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公车宝贝腿开点让我摸

2022-05-13 19:25 · 新商盟

第十章 执法弟子

“外宗弟子丁烈,速速出来领罪!”

不一会儿,一股强大的气息接近而来,迅速降临在丁烈的那座小院内。

接着便是一阵破空声袭来,传入到丁烈的耳中。

来者不止一人,起码有十人!而且每个人的修为,都不低,甚至很强大!

从破空声来判断,对方的人已经是后天九重之境的弟子,否则不可能有如此恐怖的速度。

以奔行的方式造成破空声,足以证明这些人的实力,不容小觑。

丁烈神情平静,没有丝毫的慌乱。这一切,早在他的预料之中,甚至比想象中的来的更晚。

从龙门山广场击杀贺云,再到归来捏死王修杰,觉醒灵脉,时间过去整整七个时辰。

此时此刻,已经是来到了第二日的清晨时分。

丁烈来到屋外,看着十人队伍的执法队,淡淡道:“我就是丁烈。”

那整齐一致的制袍,加上清一色腰间的黑色佩剑,再配合肃杀的气息,给人一种无形的威压!

然而面对这种情况,丁烈却丝毫没有畏惧,因为现在的他,已经有了实力,不用再像以前那般。

在十人执法队的最前面,站着一位背剑弟子,正是之前向藏剑长老禀报的那人。

此时,背剑弟子左手负后,右手一挥。

“拿下!”

嗖、嗖、嗖、嗖——

十人执法队中,瞬间飞出四道人影,朝着丁烈扑去。

四人都没有拔剑,但长久以来凝练的煞气,却是下意识的冲杀而出,宛如实质一般,笼罩在丁烈的心头!

丁烈眉头一拧,《九转道经》猛地运转开来,蛰伏在体内各处筋脉的内劲,宛若大江涛涛,汹涌而出,眨眼间便覆盖在周身之上。

一股磅礴的气势,从丁烈的身上冲出,竟是将四位执法队弟子的身形阻碍了片刻。

四名执法队弟子显然没料到一位闻名已久的废物,竟然拥有如此实力,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站在执法队最前面的背剑弟子,负后的左手,拳头猛然握紧,眼中浮现出一丝凝重。

“那吴二狗果然没有说谎,此子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后天九重之境!”

在半个时辰以前,吴二狗向他禀告之时,他甚至都觉得吴二狗是得了失心疯。

丁烈在外宗的名声,谁人不知。入宗三年,修为寸步未进,乃是天剑宗五百年来最为废物的弟子。

在外宗的高层,都已经决定在不久后,便将丁烈遣下山去。

说好听点,是让他回家探亲,说难听了,那就是被天剑宗逐出山门!

然而现在,背剑弟子心中却是泛起一股寒意,如果丁烈这么多年来,始终在隐藏着自己,那未免有些太可怕了。

三年之前,丁烈初入天剑宗,那时候的他,才不过十三岁,还是个半小不大的少年罢了,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心性!

只是,藏剑长老有令,要将丁烈擒至地剑大殿,就算丁烈负隅顽抗,也终究逃脱不得。

“慢!”

眼看着四位执法弟子已经是碰到丁烈,丁烈猛地大喝一声,顿时犹如平地起惊雷,炸入众人心间。

四位执法弟子,在这刹那间,直接定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化为一尊雕像般。

在四人的眼中,都是出现了骇然之色,心中都是惊疑不定。

这到底是何种妖术,竟然将他们给定住。

他们的见识也不浅,却也完全遇到过这种情况,着实让人震撼。

丁烈自己也是稍微楞了一下,随后眯了眯眼,轻声道:“我自己走,可行?”

此时的丁烈,心中也是好生惊讶了一番,刚刚那一声大喝,不过是情急之下发出,没想到竟然有如此威力,倒是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

“这就是《九转道经》的第一转,血气生焰、吐气如雷?”

丁烈心中疑惑不解,按理说,他现在的修为不过是后天九重,并未突破到先天,连第一转的最低要求都没有达到,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威力。

只是,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他多想,只能压下满腔疑惑,日后再想。

他心中隐隐有种直接,这很有可能与吞噬之脉的觉醒有关!

“走吧!”那背剑弟子也是被震住了,反应过来之后,强压下心中的震撼,尽量让自己保持威严的形象,淡淡道。

“多谢。”丁烈露齿一笑,拱手抱拳道。

随后便越过执法队,沿着山道,往地剑峰的最高处走去。

那最高处的恢弘大殿,便是地剑大殿。

待到丁烈一动之后,四位执法弟子都是软了下来,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四人皆是抹了把冷汗,对视一眼,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惧。

一个人尽皆知的废物,居然有这么厉害!

