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别把葡萄塞进去(都市绝品狂少)不行太深了要死了

2022-05-04 15:29 · 新商盟

“什么东西?”陈正一头雾水,又等不到什么回答,听话的走过去,将柜子打开,然后就看见一条红绳,心里顿时明白过来。

好歹陈正现在也算是个正常男人,怎么会不知道男女之间的把戏。

转过身看向林子惠的时候,又是那种天真的模样:“嫂子,要绳子干什么?”

“来,陪嫂子玩了这个游戏,嫂子给你奖励。”林子惠诱惑的说着,将红绳套在陈正的脖子上,看陈正一脸迷糊,不由得起了玩意,“阿正,不愿意?”

“没有。”陈正连连摇头,装作不知道道,“嫂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你现在帮嫂子舔一舔脚好吗?”林子惠继续诱惑着说道,“嫂子的脚现在受伤了,阿正愿意帮嫂子这个忙吗?”

“当然愿意。”陈正连连点头,不等林子惠说什么,走到炕边,蹲在林子惠的脚边,长时间的劳作并没有让她的脚变形,反而清瘦白皙,比起农村那些粗糙的脚,好了太多。

林子惠温柔的看着陈正,见他缓缓的用嘴咬住小拇指,吮吸的时候整个人再也不受控制的呻吟出口,双手死死的抓住被子,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了魔一般。

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会,以前都是她提起来,陈伟勉为其难的附和,算不上尽心,后来怀孕,这些更是变成了奢望。

林子惠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傻子会让她情动到如此的地步。

“啊……”身体不住的颤抖着,陈正看她一脸魔怔的样子,再也控制不住,直接起身将林子惠压在身下,身上的碎花裙被尽数扯下,露出白花花的大腿,陈正整个人压在林子惠的身上,准备将运动裤脱下的时候,脸上结实的挨了一巴掌,随后听见林子惠的斥责声,“你要干什么?”

陈正当时愣住,手足无措的看着林子惠,懊悔自己的所作所为的时候,林子惠挣扎着起身,将衣服披上,冷眼看着陈正。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那个憨傻痴笨的小叔子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嫂子,我……”陈正一脸委屈,不敢看嫂子的脸,他害怕一个不小心,会让嫂子看出什么破绽,他不想让嫂子伤心,更不愿意让嫂子恨他。

如果让嫂子知道他已经恢复神智,所有的事情都是在清楚的情况下做出来的,肯定会把自己从陈家赶出去的。

“我错了。”过去很久,陈正低着头,活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林子惠原本还想责备,不过看到陈正这个样子,话到嘴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不耐烦的摆摆手,“算了,你出去吧。”

说来这件事情她也有错,如果不是她勾引陈正,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低头,看到陈正的运动裤被硕大顶起来,又想起晚上发生的事情,不由得联想翩翩,能跟这样的极品在一起,就算是死了也甘心。

想归想,现实归现实,她终究是跨不过去心里的那道坎。

陈正点点头,不敢看林子惠的脸,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整个一下午林子惠都没有再出来,陈正饿的头晕眼花,又不敢去找林子惠,只能巴巴的望着头顶的云,心里难受不已。

从小到大,真正给过他关心的只有嫂子,所以陈正心里很清楚,他对嫂子不仅仅只是依恋,更多的是喜欢,他想让嫂子成为自己的女人。

这种想法如春笋一般,在心里一旦生根发芽,就很难去除。

陈正很想把自己恢复正常的事情告诉嫂子,很想光明正大的跟嫂子在一起,可是又不敢去说,他害怕嫂子知道真相之后会赶走他。

他宁愿就这么以痴傻的身份留在嫂子的身边,也不愿意从她身边离开。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等陈正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被一股浓浓的饭香味吸引过来,抬眸看了眼窗外,天色早就已经暗了,陈正吸了吸鼻子,准备下炕听见了敲门声,抬头,看到嫂子端着饭菜进屋,橘黄色的灯光下,嫂子的脸柔和的过分,注意到他的神情,一如既往的笑了笑:“一天没吃饭,饿了吧?”

