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猛的戳刺白浊:把震动器放在哪里

2022-05-04 14:36 · 新商盟

可是能够看着她身前的汹涌豪景,也是很美的。

只是紧随其后的,李馨却把那件黑色的蕾丝花边里衣摘了下来,羞红着脸递给陈宇。

“你、你用这个吧,用这个自己动手解决下。”

陈宇都差点跳起来,这也太糊弄人了吧?跟幻想中的差太多了!

可是对于李馨而言,这已经是件很羞人的事情了。

自己的贴身衣物,交给表妹的男朋友做那种事情,想想她都羞的慌。

要不是为了帮助陈宇的话,她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没有了里衣的隔阻,李馨身前顿时浮现出了完美的轮廓。

看在眼中,真的是让陈宇心头躁动。

他本以为没有里衣的托举,李馨那么壮阔的豪景肯定会有下垂的迹象。

但事实上并没有…

正贪婪盯视着,甚至手指也忍不住在那件带有李馨体温的里衣上摸动时,突然,急促的敲门声响起,随即更是有呼喊声传来,“李馨,开门,赶紧开门!”

别人的声音不熟悉,李馨又怎会不熟悉自己未婚夫刘刚的声音。

不知道刘刚怎么会找来这里,但李馨还是赶紧一把夺过了陈宇手上的里衣。

“你自己想办法解决一下吧,不能被我未婚夫看见,不然就解释不清了!”

话说完,李馨就着急忙慌的跑出了卧室,哪怕对于陈宇心有愧疚她也顾不上了。

在客厅角落里李馨迅速穿戴好里衣,随即尽量装作镇定的打开了房门……

躺在卧室床上的陈宇超级郁闷,这尼玛什么事儿啊,小手没捞着,里衣还被夺回去了。

都怪那个刘刚,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闯上门,坏了自己的好事。

而通过客厅里对话,陈宇也大概了解出了刘刚到来的原因。

女朋友把表姐给借走了,跟刘刚说了下,刘刚满心不悦的找到了这里。

“屋里躺着的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让我的女人去照顾,他也配?!”

“别的不说,就说上个月交房租吧,一个大男人身上分文没有,竟然还好意思让女朋友来找我们借钱,我特么就是把钱买包子喂狗,那狗还知道朝我摇摇尾巴呢!”

“他可倒好,躺在床上跟特么大爷似的,还找我的女人来伺候他,什么几把玩意儿!”

客厅里,刘刚进门就骂骂咧咧的,毫不客气。

李馨顾及屋内陈宇的情绪,连忙劝慰,“陈宇不是出车祸了嘛,肇事司机还逃逸了,钱都用来交住院费和手术费了,是特殊情况,他还是挺努力的。”

李馨正劝着呢,刘刚当时就怒了,“你特么还替他说话?”

“你知道自己是谁的女人吗,你的未婚夫是我不是他,你个不分里外的东西……”

客厅里,刘刚对李馨劈头盖脸一通训斥,丝毫不留情面。

这时候躺在床上的陈宇心中很是不爽,刘刚嘲讽他看不起他已经不是一两天了,他可以不在乎。但是自己求之不得的女人,刘刚竟然这么粗言训斥,这让他相当愤怒。

于是陈宇攥紧了拳头,心里想着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下刘刚不可!

下一刻,陈宇就从床上把那条上腿给挪了下来。

实际上两个多月的恢复,他的腿已经长好了,要不是今天女朋友提议让李馨来照顾,陈宇都想把腿上的石膏给拆掉。

只不过就在把腿挪下地的瞬间,客厅里的刘刚就接听起了电话。

接听过电话后,他对李馨骂道:“你个不分里外的东西,回头再收拾你,老子喝酒打牌去了!”

话撂下,刘刚就出了房门,徒留下李馨自己站在客厅里,脸上说不出是个什么表情。

当李馨回到卧室后,陈宇已经将伤腿挪回了床上。

之前痛的那么厉害,这会儿突然就好了也不合适,所以陈宇依旧捂着身下满脸痛苦。

而看到这一幕,再想想之前刘刚对自己的训斥,一个冲动的念头顿时泛起在李馨脑海中。

既然是冲动,那当然压制不住,也无须压制。

所以随后李馨就深吸一口气,红着脸对陈宇羞声开口,“陈宇,我帮你解决。”

她不光说说而已,她还真的伸出那只白皙小手,摸向陈宇的身下……

第4章

幸福来的如此突然,以至于陈宇都愣住了,连装痛都给忘记。

他实在不明白,李馨的转折变化为什么会这么大,之前还不好意思呢,这会儿竟主动起来。

而这时候,李馨的白皙小手离陈宇的身下也越来越近,几乎就要隔着薄被单给抓握住了。

哪怕有薄被单的遮盖,她也能看到那种凶悍的轮廓,因而这让她的一腔冲动变得有些紧张。

刚才刘刚的态度让她委屈让她恼火,她冲动之下就想要帮助陈宇解决问题,也见识下真正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是什么样的感觉。可事到临头,羞涩和忠贞还是让她纠结了。

那种委屈、恼火、羞涩、忠贞等各种情绪的交织,让李馨于刹那间崩溃。

因而在白皙小手即将碰触到陈宇身下时,李馨嚎啕大哭,情绪通过泪水彻底宣泄出来。

她这一哭,直把陈宇给哭慌了了,完全摸不着头脑。

“表姐,你……”

正准备劝慰些什么时候,李馨就含着哭腔开口了。

“当初追求我的时候,刘刚不这样的,他说过会好好爱我,好好呵护我。”

“可是自从我们确立关系后,他就变了,他开始无缘无故的骂我、凶我。”

“这些我都可以不在乎,我理解他是有原因的,可是他就为什么不能理解理解我……”

作为一个正常女人,李馨也有她的生理需求。

她长的那么美,身材那么火爆,天天有无数男人火辣辣的目光在盯视着她,有好多人追求她。但是因为当初对刘刚的感情,她愿意陪伴在刘刚的身边,哪怕是无性婚姻她也可以接受。

只是当自己的默默付出不被理解不被呵护,反倒还被连凶带骂的时候,她怎么可能不委屈?

