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大乳美女吃奶水: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

2022-05-03 08:14 · 新商盟

这样的美人可是千年难遇一次啊,面对如此极限诱惑,他相信只要是个男人就会有别的想法,现在他的脑海里全是一会如何把眼前这个绝世尤物搞定的念头。

在老赵的引导下,林清清十分乖巧的躺在一张单人床上。

看着躺在床上那婀娜的娇躯,老赵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

林清清夹紧了双腿,羞涩的不敢睁眼,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另外一个男人面前如此大胆的裸露。

“你别紧张,我看你还没有进入状态,不如我先给你按按摩放松一下吧?”

看着林清清那羞涩的模样,老赵脑海里的计划也在逐渐完善起来。

林清清听着老赵的话,慢慢放松下来。

作为多年的花丛老手,老赵自然深刻的知道如何让一个女人放弃抵抗,虽然眼前的绝世尤物诱惑的让他有些恨不得立刻扑过去,可是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样的腼腆女人属于闷骚型。

而对付闷骚型的美人,是要循序渐进的。

老赵激动的将手按压在了林清清纤细的腰肢上,虽然隔着衣服,可触摸到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肢时,老赵的心脏都快要跳了出来。

这手感让老赵心痒难耐,随着他用力的挤压,林清清的娇躯便用力颤抖,她感觉到体内好像有一股电流一样游走,一缕控制不住的轻吟声也从樱桃小嘴中传了出来。

老赵被这声音勾的魂儿都快没了,差点把手伸到了林清清的两腿之间。

“老赵…能取了吗?”

林清清娇滴滴的请求让老赵克制不住,他从腰肢按摩到了颈部,又从颈部回到了腰肢,他已经不满足隔着衣服如此触摸,他想要来点更加刺激的项目。

老赵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了一个点子,他的手速慢了下来,长叹一声:“还不行。”

林清清一听,急忙说:“赵叔…那怎么办”

“刚才我按摩一圈后,发现如果不趁早拿出来,怕是会引发很多妇科炎症。”

林清清急忙坐了起来,她紧张问:“那应该怎么办?”

老赵一本正经说:“你这种情况是要全身按摩,不然取不出来的,以后妇科炎症会很严重的。”

林清清焦急问:“赵叔,我不想变成这样,你有没有办法把我体内的玩具……拿出来?”

老赵见林清清已经上了自己的贼船,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假装关切说:“林小姐,其实推油可以把你体内的毒气排出来,可是外面下着大雨,恐怕找不到女推油师啊。”

林清清失望说:“那我只能等到天晴了才能排毒了?”

老赵急忙说:“推油的话我也是内行,要是林小姐不嫌弃我这个糟老头,我可以帮帮你。”

林清清小脸变得红彤彤,一想到自己的身体将会一览无余的暴露在老赵面前,她低着头嘤嘤说:“老赵是为了帮我,我怎么会嫌弃呢。”

老赵激动无比,他的心跳跳动的非常快:“不嫌弃就好,我现在就去拿橄榄油帮你推出来。”

老赵故作镇定的把橄榄油拿了出来,他的心里面异常痒痒,无比期待接下来的画面。

林清清以前应该做过推油项目,不等老赵开口,她就非常自然的脱掉了身上的浴袍。

当看到穿着里衣裤的林清清暴露在眼前时,老赵顿时愣住了,他吃力咽了口唾沫,直勾勾盯着林清清。

4

第4章

这种光明正大欣赏和以前的偷窥的感觉截然不同,老赵顿时感觉自己那里再次苏醒了起来。

看着林清清雪白的肌肤一览无余的暴露在眼前,老赵使劲吞了口唾沫,他把橄榄油挤到了手心上,激动无比的朝林清清的后背探了过去。

这次肌肤相亲,老赵身子颤抖,心里面好像有无数蚂蚁在啃食,让他心痒难耐。

粗糙的手掌在橄榄油的润滑下从林清清光嫩洁白的后背轻轻滑过,每一次的移动,林清清都会如同触电般一样颤抖起来,喉咙深处也会传来舒爽的低吟声。

老赵如痴如醉,眯着眼睛享受着林清清温热的体温从手心俯身而来。

每次将橄榄油涂抹到腰肢的时候,他都会有意无意的朝林清清挺翘的臀部蔓延过去,奈何有底裤包裹着臀部,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底裤给撕烂。

