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和两个男人玩3p好爽

2022-05-07 19:15 · 新商盟

听着丁腊梅这话,李二狗嘿嘿一笑,骂道:“腊梅婶儿,你可真是不要脸呢!文书要是知道你这样,恐怕得弄死你吧?”

“咯咯,就他还想弄死老娘?”丁腊梅咯咯娇笑起来,随后又嗔道:“小冤家,你快点儿吧,婶儿难受的紧呢,赶紧……”

瞧着丁腊梅扭着身子,李二狗心里恶狠狠地骂道,李富贵你个老东西,你想要搞老子小妈,老子就搞你媳妇!

李二狗越想越气,狠狠地一巴掌抽在了丁腊梅的腚子上,留下了一个手印,惹得丁腊梅娇呼不止。

“啪!”

“啊!”

听到丁腊梅这么一声惊呼,李二狗吓了一跳,他只是心里有气,居然就这么鬼使神差地拍了出来,听到丁腊梅这么叫唤,他吓得冷汗直流,要是把这婆娘给惹毛了,他回头朝李富贵告状,那可就完了!

“小坏蛋,没想到你人小鬼大,居然还喜欢这样的调调。”可是出乎李二狗的意料,丁腊梅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红着小脸儿,一脸媚笑地扭头白了李二狗一眼,那眼里的劲儿看的李二狗自己都害怕。

李二狗心中暗想,难不成刚才那一下反而让丁腊梅很是喜欢?!

“好啦,二狗,时间不多,快点儿吧。”丁腊梅见李二狗又停下来了,再次催促了起来,刚才那一巴掌拍的她很有感觉,身体瞬间有了强烈的反应……

“嘿嘿,好嘞。”

李二狗也有些忍不住了,仿佛要爆炸了似的,掰开丁腊梅……

“啊……要死了,上天了……”

……

瞧见丁腊梅这幅模样,李二狗更加的卖力一般,特别是听到丁腊梅让自己轻点儿,他就越是用力。

“不行了,小冤家,不行了……”

很快丁腊梅便彻底的沦陷了,她本以为自己可以承受得住,但却还是发现自己根本吃不消,此刻她才真正的体会到了啥叫痛并快乐着……

忽然,李二狗只觉得腰间一酸。

正快要达到天堂的丁腊梅发现李二狗忽然停止了,满是疑惑地问道:“小冤家,别勾婶儿胃口了,快点儿来!”

李二狗心中焦急,可越是心急,他就越发的没办法抬头,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满头大汗地说道:“婶儿,我……我没力气了。”

听到这话,丁腊梅立刻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李二狗,你这拿老娘开心呢,我这才刚要到头呢,你就说你不行?”

李二狗一听,顿时不高兴了,皱眉说道:“腊梅婶儿,谁不行了?刚才不还搞得你嗷嗷叫么,我这可能是太累了,要不你来试试?”

 

丁腊梅一听,没由来的脸一红,她没想到李二狗这个臭小子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过她这么大年纪还没有吃过童子鸡,被李二狗这么一说,还真的有些心痒痒了起来,咬了咬唇,犹豫了一下,说道:“好,那我帮你,要是你还不行,老娘跟你没完!”

李二狗也不过是在小书里头听过这事儿,特别是想到村里的文书李富贵的媳妇现在要用这样帮自己,他这心里头别提有多高兴了。

特别是想到丁腊梅这婆娘以后可能会跟李富贵亲嘴儿,他这等于是变相的埋汰了李富贵,这心里头就越发的激动不已。

“嘶,婶儿,你弄得可真舒服!”

李二狗只觉得一阵温暖,忍不住闭上眼睛打了个哆嗦。

丁腊梅听李二狗这么说,忍不住腊梅更红了几分,不过却也没有说话,更加卖力了起来……

“我说二狗子,你这臭小子到底还行不行啊?我这都累了,你咋的还没有反应啊?!”丁腊梅看着李二狗焉啦吧唧的模样,忍不住脸色不好了起来。

这都弄了这么久了,要是不行,那可就膈应人了!

一直闭着眼睛享受的李二狗睁开眼,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摸了摸脑袋,心想,“这不能啊,之前和秀芬婶儿在山上水潭边上的时候还来劲的很啊,咋现在这么舒服也没有反应呢?”

