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

2022-05-11 09:53 · 新商盟

两条笔直的大长腿中间,马上便呈现在了老马的面前,让老马激动地青筋暴起,将粗粝的手指慢慢伸了过去……

小凤一个哆嗦,第一次被男人这样触碰,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抽空了一般,有些呼吸困难。


而紧接着,那炙热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就好像身体像是被火柴点燃了似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还有东西流了下来。

明明很难受,却又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这种矛盾的感觉吓到了小凤,让她觉得自己病的更严重了。

“是不是舒服一点了?”

那略带着腥膻的味道,如同诱人的情蛊,让老马迷恋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才问道。

“是有点舒服,但又很难受,马爷爷您继续,您不动我又开始难受了!”

老马嘿嘿笑着听了下来,小丫头已经完全被他给控制了,接下来他要一举拿下!

“别急,小凤,马爷爷问你,你想不想更舒服?”

老马耐着性子循循善诱。

“想……”

小凤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老马,眼神里充满了渴望。

老马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都快化了,赶紧说道:“你闭上眼睛,其他的不用管,我一定让你舒舒服服的!”

小凤单纯,并不知道老马话里面的意思,惊喜的点了点头说:“好!”

老马的目的达到,迅速的爬上了床,然后脱掉了自己的裤子……

就在一切都准备就绪,只需要老马直接压上去的时候,大门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而小凤也睁开了眼睛,刚好看到老马情急之下穿裤子的情景。

“马爷爷,好了吗?你脱裤子干什么?”

老马有些紧张,临机一动便说:“准备帮你去晦气呀!”

“哦,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小凤不疑有它,继续问道,而且老马那里就像有魔力一样,让她忍不住偷偷的多看了几眼。

老马看到小风没有多想,想着小丫头就是单纯,可惜现在不能继续了,被其他看到就完蛋了。

“做这事不能被人打搅,外面来人了,我先出去看看!”

“马爷爷,您赶紧出去看看!”小凤催促道,她现在好难受,只想老马快点给她继续。

老马看着小凤那水汪汪的眸子,越看越是喜欢,又在她那水嫩的脸蛋上掐了一下,笑着说:“好的,别急。”

那水嫩滑腻的感觉,让老马的心再次荡漾了起来,恨不得再摸一摸过瘾。

这个时候,桂花的声音传来。

“谁呀!”

她此刻心里也着急,老马正在帮小凤做法事祛除邪祟,是不能被打搅的。

“桂花,是我,你开门,我找你有事?”

听到是张顺的声音,桂花稍微犹豫了一下,想到之前老马说的话,便一咬牙对张顺说:“你回去吧,以后别来了!”

小凤都已经这样了,要是再下去,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呢。

“别呀,桂花,你怎么了,你快开门……”

张顺上次在桂花这里得到了甜头,可毕竟没有全部得到,这几天心里跟猫抓了似的,好容易找到了机会摆脱了他老婆,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桂花有些着急,想让张顺赶紧离开,可张顺不听,有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头,让桂花为难起来了。

寡妇门前是非多,指不定多少人看着呢,没办法,桂花只好将门打开。

因为刚蒸过澡,桂花的脸上还泛着红,衣领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美好的白嫩,美艳的眸子带着些许的愁云,张顺一进门就抓住了桂花的手,要将桂花往怀里拉。

“小宝贝,我想死你了,过来,让我亲你一口!”

说话间,粗粝的大手就要往桂花微开着的领口里钻。

“不要,还有人呢,你放开我!”

桂花被张顺抓着手,那异样的感觉袭来,尤其是刚才又被老马洗了那个地方,火气还没有压下去呢,现在又跟男人接触,明明是要拒绝的,可身体却很诚实的反应出来。

“还有谁?人呢?”

张顺一听桂花这么说,顿时就有些紧张,心虚中急忙将房间扫视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人,最后将目光看向了套间闭着的门上。

桂花也没有多想,便将老马帮小凤瞧病的事情说了出来。

张顺一听就急了,“你真是糊涂,小凤一个姑娘家家的,你怎么可以让她跟老马在一起呢,那老光棍要是对小凤做出点什么就麻烦了。”

“怎么会呢,老马不是那样的人!”

桂花之前其实也担心,后来被老马三言两语说的给糊弄过去了,现在张顺又再次提起,桂花其实也有些心虚。

“你呀,让我怎么说你呢!”

张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拉着桂花迅速的朝着套间门口走去,想要推开门的时候,房间门突然从里面打开,老马一脸淡定的走了出来。

“有事吗?”

桂花心虚,想到刚才张顺说的话实在不好听,有些尴尬的走上前解释:“没什么,我有些担心小凤,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老马扫了一眼张顺,有些生气的说:“我正准备做法了,就被你们打断了,你说有事吗?”

“既然你们不相信我,那我就先走了。”老马说完就往后面走。

他心里早就将桂花母亲当成自己的了,肯定不想让张顺染指,现在他就是要故意破坏桂花跟张顺的关系。

桂花听了慌的不行,赶紧拉住老马,然后对张顺呵斥道:“你赶紧走吧,再不走,以后就不要再来我家了!”

张顺看到桂花脸色难看,加上村里人都信迷信,桂花肯定是被老马忽悠住了。

他不想把桂花的罪死,恨恨的看了老马一眼之后,最终还是离开了。

桂花等张顺一出门,马上就把门给栓上了,然后对还在生气的老马哀求道:“马师傅,求求你帮帮我们家小凤吧,我保证这次不会有人打扰了。”

“行,看在都是邻居的份上,我就答应你这次吧。”老马脸色由阴转晴,跟桂花叮嘱了几句之后,再次回到小凤房间,锁上了门。

房间里,小凤已经盖上了被子,看到老马进来之后,脸蛋红扑扑的她主动把被子掀开了,那白花花的身体再次暴露出来。

老马看到她两条大白腿微微张开,下面的床单也有了被染湿的痕迹,让他脑子一下就冲了血,再次拖掉了裤子,跪在了小凤两腿中间……

“小凤,等下可能会有点疼,你要忍住,别出声,知道吗?痛完之后你的病就好了,舒服了……”

老马一边用那里在小凤周围慢慢摩擦着,一边叮嘱道。

“嗯嗯,马爷爷你快点……”小凤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她感受到老马那里传来的温度,整个人更难受了,所以忍不住开始催促起来。

老马二话不说,慢慢的往前挺了进去……

老马长这么大,这可是第一次玩小凤这种处,心里的激动可想而知。

他的第一感觉就是紧,紧到他寸步难行。

已经亢奋到了极点的他也管不了这么多,直接把小凤的两条腿把全部掰开了,几乎成了一个一字。

一脸潮红的小凤此时就想一个木偶一样,任凭老马摆布。

相关文章:

我我十四岁男友把我衣服/女人靠男人是永远靠不住的

被男朋友亲了之后腿软#拔深一点今天老师随你

侍卫们轮h少主受by湖绿/结合处拔出发出啵

所谓的僵尸男孩其实是患有一种罕见的病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体育老师运动裤图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