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夏子安慕容桀的穿越言情小说文

2022-05-13 20:08 · 新商盟

第十章找野猫

子安听得她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即刻打开茅房的门,所幸这院子里花木扶疏,正门口的几个大汉没瞧见她。

她蹑手蹑脚走到围墙边上,跃起翻墙而过,然后利索落地,元气虽然没有恢复,但是,所幸身手没丢。

跑到湖边处,便见翠姑姑领着三个人往夏至苑的方向而去,管家夏泉也在后面跟着。

子安心里暗叫不好,这三个人手里捧着布料绸缎,应该是绸缎庄的掌柜与裁缝。

这三个是外人,如果在夏至苑瞧见了什么必定往外宣扬。

子安抄了小路,先他们一步回到夏至苑。

夏至苑的正门站在几名小厮,漱玉也站着与他们说话,神情十分鬼祟。

子安绕了个圈子从后面翻墙进入,疾步往母亲的房中走去。

门一推,却果然见母亲与一个陌生男人躺在一张床上,两人衣衫不整,且都昏迷了。

子安瞧着那男人,脑子里竟蹦出一个名字来,陈二。

想来这个陈二以前经常来府中,原主见过他几次,所以认得。

子安来不及细想,把陈二拖了起来,迅速拖出门口,藏于茅房内。

大门口有人守着,必定是出不去的,只盼着他们不去寻找茅房。

陈二像死猪一样卷缩在茅房内,他的后脑勺肿起老高,应该是被人打晕的。

子安一脚踹向他的胸口,再以夺魄环在他的太阳穴上敲了一下,陈二缓缓醒来,见到子安,他神情一惊,正欲发问,子安已经阴恻恻地道:“你最好闭嘴,你被人打晕放在我母亲的床上,如今正有人过来抓奸,你若被拿住,有什么后果你掂量着。”

陈二吓得脸色都白了,“怎么会这样的?”

“你在这里,不许做声,我会处理!”子安说完,把茅房一关,便出去了。

她不能不弄醒陈二,因为他是被打晕的,晕多久无人知道,若在搜查的时候他醒来发出响声,那就死定了。

如今人清醒着,就算被人搜到,也有了心理准备,可以说来这里上个茅房,至少可以推搪过去,

她飞快跑回房间,人还没进入房间,便听到脚步声响起了。

她飞快把门关上,然后从袖袋里取出针,在夏夫人的人中处下针。

夏夫人咳嗽了一声,呛醒了过来,见子安一脸焦灼地看着她,不禁问道:“我睡着了?”

子安嘘了一声,“不,你被迷昏了,他们把陈二丢在你的床上,如今翠玉正带着人过来,要当场拿住你与陈二,我已经把陈二丢到了茅房里。”

“什么?”夏夫人骇然。

“不要慌,这没什么的,只要不是当场拿住就没问题,母亲,你快起来,继续做你的刺绣。”子安拉着她起来。

脚步声已经到了外面,然后,听到漱玉惊呼的声音,“翠玉姑姑来了?有什么事吗?我们夫人睡下了。”

“这才刚起床有多久?就又睡下了?老夫人吩咐我带裁缝过来为夫人做几件衣裳,说是在老夫人寿辰的时候着。”翠玉说。

漱玉显得有些为难,“但是夫人刚睡下,要不,翠玉姑姑过会儿再来?”

翠玉怒斥道:“怎么过会儿才来?这是老夫人的吩咐,马上开门,夫人才刚睡下必定还没睡着。”

漱玉竟跪在了地上,带着哭腔道:“现在真的不行,翠玉姑姑先回吧。”

子安就从窗口打开一条缝看出去,漱玉正在阻拦翠玉姑姑,翠玉姑姑一脸的愠怒。

倒是那绸缎庄的老板说:“夫人若睡下了,不如便晚些再来吧。”

翠玉道:“既然来了,就先量身吧,免得周掌柜再跑一次。”

她厉声对漱玉道:“还等什么?还不赶紧把门打开?这是老夫人的吩咐。”

漱玉一副很无奈的样子站了起来,唯唯诺诺地退后,却像不敢轻易打开门一样,神情十分鬼祟躲闪。

子安淡漠一笑,上前把门打开,笑盈盈地走出来,“翠玉姑姑怎么来了?”