背剑弟子淡淡的扫了四人一眼,没有多加责怪,转身带队紧跟在丁烈的身后。

在他的心中,感觉有点古怪。

以前他也听人提及过丁烈这个废物,但是今日初次见面,却给他一种别样的感觉。

外宗传言中那个性格死板,榆木脑袋、懦弱之辈,当真是丁烈?

如果丁烈是废物的话,那整个天剑宗外宗,恐怕没有一个是不废的,甚至可以用废物中的废物来形容了。

除了他以外,其余十人也是心中愤愤不已。

这是哪个狗、日的说丁烈是废物来着,简直就是瞎了他的狗眼!

执法队权力极大,他们执法队成员,平时都很少这般劳师动众的来擒人。此次前来,听说是捉拿那个外宗第一废物丁烈的时候,大家心中都是有些纳闷,纳闷之余有些不满。

一个小小废物,还值得他们出动十人队?

只不过现在,众人心中的想法却已经完全颠覆。

就这样,丁烈走在最前边,后面跟着背剑弟子,再后面则是执法队十位弟子。路过一座座弟子的院落时,屋内的弟子都是跑了出来,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那不是丁烈嘛,这是在干什么?”有弟子不明所以。

“嘘……我听人说,丁烈好像杀了王修杰!”

“什么?王修杰?王修杰不是王天瀚师兄的弟弟嘛,诶,不对啊,王修杰好像是后天六重境吧,怎么可能被丁烈杀了?”

“哼,你们还没看出来吗?宗门有人在给丁烈使绊子,一个废物怎么可能击杀王修杰,显然是故意冤枉!”

“原来如此……”

“……”

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不少人都暗自猜想,肯定是宗门要对丁烈下手了!

只是,同情丁烈的,却是没有几个。谁让丁烈废物,还敢舔着脸去追求大家心目中的女神呢……

很快,丁烈一行人,来到地剑大殿。

第十一章 地剑大殿

地剑大殿,坐落地剑峰的最高处,也不知是何种材料打造而成,通体黝黑,宛如一头黑龙盘踞,给人一种无形威压。

丁烈一行人走过直径千米的道场,来到了地剑大殿内。

降临到此地,顿时觉得有着一股剑意笼罩而来,似乎将众人置身于一方剑域之中,周围是无穷尽的各种宝剑、神剑、凶剑等,释放出恐怖的剑威!

不愧是外宗弟子眼中的圣地,端是绝佳的悟剑之地!

在踏入地剑大殿的霎那,丁烈瞬间停了下来,眼神呆滞,仿佛陷入到一种环境之中。

除了他以外,背剑弟子一行人停在了殿外,未曾进入。

在大殿之内,早已坐着外宗六大长老。

除此之外,还有两位外门弟子。

一人身着紫色华袍,面容俊俏,眸似星辰,煞是不凡。在丁烈入殿的时候,他便一直盯着丁烈,眼眸之中,泛起杀意。

而另一人,则是跪在殿堂之中,脑袋磕地,身躯止不住的颤抖,阐述着他现在的心情。

“好险!”

丁烈猛地回过神来,松了口气。

“这就是地剑大殿吗,好厉害。”丁烈暗暗嘀咕着,表面则不动声色的走向殿内,不急不缓,一步一步走的很踏实。

刚刚那一瞬,他陷入到一个剑冢之中,前有无数凶剑拦路,后面则是万丈深渊,凶险无比。

所幸在关键时刻,他下意识的运起《九转道经》,一下子便回到现实。

入宗三年,这还是丁烈第一次来地剑大殿,也算见识了这地剑大殿的不凡之处。

丁烈一步一步走到殿中央,朝着上方的六位长老躬身一拜,“外宗弟子丁烈,见过长老!”

声音不大,却铿锵有力,不卑不亢。

丁烈低下头颅,淡淡的瞥了跪在身边的那道身影。

吴二狗。

“就是他,是他!”跪倒在地的吴二狗听到声音,抬起头来,惊惧的看了丁烈一眼,惶恐道:“长老,就是此人,就是此人击杀的王修杰师兄!”