“嫂子答应给你的奖励,吃吧。”上面是一碗面,加了鸡蛋和肉片,顺带还有两碟凉拌菜,陈正本来胃里饿的不行,现下看到热气腾腾的面,顾不得其他,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林子惠看着他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将心底的想法压了下去,他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恢复了神智。

本来陈正今天把自己压在身下的时候,林子惠有些多想,他的动作不像是傻子可以做出来的,可是现在看看……是她想多了。等陈正吃完,才发现坐在旁边的嫂子一晚上都没有动,甚至姿势都没有改变,陈正本来想问问,可是后来想想发生的事情,话到嘴边不自觉的咽了下去,吃笑着将碗放到边上:“嫂子,饱了。”

“嗯,那就行。”林子惠从回忆中醒来,冲陈正笑笑,起身习惯性的摸了摸陈正的脑袋,温柔道,“那你早点睡吧。”

“嗯。”陈正点点头,模样活脱脱就是还未成年的小屁孩,眼看着林子惠从他的面前消失,眼神逐渐被清冷所取代。

转身直挺挺的躺在炕上,听着外面的虫叫声,却再也没有了睡意。

算起来,他这个大哥对他也是极为照顾的,在陈正生病的这么多年的时间里,虽说不是尽心尽力,至少也是衣食无缺。

后来嫂子嫁给大哥,次年便有了儿子,就算家里再怎么拮据,给他的东西从未变过。

陈正心里清楚,他对于嫂子的依恋,远远的超过了男女之间的感情。

“唉……”想到这儿陈正不由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幸亏白天的时候嫂子一把推开了自己,如果不是她推开了自己,他们真的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该怎么面对大哥。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更加没有了睡意。

而这边,林子惠将儿子哄睡下,眼睛不自觉的瞥向对面的房间,刚才看陈正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也有点心疼。

毕竟这么多年,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从未想过他们两个人会有这样的一天。

如今这个情况倒好,他不过是个傻子,就算心里别扭,也不清楚是什么。

而她只当这是一场春梦,梦醒了,她也该回到现实当中。

次日,天一大亮,林子惠便出门准备捕鱼的工具,在村口的池塘里有不少的草鱼,虽说个头不大,味道还可以。

正好她生了儿子之后也没时间去城里犒劳下自己,家里唯一的男人,也是外出打工。

林子惠有自己的傲气,不愿意整天家长里短的说闲话,便一大清早的准备去池塘里捕鱼,刚出了巷子口,听见有人叫她,林子惠转过头,看见一身黑色紧身裙的刘玉芳站在路口,花枝招展的看着她。

头发烫了大波浪卷,画了精致的妆容,只是太白,远远看着就像鬼一样。

林子惠好半天才看清楚来人,随手将网放在边上,走过去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听说刘玉芳前几年外出打工,这一走就是五六年,因着和陈正的关系不错,那时候经常来陈家玩,以前土里土气的乡下丫头,现在也打扮的这么时髦,实在叫人眼前一亮。

“刚到不久。”刘玉芳笑着走到林子惠的跟前,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她傲人的胸围,就算不穿内衣也不受丝毫影响。

白里透红的脸上透出一点朴实,身材匀称,眼里早就没了当初的青涩,活脱脱就是家庭妇女,不过比村里的女人保养的好,一张脸上愣是看不到岁月的痕迹:“嫂子,这是去哪儿?”

“准备去村口抓几条鱼回来。”林子惠笑意盈盈,“给陈正补身子。”

说着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刘玉芳倒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走到刘玉芳的跟前,顺势搂住刘玉芳的腰,指了指不远处的院门:“阿正还是老样子?”

“是啊。”林子惠叹叹气道,“可能这辈子就这样了。”

如果不是因为那通电话,说不准她和陈正真的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

所幸,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林子惠想好了,只当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好好照顾儿子和陈正就是。

刘玉芳看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有些同情林子惠,想了想在她耳边道:“我送你个东西。”

“什么啊?”林子惠好奇的看着刘玉芳,顾不得将网拿上,被刘玉芳拽着离开。

陈正是被一股浓浓的鸡汤味给勾引醒来的,睁开眼,早就已经是第二天晌午,起身,将自己收拾利索,准备出门的时候想起什么,故意将鞋子穿反,撒娇着走到门口,靠在门沿上,一边撒娇,一边打呵欠道:

“嫂子,我……”

话还没说完,前面的光被人挡住,从上往下看,是一双大红色的高跟鞋,擦的发亮,带着女人特有的香味。

“阿正,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刘玉芳笑着捏了捏陈正的鼻子,只觉得可爱至极。

小的时候,陈正就喜欢跟在她的屁股后面玩,如今过去这么多年,他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陈正的瞳孔微微收缩,大概几分钟之后,猛的一把抱住刘玉芳,兴奋道:“玉芳。”

刘玉芳是他小时候的玩伴,也是唯一一个不嫌弃他的怪人。

相关文章:

强行将她两腿分得更开|绑着摸腿摸到里面视频

圣灵仙尊全集全本,圣灵仙尊小说在线全文列表

好疼,快点拨出来,求求你了/放轻松你太小了

用手帮老公解决的图片_九浅一深慢慢磨进

被男朋友强吻解内衣_女人偷过情哪里最清楚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