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温心缇陆景渊最热甜宠小说推荐

2022-05-14 08:08 · 新商盟

011 裙子被扯破了

“小气,不就是顺路搭个车吗,还收车费。”温心缇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腹诽,可还是跟在了后面,没办法,这地段,这时间,不好打车。

念及还是会展重要,温心缇跟着男人的步伐往不远处的车走了过去……

在温心缇的深蓝色礼服虽然只及膝盖处,长长的鱼尾一般优美华丽的裙摆还是有些不受控制地拖到地上,在了路过会所减速带时,,裙摆下方就不小心勾在了减速带的钉子上。

温心缇很是郁闷的看着自己被勾住了的裙子,小心地弯下腰想解救自己的裙子。

陆景渊发现温心缇还没有跟上来只当她动作太慢,头也不回地就问道:“动作这么磨蹭?还不上车?”

听见男人的声音,看见自己还没弄下来的裙子,温心缇不禁脸色发窘……

“我裙子被勾住了,马上就好。”

这男人虽然要收钱,但好歹愿意搭自己一程,温心缇想着,于是便语气平和的回答了陆景渊的问题。

陆景渊正赶时间,看见温心缇小心翼翼的弄着裙子,心中有些着急,长腿两步就走到了温心缇面前,撩起她的裙摆准备帮她扯,温心缇看见男人的动作,唰的一下脸一下子便红了起来。

“谢谢!”温心缇还是柔色说道。

陆景渊只是随便一拉,便听见“呲啦”一声,温心缇的裙子被这样扯坏了

温心缇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脸顿时就怔住了……

陆景渊也没想到自己只是稍微一用力裙子就坏了,不过也没什么内疚感地看着她。

温心缇看着自己的被撕坏了的裙子,再看看时间,想着现在回去换已经来不及了。

看了看脸上毫无愧疚歉疚一脸坦然的陆景渊,温心缇有些愤愤然地钻上了他的车……

陆景渊看着温心缇就这样上了车,低沉的声音响起:“你就打算穿成这样过去吗?”

温心缇看着自己原本就只是及膝的裙子,现在已经被撕到大腿的地方了,身边还坐着个男人,脸有些微红。

这裙子明显不能再穿着去会展了,穿成这样去岂不丢了自己设计师的脸?看来自己必须对它进行改造。

温心缇想了想有些置气却又自豪地回到:“我自有办法。”

脸上露出了一抹灵动的笑容。

已经想好要怎么修改礼服的温心缇想伸手拉下一点后面的拉链,可惜车里空间有点小,旁边又坐了个男人,她不能大幅度动作,看着身边的男人,她略带小心翼翼的说到:“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后面的拉链拉下去一点点?”

陆景渊神色异常地看着温心缇,再看到她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禁起了捉弄之意。

语气充满诱惑的调侃道:“怎么?想色诱我吗?看不出来,你居然这么饥渴。”

温心缇听完,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说谁呢你!看你穿的衣冠楚楚的,没想到思想竟然这么无耻。”

“这就无耻了?我还有更无耻的,要试试吗?”

陆景渊邪勾起嘴角,忽然往前靠了靠。

温心缇吓得往后退了退,有些羞恼:“你……离我远点。”

“你确定?拉链不拉了么?”

“不用你拉。”

温心缇傲娇的冷哼一声,说着就自己去拉。

可使劲儿了好一会儿,一直拉不到。

陆景渊就抱着双手,好整以暇的看着,看戏一般的。看得温心缇脸都有些发热。

这混蛋……

“唉,你这女人,真是倔的可以啊。”

陆景渊看温心缇面色愠怒,双颊不知因为生气还是羞涩泛起了红晕,竟然觉得她生气的样子也蛮可爱的,也就放下了继续逗她的心,帮她把拉链拉了下去。

温心缇看男人老老实实帮她拉了拉链,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举动,也就懒得计较刚才的事情。

说了声谢谢后她便拿出自己的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做衣服用的一把小剪刀和针线等工具,开始了接下来在内外行眼里都足以让人目瞪口呆的操作。

看见她修长白皙的手指熟练灵活的在衣服上游走,停留过后的地方已经完全换了个样子。

陆景渊难免觉得惊艳,他虽然感到惊讶,但他还是神色平常的看着温心缇专心致志的改造她的衣服。

大概十多分钟后,温心缇便改好了礼服,看着比原来款式更好看的衣服,陆景渊不禁动容,但还是用冷静平常的声音说到:“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

温心缇看着自己改好了的自己十分满意的衣服,非常愉快自豪的回答到:“那当然,这是我的饭碗。”

看着一脸愉悦的温心缇和经她改造完后衣服,陆景渊心中又对她增加了一丝兴趣:这个女人,每次见面留下的感觉都不一样,有意思。

这时坐在前面开车的顾成枫踩了刹车,车子慢慢停了下来,也打断了陆景渊的思考……

陆景渊有些不耐地问到:“怎么停下来了?”

