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头埋在你腿里吸 把奶尖儿送到嘴边帮我吸

2022-05-04 07:43 · 新商盟

孙洁一听,脸色顿时变了,冷声道:“你想干什么,赶紧拿走你的手!”

刘自强也没生气,淡淡道:“你确定要我现在拿开?”

闻言,孙洁俏脸顿时红了起来,此刻刘自强拿开手,肯定自己要出丑!

周倩还在这里,她怎么能好意思!

“你以为我想干什么,我只是不像你教坏了孩子!”刘自强严肃起来。

孙洁气的要死,说自己教坏孩子,你刚刚干的是什么!

但是她说不出口,只能别过来脸,不回答但也没有再反对。

刘自强暗自一笑,“倩倩,你先出去吧,我跟你孙洁姐有点事儿要说。”

周倩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倒是很听话,出去之后关上了门。

前脚门刚刚关上,后脚孙洁就打开刘自强的手,狠狠瞪了他一眼。

刘自强也不生气,瞧着手上的晶莹剔透,还拿出纸来,递给了孙洁。

“擦擦吧。”

说着,也给自己擦了擦。

孙洁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气的鼓鼓,紧忙擦干净,立马提上了内裤。

“你这是什么手术?卵巢的问题么?”刘自强见她生气,就是想跟她搭话,就是想看她生气而又没有办法的样子。

孙洁根本不理她,穿上裤子之后,直接一甩脸子,开门就走了。

刘自强笑了一下,一点都没觉得什么,不说就不说,反正也不碍自己什么事儿。

倒是这孙洁,今天他可是见识到了,还真是个敏感的女人,没有开过苞的就是不一样,够味,直到现在,刘自强那里还鼓鼓的!

没多久,周倩进来了,看着师傅也没多想刚刚的事情,正准备搭话,就看到师傅那里鼓着的东西,脸色一红。

“师傅……你那……”

因为上午刚学完人体构造,周倩对师傅那里并不是很了解,只是很好奇,有的时候为什么看不到,有的时候又能看到。

刘自强见到周倩好奇的目光,顿时闪过火热,急忙拉着她坐到那里。

“师傅跟你说,其实师傅这里呢,也是有点毛病的。”

一听这话,周倩愣住了,师傅身为大夫,怎么自己身子还有毛病呢?

“师傅,你这里是怎么了?”周倩天真的担心起师傅来。

刘自强见状,干咳一声,“师傅这里扭伤过,肌肉总是忍不住痉挛,所以就硬邦邦,得需要按摩才行。”

“按摩?”周倩眨了眨大眼睛,倒没有不信师傅的话。

“师傅,那您教教我按摩,我给您按吧。”周倩心地善良,又感觉到刘自强对她那么好,所以想报答师傅。

刘自强一听,心里一喜,紧忙答应:“行,你给师傅裤子脱下来。”

周倩有点不好意思,可是想到师傅说的病不讳医,咬了咬牙就听话的帮刘自强脱了下来。

顿时,那东西,出现在周倩眼前。

“师傅……要怎么按?”周倩紧忙问道。

刘自强干咳一声,轻轻拿着她的小手,放了上去。

“力道一定要有紧有松,动作也一定要轻柔缓慢,不能着急知道么?”

周倩认真点了点头,按照师傅说的,轻轻捏了起来。

嘶——!

刘自强倒吸口凉气,身子一颤,周倩的小手软绵绵的,那滋味别提有多舒服了。

周倩看到师傅这个样子,还以为弄错了,紧忙道:“师傅,弄疼您了么?”

“没……没……你弄的很好,继续。”

刘自强深吸口气,身子紧绷绷的,感受到小手在自己那里又揉又捏的,简直爽翻了!

