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含好上课别流出来

2022-05-11 09:23 · 新商盟

她双臀均称,我情不自禁在上面摸了一番。我将手抚摸在灵琴清的身体上不忍移开。

灵琴清的腿抖了一下,气呼呼地问:“你……你怎么还不吸?”


“就吸,就吸。”我用手在伤口周围挤了挤,有丝丝黑血流出来,我长吐一口气,伸嘴朝伤口处吸去。

伤口处的乌血一入嘴,又苦又腥,我几乎要呕吐,忙将乌血吐到地上。

看着那令人作呕的乌血,我真的不想再去吸了,但一看到面前躺在眼前的美人儿,我将心一横,暗想,男子汉怎能见死不救?

想到这儿,我将口中残余的那种又腥又臭的乌血气味也变得甘甜,我索性趴在灵琴清身上,一鼓作气,一连在灵琴清那伤口处吸了数十口,地上吐满了乌血,最后乌血变得鲜红,我依然意犹未尽,直至听到灵琴清痛苦地轻吟了一声,我这才停下来,感觉舌头麻麻地,头晕目眩。

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我暗想,虽然乌血被吸了出来,但体内还会有残余毒汁,须用药物去除。想到这儿,便挣扎着站了起来,在周围寻找了一会儿,竟然找到了好几株七叶一枝花。我大喜不已,忙将此草捣碎,轻轻地敷在灵琴清的伤口处。

在伸手要给灵琴清穿裤子时,我犹豫了片刻,情不自禁在灵琴清的双腿间抚摸了一番,突然听到灵琴清轻声嘤咛了一声,我忙将手缩了回来,压抑住心中的那股无名烈火,将灵琴清的裤子慢慢地拉了上来,因为灵琴清躺在地上,裤头拉不上,我只得将灵琴清抱了起来,将灵琴清的裤子穿好。

待将灵琴清裤子穿好了,我已经气喘吁吁,暗想,难道自己用嘴吸毒,不小心也中毒了?

这时,突然感觉一股清凉之色从丹田处缓缓往上涌,舌头的麻木感渐渐消失了,并且精神也好了很多。

我正惊讶,耳边又传来了青水仙的声音。

“这点蛇毒根本算不了什么。你不是想变强吗?面前这个姑娘还是个黄花闺女,你若采了她的阴魅,可增强你的阳刚之气。”

我在心里问,“采阴补阳吗?”

“差不多。”

“是不是我睡了她,就采了她的阴魅?而我增强了阳刚之气,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

青水仙说道:“我这一招叫采阴补阳术,你按照我的方法来,才能采得她的阴魅。一旦得到她的阴魅,不但你在性方面能力加强,同时还会增强你的体质,甚至能闻香识女人。”

“闻香识女人?”

“对,能轻易知晓女人身体中的秘密。”

我越听越惊讶,这一招太有用了。便急着请青水仙教我采阴补阳术。

青水仙说:“这一招需要你在实践中才能教你。”

我看了看灵琴清,她似乎睡着了。我慢慢蹲在她的身边,朝她挺拔的胸和微张的双腿看了看,现在她就是我最好的实践品。

有一种声音在耳边回响:

“脱了她的衣服,睡了她。”

我情不自禁伸出手,去脱灵琴清的裤子。

可我的手刚碰到她的裤头时,灵琴清突然轻哼了一声。我条件反射地立即将手收了回来。

灵琴清被蛇咬,我才给她吸完毒,现在就睡她,是不是太趁人之危了?

等她身体好了我再睡她吧,反正洪森伟死了,她还会再嫁人。到时嫁人了,还会来找我开光。

她的阴魅,迟早是我的。

我轻轻推醒了灵琴清,对她说,我已经帮她将蛇毒吸出来了,现在就送她回去。

灵琴清一听,大惊失色,慌忙说道:“我不回去,我不回去,我一回去,肯定要给洪森伟陪葬。我不想死。”

“我悄悄送你去你妈家。”我说。

“那也是死。洪森伟给了我家二十万彩礼。如果我不给洪森伟陪葬,他们就会收回彩礼。这钱是给我弟弟读书用的,要收回钱,不等于要了我爸妈的命。他们不会退钱的,宁愿让我去给洪森伟陪葬!”灵琴清声泪俱下地说道。

我心里极不是滋味。

原以为灵琴清是一个很强势霸道的女孩子,没想到,她竟然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家境里。

突然,山下传来一阵嘈杂的说话声。

“他们就在山上,去把他们找回来。找回一个,奖励两百块!”

