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皇上啊好大慢一点

2022-05-06 08:05 · 新商盟

猥琐瘦弱的男子叫周强,是隔壁村子的赌徒。

周强不仅在隔壁村子臭名昭著,即便是赵铁柱村子里的人见到这个家伙都会尽量躲着走。

好赖被这个家伙沾上了,那就是数不尽的麻烦。

只有赵铁柱这样的人才会主动凑上去,如果不是周强的话,赵铁柱不会欠下那么多的赌债。

“嫂子,这可都好几个月了,也就是嫂子你,要是换了别人,我腿都给他打折了。怎么,是不是该把大哥之前欠下的债清一清了?”

周强阴阳怪气的对着王雪说道。

一边说着,周强的眼睛还死死的盯着王雪曼妙的身材。

这家伙自然是没打什么好主意,赵铁柱家什么情况他比谁都清楚。

说是来要债的,实际上是想要逼迫王雪屈服,要知道这周围村子里的男人,有几个能对王雪没点想法。

周强这边说着,原本站在王雪身后的赵大头却不肯了。

好歹昨晚王雪也算是成了他的女人,他怎么舍得让周强这样的货色一直盯着看。

“你,你谁啊,谁让你来我家的。”

赵大头眼珠一转,故作傻态的上前几步挡在了王雪和周强中间。

“嫂子,你想好了没啊,其实要是没有钱的话,也好说,你今天跟我走,我给你安排个好差事,保证你舒舒服服的就把钱挣到手,到时候说不得你还要感谢我呢。”

周强嫌恶的看了扫了一眼赵大头,然后便不再理睬他,反而隔着赵大头跟王雪喊道。

他口中的好差事赵大头用屁股想也能知道是什么事情。

“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们。”

赵大头也是有几分的不耐烦,一边说着一边推了周强一把。

这一推不要紧,站在周强身后的两人立马走了上前。

气势汹汹伸手就朝着赵大头的胳膊抓去,站在中间的周强并没有阻碍。

他此刻巴不得用强让王雪屈服,刚好赵大头上前这一推给了他由头。

可是在下一刻,周强却是呆住了。

只见两个彪形大汉伸出去的手没能摁住赵大头,反而被赵大头一只手一个狠狠的攥在手里。

“啊!撒,撒开,快撒开。”

一直不曾说话的两个人顷刻间便额头上沁满了汗珠,剧痛让他们不停的开口求饶。

而站在赵大头身后的王雪也是愣住了。

她知道赵大头有一身的蛮力,可却没能想到会这么厉害,不知道怎么的王雪又联想到了昨晚,顿时脸就又红润了几分。

“我让你们滚,你们没听到吗?”

赵大头此刻在周强的眼中显得满面狰狞,片刻间周强的腿也不自觉的抖了起来。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怎么?嫂子你这是不想还钱了?”

周强眼皮跳了跳,看着轻易就把自己身边两个人制服的赵大头,心底直打颤。

以前的时候到也没觉得这个傻子有什么特殊的,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越看越觉得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凶神恶煞一般。

其实这到不是周强胆小,只是服用蛟蛇内丹的赵大头在昨晚之后,不仅仅是脑子好了,身上也带着一丝蛟蛇本身具有的威压。

那蛟蛇修炼成精不知道吞了多少肉食,眼前的周强又算得了是个什么东西。

“钱过一阵子我会想办法还你的,大头,松开他们,让他们走。”

王雪镇定下来之后语气坚定的对着周强开口说道。

赵大头皱了皱眉,最后还是松开了那两个人。

只见两个人粗壮的手腕上一片紫青,片刻的功夫就肿了起来。

这还是赵大头手下留情的缘故,不然的话,两个人的手腕非要断掉不可。

“滚!”赵大头皱着眉看着眼前的三人大声的喊道。

周强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不过看了看赵大头最后想说的话还是吞进了肚子里去。

见到三个人屁滚尿流的溜走了,赵大头却是觉得十分没劲,不过心底却也有几分欣喜。

他也只是知道自己力气比普通人,至于大多少却是没个数,今天看来寻常十几个人是别想进他的身了。

“大头,你跟我进来一下。”

王雪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赵大头,然后轻声的说道,说完便率先朝着房间里走去。

这让赵大头愣了下,看样子他想要继续装傻的事情是没谱了,谁让那周强不知好歹,不然也不用他出手。

赵大头一边想着一会该怎么应对王雪,一边朝着屋子里走去。

房间里光线有几分昏暗,赵大头却仍旧能够看清楚王雪脸上泛着的红晕,和昨天晚上比起来自然差了很多,不过却也是另有一番滋味。

“大头,你,你是不是好了?”