林清清的俏脸已经潮红无比,她用力夹紧了双腿。

林清清哪里知道老赵是刻意的,每每被老赵在那里周围抚摸的时候,就能感觉到灼热和空虚弥漫了她整个身心……

老赵注意到了这画面,将手收了回来,小声说:“林小姐,后背的毒素差不多已经聚集在了一起,现在你躺在按摩床上,我给你排身前的毒气。”

“老赵,真是辛苦你了。”林清清轻轻侧过身子,躺在了按摩床上。

老赵一边往林清清娇躯上滴着橄榄油,一边说:“林小姐,你戴着里衣恐怕会影响排毒,要不把里衣解开,这样效果会更好一些。”

林清清柳眉微微紧皱,她用贝齿紧咬下唇,犹豫了许久,想要拒绝老赵,可是现在浑身酥软,根本提不上劲,半推半就的,最后还是弓起身子把里衣给解了下来。

硕大的雪白让老赵鼻血差点喷涌了出来,随着林清清的呼吸,那对雪白微微荡漾,老赵吃力咽了口唾沫。

当老赵那双粗糙双手落在小腹时,林清清紧紧的夹着双腿,脸上绯红无比,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双手从小腹蔓延,来到双乳下,老赵顿了顿,他舔着发干的嘴唇,最后蔓延而上,抓住了两片雪白。

“啊……”林清清控制不住的轻吟了出来,她的身子又痒又烫,身子不由自主的开始摆动了起来。

这一瞬间,她浑身战栗趴在了床上,她很想拜托老赵,可是现在根本提不上劲来,而且她根本控制不住身体的自然的反应,紧紧的咬住自己性感的樱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5

第5章

林清清的回应让老赵舒爽无比,他故意松开了林清清两片雪白,朝小腹抚摸了过去。

一来二去,林清清长久未曾被丈夫临幸的身体有了强烈的反应。

老赵见林清清已经彻底被自己的双手所征服,他的手有意无意的触摸着底裤中央的位置。

林清清娇喘轻吟,敏感的身子,根本经不起老司机这种娴熟的撩拨,这种被异性抚摸的感觉让她脑中一片空白,她的下肢不受控制的耸动起来,以此迎合老赵的试探触摸。

老赵此时舒服的直想叫出来,可是心里却也失落不已,要是……能更进一步就好了……

老赵手却是没有停下,慢慢的掰开了那两条白嫩的双腿。

林清清也是兴奋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现在就帮你吸出来!”老赵毅然决然的说道,丝毫不给林清清拒绝的机会。

林清清刚想开口,可是当她感觉到老赵已经扑上去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叫出了出来。

“嗯……”

林清清的这一声轻轻的呢喃之音,让老赵立刻更加卖力起来。

“赵叔……好了没有……”

虽然身体上愉悦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击,可是林清清还是压不下心里的羞耻感,强忍着那种即将高声呼叫着让对方用力的冲动,颤抖着问了一个她自己都感觉扫兴的问题。

“快好了,快好了,你再等一下。”

说完这话,老赵的嘴又凑了上去。

嗯……

林清清忽然感受到一股她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悸动,就像有无数的小蚂蚁在里面爬过一般。

