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为啥用卫生巾/硬小核啊揉捏

2022-05-04 13:11 · 新商盟

一股熟悉的味道钻进了鼻眼儿里。

每当那些画册里金发碧眼的大洋娘们钻进他梦里的时候,早起被窝子里总有这股子味。

“大侄子,来,把这身衣服穿上婶子看看!”张秀芬拿起了一套灰色的西服递给了葛小亮。

葛小亮一看到这身新衣服眼前一亮。

要说自打他爹娘走了之后,他就在没有换过一次像样的衣服,能不饿死就已经是庆幸的了,什么新衣服他基本上是想都不敢想。

他身上穿的衣服大多都是村里人家不要的,或者是孩子大了穿不上剩下的他才捡着穿。

本来他那早死的爹娘还有一晌多地,不过在他还小的时候就被他那表面老好人,背后损到家的大伯占了去,还美其名曰说啥帮着照看,可是这一照看就是十几年,葛小亮吃到嘴里的粮食估计一共也没有一年的收成多。

葛小亮接过西服在身上笔画了一下,觉得自己要是穿上这身衣服,葛宝才家的大丫头一定会高看自己一眼。

刚想脱衣服换上忽然想起来这屋里除了他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当下就扭捏了起来,抬头看着张秀芬。

“看我干啥,换上看看呀!”张秀芬丝毫不在意的说道。

葛小亮脸色有些微红,看着张秀芬支支吾吾的说道:“婶子,你在这我不方便换啊。”

张秀芬听了葛小亮的话噗嗤一笑。

“咋地,还害羞怎地,你大小光屁股在村上跑的时候婶子什么没见到过,赶紧的,别磨磨蹭蹭的,又不是啥大姑娘。”

葛小亮被说的满脸通红。

要说他小时候有没有光着屁股在村里跑过,那肯定是有的,不光他自己跑过,恐怕没有哪家的娃子小时候没跑过的。

扭扭捏捏的将上衣脱了下来,葛小亮露出了一身晒得黝黑锃亮的腱子肉。

“乖乖,没看出来嘛,你小子还藏着这么好一幅身子骨。”

张秀芬的一双杏目刺客放着异样的光彩。

不说别的,光是这一身的腱子肉就比他家那个不中用的死鬼强的太多,要是被压上一压.......。

张秀芬想到这里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刚换好衣服的葛小亮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葛宝柱的呼喊声。

“你他娘的倒是快点啊,忙个球呢,换个衣服还要换到天黑啊!”

葛宝柱骂骂咧咧的。

如果这要是换做之前,葛小亮没准就摔门走人了,虽然他知道这话不是骂他的,但是跟定有指桑骂槐的嫌疑。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和葛宝柱的媳妇弄出这么一出,葛小亮觉得有些理亏。

“叫魂呢叫,一天天就知道七吵八嚷的,一点能耐没有,你除了喊还能干点啥。”张秀芬没好气的骂了回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打扰了好事,这才这么大的火气。

“小亮,今天好好表现,哪天婶子有时间了就去你家看你。”张秀芬拉着葛小亮的手,颇有深意的说道。

葛小亮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张秀芬这婆娘虽然没葛宝柱那么不待见自己,但也没怎么正眼瞧过他,怎么今儿个感觉有点不一样呢。

不过张秀芬那身子可着实是俊得很,现在只要是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里面都是张秀飞那两个花白的大馒头还有两个葡萄粒。

跌跌撞撞的走到门外之后,葛笑亮迎面就和一个婆娘撞了个满怀。

“哎呦,大侄子,咋走路不看着呢?”婆娘扯着嗓子说道。

葛小亮这下才看清了那个娘们是谁,原来那娘们不是别人,正是给葛老二的大傻儿子牵线搭桥的媒婆王寡妇。

王寡妇是村里有名的媒婆,不少村里的婚事儿都是她给张罗的。

按说这样一个寡妇在村里自己都没有找到个伴,咋就好诱人拖她给说媒的。

可是就偏生有一些牲口总借着自己家娃儿说媒的事情老愿意往王寡妇的家里溜达,当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千防万防哪能防得住想吃肉的狼?

王寡妇这人也尿性,宁愿不二婚也要独活着,用她的话说,老娘不结婚,可全村都可以是我男人?

