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入骨相思知不知》全文阅读

2022-05-05 14:05 · 新商盟

第7章 视频

我不知方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她胸有成竹的眼神已经成功地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我随她走进包间,看来这里就是我来之前,她和李均益呆着的地方。

李均益早就到了,只是一直和方晴在一起,到了与我约定的时间,才肯出来见我,我的心越发没底起来。

方晴从白色的手提包里拿出手机,贴着茉莉花瓣的长指甲在屏幕上轻轻划过,一段令人血脉偾张的视频出现在我的眼前。

画面的地点是车里,右上角的时间显示是在昨天晚上,而男主角是看似谦谦君子的李均益,女主角就是百合花一样站在我面前的方晴。

然而,他们在视频里却像闲置了几个世纪的干柴烈火,那热度足以把手机屏幕炸得粉碎。

方晴蛇一样缠住李均益的脖子,“益,我和夏沐谁更好?”

深陷情欲之中的李均益声音和平常有些不一样,沙哑中夹杂着一丝愤怒,“你当然好,至于她,应该去问江辰希。”

方晴故作惊异地挑拨道:“你和夏沐交往五年,她都没给你,可见她真的不够爱你。”

李均益的浓眉猛地蹙起,喉结动了几下,沉声说:“别再提那个扫兴的人,你看你这里已经……”

后面的话不堪入耳,接着是一阵杀声震天。

“关掉!”我捂着耳朵,对着方晴大喊。

我的脑子已经完全空白,除了本能地说出这两个字以外,想不起任何别的东西来。

意识里朦朦胧胧回忆起昨晚我给李均益打电话时,有个女人喊他吃饭,对,那个声音是方晴。

方晴可以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他的家里,想必已经得到他家人的认可,成为李均益正式的女友。

这段视频应该是晚饭后李均益送方晴下楼时录制的,那车是方晴的座驾,我认得。

我昨天在家里等了他整整一天,他推说飞机降落时间太早,后来又倒时差,不方便见我。

当然不方便了,他在忙着和方晴上演激情动作片,哪有心思搭理我?这是有多难耐,居然在车里……

一想到那画面,我的脑子就要爆炸,感觉全身的血液正在逆流,汇集在我的心脏处,撞击成一朵朵疼痛的血花,四处飞溅。

“怎么,受不了了?”离开了李均益的视线,方晴立即把白莲花的面具撕下,变成了一只恶毒的蜘蛛精,长长的假睫毛不屑一顾地一摆一摆。

“夏沐,五年了,你不是一直在我面前趾高气扬吗?可惜的是,你却没有笑到最后,我真替你遗憾啊!

对了,那天的戏演得不错,别以为我看不出来,那人长得那么帅,又戴着那么名贵的表,怎么可能看上你?

之所以没有当众揭穿你,是想让你先得意几天,让你感受一下从天堂跌落地狱的滋味,怎么样,很爽吧?”

看着方晴在我面前绽开的朱唇,我感觉自己掉进了妖精洞,偏偏李均益又被她迷惑,这些事发生得都太突然,让我几乎没有任何时间考虑,除了直接将这个贱人掐死。

可是现在,我就像中了葵花点穴手一样,行动迟缓,立在原地,四肢麻木,甚至连伤心都顾不上。

只有这张嘴还勉强能用,却也是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

“大晚上偷偷摸摸玩车震,为了恶心我,还要龌龊地提前装好摄像头,够辛苦的。你还不知道吧?摄像头角度明显没找好,你被上的时候,那张对着镜头惨叫的嘴脸,简直贱得掉渣,丑得让人想吐。”

我说完之后,再也不想停留,快速走出包间。

方晴气得直翻白眼,在后面紧跟着我,“夏沐,你能不能注意一下个人素质?动不动就爆粗口,小心一辈子嫁不出去!”

她陷害我,抢我的男友,还拿他们嘿咻的视频故意刺激我,这样卑劣的手段都使得出来,还有脸指责别人的个人素质?

对于这样的人,我也只能呵呵了。

一出门,李均益还站在楼梯口,听了方晴的话,阴着脸问我,“夏沐,分手是我们之间的事,你何必要迁怒于晴晴?”

晴晴?打了一炮,连称呼都变得这么作呕,我看着李均益那张斯文的脸,真不相信这就是让我苦期盼了三年的人。

我聚积了全身的力量,艰难地扬起被撞得几乎要断的胳膊,甩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李均益,我祝福你们,表子配狗,天长地久!”