周倩红着脸,就这么弄着,可是越弄她发现师傅这个东西越大,而且越来越热,热的她有点烫手。

而且,不知道怎么了,她居然又犯病了,身下居然又痒了起来,小脸吓坏了。

刘自强没有注意到周倩的表情,沉浸在这柔嫩的捏拿之中,他突然觉得收周倩这个小学徒实在是太明智了。

漂亮,身段又好,最重要的一点,这丫头单纯,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

刘自强兴奋极了,瞧着周倩,突然神色一动。

“倩倩,按摩的手法不错,但是对师傅的病情,只能起到缓解的作用,想要医治,得用别的办法。”

周倩一听,紧忙问道:“师傅,用什么办法能彻底医治好您的病啊。”

刘自强深吸口气,指了指嘴。

“用你的嘴和舌头。”

周倩顿时愣住了,有点疑惑起来,“嘴和舌头也能看病么?”

“当然了,咱们学医的,你以为只靠双手么?你错了,身为一个合格的医生,要学会动用任何手段治愈病状,师傅不是说,这个肌肉受挫过么,其实它里面淤血多,排是排不掉的,只能吸出来!”

周倩还是有点迷迷糊糊的。

“这么跟你说吧,咱们村里不是有毒蛇,你看每次有人被蛇咬了,是不是先要把毒素吸出来?”刘自强悉心诱导道。

周倩点了点头,小时候她也被咬过,当时就是父亲帮她吸出来的。

“这个我知道,师傅。”

刘自强一听,顿时笑了,“哎,你看你知道吧,就是这个道理,师傅这里淤血多,就得吸,只不过师傅够不到,又不好意思求别人帮忙,再说,别人也不会像咱们医者这么有圣心,医不讳患道理他们不懂。”

周倩点了点头,不过看到师傅这个东西这么大,可怎么好含在嘴里啊,秀眉紧蹙着,有点不知道什么下口。

“你不用先着急吸,师傅不刚刚还说的舌头么,你可以用舌头替师傅这里消消毒。”

“消毒?”周倩愣了起来。

“哎,笨蛋,你不知道咱们灵长类的动物,唾液中都是含有祛毒成分的么,就比如小猫小狗受伤了,它们都舔伤口,就是先消毒。”刘自强强忍着这股冲动,继续诱惑着。

周倩嗯了一声,虽然觉得很奇怪,但是师傅说的话,肯定不是骗人的。

再说小猫小狗舔伤口的事儿,她也知道,倒也没有多想。

找了个好的姿势,趴到师傅跨中间,随后伸出了可爱的小舌头,在刘自强一脸期待下,靠了上去。眼看着那粉嫩的小舌头就要落上去的时候,甚至,他都能感受到传来的丝丝热意,满眼兴奋,心跳加速。

谁知道,就在这时,刘自强的手机响了,吓了他一大跳!

周倩听到师傅手机响了,以为有重要的事情,就停了下来。

刘自强气的够呛,重头戏被打断,当然不乐意,把手机掏出来,看都没看,就扔到一旁。

“倩倩,不管它,你继续吧。”刘自强干咳一声。

周倩眨了眨眼睛,倒也没有在意,伸出舌头又要继续。

可是,扔到沙发上的手机,居然又响起让人厌烦的铃声,弄的这气氛又不对味儿了!

“师傅,可能有着急的事情吧,要不您先接,接完了我再给你按摩吧。”周倩乖巧道。

刘自强也不好说什么,要是再不管好像很急切一样,担心周倩看出什么,就拿起电话来。

“喂,老刘啊,怎么不接电话啊!”

打电话的是刘自强的邻村老表哥,比他长了两岁,结婚早,儿子都二十了,不过小的时候有点毛病,落下个傻病根,至今也没弄个孩子。

找了好些地方看,都没弄好,没办法这事儿就拜托给刘自强了,死马当活马医,当然也知道刘自强医术高,总是让他帮着给解决这事儿。

这事儿也就托着,毕竟这生孩子的病可不好治,刘自强不想揽这儿活。

“哦……我这忙着呢,怎么了?”刘自强语气有点不太好。

毕竟打扰了自己好事儿,刘自强能有好语气就怪了。

“我这烦死了,韩小蕊到现在肚子也不大,你说,我老张家弄回来个不会下蛋的鸡干啥,我带着她和傻根,你给她看看,要是不行,我就让傻根给她休了,再找一个。”

张老三气坏了,家里到他这儿就傻根一个独苗,后辈无人可闹心死了,就指着傻根接个种,传个代了,傻就傻了点,但是他老张家基因可不差,要不是小时候傻根发烧烧坏了脑袋,肯定是个白尖百灵的好小伙。

“哎,这事儿我可……”

“行了,我马上就到了,已经看到你店门了,我给你带了几瓶好酒,你就医医看,不行就算了。”

张老三紧忙打断刘自强的话,弄的刘自强也说不出什么,叹了口气。

没办法,老表哥说了,再托也不行了。

紧忙穿上裤子,就去开门。

谁知道,看到傻根媳妇,也就是张老三的儿媳妇时,刘自强的眼睛没掉出来,这丫头也太俊了!

