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挺身进去|一女多男两根同时进去小说

2022-05-04 19:28 · 新商盟

但段飞都看不进去,唯独这本针经让他十分感兴趣。

这本书是他家祖上传下来的,他祖宗曾经是宫廷里的御医,医术很是了得。这书上的针灸方法十分特别,段飞看的是津津有味。

“不好了,刘寡妇不行了,段飞,段飞。”

院子里传来牛二蛋的叫声,段飞放下医书从椅子上站起,牛二蛋慌慌张张的跑进屋子,累的上气都不接下气。

“二蛋,你让狼撵了咋地,叫唤啥呀?谁不行了?”段飞笑呵呵的看着直喘粗气的二蛋,而二蛋则一把拽住他就往外走。

“是刘寡妇,不知道咋地了,你快去看看。”段飞一听知道出了大事,转身进屋背起药箱就跟着二蛋往刘寡妇家跑。

此时刘寡妇家已经有不少人,刘寡妇躺在地上,呼吸都十分微弱。二蛋一进刘寡妇家院子就开始喊:“让开,让开,小飞来了。”

村长刘福贵一看到段飞,立刻叫人给他让开地方,说道:“小飞,你快看看刘寡妇这是咋的了,刚才还好好的,忽然就躺地上了。”

刘福贵家跟刘寡妇是邻居,他是在他家院子里看到刘寡妇躺到地上的,也是他让二蛋去叫的段飞。段飞一到刘寡妇跟前就扒开她紧闭的双眼,见瞳孔已经开始放大,知道这人是真要不行了,要不抓紧搞不好就没救了。

随后段飞将手放在刘寡妇胸口,感觉她心跳也十分微弱,而且跳的频率也和正常人不一样,估计是心肌梗塞一类的病,不过他这里根本就没有治这类病的药。

“哎呀小飞,你那是往哪摸呢,等刘寡妇醒了要是知道你摸她胸脯子还不跟你急呀。”说话的是二丫他爹孙老黑,他也住在刘寡妇隔壁,自从段飞他爹进了大狱他就没用正眼瞧过段飞,而且看段飞也越来越不顺眼。

“爹,你乱说啥,咱回家吧。”一边的二丫拽了拽孙老黑,而孙老黑瞪了二丫一眼,继续看着。段飞现在根本就功夫理他那茬儿,而是三两下就把刘寡妇的外衣扯掉,露出里面的小红背心,刘寡妇的胸前景色也是若隐若现,一边的孙老黑看的眼珠子都直了。

这刘寡妇在这小刘村里绝对算的上是一枝花,村里不少老爷们都惦记她呢。尤其是那孙老黑,没事总往刘寡妇家里窜。不过这刘寡妇为人十分正派,守寡七八年从来都没干过出格的事,孙老黑也一直都没得逞。

“叔,让人撒了,我要给她施针。”段飞看向身边的刘福贵,这刘寡妇眼看着就要不行了,段飞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冒险用针经上的方法试一下。

刘福贵看了一眼边上的人,“都散了吧,该干啥干啥去,别在这围着。”

村长下令有谁敢不听,院子的人都走了出去。唯独孙老黑不愿意走,二丫拉了他老半天才把他拉回家。

“你也得回避一下。”段飞转头对刘福贵说道,刘福贵一愣,不过也没说什么,扭头走出了院子。村长一走段飞一下就将刘寡妇的背心撕开,刘寡妇的胸前风景完全呈现在他眼前……

第4章

不过段飞现在根本就没心思看,将医药箱打开取出针袋,捏了几根银针分别插在刘寡妇胸口的几个穴位上,手指捏着银针慢慢转动。

几根银针都落稳了段飞又拿出两根,分别插在刘寡妇的胸脯上,直到渗出血了才停止转动,长出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能不能救活刘寡妇他也不知道,反正他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哟,我看你这方法不行,别人没救活再让你给弄死了,到时候你也得像你爹似的,去蹲大狱。”院墙上露出孙老黑的脑袋,一边不断用眼睛往刘寡妇的胸脯上扫,一边嘿嘿笑着说道。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跟你没啥关系。”现在段飞最烦的就是孙老黑,这家伙势利眼的很,要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会让村里的人说三道四。

