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不哭一会就不疼了高H

2022-05-11 19:02 · 新商盟

“嫂子,我好难受。”

“等会儿就不难受,乖。”林子惠哪见过如此恐怖。虽说陈伟也给过鱼水之欢,可远远比不过陈正的感觉,他的硕大就顶在自己的里面,感觉全部被塞满。


林子惠靠在陈正的肩上,两个人将身体贴的天衣无缝,低声在陈正的耳边道:

“知道吗,今天嫂子给你看病的事情不能告诉外人知道吗?”

陈正眼底闪过一丝笑,他当然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告诉别人,可谁让他现在是个二傻子。

所以含糊不清的点了点头:“嫂子,我知道了。”

听到了陈正的回答,林子惠最后一点理智也被掐灭,两只手抓在陈正的肩膀上,半个身体微微起来,准备开始运动的时候,旁边木桌上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听到这个动静,林子惠登时清醒过来,快速的从陈正的身上起来,原本被温热包裹着的地方,如今裸露的暴露在空气中,陈正实在难受的紧。

可是偏偏又不能在嫂子的面前表现出来,红着脸痴傻的笑着:“嫂子,我难受。”

“乖,等会儿嫂子帮你治病。”林子惠笑着说完,身上只是披了一件格子衬衣,光着腿到了堂屋门口打电话。

来人的正是国外务工的陈伟,虽然声音有些老实巴交,不过说老实话,结婚几年,陈伟对自己还算不错。

除了那方面不行之外,吃穿从来都不缺,对宝儿也算是尽心尽力。

陈正虽然是个傻子,可好歹也是个男人,况且是陈伟的弟弟,想到这儿,林子惠的心里闪过一丝愧疚感,语气难得柔和了很多:

“孩儿他爸,你啥时候回来?”

“刚离开村里,估计要一年多。”陈伟在那边道,然后林子惠听见他打火机的声音,刚要阻止,听见陈伟开口道,“阿正怎么样?”

他这个弟弟虽然是个智障,可是从小到大,他这个做大哥的也算是尽心尽力的照顾。

如今他不在家,自然要托付给妻子。

林子惠听完,想想刚才的事情,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随后勉强笑了笑:“阿正他很好。”

“就是这几天可能有点感冒,我明天带他去镇上看看。”

随后夫妻两人寒暄了几句,然后便挂断电话,外面的热风吹在身上,感觉不到一点凉意,林子惠一屁股坐在门沿上,想想自己刚才做的事情,又想想丈夫说的话,心里不由得闪过一丝愧疚感。

她怎么能做对不起丈夫的事情。

不曾想这一幕被后面的陈正尽数看在眼里,身上的衣服还没有穿上,陈正赤身裸体的坐在椅子上,原本还想着和嫂子好好翻云覆雨,享受鱼水之欢。

不过看看嫂子失魂落魄的样子,陈正也知道没有机会,所以装傻着喊道:“嫂子,我冷。”

一句话将林子惠的回忆拉了回来,她起身,拍了拍屁股上面的灰尘,眼皮懒得抬起,随手将堂屋的门关上,怅然若失道:“就这么睡吧。”

“砰——”房门关上,陈正的眼恢复了正常,看了眼下身的庞然大物,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如果不是该死的电话,他恐怕正在嫂子的身上策马奔腾。

“妈的。”陈正一身咒骂,直挺挺的躺在凉席上,一夜无眠。

次日,天刚刚亮,陈正听见自家院门被打开的声音,一溜烟爬起来,发现嫂子将渠里的水提上来,开了门,正在种玉米。

不同于晚上的风情万种,白天的嫂子看起来很是本分,穿着小碎花的绿色裙子,头发用皮筋随意的固定着。

可能是早上天气凉,她并没有戴草帽,做农活的样子很是熟练。

陈正就这样痴痴的看着,脑袋里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一大清早不由得难受起来。

正胡思乱想着,听见院子里传来一阵声音,陈正顾不得多想,随手套了个外套,跑出去,然后就看见嫂子坐在地上,不住的嗯哼。

陈正心里一急,顾不得自己还是个傻子,急忙跑到嫂子的旁边,将嫂子从地上抱起来,声音也是有些急促:“嫂子,你没事吧?”

“我……”林子惠有些愣愣的看着陈正,心里有些疑惑,这还是昨晚那个连衣服都不会解开的小叔子吗?

不等嫂子想完,陈正直接将嫂子抱起来,准备抱进屋的时候,却被林子惠止住,摇了摇头指着前面不远处的草房:

“你去里面帮我看看,有没有从我山上采回来的草药。”

这些钱为了给陈正看病,家里的钱基本上都花在他的身上,林子惠又懂一点点的草药,但凡有个头疼脑热的小病,基本上自己解决。

陈正点点头,连忙起身往草房走去,不一会儿从里面拿了一堆晒干的药材,林子惠为了方便上药,直接掀开裙子,露出白花花的大腿。

不同于农村女人的粗糙,陈伟尽可能的给她最好的生活,除了不在家的日子,基本上林子惠都不用干什么粗活。

现下一条白花花的大腿就这么在陈正的眼前晃悠,时不时因为上药的动作,里面的小内内若隐若现,陈正觉得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火,又不受控制的往上冒了起来。

林子惠上药,也没注意身边人有什么异样,随后将草药放到边上,拿了手绢细细的包扎好,抬眼看到陈正的不对劲,想想刚才的动作,不由得咳嗽一声:“阿正,怎么了?”