特别这身材,简直完美的很啊,那两团鼓鼓的,都快把衣服撑破了,还有那腿,比孙洁的还好看,嫩嫩的,又长又直。

就是这丫头不会打扮,村里人落后,没有孙洁那种见过世面的女人会捯饬。

但是这天然美,更让刘自强心里颤了一下。

张老三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刘自强也没听进去,眼睛里都是这个韩小蕊,狠狠咽了口唾沫。

这丫头坐在那里,神情不安,眼圈还红的,估计没少挨张老三骂,有这么个儿媳妇也不知道心疼,刘自强都觉得给他们张家白瞎了。

这丫头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前凸后翘的,一看就能生儿子,配他们家傻根一百个富余。

再看看那个傻根,刘自强都懒得瞅,直摇头。

“表弟,我也不跟你细说了,你看看怎么整,实在不行,我就找那周媒婆子把亲退了,大不了彩礼我要回来一半也行。”

一听这话,坐在那里本就惶恐不安的韩小蕊俏脸顿时变了。

“爸,我爹他身体不好,那彩礼钱都拿去看病了,哪还有钱给您啊,您别要了成么,我……我肯定能好,肯定能好……”

她说这话的时候,梨花带雨的,看着刘自强这个心疼。

“行了表哥,别难为孩子了,这样,你把他俩留这里,我给他们看看,用药试试,要是不行再说。”

一听这话,张老三乐坏了,“那就麻烦你了表弟,哎,你说这事儿,好在有你,只要能让韩小蕊肚子大了,表哥给你杀头猪。”

没办法,这张老三想孩子想疯了。

“行,天色也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忙乎了,也照顾不到你,哎,因为你这事儿,我今天还得早点关门。”

刘自强故意说道。

张老三一听,嘿嘿一笑,从兜里掏出两盒烟塞到刘自强手里。

“县里的,我都没舍得,那我就先走了啊。”

张老三说完,嘱咐儿子要听刘自强的话后,紧忙就走了。

时间确实不早了,刘自强让周倩自己回家,随后拉上了闸门,目光看向韩小蕊,狠狠咽了口唾沫。

“那个,小蕊,你跟我来一下诊室。”刘自强说着就带着韩小蕊进了诊室。

进了诊室之后,刘自强面色带着严肃道,“韩小蕊啊,叔是个医生,为了给你们看病,有些话我得问你,你呢,据实回答,不然的话,我对你们的病情没法拿捏,知道么?”

韩小蕊听了之后,紧忙摸了摸眼泪,认真点了点头,“表叔……您问吧。”

刘自强点了点头,正色道:“第一个问题,你和傻根两个同房没有?”

这一个问题就这么刁钻,一下子让韩小蕊俏脸红了起来。

“我……我们……”

“你看你,有啥不好意思的,我是大夫,你就别把我当你表叔,据实回答。”刘自强说道。

村里传统观念强,这种话题哪有轻易说出来的,她红着脸,“我……我也不知道,好……好像有吧?”

刘自强愣了,什么叫好像有吧,这要是连房都入,能怀个屁啊。

“什么叫好像有?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你都是小媳妇了,男女那点事,你还不知道?你不知道行,你娘家人还没人告诉你么?”

相关文章:

男朋友全进来什么感觉|天蝎男在床上问你疼吗

不吵不闹的小三最可怕|镜子对着床用布遮住可以吗

体罚男孩只剩内裤|他的双手握住她的胸

女性下半身流的白色液体是什么;逃跑惩罚bl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被十几个男人稿了一晚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