被段飞噎了一下孙老黑脸就更黑了,开口骂道:“小兔崽子,你跟你那个损爹一个揍性,早晚也是蹲大狱的货,幸好我没把闺女嫁给你。”“放你家的狗屁孙老黑,你他妈就是一个畜生。”

段飞也被弄出火了,你骂我我也就忍了,可你连俺爹都挂上那就不行了。要不是看在二丫的面上段飞都想把这孙老黑一脚踢死。

“你……”孙老黑没想到这段飞能骂他,一时愣在那里,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哎呀,可憋死我了,这是咋了?”地上传来了刘寡妇的声音,段飞一听也顾不上孙老黑了,急忙蹲下查看。

此时刘寡妇已经睁开了眼睛,想要起来,段飞一把将她按住,说道:“婶子你先别动,我这针还没拔呢。”段飞伸手在刘寡妇身上揪了几下,把银针都放进了针袋里。

“呀,我衣服咋被撕了。”刘寡妇一起身就发现自己的背心被撕成了门帘,急忙扣外衣的扣子。而墙头上的孙老黑一见刘寡妇被救过来了,好像忘了段飞骂他这茬,立马嬉皮笑脸的说道:“妹子,你刚才得了病了,幸好我帮你求神才救了你一命,你是不是该感谢我一下呀?”

刘寡妇看都没看孙老黑一眼,她也想起来自己胸口一阵难受才躺在这的,看来是段飞救的自己。

“小飞呀,真是谢谢你了,你这是救了婶子一命,婶子都不知道咋感谢你好。”虽然外衣扣子已经扣上不过段飞是蹲在刘寡妇侧面,通过纽扣之间的缝隙还能隐约看到刘寡妇胸前风光。

第5章

刚才急着救人段飞也没啥想法,这一看下身顿时就有了反应。“没啥婶子,应该做的,晚点你到我那一趟,我再帮你看看。”

怕被刘寡妇看到自己的窘相,段飞背起药箱子就走。刘寡妇瞪了墙头上孙老黑一眼,朝段飞的背影喊道:“等下婶子给你炖只小鸡,晚上给你送过去。”

急急忙忙回到家里段飞的心绪才算是稳了下来,随即想到这针经居然这么厉害,连快死的人都能救活,可真是个宝贝,得好好钻研。

想到这里段飞拿起针经又看了起来,直到天都黑了外面响起了刘寡妇的声音。“小飞呀,婶子给你送吃的。”刘寡妇手里拎着个保温饭盒,离着老远段飞都能闻到饭盒里的香味。

“婶子,这咋好意思呢,你坐,我给你把把脉。”段飞把刘寡妇让进屋里,让他坐在椅子上,把手搭在她的手腕上。

“有啥不好意思的,婶子这命都是你救的,给你送点吃的算啥。你一个孩子也挺不容易的,以后婶子天天给你送吃的。”

段飞只是微微一笑,也不在这个事上纠缠。“婶子,我看你这病已经没有大碍了,不过还得再让我施几次针,把你心脏周围堵塞的血管都打通就彻底没事了。”

“行,婶子都听你的。”刘寡妇点头说道,“那你把上衣都脱了吧。”段飞也不废话,他也饿了,想着给刘寡妇施完针自己得赶紧吃饭。

“脱衣服呀?”刘寡妇有点为难,毕竟男女有别,而且这段飞也二十来岁了,要当着他面脱衣服刘寡妇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是呀,上身都脱了,我得往你胸口施针。”段飞根本没看到刘寡妇脸都红了,现在他只想尝尝饭盒里的东西,肚子也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

“嗯。”刘寡妇答应了一声就慢慢的解衣服扣子,心想自己被段飞救的时候不也光着上身吗,他已经看到过了,再让他看看也没啥。

想到这里刘寡妇脱衣服的速度快了不少,把外面的衬衣脱掉,露出里面的花布半截袖。见段飞眼睛只是盯着饭盒刘寡妇微微迟疑了一下,随后就把半截袖也脱掉,上身已经是不着一缕了。

“小飞,给婶子施针吧。”

