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墙上有很多精斑:我只是放进去一点点罢了

2022-05-03 07:13 · 新商盟

庆贵人眼神中还带着几分幽怨,她叹了一口气,华服再次从腰间落下,完美的胴体赤裸地躺在床上,想起刚才小李子弄得自己娇喘连连,手指不自觉地探向身下……

这一边,小李子出了门之后,看着身旁的小太监立马变了脸色,两人一同朝着教坊司那边的方向走去。

“说,为什么这么着急找我过去?”

小李子踏在宫里的正道上,拐角便又是另一条道,简直跟绕鸡肠似的,和身边的小太监责问道。

小太监赶紧躬身道:“回总管大人,刚才教坊司里新来了一批犯官,其中有个犯官挺有名气的,桂丞相点名让您把他女儿调教好了,然后送到他府上去……”

“桂丞相点名?”

小李子眉头一皱,这才知道事情不简单,桂丞相虽然算不上是权倾朝野,可是在京城里也是一手遮天的大人物。

“丞相要我调教的是谁?”小李子又问道。

“是犯官林生的女儿林婉儿,他们一家犯了贪污罪。”

林婉儿?

小李子眼珠子一亮,这才知道为什么桂丞相会点名要自己调教。

这林生可是京城里比较有名气的官,以前还在朝廷上和桂丞相顶嘴过呢,现在他犯了贪污罪,那可是死定了,难怪桂丞相会想要他女儿哩!

一想到这,小李子心里就有点期待起来,在把这林婉儿送到桂丞相家里之前,先让她服侍完自己再说。

在小太监的带领下,小李子赶紧地就回到了教坊司,他是教坊司的主管,教坊司里的人见到他都得弯腰行礼。

可是小李子才刚一进门,就看到司房里被捆着一堆的人,其中不泛姿色出众的女眷,这些都是林家的人,一起送过来调教的。

“总管,您可算是回来了!”忽然又有一个教坊司关事的人,跌跌撞撞地跑过来道,“林家的小女儿已经送来了,不过在房里头闹脾气呢,我们也不敢动手啊,怕弄坏了她的身体……”

“什么?还敢在我教坊司里放肆?”

小李子邪笑一声,这林家的人以前贪污腐败的事情就一直在京城里流传,他们一家更是嚣张跋扈,现在落到他手上居然还不知收敛,这不好好调教下可行?

小李子脚步一抬,立马有人带他去了林婉儿的囚房。

隔着老远,还没有到囚房,小李子就已经听到前面传来了一道尖锐刺耳的喊叫声。

“放开我,你们这批奴才,知道我爹是谁吗?我爹是京城有名的大官!”

小李子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一道戏谑的笑容,冷笑着就进了囚房。

“婉儿小姐,今天别说把你爹搬出来,把你祖先搬出来都没用!”

林婉儿抬头一看,只见进来的人笑吟吟的,可是看着她的眼神却充满了轻蔑。

“好你个太监,居然还敢在我面前得瑟,赶紧把我放开,不然有你好看!”

小李子看着林婉儿,却是突然不说话了,而是围着她绕了几圈,婉儿身上被绑着绳索,胸前被绳索勒出来的饱满看得身后的小太监都要流口水,再看向她精致还带着几分惊慌的脸蛋,这可是个极品哩!

“啊!”

忽然小李子的手往下一按,居然就按在了婉儿胸前的白嫩上,那柔软的感觉,直让小李子心中邪火更加飞快地冒出来!

“来人,把这小妞的衣服给我全脱了!”

小李子的一句话,立马让林婉儿大惊失色!

林婉儿还在愣神,忽然小李子身后的两个小太监就已经走了上来,毫不留情地把她身上穿的衣服撕成粉碎!

“啊!不要……”

林婉儿只感觉身上多出来了几只手,不断在她私密的地方上滑过,那逐渐变得冰凉的感觉让她的双眼瞬间就变得通红。

她雪白的胴体彻底暴露在外,身上只套着亵衣亵裤,胸前的白嫩有大半从侧边露出来,直看得两个小太监眼里放光。

林婉儿的小脸没有一点血色,小太监盯着她的眼神如同豺狼一般,要把她给生吞活剥了!

“求求你,不要……”

婉儿说话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恳求,丝毫没有了刚才的盛气凌人。

她知道自己是入了虎穴,再这么弄下去,怕是只会更惨,虽然这些是太监,可是保不准会用什么办法对付她。

小李子盯着一脸娇柔的婉儿,心里直扑通乱跳,这当官的女儿果然不一般,除了宫里的庆贵人之外,他还是在京城里第一次看到如此绝品的女人哩!

