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心缇陆景渊 当幸福来敲门 在线阅读

2022-05-14 14:23 · 新商盟

007 当我情人怎么样

“哦,自杀谢罪?”

温心缇挑起眉,笑道:“那么请问她死了没有?如果死了,我就原谅她!”

“你……”苏洛泽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你心肠怎么能这么恶毒?”

“我恶毒?”温心缇心仿佛被刀捅了一下,浑身都在哆嗦:“呵,我再恶毒,也比不上周筱薇那个贱人。”

当年刚进入大学,她和周筱薇、还有另外一个女生被分配到一个宿舍。

她是千金小姐出生,加上人长得美,性格活泼外向,周身围绕着不少优秀富家子弟。

周筱薇是乡下来的,性格内向,特别喜欢粘着她。

当时她还为自己有这么个知心闺蜜,而开心。

可后来她才知道,这所谓的闺蜜,不过是为了傍上大款,抢她男友,才特意接近她。

“够了,温心缇。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因为你的关系,筱薇这一年来一直在躲我。我知道你对她怀恨在心,可她却从没忘过你……”

听着苏洛泽又护着周筱薇那贱人,温心缇本就压抑的情绪,达到了临界点,直接爆发了:“你也够了,苏洛泽。我回来,也不是来听你解释你跟周筱薇怎么怎么样,你们的事,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从我们分手的那一刻起,我们就陌生人。你以后见到我,最好装作不认识我,我再也不想跟你有什么瓜葛。”

说完这话,温心缇决绝的转身。

一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却足够让她将他从心里驱逐出去。

她从来都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没那么矫情。

苏洛泽见她这态度,顿时就怒了:“温心缇,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可嚣张的?在温家,你没有半点地位,含着金汤匙的娇娇女,沦为弃女,还一副自视清高的模样。像你这样的女人,就是矫情。整天说如何如何爱我,却连我一个错误都不能原谅。在我看来,你也没多爱我,不过是想借由我去摆脱你继母吧?”

听到这无耻的话,温心缇都气笑了:“是,没错!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想借由你来摆脱我的家庭,如果你不提醒我,我还忘了你有这么点利用的价值。”

“温心缇,你找死?”

苏洛泽面色狰狞了起来,双手狠狠掐着温心缇的下巴。

温心缇毫不畏惧的狠狠拍掉他的手,声音如同铺了一层寒霜,道:“苏洛泽,你以为你在干什么?你还真把自己当作我的什么人,在这教训我?”

苏洛泽面色扭曲的瞪着温心缇:“我当初怎么会看上你!跟筱薇比起来,你连她一根脚趾都比不上。你这样的女人,也就配给他提鞋!”

极尽残忍与羞辱的话语,仿佛尖锐的利刃,一刀一刀凌迟温心缇的心。

可她却恍若未觉,笑道:“同感,当初看上你,是我瞎了眼,你这种货色,我随便找,都能比你强。”

“你再说一次试试?”

苏洛泽咬牙切齿的扯了她一把。

温心缇也没料这厮会动手,原本揣在怀里的妈妈的牌位啪的一下掉到地上。

酒店大堂来来往往,不少客人,方才有的已经被这边的争吵吸引了视线,看到有东西掉到地上,纷纷去看……

“呀,那是什么?”

“好像是死人的牌位?”

“不会吧,怎么会有人随人携带这种东西?”

窃窃私语的议论,在周围扩散而开,温心缇面色微变的将牌位捡起来,仔细的检查,生怕摔坏了。

苏洛泽在旁边一脸怪异的说:“温心缇,你是不是有病,带这东西也不嫌晦气?”

温心缇双眼猩红的盯着他,充满仇恨。

苏洛泽嗤笑一声:“看来,你是真被你爸扫地出门了,连一个牌位都不被容忍。要不这样……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我给你们安个家,然后,你来当我的情人,怎么样?”

不堪入耳的话,让温心缇整个胸腔被滔天怒火充斥,二话不说,抬起手,狠狠朝他脸上煽了一巴掌过去。

“滚,人渣!”