翠玉姑姑怔了一下,“大小姐不是在老夫人那边吗?怎么回来了?”

她话出口,脸色便凝了一下,这不是等同告知夏子安有情况吗?

子安装作听不出来,道:“我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便回来拿点药油,这不,马上又要过去了。”

她扬眸看着那三人,问道:“他们是?”

绸缎庄的周掌柜上前见礼,“小人是绸缎庄的,见过大小姐。”

“原来是绸缎庄的掌柜,给母亲做新衣裳吗?”子安笑吟吟地欠身,“快进来吧,母亲就在里面呢。”

翠玉姑姑狠狠地瞪了漱玉一眼,漱玉一脸的错愕,她没见大小姐回来啊,她一直都在门口。

她站起来,走到翠玉姑姑面前,在她耳边低声说:“没见着大小姐回来,而且,屋中也没人出去过,那人肯定还在。”

翠玉姑姑微微点头,领着人进去,夏夫人就坐在桌子前绣花,虽然子安弄醒了她,但是迷魂药的作用还在发挥,她的脑子无比的昏沉。

“夫人!”翠玉姑姑上前见了个礼,眼睛四处看了一下,并没发现什么人,倒是屏风后,似乎有些东西在晃动。

夏泉也跟着进来,翠玉姑姑对夏泉道:“屏风后是不是有野猫?你去看看,方才似乎听到猫叫了,别吓着了夫人。”

夏泉应声:“好,我过去看看。”

夏夫人猛地起身,拦住了夏泉,“没什么野猫。”

夏泉笑道:“夫人不知道,最近府中来了许多野猫,可吓人了。”

夏夫人狠狠地盯着他,“我这屋中没有什么野猫,屏风后挂着一些东西,你不能去看。”

翠玉姑姑说:“是女儿家的东西吧,奴婢去看看就是,那些野猫的爪子可锋利了,惊吓了夫人可不好。”

说着,便疾步走了过去,屏风后空无一人,只挂着一身寝衣和一个肚兜,确实不宜男人进来看。

她暗暗奇怪,又瞧了漱玉一眼,漱玉也是一脸的茫然,人送进来之后就没出去过,而且,夫人分明中了迷香,为什么却醒过来了?

“没有野猫。”翠玉姑姑勉强扬起笑脸,“夫人,老夫人命奴婢带了裁缝过来给夫人量身,夫人也许久没做新衣裳了,该做几身在老夫人的寿辰宴上穿。”

第十一章子安动手

夏夫人淡淡地道:“替我谢过老夫人。”

然后,又对着周掌柜微微福身,“有劳了!”

周掌柜笑着说:“夫人客气了。”

他做了个手势,让裁缝上前为夏夫人量身,然后道:“这一次带来了几匹绸缎,量完之后,夫人选选花式,喜欢的就留下,不喜欢的小人就拿走。”

“素净一点就好。”夏夫人说。

子安悄然退出门口,夏泉见到她的动作,也跟着出来了。

他四处瞧了一下,然后对子安道:“大小姐不是要回老夫人屋中去伺候吗?怎还不去呢?”

