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快弄我哦我不了了, 水泥工老头把校花

2022-05-13 13:36 · 新商盟

老板娘见我拿着那个东西发呆,脸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了,又羞又气的说:“王浩,你发什么愣呢,赶紧扶我去床上!”

我这才回过神来,急忙点点头,说:“嫂子,我这就扶你过去。”

说着,我下意识的挥了挥手里的东西,问她:“嫂子,这个怎么办?”

我没想到,我一挥动,它就在半空中来回晃个不停,搞得我有些尴尬。

老板娘脸色更害臊了,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有些生气的斥道:“早就跟你说了别捡、别捡!非要捡!”

“对不起嫂子,我没回过神来就……”

我说着,我吓的赶紧丢在了地上,然后用脚尖一踢,把它整个都踢到了盥洗台底部,这下完全看不见了,我也松了口气。

老板娘的尴尬的表情也稍稍缓和了一些,对我说:“扶我去床上吧。”

我点点头,小心的扶着她往外走。

老板娘受了伤、行动不便,所以我们两个只能慢腾腾的往外移动,用了好几分钟的时间,才将老板娘扶到了床边。

到了床边,老板娘因为尾椎骨受了伤,所以不敢直接往床上躺,便红着脸对我说:“行了王浩,你先出去吧。”

我说:“嫂子,你没事了吗?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老板娘摆了摆手,说:“我歇一会就行了,你去忙吧,对了,你们陈总不是让你拿东西吗?他的裤子在衣帽间里,你去找找。”

我点了点头,说:“嫂子,尾椎骨受伤可大可小,如果疼得厉害,还是建议你去医院看看,或者找人给你按摩一下,越是刚受伤,越要及时处理,这样好的也更快,如果耽误几个小时,怕是一个礼拜都恢复不过来,搞不好还会留下后遗症。”

老板娘惊恐的问:“有这么严重?”

我认真的说:“我当初在部队的时候,因为训练任务重,所以经常受伤,每次都是我们部队里一个老军医给我治,他教会了我不少经验还有传统的推拿技巧,都非常实用。”

老板娘急忙问我:“那你能给我推拿推拿吗?我这个样子,也不好意思去医院……”

我当即答应下来,道:“嫂子,你趴在床上吧,我帮你推一推尾椎骨,如果有淤血的话,推开就好多了。”

老板娘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浴巾,又看了看我,羞臊的说:“嫂子得穿件衣裳,不然这样子也不像话……”

我点点头,忙道:“嫂子,你行动不方便,要不要我帮忙?”

老板娘红着脸说:“那个,你帮我去衣帽间取一件紫色的睡袍来吧,再帮我……再帮我从抽屉里取一套内衣来。”

我说:“嫂子你等下,我这就去取。”

我说完,转身便去了衣帽间。

老板娘的衣帽间非常大,四周全部都是衣柜,别说数不清的各种衣服,光各式各样的鞋就有好几十双。

我看的眼花缭乱,找了半天才找到了专门放裙子和睡袍的那一格,随后从里面取出一件紫色的吊带睡袍。

然后,我又拉开了中间的抽屉,发现里面一共有两大排,整齐的码放着胸罩与内裤。

老板娘的内裤内衣之多,数都数不过来,不仅颜色五花八门,款式也各有不同。

我心想着,老板娘光指定了紫色睡袍,但没指定拿什么样的内衣裤,难道就随我挑了?

我挑来挑去,神使鬼差的挑了一条黑色的蕾丝底裤。

把这条丁字裤攥在手里,我又挑了一件黑色的胸罩来跟她搭配,拿在手上之后,不由自主的将它们放在鼻子下方,使劲闻了闻,淡淡的洗衣液的香气传入鼻子,让人迷醉。

等我拿着衣服出来的时候,老板娘正扶着梳妆台站着,我赶紧把衣服放在她手里,说:“嫂子,你先换衣服,换好了叫我一声,我来给你推拿。”

老板娘点了点头,余光往手里的衣服上瞥了一眼,顿时羞红了脸,脱口来了一句:“你……怎么拿了这条……”

我愣了愣,随即才回过神来,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嫂子,我顺手拿了一条就出来了,没注意看,要不我去换一条?”

老板娘媚眼如丝的看了看我,见我好像不是在说谎,便摆了摆手,羞涩的说:“不用换了,就这条吧。”

说着,她看着手里的那条底裤,红着脸对我说:“王浩,麻烦你先出去一下,我把衣服穿上……”

“王浩……”

几分钟后,我便听见老板娘那清脆动人的声音,正呼唤着我的名字。

我连忙问:“嫂子,你穿好衣服了吗?”

“嗯……穿好了……你进来吧……”

老板娘的声音有些紧张。

我推门进屋,发现老板娘此刻已经趴在了床上。

那件淡紫的睡袍,正裹在她身上直达小腿肚,两根吊带细细的挂在她丰满的肩上,将女人洁白圆润的肩部裸露出来,如白玉一般温润无暇。

这一刻,我体内甚至有一种原始的冲动,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

心里这么想着,我身体也再度有了反应。

只是,此刻的我注意力都在老板娘的身上,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失礼。

老板娘一双美目看着我,在我身上流转,忽然小声的啊了一声,不知是怒还是羞的斥了我一句:“王浩,你瞎想什么呢?”

我低头一看,脑子也不知道怎么了,脱口便道:“对不起嫂子,是你太漂亮了……”

说完这话,我立刻就后悔了!

我竟然对老板娘说出这种话,她万一生气怎么办?搞不好饭碗都要丢啊!

可是,老板娘却好像没有生气,她白了我一眼,又迅速把眼神移开,带着几分羞涩的说:“就会拿嫂子寻开心……”

我一时分不清老板娘到底有没有生气,于是也就不敢再多搭话。

老板娘似乎也感觉这样比较尴尬,所以便对我说:“赶紧来帮我推拿一下,我的尾椎骨快疼死了。”

我急忙点了点头,走到老板娘的身边。

看着老板娘完美的曲线,我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气说:“嫂子,你能不能把睡袍掀起来?露出尾椎骨,这样我推拿的时候也更方便。”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紧张到了嗓子眼,生怕嫂子生气。

老板娘听到我这话,身形一顿,迟疑地说:“王浩,要不你就隔着衣服给我按吧,你给我挑的那条底裤实在是……实在是太羞人了……”

这一刻我忽然有些后悔。

早知道不给老板娘挑那条了,如果挑一条普通点的,她是不是就愿意让我掀开裙摆了?

我说:“嫂子,那我就这么给你按吧,你要是疼的话就告诉我。”

“好。”老板娘表情痛苦的点了点头。

得到老板娘许可,我伸出手去从她的腰部开始推拿,在摸到尾椎骨的时候,我便停止了继续前进,非常小心谨慎的在那里按摩推拿起来。

说实话,我的按摩手法确实有点真材实料,揉、摸、按、搓、捏、推等手法,我都掌握的非常娴熟。

我一边轻轻推拿,一般询问老板娘:“嫂子,你感觉怎么样?”

“唔……”老板娘发出长长的呼气声,说:“有一点点疼,但疼过之后就很舒服,王浩,没想到你还真有点水平!”

相关文章:

和50岁女人做经历真爽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死鬼讨厌快点干人家要吗|三人呜咽肠壁

扶着龙根停了进去#玉米地白花花

雨后的小故事动画版 雨后小故事高清动画版gif

宝贝…你这里好敏感.撞开宫口双性一直哭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