她暴怒的呵斥,浑身气得发颤。

也是这时,酒店经理——赵文忠忽然领着两个保安,走了过来。

赵文忠是接到告知,有人带着死人的牌位来酒店。

这开门做生意的,被人带了死人牌位进来,也太晦气了。

他原本还有些不信,可当他看清温心缇手中抱的的确是牌位,脸色就变了:“这位小姐,很抱歉,可不可以请您把这东西带出去?如果我在这里冒犯了您,还请见谅,只是,我们酒店还有许多客人入住,这会引起客人的情绪……着实有些不妥。”

温心缇也知道不妥。

可她现在没地方可去,把妈妈牌位放在温家,说不定会被拿去当柴烧,她不愿意妈妈死了还受那种委屈……

“小姐,请您别让我为难,不然,我也只能请人赶你出去了。”

赵文忠一脸为难的劝道。

苏洛泽选择在一侧冷眼旁观,至于围观的群众,更是一脸嫌弃。

谁也不愿意跟一个死人住一家酒店,谁知道半夜说不会做噩梦?

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人发现,酒店门口,突然走进来一位男子。

一袭黑色西装包裹着完美的身躯,浑身透着中世纪贵族公子般的高贵气息,近乎妖孽的俊美容颜,精致如雕刻一般,漆黑双眸,深邃如渊,眼神极其锐利。

男人实在太过出色,任何词汇都无法去形容,所过之处,引起了阵阵低呼,一些抵抗力较低的女生,看了一眼,就仿佛丢了魂儿似的。

对于这些,温心缇完全没发现,她只是抱紧妈妈的牌位,转身要走。

刚走了两步,一道低沉得如同大提琴音律的嗓音,忽然穿过人群:“谁说她不能带着牌位入住酒店的?”

008 他怎么能吻她

众人闻声望去,看到男子踏着沉稳的步伐而来。

他长得极帅,气度非凡,再加上一身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一下就震住了全场。

“他是谁?”

“不知道,看起来不是一般人物。”

“他跟那女人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护着她?”

众说纷纭间,男人一步一步走到温心缇面前,站定。

颀长的身影,将她娇小的身躯都笼罩了进去,浓烈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朝她直面扑来。

他眯了眯眼,神情略带不悦:“我的女人,住我开的酒店,何时需要经过别人的同意?”

温心缇无比惊愕的望着他。

她完全没料到会在这遇见陆景渊。

更不明白他为何要胡言乱语。

她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女人?

怔然间,赵文忠突然上前一步,战战兢兢的看着陆景渊问:“三……三少,您刚刚说,这位小姐……是您的……女人?”

陆景渊没吭声,修长有力的臂膀,却搂过温心缇的腰肢,以一种宣示主权的强势姿态,宣告了所有人,她是他什么人!

“对不起,三少,刚才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这位小姐,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

赵文忠冷汗涔涔的道歉。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子,竟有如此大的来头。

围观的群众见这经理前后态度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也是一脸懵圈,全都惊疑不定的看着温心缇和陆景渊,纷纷猜测这是什么来头,居然能让世纪酒店的经理,恭敬的点头哈腰?

苏洛泽在一侧,更是神色难辨。

特别是看到那男人亲昵的搂着温心缇,眼里更是烧起了熊熊怒火,活像温心缇背着他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温心缇的心情,也是各种凌乱。

她跟眼前的男人,也不过见了两次面,而且还起了冲突,要说是他的女人,还不如说是他的仇人。

她甚至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温心缇下意识的想挣脱,可男人的手臂却稳固如山,丝毫挣脱不开,末了甚至还给了她一记淡淡的警告眼神。

温心缇心一沉,意识到自己可能惹上了不得了的麻烦。

这男人……该不会是来找自己算账的吧?