子安依偎着栏杆,神情颇为不羁,“一会再去,我也想让周掌柜为我量身做几身衣裳。”

夏泉瞧着她的脸色,总觉得这个大小姐和以前相比大不一样了。

夏泉肯定人还在夏至苑,因为正门有人把守,后门又不在夏至苑,除了正门便只能翻墙了。

子安的房间自然也被搜查了一下,子安为免他们乱碰书籍,也跟着前去看。

下人的动作很是粗野,从外屋一直搜到里屋,什么角落都看了个遍,依旧没有发现。

“喂,你别乱动我的东西!”子安见一名下人打开她的柜子,把她的衣裳也丢出来,顿时恼怒。

那下人压根没把子安放在眼里,只是倨傲地道:“对不起了,大小姐,我等是奉管家之命来搜查。”

“搜查什么?”子安冷冷地道。

“自然是找野猫了,免得野猫抓伤了大小姐,相爷回头又找我们算账。”那下人也冷冷地道。

他们压根没把子安放在眼里,在他们认为,夏子安虽是相府的大小姐,但是,地位和一个下人没有分别。

子安勾唇冷笑,一个箭步上前拉住他的手臂一个旋转拽了他回来,转手就给了他一记耳光。

那下人怔了一下,神色陡然愠怒,“你打我?”

“没错,打的就是你!”子安眸色冷冽地道。

子安转动指环,只听得“嗖”的一声,一道力量从那人的脚板底一直贯穿到头顶,疼痛也随即袭来,他轰然就倒地了。

夏泉听得响声急忙过来,见他倒在地上,痛苦地捂住脑袋,不由得问道:“怎么回事?”

那下人指着子安道:“管家,她打我。”

夏泉怔了怔,看向子安,子安冷峻一笑,“他竟敢对我出手,我不该打他吗?还是管家觉得我这个大小姐连教训一个小人的资格也没有?”

夏泉见那下人的口鼻都出血,暗自诧异,且不说大小姐如今竟也动手打人,就是打人也不该有这样的力度,竟弄得这厮伤成这样了?

“这些个奴才不懂事,教训是应该的,大小姐教训得是!”夏泉瞧了瞧房间,确实也没人,见地上乱七八糟的一片,心里暗暗咒骂,这些个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东西,净会坏事。

他命人上前扶起那下人,那下人的口鼻还是不断地溢血,就像是受了内伤。

“怎么受这么重的伤?”夏泉奇怪地问。

那下人只觉得胸口气闷得很,他自己也暗自诧异,方才自己出脚踢向大小姐,可还没踢中,便仿佛被什么击中一般,而他分明也没看到大小姐出手的,而且,就算大小姐出手,自己也不应该会受这么重的伤啊。

莫非,有什么高人躲在这里?

“你先回去歇着吧。”夏泉吩咐他下去,然后淡淡地看了子安一眼。

“还有什么地方没找过吗?”夏泉问道。大小姐已经发怒,若对抗起来,不知道会生出什么枝节来,毕竟还有三个外人在,若落了话柄可就不好了。

一名下人进来说:“回管家,都找遍了,没有发现野猫。”

奇怪了,院子都找过了,所有房间也都搜遍,那陈二莫非是长了翅膀不成?

他心有不甘地带着人走出去,看到角落里的茅房,然后指着茅房问道:“茅房找过了吗?野猫可喜欢躲在这些阴暗的地方了。”

下人们都摇头:“没有!”

夏泉回头瞧了子安一眼,子安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一颗心却悬在了嗓子眼上。

夏泉从子安的神情里窥探到了什么,像闻到腥味的猫一般顿时兴奋起来,对,人一定在茅房里。

他指着一个下人,“你去看看茅房!”

下人应声,便一步步走向茅房。

子安捏动指环,最好准备,只等着那下人把茅房的门打开。

茅房的门“咿呀”一声自动打开,门缝慢慢地扩大,看到里面人影浮动。

相关文章:

膀胱被灌入姜汁&陪唱叫你和她去厕所

乱系列140章,校花第一次好滑好紧,超级医师

全集:《萌宝上线:拐个总裁当爹地》无删节版小说

夜里和校花在教室里做|玉足榨精到死

从小养到大带肉的宠文:整鸡的做法大全/我干了大学班主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