“没事。”陈正转过头看看别处,尽量不让自己的视线定格在林子惠的身上,“嫂子,我……”

“阿正,你是不是有事要说?”林子惠想想他刚才急匆匆的跑出来的样子,心下不由得一动,如今他全身只穿着一个衬衣,外人只觉得憨傻,林子惠却知道,对她这个长久的没有鱼水之欢的少妇来说,有多大的诱惑力。

“嫂子,没事。”陈正还是刚才的痴笑,没有半点变化,林子惠也没有多想,手扶住墙面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感觉脚下一痛,林子惠皱了皱眉,还没回过神,陈正已经把她抱了起来。

“嫂子,我帮你。”陈正痴傻的笑着将林子惠抱了进去。

原本安定的心,泛起一点点的涟漪。

林子惠以前只当他是个孩子,如今想想昨晚发生的事情,心里隐约觉得不太对劲。

就算陈伟再不是个男人,好歹对她也算真心实意,如今她不甘寂寞,跟这个神经病的小叔子搞在一起,若是让外头的人知道,还不定会传出什么闲话。

想到这儿,林子惠的脸色冷了几分。

待陈正将她抱进里屋,准备将被子掀开给林子惠盖上的时候,林子惠抓住陈正的手,声音淡淡,没了以前的柔意:“阿正,我没事。”

“你先回去吧。”说着翻身躺在炕上,背对着陈正,陈正明里听话的出来,暗地里却是不停地琢磨,明明昨天晚上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变了个人。

“那嫂子睡着。”陈正拍了拍手,还是跟原来痴傻的模样一样,“阿正走了。”

林子惠听见高浅不一的脚步声,心里的石头才算是落了下来。

无论如何昨天晚上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两个心怀鬼胎的人,各自打着算盘。

本身脚疼,加上心事重重,林子惠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日上三竿,身上的碎花裙子褶皱的不成样子,正准备将裙子拉下来,听见后面喘气的声音。

林子惠吓得不轻,一个激灵坐起身,然后就看见坐在地上的陈正。

林子惠气不打一处来,连带着语气也有些不耐烦:“你来干什么?”

“嫂子,我是给你送药的。”像是做错了事情,陈正委屈的起身,小心翼翼的将红花油给了林子惠,他到这儿差不多也有一个多小时,本来拿了红花油准备给她涂上,可没想到一进屋就看见林子惠沉沉睡着的模样。

原本的裙子不小心掀了上去,背对着自己,看的一览无遗。

最重要的是,随着林子惠的呼吸,胸前的小白兔呼之欲出,活脱脱就是香艳图。

陈正怎么舍得这么好的机会,又害怕别人进来胡说八道,就蹲在地上痴痴的看着嫂子,心里早就已经暗潮涌动。

林子惠看他一脸无辜的模样,想起自己刚才说话的确有点儿过分,便柔和了语气,顺手将陈正拉到炕沿坐下,笑着摸了摸陈正的脑袋,一低头,整个领口被看的清清楚楚。

“嫂子刚才不是有意凶你的。”

“没事,嫂子。”陈正还是憨傻的模样,现下已经穿了宽松的运动裤,上边则是黑白条纹的半袖,高大伟岸的身形挡住了屋子里的光,走过去将林子惠的腿放下来,然后将红花油拿起来,小心翼翼的涂在受伤的地方。

林子惠看着不免心动,想想陈伟,除了顾家之外真没什么用。

做男人不行,做女人更不行,连个傻子的体贴都没有。

林子惠想想都觉得郁闷,如果陈正这个傻子是陈伟就好了。

“嫂子,你觉得怎么样?”陈正抬头,一双眼无辜的瞪着林子惠,红花油擦在了脚踝的位置,因为上面敷了草药的原因,两种味道混合,闻起来特别的不舒服,林子惠转身准备开窗,听到他的声音笑了笑,“好多了。”

“阿正,真的是谢谢你了。”

陈正原本还以为嫂子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心里多少有点忌讳,故此小心翼翼的替她上药,如今看到她不在乎,手指缓缓网上,贴到小腿的位置,上面只是一点擦伤不算严重,陈正修长的有力的手指缓缓的揉捏着林子惠的小腿。

原本疼的厉害,被陈正一弄竟然有些舒服,林子惠眯着眼,靠在后面的枕头上。

见状,陈正的手劲越发的温柔,见林子惠闭着眼,便放心大胆的窥探。

一想到昨天晚上,嫂子骑在自己的身上,那欲仙欲死的感觉,陈正便忍不住想要扑倒嫂子。

“啊……”还没想完,一声呻吟打断了陈正的思绪,抬眸,嫂子红着脸有些尴尬的看着陈正,准备将陈正的手推开,可不知怎的,两个人的手就这么巧合的牵在了一起。

林子惠的脸色更是红了几分,咳嗽着看向别处:“阿正,我没事了。”

“那嫂子你要好好休息啊。”陈正笑着准备出去,却很巧合的捏住林子惠的衣角,不等林子惠惊呼,整个人被拽起来,林子惠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趴在陈正的身上。

相关文章:

男友在我睡着时舔我 喜欢多个男人插舔我

《首富奶爸》&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少妇口述出轨经历,白天在单位和老板做了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视 孕妇情乱小说_另类小说

边吸奶呀边扎下面很爽,快穿之禁忌文尺寸大的肉多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