念头一出,就听男人附耳在她耳边道:“给我老实点,否则就真要被丢出了。”

一句话,证实了她的猜想。

这厮不仅行为恶劣,还非常小肚鸡肠,不就被撞了一下吗,又不会少块肉。

心里暗暗腹诽着,不过她没再挣扎。

她没忘记苏洛泽那渣男还在,还用一种愤怒的眼神看她。

温心缇觉得好笑。

实在不知道他究竟哪来的脸,这样认为的?

不过如果这样能让他不痛快,她完全不介意将戏演的深一点。

想到这,温心缇索性往陆景渊怀里钻,还娇嗔的捶了他胸口一下:“都怪你,到现在才来。你都不知道,刚才有只讨厌的臭苍蝇,一直缠着我,还说我只配找一个给他提鞋的男人。”

冷不防的见温心缇变了个人似的,依偎在自己胸口,陆景渊怔了片刻,眯起眼睛,深深看了她一眼。

这丫头……还真会颠倒黑白。

她以为他没听到原话吗?

不过,既然她要这么演,那他也不介意顺着他。

“那你觉得,我看起来像给人提鞋的吗?”

他倾身,在她耳边,低声的问。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暧昧姿势,温心缇有些不自在,双手抵在他胸膛,干笑道:“怎么会?你这么高贵,这么帅气,要提也是他给你提。不过,我觉得他不配给你提鞋!”

“我也这么觉得,不是谁都有资格给我提鞋的!”

目光扫了脸色阴沉的苏洛泽一眼,陆景渊低笑一声,在温心缇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忽然吻了她一下。

这吻并不热烈,也不深,一触即分,可是温心缇脑瓜子却木了,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他……怎么能吻她?

这混蛋……

温心缇回过神来,又羞又怒。

实在很想一脚踹过去,可她不能。

要真踹过去,两人演戏就彻底穿帮了。

更何况,这次是自己主动贴上去的……

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温心缇欲哭无泪的看着陆景渊道:“我累了,想回去休息。”

“好,那咱就回。”

说完,他扶着她的腰,强制性的往电梯方向走。临走前,对着还站在一旁的赵文忠道:“今天的事就不追究你了,好好安抚一下客人,不管用什么方法。”

“是,三少。”

赵文忠如获大赦的说道。

事情落下帷幕,围观的群众也散了开去,至于温心缇,被陆景渊带上电梯后,就羞恼的问道:“你刚才为什么要那么做?”

“我做了什么?”

陆景渊淡淡瞥她一眼,略有些玩世不恭的道。

温心缇气急败坏的瞪着他:“你还装!”

“哦,你是说,那个吻啊?”

陆景渊一副才想起来的欠扁样,目光玩味的道:“作为你拉我做戏的报酬,我这人,从不做吃亏的买卖。”

温心缇一口气噎在喉咙口,上不去也下不来。

她真是太愚蠢了。

早就知道这男人气死人不偿命,当时怎么就脑抽,想借由他去打苏洛泽的脸?

见温心缇一副恨不得自杀的表情,陆景渊更是生出逗弄她的心思。

“怎么,是不是觉得感觉不错,想再回味一下?”

电梯内的空间很小,他一步一步的逼近,不一会儿就把温心缇逼到了角落。

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靠得有些近,他身上那股好闻的香水味钻进鼻息,刺得她整个人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你想干嘛?”

她一脸紧张的看着他,满脸防备。

陆景渊笑道:“想!”

温心缇双颊一热:“臭流氓!”

“流氓?”陆景渊凤目眯了起来,眸底闪烁着危险的幽光:“这就流氓了?我在床上,才是真正的流氓,要不要试试?”

“你……你下流!”

温心缇脸颊发烫,像充了血一般。

这男人,怎能如此不害臊的说出这种话?

相关文章:

男人趴在美女身上亲胸(强奷系列小说在线阅读)

灌水 拳头朝她小腹 打 憋尿,训诫文被跪姿势不敢动

男主皇帝用铁链把女主囚禁;肉多会议室

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跪跨间尿液吞咽主人

《抱定金主:爹地快来娶妈咪》最新章节: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