这种不害臊的话也就她这种不要脸的人才能说得出来。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王寡妇!你也来凑热闹?”葛小亮没好气的说道。

“咋滴啊,这才见一面就被人家的新媳妇给勾的魂都没啦。”王寡妇酸酸的说道:“就你这憨样,还是算了吧!我估计你这辈子也娶不着婆娘,也就只能在这里过过眼瘾了。”

“娘皮的,老子娶不娶婆娘,光你鸟的事情哩!”葛小亮也不客气,冲着王寡妇就是一阵骂!要说和这王寡妇跟他还有些仇,前些年王寡妇不知起了什么心思,想收葛小亮做养子。

按她的原话,同样是吃百家饭的,不然搭着伙好过日子,收个养子,她也算对老王家尽了半点孝。

可葛小亮嫌她名声太坏,压根就不鸟她!于是两人那是一见面就吵,村里西一头,东一头都能听见那怨气。

“切,你瓜娃子就等着吧,总有求老娘的时候。”王寡妇恶狠狠的说道。

这个时候,外面的一阵炮仗声将葛小亮的神给拉了回来,他匆忙的跑了出去。

新娘子进家门还要有一道跃龙门的步骤,为了安全起见,那时候新娘子是不带盖头的,要是想先一睹新娘子的脸蛋,就要率先等在那里。

所以葛小亮才这般着急的冲了出去,不然错过了这个时候,恐怕就要等到晚上闹洞房的时候才能看得到新娘子。

可葛小亮刚一跑出去就听到了葛宝财拎着个大喇叭在婚礼台上喊道:“吉时已到有请两位新人。”

葛小亮顿时气得直跺脚。

“娘的,王寡妇个骚婆娘,害的老子没有看到新媳妇!”葛小亮跳着脚骂道。

没有看到新娘子的脸蛋,葛小亮心里也是憋了一股子劲。

村里办婚礼讲究的就是个热闹,当葛大傻子牵着亲娘子的手出现在婚礼台上的时候,一大帮子人就开始呼号的叫了起来。

葛小亮发现有些个村里的跑腿子吧脑袋都快贴在婚礼台上了,使劲的往新娘红色的裙子了面瞅,就好像是俩面有啥宝贝东西一样。

不过出于好奇,葛小亮到不好奇这些个光能看不能摸的人,他可是实打实的验身人,新娘子里面究竟穿的是个啥色儿的等晚上他都个一清二楚了。

想到这葛小亮心里就是一阵阵火热,刚才给赵秀芬撩拨的欲火又蹭蹭的窜了上来。

还真别说,有钱人家的婚礼搞的就是不一样,也不知道葛老二从哪请来了个戏班子,等着葛大傻子和新娘下台之后就开始在台上蹦蹦跳跳的舞了起来。

一些只穿着奶罩和三角裤头的大娘们在台上都搂着奶子,热的台下的老爷们一个个像发情的公狗一样嗷嗷直叫。

中午的席面估计是葛小亮这辈子目前吃过最丰盛的酒席了,桌上满满登登的都是大鱼大肉,光是鱼就弄了三样。

4

第4章

喝的白酒也不是李老蔫家兑水的玩应,都是装在瓶子里的二锅头,那叫一个入喉辛辣回味无穷,啤酒管够。

葛小亮也是好久没有看到过肉腥了,一顿是吃海塞还喝同桌的大叔大爷喝了两杯白的。

不过吃着吃着葛小亮就发现有些不对劲儿了。

一大桌子是个菜,光他娘的鱼就三样,不用猜葛小亮都知道这鱼是哪来的。

“驴日的葛老二,你他娘的不地道!”葛小亮愤愤的叫了一声。

不过现场的气氛实在太好,台上蹦蹦跳跳唱着,桌上的人吆五喝六的喊着,并没有人注意到让喊得到底是个什么玩应。

而葛老二那个驴日的货不知道是不是跑那个犄角旮旯和他家张秀芬干那个事儿去了。

“狗日的,非把你媳妇日个鸟样不可”葛小亮低声骂了一句,这句话他倒是没敢喊出声,万一真让葛老二听到了,非急眼不可。

“不能就这么日了他媳妇就拉倒,太便宜这个驴日的货了。”葛小亮愤愤的想着:“等晚上验身的时候老子让你儿媳妇好看!”