“婶儿,你别着急,你再帮我弄弄,兴许等下就好了呢。”李二狗心里也有些着急了起来。

开玩笑,男人这辈子如果没办法跟婆娘搞事儿,那活着还有啥滋味啊?!

丁腊梅一听,立刻柳眉一横,站了起来,没好气地说道:“资本不错,没想到是个没用的东西,白白扫了老娘的性致!”

“婶儿,你可别乱说话,谁不行了呢?”李二狗听丁腊梅说自己不行,也立刻来了脾气,“你家李富贵才不行呢!”

丁腊梅瞧见李二狗有些恼羞成怒,嗤鼻一笑,不屑地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要是行,那你硬气点给老娘看看啊?没用的东西,赶紧起开,看着碍眼闹心!”

李二狗没想到丁腊梅这婆娘居然翻脸比翻书还快,心里那叫一个气啊。

“丁腊梅,你……你胡说八道,看狗爷我不搞死你这臭婆娘……”

“腊梅,开门,你这大白天的把院子的门给关上干啥?”正当李二狗要和丁腊梅发急的时候,李富贵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一听到这话,李二狗也顿时焉了,心里有些发慌,虽然还没有发生最后一步,但是他和丁腊梅之间的事情要是被李富贵知道了的话,那李富贵一准会要了自己的小命。

丁腊梅倒是没有太过紧张,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自己摘下的小衣,有些鄙夷地看了一眼慌张的李二狗说道:“瞧你这出息,你别害怕,按照我说的去做,一准没事儿。还有,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要是你敢说出去,老娘有的是办法治你。”

李二狗闻言,心想,你就算是让我说我也不敢说啊,这李富贵知道了,那还不得要了我的狗命啊!

“成,那婶儿你也不能去外面瞎说我不行。”李二狗生怕丁腊梅这婆娘嘴上没个把门的,到外面瞎说。

丁腊梅嗤鼻冷笑,“放心吧,你这么个软蛋有啥可说的。”说完,整理好衣衫的丁腊梅让李二狗去灶台后面去加柴烧火,她则跑到外面去给李富贵开门去了。

躲在灶台后面烧火的李二狗也感觉不到热了,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生怕丁腊梅那婆娘说错话。

“臭娘们,这大白天的你关门干啥?是不是背着老子偷汉子呢?”李富贵的声音响起,吓得李二狗冷汗直流,开始有些坐不住了。

“李富贵,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你以为老娘跟你一样么?你自己偷女人居然还反打一耙,今天你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老娘跟你没完!”

丁腊梅说完,便听到李富贵一阵嗷嗷直叫,一个劲儿的认错道歉,这才让李二狗松了口气。

“李二狗?”李富贵很快也来到了厨房,瞧见李二狗在厨房灶台后面烧火,忍不住眉头一皱,油光满面的脸上那双小眼睛一紧,怒道:“腊梅,这小子在这里干啥?该不会你和这小子干了啥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李富贵,你这个造孽的东西,二狗子才多大啊?老娘能跟他干啥?”李二狗心里紧张的要命,丁腊梅倒是淡定的紧,对着李富贵又打又骂,“人家二狗子送西瓜给咱家,这大热的天我不怕热不想去烧火,你倒好,居然还怀疑起咱两来了,你这个死没良心的,老娘今天跟你拼了。”

听完这些话,李富贵这才尴尬一笑,抓住丁腊梅的手,挤眉弄眼地说道:“你这干啥呢?我好歹是文书,你再外人面前多少给我点儿面子不是?”

“你这样诬陷老娘还怪老娘没给你面子了?”丁腊梅没好气地白了李富贵,也不再闹腾。

李富贵轻咳一声,看了一旁小心翼翼地李二狗,打起了官腔,说道:“二狗子,你表现的很不错,回头让你婶子做几个好菜,晚上就在我家吃饭吧。”

“叔,我小妈还等着我去地里看西瓜,那啥,叔、婶儿,我就先走了。”

李二狗边说话边往外面跑,他做了亏心事,心里有些慌,哪里敢在李富贵家多逗留啊!

