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不疼我就进去一下_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2022-05-09 07:15 · 新商盟

他立马停下脚步,竖起耳朵仔细听起来。

“唔……嗯嗯……啊。”

肆无忌惮的呻吟声让楚小天一愣,莫非卫生所的李晓月大白天的和自家男人在里面做?不对啊,她老公常常出差在外,再说这卫生所也是李晓月一人负责的,难道……

楚小天震惊了,该不会是在偷汉子吧!

啧啧,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幸运,李晓月在村里,也算是排的上号的大美女,她可是童颜巨乳啊,光是看看,都能大饱眼福。

想到这儿,他就迫不及待的赶紧从门缝往里面一看。

只见李晓月坐在那里,脸颊潮红,满脸舒爽,嘴里哼哼唧唧的,双手抓住桌子,连青筋都能看到。

看这表情就知道,她正在享受之中呢。

不过,没有男人?

楚小天愣了下,眼尖的他突然发现,李晓月右手攥着一个黑色小方形的东西。

遥控器?

这妮子应该是在用玩具在玩。

还真是一个欲望极强的女人啊。

想到这,楚小天不禁来了兴趣。

他往后退几步,然后飞快的往里面冲,砰地一声,门就开了。

这声音把李晓月猛地起身,吓得遥控器都差点掉了,同时尖叫一声。

“啊!”

看到来人是楚小天后,她手忙脚乱的摁了下遥控器,这才松了口气,皱着眉头看着楚小天:“慌慌张张的,这么晚有事?”

“李医生,我给你送钱来的。”

“什么钱?”李晓月没好气道。

“校长的药钱。”楚小天嘿嘿傻笑。

听到这话,李晓月才面色一喜,“把钱给我吧。”

楚小天点点头,把钱递给李晓月,就在李晓月接过纸包的瞬间,他迅速抓起桌子上的遥控器。

“这个看起来好好玩啊,李医生这是什么啊?”

李晓月的脸色立马变得慌乱起来。

“放下,别动,啊……”

话还没说完,楚小天就故意摁了下开关。

下一瞬,李晓月瞪大眼睛,双腿并拢,感觉浑身上下仿佛有一股电流传过,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她的俏脸也飞上两朵红霞,额头渗出汗珠,映衬着白皙的俏脸更加诱人,看得楚小天也有了反应。

“李,李医生你也生病了吗?”

这时候的李晓月哪有力气回答楚小天的话,好一会儿后,她才瘫软的坐在椅子上,大口喘着粗气。

“把遥控器给我放下。”李晓月怒道。

楚小天也是见好就收,放下遥控器后,假装委屈道:“干嘛这么凶,不让玩就不让玩嘛。”

李晓月虽然生气,但刚刚那一下,在别的男人面前达到顶点,确实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再说了,她堂堂一个医生,也不好喝一个傻子计较,于是冷哼了一声。

“你走吧,告诉校长钱我收到了,对了,今天的事情,别说出去,不然小心我老公收拾你。”

楚小天立马摆摆手,慌张道:“不说,不说。”

说完,他转身就走,刚走到门口,李晓月下意识瞥了一眼,就这一眼,她就移不开眼睛了。

怎么,怎么那么大?

饶是身为少妇的李晓月,此时也惊为天人。

刚刚才得到释放过的她,现在竟然又难受了,心里也痒痒的,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李晓月老公田顺才不常回家,就算回来也是敷衍了之。

可能是由于太操劳的愿意,田顺才不过三十几岁,就已经秃顶了,那方面的能力也是一日不如一日,就算吃了药,也维持不了,连张国柱都比不了。

这也是李晓月为什么总会自我安慰,甚至还买玩具来玩。

想到楚小天雄厚的资本,李晓月脸蛋儿就红扑扑的,这要是能和他发生关系,那得多舒服啊?

不行,怎么能这么想呢,自己可是有老公的人,可她越是这么抑制自己的想法,那种想法就越来越强烈。

最后她干脆关了门,去婆婆家吃饭,想消散这种念头。

但是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她又寂寞空虚起来了,最后实在没忍住,脑海里幻想着楚小天,再次自我安慰了一番。

而回到家的楚小天脑海里也不停浮现出李晓月的身影,想到她那玲珑小巧的身材,那童颜巨乳,他就忍不住想要好好品尝品尝。

有些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第二天下午,楚小天在干活的时候不小心受伤了,就去卫生所买创可贴。

李晓月看到他的一瞬间,就腾地一下站起来,眼睛都直了。

“李...李医生,你的事我什么都没说过...”

楚小天见李晓月态度异常,连忙装出副害怕的样子。

“你个傻小子,我这不是奇怪你昨天来过了,今天怎么又来了?”

李晓月俏脸微红,随便找了个借口掩饰自己的失态。

虽说才一个晚上的功夫,但她是真的想再看看楚小天那个真家伙,昨天她在脑海里,可是跟这傻小子大战了好几次呢~

“我...我手受伤了,一直在流血,杨老师说这得买个创口贴贴着才行,所以我才来找李医生你的。”

楚小天傻乎乎的笑着,故意扬了扬自己受伤的那根手指。

伤口倒不大,但是血水确实不断在往外涌。

“你个傻小子,还不把手放下去,在流血就不要乱甩,不然血流的更多,我给你拿个创口贴。”

李晓月瞪了楚小天一眼,她现在倒觉得这小子傻的有点可爱。

女性嘛,骨子里都有种母性。

因为楚小天下面雄厚的本钱,李晓月心里已经有了好感。

这一闹,心里当然是颇为关心的。

楚小天有点不敢置信,这个平时连正眼都不怎么看他的美少妇居然如此殷勤主动。

在楚小天的诧异中,李晓月已经将创口贴撕开,贴心的给他包上了。

“咦,真不流血啦,李医生你好厉害!”

