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败家系统》(「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22-05-05 13:26 · 新商盟

第7章 不要逼格,只要价格

“坑爹的系统,三小时消费五百万,有点难度啊!”

这时候,微信群里还在叮叮叮响个不停,有同学在聊天。

四年没有聚了,大家都很兴奋,微信群里还在热聊着。

吴良扫过一眼,发现大家正在聊他。

“你们还记得吴良吗?唉,真可惜,当初可是我们班里的尖子生,现在竟然沦落到在家务农。”

“谁说不是呢,听说为了十万块彩礼,全家砸锅卖铁操碎了心。”

“在家种地还不如出去打工,他这是想打一辈子光棍吧。”

“可怜,可怜,真的可怜!”

“咱们这样谈论别人不太好吧,让吴良看到就不好了。”

看到同学对他的议论,吴良放下手机。

如果以前看到这些,他的心态肯定会爆炸,但是自从有了“极品神豪系统”,他看的很淡了。

当同学们还走在赚钱的道路上时,吴良已经开始败家了,这就是差距!

三小时之内败光五百万,吴良表示,压力山大!

俗话说得好,穷玩车,富玩表,吊丝玩电脑。吴良心中萌生了一个想法,去奢饰品店买块表。

只是县城的奢饰品店真的不多,正好顺路,就去万达广场看看吧。

他站在一家奢饰品店门口,悠然说道:“江诗丹顿,就这个了。”

江诗丹顿,是国际大牌,在县城里也仅有这么一家,而且看起来生意不怎么好。

刚走进店里,年轻女店员就笑着打招呼,十分热情。

吴良那辆豪华轿跑在店门外停着,女店员可不是瞎子,

“先生,请问你喜欢哪一系列呢?”女店员微笑着问,态度极好。

别以为是奢饰品店就高大上了,其实在这种小城市,奢饰品店并不怎么受欢迎,因为市民的消费水平上不去,所以吴良来了,女店员不会放过机会。

“把你们店里最贵的拿出来。”吴良用一种平静的语气说道。

他心里有分寸,在县城这家江诗丹顿店里,不可能有天价名表,毕竟消费群体摆在那里。

听了吴良的话,年轻女店员心中一惊,转而惊喜。

她看得出来,吴良是个有钱人,开着几百万的豪车,非富即贵,所以那句话从吴良口中说出来后,她虽然觉得惊讶,但确信吴良有实力购买。

“好的,先生,请稍等。”

年轻女店员到柜台取表,她低下头,玻璃柜台上倒映出她的脸,她兴奋的吐了吐舌头。

这可是一笔大单啊,没想到县城里也有如此豪爷!专挑最贵的买。

很快,女店员就取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轻轻打开,这是一块奢华名表。

果然不愧是江诗丹顿,一眼看上去,就显得逼格很高,低调奢华,极具优雅,没有半点而土豪气,反而给人一种很绅士的感觉。

“先生,这是江诗丹顿传承系列腕表,是我们店里最贵的一款表,是江诗丹顿极致优雅的象征,凭借其独特的浑圆表壳与超越时空的经典设计,反应出其根基于高级制表业最纯粹的传统,价值二百二十万。”

女店员耐心的给吴良介绍此表如何低调奢华有内涵,如何高逼格,但吴良关心的不是表的逼格,而是表的价格。

“哦,说了这么多,才二百多万啊,你们这里有五百万的表吗?”吴良问。

女店员一愣神,她被震撼了。

二百万的表都嫌便宜,这是真壕啊!宝宝表示二百万能让我买两套房子了。

女店员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然后说道:“这……很抱歉先生,这是我们店里最贵的表了,如果先生您去省城的话,可以买到三百万以上的表,我们店里暂时没有,但这款腕表,很符合先生你低调的气质呢。”

“好吧,那就来两个。”吴良说完,就直接付款了。他准备回家的时候把另一块送给老爸。

其实并不是女店员会说话才让他有了购买的欲望,而是他实在不想太麻烦,完成败家任务就行了。

女店员感到深深的无语,听吴良的语气,就像是在街边小摊上买俩煎饼果子一般随意简单。

这可是几百万的表啊!