老赵看着那近在眼前的玩具,又看着林清清在那闭着眼微微张着小嘴轻声娇喘的模样,不由得再次把那即将出来的玩具,然后慢慢的送了进去。

在送进去的那一瞬间,林清清再也忍不住这样的挑逗了,两条白嫩的雪腿直接夹住了老赵的脑袋。

6

第六章

老赵也是没想到林清清会反应如此剧烈,不过这样却是正合了他的心意,双手在那一双雪白的玉腿之上不断的游走,忍着心中的那种给对方大干一场的冲动,站起身来欣赏着对方那娇艳的模样。

林清清正在闭着眼睛希望老赵更进一步,却忽然感受到老赵的起身,那种大起大落的落差感,难受的她忍不住扭动娇躯,挣开了那双如春水一般的眸子。

“赵叔,你怎么了?难道是我配合的不够好吗?”

林清清说这话的时候很想说只要继续弄她,她会尽力配合的,可是矜持的她始终没有脸说出这种话。

“咳咳……不是,是我有了本能的生理反应,所以停一下,顺便跟你说一下,单纯的按摩,恐怕还不能让你达到理想状态。”

林清清听到老赵的这话,本能的朝着对方那里看去,果然那里已经凸显出来巨大无比的轮廓。

“那……那还要怎么样才能取出来?”

虽然她心里已经知道老赵接下来可能会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可是想到刚才那种奇妙的感觉,她还是忍不住想要配合对方一下。

“这样,你不嫌我老的话,我可以适当给你调节一下,然后取出来!”

林清清听了这话,娇羞的点了点头,然后再次闭上了眼睛。

看到对方那任人处置的媚态,老赵激动的都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了。

稍稍犹豫了一下,他直接把嘴巴亲在了对方那粉嫩的脖颈之上。

再次体验到这种奇妙的感觉,林清清本能的夹紧了双腿,。

老赵的大手感受到对方的身体已经有反应了,毫不犹豫的伸出了手。

“嗯哼……”

那娇嫩的鼻音响起,刺激的老赵手上的力度也是不由得大了起来。

“啊……”

7

第七章

听到对方那三分娇羞七分挑逗的“嗯”,老赵彻底忍不住自己这挤压多年的火苗了。

直接上下齐手起来。

那平坦光滑的小腹仿佛能反光一般,让他忍不住一边抚摸一边忍不住在对方身上全身游走起来。

林清清也是没有想到一个老男人居然还有那么大的魅力。

甚至比他老公赵小生还要厉害,舒服的她整个身体都是不由自主的轻颤起来。

“赵叔,快给我弄出来吧,我感觉好难受,呜呜……”

这挑逗的声音让老赵眼睛亮了起来,但是他可不想就这么简单弄出来,这如果要是弄出来对方起身穿好衣服就走人了,他岂不是白费功夫了。

老赵便嘴上答应着,双手却是努力的挑逗,他要让对方忍受不了主动来求他,求自己弄她。

想到一会让这个绝品尤物言听计从的样子,他便是一阵性奋,嘴上的力道也是不由得加大起来。

感受着老赵嘴上在自己丰满柔软之上没有要离开的样子,林清清不由得有些着急起来。

“赵叔,你……你快给我弄下面啊。”

“好好好,这就好。”

听到林清清有些焦急的声音,老赵也是不敢大意,万一对方生气了不做了,到嘴的肉可就等于真得飞了。

当即他便直接趴到下面。

“嗯哼……赵叔……不要……不要停……”

经过老赵这么久的努力,林清清再也理智不起来了,她实在是太想要了,想要被男人狠狠的蹂躏一番。

“啊……好难受……好难受……”

林清清嘴上说着好难受,身体的反应越加强烈了。

这一幕看在老赵眼里,彻底让他放心下来,他知道该是提条件的时候了。

“赵叔……我受不了了,你快给我吧……我想要……”

“你想要什么?”

