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过于敏感/里面痒痒的快帮我止痒

2022-05-07 21:49 · 新商盟

你用你的处男身来交换,以后你想找多少个女朋友都行。”

用处男身交换?她这是......

我小声地抬头看着这个眼神让人害怕的女人小声地问到:“难道你是想和我.......”

眼睛悄悄地瞟着蒋依依漂亮的眼眸,脑海里全是和她在床上你侬我侬的画面,真是太美妙了!

蒋依依黑着脸,摇摇头,我就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不是我,是另一个女人,只要你和她上了床,把我交代的事情办好,以后你想怎么样都OK!”

蒋依依说着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倒是把我吓到了,我看着蒋依依非常惊讶,“啊!”

这个女人该不会要给我找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女人吧,再怎么说我也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第一次这么美好的东西怎么能给老大妈呢?

一想到大妈皱巴巴的脸,不光滑的皮肤,我的心里突然有些嫌弃。

蒋依依看出了我的犹豫,“当然,你有什么要求,还可以给我提!”

我支支吾吾地说:“我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要是一个又丑又老的老太皮,也太......”

我的话一说完,蒋依依就笑了起来,“你放心吧,人家才三十多岁,而且保养得很好,身材也很火辣,不会让你吃亏的,放心。”

纵使蒋依依把对方描绘得这样美好,但是我还是有一丝担心,这个女人的话实在是不敢全都相信。

蒋依依瞪大眼睛等待着我的答案,我知道自己不得不做,只好咬着牙说:“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蒋依依似乎迫不及待把这个差事交给我,马上看着我问到:“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既然这个女人都说了,我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抬头看了一眼蒋依依,“我想和你睡一次。”

“呵,想睡我?”蒋依依的笑意带着些许讥讽,些许暧昧。

我赶紧点了点头,期待着蒋依依的回答。

还以为又会遭到白眼,没想到蒋依依很爽快地说:“没问题,只要你这次帮我把事情完成了。我可以陪你睡一晚上,就当被狗碰了!”

虽然话很不中听,但是一想到那天晚上蒋依依雪白的肌肤在灯光下的样子,我答应了。

第二天,蒋依依早早地就带我去挑了一身得体的西装,顺便还做了一个头发。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看起来还算帅气的小伙居然会是熊陵!

蒋依依双手抱着,上下仔细地打量着我,满意地点了点头:“没想到,你这个乡下的土包子打扮起来,也还凑合。”

来这么些天,这个女人总算是主动夸了我一次,我马上挑逗着眼前的女人说:“那你,要不要考虑睡我一次?”

蒋依依的脸立马变黑,手瞬间放下,冷冷地说:“这种话,以后你还是少提,你要知道,你只是我花钱找来的一条狗,我要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其他的想都不要想!”

蒋依依的声音很大很刺耳,引来了商场里人们异样的眼光,作为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训斥,实在是很没有面子。

在家休息,蒋依依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买来的礼仪书,天天都让我仔细钻研,提升一下自己的气质和人格魅力。

向伟接连来了几天,每天都是半夜悄悄地走进来,直到第二天凌晨才满足地离开。

纵使睡在楼下,但是我似乎还是依稀能听到蒋依依销魂的低吟声。每次她的叫声,都会让我胀得难受,只好用手自己解决。

就这样过了几天,蒋依依总算是给我找了一个工作,给公司一个叫叶兰的人当秘书。

上班之前,蒋依依把公司里的关系都告诉了我,这个叫叶兰的女人就是向伟的老婆。

只是这并不是向伟的原配,据说也是小三上位,好像还是某个夜场最贵的公主,一直等到向伟的原配死了以后才得以上位。

难怪对向伟在外面乱搞基本不管不顾,而蒋依依交给我的任务,就是去勾搭这个叫叶兰的女人,这样自己就有机会上位,成为向伟的老婆。

去公司之前,蒋依依一直叮嘱,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叫叶兰的女人知道我们是假结婚的事。

作为叶兰名义上的秘书,对于公司里的大小事我几乎一窍不通,所以只能充当一个开车的司机罢了。

第一次见到这个叫叶兰的女人是在办公室,当女人抬头的那一刻,我被惊艳到了。

粉嫩的脸颊,火辣的身材,修长的大腿,似水的肌肤,看上去哪里像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简直就是一个才长出来的女孩。

只是,她身体里散发出来的那种成熟的气息,确实掩盖不了的。见到她,我的身体就不自觉地有了无耻的反应。

叶兰看着我,转动了手中的笔说:“没想到我的秘书居然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鲜肉......”

说着把手里的笔丢到桌上,径直地朝我走来,伸手直接在我的胸口抚摸着,满脸柔情地说:“这个蒋经理还真的大方,自己的新婚丈夫都舍得给我用.......”

叶兰的举动,让我有些不知所措,赶紧木讷地说:“那个,我是来工作的......”

第四章 不是说好的吗?

叶兰魅惑地笑了笑,轻轻地在我的耳边吐了一口热气,声音非常酥地说:“小弟弟,姐姐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告诉我哦。”

我的身体瞬间像是被电击中了一般,从底部一直到头顶,都被灌满了铅,昏昏沉沉的。

身体开始燥热难耐,她离我越来越近,企图想要往后退一步,我赶紧低头问到:“你请说。”

“向总这几天,是不是都在你家睡的?”叶兰开门见山地问到。

我的心猛地一震,她全部都知道?这个男人,已经不止来了几天了,也真是厉害。

一想到蒋依依交代我的事情,我马上摇着头说:“向总怎么可能去我家呢?他一天那么忙,又怎么可能会在我家留宿呢?您想多了.......”