吴二狗语速极快,显得很是激动。

丁烈眯了眯眼,神情平静。

吴二狗的告状,他有所预料。毕竟此人的小人作为,多的数不过来。

而且,吴二狗还是不傻,没有直接向王天瀚告状,而是去执法处。如果是直接向王天瀚告状的话,恐怕他活不过两秒。

这时,丁烈突然察觉到一道杀意升起,朝着他笼罩而来,他下意识的望去,正巧与边上那位紫色华袍男子对视上。

轰!

顿时间,如有一股秘力沿着空气射入到丁烈的脑海中,轰然炸响!

“你必死!”

短短三个字,一个带有磁性的声音传出,响在丁烈的耳中。

“王天瀚。”丁烈收入目光,不为所动。

这位紫袍男子,便是那个天骄榜上的王师兄。让丁烈有些意外的是,此人竟然突破到了先天之境!

刚刚的隔空传音,以后天之境是绝对无法施展出来的。

“大胆丁烈,屠杀同门师兄弟,还不跪下认罪?”

一声大喝,宛如平地起惊雷,雷音阵阵,在大殿内回荡不已!只见那高殿之上,位居末梢的那位黑袍老者,站起身来,冷视着丁烈。

丁烈只觉耳膜震动,好似有大钟于耳边敲响,难以忍受!

这突如其来的暴喝声,如是心志不坚者,恐怕是要被直接吓得瘫软在地,那黑袍长老,实力着实恐怖无比!

位居主位的藏剑长老轻抚白须,作壁上观,心中颇有惊讶。

这丁烈,表现出来的反应,绝非一个废物所有!单凭这份心性,若是天赋未废,日后成就绝对不低!

丁烈缓缓直起身来,略带稚气的脸庞带着平静,不起波澜,轻吞慢吐道:“宗法第九十三条,在未经本人允许之下,其他弟子不得擅闯住院,违者重罚。”

“宗法第一百五十九条,强行夺取同门灵石,死罪!”

“弟子实力微薄,一直将宗法牢记于心,不敢违纪。”

丁烈说完这些之后,朝着高殿之上的六大长老微微躬身。

这几年间,灵脉蛰伏之后,进阶缓慢无比,丁烈闲暇时便翻阅宗法,谨记在心。

不过他也没想过这宗法会真正的帮助到自己,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所有的道理法律,皆是建立在强大的实力之上。

俗话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便是这么个道理。

听到丁烈一字一句说出这两条宗法之时,跪在地上的吴二狗顿时一脸死灰,绝望浮上心头。

如果真如丁烈所言,他和王修杰,岂不是死罪?

“牙尖嘴利。”王天瀚冷冷的扫了丁烈一眼,随后站了出来,躬身道:“各位长老,吾弟王修杰,素来老实,谨遵宗法,怎么会跑到一个废物的家里夺取灵石?”

说着,王天瀚直起身来,指着丁烈大声道:“我且问你,你一个人尽皆知的废物,住院之中,哪来的灵石?难不成……”

“你私通魔教?”

王天瀚舌绽春雷,步步紧逼。

此话一出,大殿中一片肃杀,陡然升起一股股寒气。

如果真是私通魔教,那罪名可就大了。

“丁烈,你还有何话可说?”

黑袍长老虽然不喜王天瀚说话的方式,但话说的却是极有道理。

丁烈废物的身份,谁人不知。一个废物怎么可能存有灵石?

六大长老皆是将目光定在丁烈身上,看他会怎么说。

丁烈微微一笑,没有看王天瀚,淡淡道:“外宗弟子,每月至少有一块灵石,我丁烈身为天剑宗外宗弟子,为何没有?”

“按你的说法,有灵石就是私通魔教。那你们这些天骄榜上的弟子,一月起码十块灵石,恐怕是魔教的一颗大棋子。”

“而负责掌管灵石发放的韩长老,岂不成了魔教高层?”

丁烈话音还未落地,高殿之上又是站起一位灰袍老者,一脸阴沉的盯着丁烈。

“小子,注意措辞。”灰袍老者淡淡说着。

他便是负责发放灵石的韩长老。

丁烈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每个月的灵石,除了最开始的五个月,后面的全部都给克扣下来。

这外门之中,敢光明正大克扣灵石的人,除了这还韩长老,还会有谁?

相关文章:

(黄金圣瞳)在线阅读完整版《黄金圣瞳》小说

绑在床上贯穿小说_乖别害羞把腿张开宝贝

掀起衣服含着乳 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

抓住她的两个奶头疯狂的_撅高自己扒开臀缝请罚

长孙皇后李秀宁跪臀高高的翘起:将军不断挺着腰撞击着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