见段飞还是盯着饭盒刘寡妇腼腆的叫了一声,段飞这才回过神儿来,转头看向刘寡妇。这一看不要紧,段飞立马就感觉身上的血液流动速度快了不少。

眼前是一对丰满挺翘的所在,刘寡妇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一点都没有下垂的迹象。

下午那阵段飞只顾着救人也没心思细看,这一看之下顿时就让他下身有了反应。“婶子,你真好看。”

虽然刘寡妇也常年在地里干活但皮肤却保持的十分的好,身上白白净净,而且长相也很是不错,段飞忍不住直勾勾的盯着刘寡妇看。

“死小子,瞎说啥,赶紧给我施针。”刘寡妇红着脸对段飞说道,段飞也感觉自己失态,急忙让刘寡妇躺在看病的小床上。

将银针拿出,段飞瞄准一个穴位。“婶子,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第6章

刘寡妇点了点头,随即就将眼睛闭起,她实在是不好意思在段飞面前睁眼。段飞手一沉,银针准确的扎进刘寡妇胸前的穴位。随即段飞连扎几针,刘寡妇感觉胸口一疼,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行了,十分钟就能拔针了。”段飞施针完毕就开始在刘寡妇身上不停扫视,而刘寡妇始终都闭着眼睛,不敢睁开。

“好了婶子,我要收针了。”刘寡妇点了点头,段飞开始收针。只是收针的时候十分的慢,每拔一根针刘寡妇就感觉段飞的手在她的胸脯上蹭一下,直到段飞将针全部收完,刘寡妇才敢睁开眼睛。

“好了吧小飞,我得回家了。”

段飞摇了摇头,“施针只是第一步,还要在你的穴位上按摩,才能保持你心脏的血液流通,我还得帮你按按。”

“啊?还要按摩?要不你告诉我穴位,我自己按摩行不?”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刘寡妇还没在别人面前这样赤身裸体,十分的难为情,听段飞一说顿时就有点急了。

“不行,你不知道力度,劲使小了不管用,大了很可能会影响血液流通,到时候你的病还得犯。”段飞说的一本正经,刘寡妇看他一脸正色也只能点了点头,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大夫呢,那就按吧。

段飞嘿嘿一笑,感觉到刘寡妇的目光朝自己扫来顿时脸色一正,活动了下手指,把十指张开,放在刘寡妇的胸前,开始慢慢使劲。

感觉到段飞手上的热度刘寡妇脸更红了,不过随即胸口就有酥麻的感觉传来,十分舒服,刘寡妇不由的又闭上了眼睛。

段飞的几根手指在刘寡妇的圆球边上按了几圈,随后用手掌按住两个圆球。刘寡妇顿时就睁开眼睛,“小飞你干啥?把手拿开。”

“婶子,你误会了吧,最重要的穴位就在这里,你的堵塞血管基本都在这呢,主要就是按这。”

段飞说的一本正经,而且刚才施针的时候胸脯上的确也扎了针。听段飞这么说刘寡妇也就不说话了,继续把眼睛闭上,任凭段飞在她身上捯饬。

段飞爽的不行,手指尖轻轻的在刘寡妇的最敏感的点上弹了一下,刘寡妇顿时身子一颤,又将眼睛睁开。

“这样能最好的促进你血管里的血液流通。”刘寡妇红着脸点了点头,而段飞见刘寡妇也没反对就更来劲了。

“小飞,行了吧,婶子感觉好多了。”

此时刘寡妇的呼吸有些急促,身体轻轻的在小床上扭动,加上她那纤细的小腰,就好像一条美女蛇似的,段飞真恨不得立马就把她的裤子扒掉,把她给就地正法。

“婶子,还要等一会儿,你这两点是血液集中处,是关键地方,要多按摩一会。”说完段飞低下头一口咬住。刘寡妇“啊”了一声,身体不住的轻轻颤抖,就好像要打摆子似的。

“唾液可以加速血液的流动,能让你早日康复。”段飞一边吸一边把手摸向刘寡妇的肚皮,摩擦了一会手就渐渐移向刘寡妇的下身。

“小飞,你在家吧?婶子给你送吃的来了。”

第7章

田玉芬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本来已经有些控制不住的段飞一听到她的声音顿时就恢复的理智,急忙站起。而刘寡妇也赶紧穿上衣服,抬腿从床上下来,只说了句“我走了”就朝外面走去,看都不敢看段飞。

“哟,这不是刘大妹子吗,今天听说你差点出事,怎么了,这是看完了?”刘寡妇满脸通红,也幸好段飞家的灯不是很亮,在院子里也看不出来,刘寡妇只是“嗯”了一声算是回答,急急忙忙的就走了出去。

“她这是咋了?着急忙慌的。”田玉芬走进屋里,手里也拎着个饭盒。见桌上有一个,不禁问道:“这是刘寡妇给你拿的?”