看到李馨哭成这样,陈宇有心劝慰她,只是李馨却摆摆手,含着眼泪跑开了。

感受到李馨委屈的情绪,眼下陈宇也没多少心思继续那种旖旎了。

从李馨的话语中,他大概能猜到李馨刚才为何会冲动了,那更像是种报复,报复刘刚的不理解,所以李馨愿意主动用小手来帮他解决问题。

可是最终关头李馨无非违逆心头的忠贞,所以才会纠结到情绪崩溃,继而泪水爆发……

大约十分钟后,李馨的哭声终于停止。

随即在抽泣一会儿后,平静下来的她重新进入卧室。

在李馨进入卧室的第一时间,陈宇就望见了她那双哭红的眼睛,很心疼。

而这时候,李馨则开口说道:“对不起,我刚才情绪没忍住。”

陈宇表示并没有什么,随即也问到李馨,“你怎么不找个合适的男朋友,刘刚并不疼爱你。”

在陈宇的话问完后,李馨就张开了她性感红润的小嘴儿,但终究也只是叹息一声。

“不说这个了,对了,你现在还痛吗?”

陈宇表示不是很痛了,毕竟李馨刚才的表现让他旖旎的念想弱了不少。

可回想起李馨怯懦的守着对刘刚那份感情,他就不爽。于是他决定用实际行动开导下李馨,其实真正的男人,无论在哪方面都不会让女人失望,尤其是那方面!

“表姐,其实关于刘刚在那方面的隐疾,我知道的。”

听到这话,李馨顿时脸色羞红,心中暗嗔表妹怎么什么话都跟陈宇说。

可都不等她说些什么的,陈宇就一把抓住李馨柔若无骨的小手,让她心头一乱。

随即陈宇问道:“你没有见过我那样儿的,因为很强大,所以对你很震撼,是吗?”

小手被握住令李馨心中慌乱,听到陈宇的话后她下意识的点头。

但随即醒过神来的她就羞羞的摇头,急声否认,“我没有,我没有!”

可是陈宇根本不需要她多说什么,右手掀翻了薄被单,左手将李馨的小手拽了过来。

“表姐,你试试,就当是帮助我了,同时也满足了你自己的好奇心,这不算什么的。”

“刘刚可以不理解你,但是我理解你,你自己更应该理解你自己。”

“我们可以不做那种事情,但是只是单纯的感受下、了解下,你可以做到的。”

此刻的陈宇,就像是一只谆谆教诲的魔鬼,在教人向恶,向欲望的深渊堕落。

但李馨明知道这点,还是被他的话语给诱导了,似乎因为她的身体深处确实有着强烈的渴望。

因而下一瞬,在陈宇的手松开后,她的小手只是犹豫几秒,还是向着从未接触的那里摸去……

第5章

那种挑衅一般的狰狞,如同在宣示着强大的倔强,让李馨看在眼中心头悸动。

曾几何时,那是她最渴望在刘刚身上能够看到的,继而能够感受到身为女人的快活。

但眼下带给她这种震撼的并不是刘刚,而是陈宇,偏偏还是表妹的男朋友。

所以在纤白的手指即将触碰到那梦寐以求的存在时,李馨猛地收手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下一瞬,她转身快步往客厅走去。

只是步子刚刚迈开的,就被陈宇再次给一把抓住,握紧了她白皙的小手。

“表姐,没关系的,你试一下,我不会说出去的。”

李馨红着脸使劲摇头,“不可以的不可以的,哪怕刘刚再不好他也是我的未婚夫。”

随着她脑袋的摆动,以至于身前那迷人的饱满都在随即晃动。

那种左右晃动的幅度,散发出了无比迷人的诱惑,让陈宇满心燥热。

“李馨,你就当是在帮我,好吗?”

“我现在真的很痛苦,你应该可以看到的,不是吗?”

李馨不想去看,她怕自己看一眼后就忍不住了,可目光还是忍不住随陈宇的话望了过去。

事实上,只这一眼,就让她心中乱上加乱,因为那种视觉冲击力实在太强悍了。

她赶紧将脑袋扭向旁侧,不敢再继续看陈宇那里,然而这并不能阻止声音的传递。

“要不然这样好了,就按你刚才说的,你把里衣脱下来给我,我用你的里衣自己解决,但是你要脱下T恤来让我看着你那里,这样你看了我,我也看了你,算是互相帮助。”

捕捉到陈宇盯向自己胸前的火热目光,李馨大羞,而那种近乎于交易的互相帮助,更是让她无法在这里继续面对陈宇,所以她猛地甩开陈宇手掌,快步跑开了。

“时间不早了,我该准备晚饭了!”

话还留在卧室内,李馨就已经逃出卧室穿过客厅,逃进了厨房里。

进厨房后她将房门闭上,倚靠着房门双手紧紧捂住了发烫的脸颊。

“李馨,李馨你在想什么呢,那是你表妹的男朋友,你怎么可以想要动手,不可以的!”

十指狠狠按在自己脸颊上,李馨竭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是越这样想,她的心思就越难冷静,尤其是之前见到的那种挑衅似的狰狞,总是在她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浮现着,拨动她本就慌乱的心弦。

李馨觉得不能这样下去,她得干点什么,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才好。

她开始手忙脚乱的做饭,可不是摘错了菜叶就是拿错了佐料,心思完全无法平静下来。

最后她痛苦的的蹲在地上双手抱住脑袋,使劲的上下晃动着。

她想要把脑海中让她心乱又心动的画面给晃出去,可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心心念念的,都是那一幕带有挑衅的狰狞。

而这时候的陈宇,躺在床上真是郁闷到极致了。

明明都已经快要有好的结果了,可偏偏李馨就是能在最后关头忍住。

李馨是忍住了,他倒也能忍住,可是有个货还‘不入贼巢誓不罢休’了,就那样倔强着。

陈宇很是无奈,可也没招,旁边倒是有把水果刀,也不好真的给削了去,只能干熬着……

从下午四点躲进厨房,一直躲到了晚上七点,李馨这才打开厨房门。

厨房内溢出的焦糊味道,早就让陈宇意识到今晚没饭吃了。

而对于李馨来说,她不是不会做饭,相反做的还很好,可心思总是纷繁杂乱,平静不下来。

所以低着头站在厨房门口的她,终于鼓足勇气,羞声开了口,“陈宇,你……还痛吗?”