跑出了李富贵家,李二狗直接朝自家的瓜棚里跑去,要是被自己小妈发现自己没在瓜地里,到时候又少不得挨一顿批,特别是想到自己将小妈用的那玩意儿给弄坏了,心里又忍不住一阵闹腾,这一天天的没有一件顺心的事情。

不过李二狗很快便陷入到了疑惑之中,特别是想到之前和丁腊梅之间的事情,自己这确实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啊,这到底是咋回事儿?

想着这以后若是不能用了,那他想都不敢想。

“算了,先小睡一会儿,晚上去秀芬婶儿家,看看跟秀芬婶儿一起能不能有反应……”

下午四点钟左右,在瓜棚里睡觉的李二狗被热醒,眼看左右无事,他便想去村里晃荡晃荡,顺道回家弄点儿水喝喝。

走到村里小卖部那边的时候,村里那些打麻将的婆娘们正好散场,全都拿着冰棍儿在那边吃边聊天。

“嗨,你说咱们村这是咋的了吧,男人是一个抵不上一个,现在连年轻人都不行了,你们说,咱们村风水是不是不太好啊?”

“年轻人怎么会不行?”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赵悦儿家的李二狗,那小子看上去倒是不错,没想到是个没用的货,我家那口子虽然那玩意儿小了点儿,但聊胜于无,多少还能挠挠痒不是。”

这婆娘的糙话一出,其他女人也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正自路过的李二狗还准备混跟冰棍吃下,忽然听到有人所自己不行,他顿时懵了。

随后,他便知道了原因,想到自己不行的事儿也只有丁腊梅那婆娘知道,那么一准就是那婆娘嘴上没个把门的传出来的。

想到丁腊梅,李二狗气得牙痒痒,可是现在听到这些婆娘瞎传,他还是忍不住气恼了冲了出来,“谁说我不行了?你家男人才不行呢,老子软趴趴的都比你家男人厉害!”

一听这话,之前那个说埋汰话的女人微微一愣,发现了来人是李二狗,随即咯咯娇笑了起来,一双眼珠子再李二狗那地方转悠了一圈,笑道:“哟,二狗子啊,你那地方都没办法硬朗起来,你咋就能比我家男人厉害了?”

这女人名叫吴香婷,长相出众,特别是那一双狐媚的眼睛,那在塘河村是出了名的骚气,听人家说,这婆娘以前去过大城市,是见过世面的,不过有些人却说,这娘们以前在城里做皮肉生意的,后来招惹了啥人,这才嫁给了村里的二流子王飞。

“你……你又没跟老子搞过,你咋知道老子没办法硬朗起来?!”李二狗被吴香婷气的牙根紧咬了起来。

瞧见李二狗急恼的模样,吴香婷忍不住娇小不已,狐媚的眸子一闪,“切,二狗子,这里这么多人作证,要是你能硬起来,老娘现在就把腿叉开随便你怎么弄。”

“哈哈,香婷啊,该不会是你家王飞不中,你急的架不住,这才故意刺激二狗子呢吧?”

“对啊,香婷,你先把腿叉开给二狗子瞧瞧,不然人家也没办法有反应不是……”

  村里其他的婆娘也纷纷起哄,吴香婷倒是很大方,站起身来,往墙上一靠直接叉开腿,笑呵呵地看着李二狗,喊道:“二狗子,来呀,你要是有能耐,老娘随便你咋折腾都行。”

李二狗没想到吴香婷这婆娘这么疯,虽然吴香婷这模样确实让他有些心动,但是李二狗心酸的发现,自己居然真的没有什么反应……

“二狗子,还等啥呀?人家这都等着给你干了,你还墨迹啥,赶紧让大家伙瞧瞧你那玩意儿是不是真的和两条狗那么大……”

面对村里这些疯婆娘的起哄,李二狗憋的老脸通红,紧握着双拳闷头朝家里走去。

丁腊梅、吴香婷,你们这两个臭婆娘给狗爷我等着,总有一天狗爷我要把你们给弄哭!