婉儿的美腿估计得有一米多长,微微抬起的脚丫子还嫩的很,像是从来没下过地一样,那处被隐藏在亵衣里的丰满,从侧边看还能看到鲜红的两点,如同刚成熟的樱桃一般,让人想要含在嘴里把玩。

“你们两个先出去。”小李子下命令道。

“是。”

两个小太监饶有可惜地对看了一眼,知道总管待会要开始调教了,可惜没有他们的份,就算不能吃肉,看看肉身也不错啊……

囚房的门一关,房间里头只剩下小李子和林婉儿两个人,他叹了一口气走过去,手掌搭在了林婉儿柔软的大腿上。

谁知道林婉儿感觉到大腿上传来的痒意,却飞快地就甩开了小李子的手。

她心里头充满了对小李子的恐惧,屋子里头只有她们两个人,他想怎么对自己都成。

小李子见她慌的像是小兔子的模样,也没有一开始就对她发动攻势,而是慢慢地坐在了一旁的木床上,一脸淡定地看着林婉儿。

“我可告诉你,我这次过来可是奉上头的命令,专门来调教你的,你要不愿意,等以后送出去了,下场只会更惨。”

调教?

林婉儿一听到这两个字,美目里立马泛起了一层水雾,她父亲可是当官的,可是现在她居然沦落到了这般地步!

想想以后的生活,那岂不是比现在还要惨?教坊司是什么地方她也不是不清楚,要是以后被送到妓院,受各种男人欺辱……

泪珠如同豆粒从林婉儿的眼里掉出,打在她胸前的白嫩上,这迷人的身躯,纵使是在哀怨的时候依旧让人邪火狂涌。

小李子眼珠子一抬,见到她这酸楚的模样,心想这小妞已经胆寒了,他就喜欢对付这些心里害怕的妞,只要调教好了,那是想怎么玩都成。

他突然一起身,立马又把婉儿给吓得身体一抖。

小李子走到了婉儿的背后,手掌搭在她的香肩上,耳边吹来的热气让婉儿只觉得酥痒又抗拒不能……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次我可是奉桂丞相的命令来调教你的,等把你调教完了,送到他府上去,你得到他的宠爱,说不定他还可以替你救出你家人哩……”

这句话让婉儿绝望的眼神中顿时又泛起了一点亮光,只要把自己家人救出来,以她爹的本事,到时候肯定又会在京城重振林家的名声。

而且就算不能这样,她去了丞相家,也比去妓院来的好……

一想到这,林婉儿就觉得自己的大腿根痒痒的,小李子的手揉着她滑嫩的肩膀,在她耳边的喘息让她有一种刺激的感受。

“怎么样?你要不要被我调教?”

小李子说话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调戏,他揉着婉儿的香肩,想让她屈服简单的很,只是他不想要太费力,不然现在早就让人把林婉儿给五花大绑在床上了。

听着小李子这赤裸裸的话语,不带一点的掩饰,林婉儿的脸蛋就变得愈加通红,不过想着以后能鸡犬升天,她还是咬牙点了点头。

小李子嘴角扯出一道笑容,“这就对了嘛……”

说完,他的手直接揪住了婉儿身上绑着的绳索,一把把她给拎了起来。

“啊……”

婉儿痛的娇呼一声,眼泪顿时又掉了出来。

小李子看着这被拎起来的美人,身高比他矮了一截,可是那一对白嫩的美腿比一般的女孩子还要修长的很呢!

从大腿根往后一看,后面的圆润更是让人想要揉上去。

小李子也真的就这么做了,他从背后搂住了林婉儿,手指探进亵裤里,抓着那两团大白馒头就肆意地揉捏起来。

“啊,不要……”

林婉儿惊的又是喘了一声,她的身子想要闪躲,可是小李子一只手按在她的腰肢上轻轻一捏,顿时又让她整个人变得没力了!

“你叫,尽管地叫,叫的越大声,别人就听得越清楚哩……”小李子在林婉儿耳边哼道。

这里可是在教坊司里,除非皇上来了,否则小李子可是一点害怕都没有,调教女眷可是他们教坊司份内的事,他在这里调教女眷的时候,可从来都没有担心过!

邪火涌上小李子的头上,让他更加大力地揉捏起来!

“唔……”

林婉儿闷哼一声,可是却不敢叫了,本来被调教已经让她蒙羞,这要是被别人听到自己的叫声,那岂不是人人都把她当成是荡妇看?

“大……大人,求您别太大力,小女……小女听您的便是……”林婉儿含泪道。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上神不行了|娇儿好痛h_老公打电话查岗女子说在吃辣条

乖我就在外面不进去*绳结勒紧花缝摩擦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 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_好吃,不过饺子

好快湿太深了啊吃奶,征服高贵冷艳女主持人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美艳护士把我夹得好爽/花都狂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