吴良将其中一块,戴在手腕上,果然气质不同,他在心中默默说道:“表嘛,用来看时间而已,其实都一样。”

惊喜万分的女店员,赶紧去给吴良包装好另外一块同样价值不菲的奢华名表。

当吴良走的时候,全店的女店员都齐声说道:“先生慢走,欢迎先生再来消费。”

吴良淡定的走出去,掏出一盒廉价的红塔山香烟,想要抽一根,却发现没有带火机。

“剩下的六十万,就去买个火机吧,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六十万的火机啊。”

吴良皱起眉头,一脸愁苦,在本市,消费真的太低了,他想要消费都没地方,改天去大城市逛逛。

他扭头走进一家Zippo品牌店,扫了一眼柜台里的火机,问道:“你们这里最贵的火机是哪个,拿出来瞧瞧。”

虽然打着奢饰品的名号,但是店里也并非都是几万几十万的奢饰品,也会有几千块的火机。

一位青年男子店员,赶紧走了过来,询问:“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价位的火机呢?”

“几十万的吧。”吴良淡淡的回答。

青年男店员,重重挑了下眉头,他当时的第一想法是面前的这个人在装逼。

可是看了一眼门外停靠的那辆豪华轿跑,顿时说服了自己。

“先生,店里最贵的,是一款十万块的,先生要不要看一下?”男店员说。

Zippo是国际打火机奢侈品牌,除了实用性和防风之外,最重要的一点是每一款Zippo都是一件艺术品,每一款Zippo都具有收藏价值。

虽然这是奢侈品牌,但由于面对的消费群体不同,这家店里的打火机,最贵的也才十万块。

最贵的才十万,要买六个才凑够六十万,吴良认为要这么多打火机也没用。

“没有再贵的了?”吴良又问。

“这个,这个……”这名男店员陷入了为难。

其实店里有一块打火机价值五十万,只不过那是镇店之宝,是非卖品。

如果要卖的话,男店员一个人根本做不了主,需要请示店长才行。

见这个店员有些为难,吴良顿时觉得有些扫兴,小城市就是不行,连个消费的地方都没有。

“既然没有,我就去别家看看。”吴良说完,正准备要走。

而这时,那位店员突然叫住了吴良,“这位先生,其实店里还有一款火机,是非卖品,但我可以去请示一下店长。”

吴良看了下时间,觉得还很充足,就很随意的摆摆手,“去吧。”

当店长得知这一情况后,也感到很惊讶,那块五十万的火机,并非真的就是非卖品,而是因为在这小城市里即便售卖,也没人会舍得花五十万购买一个打火机,所以久而久之,就被店里留下来当做纪念品了。

店长来到吴良跟前,说道:“先生,您真的要购买吗?”

“是啊,别废话了,买完我还要抽烟呢,烟瘾犯了。”吴良说。

店长一听这话,极度无语,这特么是真壕啊,买五十万的打火机,就为了抽根烟?

店里不可能放着生意不做,既然有人肯买,那就肯卖。

“先生,五十万,成交。”店长呼吸一口气,然后又对吴良说:“先生,您能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吗?将来有什么新式款型或者艺术珍品,我也好联系你。”

吴良随便留了个联系方式,他下次也不会来了,小城市消费不行,不利于他更好的败家。

他取了火机,走出店外,默默的点了根香烟,刚抽了两口,就接到了高中老班长打来的电话,让他赶紧去酒店,聚会马上开始了。

卡里还有十万块没有败光,才过去一个小时,距离系统规定的三个小还有时间。

很快,吴良便来到巨鼎大酒店,这家酒店算是市里比较高档的酒店了。

如今同学聚会已经变了味道,炫富攀比,青春聚会变成了名利场。

大家都尽量的把平时不舍得穿的衣服穿出来,再戴块手表和金链子,有车的开车,没车的租车,再弄一张比较有逼格的名片,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

吴良虽衣着普通,但深藏不露,走进聚会的酒店包厢,一进门,并没有几个人和他打招呼,就是老班长问了声好然后就去忙别的了。

吴良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点燃一根香烟,看着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同学,心中感慨万千。

现实浮华的社会,让原本纯真的老同学,都变得虚伪了。

“李总,听说你现在开了一家娱乐会所,到时候请我大保健啊。”