虽然心中发狠,可是李二狗心中更多的却是焦虑,因为他发现自己似乎真的有些不太行了……

回到家中,李二狗发现小妈在厨房做饭了,他这才将心中的抑郁给甩开,因为之前的那件事情,走进厨房喊了赵悦儿一声,便主动的跑到灶台后面开始烧火……

赵悦儿似乎还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边做菜,边想到了什么,说道:“今天书记说明天镇上来人,让你咱们家准备点儿野味给镇上的领导尝尝鲜,你晚上上山去弄点几只野兔野鸡回来。这样书记和文书回头也能给咱们家多点贫困补助金。”

李二狗一听,顿时有些不太乐意了,他今晚可是和朱秀芬约好了要去她家的,正好他也想要验证一下自己那玩意儿到底是不是真的坏了。

“不想去么?”赵悦儿见李二狗不说话,忍不住柳眉紧蹙,柔声问道。

李二狗本来就很喜欢自己小妈,忽然见到自己小妈柳眉蹙起的模样,立刻点头答应。

因为晚上要上山打野味,李二狗吃过晚饭便直接睡觉去了,被蚊子咬醒了之后,李二狗隐约间听到一阵哼哼唧唧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又快乐又难受,当真有一种痛并快乐的感觉。

李二狗少年人心性,循着声音走了出来,很快,他便来到了厨房的门口,看着厨房的灯这么晚还是开着的,李二狗心里有些奇怪,暗想小妈这个点儿不是应该睡觉了嘛,咋还在厨房呀?

不过李二狗也没啥多想的了,因为那声音就是厨房里发出来的。

赵悦儿虽然因为那天的事情对自己有些冷淡了一些,但是至少也将李二狗拉扯到这么大,现在听到赵悦儿有些痛苦的声音,李二狗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想了想,透过厨房的窗户缝瞄了过去……

随即,李二狗便愣住了。

只见四十瓦的白炽灯灯光下,赵悦儿身上啥也没有,整个人躺在装了大半盆水的,她闭着眼睛,昂着脑袋,……,那痛并快乐的声音便是从她的鼻腔里发出来的……

“啊……”

忽然,赵悦儿的口中发出一声悠长的呐喊声,只见她的身体一阵颤抖,随后便瘫软了下来,原本夹着的腿也松开来,一想到马上就可以看到小妈那里,李二狗激动的想要把窗户的缝隙弄大一些,可是却“吱呀”一声,窗户拉开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响……

“谁?!”

听到小妈赵悦儿的声音,李二狗吓得冷汗直流,一溜烟的往自己堂屋里头跑去。

赵悦儿刚刚达到了顶点儿,还准备好好的回味一下疲惫兴奋到极致之后的余韵,却不曾想有人会来偷看!

她裹着个浴巾便冲了出来,朝四周看了一眼,她发现院子的门栓还是好的。

随即,她便将目光转移到了堂屋打开的门,之前她洗澡的时候堂屋的门是关着的,可是现在却已经打开了。

她皱了皱眉,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回到厨房,穿好了衣衫,朝堂屋走去。

“二狗,你醒了没有?”

李二狗听着赵悦儿的话,吓得不敢作声,他心想,难道小妈发现了我偷看了?一想到小妈真的知道自己偷看之后对自己的惩罚,他吓得呼吸都不敢大。

听着门被推开的声音,李二狗强行让自己镇定许多,继续假装睡觉。

赵悦儿看着背对着自己,蜷缩着身体在颤抖的李二狗,顿时心中明了。

“二狗,别装了,时间不早了,起床上山去吧。”

李二狗听到这话,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可是转念一想,他才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小妈知道自己偷看了!

李二狗爬起来想要解释,可是爬起来之后却发现小妈已经离开了,他这才稍微擦了把冷汗,看来小妈也不想讲这事儿给说出来,毕竟这确实有些难为情了。

穿好了衣衫,李二狗走出房间,朝小妈的房间看了一下,发现小妈的房门是紧闭着的,他这才稍微松了口气,要是小妈真的追问起来,那自己该咋回答?

闷着头,李二狗连招呼都没有打,就直接离开了家,朝大青山走去……

大青山离塘河村很近,穿过村子便是山脚,可是李二狗这心里总是不得劲儿,在来的路上,他这脑子里全部都是小妈的手在那鼓囊上捏把,夹着腿仰着脖子享受着的场景,甚至,他都想要把上去摸摸看,小妈那玩意儿是不是也和李秀芬、丁腊梅一般好摸……

想着想着,李二狗心里很是得劲儿,可是低头朝小二狗看去,发现小二狗依旧还是没有啥动静,这让他心情更糟了起来。

虽然心情不好,可小妈吩咐的事情还是必须要完成的。

在山上下了几个套子之后,李二狗便朝决定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夏天的农村蚊虫本来就多,山上的蚊虫就更多了,如果这一晚上都蹲在山上等着,李二狗觉得明天一早就身上得被蚊虫咬的肿一圈。

