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_办公室强制道具调教h

2022-05-14 08:14 · 新商盟

此刻的秋姨,正倚靠在沙发边,套着一卷白筒丝袜,那条嫩白大长腿微微曲着,透着无限诱惑力,恰在这时,窗外有微风拂过,一缕午后阳光悄咪咪投射进来,照耀在秋姨那乌黑秀发上,泛着点点泽光,如同西方雅典娜女神那般明艳动人。

这一瞬间,我竟然有些看痴了,虽然秋姨今年三十五岁了,但她皮肤保养的很好,看上去就像二十四五岁小姑娘似的,而且在无形间还有成熟女人的魅惑力。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直到现在为止,秋姨都没有意中人,甚至连恋爱都没有谈过,更别说去做一些更为深入的事情了。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宁缺毋滥,不遇到生命中真正的有缘人,她是不可能妥协在现实面前的,尽管她的年龄一年比一年增长,可她却依旧充满少女心。

在经过短暂愣神后,我还是走了进去,在关门的同时说道:“秋姨,我回来了。”

“小浩,这么快就回来了?”转头看到我的时候,秋姨明显有些意外,同一时间,她快速套上那卷白丝袜,还用手指头弹了几下。

当然,她并不是避嫌,毕竟同一个屋檐下住着,有些东西是不可避免的,而且相对来说,秋姨也不是一个特别保守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是她对我的一份信任。

“嗯对,今天功课比较少,所以回来的早。”说完这句话,我去饮水机边倒了一杯水,一咕噜灌下去后,明显感觉小腹空空的,如果有美食就再好不过了。

“走吧小浩,我猜你现在一定挺饿的,秋姨带你去外头吃大餐,保管让你满意。”似乎看出了我的意图,秋姨直接拉住我的手走到门口,换上高跟鞋后,立马带我下了楼。

很快,我坐在了她那辆红色马自达的副驾驶上,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我的耳边也响起了呼呼风声,在摇上车窗的同时我偷偷瞄了秋姨一眼,发现她嘴角微撇,眉眼间都带着笑意,似乎挺高兴的。

“秋姨,我看你心情挺好的啊,是有什么好事吗?”摇好车窗后,我直了直身子问道。

“当然。”笑了笑,秋姨神神秘秘道,“如果秋姨告诉你,我待会就要去相亲了,你信不信?”

“相亲?”一愣,我道,“那感情是带我去做电灯泡啊?”

“当然不是啦,待会去了你就知道了。”还是神神秘秘,秋姨嘴角笑意更浓了。

“那行,我还挺期待的,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能入秋姨你的眼。”

虽然表面这么说着,但我心头还是莫名一疼,脑海稀里糊涂浮现秋姨和一个男人被占有的画面,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一切都是油然而生,情不自禁。

当然,表面我还是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时不时的追问了几句。

原来,秋姨口中所谓的相亲对象,是她的一个大学同学,名叫穆金森,据说是一个中美混血儿,那会和秋姨关系挺好的,甚至差点发展为那种超友谊的关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大四那一年,穆金森突然转学去了美国,成了一名留学生,一去就是十五年。

而今天,是他时隔十五年,第一次踏上故土的日子,也不知道他从什么渠道得知了秋姨的联系方式,总之,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秋姨是兴奋的,甚至第一时间准备前往机场迎接。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我们来到机场,在候车区等了一会,就远远瞧见出口处走来一男一女两人,那男的顶着一头金色毛发,穿着蓝色西装,戴着金表,浑身散发着一种贵族气息。

而他旁边那个女的顶着一头红色波浪卷,走路的时候胸前两股波澜颤动着,尽显玲珑曲线。

根据秋姨的貌似,那个头顶金色毛发的男人就是穆森了,可他旁边的这个女的又是谁?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对男女有猫腻,就是看向彼此的眼神不对劲,可秋姨好像被相逢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当即便迎了上去,同时说道:“金森,好久不见,这十五年你还好吧?”

