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做爰取精图/女人奉献肉体小说

2022-05-13 21:41 · 新商盟

陈雅的皮肤透着一股诱人的粉红,我再也忍不住了,就要提枪进入,但是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了一阵刺耳的铃声。

我拿过一看,居然是徐勇!

我咽了咽口水,然后接通。

“勇哥,怎么了?”

那边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急躁:“陈雅送回去了吧?”

一提到陈雅,我顿时紧张:“到……到了。”

“那行,小倩有事要回学校,真是扫兴,我回来了,马上到。”

他似乎没听出来我的异常,说完便挂了电话。

只是这一句话直接把我吓得愣在原地,小腿都在打颤,要是回来他撞见这一幕,我可就死定了!

我赶紧慌忙的把陈雅的里衣穿好,再看那件小礼服,满是污秽,是不能再穿了,赶紧又去拿了另外一件给她套上。

而那件小礼服,我顺手装进了自己的包里。

做完这一切没多久,徐勇到了,直接开门而进。

“她没事吧?”徐勇指着躺在沙发上的陈雅,随口问到。

我摇了摇头不敢说话,害怕他听出异常。幸好他并没有什么怀疑。

我没敢多待,赶紧回去,到了家才把陈雅的小礼服拿了出来。

洗好了晾上,看着小礼服,陈雅婀娜的身姿仿佛又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同时觉得有些遗憾。

不过接陈雅回家这事经常发生,只要胆子大,以后这种机会还多得是。

这么想着,我心情算是好点,洗漱睡下了。

第二天我休息,本来打算好好睡个懒觉,但是一大早就有人来敲门,一开门,外面居然是陈雅。

我顿时有些做贼心虚,她现在找过来,莫非是想起我昨晚干的事了?

“嫂子,你来这里干什么?”

陈雅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我赶紧招呼她到沙发坐,但是没走两步,陈雅就愣在原地,目光盯着某处。

我顺着看去,发现她正盯着那件小礼服,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嫂子,那衣服是……”

我慌张的想要解释,但是陈雅挥手打断我说话,然后坐到沙发上,问到:“昨天晚上你是送我回家的,衣服也是你给我换的?”

我点点头,硬着头皮道:“你都吐了一身,我总不能把你扔在那里吧?”

陈雅脸色有些冷:“你可以让徐勇来。”

我觉得有些好笑,徐勇在外面采野花都两年多了,难为陈雅还想着他,难道她就没察觉到一点不对吗?

“你真的觉得他在乎你吗?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陈雅的脸色猛的一变,像是被踩住了痛脚:“不许你胡说!”

“嫂子,自欺欺人没意思,明告诉你,昨晚就是因为他在陪自己的情人小倩,才让我去把你接回来。”

陈雅坐在沙发上,脸色突然变得惨白,轻轻咬着嘴唇,眼中升起一股雾气:“我何尝不知道这些,我只是骗自己不去相信,你为什么非要把真相说出来……”

她双手掩面,身体微微颤抖着,传出细微的抽泣声。

第四章

我坐过去,轻轻搂着她,安慰到:“陈雅,你也别伤心了,你这么漂亮温柔,徐勇不识货,那是他的损失。”

陈雅抬起头,泪眼摩挲的看着我:“你见过他的……情人吗?”

我当然见过,那个小倩是附近的大学生,徐勇还给她租了一个房子,没事就过去温存。

“见过。”

陈雅轻轻咬着嘴唇,目光倔强:“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她?”

在我看来,那个小倩除了年纪小一点,没有其他地方能够比得上陈雅的,不过徐勇这会明显更喜欢小倩,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劝陈雅。

“这个……”

我犹豫着,想着该怎么措辞,但是忽然见到陈雅脸上闪过一抹挣扎和气愤。

“我难道,还比不上那个小丫头?”