思罢,葛小亮拎着两条走路都有些打晃的腿往自己的茅草屋。

回到茅草屋之后,葛小亮倒头便睡。

直到天已经完全擦黑了,葛小亮还楼着那本磨破皮了的画册呼呼大睡呢。“大侄子!”

当院传来了葛老二焦急的喊声。

可是喊了两嗓子也不见有人出来,急的满头大汗的葛老二直接推开了葛小亮茅草屋的房门。

刚一推开门,一股又湿又潮的潮气迎面而来,呛的葛老二立马退了出去。

“我的娘啊,这他娘嘞什么味!”葛老二捏着鼻子。

“大侄子!大侄子!”葛老二趴在门口喊了两句,不过半饷也不见有人答应。

回头看了看天色,葛老二咬了咬牙钻进了茅草屋。

其实这屋里的有味耶怪不得葛小亮。

自大他爹娘死后,这孩子就一直没个人管。

十多年的光景,村里人大多都换上大瓦房了,就算再不济的也是半砖半草的房子了。

而葛小亮着间草屋业可以说是村上的古董了,估计除了那个年久失修龙王庙,也就是他家这个草屋年头最久了。

要不是这些年村里的七大姑八大姨帮着修缮,指不定哪天大雨就给淋塌咯,就这样每到下雨天还直个劲儿的漏雨呢。

看着还在屋里呼呼大睡的葛小亮,葛宝柱很不的上去给他一脚丫子。

这他娘的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这狗日的东西竟然还在这里呼呼大睡,真他娘的瞎了村后头的那个鱼塘请这么个货,但凡是有二个选择葛宝柱都不会选择葛小亮。

平息了下心里的怒气之后,葛宝柱用手推了推葛小亮:“大侄子,醒醒,天黑了,到洞房的点了。”

“啥!”睡梦中的葛小亮一惊:“洞房?和谁洞房!”

葛宝柱一愣,这个龟儿子还想着洞房呢?就他家穷的这个鸟样,耗子都不稀得来。

“大侄子,是你大哥要洞房了,等着你去验身呢。”

葛宝柱耐着火气解释了一下。

葛小亮这才揉了揉睡眼瞧清楚了眼前站着的人,原来是葛老二啊。

看清楚葛老二之后,葛小亮这才想起了要洞房验身的事情,连忙套上了衣服就跟着葛宝柱直奔村头的小卖铺。

张秀芬站在小卖铺的门前和几何村里的老骚包调侃着,是不是笑得花枝招展的她胸口连团沉甸甸的软肉一颤一颤的,看的那帮牲口直流哈喇子,张秀芬瞧见众多牲口的模样笑的更是灿烂。

葛宝柱的脚步很着急,二葛小亮也不慢,倒不是他有多上心葛老二家的事儿,实在是一响起新媳妇他心里也跟着急的慌。

看到一老一少从远处走了过来,张秀芬停止了聊天打屁,扭着水蛇腰应了上来。

“咋这个慢,是不是借道跑哪葛骚娘们家里放骚去了。”张秀芬没好气的说道。

“吓他娘的吼个啥,这崽儿还在家睡觉哩,叫了好半晌才叫的起来。”葛宝柱骂骂咧咧的说道。

看到葛小亮,张秀芬紧绷着的脸这才露出了笑容。

葛小亮心里咯噔的一颤。

“婶子!”葛小亮叫了一声。

“嗳,小亮啊,就等你了,赶紧进去吧,验完了身子赶快些出来,莫让你哥等的急咯。”张秀芬笑嘻嘻的说道:“等你出来婶子给你包个大红包。”