这话一钻进耳朵里,陈宇当时就眼前大亮,幸福的光芒爆万丈。

“哎呦,痛死我了,好像要炸掉了一样,我好痛,快救我……”

这拙劣的演技,丝毫没有之前的技术含量,听台词就知道了,底气十足,惟恐李馨听不到。

可是这些还重要吗?显然不重要,走在犹豫天枰上的李馨,此刻只是需要一个砝码而已。

陈宇给出了这个砝码,所以在半分钟后,李馨才红着脸从厨房走了出来。

她低着头,手里还拿着那件黑色的里衣,“我、我是为了帮你,我没有、没有别的意思。”

这种掩耳盗铃似的自我欺骗,有没有效不好说,至少陈宇不会傻乎乎的点破。

于是他喊痛喊的更欢了,直至把俏脸上布满羞红的李馨给喊进了卧室床旁。

下一刻,陈宇近乎抢劫似的一把躲过了李馨手中的黑色里衣,贴在了鼻子上。

那么馨香,那么怡人,还带有李馨娇躯的温热,让陈宇特别的享受。

看到陈宇的表现,李馨好羞,可是心中却也充满了极尽的满足感。

刘刚不珍惜她,有珍惜她的,只是一件穿过的里衣就让陈宇这么满足,这让她非常有成就。

不过她却不是因为成就和虚荣的赞美而作出这种决定,她是因为对于陈宇的愧疚,是因为陈宇之前的善良,还有刘刚对她的恶劣态度以及不珍惜!

所以随后在陈宇的催促下,李馨的双手交叉翻向了T恤的下摆,将上身最后的遮掩褪下。

随着双手的翻动,李馨纤细的腰身展现出来,那么白皙,那么迷人。

甚至就连肚脐,都显得那么灵动可爱。

而T恤的继续上翻,更是让壮观豪景的下方边缘暴露出来。

那种美,一时间让陈宇心都醉了,甚至连本能的呼吸都已经忘记。

此时此刻,他只期待着更为迷人的旖旎出现……

第6章

没有任何意外的出现或打扰,然而李馨还是停止了手头上的举动。

她纵有万般的理由,都敌不过脑海中再次记起的表妹,所以她停手了。

李馨不光停手,她还把已经暴露出来的纤细腰身给重新盖住,这让陈宇很是急眼。

“李馨,咱不能这样,你这总是在关键时刻反悔,我这心脏都被你吊上来摔下去的折腾坏了。”

陈宇这会儿是真急眼了,伸手就要拽李馨的T恤。

但李馨却死死把住,无论如何也不同意。

最终她红着脸羞声说道:“我不能对不起表妹,所以你最多也就是这样看着我,然后用我的里衣自己……那样儿,如果你不答应就算了,我去订外卖。”

话落下,李馨起身就要走,这让陈宇实在没招了,只能选择妥协。

虽然李馨的T恤并不薄透,看不穿里面的旖旎,但是至少能近距离观赏那种勾魂轮廓。

所以陈宇兴奋的吞了口唾沫,右手拿着李馨的黑色里衣,开始当着她面忙活起来。

整个过程中,陈宇都有注视着李馨的俏脸,关注着她的表情。

李馨显得很羞赧,很是不好意思,可是那双春痕荡漾的美眸却始终注视着陈宇的手掌。

甚至都能清楚听见,她的娇息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厚重……

这时候的李馨,感觉嗓子眼里好像冒火一样,甚至全身都觉得发热。

被陈宇当着面做那种事情,她觉得很羞赧,可是这种羞赧中更存在着一种刺激。

那种仿佛小孩子明知犯错还故意去做的刺激感,让她前所未有的兴奋着。

尤其是看到陈宇的身下,更是让她本能欲望里面贪婪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满足。

哪怕是饮鸩止渴或者是望梅止渴,她也是心甘情愿。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近半个小时过去后,李馨震惊了。

因为刘刚隐疾的缘故,她有查过那方面的事情,包括男人平均10分钟就算合格。

但陈宇的手速显然要比真正做那事快,而且时间还达到了半个小时。

这让李馨在震惊之余,心中又忍不住的泛起了强烈的渴望,甚至带起了她的幻想。

如果是跟陈宇发生那种事情,会是怎样的感觉,会不会让她体验到女人的那种快活?

这种念头刚刚泛起,李馨就羞赧的回过神来,心中暗骂自己不要脸,怎么可以胡思乱想。

但是骂归骂,骂完之后她还是心有冲动,而且随着陈宇的继续,她的冲动愈发的强烈。

从李馨的表现中,陈宇读懂了她的心思。

于是下一瞬,他不问自取的突然动手,一把抓在了李馨的身前。

那一抓,让李馨彻底崩溃,那急促的娇息声,更是变成了一种迷离的嘤咛。

她本能的闭上眼睛,面部表情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旖旎,以及销魂的舒适惬意。

尽管陈宇的动作很粗暴,可是对现在的她而言,确实让她感觉到满足。

只是紧随其后的,女性本能的羞耻心就驱逐了一切念头。

大羞的李馨赶紧睁开眼睛,更是挥手一把推向了陈宇。

“陈宇,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说好的,你……”

正羞声娇斥的时候,李馨却突然发现躺在床上的陈宇,脸上竟然再度泛起了痛苦的表情。

而且很快的,那种缺氧的病态红就重新浮现在陈宇的脸上。

“陈宇,陈宇你怎么了,你别装啊?”

李馨心有担忧,起初她怀疑陈宇是装的,可很快她就发现陈宇好像连呼吸都停了。

难道是因为情绪激动引发的心脏骤停?!

李馨很是害怕,她凑上身子使劲的摇晃着陈宇,“你别吓我啊,陈宇你快起来!”

心中紧张的境况下,李馨连医学急救知识都给忘记了,只是本能的摇晃着呼唤着陈宇。

但也不能说没有效果,因为随后陈宇就痛苦的喊道:“快帮我,快、快……”

顺着陈宇的手指,李馨看到了那挑衅式的狰狞。

她瞬间明白了该怎么帮,于是连她羞赧都顾不上了,毫不犹豫的就伸出了白皙小手。

下一刻,陈宇就感受到了属于李馨的温润,好过瘾,好刺激。

陈宇当然没有任何病状,一切都是他的再次伪装。

因为他感受到了李馨胸前的旖旎迷人,所以大受刺激的他想要更多。

于是在借着李馨一推之下,他成功的‘发病’了。

而事实证明,眼下他的‘发病’还是有疗效的,成功换来了李馨对他的‘温润关怀’。

只不过兴奋归兴奋,但此刻的陈宇想要的却更多,他想要一步到位!