老赵一边说着,嘴上却是不断地亲着那敏感地带。

“我想要你……嗯……快给我吧……”

林清清闭着眼睛,娇羞的叫喊出来她心中的所想。

此时她的力气被抽离的干净,早就没有力气讲话了。

老赵也再也控制不住了,准备进入正题。

当老赵刚准备进入的时候。

林清清却不知为何急忙说:“老赵,我们已经过头了,不能错下去了。”

老赵压抑在心头的火焰无法彻底点燃,他抱着最后一丝侥幸说:“林小姐,我们已经都到了这一步了,难道你还害怕啥吗?”

林清清:“我我不能做出对不起我丈夫的事情。”

“这有啥?你丈夫长久都在外地出差,半年也不见得回来一次,难道你就不空虚寂寞?我现在可以满足你的空虚,让你的身体充实,而且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俩知道,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

“不行。”林清清依旧坚持己见:“我丈夫明天就回来了,我不会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

老赵长叹一声,刚才箭在弦上,完全可以一击入洞,可自己却没有把握好这个绝好的机会,只能任由机会从眼前离开。

孤男寡女一丝不挂的共处一室,老赵本想一不做二不休的扑过去将林清清压在身下用力刺入。

可最终他还是打消了这个疯狂的想法,他知道林清清并不情愿,如果自己一意孤行,那等待自己的将会是牢狱之灾。

老赵将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他幽怨的看着林清清,轻声说:“林小姐,你体内的玩具没有拿出来,以后要是有机会,只要你开口,我绝对不会第一时间帮助你的。”

林清清别过头,擦了擦眼睛说:“谢谢。”

随后一个人离开。

刚才的美好稍纵即逝,让老赵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他看着离去的背影,从被褥下拿走了五百块钱,从小区离开后朝附近的城中村狂奔而去。

他无法将自己过盛的体力发泄在林清清身上,他必须找一个林清清的替身,将体内的浴火全都蔓延到这个替身的身上。

因为下雨,城中村看不到几个人。

老赵浑身湿透,进入了村内的一条漆黑巷子里面。

前面的昏暗灯光下站着三名穿着暴露的年轻小姐,当老赵来到她们身边,还没等这些小姐发出招呼客人的声音,老赵抓住一个身材最高挑的小姐就走进了出租屋里面。

这种城中村的小姐炮房非常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桌上放着一盒安全套,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老赵现在急需发泄心中的浴火,从兜里摸出一百块钱塞进了小姐的衣领里面,直接就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坐在了床上。

老赵的粗壮苦瓜早就已经跟钢铁一样坚硬,如同鸡蛋一般大小的前段在昏暗的光线下散着青紫色的光芒。

小姐看的一阵吃惊,她下意识看了眼自己莲藕般的手臂,又看向那根如同黑炭一样的粗壮武器,心里暗自感叹,这么粗壮的家伙要是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里面,还不得把身体给撕成两半。

老赵早就已经精虫上脑,他见小姐愣在了原地,用手撸动着粗壮硬物,不满问道:“愣着干啥?快点来啊。”

小姐娇羞喊道:“大哥,你这家伙也太厉害了,我怕我撑不住。”

老赵气不打一处来,刚才在林清清家里面没有得到发泄,没想到这个小姐也不想接自己的生意,这让他非常不满。

老赵站起身,抓住小姐的胳膊就硬是抓了过来,小姐准备尖声大叫,老赵突然把小姐的脑袋压在了胯下,趁着小姐嘴巴张开的空隙,直接就把粗壮的擎天柱塞入了樱桃小嘴里面。

被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塞入口中,小姐呜呜的乱叫,口中分泌出了大量的唾液将整个擎天之柱完全浸湿。

再加上小姐的不断挣扎,老赵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感觉。

滑嫩的口腔紧紧包裹着自己的粗壮硬物,滑嫩的舌头不断在顶端敏感的嫩肉上来回扫动,把这个小姐想象成林清清在吞吐着自己的武器,老赵越想越是兴奋,抱着小姐的脑袋就开始前后的耸动。