“妈的,章小贝,敢打我,老子不把你找回来陪葬,老子就不姓洪!”

我大吃一惊,对灵琴清说,章基勤带人上山来抓我们了。

灵琴清的眼中闪过一丝惶恐。

我将灵琴清搀扶起来,问她还能不能走路。灵琴清试着走了两步,发出一声轻吟,秀眉蹙成了一个疙瘩。

“我来背你吧。”我在灵琴清面前蹲了下来。

灵琴清趴在了我的背上。

我们朝着山的另一头走去。

一开始灵琴清似乎不大情愿我背她,但走了一阵后,她就开始抱着我,身子也贴了上来。

因为能老远听到别人的声音,我总能避开他们的搜索。

整整一天,我背着灵琴清在山上跟他们打游击战。饿了,我们就摘些野果吃。直到天黑后,洪基勤等人才下山。

山上有很多毒虫野兽,我们不能在山上过夜,我背着灵琴清悄悄下山,来到村后面的果园里。

这一片果园是村里一个叫羸德马种的,种了些梨树、桔树和桃树。果园里有一个小木屋,在果子快要收获的时候,羸德马就住在小木屋里守夜。

我背着灵琴清正要去小木屋,突然听到从小木屋里传来嬉水的声音。

小木屋里有人。

我将灵琴清放下,叫她在这儿等着,我去看看小木屋里是谁。

轻手轻脚地来到小木屋前,我刚想通过门缝朝里望,门突然开了,一只手伸了出来,抓住我的手便将我往里拖。

“死鬼,现在才来,等得老娘都洗了两个澡了!”

一阵沐浴露的清香扑鼻而来,我被一个女人一把拉到了怀里,额头碰到了一对软绵绵的东西。

伴随而来的,是一股极强的奶油味。

我确实吓了一大跳,一时搞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但又不敢做声,怕对方知道是我,只得用力去推。

对方被我推开,撞到了屋里的一只木桶上,嗔怪道:“死鬼,你干什么?平时不是猴急猴急的吗?怎么今天推我了?”

这回我听清楚了,这是羸德马的老婆利方。

利方今年三十来岁了,身材苗条,面若桃花,在我们这村子是个名人。据说她被羸德马讨回来就不是处了,对那事的渴望旺盛,羸德马受不了她,经常独自来果园的小木屋里过夜。

这几天羸德马不在家,没想到利方会在这里守夜。

借着从唯一一扇窗户射进来的微弱月光,我惊讶地发现,利方竟然没穿衣服!

我感觉受不了,转身想走,不料利方冲了上来,一把抓住我的手,说道:“你是章小贝?!”

“是……是我。利方嫂子,不好意思,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说着想将手抽回来,但是,利方却将我的手抓得死死的。

“听说你和琴清上山了,大伙找了一天没找着呢。琴清呢?”利方丝毫不在意她还裸露着身子,探头朝外张望。

我撒谎道:“我不知道她在哪儿。”

“哦。你来我这儿了,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吧,你放心,你在我这儿,我谁也不说。”利方说着就将我往屋里唯一的那张床上拉。

我忙推辞,“别别别,万一被张家的人发现了,会连累你的。”

利方盯着我,冷冷道:“怎么,小贝,难不成你怕嫂子吃了你不成?”

“不……不是。”

“那就得了呗。”利方又上下打量着我,“听说你给琴清开光时,还没进去就谢了。你是不是真的不行啊?”