两个人沉默了片刻,最后王雪还是先开口问道。

今天早上看到赵大头王雪就觉得有些不太对,赵大头的眼神和往常完全不同,这是能够看出来的。

再加上今天周强在时候的表现,王雪一下子就猜出了个大概,只是还不确定而已。

“嘿嘿,嫂子,我也不是故意想要骗你的,就是昨晚不知道怎么,睡了一觉醒过来之后就啥都知道了。”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里赵大头也觉得自己没必要再隐瞒下去,便憨笑了笑开口解释道。

“那,昨晚.”

王雪话说了一半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她是想问赵大头还记得昨晚荒唐的事情不了,可话说到一般怎么都觉得不是他一个女人该说的。

“嫂子你说昨晚的事情啊,我都不记得了,嫂子你放心好了。”

赵大头这话跟此地无银三百两没有什么区别。

顿时王雪的脸就更红了,狠狠的看了一眼赵大头就红着脸的朝着屋子外面跑去。

赵大头肯定是故意的!王雪想着便跑了出去。

倒是屋子中的赵大头丝毫不以为意,不过却开始寻思着该怎么赚钱。

欠周强的钱,如果是他的话,自然还不还都无所谓,周强现在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不过有王雪在,这钱终究还是要还的,即便是还了也要看周强那个家伙有没有福分消受了。第二天,赵大头早早的背上弓箭,猎人弯刀等工具上了山。

周强的钱催的急,王雪凭着自己是肯定拿不出钱的,赵大头就想着法子替王雪分担一些,但是他没下过地,不会种庄稼,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打猎比较适合他,反正他现在精力旺盛,力气又大。

今天运气很好,赵大头刚上山就看见一只野兔,体型硕大,看样子是才从庄稼地里祸害了出来,赵大头瞧见了急忙拉开弓箭就射。

但是十几只箭下来一只没中。

他力气很大,就是准头不足,看着自己半天射不中赵大头也有些烦躁,索性就不用弓箭了,背上弓,赵大头直接徒步去追兔子。

这些灵活的畜生,一般耐力都不好,赵大头跟了它一里地,最终还是在一个坡地把它按住了。

“小畜生,叫你跑。”

赵大头揪着兔子的耳朵,这算是开了一个好头,正当他要将兔子收起来的时候,赵大头突然看见自己脚下山腰位置的竹林抖动了一阵。

理智告诉他,这么大的动静,恐怕是山猪一类的,因为现在没有风。

还真是运气好,赵大头暗自欣喜,手摸着自己的弯刀,悄悄的朝着那片竹林走过去,扶着身后的土,赵大头朝着竹林里边看了一眼,结果让赵大头有些失望,并不是什么什么山猪,这竹林里是两个人。

女的是李双燕,村里唯一的大夫,也就二十多岁,生的挺水灵的,赵大头不清醒的时候,没少往她家去求医。

看她背上背着的篓子,应该是上山采药来的。

男的是陈才,大河村村长的儿子,长相而言还算是中规中矩,不过人品不怎么样。

当下两个人扭扭捏捏的在这竹林里,就算不说赵大头也知道在干嘛。

年亲的小情侣在寻找刺激。

赵大头摆着脑袋,按着以往,赵大头要是清醒着绝对会偷偷看两眼,不过现在他忙着打猎,没工夫理会这些事,转身,他就打算离开。

这时候李双燕突然叫了声。

“别,陈哥,别这样!”