方晴可不干了,大声叫道:“夏沐,你欺负我不要紧,为什么要打均益?明明是你有错在先。”

说得好像她刚才受了我多大委屈似的,恐怕李均益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偷偷录制视频的事吧?

可是,我已经没有任何精力跟他们再纠缠下去,刚才打李均益那一巴掌也耗尽了我所有的力气。

我无力地靠在墙边,看着方晴张牙舞爪地向我冲过来拼命,却一下也动不了。

这么大的动静,咖啡厅里的人哪还有不知道的?所有的服务生全都向我们这边行注目礼,并有一位领班模样的人走过来,“几位,有什么事能不能先坐下来谈,我们这里还有其他客人。”

方晴是最注重别人对她看法的人,尤其是在李均益面前,还要极力维护她白莲花的纯洁形象,又见有其他人过来,也就收了手。

李均益捂住留着手指印的脸,指着我恨恨地说:“夏沐,从现在起,我们结束了。看在过去的份上,我有一句忠告,像你这种既没素质又不捡点的女人,没有男人会看得上,等着孤独终老吧。”

他这是有多恨我,才这样恶毒的诅咒我?

五年前大学校园里,十九岁的我们一见钟情,有谁能够想到,那么美好的开始,会这样狼狈收场?

原本水晶般的爱情,今天看来,却如一堆没人要的垃圾,被人厌恶地丢开。

“益,疼吗?我给你冰敷一下。”李均益低着头,任由方晴查看他脸上被我打过的伤。

看着他们撕撕扯扯地往包间里走去的情景,我的心一阵巨痛。

李均益,这个充满着我一切未来憧憬的男人,不要我了,世界黑下来。

我再也支撑不住,身子晃了几下,要不是旁边有楼梯扶手,我想我会当即栽倒。

领班劝了我几句,说的什么我没听清,大概意思就是让我不要哭,尽快离开这里,不要影响别的客人。

其实不用她说,这个地方对我来说太屈辱了,多呆一秒都是折磨,只是现在的我,天眩地转,不但分不清东南西北,就连上下左右都无法分辨出来。

我只会流泪。

泪水模糊中,好像有一双黑亮的皮鞋踏在了爵士白的台阶上,清淡的声线从上方传来,“被劈腿了?”

第8章 差点被你摔死

我寻声抬头,眼前是一张无可挑剔的脸,带着一丝介于鄙夷和同情之间的表情。

有点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我连忙抹了把蒙在眼睛上的泪水,仔细辨认。

这不是上次乌龙相亲的那个裴瑾年吗?他的照片还被我宠幸了好几天,在李均益回来的前一天才删掉,所以他的相貌我记得很清楚,是他没错。

其实人想走出情绪低谷,转移注意力是个不错的办法。

我受了打击,正脆弱得不成样子,他这一出现,我却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很快挺直脊背,站在高他两层的台阶上,勉强与他平视,“你怎么在这里?”

裴瑾年剑眉微挑,依然用上次那种看怪物的眼神斜睨着我,“难道这里是女洗手间,许你来,不许我来?”

我横了他一眼,“这么说你是特意来看我笑话的?”

他修长的手熟练地将手机转了个花式360度,“你的牛津男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智商那么low,你搞清楚没有,这三年他到底是去英国留学,还是去了蒙古放羊?”

噗,我忍不住笑了出来,“看来你已经在某个角落藏匿多时了?”

裴瑾年嘴角一勾,“你以为自己的狗血剧是好莱坞大片吗?我可没有这么低级恶俗的趣味。”

听到他这么挖苦我,我也只是看破红尘似的苦笑一下,就连声音也有气无力,“裴先生,你不会是专门从幸灾乐祸中提取高级趣味的吧?上次明知我弄错了,不但不及时提醒我,还半推半就戏弄我到最后,这笔帐我还没算呢。”

“我不介意今天算清楚。”裴瑾年回答得这么痛快,倒是我没想到的。

不过,我只是随口一说,现在根本任何精力就理会他,僵尸一般向咖啡馆的外面走。

出了生如夏花的门,我转向身后的尾巴,“你为什么跟着我?”