小姐哪儿受得了足有十八公分长的硬物在口腔内不断戳来戳去,当每次硬物进入喉咙深处的时候,一股作呕的感觉就用上心头,让小姐一阵头晕目眩。

而喉咙的挤压感却让老赵感受到了异常的刺激,他每次找小姐都是把对方当成林清清一样怜香,可是今天林清清给予他的却是无情的伤害,这让老赵非常的不满。

“呜呜呜……”

小姐在老赵的胯下不断发出求饶的声音,这缕声音如同催情的炸弹一样让老赵更加凶猛起来。

接连在小姐口中抽插了数百次,老赵越战越勇,他无法满足嘴巴的慰藉,他将武器从小姐口中抽了出来,将小姐拉起来直接就拖了暴露的衣服。

“你流氓!”小姐捂着一颤一颤的双峰尖叫一声。

这对白花花的奶子在老赵眼前一跳一跳,老赵胯下的巨龙也峥嵘无比,虽然这对双峰没有林清清的澎湃,但好在也是女人的敏感部位,老赵自然不想放过。

他伸出粗糙的大手一把将其抓住,狠狠揉捏了一下,淫荡笑道:“我流氓?你一个做小姐的还好意思说我是流氓?”

“你才是小姐!”

“你还嘴硬?”老赵怪叫一声,使劲儿在小姐胸前抓了一把。

“嗯……”

小姐轻声呻吟,这让老赵更加兴奋,他猛地脱掉了小姐的裤子,两腿之间那团浓密的森林让老赵最为原始的冲动更上一层楼。

老赵伸出肥厚的舌头使劲儿舔了一下嘴唇,小姐虽然经常一丝不挂的面对客人,可今天老赵的出现,却让这个小姐感觉到害怕起来。

她从业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亢奋的客人,更加没有见过这么坚硬的粗壮武器。

老赵嘿嘿笑了一声,抓紧小姐的丰臀朝自己拉了过来。

小姐一个没站稳就朝床上趴了过去,老赵顺势也躺在了床上,小姐趴在他身上的时候,正好将浓密的森林压在了老赵的嘴巴上。

小姐正准备爬起来,可是老赵压根就不给小姐这个机会,紧紧抱着小姐的两瓣丰臀,伸手舌头就开始猛烈的舔舐着已经流淌出晶莹液体的蜜洞。

小姐久经百战,下身早就已经黑如钢炭,没有哪个客人会愿意品尝下身的美味。今天被老赵这么一挑拨,她的身体剧烈颤抖,没两下甬道内就一浪接着一浪的涌出了更多的液体。

娇喘的呻吟声从小姐口中传出,她将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腰部,用力的压向了老赵的嘴巴。

老赵也没有辜负小姐的所盼,他用舌头如同舔舐林清清下体一样开始拨撩起了小姐。

晶体剔透的液体很快将老赵的脸庞打湿,顺着脸颊流淌在床单上。

小姐被老赵刺激的哇哇乱叫,老赵将舌头从甬道内抽了出来,将两根手指直接就刺了进去。

当空虚的身体被两根粗壮的手指所填充之后,小姐身子抖如糠筛,她的呻吟声变得更加厉害起来。

老赵快速扣动手指,一股股粘液随着他的扣动不断流淌出来。

当动作越来越快的时候,小姐的呼吸也紧凑起来,呻吟声也越发的嘹亮。

“丢了……”

小姐大喊一声,老赵猛地抽出了手指,强烈的空虚感加上猛烈的刺激,让小姐的甬道内喷涌出一股温热腥香的透明水流。

看着气喘吁吁的小姐躺在床上,老赵索性将衣服也一并脱了下来,环抱着小姐的腰肢让她跪趴在床上。

老赵也没继续挑逗,而是摸出了擎天之柱在湿润的两腿之间来回摩擦。

当顶端顶到了两片黑肉的的时候,老赵正想要刺入进去,小姐突然娇喘喊道:“大哥,别进去,要戴套!”