所以她再度艰难的说道:“不管用,必须那样,最真实才能最快的刺激我发泄出来。”

李馨都急眼了,怎么这样啊,这到底是什么状况,都没听说过。

可眼下显然考虑这些显然已经不合适了,她就想着赶紧救下陈宇。

不然等表妹回来后怎么跟表妹交代呀,就说你男朋友摸我那摸亢奋了,嘎嘣一下没了?!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只不过让李馨把身子交给陈宇,而且是以她主动的方式,这也太羞人了。

抛开对于刘刚的感情和忠诚不谈,单是身为女性的羞赧也不允许。

然而就在这时,陈宇却表现的更痛苦了,甚至连话也说不出来,看起来整个人都快不行了。

李馨大为着急,她实在顾得太多了,不管是为给表妹交代也好,身为医护人员的责任也罢,她终究还是红着脸伸手探入了裙内,然后在小腿处挂着一条粉色的底裤,迈腿上床,继而红着脸,趴向了陈宇的身子,迎向了那既让她感觉到羞赧、又让她感觉到渴望的狰狞——

“啊!”

妩媚的迷魂娇吟响起在卧室内,直勾动着人心底最深处的那根欲望之弦,让人迷离。

只不过现在的陈宇特别好奇,都还没进去呢,李馨叫个什么劲儿?

事实上李馨也不想的,就在她准备进去的时候,脚下突然传来了震动感。

这种紧张刺激的旖旎时刻,突然像有人挠她脚心,直把她给吓了一跳,这才失声喊出。

只是当低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竟然踩在陈宇的手机上了。

也顾不得许多,李馨赶紧把手机踢开,眼下当然是救人重要。

因而红着俏然的脸蛋儿,李馨再次握住了陈宇那里,让自己的娇媚身子慢慢迎了过去……

这个时候的陈宇,将眼睛眯起了一条缝,偷偷注视着李馨。

挂在那双白皙玉腿上的粉色小裤,看起来特别漂亮,是种薄纱的质地,中间还有镂空的花纹。陈宇都忍不住的幻想起遮掩在李馨那里时,该会是种怎样的娇媚。

再往上看那双白洁的玉腿,修长而纤细,更是让他恨不能立刻挎住,给予李馨最劲爆的冲击。

只可惜,此刻李馨穿着垂膝裙,下蹲的姿势让裙子将她娇媚的旖旎盖住,看不到更多。

不过陈宇也无所谓了,稍后被李馨的温热娇媚给包夹,那才是最过瘾的事情。

感受着那只小手的温热,陈宇更加的兴奋了,整个人心中都斥满期待。而这个时候李馨的那具娇媚身子,离陈宇的身体也是越来越近,令空气中都扩散出旖旎的味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嗡嗡的震动声再次响起。

陈宇当时就急了,这是哪个不长眼的玩意儿,关键时刻打电话。

于是他想都不想的,伸手就把手机摸起来给丢了。

只不过刚刚丢掉电话,陈宇忽地意识到了问题的出现,而且是个大问题。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随后李馨就忽地一下子起身,羞红着脸提上底裤。

“陈宇,你个大骗子,你根本没病,你装病骗我,你混蛋!”

原本李馨是为了救人才愿意作出那方面牺牲的,可眼下通过陈宇丢手机的举动却让她发现,陈宇根本就没有病,一切都只不过是装的,为的就是骗她主动坐上去,将她的身体占有。

意识到这点后,被骗的李馨如何不恼。

想想自己还握着陈宇那里要往自己身子里面送,她如何不羞。

气急败坏的跳下床后,李馨滚烫着脸颊,抓起床上的里衣就快步跑出了客厅。随即更是躲进隔壁的房间里,捂着火烫的脸颊坐在椅子上。

陈宇大为着急,事情好不容易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哪成想却被个电话给坏了好事。

于是他连忙做出解释,“李馨,我是刚刚醒来的,我……”

“滚,你个臭流氓,你个死骗子,我不要听你的解释!”

卧室里的李馨是真的生气了,她怎么可能不生气?

要知道,陈宇差点骗走的,可是她的第一次!

刘刚的隐疾特别严重,吃什么药也起不来,所以相处一年多了,她的初夜还在。

本以为陈宇是个好人,哪知道竟然在装病图谋她的身子,这让李馨羞恼到了极致。

可是羞恼归羞恼,毕竟之前的情绪到位了,身体也有了反应。

所以眼下李馨特别难受,那双紧并的玉腿不停磨蹭着。

李馨希望这样可以抑制下那种羞人的反应,只是没有料到,那种磨蹭让她欲望更加严重,以至于脑海中不自禁地回忆起了陈宇那挑衅似的狰狞,这让她的身子好难受……

陈宇躺在床上,满眼的无奈,只要再有几秒钟的工夫就成功了,哪成想会在最终关头功亏一篑。

旁边手机还在嗡嗡的震动着,显然是有人给他打电话。

想起这个王八蛋坏了自己的好事,陈宇就觉得不爽,于是他一翻手摸过手机就准备开骂。

只是手机摸到手中后,才发现打电话的不是旁人,而是他的女朋友曾倩。

骂是肯定不能骂了,还得有个好情绪才行呢,不然肯定会让曾倩意识到有故事发生。

接通电话后,曾倩询问他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陈宇则以刚才睡了一觉为理由敷衍。

曾倩倒也不疑有他,随即就在电话里闲聊了几句。

最终临结束通话前曾倩说道:“我这次出差可能得晚几天回去,事情办的不是太顺利。”

这勉强也算是个好消息吧,她晚几天回来,自己就能多享受几天来自李馨的照顾。

所以在痛快答应过后,陈宇嘱咐了几句在外注意安全之类的,就结束了跟曾倩的通话。

手机重新被丢到一旁后,陈宇躺在床上,认真思考着该怎么才能将李馨给哄好。

这么娇滴滴的大美人,他可不想放过,毕竟离进入李馨的身子只剩一步之遥了。

不过就在他琢磨这事的时候,却突然听到隔壁房间里传来女性哼哼唧唧的声音,而且听起来还特别满足、特别销魂的样子,这可把陈宇给听懵了。

难道李馨因为刚才被撩的太厉害,这会儿忍不住了,在自己动手解决?!

再仔细听,那种声音虽然小了许多,可依旧存在。

于是陈宇就按捺不住心头的好奇,挪动伤腿下了床,悄悄的出了卧室。

穿过客厅来到李馨藏身的门前后,那种女性旖旎的动静就更清晰了。

这时候房门半掩着,并没有全部的闭合,想来也是认为陈宇不能下床的缘故,所以没在乎。

但陈宇能下床了,他好了!