“赵总,你那酒店规模要比现在这家酒店还要大吧,我也准备开一家酒店,非五星级的不搞。”

“孙总,听说你干电商捞了一笔,现在是财色双收,连小四都搞怀孕了。”

整个房间里都是“老总”、“经理”,大家在一起溜须拍马,装逼摆阔,不亦乐乎,只有吴良一人坐在窗前,静静抽烟。

这时,谢鹏飞和宋名扬有说有笑的坐到吴良身旁,要跟吴良聊天。

谢鹏飞得意的笑着说:“良子,名扬又升职了,想当初名扬连大学都没考上,没想到四年后竟成了大区经理,这就是命啊。”

宋名扬也乐呵呵的拍谢鹏飞马屁,“我哪有鹏飞厉害,现在鹏飞是公司老总,小汽车开着,大学生搂着,还有大把的钞票,这才叫生活。”

随后,宋名扬扫了一眼吴良的衣着,似笑非笑的调侃道:“良子,其实我俩都不如你,还是你好,生活在青山绿水中,环境优美,生活悠闲,不用工作,哪像我和鹏飞,每天都忙得很,没办法,谁和钱过不去啊。”

也就在这时,门被推开。

班花夏小敏来了,也就是吴良高中时的恋人。

曾经的班花,已经出落成成熟大美女。

原本吴良和夏小敏是同学们眼中令人羡慕的一对,可是随着高中毕业后,身份地位职业的差距越来越大,吴良和夏小敏早就不再联系,就这样无疾而终。

班花来了,谢鹏飞和宋名扬这俩色狼赶紧跑过去套近乎。

宋名扬说:“班花,好久不见,你又漂亮了。”

谢鹏飞说:“班花,听说你现在进军演艺圈了,都成大明星了。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是给良子看的吧,毕竟是老相.好了。”

吴良听到这话,皱起了眉头。

谢鹏飞最后那句话是故意说来挖苦他的,谁都知道两人身份地位的差距,这是故意让他感到难堪。

初恋情人夏小敏也是一脸尴尬,赶紧解释道:“我和吴良早就分手了,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们可千万别误会,我都快忘记他长什么样了。”

夏小敏几乎是把吴良当做了狗屎,赶紧撇得远远的,生怕沾点边就惹一身臭。

不过,吴良也根本不会在意太多,毕竟他明白,他与这些老同学,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他没必要去计较太多。

如果他这些同学都是富豪,和他同等身份,他或许还会反击一下,但他这些虚伪装逼的同学,真的没资格值得他去嘲讽和打脸。

老班长或许是觉得吴良一个人有点落寞,就走过来跟他聊会儿天。

吴良对老班长的印象也还不错,当时在班里,他和老班长的学习成绩不相上下。

如今老班长干起了销售,听他说是在一家珠宝首饰牌子做地推专员。

聊着聊着,老班长偶然间发现吴良手腕处的那块表,大吃一惊。

他是干珠宝销售的,对奢饰品牌子也都有过涉猎,他认得出那是一块江诗丹顿的名表。

他禁不住感到疑惑,吴良衣着普通,看起来也很低调,没想到还会佩戴奢饰品牌子的腕表。

“良子,你这表不错啊,是江诗丹顿,国际大牌啊!”老班长惊讶的问:“这块表花了多少钱?肯定挺贵吧。”

“不贵,不贵,这是最便宜的那一款。”吴良实在不想炫耀,这几天装逼太频繁了,他只想安静低调做个美男子。

而这时,在不远处的谢鹏飞却说:“一看就是高仿的,良子十万块的彩礼都凑不起,哪有钱买真的。”

其他同学也凑上前来,盯着吴良手腕上的表看了几眼。

也有懂行的同学,倒吸一口凉气,惊呼道:“这是江诗丹顿,良子手上这块表,至少也要上百万!”

相关文章:

把她下面放个震动逛街.来段语音弄湿我

顶撞她全身最柔嫩的地方王爷_男友说我里面水特别多

女友张开腿让我调教_同桌上课吃我的乳

(热门)奈何相思负流年(沈唯林彦深)_最新章节

两性故事吃奶添下面,日本AV一边做一边喷奶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