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入骨相思知不知 在线阅读

2022-05-04 15:16 · 新商盟

第5章 我们分手吧

当我再次走进生如夏花咖啡馆时,多少有点心虚。

上次闹得动静不小,不知那些服务生们是否还能认出我来。我心里默默祈祷,最好不要啊,毕竟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我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看看时间还早,李均益可能还在路上,于是先向服务生要了一杯白开水。

约定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我焦急地向门口张望,均益怎么还没到?路上塞车?

我恰好对着楼梯的位置,忽见二楼的楼梯口处出现了一个我期盼了三年的熟悉身影。

李均益!

原来他已经先到了。

“均益!”我放下水杯向他奔去。

我只顾热切地跑向他,却没留意他站在台阶上俯视我时,眼神里的冷漠。

楼梯的台阶并不多,我很快来到李均益面前,抓住了他的手,“均益,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告诉我?”

李均益没有动,只是站在原地,看着我。

那双眼睛虽然熟悉,可是两道目光却太陌生,还隐隐透着一股寒意,我竟然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

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一丝见到我的喜悦,黑色登喜路T恤衫上金丝线绣成的四条长长的字母拖线,在头顶粉红色的射灯下散发着刺眼的光。

“均益!”我不解地看着他,“你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吗?”

本就比我高一头的李均益又站在高我两个台阶的地方,把我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到了很远。 

李均益抽出被我握着的手,复古眉框眼镜掩饰不住紧蹙的浓眉,大提琴般低沉的声音如今也如蒙上了一层霜。

“夏沐,我们分手吧!”

我顿时石化,好久没有反应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说要跟我分手?是不是我的耳朵出了毛病?我们苦苦等了彼此三年,终于苦尽甘来,他却要分手?

我本能地上前抓住李均益的胳膊,“均益,你在开玩笑的吧?告诉你,你在开玩笑,你不会跟我分手的,对不对?”

李均益的嘴角扯出一丝我看不懂的冷笑,“夏沐,诚实一点好吗?谈恋爱分手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你有别的想法,我绝对不会缠着不放的。”

我终于意识到,他是说真的,不过这太突然了,之前明明都是好好的,怎么一见面一切都变了?

“均益,你究竟怎么了?为什么好端端的提出分手,我们一直相处得很好,我不明白。”我一时间真的想不出他这样做的原因。

“夏沐,看着你这张清纯的脸,我还真是有些舍不得。”李均益移步走下了台阶,在我面前站定,双手放在休闲裤的口袋,“不过事已至此,给彼此留一点尊严好吗?”

说完,他转身向楼上走去。

“李均益!你给我站住。”我懵在原地几秒钟,快跑几步追了上去,“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到底什么意思?我的尊严不用谁给,但也不允许有人随意践踏。”

李均益回头,向四周看了看,所有在场的人都在看着我们这边。

“夏沐,看你这信誓旦旦的样子,我还真差点信了你,不过,所有的事情要以事实为准,你说对吗?”

他这个胜券在握的表情也是气煞了我,仿佛我真的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他还为了我的面子故意不说出来。

“李均益,少含沙射影打哑谜,你到底想说什么?”我走到了楼梯拐角,压低了声音问他,毕竟在公共场所大声喧哗会影响到别人。

可能是这个举动让他更加误会了,以为我是害怕,才不再高声的。

“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李均益今天除了冷笑,别的表情都不明显。

我自认为这三年对他已经足够坚贞,为了他,我拒绝了多少我妈安排的相亲,为了摆脱那些人的纠缠,不知死了多少脑细胞。

可是只换来他一句分手,还有这不明不白地冷嘲热讽,我真是比窦娥还冤,不问清楚了,我死都不会放他走。

“李均益,别这么阴阳怪气的,有屁快放!”我特别期待他的答案,看看他到底能找出什么样的借口来搪塞我。

李均益从来都非常在意自己的君子形象,对我这种粗俗的语言一定非常反感,而我偏要故意刺激他。

他扶了扶眼镜,用一种观察细菌的眼神审视着我,开口道:“夏沐,和江辰希在一起时也经常说这些不入流的话吗?”