顾成枫自然是听出了自家老板声音中的不耐,但也只好硬着头皮回答到:“三少,前面中南大道堵车了。”

陆景渊有些烦闷的捏了捏眉头。

温心缇看了前面的路况,心里一团蚂蚁焦急地打着转,这一堵不知要堵到什么时候,离路易斯会展开始的时间越来越少,哦。还好这里离会展不远,干脆自己走路过去吧。

她索性推开门下车,在关门前说到:“谢谢你的便车,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也没等车上的人回答,便急急忙忙的走了。

陆景渊抬头看着温心缇离去的背影,眯了眯眼睛,这女人还真有点意思。

几分钟后,温心缇步行到了路易斯会场门口。

从包中掏出化妆镜,补了下因走过来有些微微花掉的淡妆,然后走向门口……

温心缇准备进去,却被门口的保安拦了下来……

“小姐,请出示你的请帖。”

温心缇神色有些茫然的看着保安。

保安看出了温心缇没有请帖,于是语气和善的说道:“小姐,不好意思,如果你没有请帖便不能进入。”

温心缇突然想到自己居然忘了这一茬,原本举行会展的工作人员是要派车去接自己的,不过自己觉得麻烦就拒绝了人家,而对方当时在电话中并未提及请帖一事,正因为如此导致了在会场门口出现了这样尴尬的一幕。

不断进去的来宾看到这一幕,都不禁投来了注视的目光,温心缇脸上红了一片。

就在此时,周筱薇和秦萌的车到了会场门口……

周筱薇远远的就看见了站在会场门口的温心缇,之前在车上不肯定,现在看见那张侧脸,俨然是温心缇无疑。

012 浑水摸鱼

  周筱薇错愕,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碰到温心缇,一年多没见,那个落魄的温家千金居然又回来了。

  秦萌上前挽住周筱薇的手,看见周筱薇一直盯着会场门口的一个女人。

  “你认识?”秦萌出声问道。

  “一个老朋友。”周筱薇嘴角勾起,冷声说道。

  “哦!”

  听着口气可一点儿也不像老朋友,秦萌腹诽着。

  二人便一起向会场门口走了过去。

  温心缇正考虑是否该给路易斯内部的工作人员打个电话,让他们的人接自己进去,忽然听见一个略带惊讶的声音传来。

  “心儿?”

  温心缇抬头,看见了自己最不见到的女人,当即皱了皱眉头,一丝嫌恶浮上脸颊。

  周筱薇假装没有注意到温心缇的脸色的变化,还自顾自的说道:“真巧啊,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没想到真的是你,太好了……这一年多你都去哪了?你现在过的还好吗?”

  周筱薇的话语“饱含深情”,仿佛自己与她的关系好到了极致,边说还边假装亲昵地去拉起温心缇的手。

  下意识的,温心缇抽回自己的手,冷冷的说了一句,“托你的福,我过的还不错,还有别叫我心儿,我跟你还没那么熟。”

  听着温心缇冷冷的话语,周筱薇面色有几分尴尬,心里虽然怨恨温心缇,却依旧面带笑容。

  目光上下打量着温心缇,看见她虽着着一身样式还不错的礼服,但却不知道是什么牌子,再看她一直待在门口因为没有请帖被拦着不让进去,周筱薇心中鄙夷:呵,混的这么差劲,来这里还不是来蹭机会的!

  想着自己是可以靠请帖光明正大的进去,周筱薇觉得自己高她一等,然后依旧笑容不减地说道:“心儿,你穿成这样是想进去吧?我可以带你进去的。”

  温心缇看见周筱薇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觉得十分恶心,冷笑着说道:“周筱薇你不觉得你这惺惺作态的样子,很恶心吗?”

  说完便转开了头,不想再看见周筱薇那个贱人的那张脸。

  秦萌在一旁安静听着她们的对话,看来两人有颇深的渊源,不过没想到那个看似柔美的女人居然能说出这些羞辱人的话,而且筱薇还那么委屈求全。

  秦萌替周筱薇感到不平,偏偏自己身边的周筱薇还不说话,依旧微笑着站在那里,而那个女人还直接把头转到了一边,秦萌觉得十分气愤。

  “喂,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这样,我们筱薇好声好气的与你说话,你是什么态度呀?看你穿着这个样子,是想混进去勾搭谁吧?奉劝你一句还是去买一身名牌再来吧!”