大青山的山腰上,有一间破庙,平日里也就塘河村以及附近的村民在初一十五的时候来上上香,许许愿啥的。

李二狗准备去庙里混一晚上,十几分钟之后,李二狗便来到了小庙的不远处,看着庙里居然这个时候还有灯火,李二狗心里觉得奇怪,忍不住一阵嘀咕,“你娘的,这和尚大晚上的不睡觉在干啥呢?”

这么想着,李二狗便猫着身子朝庙里唯一的和尚住的房间跑去,走到墙根下,李二狗忽然听到一阵哼哼唧唧的声音,这声音和自己之前偷看自己小妈的时候发出的有些相似,如泣如诉,哀怨至极。

“这庙里咋还有女人呢?难不成那和尚是个娘们不成?!”这么想着,李二狗悄悄地伸出头,透过窗户这么一看,顿时愣住了。

只见房间里头一个光头和尚正压在一个婆娘身上卖力的耕耘,他下面的女人也是卖力的喊着,似乎这和尚要把她给送上天似的舒坦。

这让李二狗心里有些羡慕不已,不过他发现这女人侧脸看上去有些眼熟,便想要看个仔细,瞧瞧这个婆娘到底是不是本村的人。

他换了个方向,想要看看那女人的脸时,脚下一个踉跄,居然摔倒踩了个空,脚崴了一下忍不住“哎哟”一声喊了出来。

这么一喊,李二狗赶紧噤声,想要逃跑……

这大晚上的,又是在山上,自己要是被这和尚和女人给合伙灭口了都不知道咋死的。

李二狗想要跑,可是却发现一个穿着大裤衩的大汉拦住了他的去路,李二狗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光头大和尚正一脸严肃地盯着自己,让他忍不住心有戚戚。

“小施主,你都看到了?”那大和尚开口问道。

“没,我啥也没看到。”李二狗咽了咽唾沫,心想,傻逼才承认呢。现在他就在想,自己是不是能跑的比这和尚快,因为这和尚块头太大,他显然是没有办法打得过对方的。

大和尚见李二狗眼珠子乱转,呵呵笑道,“小施主,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交易?”李二狗有些疑惑起来,“啥交易?”

“我给你一些好处,你就当今天没有瞧见任何事情,如何?”大和尚依旧一脸的笑意,“我这好处可是很多人一辈子做梦都想得到的,特别是男人!”

李二狗听着大和尚的话,心里还有些鄙夷,暗想你一个穷和尚能给我啥好处啊,不过在他听到“男人”二字的时候,忍不住有些心动了起来。

“大师,你说的好处是啥?为啥男人想要得到?”

今天中午和丁腊梅搞事的时候,小狗子一直没有反应,甚至瞧见小妈那么旖旎的场面都没有动静,现在听到大和尚说有关男人的事情,他心里便打起了小九九……

大和尚似乎看出了李二狗的心思,抿嘴一笑,说道:“无量寿佛,小施主,想必你应该也看到刚才我和那位女施主之间发生的事情了吧?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她会和我一个出家人做这等事情么?”

对啊,村子里男人多了去了,偷谁不行,为啥非要偷这野和尚?莫非?!

忽然,一个想法在李二狗的脑海里划过,他心中也不由得激动万分,忍不住问道:“大师,难道,难道你那方面特别厉害,让那婆娘欢喜的紧?”

大和尚哈哈大笑,看向李二狗的眼神也越发的温善许多,“小施主,你是有缘人,今日我便将我密宗欢喜禅心法传授与你!”

“这……这什么欢喜心法能让男人更厉害?”

“能!”

“那,那可以让女人更舒服?”

和尚再笑,“能!”

李二狗一听,嘿嘿一笑,“那成交!”

相关文章:

地下室的春吟,1-30完结/走绳粗糙绳结小说

象拔蚌能那啥吗~迪拜一夫多妻制怎么睡

贵妇高官交换小说_车上被陌生人摸的好爽&绝品盲技师

边吸奶边扎下面很爽,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bl被绑在机械椅上_男朋友提出要我吻他全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