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开奶罩揉吮奶头,边摸边吃奶边做gif视频

2022-05-04 09:47 · 新商盟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声音瞬间就让我联想到了岛国电影里头的那些情景,难道,雅姐在里头.....

下意识的,我悄悄将身子凑了过去,出乎意料,门竟然没锁,甚至留有一条缝隙,等我彻底看清后,浑身血液流速骤然加快,呼吸也渐渐灼热急促了起来......

雅姐竟然和胡珂纠缠在一起,一丝不挂......

难道她们是百合?

这个念头在我脑海中升起,久久挥之不去,同时也打破了我的认知,因为在我的印象中,雅姐算是一个比较正派的人物,又怎么会....

不可能,一定是胡珂强迫她这样做的!我也只能用这个理由来安慰自己,可下一刻,我却完全推翻了自己的这个设想,因为我能很清晰的瞧见,雅姐竟然主动......

我的乖乖!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惊叹,难道雅姐的正派都是在我面前装出来的,或者说,她内心是一个火热的人,只是在我面前表现的不太明显?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岂不是可以代替胡珂,帮她解决烦恼,要是能把胡珂这个闺蜜一同收服,岂不是更为美妙?

渐渐的,我发现自己的心态悄然发生了改变,特别是一想到有机会能够享受这么两位大美女,我就再也淡定不下去了,理智也渐渐崩塌了起来……

望着一门之隔的两位尤物,我的脚步开始向前挪动……

我大脑前所未有的兴奋,很想就这么冲进去把这俩勾人的尤物......

但我即将要付诸行动的时候,脑子里却有一个声音拼命的告诉我不能冲动,一旦我真的那么做了,事情就会向着一个非常糟糕的方向发展。

“冷静!冷静!”

我在心中默念,连续好几次深呼吸才把那个胆大包天的念头给掐灭,小心翼翼的躲在门口继续偷看,那销魂的喘息让我觉得既刺激又折磨,痛并快乐着。

在这种全神贯注的状态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雅姐忽然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然后一脸余韵的在床上一动不动。

我被她叫的腿都软了,半依着门才勉强站住。

忍不住吞咽唾沫,我心知胡珂估计也快了,如果继续偷看下去,等俩女回过神来,一定会发现。

想到这,我不敢多待,恋恋不舍的从俩女身上收回目光,小心的把门缝重新关上,蹒跚着站了起来偷摸回了房间。

躺在了床上后,我这才升起一阵后怕,不禁胆战心惊起来。刚才在门口偷看,不会被注意到了吧?

如果被雅姐和胡珂知道了我竟然偷看了她们做那事,一定会把我当成变态。

我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一团浆糊,是不是就回忆起她们的倩影。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一股强烈的尿意袭来,我这才想起来,刚才太过紧张,连尿尿都忘记了,只好再次去卫生间解决。

这股尿意来的又快又急,憋的时间又长,膀胱都快要爆炸了,但我又怕搞出动静把雅姐和胡珂惊醒,只能夹着腿,慢慢往卫生间挪。

等打开打开厕所门的时候,我感觉已经有几滴挤了出来,这种情况下,我哪还顾得上那么多,连灯都来不及打开,冲着马桶的方向就要来个一泄如注。

可就在我即将尿出来的时候,却感到一丝不对劲。

莫名间,我感觉自己似乎触碰到了什么东西,一股热气随后喷涌了上来......

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直接就忍不住了,在千钧一发之际,赶紧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泄出来。

淅淅沥沥的水声大概响了十几秒,我浑身舒爽的抖了个激灵,可当我借着朦胧的月色看到身前马桶上隐隐约约坐着一道倩影时,我后背瞬间被冷汗打湿,像是过了电般全身僵硬起来。

“舒服了?”一道绵软勾人的声音,带着轻笑在幽暗的卫生间中响起。

胡珂?

当我发现声音的主人是胡珂的时候,我出乎意料的没有想象中那么紧张了,或许是她今天大胆的举动,让我能比较放得开。如果换做面前的是雅姐,估计我此时早就尴尬的找了个地缝钻进去。

经过短暂的时间后,我眼睛开始适应黑暗的环境,低下头,果然看到了胡珂那张魅惑的瓜子脸。

此时,她单手撑着下巴,坐在马桶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而我则下意识的将目光扫向胡珂的身体,赫然发现她身上仅仅穿着......

一阵血气上涌直冲脑门,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大腿,虽然在黑暗中根本看不清什么,但她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牢牢把我的目光吸住。

在我火热近乎贪婪的注视下,胡珂并没有表现出任何遮挡的意思,保持那个状态,笑的像个狐狸精一样。

“好看吗?要不要打开灯看的更清楚一点。”

她轻柔的话语让我从那种懵逼的状态回过神来,当发现自己距离她的俏脸只有一掌的距离时,迟来的尴尬从心中升起。

一想到自己刚才贴着胡珂的脸在那里放水,完了还一个劲儿朝人家看,我就忍不住一阵心虚。

“不用不用。”我慌慌张张的就想提上裤子,抽身离开。

谁知胡珂突然向前探手,一把将我抓住,让我走也不得留也不得。

“哼,干了坏事就想跑!”胡珂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抓住,眼中闪过好奇:“这就是男人的?可真丑啊!”

哪怕我此时被她抓的浑身都软了,听到她这话后,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装什么装,就你这骚狐狸对那事儿估计比我懂得还多,装出第一次见的样子给谁看呢。

想归想,但我还没傻得说出来,只好哭丧着脸道:“珂儿姐,刚……刚才我急着尿尿,没看到。你……你放我走吧。”

被人抓着,我连说话的音都是飘的。胡珂却完全没有搭理我的意思,表情专注,搞得像在研究什么天大的重要事情一样。

突然,一阵脚步声从外面响了起来。

“胡珂,你还没好吗?我想洗个澡,浑身都是汗,睡着难受。”

我没想到雅姐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整个人吓得都绷住了,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这要是被雅姐发现我在厕所和她闺蜜做这种事,那还得了!

胡珂大声说道:“你别着急,我上厕所呢,完事我也要洗。”

我心中松了一口气,朝胡珂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可谁知道雅姐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让我刚放下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那一起洗呗,又不是没洗过。”

一听这话,我直接吓的六神无主,慌张的四处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躲的地方。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个紧要关头,胡珂一点都不着急,反而冲我露出一个坏笑后,微微张开性感的红唇,往前递了一些..

相关文章:

美国人一晚上好几次/发现杏鲍菇比黄瓜舒服

用性器具的调教校花 攻用锁链锁住受调教改造

10厘米粗女人能承受吗:男朋友说以后好好收拾我

男朋友摸到我全身发软@好痛~不要~轻一点

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同性按摩会如何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