站在房门前,陈宇偷偷的望向房间里面。

这一眼,当时就把他给看亢奋了,整个人都如同被点燃的火把那样熊熊燃烧着。

因为这个时候,李馨面前的桌子上正摆放着手机,虽然角度问题看不到画面是什么,但是那种旖旎的动静却可以听出是从手机里传来的。

而李馨自己则坐在椅子上,左手掀翻了黑色的垂膝裙,右手平伸,中指按压下去,在那条性感的粉色蕾丝底裤上轻轻的揉弄着。

看紧闭双眸仰面朝天的旖旎表情,听她急促的娇息,就知道她现在特别的享受。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这会儿的李馨真的好了许多,不再像是刚才那么麻痒难耐了。

刚才在陈宇的撩弄下,她感觉自己真的是不行了,好难受。

哪怕明知是被陈宇给骗了,可那种感觉却是真实的,尤其是让从未经历过那种挑衅式狰狞的她接触过陈宇的身子后,那种旖旎的渴望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她相当的难受,那种难受像是从骨子深处里钻出来的,撩动着她的身子,撩动着她的灵魂,让她根本压制不住,只是本能的想要宣泄,但是她又不想原谅欺骗她的陈宇。

所以在无法压制那种旖旎念想的时候,她想到了网上的宣泄办法。

说是只要看着视频,用手指的话就可以宣泄出来。

但李馨不知道的是,网上说的是指把手指进去,而不是在外围撩弄。

因而渐渐的,李馨觉得好像越来越难受了,刚刚的小舒服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火热的身子,以及对那种事情更严重的渴望。

在那种欲望的火焰燃烧后,她下意识的小声呻吟道:“陈宇,给我,我要……”

这旖旎又迷离的轻声呼唤,可是把陈宇给刺激到不行不行的。

他当然知道李馨只是在拿他幻想那种事情,并不是真的原谅了他,在呼唤着他。

但是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此刻的李馨是真的渴求到了极致,欲望达到了最巅峰。

眼下屋内只有他一个男人,李馨又刚刚接触过他的身子,当然会幻想向他索取。

所以下意识的,陈宇就想冲进门,二话不说直接把李馨给推倒,强行给予她爱的冲撞,撞出一个水花四溅的激情澎湃,活活爱死李馨那具娇媚的身子。

只不过当手指触碰到房门的时候,陈宇终究还是停止了动作。

他当然可以强迫李馨发生些什么,而且以他们两人之前的所作所为,恐怕就是报警也不会成立强歼案件,毕竟李馨曾主动摸他那里,而且还差点坐进去。

但问题的关键不在这,在于他真的把李馨给强暴了,那么李馨肯定会恨他一辈子。

李馨本就很可怜的,有刘刚那样一个不知疼爱她的未婚夫,而且那方面还不管用。

如果自己再强行欺负她的话,万一李馨再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

想了想,陈宇立刻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面。

解决问题的办法有很多,用强显然是最差劲的那个,他更喜欢智取,说白了也就是骗……

陈宇已经回到了自己卧室,而李馨这时候却泛起了挣扎。

她想要脱掉粉色的蕾丝底裤,然后给予身体更强烈的刺激。

只不过她不敢,别人不清楚她自己又怎么会不清楚,第一次还在呢,如果被自己的指头给弄没了,那将是一件特别羞人的事情,是她绝对无法接受的。

可是不那样儿的话,甚至真的好难受,感觉那里要冒火一样,要把整个人都烧掉。

正在李馨焦躁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她听到了隔壁房间‘砰’的一声撞击。

这声闷声暂时打断了她欲望的思绪,紧接着更是有好奇心泛起,不知道隔壁陈宇出什么事了。

想起之前陈宇的可恶,她有心不管这事,可是紧接着又有‘砰砰’的撞击声响起。而且她能判定出来,应该是墙被撞了。

这让李馨心中的好奇越来越重,最终忍不住的起身慌乱收拾下,往隔壁卧室走去。

她劝自己,是表妹曾倩托付自己照顾陈宇的,为了曾倩她才去关怀陈宇那个骗子的。

在这种近乎掩耳盗铃的自我宽慰下,李馨来到陈宇卧室内。

只是当她刚刚来到卧室门口时,立刻就急眼了,因为她发现陈宇正在拿头撞墙。

于是李馨赶紧冲了进去,一把将陈宇的身体给抱住,阻止了他的继续碰撞。

“陈宇你疯了,你拿头撞墙干什么,你会死的!”

看看陈宇额头上的红痕,李馨都觉得有些心疼,这是真撞了啊,不然怎么会留下痕迹。

但陈宇却不管这个,他只是说道:“李馨,我对不起你,我不该装病骗你。”

“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深深的喜欢上了你。”

“我都不止一次的在心里羡慕过刘刚,如果我是他该有多好,我可以好好的疼爱你照顾你。可我不是,我又知道你是个忠贞且善良的女人,所以我只能用那种龌龊的办法去骗你。”

“对不起,我不该骗你,真的对不起……”

陈宇说了好多,表情特别真挚,期间还透漏出了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的无奈。

望着陈宇的这种表现,李馨心里顿时暖融融的,可又觉得陈宇好傻。

“你干嘛伤害自己呢,我又没说不原谅你,答应我,不要伤害自己了,好吗?”

在李馨说着这些的时候,陈宇趁机抱住了李馨的身子,点头说‘好’并诉说感谢。

只不过他的身子,却在左右的轻轻晃动着。

而这种晃动,却成功摩擦到了李馨的胸前豪景,让李馨那暂停的欲望再度勃发,止都止不住……

被陈宇给蹭啊蹭的,李馨越发娇羞,体内的欲望也越发的强烈。

她刚刚原谅陈宇,可不好意思在继续发生那方面的旖旎,于是忙以检查伤势为由推开了陈宇。

下一瞬,李馨就扒着陈宇的额头看,看伤的重不重。

当然不会重,陈宇又不是真的傻,怎么会那头撞墙。

他只是拿巴掌呼了下额头,然后就拿拳头捶墙,制造出了一副拿头撞墙的景象而已。

不过关于这些他打死也不会跟李馨说的……

在李馨观看他额头伤势的时候,陈宇却在打量这李馨那张妩媚的红润面庞。

“李馨,你长的真漂亮,你是我见过最最漂亮的女人。”

“说来也不怕你笑话,我第一次见到你的那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梦到你了,然后就梦遗了。”

李馨听到这话,心里怪羞的慌,可是却又有种难以想象描述的幸福感。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幸福,然而心里就是会有那种感觉。