见段飞点头田玉芬不禁一笑:“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他刘寡妇也会给男的送吃的?他不是把自己当圣女吗,不怕传闲话呀?”

“能传啥闲话,我今天救了她一命,就送点吃的还能咋的。再说了,她比我大一辈儿呢,是我婶子。”

这田玉芬的嘴段飞是很清楚的,要是不说明白没准就得从她嘴里出去什么闲话。“婶子,这么晚了你咋来了呢?还给我带吃的。”

一听到段飞的话田玉芬也不在刚才的事上纠结,笑呵呵的说道:“哎呀小飞呀,你今天不是帮婶子看出毛病了吗,婶子不太放心,想让你再帮着看看,顺便给婶子也扎上几针。”

田玉芬一脸笑意的把饭盒放在桌子上,段飞明白了,肯定是今天自己用银针救刘寡妇的事让她听说了,不然她不会晚上又跑到他家里来,除非是欠日了。

“婶子,你那病不严重,我给你开的药你吃了就成,根本就不用扎针。”段飞现在是饿的不行了,只想先吃饭,哪还有心思给田玉芬施针呐。

“哟,你这小崽子,给刘寡妇扎就行,给我扎就推三阻四的,是不是你跟那个刘寡妇有啥事呀?”

一听这话段飞吓了一跳,这闲话如果传出去可不得了。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刘寡妇守寡七八年都没传出什么闲话,要是因为自己把人家的名声给毁了那可就不好了。

再说段飞也没娶媳妇呢,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名声也搞臭了。二丫跟他没戏了不等于别的姑娘也跟他没戏,要是传出他和刘寡妇有一腿,那以后他就不用在村里待了。

“行,婶子,我也给你扎,不过你得等我吃完饭的,我这实在是饿的不行了。”段飞没办法,只能屈服,别说这田玉芬是村长家的,就她那张四处传闲话的破嘴自己也惹不起。

“我不着急,反正刘福贵去乡上了,今个也回不来,回家也没事干。”说完田玉芬就一屁股坐在段飞边上,笑眯眯的看着他。

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段飞心想这娘们跟自己说这话干啥,莫非村长不在家没人睡她,她想找个人代替村长?

想到这里段飞心里就平静不下来了,稀里糊涂的吃完饭就让田玉芬躺在小床上,顺便关上门,拉上窗帘。“婶子,你也要扎针是不?”

田玉芬点了点头:“对,听说刘寡妇都快死了你都把她给扎活了,那我这小病你一扎不就好了?”段飞点了点头,“扎一下就算不好也差不多了,不过我这针可不白扎,一针五块钱。”

“啥?五块钱?小飞你也太黑了。”田玉芬把脸一拉就要发飙,随即又想到自己还得让人治病呢,不能把他给得罪死了。想到这里又换上一副笑脸:“小飞呀,你也知道婶子家不富裕,你叔工资也不高,还要供着三个孩子呢,你这钱先记着,等年底一块结。而且婶子都跟你叔说了,说让你去村部弄个卫生室,没准过一阵子你就能去村部上班了。”

本来段飞就是逗逗她,也没打算真要钱,一见田玉芬又忽悠他心里蹭的就窜起一股火。不过段飞脸上没表现出来,毕竟她是村长家的婆娘,得罪死了对自己也没啥好处。

“行,婶子既然说了那就先记着,婶子,你把衣服和裤子都脱了吧,你这得扎全身。”田玉芬一听脸上一红,“啥?全身都的脱干净呀?”

