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美妇 哦 啊 快 用力|走夜路遇糟蹋

2022-05-05 19:15 · 新商盟

领口里头我都瞧见了,她是不是忘记自己真空了?

“问你话呢!”凉子说完才发现自己走光了,白我一眼捂着说:“还以为你是正经人呢,没想到跟別的男人没两样。”

我厚着脸皮说:“我是不小心看到的。”

“切!你就是承认想看我也不会怪你。你还没答我话呢!”

靠!真开放,很怀疑她是做特殊行业的,也不知道馨儿是怎么认识她的。

我疑惑问她说:“什么话?”我是真没听清,或者说没理解。

她眼睛往下看,撇嘴说:“不用说我都看到了,是挺吓人的,就是不知道好不好用。”

擦!我懂了。

NM,这女人一天到晚都聊些什么呀?怎么这种话也跟闺蜜分享。

不过我是真被凉子诱到了。

这女孩大胆的作风我已经无力吐槽,现在又想扑她了,猜想她大概也不会反抗,但馨儿始终是我过不了的坎。

郁闷的正想出去,她一副垂涎的样子拉着我说:“你让我见识一下呗。”

NM,这女人不诱死人不罢休。我犹豫着说:“这……不好吧?”其实挺想给她看的,虚荣心男人也有。

她狐狸精一样笑着:“有什么不好的,看一下又不会掉块肉。”

我都被说服了,手放在裤腰上,她却反悔了,往外走说:“算了,不看了,万一想了怎么办,没有男朋友的女人真可怜!”

她摇头晃脑的,我从后看着她心痒难挠,很想说我可以帮她。

这女人太会撩了,我都想变身了,反正家里也没別人。

我按捺住冲动翻馨儿的脏衣服,凉子看到好奇,问我在干嘛,听我说要给馨儿洗衣服,她挺感慨的:“这年头,会洗衣服的男人不多了,愿意给女朋友洗衣服的更少。”

她们那没洗衣机。

我笑笑不说话。

凉子突然凑过来跟我撒娇:“军哥哥,你也帮我洗几件呗!”

我听着心头一热,没控制住,装作无所谓的说:“行啊,拿来吧!”

给自己女朋友洗衣服跟给別的女人洗衣服可不一样,我都热血沸腾了。

“太好了。”

凉子翻衣柜,一堆衣服砸下来的时候我就后悔了。

这女人跟馨儿一样,都是积一堆衣服都不洗的主儿,估计也是干洗店的常客。

她还没完,眼珠子一转,从衣柜找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跟我说:“你稍等,我把身上穿的也脱给你。”

靠!她当我是佣人呢?

她背转身当着我的面就扒,睡裙去了,露出美背小蛮腰才回头嗔我说:“你怎么不转身呀?”

靠!还以为可以随便看呢!

我舍不得的瞄一眼才转过身去,听着窸窸窣窣的声音我躁动难安,她说可以的时候我有些迫不及待,一转身她就把衣服扔给我了。

见她已经穿好衣服,我很是失望,看到手里抓到的东西才怨气全消。

第4章

她把裤子都扒给我了,我顿时就不行了。

她瞥一眼我,伏过来吐气如兰的跟我说:“你可千万別做坏事哦,我能闻得出来的。”说完格格笑着出门说:“走了,我约了人。”

我正要嗅一下她的味道,她又拐回来问我说:“你就不好奇我约了什么人吗?”

我忙把手放下说:“跟谁?”

她笑嘻嘻的说:“我约了个男的,解决一下。你们昨晚太没人性了,弄得人家好想要。我又不能跟馨儿借男朋友,只好随便找个男人解决咯。”

靠!昨晚她在装睡呀?她这话也太……好想说可以随便借。

她见我不说话,只是傻傻看着她,再次语出惊人,一挑下巴跟我说:“诶!昨晚看着我兴不兴奋?我故意那样睡的,別跟我说你没看我。”

我都要暴走了,结果她说完话一吐舌头就把门拍上了,都不给我机会回应。

一气之下,我哪管她能不能闻出来,这样给她洗衣服的时候我心理才能平衡。

洗完衣服累得够呛,我琢磨着馨儿应该快下班了,就给她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馨儿说很快,电话刚放下门就被敲响了,一开门馨儿就扑我怀里,说想死我了。

我把她打包回的盒饭扔一边,抱起她就往床上扔。

正扒着,她突然诡笑问我说:“你想不想玩点刺激的?”

我咽口水说:“怎么玩?”

她推开我,打开凉子的衣柜,拿出一套空姐制服跟我说:“我换凉子的衣服跟你做好不好?”

我猛咽口水问她:“凉子是空姐?”可不敢说好,万一她是试探我的呢?

“对啊!你等等,我进厕所换。”

等馨儿再次现身,我口水哗哗直流。

馨儿本来就长得好看,那衣服穿在她身上另有种味道,我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反正很想扑她。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身高有些欠缺,没凉子那么高挑,短裙让她穿得有点像长裙。

不过这不影响。

我一想到她身上穿的是凉子的衣服就冲动,扑过去抱着她吻,就像怀里抱的是凉子,太TM刺激了。

馨儿都让我弄疼了,埋怨我说:“你轻点。那么激动干嘛?你是不是把我幻想成凉子了?”

我还在亲她的脖子,含糊不清的说:“哪能,你是我媳妇馨儿。你不是说过你的梦想是做空姐吗?我看到你这样,就像看到你梦想成真一样,我高兴啊!”

“讨厌!哪壶不开提哪壶。”馨儿因为身高的问题没做成空姐,这是她一生的痛。

我知道抚慰伤痛最好的办法就是分散她的注意力,于是粗鲁的开始。

顿时,馨儿什么都顾不上了。

说真的,这样真的很嗨,我弄的虽然是自己的女人,但心里想的却是別的女人,就好像在同时和两个女人一起,感觉翻倍呀!