啊?我先是一愣,继而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了。

“你怀疑我和辰希哥哥?”说实话这理由让我很意外,前段时间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之间提起江辰希呢?

“你辜负了我的信任,夏沐,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李均益说得很受伤,像是亲自把我和江辰希捉奸在床了似的。

“你误会了,我和辰希哥哥没有什么的,我只是把他当成哥哥,从小到大都是,你知道的。这三年来,我一心一意等你,我做梦都盼望你可以回到我身边,你也了解的,相信我,均益。”

我耐心地解释着,因为我相信我们是真心相爱,如果为了这莫须有的误会而分手,听起来简直像个笑话。

“从小到大?你在强调你们是青梅竹马?所以超越了某些界限也无所谓,当我是傻子吗?”从他额头上突起的青筋看来,不是一般的愤怒。

“李均益,你在说什么呢?我和辰希哥哥清清白白,我和他如果他有什么,早就有了,哪里还轮到你?我的心一直在你身上,你的心被狗吃了吗?”

等他三年我不觉得辛苦,但他这样误会我,我好心痛,眼泪不觉扑簌而下。

以前李均益最见不得我哭了,无论什么事,只要我一哭,他就心软,我想那都源于他心里对我的爱吧。

这次也不例外,他的语气明显软了下来,“小沐,别这样。”

“呦,做都做了,还不许人说?”一身素色长裙的方晴适时地从楼上走下来,看上去像一朵清丽的百合花。

我婆娑着泪眼,疑惑地看向李均益,“她怎么会在这里?”

第6章 别人的未婚夫

李均益的眼睛看着脚下的地毯,像是在纠结着什么。

方晴却上前两步,亲昵地挽住了他的胳膊,单凤眼微眯,扬起下巴对我说:“未婚夫刚刚回国,我自然是寸步不离了。”

什么?未婚夫?!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李均益明明是我的男友,什么时候成了方晴的未婚夫?

“你胡说!”我对着方晴吼道,并用力将她从李均益的身边推开,“从大学的时候开始,你就见不得我和均益好,均益是我的男朋友,你算哪根葱?”

方晴摇晃着似是站立不稳,手勉强扶住身后的栏杆,假摔的动作做得很逼真,然后委屈地皱着眉,可怜巴巴地叫了声“均益!”

李均益立即来到他面前,扶住她的细腰,“你没事吧?”

方晴顺势将身子靠在李均益怀里,“没事,均益,回去擦点药就好了,你别怪夏沐,她也是一时接受不了我们的事,我们应该给她一些时间,你说是吗?”

她一口一个我们,好像李均益是她的私人用品一样,我听得很是不舒服。

不料李均益却回过头来,冷漠地对我皱眉,嗓音低沉而晦涩,“夏沐,你不应该出手打人,有话好好说不行吗?”

看着他抱着别的女人指责我时,我直感觉头皮发麻,颤抖着声音问道:“李均益,你好冷血,我等了你三年,你平白无故找个借口就说跟我分手,还要求我好好说话,你当我是什么?”

“平白无故?”方晴从李均益的怀里抬起头来,为李均益打抱不平,“夏沐,均益一个人在国外读书,你知道他有多不容易吗?可你却耐不住寂寞,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你扪心自问,这样做对得起均益吗?”

方晴说得声情并茂,满腔愤怒,仿佛她亲自目睹了我令人发指的滔天罪行,颇有替天行道的气势。

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伸手扼住方晴的脖子,“你再搬弄是非,我要了你的命!”