老赵愣住了,他扭头朝桌上的安全套看了一眼,他没有下床,因为脑中想起了林清清。

林清清为了自己的老公,保留了自己的身体不被侵犯,而老赵也想要将自己干净的身体交给林清清,所以握着坚硬的武器朝上蔓延了一公分距离,顶在了小姐的后庭花上。

敏感的部位搭上了这么一根如同烙铁一样的灼热物件,小姐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她惊恐挣扎尖声叫道:“大哥,你快点拿开,不要从这里进去,快点拿掉!”

任凭小姐如何挣扎,老赵硬是抱住了她的腰肢,当对准了目标之后,借着小姐体内分泌出来的天然润滑剂,老赵猛地朝前挺动熊腰,直接将粗壮的钢铁硬物刺入了紧致的后庭之中。

“啊……大哥,疼……求你了,快点拔出来,我快要死了……求求你了……”

小姐的惨叫声震耳欲聋,老赵压根就没有理会小姐的惨叫求饶,反而被这求饶声刺激的快速耸动熊腰。

看着自己的武器在小姐后庭内进进出出,一股强烈的吮吸感让老赵心旷神怡。

他从来都没有尝试过进入后庭的滋味儿,这种感觉比进入甬道要舒爽很多,而且更加的刺激。

如此快速抽动了四十多下,小姐已经被老赵弄的虚脱,躺在床上不再惨叫,只能听到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呜呜呻吟声。

强烈的紧致感让老赵越发卖力的抽动起来,最终,他也因为猛烈的刺激而一泻千里。

趴在小姐身上很长时间后,老赵这才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从小姐的身上滑了下来,而那根坚硬的物件也软塌塌从小姐的后庭溜了出来。

没有了武器的填充,小姐哼了一声,一股如同果冻一般的乳白色粘液也从后庭流淌了出来。

“爽!”老赵喘着粗气,抓住小姐的双峰就开始扭捏起来。

小姐双眼泛着泪花,楚楚可怜望着老赵哭诉叫道:“你是个坏人,谁让你从后面进来的?我快要疼死了,我都快要被你给撑裂了!”

老赵使劲儿捏了一下胸前的红色草莓,耷拉着胯下的毛虫将裤子提了起来,将最后的四百块钱丢在床上:“这些钱够了吧?”

小姐不再难过,将钱压在床单下面,小声说:“这四百块钱你可别告诉其他人。”

“放心吧,以后有机会我还来找你。”老赵用纸巾把湿滑的毛虫擦拭干净,这才穿好衣服将房门打开,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却发现在门外围着两个衣着暴露的小姐。

刚才自己狂干小姐的时候,这两个小姐必定也在门口偷听。

老赵脸上露出淫邪的笑容,伸手在两个小姐胸前狠狠抓了一把,咧嘴笑道:“改天让你们俩也像这样好好爽爽。”

从城中村离开,天空的零星小雨跌落在老赵的脸上,将他刚才的亢奋冲洗干净。

他擦了把脸上的水渍,闷头回到了小区之中。

站在小区门口,他抬头看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栋高楼。

六楼亮着灯的房间就是林清清的家,此时此刻,她在干什么,是照顾孩子,还是依如老赵想她一样,正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想着他。