“好,好好好,我这十五年可好的很,再看看伊秋你,比之前更漂亮了,也更成熟了,真是充满了东方女人韵味啊,这借用你们中国的一句古语,士别三日,可真当刮目相待!”目光在秋姨身上上下打量着,穆金森用着充满美式口音的英文感叹道。

“呵呵,金森,你可真会开玩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句话可不适合用在我身上,再说咱们都相隔十五年了,仔细想想,时间过的还真快啊!”这时的秋姨,明显有些兴奋,语气都略微颤抖着。

“来吧,咱们这么久不见,按照我们西方的礼仪,我还得给你行一个拥抱大礼呢!”说着,穆金森直接揽住秋姨的腰,拥抱了上去。

美人在怀,简直亲密的不行。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酸酸的,莫名间升起了一丝别的思绪,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一拳头捣在这家伙身上,将他和秋姨分开。

而且,我总感觉这家伙不怀好意,并没有表面上看着那么光鲜亮丽,指不定底下各种不干净的事情呢。

“秋姨,我饿了。”突然,我说道。

“别急小浩,秋姨马上带你去吃好吃的。”听到我的话,秋姨这才和金穆森分开,顺便介绍了我几句。

“你好张浩,我叫金穆森,以后多多指教。”在了解我的情况后,金穆森立马把手伸了出来,嘴角带着微笑,看上去还挺绅士的。

“你好。”虽然心里不爽,但表面我还是微笑着和金穆森握了握手,随后一行四人上了秋姨的马自达,中途,穆金森还介绍了一下他旁边的女伴。

这个红色波浪卷叫露丝,是他在美国的同事,这次和他一起来中国发展,所以两人才乘坐了同一个航班。

当然,穆金森表面是这样说,可实际上谁又知道呢?毕竟,直觉告诉我,这俩人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一路上我都在观察这俩人,看有没有什么猫腻,遗憾的是,穆金森一直在和秋姨叙旧,我一时间也看不出什么具体的东西。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秋姨来到市内的万达广场,带着我们进了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其实那会我挺饿的,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在上菜后立马就狼吞虎咽了起来。

较比我这边的急促,金穆森那边倒显得云淡风轻,还很有仪式感的在胸前系上了一条白色毛巾,包括他旁边的露丝,同样优雅的不行,甚至吃饭还不停换着叉子和汤勺之类的夹菜。

而且,我能清晰的感觉到,露丝似乎挺看不起我的,眉眼间时不时露出一丝不屑,大概,在她眼里看来,我就是一个小孩子,一个乡巴佬,不值一提。

倒是秋姨挺关心我的,时不时给我夹菜倒水,还嘱咐我慢点吃,也丝毫没有看不起我的意思。

但她心里越是这样,我就越是难受,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升起了一丝丝别样的情愫,特别是她的微笑,如同冬日里的暖阳,烙印在我心间,久久不能忘怀。

就是这么一个美好的人儿,我根本不忍心她落入别人的怀里,特别是像金穆森这种男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就在我心里头忍不住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眼光余光突然放在橱窗外的一道身影上,这是一个在我看来无比熟悉的人儿,戴着一个黑框眼镜,穿着一件黑白格子T恤衫,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左右,一本正经的模样。

但在他身边,却搂着一个穿着蓝色包臀短裙的妙龄女郎,露出两条嫩白大长腿,迈动途中吸引了周遭不少人的目光。

如果换在平时,可能我还会多欣赏上片刻,但此刻的我,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心思,因为这个男的,是陈州,柳馨儿,我班主任老师的正牌老公,他竟然出轨了....

相关文章:

足浴为什么先口吹后做/踩裆踹蛋故事

年轻的小痍子2中文 宝贝 年轻的老师1中字版 夹住

下贱的公共便器_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那木马竟然摇晃了起来_男朋友捂着憋尿的故事

跟儿子旅游没忍住.旅游回来累的句子睡觉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