裴瑾年一脸无害,“当然是算账了。”

我哭笑不得,双手合十,冲他作了个揖,表示我服了,“今天真没心情,你走吧。”

“那不行,说好今天就今天。”他还杠上了。

“算了算了,一笔勾销吧,别跟着我了。”我不想多废话,不耐烦地挥挥手,转身走开。

“晚了,今天我还跟定你了。”身后传来裴瑾不屈不挠的声音。

“随你。”我无奈,懒得再跟纠缠,继续向前。

七月盛夏,骄阳似火。

我走在炙热的街道上,鲜血淋漓的心在胸膛里无声地哭泣。整个人像行尸走肉般,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不知要去哪里,也不晓得自己已经走到了哪里,只是盲目地向前走。

眼前是青青校园里的那个春天,草长莺飞,图书馆门前的矮树旁,手里捧着一本书边走边看的李均益撞到了我。

回眸间,所有的蕴怒都化为幸运,我们恋爱了。

五年的感情,竟敌不过几张拼接的照片,究竟是爱得不够热烈,还是爱情本身就是个虚无脆弱不堪一击的东西?

汗水,泪水,流了满脸。

本来就失恋被甩,还偏偏遇见个热衷于看别人笑话的冤家,夏沐啊,还有比你更悲催的人吗?

我不知裴瑾年是不是还在身后,这么热的天,我又是这样急行军似的疯狂暴走,估计他早已掉队了。

一阵咸咸的风迎面吹来,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走到了南港码头,一望无际的大海就在眼前。

我穿过滨海木栈道,走上沙滩。柔软的沙子从凉鞋的细带间透过来,我的脚上沾满了潮湿的细沙。

正遇涨潮,一浪又一浪的海水向我涌来,打湿了我镶着流苏的白色裙摆,这是我最喜欢的裙子,为了见李均益特意穿上的。

“夏沐!”身后突然有人喊我的名字。

还没等我回头看清楚来人是谁,自己的身体就像一只鸡似的,被拎了起来,紧接着,被丢到了沙滩上。

还好,这边的沙滩很细腻,我没有被摔伤,只是啃了一嘴的沙子。

我仰面朝天躺在沙滩上,抬头寻找罪魁祸首,一米远处,裴瑾年正怒气冲冲地盯着我。

他还挺执着,果然跟了我这么远。

挣扎着坐起来,我抖了抖头发上的沙子,激动地冲着他大叫,“要看笑话我不拦着你,居然趁我狼狈落井下石对我动手,你还是不是男人?”

裴瑾年剑眉紧锁,怒气不减,居高临下地教训我,“夏沐,你就是个胆小鬼,为了一个又蠢又笨的家伙,连命都不要了,我看不起你!”

看着他莫名其妙的气愤,我眨了几下眼,“你不会以为我要自杀吧?”

他闻言仔细地端详了我片刻,“你鬼魂一样穿过几条街到这里,拼命似的往海里跑,不是自杀?”

我打扫了一下脸上的沙子,嫌弃地白了他一眼,“我失恋了心情不爽在街上走走怎么了?鞋里灌了沙子,用海浪冲一冲不行吗?这下可好,我没被淹死,差点被你摔死!”

裴瑾年眉梢一挑,也意识到自己判断失误了,走上前来,把手递给我,“既然不想死,那就起来吧!”

我没好气地打开他的手,“我想我还是自己起来为好,裴先生这样见义勇为的大英雄我用不起。”

可是,我努力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浑身跟散了架似的,后来干脆躺在沙滩上,不动了。

裴瑾年俯下身,用脸挡住了我眼睛上方的蓝天,面目可憎,语气可恶,“逞强没什么好处的,这里潮气这么重,小心全身长出一片绿油油的苔藓,哇,那可怎么办?”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你才全身长苔藓呢,我又不是绿巨人。”

他将我从沙滩上扶起,替我打扫身上的沙子,“其实这脸上要是沾几粒沙子还勉强可以将就看,现在露出真面目了,还真是有点不忍直视。”

我用力推开他,“我说你是不是有病?不爱看你可以走啊,干嘛尾巴似的跟着我?”

相关文章:

《七见倾情总裁溺爱成瘾》-全文在线阅读

做完堵着不准流;男生切腹,别怕我会很轻的

唔恩讨厌老师快点上课.吃军人的精华

后座太颠了你坐腿上|待她适应后开始律动

快点啊人家都等不及了:不要了太多了停下 唔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