看了很长时间,直到房间的灯光关闭后,老赵也转身回到了宿舍之中。

第二天雨过天晴,老赵依如既往那般从穿戴整齐,静静的坐在门卫室。

但这一刻他脑中想着的全都是林清清,林清清的一瞥一笑都牵动着他,那昨晚的温存让他也非常留恋。

老赵每隔一会儿都会朝小区内看上一眼,期待着林清清的出现,也期待着她会来到自己身边,向自己诉说着相思之情。

可事情并没有如他想象的那样美好,知道下午五点钟,他都没有看到自己朝思夜想的林清清。

在六点钟的时候,老赵幽幽叹息,在起身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朝思夜想的林清清。

此刻林清清抱着孩子从楼梯口走了出来,她的表情非常兴奋,就好像是热恋中的女孩即将要看到自己的男友一样。

当林清清来到门卫室的时候,老赵激动的整理这衣服,在伸手准备打招呼之时,林清清突然加快了脚步,朝刚刚走下出租车的男人跑了过去。

老赵失望叹息,这个男人是林清清的老公,她的老公今天已经回来了,自己一直都想压在身下蹂躏的女神,今晚就要成为这个男人的胯下玩物了。

老赵不甘心,他非常的不甘心,曾几何时,他幻想着自己会成为林清清的专属炮友,但自己的这个计划在快要成功的时候,却被林清清无情的用冰水所浇灭。

老赵现在非常后悔,他后悔自己昨天的前戏太过充分,如果在林清清还未高潮来临的时候就刺入她的身体,昨晚自己或许就不会花费五百块钱,而是和林清清激烈的撞击身体,直至一夜。

老赵的拳头紧紧攥了起来,他的心中隐隐发誓,不管如何,他都要得到林清清,即便是当着林清清老公的面,他也要将自己的武器刺入林清清的身体最柔软的地方。

天色逐渐暗沉,林清清家的窗户再次亮起了灯光。

老赵坐在门房憧憬的望着林清清家的窗户,他看到林清清的身影在窗户前时隐时现,而且林清清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痛苦。

林清清老公的身影也在窗户前不断出现,二人好像在吵架,林清清的情绪非常激动,他指着窗户大声的喊叫,可惜他们距离太远,根本就听不见林清清再喊些什么。

最后不知怎么回事儿,林清清从窗户前快步离开,她老公则来到窗户前点燃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起来。

老赵心里面为林清清捏了把冷汗,他不知道林清清家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更加不知道林清清有没有被家暴。

他很想要敲门进去看看,但从门卫室走出来后,他又止住了自己的这个冲动想法。

林清清明显不愿意和自己再联系了,他如果敲门进去,肯定会被轰出来的,到时候整栋楼都知道自己是个老不正经了。

老赵重新回到了门卫室,一会儿工夫,林清清老公抽头丧气的从楼梯口走了出来。

小区出入口需要门禁卡才能打开,林清清老公常年在外,门禁卡不会带在身上,在推门后发现自己无法将门打开。

他扫去脸上的不快,看向门卫室的老赵从兜里面掏出香烟,在掏烟的时候,却将口袋的钥匙一并带了出来。

钥匙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可林清清老公根本就没有挺进耳中。

他敲了敲门卫室的窗户,老赵将窗户打开,他递了一根香烟给老赵,指着小区铁门说道:“大叔,能不能帮我把门打开?我没带门禁卡。”

老赵接过香烟,他虽然很想询问林清清老公刚才和林清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外人,也只能忍住。

拿着门禁卡从门卫室出来,老赵将铁门打开后,在林清清老公感谢之下目送他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家中有娇妻却不知道好好守着,要是我一定会让她夜夜高潮迭起,夜夜似新娘。”老赵啧啧嘟囔一声,转身准备回到门卫室,脚却不偏不斜踢在了林清清老公掉落在钥匙上。

他弯腰将其捡起,抬头看向林清清还亮着灯的窗户,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淫荡的笑容。

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谋,他今晚就要进入林清清家里,装扮成林清清的老公,狠狠的将林清清压在身后,猛烈的撞击着她娇嫩的身躯。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乖乖戴着按摩棒等我检查|玩弄农村妇女真实经历

圣手赘婿小说在线全文/圣手赘婿大结局TXT

快穿之女配有毒h_戒尺双丘红肿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两个美妇用嘴服侍(超品小神农)

白人的吊会很白吗——捅肚子刺腹文章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