所以李馨抿着嘴不说话,俏脸上的红润更加浓郁了。

而随后,陈宇则凑上了嘴巴,迎着她那张红润的小嘴儿亲了过去。

李馨想要拒绝,只是她娇媚的身子还是陈宇怀抱中,退无可退。

因而随即她的嘴巴就被陈宇的火热给包围了,旋即红唇更是被舌头给强行开启,滑进她口腔内肆无忌惮的搅弄着、撩拨着,让李馨既羞赧又亢奋,渐渐陷入了忘我的激吻当中。

只不过在亲吻的时候,很是突然的,李馨感受到了身下的被触碰。

毫无征兆的,突然那条粉色底裤就被触碰到了,随即便是陈宇火热的手指被她感受到。

李馨当时就羞到不行,尽管刚才她幻想过跟陈宇发生什么,可那仅限于幻想而已。

只是单纯的幻想下,不会对不起表妹,可是这真正的要发生什么了,那种愧疚感油然而生。

于是她赶紧拒绝了陈宇了的继续,更是红着脸强行挣脱开了陈宇的怀抱。

“陈宇,你过分了,我虽然原谅了你,可这并不代表我接受你对我做些什么。”

“你是倩倩的男朋友,我谢谢你对我的喜欢,但是我们不可能发生些什么的,绝不可能。”

李馨起身站到了床下,语气中斥满决绝。

只是这种决绝不单是给陈宇的,更是给她自己的。

陈宇同样也看透了这些,所以他根本不以为意,更是不接这个话题。

他将身上的薄被单给掀开,将那种挑衅似的狰狞再次展露给李馨。

随即更是将湿润的手指触摸在了自己的身下,整个过程中还注视着李馨。

李馨又怎会不清楚陈宇的手指为什么会湿润,所以她脸色通红通红的。

只是不给她任何多余的反应机会,陈宇就对她说道:“李馨,这是你身体里的东西,现在已经抹到了我的身体上,这样我们就相当于接触过了。”

李馨大羞,她红着脸扭头一旁,根本不敢关注这种事情,因为此刻她娇躯内的欲望已经沸腾。

然而陈宇的话依旧在继续,“李馨,来吧,你过来,什么都不要管,什么都不要想。”

“你只要闭上眼睛,剩余的事情我会做的,我会让你成为真正的女人。”

“你想一下,闭上眼睛就可以成为真正的女人,就可以享受到那种快乐,这很简单不是吗?”

“你也不想一辈子都体会不到作为女人的快活,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更不应该承受那种寂寞……”

此时的陈宇,再次化身为那个谆谆教诲的魔鬼,当真是毁人不倦。

然而他不只说,更是伸手触弄向了李馨的双腿,伸手将那两条光滑白皙的大腿给抱住,随即强行把李馨给抱到了床上。

紧接着,不容李馨抗拒的,陈宇就凑上了他的嘴巴。

而落点,则是李馨那高耸又饱满的胸前……

李馨在慌乱的喊着,连羞带急的。

羞的是不能跟表妹的男朋友发生关系,急的是外面刘刚还在骂骂咧咧的踹门。

可眼下的一切事情发展显然不是她说了算的,身子连底裤的存在她都保不住。

感受的粉色底裤对身体的脱离,李馨当真是急到不行了。

推又推不开陈宇,于是她胡乱的抓挠了,却一把抓到了水果刀。

下一瞬,李馨就把水果刀抵在了自己脖子上,“陈宇,你再乱来我就去死!”

但凡李馨把水果刀换个位置,哪怕是他的脖子上,陈宇都不会停止的。

可不是,李馨是把水果刀顶在了她自己那白皙的脖颈上。

陈宇哪怕在兽性爆发,也没法无视眼下这种情况。

所以他只能任李馨起身,满眼的无奈,甚至还带有些小委屈。

我都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你就跟我玩自杀威胁?

李馨红着脸起身,赶紧将衣服穿好,随即水果刀丢到了一旁。

“陈宇,我、我……对不起。”

吱吱唔唔的好几秒钟,最终李馨丢下句‘对不起’就逃了出去。

这个时候的她心里相当慌乱,如果没有刘刚才打扰的话,她刚才可能真的就给陈宇了。

那是表妹的男朋友啊,自己怎么可以这样,简直是太过分了。

心中自责着,李馨赶紧收拾下心情,将房门给打开了。

“曹尼玛的,你在屋里干什么呢,你是不是在偷人?!”

卧室内,陈宇正郁闷今晚这事的,就听到了外面的咒骂声。

听咒骂的声音,刘刚似乎很恼火,还醉醺醺的。

联想他下午说要喝酒打牌,陈宇就猜到了这货怕是喝完酒打牌输钱了。

事实上还真是这样,因为随后他就听到了门口刘刚的继续咒骂。

“就是你这只破鞋的事,要不是你背着老子偷男人,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能输这么快?”

“尼玛了个臭壁的,老子当初把钱给你花,让你拿钱去给你爸治病,你就这么对老子,偷偷藏在屋子里跟别的男人胡搞,给老子戴绿帽子,我曹死你吗的……”

随后的时间里,刘刚骂骂咧咧的,粗鄙的话是相当难听。

甚至他还说满嘴跑火车,说李馨在路上抓到一条公狗,脱下裙子来就骑在了公狗身上。

别说李馨了,连卧室里的陈宇听到都火冒三丈,这特么哪是诋毁污蔑,这是恶心人好不好?

陈宇当时就怒了,挪下腿就下床,今晚哪怕暴露自己腿已经好了的真相,他也要替李馨好好教训下刘刚个王八蛋,让他知道拳头的滋味是什么样的!

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客厅里的李馨也忍不住了,直接把醉醺醺的刘刚给轰了出去。

“滚,我受够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你给我滚!!!”

强行把刘刚给轰出去后,任凭刘刚除开踢打房门,李馨就是不开。

此刻的她泪眼婆娑的,她真的是受不了了,这样的未婚夫,让她看到的未来全是黑暗。

卧室里,陈宇想要开口劝劝李馨,“李馨,你不要……”

都还没劝完的,李馨就已经含着眼泪进入了卧室。

随即更是在第一时间掀翻了身上的T恤,更是粗暴的把黑色里衣给拽了下来。

“陈宇,我今晚就给你,要我,狠狠的要我,我要享受做女人的快活,我要姓高朝!”