说完,仿佛想要迫切的证明不比小倩差,她直接朝我贴来,吻住了我。

我心里明知道她这是在赌气,但是我又舍不得松开,因为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柔软的唇瓣像是棉花糖一样,我迫不及待的品尝着,陈雅一开始还有些许反抗,但是很快便放弃了,身体也软了下去。

直到我感觉喘不过气了,我这才松开她,而她眼泛秋波的看着我,脸上飘来两朵红晕,看上去是那么诱人。

我一把将她按在沙发上,再次亲吻着,一手慢慢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两团柔软顿时填满了我的手掌。

我揉搓着,或许是因为力气太大把她弄疼了,陈雅哼了一声,但是这对我来说简直像是兴奋剂一样,我一下把她的衣服给扒了下来。

即便不是第一次见到她的身体,但是还是让我立刻窜上一股邪火,我的双手在她的身上不停游走着,同时亲吻着,索取着。

陈雅已经被冷落了很久,被我这么撩拨几下,已经口吐热息,喉咙里时不时跑出来两声喘息,越发刺激着我。

慢慢的,我的手滑到了她的裤子里。微微的一触碰,陈雅身体顿时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她似乎瞬间清醒,一把推开我,然后拿过旁边的衣服遮住,眼泛泪光。

“王皓,我们不能这样……”

我看着她眼角的晶莹,像是一桶冷水直接浇在我头上。

“嫂子,我对不起你,刚才没控制住。”

陈雅脸色复杂的看了我好几秒,最后叹了口气:“这不怪你,是我主动的。”

安慰了我几句,陈雅把衣服穿好。

“王皓,徐勇他……那样,多久了?”

“两年多了吧。”

又是长久的沉默,我看向她,只见她的脸色复杂到了极点,伤心、愤怒、绝望,诸多情感交织在这张精致的脸上。

我拉着她的手,认真的看着她:“陈雅,你还想这么自欺欺人下去吗?既然他先出轨,你又何不给他带个绿帽子。”

第五章

这次她并没有躲开,任由我拉着她,只是听我说得这么直接,眼中微微有些惊骇:“我还没想好……”

对此,我也只有叹息一声:“那你先想想吧。”

陈雅缓缓点头应着,没有再多待,拿着小礼服离开了。

过后不久,徐勇就打电话让我去帮他办点事。

事情办完回来已经是晚上了,又去把徐勇送到了小倩那里。

正要睡觉,突然接到了陈雅的电话。

“王皓,徐勇是不是又去他情人那里了?”陈雅声音有些压抑,开门见山的问到。

事情既然已经给她摊开了,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对。”

沉默一阵,那边再度传来陈雅的声音:“你能不能过来一趟?”

她声音带着几分嘶哑和疲惫,让我心里一紧。我没有多问,穿上衣服就赶了过去。

推开门,屋子里的灯没有打开,只是桌上摆了两盏红烛,发出昏黄的亮光。桌上还摆了一些吃的和一瓶红酒,红酒已经空了半瓶。

陈雅穿了一身红色的吊带裙,露出皓白的手臂和好看的锁骨,头发随意的散在肩头,脸上挂着几分醉意的红晕,木然的看着我走过去。

一看就能猜到,陈雅精心准备了这顿晚餐,但是徐勇却跑去了小倩那里。

我愣在桌前,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反而是她敲了敲桌面,从未见过的强硬。

“来,陪我喝。”

边说着,陈雅边又举起酒杯喝了个空,接着重重的把酒杯拍在桌上。

她看着空酒杯,眼神逐渐从迷茫变得坚定,似乎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王皓,你喜欢我吗?”