第5章

我们俩从馨儿的床上到地上,再到洗澡间,我想抱馨儿到凉子床上才被她拒绝,提醒我说:“不要,你这样会把她的床弄脏的,被发现就完了。”

挺遗憾的,不过这一次真的很尽兴,我们俩足足弄了一个多小时。

馨儿瘫在床上,累惨了,懒洋洋的骂我说:“刘军,你TM害我下午上不了班我跟你没完。”

我嘻嘻笑着,她踹我叫我赶紧收拾战场別被发现,我拿垃圾出去扔,刚把垃圾袋放下就被敲了个爆栗,回头一看,凉子竖着眉头骂我:“你是驴吗?足足一个半小时,还让不让人睡午觉了?昨晚都不见你这么猛,吃错药了?”

我愕然尬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看到她就来劲。

“早回来了,一直在外面给你们计时。”凉子往下一瞥,一脸鄙夷。

要是让馨儿知道秘密早被发现的话,只怕会很窘。

我厚着脸皮跟凉子打商量说:“你再等一下行不行?让馨儿喘口气,我哄她去上班你再回。”

凉子怒视我,通通通就往楼梯下面走。

我挺愧疚了,害別人有家不能回。她看起来也像心情不好的样子,我却不好去追。

等送馨儿上出租车,我有点犹豫不决,因为没看到凉子在楼下,有点想去找她,跟她道个歉。

出街没多久就看到她在一间咖啡厅里,正好拿咖啡泼她对面一男的脸上。

那男的恼羞成怒,起来一巴掌煽她脸上,人都摔地上了。

我一看忍不了,冲进去把凉子扶起护我背后,指着那男的骂:“你丫是不是男人?打女人算什么本事?”

“你谁呀?”那男的一看我这样,脸色都变了。

也不知道凉子想干嘛,她从后一把搂住我,挑衅的跟那男的说:“他是我男朋友。”

她贴我身上,我舒服得不行,一挺腰,很有做人男朋友的觉悟。

“他是你男朋友,那我算什么?”那男人都气疯了。

凉子说:“前男友。”

难怪她说没有男朋友,合着正闹分手呢。

那男的过来要打她,我已经很克制了,这时再也忍不住,一脚就把他踹飞了。

还不解气,我冲过去踢,没两脚就被凉子拦住了,拉我说:“咱们走吧。”

回到家我问她:“你怎么交了个这样的男朋友,女人都打,你还护他,没被虐够呢?”

我这么生气,凉子愕然后反而笑眯眯问我:“你生什么气呀?我交什么男朋友关你什么事?”

我一愣说:“我是替你不值,你是我女朋友的朋友,那就是我朋友,我关心你不行吗?。”

凉子好像感动到了,过来抱着我说:“谢谢你!”

好软,好香,好舒服!

我嗨到了,搂她后背说:“难过就哭吧,鼻涕可以擦我衣服上,没关系。”

“流氓!”凉子从我怀里出来说:“你就不能控制一下?人家那么感动,你是什么意思?”

我心知是怎么一回事,尴尬的说:“自然反应,自然反应。”突然瞥到她膝盖破了,我找药箱过来让她坐床上,伸手说:“脚给我。”

第6章

她犹豫的看着我,我自作主张把她的脚拿过来,高跟鞋一脱,手里握着她的美足,屏住呼吸跟她说:“你把丝袜脱了吧,我给你擦下药。”

她穿的超短裙,腿上是肉色丝袜,看得我挺不淡定的,我蹲着呢,老想瞄。

她似乎在防我,这样反而让我更想了。

正浮想联翩,突然听到她语气暧昧的说:“你想什么呢?是不是想看我?”

我忙说:“不是,我就想给你膝盖擦点药,可別发炎了。”

“撒谎。你明明很想看。”

汗!她想干嘛呢?

我厚着脸皮讪笑:“就当我想看吧,你先把丝袜脱了,我给你擦药。”

“可是我这是连体丝袜,怎么脱?”

我脑补了一下,好像是有点麻烦。

以前我每次和馨儿亲热的时候,她要敢穿这种,我都是直接撕的,因为完好脱下来太烦人了,我没那耐性。

凉子见我在那挠头,突然说:“要不你撕吧,反正膝盖那里都破了,我都不想要了。”

我呼吸一滞,抬头看她,见她一副期待的模样……NM,这女人真欠,她是不是在诱我?

我犹豫不决,她突然噗嗤笑出来,把嘴凑我耳边说:“你是不是想弄我?”

靠!要不要这么直接。我忙否认说:“没有的事。”

“哦!是这样吗?那你还撕不撕?”

我咽了下口水:“撕。”

真正动手的时候我挺紧张的,握着她的小腿,不知道从哪下手,反而手指在她腿上轻轻划过,她身子一缩,我心里一动,装作在找着力点,翻来覆去……她果然不行了,问我说:“你干嘛呢?赶紧撕,我疼。”

我干笑说:“我怕碰到你伤口,找个安全一点的地方再撕。”

“那你从上面来吧。”凉子视线落在她大腿上方,然后拿媚眼儿瞧我。

我按捺不住了,说:“行。”然后站起来,手停在她大腿上方,强忍着冲动说:“好像还是有点影响。”

“这样行了吧?”她为了方便我摆了个

相关文章:

他闷哼仰头帮我含住宝贝/好好含着咬紧点

都市言情小说 引婚入局:神秘娇妻请入瓮 全文章节完整版

如何委婉的提出分手炮_4个黑人玩一个中国

男人喜欢紧点的还是松一点,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_结婚当天就被绿的电影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