叶兰松开摸着我耳根的手,冷笑了两声,显然是对我说的话一点也不相信。

走到办公椅上坐下,夜兰翘着修长的腿,看着我说:“呵,蒋依依那个假女人,一心想着小三上位,怎么会这么早就结婚,说,你们是不是假结婚?”

说着,夜兰突然用犀利的眼光直勾勾地盯着我。

不愧是夜场里出来的,身上的那种气势吓了我一跳,后背不仅开始冒着冷汗。

为了完成蒋依依交代给自己的任务,我只好硬着头皮抵死不承认,“我们是互相喜欢的,怎么可能会是假结婚呢?”

“哦,是吗?以前都没有听说她谈恋爱,突然就闪婚了,难道是一见钟情?你们认识多久了?”

叶兰的话语咄咄逼人,吓得我冷汗直冒,擦擦额头的汗珠,我小心翼翼地说:“可能这就是缘分吧,认识也没多久,再加上我的床上功夫很到位,所以就.......”

叶兰的强势威逼利诱下,我还是开始胡言乱语,都不知道到底在说些什么了。

她什么也没说,来开抽屉,丢了一张银行卡在我的眼前,“这里面有两百万,把事情的真相全部告诉我,钱你拿走!”

身体一下子愣住了,这可是两百万啊!相比蒋依依给自己的彩礼,根本就不算什么,贪婪的心开始干渴起来。

理智很快把我从金钱的世界拉了出来,眼前这个女人城府实在是太深了,从她的眼睛里,几乎看不到一点的真诚,为了她的钱出卖蒋依依,可能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吧。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看着叶兰坚定地说:“这就是事情的真相,我们已经结婚了,现在是夫妻,你当着我的面说我的老婆的坏话似乎有点不太好.......”

叶兰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我的心却早已经忐忑不安了,她挥挥手说:“行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有事我会叫你。”

我赶紧离开办公室,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了。

在办公室外面找了很久不见蒋依依,只好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发消息告诉了蒋依依。

蒋依依很快就给我回复了消息,还告诉我,面对两百万的诱惑,我都没有被收买,要好好地奖励我。

“你下班直接回家,我回去给你奖励。”

看到这条消息,不自觉地勃起,难道......

她火辣的身躯,光洁的肌肤,我的心似乎都要被融化掉了。

实在是耐不住了,我赶紧朝她的位置扑去。

她拉着我的手坐到了床上,抬头用狐狸眼盯着我,轻轻地在我的胸口吹了一口热气。

我喘着粗气,摸着她的脸,想要朝她樱桃似的小嘴吻下去。

她把我推到在床上,整个身子朝我压上来,把我压在了底下。

第一次和女人有肌肤接触,我整个人都是酥软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燥热难耐,似乎只有这似水的肌肤接触,才能让我得到短暂的舒适感。

她纤细的手指在我的身体上来回地游走,身体上酥麻的感觉,让我飘飘欲仙。

长发飘香,直接盖在我的脸上,近距离地看着她美丽的眸子,光洁的肌肤,我的手不自觉地开始在她的每一寸肌肤上游走。

水嫩的唇开始慢慢地朝我靠近,那种感觉,冰冰凉凉的,一下子和心中的欲火缠绵交错,销魂至极。

她在我耳边轻轻地吐着热气,“你不是蒋经理的老公吗?不会还是第一次吧?”

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还没等我开口,她粉嫩的唇又一次吻了上来。

她双手环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轻轻地说着,让我深受环抱住她。

她闭着眼睛,坐在我的身上,慢慢地解开制服上的纽扣。

一颗。

两颗。

三颗。

........

制服慢慢地从光洁的肌肤上慢慢地滑落下来,掉在我的身上,触碰到我的那一瞬间,我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虽然那天晚上已经见过了蒋依依的身体,但是和现在就在自己身体上的感觉完全不同。

此时此刻,蒋依依在别人的床上呻吟,而身上的小悦,却只属于我一个人。

她慢慢地把身体贴近我的身体,用似水的红唇堵住了我的嘴,不让我说一句话。

我酥软地躺在床上,把自己的身体完全交给她。

小悦,小声地哼吟着,一副很满足的样子,微红的脸颊看上去是那样的娇艳可人。

好像躺在我身下的不是别人,就是蒋依依,汗水顺着身体流着,我们的身体似乎已经融为一体。

山洪总算是爆发出来了,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累得瘫在小悦的身体上,静静地闻着眼前这个女人的体香。

小悦瞪大眼睛盯着我,我也看了看她,休息了几分钟,小悦推开我沉重的身体站了起来,“我先走了。”

一边说着一边拾着地上的衣服,赶紧坐了起来,“不是说好今晚的吗?”

第五章 解不开

小悦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你就不要为难我了,毕竟你是蒋经理的老公。”

虽然很不舍,但是也只能让她离开。

小悦走后,我还沉浸在刚才的氛围里久久不能出来,房间里似乎都还冲刺着那种香甜的味道。

脑海里全是刚才的种种幻想,要是身下的是蒋依依,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砰!

门突然被推开了,想入非非的我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蒋依依。

“我还没穿好衣服,你怎么就进来了?”看着突然闯进来的蒋依依,我马上抓起地上的衣物,胡乱地穿着。

蒋依依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凌乱的床上,笑着说:“看来刚才战况很激烈啊,床都乱成这个样子了。”

相关文章:

每一次顶弄都深至咽喉:吃伟哥 阴茎临暂时变大变粗

男友见面就想着亲亲抱抱的:上一个洋妞是什么感觉

高h小说 美女被强奸_灌满浓精上课书包网

在吃饭下面还连在一起|有个污女友是什么体验

2019国内国际十大财经新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