我一时愣在那里,这个问题太过突然,硬要说的话,陈雅不管是外貌还是性格都非常出众,我当然喜欢。

“嫂子,我……”

话没说话,陈雅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别叫我嫂子,叫我陈雅。你说得对,既然是徐勇出轨在先,就别怪我给他戴一顶绿帽子了。”

说完,陈雅忽然站起身来,吹灭了蜡烛,周围顿时陷入黑暗之中。

一个香软身体就这么钻进了我的怀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忽然一阵香风靠近,略带冰凉的唇瓣就这么贴了上来。

柔软又充满弹性,像是果冻一样。虽然是她主动,但是她好像并不习惯这样,于是我轻轻托住她的后脑,深吻而下。

良久,直到我完全感觉喘不过气之后才松开她,黑暗中她的喘息声是如此的迷人。

窗外透进来一些光亮,我勉强能看到房间内的轮廓,我直接把她横抱起来放到沙发上。

我继续吻着,一手从她的大腿一路往上。她里面只穿了一套内衣,看得出来她今天是为徐勇准备的,但是徐勇没有回来,反而是便宜了我。

边吻着往下,下巴、脖颈、锁骨,我慢慢开始进军胸口,黑暗中我看不清楚,但是这更增添了刺激感。

我脱下她的内衣,手掌顿时和她的高耸亲密接触,腻滑而又充满弹性。

她低声喘息着,声音无比性感,身体扭动着,不断的刺激着我。

我向着那片雪白凑了过去,她的身体顿时打了个颤,双手也推了我一把。

我以为她是不愿意,但是推了一把之后便没了动静,估计是下意识反应。我收了心思,继续动作,双手不停在她细腻的肌肤上游走着。

“王浩……”

她开口喊了一声,声音打着颤抖。

“怎么了?”

“你说……我真的不如那个小倩吗?”

我动作不停,慢慢吻向她的脖颈:“反正我是觉得那个小倩不如你,能娶你做老婆是多大的福分,徐勇不珍惜,是他不知道好歹。”

“真的吗?”

“真的,至少我是真的喜欢你,也为你觉得不值。”既然话到说到这里了,我难免想到更多的东西,“那你之后打算怎么办?还像以前那样装不知道吗?”

沉默了一阵,她似乎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其实我也不知道,或许会跟他离婚吧,我和他的感情早就淡了,现在也只有这么一层关系而已。但是离婚的话,我都快三十了,谁能要我呢。”

“我要啊,这年头,三十岁又不算老。”

再度沉默,之后黑暗中传来一声轻笑,带着几分无奈:“你还小,女朋友都还没谈过几个吧。”

我顿时有些不忿:“我是认真的,我……”

说到这里,剩下的话却被陈雅的唇堵了回去。

她亲吻着我,慢慢脱下我的衣服,我一时沦陷在她的温柔里,紧紧抱着她。

小腹处的邪火直窜脑门,我的动作也变得有些粗暴了,直接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

这下,她就完全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虽然这里很黑,只能透过窗外传进来的暗淡光线视物,但是在暗淡之中,越发凸显她线条的曼妙。

高耸的山峦,往下便是平坦紧致的小腹、纤细的腰肢,再往下就是最为神秘的帝国,两条修长的腿摸起来如同白玉一般,细腻、顺滑,让人欲罢不能。

我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一手往那里伸过去。

刚一接触,陈雅的身体就整个崩了起来。

“紧张?”

我问着,但是并没有回应,传来的只有一声压抑得极底的抽泣声。

我心里咯噔一下,预感不妙,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你怎么了?”

我又问,但是陈雅依旧不答。

这样子,应当是出了状况。

我皱着眉,体内的火也凉下去半截,起身去开灯。

屋内终于亮堂了起来,我看到她卷曲在沙发上,头发凌乱,泪眼婆娑。

她的样子,是那么可怜。

我的心一下子柔软了起来,走过去轻轻抱住她,递给她一张卫生纸,再不做更多的动作。

毕竟还是在赌气,陈雅还是不能完全放开。

“你要是觉得勉强,那就算了。”

陈雅擦拭掉泪水,见我不在动作,似乎冷静了一些。

“主要原因不是这个……等我离婚了,你要是想,我一定不会拒绝。”她的脸上飘过一抹红晕,但是很快就隐了下去,“我想抽时间去见见那个小倩。”