李馨可不是说说而已,她是真的含着眼泪扑了上来。

更是将陈宇给压在身下,直接拿胸前的豪景,把陈宇的嘴巴给堵上了……

幸福来的如此突然,陈宇当真是把持不住,而且他也不想把持。

那迷人的豪景,直让他此刻心中充满了贪婪,将狂暴的欲望发泄到了淋漓尽致。

而因为刘刚的再次激怒,心中斥满放纵情绪的李馨也完全配合着他,享受着来自陈宇的纯爱。

那种前所未有的感受,充分将李馨内心深处的欲望勾动出来,挥发到酣畅淋漓。

手抓弄着李馨挺翘的香臀,陈宇暴躁了,那种暴躁直接作用在李馨的身上,让李馨感受了个清清楚楚,也让她预感到了即将到来的结局。

只是她顾不上许多了,哪怕脑海再次泛现出表妹的身影,她也已经顾不上了。

没有什么是比眼下将娇躯最深处的欲望发泄出来是更重要的,没有。

此时此刻李馨只想肆意的放纵,享受她身为女人本就应该享受到的欢愉!

只是下一瞬,就在陈宇试探着将手掌探入到她裙底的时候,刚刚碰触到大腿的,隔壁屋子就响起了特殊设定的手机铃声:急诊科室来电话了,急诊科室来电话了……

李馨是急诊科室的护士,为了方便接听电话,她给科室的座机号码设定了特殊铃声。

所以听到这个铃声后,李馨就迅速冷静下来。

科室在大晚上的打来电话显然不是为了找她聊天,只会是有工作让她做。

而那种工作必然是事关病人生命的,因而尽管她可以不接,但是良心却过不去。

所以在紧随其后的,李馨如同本能反应那样此刻蹭地一下子起身。

在陈宇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赤着上身迅速往隔壁卧室跑去……

不多会儿李馨回来了,脸上斥满了赧然的色彩。

“陈宇,对不起,医院里急症病人,其余护士没有入手术室的经验,所以……”

话都没说完的,李馨就红着脸拿起了自己衣服,然后往身上套去。

她知道今晚很对不起陈宇,可是没办法,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不过就在她套衣服的时候,陈宇却一把环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身,随即更是将嘴巴凑在她胸前,狠狠的亲吻了一口,更是拿舌头撩了一把,直撩的李馨娇声嘤咛。

但是陈宇随后就松开了手,没有更多更深入的动作,“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李馨原本还以为陈宇要强行留下她,强行跟她发生那种关系,没想到竟然是嘱咐她这样的话,这让她心里对于陈宇的好感更加强烈。

之前她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而且还不是在做那个,是在帮助刘刚做饭。突然来了急诊电话后,她想要去医院,刘刚却是不放人,更是表示别人死活关他屁事。

想想刘刚,再看看陈宇,两相对比高下立判。

无论是从男人的本钱方面还是男人的担当又或者是身为人的善良方面,陈宇完胜。

所以在来到客厅门前的时候,李馨犹豫再三还是再次返回,红着脸将褪下的粉色蕾丝小裤交给了陈宇,“我知道你很憋的慌,对不起,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话说完,李馨就羞红着脸蛋儿着急忙慌的逃离了。

这就是属于李馨的善良,也是陈宇走进她心中的表现。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怎么可能冒着大羞涩,将贴身衣物留给陈宇。

所以陈宇纵然很无奈今晚的白挑战旗,但对于能够走进李馨的内心,他还是挺高兴的。

于是在几分钟后,他将李馨的粉色小裤拿起来,翻出贴身部位后顶在了自己身上。

随后他拿手机拍了张照片,给李馨发了过去……

这个时候李馨已经来到了楼下停车场,刚刚打开车门准备上车。

收到微信后她下意识的翻开开了眼,结果刚好看到自己底裤的贴身部位被陈宇那里顶着,看起来就好像一根粗壮的旗杆在撑着以免粉色的三角蕾丝花边旗帜似的。

细细看,甚至还能看到那些湿润的痕迹,已经沾染到了陈宇的身上……

看到这一幕画面后,李馨那张俏脸顿时通红通红的,火辣到滚烫。

“陈宇,你这个大流氓。”

没有发送语音,李馨只是红着脸娇嗔了一句,随即就把手机放到旁边,开车走人了。

只不过一路上她的心里都好旖旎,时不时就会看一眼那没有自动熄灭的屏幕。

每次看到屏幕上的画面,都会让她心里猫爪狗挠似的急躁着。

她原本是想给里衣的,可是没有里衣的话就会有凸起的痕迹,会被别人发现。

所以她给的是底裤,希望陈宇可以自己借助她的底裤去解决一下。

哪知道,陈宇竟然会竟然那样做,而且还给她发了过来,让她心里乱乱的。

同时脑海中也忍不住泛起之前陈宇说的那句话:你的东西现在接触到了我那里,就相当于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了。这样的话语会想起来,让李馨脸上次满无尽娇羞。

不过在到达医院后,她还是迅速收敛心情,穿好护士服后,立刻投入到了工作当中去……

而这时候的陈宇则自己躺在家中,并没有用李馨的底裤做些什么,只是放在鼻前嗅了下。

有种腥涩的味道,但是却不刺鼻,反倒让人心中斥满了旖旎。

很迷人的感觉,让陈宇脑海中总是忍不住回想起李馨那具娇媚的身子。

所以下一刻,他把手机摸了过来,然后打了个电话。

“舒爽,你来我这,现在。”

只一句话,陈宇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听他打电话的语气,分明就是在吩咐下属一样。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舒爽就是他的下属,而且是家里给安排的联系人。

要知道,陈宇可不是刘刚想象的那眼,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村来的打工仔。

事实上他的背景一点也不普通,是本省最大企业陈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唯一的儿子。

这也就意味着,他是企业将来唯一的继承人。

老爷子去年嫌弃他大学毕业后整天不务正业,所以就把他给丢到社会上摔打。但是还担心他在外面吃亏,所以又留了个联系人,舒爽就是负责跟他联系的人。

舒爽今年三十五岁,以前是集团的办公室主任,不过却因为长的漂亮,就被陈宇给要来当联系人了。所以这让原本前途大好的舒爽,对于陈宇心中充满了怨念,但碍于高薪还不舍离职。

在给舒爽打完电话后,不多会儿舒爽就过来了,敲响了房门。

陈宇拖着石膏腿下床,将房门给舒爽给打开了。

好歹套了条平角裤衩,所以舒爽虽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没有那么严重。

深吸口气平复下不爽的心情,随即舒爽站在门外问道:“有什么事情你说好了。”

陈宇能够理解舒爽的不爽,但是理解却并不意味着他就要顺遂舒爽的心思。

所以他直接朝舒爽勾了勾手指,“来,你进来谈。”

舒爽不进,腿穿黑色丝袜,上身穿着白色紧身短袖衬衣的她就那样站在门口。

“给你三秒钟的时间,你要是不进来,我今晚就把丝袜捣进你身子里面去,不信你就试试!”