见段飞点头田玉芬只是略微的迟疑了一下,随即就把自己扒的精光,躺在了小床上面。中午的时候段飞只看到了田玉芬的下身,上身却没看到。

这田玉芬已经生过三个孩子了,胸部虽然也不小但都快耷拉到肚脐眼了,跟刘寡妇的那对根本就没法比。不过田玉芬的下身还的比较诱人的,大腿白而修长,段飞感觉此时自己已经忍不住了。

第8章

不过田玉芬的长相算是上等的,要不然村长也不会选她做老婆。段飞陆陆续续的在田玉芬身上下了几针,都是无关紧要的地方,反正田玉芬也不懂。

等到段飞的手移到田玉芬下身的时候田玉芬自动的就敞开了,段飞的手一停,目不转睛的盯着大门里面看。

“小飞呀,你再帮婶子看看下面,婶子觉得里面痒的很。”

“娘的,看着这娘们中午让我弄舒服了,现在还想让我弄。”想到这里段飞也不客气,直接摸了上去。

“小飞呀,婶子这里面到底咋回事呀?”田玉芬脸色潮红,双眼有些迷离的看着段飞。段飞哪见过女人的这种眼神,心想这田玉芬肯定是个骚娘们,这不是明摆着要勾引自己吗。

“没啥大事,我再摸摸,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毛病。”

这阵段飞没穿白大褂,下面的状况早就被田玉芬看在眼里。田玉芬伸手在段飞的裤裆上摸了一把,随即笑道:“呀,小飞,你下面咋鼓起那么大一个包?是不是肿了?用不用婶子帮你看看?”

此时段飞正憋的难受,被田玉芬一摸那东西就更加控制不住了,要不是裤子质量不错段飞估计把裤子都能撑破了。

“这娘们今晚就是为了来勾引我吧?妈的她要不是村长家的娘们就把她给......”段飞手上加劲,这时他还没失去理智,知道碰了村长的女人可能要出大麻烦,所以只用手指过瘾。

“啊……啊……”田玉芬被段飞弄的舒服的叫了两声,随即就感觉自己有些控制不住,一把就把段飞下面抓住了。

“小飞呀,婶子难受,要不你给婶子解解?”田玉芬这话说的已经十分露骨了,摆明了就是勾引段飞。段飞下身被田玉芬抓着也十分受用,喘着粗气问:“咋解呀?”

田玉芬手上加劲,呵呵一笑,“就用这东西解。”“婶子,这不行吧,我咋能跟你做这事呢,要是让村长知道了可不得了。”

“他知道个屁,你以为村里的女人他少睡了?我就是不愿意说他,我让别人睡一次他能咋地?况且他今天又不在家,咋能知道呢?”

说着田玉芬就开始解段飞的腰带,段飞脑袋还算清醒,急忙抓住田玉芬扒自己裤子的手。“婶子,这不行。”

“有啥不行的,你不想去村部弄个卫生室呀?只要我跟你叔一说,这事保准能成。”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段飞就一肚子气。心想这娘们一直拿这事忽悠他和他爹,而且从来都不给药钱,他家刘福贵也是这德行。妈的今天不如就把她给日了,这些年他们俩也占了不少老段家的便宜,今天就算讨回点利息。

“行,那我就帮婶子解解。”想到这里段飞就任由田玉芬将自己的裤子扒掉。

“呀,小飞,没想到你人不大却长了个这么大的家伙,乖乖,比你叔的大多了。”田玉芬不由得一阵激动,一把就将它攥来手里,眼珠子都要贴到上面了。

“快快,小飞,用你的东西给你婶子解解痒。”田玉芬有些迫不及待,坐起身子就主动凑了上来......

段飞也不客气,直接上马开始了运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歇下阵来。

而田玉芬则软软的躺在床上,一动都不动,好像虚脱的似的,过了好半天才缓过气来。在段飞的脑门上点了一下,嘻嘻的笑道:“没想到你小子这么厉害,把我给弄的死去活来,我这生过三个孩子的都有点吃不住,要是个黄花大姑娘还不得让你

相关文章:

肉细致文小说,啊,《绝品狂龙在都市》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按住后脑勺深入喉咙:电动木马玩具

我和闺蜜拿黄瓜互慰*护士表姪女畅畅

太深了宝贝动一动 啊用力点好棒好大粗bl

手冲2分钟正常吗_暧昧男女肢体接触等级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