨了两拳,锋利的牙刷插进胸口,眼前却还浮现着那张冷酷绝情的脸。

“顾南生,你看!到这个时候,我还忘不了你啊!”余红豆勾着嘴角凄绝的一笑,“大概只有死,才能忘了吧!”

她颓然的闭上眼睛,紧握的拳头倏然一松……

第4章 意外

黄泉路那么长,怎么走都走不到头。

余红豆焦躁的睁开眼,入目的是一片惨白。

空气里弥漫着让人安心的消毒水味道,可她却感觉不到一丝喜悦。

她为什么还活着?她这样的罪人,难道不该下地狱吗?

“你运气很好,要不是狱警来得及时,你恐怕就醒不过来了。”医生温和的声音拉回她的思绪,“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想开点。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就算为了孩子,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孩子?什么孩子?”余红豆错愕的看了医生一眼,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小腹,“你是说,我怀孕了?”

“是的,已经六周了。”看她面色惊恐,医生好心安慰道,“你别担心,孩子很健康。”

他害她家破人亡,她却怀了他的孩子,和其讽刺!

“不、我不要这个孩子。”余红豆激动的拉着医生的手,果决得一如那日在庭上认罪,“请你帮我手术,拿掉。”

她的伤口未愈,一动就扯得全身都疼,终究只能无力的躺在床上。

“你现在这种状况,确实不太适宜要孩子。但他既然来了,难道这不是一种缘分吗?”

“不管发生什么事,孩子都是无辜的。你若是不想要,当初就该做好准备,而不是等到现在,不是吗?”

医生温柔的宽慰如涓涓细流蜿蜒进心底,滋润着余红豆那颗千疮百孔的心。她曾是无比幸福的期待着能孕育他们共同的孩子。现在,没有他,她还有孩子。

从此母子相依为命,她在这世上将再不是孤独的一个人。

一抬手,她才惊觉自己早已经泪流满面。

等到伤愈出院,余红豆的肚子已经显怀。她没有被送回牢房,而是直接带到监狱门口。

“恭喜减刑出狱,出了门就别再回头。”

狱警“砰”的关上大门,余红豆好一会儿都没回过神。

难道是顾南生?

不、不可能。他亲手送她入狱,还不惜买凶杀她,又怎么可能会帮她?

“红豆。”心酸又欣喜的声音拉回她的思绪,转瞬她就落入一个宽厚的怀抱,“延宗哥哥来接你了。”

得知余家出事的消息,周延宗已经第一时间处理好手上的事情,从国外赶回来。他花了很大一笔钱,才把她从里面弄出来。

可看到心爱的女孩变得面黄肌瘦,憔悴不堪,他还是心如刀割,“对不起,延宗哥哥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多年不见,他已经褪去少年青涩的模样,眉宇间多了成熟和稳重。

余红豆眼中的泪强忍着也决了堤,“不、一点都不晚。谢谢你,谢谢你还记得我。”

她不想孩子出生在监狱里,幸好他来了。

“延宗哥哥,将来我一定会把钱还给你。”上了车,余红豆的情绪才彻底稳定下来,“谢谢你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为我雪中送炭。”

“傻丫头,钱财不过是身外物,我只要你好好的。”周延宗浅笑着摸摸她的头,“现在,想去哪儿?”

回家?回公司?

无数个念头在红豆脑海中闪过,却又被她一一否定。

家破人亡,她早已经无处可去。

“你带我离开这里吧,越远越好!”

第5章 失踪

瓢泼的大雨说来就来,从早上九点到中午十二点,顾南生在监狱门口足足等了三个小时也没看到余红豆出来。

他从未留意过她的监狱里的任何情况,却不知怎的将她出狱的日子刻进了脑海里。

他很有耐性的等着,直到助理按捺不住。

“顾总,下午的会不能再推,我去问一下到底什么情况。”不等顾南生回答,他已经拿着伞冲进雨幕中。

不过几分钟就折了回来,“顾总,余小姐获得减刑,三个月前已经出狱了。”

漫长的三个小时变得如此可笑,顾南生的脸霎时间阴云密布,车内的温度仿佛结了冰。

“减刑?”

“是的。”

“查!”

冰冷的一个字,带着不容置喙的肃杀之气。

她口口声声说爱他,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谁给她的胆子?

能做顾南生的特助,助理的本事也是通天。可他查来查去都查不到任何余红豆的消息,仿佛从跨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一群废物。”

环球集团的总裁办公室,一无所获的顾南生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随时随地游走在吃人的边缘。

他拿起车钥匙,转身将车子开到城郊。

他的网络科技公司在这里,公司里有最厉害的黑客。

“侵入交通摄像头,启动人脸识别,找到她。”他将手机放在桌上,打开的相册里全是她的照片。

不到一个小时,电脑就比对出结果。

“没有具体的落脚地,只能看到她最后一次出现,是跟这个男人在一起。”

最后一帧画面,已经是三个月前。

她坐在车里,手上拿着一个小孩子的玩具,对着开车的男人,笑得沁甜。

“周延宗,我的女人你也敢碰!”狠狠一拳砸在桌上,顾南生猩红的眸子里泛着嗜血的冷意。

周一到周五,周氏集团的股票连续五个跌停板,市值缩水近十亿。

周延宗怒气冲冲的冲进顾南生办公室,“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试图救市,但砸进去的钱犹如泥牛入海,连一丝波澜都没有变消失不见。

而顾南生手下的人,更像虫子一般无孔不入,连周氏旗下那些子公司上下几百万的小单子都照抢不误。

若不是四面楚歌,他绝不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结果,早在预料之中。

顾南生慵懒的靠在老板椅上,冰冷的眼眸中带着君临天下的笃定,“交出余红豆,我放你一条生路。”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逆天高手在都市主角萧阳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五十岁睡小伙子*自罚越疼越好

女朋友高潮脚乱动/让娇妻做了一回妓女

折磨鞭打囊袋&极限扩限扩宫小说

让人流水的小黄文1000字_腰一挺无情的贯穿了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