这就是陈宇对舒爽说的话,粗鄙而又直接,直让舒爽脸色刹那通红。

她虽然是有丈夫的男人,经历过男女之间的那种人,可也不能当着她面说这么粗鄙的话。

更何况,陈宇是个成年男人,现在全身上下除了石膏就只剩下那条四角裤衩。

这种尴尬的境况,早就了舒爽眼下更下的羞人。

但是对于陈宇的无法无天,舒爽是领教过的,她相信陈宇真的能干出那事来。

所以纵是羞人,舒爽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走进房间,随即将房门给闭上。

她怕被旁人看到,看到身为人妻的她,跟别的男人以这样的方式相处。

在舒爽进门后,陈宇坐在了沙发上,随即斜睨着舒爽。

“我知道,你一直都看我不顺眼,认为我是个富二代,无法无天还不学无术,是吗?”

舒爽扫了眼陈宇,“自己心中有数就好。”

陈宇问道:“你觉得这种冷嘲热讽的态度,像是该对领导抱有的态度吗?”

舒爽嗤笑着回道:“难道你认为,如果没有你父亲的话,你还会是领导吗?”

相当的不配合,这让陈宇非常的不爽。

之前他懒得跟舒爽计较,但是今天不行了,他现在火烧火燎的,必须得有所发泄才行。

所以盯着舒爽那张红润迷人的小嘴儿,陈宇说道:“我想曹你嘴。”

竟然又是粗鄙的话语,这让舒爽再度大羞,随即更是心中斥满愤脑。

只不过她终究也没有再多说什么,陈宇毕竟是男人,在这种事情都斗嘴,她吃亏。

而且她也不愿意跟陈宇有更多的相处,所以她问道:“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陈宇注视着舒爽那张靓丽迷人的白皙脸蛋儿,又扫了扫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最终目光落在了她踩着银色高跟鞋的丝袜玉腿上,这双玉腿是那么修长,那么迷人。

所以陈宇说道:“我听说,你丈夫需要动手术,需要一大笔钱是吗?”

舒爽的丈夫确实需要动手术,心脏有点问题,需要到国外去动手术,花销很大。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她哪怕当这个联系人当的不爽,她也依旧留了下来,为的就是钱。

但是她不了解,陈宇现在突然提起这点,到底是想做什么。

当舒爽将不解的目光投射向陈宇时,陈宇做出了回答,“我可以给你五百万,并且让家里帮你联系米国那边的医院,找最好的医生帮你丈夫动手术。”

听到这个消息,舒爽心里特别的高兴。

她刚才还在为钱发愁呢,哪怕卖了房子也才凑不到三百万,离四百万的手术费还有差距。

哪成想陈宇一开口就是五百万,而且还承诺联系医院和最好的医生,这让舒爽发自内心的高兴,只是……

她很清楚,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涉及到底线的话,她是绝对不会做的!

而陈宇当然也不是戳动她底线的人,陈宇的要求也很简单。

拍了拍旁边的沙发,陈宇示意舒爽过来坐下。

舒爽犹豫再三,但最终还是走了过来,没办法,她需要钱,需要给丈夫动手术。

可就在她刚刚落座的瞬间,陈宇就一把抓住了她的丝袜玉腿,抬到了自己的腿上,随即更是将那只银色高跟鞋给摘了下来,丢到了旁边。

下一刻,那只裹在黑色丝袜里的精致玉足,就彻底暴露在了陈宇的视线中。

黑色薄透的丝袜,衬托的白皙小脚丫那么美,那么性感。

而红色的指甲,又如同舒爽冷漠外表之下的火爆激情。

所以陈宇在爱抚着那只性感小脚丫的同时,将色迷迷的目光投向了舒爽,“我的要求很简单,用你的丝袜小脚丫帮我,帮我把那个弄出来,弄的我像你的名字一样舒爽就好。”

当小脚丫被陈宇给抓在手中时,舒爽就已经羞到不行了。

哪成想,随后陈宇竟然还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让舒爽顿时羞到了极致。

她倒不是因为少女那样的心性羞,而是因为自己是有丈夫的女人,竟然被陈宇这样猥亵。

她下意识的就想要把小脚丫给收回,她不接受这么无耻的条件。

但是陈宇的手掌却像是铁钳一样将她的小脚丫给牢牢抓住,随即更是有询问声入耳。

“怎么,你想眼睁睁看着你的丈夫死去?”

当陈宇的话传进耳中后,舒爽心中挣扎了,她开始纠结于这件事情。

同意陈宇的龌龊交易,她会得到钱,可以给丈夫治病动手术的钱,但会失去尊严。

拒绝陈宇的龌龊交易,她会保留尊严,但是丈夫能不能熬到她攒够钱手术,就是个未知之数。

所以此刻的舒爽很纠结,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

如果她是个不要脸的女人也就罢了,可以肆无忌惮的放纵自己,但偏偏她不是。

而在这个纠结的过程中,陈宇也抓住了她的性感小脚丫,轻柔的爱抚着。

“舒爽,你的脚真美,跟你的人一样美,美的没有一寸肌肤不透漏出性感的味道。”

这种话让舒爽心里很羞,尽管也是另类的赞美,可是总有着一股子猥亵的味道。

在舒爽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陈宇依旧将她的小脚丫抬起,凑到了鼻子前面轻嗅。

没有任何异味,有的只是一种淡淡的清香。

将目光落在舒爽脸上,陈宇坏笑着说道:“漂亮的女人,总是会有迷人的香味,你也不例外。”

这种赞美,是舒爽绝不愿意听到的,此刻她宁愿自己是个丑女,如此就不会被陈宇猥亵。

而陈宇之前那种捧脚丫轻嗅的行为,也让她心种斥满了极尽的羞辱。

在羞恼的加持下,舒爽对陈宇说道:“你无耻!”

陈宇点点头,“谢谢赞美,但是夸我无耻的人挺多的,都按单双号排着呢,你也得排队。”

相关文章:

唔轻点 太大了啊 好胀,被撑到极致 不行 太大 会坏

5本值得熬夜看完的小说 严重书荒,十年书龄推荐

鲤鱼乡涨粗大疼|夫君教训又红又肿

第一次舌吻的男人_同桌手在我的裤子里

家访女教师|办公室双飞美妇_动漫美女全彩禁处受辱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