葛大傻子的新房是在小卖铺的后面,按理说结婚了就应该分房,但是葛大傻子脑袋不灵光。

葛宝柱也生怕他这个傻儿子在外面住吃亏,要是真让谁家的老爷们给借着他家的鸡生了蛋,到时候他走不知道找谁去。

所以还是决定把儿子和儿媳妇放在自己身边的妥当。

新房里面已经挤满了人,都是村里年轻的过来闹洞房的。

按理说葛大傻子的洞房没啥闹头,和一个痴痴傻傻的人能闹个什么劲儿。

但是不闹洞房又显得不吉利,所以葛宝柱答应好一人一盒塔山烟,这才撺弄了一大帮子人。

葛小亮进来的时候新房里的气氛正好达到了顶点。

只见葛大傻子正直挺挺的站在炕上,而新媳妇则被众人按在了炕上。

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损招,站在炕上的葛大傻子裤裆那拴上了一根火腿肠。

而新媳妇正仰着头一口一口的咬着那根不停晃悠的火腿肠。

那张樱桃小嘴一张一闭的不由得让人想入非非。

葛小亮也是才看清楚了新娘子的脸。

和传言一样,新娘子生的可真真的漂亮,一头乌黑的长发挽成了一个妇人我发结,两条如柳叶一样的弯眉下面是一双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活像个年画里面的仙女。