  温心缇冷冷的听着秦萌的话,冷哼一声,没有回答。

  唉,可怜呀!看她就知道又是被周筱薇的伪装欺骗的一个女生吧,温心缇懒得理会她的话。

  想到了什么,温心缇微微俯身在周筱薇耳边悄声说道:“不然我跟你这位闺蜜说一下我们之间的故事,你是如何从一个乡下丫头成功上位的。你说她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呢?”

  周筱薇吓了一跳,现在自己是新兴的小花,是明星,尤其是被公司以良好的背景包装,以前的丑事可经不起曝光,温心缇那个疯女人,逼急了什么都做的出来,不行!

  “既然你不需要我帮忙,那我就先走了,我这边也还有正事要忙,有时间我们再联系。”

  周筱薇担心自己再久留温心缇就会将她以前的事情说出来,于是找了个借口,还特意将“正事”二字加重口气,借此讽刺温心缇在外被拦在外的窘况,与匆匆与温心缇道别后,便拉着还一脸气愤的秦萌走进了会场。

  温心缇看着周筱薇快步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冰冷。

  小插曲过去后,温心缇还是不得不思考自己应该怎么进去。

  会场门口驶来一辆低调奢华的劳斯莱斯,温心缇并未觉得什么,但见服务人员马上热情的迎了上去,自己在这站了这么久,也没看见有人有如此本事,不禁望向了车上下来的男人。

  陆景渊觉得有道目光正望向自己,四处一看,两道目光碰撞到了一起。

  “你怎么在这里?”

  两道声音同时发出。

  两人都还未回答,作为助理的顾成枫便尽职的开口道:“三少,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再不进去就来不及了。”

  陆景渊点了点头,也没再关注温心缇,迈开那笔直修长的腿大步走向会场。

  门口的保安看见陆景渊,连忙点头哈腰,连请帖都没问就让陆景渊进了会场。

  “真是狗眼看人低。”温心缇心中嘲讽。

  看保安正在热情地巴结那个男人,温心缇趁他们不注意,从旁边绕了过去。

  “喂,你干嘛呢?想混水摸鱼啊?”

  保安的语气充斥着轻视。

  眼看就要成功,却被眼尖的保安看见了,温心缇神色尴尬。

  看向一旁的陆景渊,温心缇走了过去,主动挽上了他的胳膊,小声说道:“先生,好人做到底,麻烦你带我进去,以后我一定好好报答。”

  陆景渊听了这话,邪魅一笑,慢慢吐气道:“你打算怎么报答?”

  温心缇没听出陆景渊语气中捉弄之意,坚定的说到“你有什么困难,只要我能做的我一定帮你做到。“

  陆景渊看温心缇这样说,也没了捉弄之心,想着时间不多了,给保安说了一声,便带着温心缇进入了会场。

  进去后温心缇匆忙道了声谢谢便匆匆离开了,陆景渊深邃的眼眸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温心缇进入会场后就开始四处寻找主办方为自己安排的休息室。

  这边周筱薇也在四处走动。

  她从别处听说今天路易斯总裁会亲临现场,如果能见到那传说中的路易斯总裁,她一定会努力表现自己。

  如果能得到他的青睐,说不定就有机会能拿到代言,然后在娱乐圈变得更火,就算不能拿到代言,留下印象也是不错的。

  可能真的是“冤家路窄”,温心缇在四处寻找休息室时,恰好被周筱薇碰见。

  周筱薇看见温心缇四处张望鬼鬼祟祟的样子,心想温心缇这个落魄千金,千方百计混进这种高级会展,一定是来吸引金主的,又想到那个所有女人都想要投环送抱的路易斯总裁,周筱薇想起那张漂亮的脸,嫉妒之意更深:“不能让她得逞!”

  周筱薇想看到旁边一个看似经理的男人经过,脸上闪过一丝不怀好意的笑。

  她几步上前一把拉住温心缇的手,然后讶异而又惺惺作态地说道:“心儿,你不是没邀请函吗?怎么会跑这儿来了?这可不行呀,如果被知道了,肯定会被赶出去的,趁现在还没有被发现,你赶紧悄悄溜出去吧!”

  温心缇莫名其妙,一个甩手,“周筱薇,你有病吧!”

  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这男人正是刚才路过的经理。

  他听见周筱薇的话,走了过来,想到这个高档会场充满了各种商业大腕和社会名流,绝对容不下一个鱼目混珠的人,便准备将温心缇赶走。

相关文章:

《美丽的冰凌花》,关于冰凌花的功效与作用的介绍

女友被别人灌浆_从卧室干到浴室打开腿

办公桌下 跪 含_他插着我一千多下

女秘跪在桌子下:吸住不许流出来还在上课

污到下面滴水的段子&在下面塞樱桃不让掉下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