“不……不是。那次是……是意外。”我无地自容,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烫。

利方嘻嘻笑道:“要不嫂子教教你吧,你有了经验,以后给姑娘们开光,就不会出笑话了。”

“不不不……”我挣脱利方的手要走,利方突然抓住了我那处。

“擦!”我倒抽了一口凉气。

“哟,挺大的嘛。”利方抓着我的那处,“你一定很想要嫂子吧,嫂子今晚就给你。”

一股异样从那里传来,我想推开利方,但又感觉这种感觉十分美妙,舍不得推。

利方得寸进尺,索性将手从我的裤头里伸了进去,一把抓住了我的那个家伙。

“啊!别别,嫂子,这样不好……”我接连后退。

“这么大,小贝,嫂子发现你有点心口不一啊。”她边说边动着。

“我……”我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

突然,从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大惊,忙说:“来人了!”

只见果园那头有一个人打着手电筒快步走来。

“呀,怎么这个时候来!”利方赶忙将手从我裤头里抽了出来。

我一时手忙脚乱,想夺门而逃,利方拉住我说:“来不及了,快,进去。”

她不由分说地将我往木桶里推。

“里面有水……”

“你就躲在水里。”

“可……”

“别可了,快进去。”

我被利方强行推进木桶里。紧接着,她也跨了进来,将一块大大的浴巾搭在我的头上,轻声说道:“不要做声。”

这时候我们的姿势非常暧昧,我是蹲在木桶里的,而利方是坐在木桶里,我们面对面。木桶不是很大,我们的身子挨得挺紧,可以闻到从她身上传来的女人体香。

若在平时,这种情况,我绝对沦陷。

但是,我这时候竟有一种做贼的感觉。

万一被人发现了,那就是瓮中捉鳖啊,我觉得还是离开木桶比较好。

就在这时,外面那人到了门口。

“宝贝,我来了。”那人边说边走了进来,打着手电筒照向利方,“哟,在洗澡呢,在等着我啊。”

我一听这声音,顿然懵了。

这竟然是族长的声音!

利方说道:“关掉手电筒,让人看到有光了可不好。”

“嘿嘿,这里会有谁来啊。”族长关了手电,将手电扔到床上,来到水桶边,伸手朝水桶里摸来。

我心惊肉跳。

就在族长的手即将摸到利方的身上时,利方一下将族长的手拍开了。

“猴急什么,我今天不舒服,你明个儿来吧。”

“什么?我药都吃了,你叫我明天来?”族长边说边要脱衣服。

“吃了药,你回去睡你老婆啊。”利方说道。

“我老婆没你的漂亮,我喜欢。”族长脱掉衣服,就要脱裤子。

利方大叫:“你干什么?”

族长说:“进来跟你鸳鸯浴啊。”

“不许进来!”利方指着族长,“我……我来大姨妈了,你要是进来,会倒霉的。”

“不会吧?白天不是没来吗?怎么现在来了?”族长犹豫了一下,“那我怎么办?下面胀得难受。”

“你……你自个儿解决。”利方说道。

“自个儿不舒服。要不你用口……”

“滚滚滚……”利方骂道,“你越来越下流了,我才不用口呢。回家叫你老婆用口去!”

族长看着利方,严肃起来。

“利方,你今天不对劲。是不是又要我帮你什么事?快说。说完我真的要办事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大姨妈回去不过十来天,哪有来得这么勤的?”

我暗暗将族长的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问候了一遍。我这时候虽然没有完全沉在水里,但是,鼻子以下全在水中了,不敢动,也不敢深呼吸,更郁闷的是,利方将浴巾搭在我的头上,不时地来回抚摸,令我非常难受。

只希望族长快点离开。

我轻轻朝利方的腰掐了一下,告诉她我现在不舒服。

利方顿了顿,说道:“这样,你出去一下。我……我要出来。”

“出去个毛啊!”族长抱住利方,硬是将她从木桶里给抱了出去。

水桶里的水一下就往下沉,我大吃一惊,也跟着往下蹲。

好在族长并没有注意到水桶里,将利方丢到床上后便开始脱裤子。

相关文章:

《限时宠妻娇妻好撩人》免费阅读 苏简溪厉霆骁小说免费试读

校花沉甸甸的囊;袋拍打_学长好帅好棒重一些

宝贝儿好深喂饱你叫得真好听/不要太涨了好深撞开

好爽快进来老师还要:乱乳你的下面太美味了

拿东西塞住阴不准尿出来作文/肿胀顶鼓起来h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