葛大傻子也不知道是哪哪辈子修来的福分,怎么就娶到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媳妇。

闹洞房规定父母长辈不能参与,所以葛宝柱吧葛小亮送到门口之后就已经转身走了。

看到葛宝柱走开,众人的气氛有热烈了起来。

“哎呀,葛大傻,你往前顶着腰,新媳妇嘴在张大点。”李三棍一遍说着,一遍把手按在了新媳妇的头上,使劲的往葛大傻子的裤裆按过去。

按理说闹洞房这个事儿不分男女老幼,但是长辈一般都不会掺和这些年轻人的事儿,可是李三棍早就他娘的脱离了年轻人的范围,怎么还没羞没臊的在这掺合。

5

第5章

李三棍是屯子里有名的跑腿子,四十多岁的人了,愣是没有取上个媳妇。

整天在村里游手好闲的晃悠着,家里那块地里的草都有一人多高了,也不见他收拾收拾,一年到头也省不了几棒子苞米。

不过要说这货没娶上媳妇吧,但是到挺招女人稀罕,屯子里不少寡妇骚娘们都喝他钻过苞米地,想来应该是本钱不错。

听说李三棍不光在外面话啦寡妇,和他大哥李老蔫的媳妇也就是他大嫂还有点不清不楚的关系。

用老话说,李三棍就是个二流子。

屯子里一般每人愿意搭理这个狗皮膏药似的玩应,哪知道今天也不知道是那扇门没关好,竟然把这么个东西放了进来。

李三棍哪里肯错过这么好的揩油机会,两只豆大的贼眼不停的往新娘子的领口里面飘,而手上也不含糊,趁着人多手杂没少在新娘子的身上占便宜。

“狗日的,竟然跑到老子这里占便宜来了,真给他胆肥了!”葛小亮嘟嘟囔囔的骂了一句。

在他眼里,现在新媳妇起码有一半是他的,应该算是他的私人财产了,哪能允许李三棍子给他截了胡。

当即两步就撺到了炕上一把推开了李三棍。

“狗日的,你他娘的赶紧给老子滚,等会在让老子看到你,第三条腿给你打断,看你他娘的还咋钻苞米地。”葛小亮骂道。

李三棍刚要急眼,抬头就看到了面色不善的葛小亮,当即就蔫了。

要说别人怕李三棍,葛小亮可不怕,这村里能收拾李三棍的人没几个,但是恰好他葛小亮就是其一。

这话还要从几年前说起,当时葛小亮不过十五六岁,一次到县里赶集,葛小亮发现李三棍竟然掏屯子里人的兜。

当时就给他戳破了。

恼羞成怒的李三棍找来了县里的两个地痞就想着收拾葛小亮一顿。

他那知道看爹娘生靠天养的葛小亮竟然比他还荤,也不知道在那个摊子上面摸过了一把菜刀追着他就是一顿猛砍。

当时要不是他跑得快,恐怕非交代在那不可。

而葛小亮的诨名也就从那个时候传了出去,十里八乡喝葛小亮差不多大的孩子都对他恭恭敬敬的。

“是小亮啊,嘿嘿!。”李三棍往炕沿边缩了缩。

“咋,是老子,没啥事都出去,老子要给新娘子验身!”葛小亮仰着脖子说道。

葛大傻子一听到验身的人来了,当即裂开嘴一笑。

他爹已经和他说了,只有验过身之后才能和新娘子洞房干那事儿。

而林凤凰也太起头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一直听说但是没有见过的验身人。

“出去出去,俺爹说了,验过身才能洞房,你们赶紧出去,莫要耽误了小亮子给俺媳妇验身。”葛大傻子嚷嚷着开始往外轰着人群。

众人才一个接着一个有些依依不舍的从新房当中走了出去。

“大嫂子,我叫葛小亮。”葛小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话。

这种场面确实有点尴尬,验身的步骤他早已经通过屯子里的老人知晓了,但是总不能一进来就让人家脱裤子,然后好像是犁地一样的就开整吧。

林凤凰好奇的打量着葛小亮。

要说葛小亮生的确实不赖,知识平时没有一件像样的衣裳,所以一直都是邋里邋遢的,那张不错的脸就始终没人注意到。

可是今天换上了一身新西服的葛小亮看起来异常的精神,再加上那修长均匀的身材,咋瞅咋都要抢过葛大傻子一万倍。

越是瞧着葛小亮,林凤凰就越觉得自己命苦,白瞎她生的这么漂亮,竟然要嫁给一个傻子,想想都觉得委屈。

眼里就泛起了泪花。

“大嫂子,你哭啥啊!”

葛小亮一看新娘子竟然哭了,顿时有些麻爪了。

该不会是他把人家给吓到了吧,还是这个新娘子害怕验身啊。

葛小亮一番呼吸乱想。

“小亮子,人都走了,你啥时候给俺媳妇验身啊,俺还等着洞房呢!”葛大傻子的话在葛小亮耳边响起。

也不知道这狗日的事真傻还是假傻,怎么一说道洞房就急的跟个猴一样。

“大嫂子,你看……”葛小亮觉得让人家躺好的话有些难以启齿。

而林凤凰仿佛也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梨花带雨的俏脸也不仅一红。

葛小亮只见林凤凰微微闭上了眼睛,双手捧着胸口躺在了炕上。

其实也用不着脱裤子那么麻烦。

林凤凰现在穿的就是个裙子,只要一掀起来就能看到里面的风光。

葛小亮只觉得自己的手从来没有像现在抖的这么严重,就算是当初拿着刀追着李三棍跑了几条胡同也没有这么斗。

喉咙有些干涩的葛小亮吞了口唾沫,而一旁的葛大傻子则等着两个滴溜圆的大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看着林凤凰那两条白皙的大腿根。

林凤凰躺在炕上,小心脏和扑通扑通的跳着,脸上脖子上都一片通红,好像是要滴出血来一样。

下身的裙子被掀开之后,林凤凰就感觉到有一只粗糙的手不经意的在她大腿上面摩擦了一下,她的整个身体就好像是触了电一样,顿时起了一层的鸡皮嘎达。

那只粗糙大手开始还只是一点点的触及自己从来没有被人摸过的地方,但是隔了几分钟之后,就变成了沉重的抚摸。

葛小亮脸色张红,裤内的那活儿仿佛是要撑破了裤子顶出来一样。

呼吸渐渐沉重的他手上越发的用力,但是就是不敢触摸那藏在红的裤头当中的神秘之地。

葛小亮甚至已经看到几根黑色的毛发从裤头的边缘伸了出来。

可就当他咬咬牙要把手伸进去的时候,葛小亮就忽然听到后院有脚步的声音。

“葛小亮个王八犊子,想独占那娘们的便宜,休想!”

一声咒骂过后,葛小亮忽然听闻外面啪嗒的一声脆响,紧接着屋内的灯就灭了。

就在新房屋内灯灭的时候,新房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用力推了开啦,葛小亮只听到一阵呼呼啦啦的脚步声就只带坏了,这是有人诚心要找事儿,来占新娘子便宜来了。

当下来不及多想,葛小亮就一个翻身,抱着躺在炕上的林凤凰滚进了炕柜底下。

6

第6章

刚才葛小亮进屋的时候已经瞧见了屋内炕上放着一个藤被褥的炕柜,正好能容纳两个人的空间。

“你他娘的,谁莫老子!”