赵大头停下来,这不是女人的欲拒还迎,听着李双燕有些厌恶的口气,这是真的在拒绝,想想也是,哪有小情侣上山来幽会还背着个篓子的,这明显不是在约会,他赶紧转身又回到竹林旁边。

只见李双燕两眼瞪着陈才,气呼呼的:“陈哥,你一天没事能不能别耽误我办事,我还要采药呢。”

说着李双燕准备从竹林后边的小路离开,这时候陈才突然一手撑在竹身上,刚好拦着李双燕:“双燕,采药什么时候不能採,它就长在那里又不会长着腿跑掉,陈哥现在找你有要紧的事情。”

说着陈才那只拦在李双燕面前的手撤下来,他的指尖完成一个弓形,就想要去惦李双燕的下巴,李双燕急忙向着后边躲了一步。

“有什么就说,别动手动脚的。”

李双燕眉毛聚在一起,眼睛里的愤怒和厌恶都显而易见。

陈才却对此完全没有反应,李双燕退了一步,他立马朝着前边走一步。

“双燕,我哪里动手动脚了,我是手不太舒服,想让你给我看看。”

陈才不怀好意的笑笑,那只咸猪手又在李双燕面前晃悠,李双燕脸色一沉,满脸厌恶:“生病了就去医院,别再这里烦我。”

说完她打开陈才放在她面前的手,径直离开,结果陈才转个身又把她拦下来。

“去医院也是看医生,你不就是医生嘛,就在这里你给我看了不行吗,也省的我去医院。”

赵大头看着陈才撑在竹身的手,刚健有力,生病了才怪,明显是没事找事。

李双燕当然也明白,这个人已经在这里纠缠了她好久了,她想要发作,可是顾及着陈才是村长的儿子,又不好把话说的太重,只是想赶紧脱身。

只是她这样越是想逃,陈才就越是跟她纠缠。

“双燕,我突然感觉我的胸口好疼,是不是我之前手臂的疼痛扩散了啊,你帮我看看好不好。”

陈才一边说,居然一边解下了自己的扣子,李双燕人愣了。

李双燕并不害怕男人的躯体,她虽然是个女人,但是也是个医生,对于男人的躯体她见得不算少,她愣是因为他没想到陈才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脱衣服,这个人怎么能这么不知廉耻。

陈才看李双燕没动,他也没觉得羞耻,反而很恶劣的笑笑:“双燕,你快给我看一下,到底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一边说,陈才已经抓住了李双燕的手,一个劲的往自己的胸口上按。

“双燕,就是这里,这里好难受,你给我揉揉...”

赵大头感叹了一句:“这套路怎么这么熟悉。”

昨天晚上她就是这么骗他嫂子的,待会陈才肯定要说自己下面也不舒服了,要按按什么的。

可能跟昨晚唯一不同的就是,昨天王雪表现的并非很厌恶,而今天李双燕完全是一副嫌弃的表情。

陈才虽然拉着李双燕的手在自己胸口上摸,但是明显能看到李双燕很抗拒,她整个人不停的往后缩,手也使劲往后边拉,奈何她是一个女人,力气不可能大过男人。

李双燕涨红了脸,大口的喘气。

赵大头转着眼睛,总觉得体内一股无名火,不知道是先天的正义感,还是蛟蛇内丹的作用,他捏着拳头就想好好给这个村长的儿子来两拳。

当然他忍住了,陈才虽然是咎由自取,可他毕竟是村长的儿子,倒不是说赵大头现在怕村长,他有内丹,别人是打不过他的,他只是怕自己的嫂子受委屈,到时候打了人肯定,陈家要是要赔偿,苦了的还是他嫂子。

可是今天不出手李双燕这边也不好弄。

陈才拉着她的手强行在自己身上游走,摸了胸口就慢慢的往身子下边移动,渐渐到了小腹的位置,最终堪堪就要挪动到下边的命根,李双燕又没办法挣脱,只能焦急的在使劲晃动,赵大头看着李双燕,那丫头几乎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相关文章:

被好朋友伤了心的说说*被一个人伤了心的说说

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乳夹 震动 绳结 调教|逍遥小房东

(花都狂少)高中女放荡小说 美艳人妇合集 200

《引婚入局神秘娇妻请入瓮》火热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村长和留守妇女玩双飞/皇帝x将军受哭拉求饶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