正宫和小三,终究有这么一天的,所以我也没劝阻。

“行,你看什么时候有空,我带你过去。”

没想到她摇了摇头:“不用了,地址告诉我就行,我自己去找她。”

我不禁皱起眉来,不管怎么说,陈雅和小倩对上,完全是正宫对小三,场面估计没那么和平——虽然两人的性格都不那么容易争锋相对,但是这种特殊情况,一旦有什么意外,陈雅恐怕有危险。

“还是我陪你去吧,也安全点。”

我说着,但是她依旧摇头:“真的不用了,我就是过去,心平气和的跟她谈谈。”

既然她如此坚持,我也不好再说了。

之后我把屋子收拾了一下,正要走,但是陈雅却把我拉住了。

“反正徐勇都不在,要不,你今晚在这里睡吧。”

她微微低着头,脸上带了一抹绯红,格外好看。

我自然是答应了,晚上我们睡在一起,我抱着她入睡。既然她现在不想,晚上我也没动手动脚。

第二天醒来,这一觉睡得格外香甜,陈雅已经弄好了早饭叫我一起吃。

我能感觉得到,她已经开始慢慢在接受我,甚至在某个瞬间,我真的有了一种“家”的错觉。

吃完饭,她问我要了小倩的地址,然后我就离开了。

如果没事,我是不需要去公司的,所以我直接回了家。

结果走到家门口,却发现房门是虚掩着的。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推门而进,但是房间里依旧整洁,没有乱翻的痕迹,只是沙发上有一个旅行包,看起来还很眼熟。

这时候,从我房间突然传来一声响动,我连忙进去,发现居然有一个女人躺在我床上。

她就穿了一套内衣,大刺刺的趴在那里,两腿张开正对着房门,要不是还穿着内裤,那风景真是一览无余了。

再一看,这不是我妹妹欣岚嘛!

他家和我家是邻居,她比我小两岁,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虽然叫她妹妹,但是并没有血缘关系。

后来我们上不同的高中,见面逐渐少了,之后她又去外地上大学,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算起来,都已经三年没见了,她怎么突然出现在我床上?

“欣岚,醒醒。”我走过去轻轻摇晃着她,她扭着眉头好一会,这才慢悠悠的睁开眼。

一见到是我,她顿时清醒了:“皓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她大喊一声,直接从床上弹起来搂着我,饱满的胸口在我身上一阵乱蹭,差点把我昨晚上没发泄出去的邪火给逼出来。

毕竟还是在赌气,陈雅还是不能完全放开。

“你要是觉得勉强,那就算了。”

陈雅擦拭掉泪水,见我不在动作,似乎冷静了一些。

“主要原因不是这个……等我离婚了,你要是想,我一定不会拒绝。”她的脸上飘过一抹红晕,但是很快就隐了下去,“我想抽时间去见见那个小倩。”

正宫和小三,终究有这么一天的,所以我也没劝阻。

“行,你看什么时候有空,我带你过去。”

没想到她摇了摇头:“不用了,地址告诉我就行,我自己去找她。”

我不禁皱起眉来,不管怎么说,陈雅和小倩对上,完全是正宫对小三,场面估计没那么和平——虽然两人的性格都不那么容易争锋相对,但是这种特殊情况,一旦有什么意外,陈雅恐怕有危险。

“还是我陪你去吧,也安全点。”

我说着,但是她依旧摇头:“真的不用了,我就是过去,心平气和的跟她谈谈。”

既然她如此坚持,我也不好再说了。

之后我把屋子收拾了一下,正要走,但是陈雅却把我拉住了。

“反正徐勇都不在,要不,你今晚在这里睡吧。”

她微微低着头,脸上带了一抹绯红,格外好看。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你见过开坦克送孩子上学的吗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_寡妇 大白奶

重点+强推《好孕成婚:影帝总裁放肆宠》完本已完结~

女校花浣肠:黑人折腾了我一晚上

边操边对白边对白边对白.哥哥别闹了快让你的大宝贝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