“龟儿子,莫要掏老子的鸟。”

新房内响起了无数的咒骂生,一群人都想着占新娘的便宜,哪知道此时葛小亮已经抱着新娘子滚进了炕柜下面。

“娘了个b的,咋就停电了!”屋外传来了葛宝柱的骂娘声。

葛小亮知道这身子恐怕是验不成了,当即一不做二不休趁着黑直接把手伸进了林凤凰的裤裆里。

“啊!”林凤凰发出了一阵惊呼。

趴在林凤凰的耳朵边,葛小亮小声说道:“大嫂子莫要喊。”

说罢,葛小亮的手也没有闲着,直接数着林凤凰双腿之间的那个布片伸了进去。

葛小亮能感觉到林凤凰在他的身下挣扎,但越是这样,葛小亮就越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林凤凰胸前的那两团软肉被挤压的有些变了形,紧紧的贴在葛小亮的胸膛之上。

事以至此,葛小亮的胆子反倒是大了起来,伸进了布片的手摸到了那软软茸茸的杂草,还有一条湿淋淋的小河。

林凤凰的身体一颤,瞬间变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娘了个b的,都给老子滚出来!”葛老二没好气的骂道。

知道有人在故意捣乱拉了电闸,葛宝柱急忙的带着自己家的几个亲戚拎着扁担棍棒就干了过来,生怕有人趁机坏了新儿媳的身子,这要是真的弄出点啥事儿来,他后悔都没地方哭去。

这时外面的人已经推上了电闸,而葛宝柱已经看清楚了屋里的模样。

此时新房内已经挤满了趁机冲进来的人,葛宝柱心里不禁一阵突突,这怕是要坏菜啊。

可是当他真正看清楚屋里样子的时候,又觉得一阵好笑。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黑又太乱的事儿,屋内一大帮老爷们小小子抱在了一起,有的还脸对脸的啃上了,当灯又从新亮起来的时候,这才连忙捂着嘴一阵的干呕。

“起开,起开!”葛宝柱拎着扁担推开了人群,直接进了屋内。

进屋后的葛宝柱就傻眼了,此时哪还有他儿媳妇的踪影,只有他那个傻儿子站在地上还傻愣愣的瞅着那帮互啃的大老爷们傻笑。

“笑笑笑,就他娘的知道笑,你媳妇呢!”葛宝柱气得用扁担捅了一下葛大傻子。

而葛大傻子这时也才发现自己的媳妇竟然不见了,连忙扒开人群满地的找。

“找你娘嘞,你媳妇还能掉在地上踩扁了个?”

葛宝柱真不知道自己究竟造了什么孽,咋就生了这么个啥玩应。

正要带着人出去外面找的葛宝柱就听到屋内有人叫他。

“叔,俺在这里!”葛小亮从炕柜下面钻了出来,身后还跟着脸色潮红的新娘林凤凰。

葛宝柱眼神上下在林凤凰的新衣上来回扫视,不过瞅了两眼之后,发现儿媳妇的衣服并没有被动过,这才稍微的放了点心。

“大侄子,你和你大嫂跑哪里干啥去了?”葛宝柱疑惑的问道。

“这个小崽子心眼鬼的很,不能不防。”葛宝柱心里想着。

“叔,我瞅着刚才忽然停电了,然后就有人闯了进来,我怕是有人想占大嫂子的便宜,这才带着大嫂子躲进了柜子底下。”

葛小亮面色真诚的说道。

其实他也算没有撒谎,带着林凤凰躲在炕柜底下的确是怕被别人占了便宜,但是他没有说他自己没有占便宜,反正是要他来验身的,沾点便宜也是应该的。

葛宝柱一听,顿时眉开眼笑。

这小瘪犊子还算是有心,没白白的搭上一个鱼塘。

“大侄子,你这事儿做的好,你放心吧,叔答应你的鱼塘明个一早就给你腾出来,还有,鱼塘旁边的那个大瓦房也一并送给你了。”葛宝柱把胸口拍得砰砰作响。

身是验不成了,葛小亮耷拉个脸从屋里走了出来。

现在他也没了心思在待在那里,

相关文章:

阵阵娇吟粗吼,学校图书馆…不要

我的大炕乱爱_快点快弄我哦我不了了_乱小说录目全文

(无删节)《复仇甜心:肖少宠妻无上限》小说在线版本

老师快啊等不及了——男朋友抱着我在学校做

黑森林美女图_粉嫩紧窄的小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