方晴呼吸急促,无助地呼救,“均益,快救救我,夏沐她……要把我掐死了。”

然后我就感到自己的手腕像是要断了一样,继而整个人都被甩出好远。

在我的身体与楼梯对面的墙壁零距离撞击时,我感到一种生生的疼痛从皮肤传导到骨骼,紧接着五脏六腑都像移了位。

两米外传来了李均益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夏沐,你下手太重了吧?方晴哪句说得不对?没想到你竟然这样歹毒,我真是错看了你。”

听他忿忿然的语气,像是对我失望透顶,似乎对曾经与我谈恋爱这件事都让其后悔不已,并且以此为耻。

心里的疼,胜过身体。

我依靠着墙壁,勉强支撑着自己不倒下去,但暂时恐怕是站不起来了。

这就是我翘首盼望了三年的人吗?没有对我诉说相思之苦不说,为了保护别的女人,竟然用这么大的力气推开我。

如果不是我及时将头偏了一下,当场被撞晕也说不定。

我无瑕顾及大颗大颗的眼泪滑落出眼眶,忍着巨痛,嘴唇处已有些许咸腥,咬着牙抬头,“李均益,你好狠的心,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你说的事情我没有做,我和辰希哥哥之间只是单纯的朋友。

倒是你,刚一回来就和这个心术不正的女人搞在一起,请不要告诉我,你们之间是从昨晚才开始的。”

此时的方晴正哭得梨花带雨,李均益一边耐心地安抚着她,一边转头轻蔑地看着我,“夏沐,我看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你和江辰希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别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自己看!”

说着,他将手一扬,多张照片纷纷散落一地,如我们的感情,一夜之间变得覆水难收。

我拾起一张,放在眼前,照片上是我和江辰希,背景是他家郊外别墅里的一棵槐树下,他低着头挡住我的半边脸,从拍摄镜头的角度看,我们就是在接吻。

可是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他生日,他请了几个朋友在别墅里开了个派对,我是其中之一。

中途我到院子里乘凉,恰逢槐花飘落,有花蕊落到了我的眼睛里。

我揉了几下不得法,这时江辰希发现了我的异常,走过来帮我处理。

就是这样一个场景,居然被人偷拍了,而且还故意选了这样暧昧的角度,很显然是有人跟踪了我,目的就是陷害我和江辰希。

试想,这样别有用心,又不惜使用下流手段拆散我和李均益的,除了方晴,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

我一张一张将地上的照片拾起,走到他们面前,一把将照片拍在李均益的脸上,“我们在一起五年,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吗?我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清楚吗?

这些照片很明显是利用角度特地拍摄的,还有几张干脆就是拼接的,给你这些照片的人,一定是想处心积虑为我们制造矛盾。

你的牛津大学看来是白读了,智商还不如一个小学生!幼儿园的孩子都比你聪明,你特么简直就是一头猪!”

“夏沐,你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说均益是一头猪?”方晴这是唯恐天下不乱,生怕我激发不起李均益的怒气,瞅准时机煽风点火。

李均益从小自诩聪明绝顶,当然受不了别人这样藐视他,蕴怒从他的眸心流了出来,那样阴森可怕。

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夏沐,你滚开,否则别怪我对女人动手!”

我露出一个惨淡而哀伤的笑,“别把自己包装得像个君子似的,刚才不是已经动手了吗?”

“你!”李均益被我噎得说不出话,攥紧拳头逼近我,像要将我凌迟了一样。

“均益,让我和夏沐谈,你去冷静一下。”这时方晴适时拉住了他。

我不明白,这贱女人为什么又要做和事佬,方才还一直挑火来着。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我没好气地说,感觉自己的心在不停地抖。

方晴像闺蜜一般亲切地搂过我的肩,在我耳边低语,“给你看样东西,里面有你想要的答案。”

相关文章:

我的奶天天被男朋友摸*跪下腿打开把屁股撅起来

完结小说排行,50大完结小说,点击率过亿的小说

精选女频《宁愿从未爱过你》虐心言情小说赏析

bl道具play珠串震珠,宝贝真乖 水这么多还说不要

鲤鱼乡软糯趴着,顶撞,贯穿|校花怀孕束腹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