楚小天连忙回过神来,依旧装傻充愣的傻笑着。

“你也是,以后做事小心点,别把那些脏活累活都揽自己身上,累坏了可咋办~”

李晓月柔声说着,一又美眸却不禁意间往楚小天下面瞅了两眼。

还别说,楚小天今天穿的裤子有点紧,虽然没受什么刺激,但下面的规模仍旧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大,真的好大!”

李晓月砸巴着嘴巴,心里已经有些春心荡漾了。

“李医生...这小东西好厉害啊,我还想再多要几个,以后要是受伤了我自己贴上就是,不用再来麻烦你了!”

楚小天当然知道李晓月在看他那,表面却仍旧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当然,他说话的同时,脑海里迅速浮起昨天跟王若雯在杂物室的场面,以此来刺激自己。

果不其然,这效果倍儿棒。

一想到与王若雯大战的香艳场面,楚小天反应越来越强悍。

李晓月本来想收回视线,去给楚小天取创口贴。

可这倒好,那强烈的反应,着实吸引住了她的眼球。

“咕噜...”

李晓月不禁咽了口口水,她感觉自己同样有了感觉。

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简值快要让她受不了了。

“李医生...你怎么了?”

楚小天故意问道,心里却是偷偷乐着。

现在李晓月这小脸蛋通红的模样,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

很明显,这女人跟王若雯没什么两样,都被他的本钱给吸引住了。

王若雯没两下就拿了下来,楚小天有充足的信心,眼前的这个美少妇,肯定也不在话下!

当然,想归想,楚小天可不敢有任何冒犯的举动。

毕竟,他是傻子嘛!

“来,这是你要的创口贴,加上你用的那个一共六个,三块钱。”

李晓月小脸通红,没敢去搭楚小天先前的话。

楚小天见状也不好多说什么,不过就在他准备付钱的时候,突然灵机一动。

“嘿,反正现在学校正在上课,回去也没什么事,还不如在这逗逗李晓月~”

这样想着,楚小天立即付诸行动。

原本是三块钱的东西,他故意只摸出两块钱递给李晓月。

“李医生,这是三块钱。”

楚小天一脸正经的胡说八道着。

“你这笨蛋,这是两块钱,哪是什么三块,你连数都不识啊?”

李晓月无语的瞪了楚小天一眼,但对方这傻里傻气的模样又不像是装的。

“这就是三块钱啊,你看,一块,三块...”

楚小天数着手指,一本正经的说着。

“噗...”

李晓月被楚小天一副正经的模样给逗乐了,她倒不是在乎这一两块钱,只是闲着无聊,也想逗逗楚小天玩。

“你个笨蛋,连数都不识,以后别人给你钱你怕是都分不清楚。”

李晓月柳眉一挑,轻声训斥道。

“李医生...我没数错,这就是三嘛!”

楚小天撇着嘴,装出一副委屈的模样。

“你啊...这明明才两张,怎么可能变成三张嘛!”

李晓月摇着脑袋,故意装出副嗔怒的样子。

“我...我不识数,李医生你倒是教我啊,为什么这不是三而是二!”

楚小天嘟囔着,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看着楚小天这副痴傻样,李晓月突然灵光一闪,脑海里冒出个大胆的念头。

现在是午饭过后,按理说不会有什么人来卫生所。

不然前几次,李晓月也不敢明目张胆在卫生所里看那个跟自我安慰了。

“小天啊,你不会识数不要紧,我可以教你嘛!”

李晓月话锋一转,眸子里划过抹异样的神色。

楚小天看在眼里,心里不禁乐了,就李晓月这荡漾的模样来看,似乎是跟王若雯一样,想忽悠他啊~

“好啊,李医生你教教我,这样我就不会出错,不会被人笑话了。”

楚小天胆子突然大了起来,故意上前握住李晓月的手臂,轻轻晃动着。

果然,李晓月并没有甩开楚小天的手,反倒是脸上露出一副暧昧的表情。

“那你得答应我,绝不能告诉别人哦~”

李晓月上下打量着楚小天,柔声说道。

“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

楚小天连忙点着头,装出一副极为认真的模样。

李晓月俏脸微红,双手抓着楚小天的一只手往自己身上按去。

“李...李医生,你要干嘛呀?”

楚小天故意装出一副不懂的样子,疑惑的问道。

“你看,我这前面是不是有两座鼓起来的东西,你数啊,一,二,这两个就是二了!”

李晓月继续握着楚小天的手,在她饱满的两座山峰上按动着。

楚小天不禁气血翻涌,虽然隔着衣服,但还别说,李晓月那儿是真的软到了极点。

跟楚小天的感觉一样,被陌生男人触碰到自己的隐私地区,李晓月明显感觉到有股电流在全身蔓延。

“哦,这就是一和二啊!”

楚小天装出副似懂非懂的样子,壮起胆子再次在那两座山峰上握了一把,软绵绵的手感,简直快要把他爽上天了。

“嗯...就是这样,你再数数...”

李晓月发出声迷人的嘤咛声,原本还有些顾虑的心已经彻底放开。

相关文章:

中国足球进世界杯是哪一年,中国足球世界杯首次出线

女的三通指什么感觉,男生都会自己动手鲁吗

虐打美男小腹肚脐,留在体中|不准流出来

触摸哪个部位会女人发软@男朋友要看我下面拿灯照着

女主吃饭男主下面连着:扣着她的腰往自己的方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