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我儿子发育怎么样|女人一草就老实了

2022-01-15 19:04 · 新商盟

李树根本就是个大混蛋,这种人不值得,你还犹豫要不要跟他离婚?”

这次赵彤萱沉默了很久,逐渐平静下来:“要是他真这儿说,我就算离婚,也要把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

说完,她长长的叹了口气,看向张三:“张三,谢谢你了。”

张三现在只觉得糟心,一方面是赵彤萱,一方面也是因为欣欣。

之前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现在想想,李树该不会是故意支开张三,好去对欣欣下手吧?

正想着,忽然感觉一个温软的小手抓住了张三。

抬头一看,赵彤萱不知道何时坐到张三身边,轻轻抓着张三的手。

她就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色居家服,胸前的沟壑就这么暴露在张三的眼前。

“既然李树想得这么绝,我也不必再有丝毫的顾虑。”

赵彤萱说着,把衣服脱了下来,内衣包裹的坚挺,就这么出现在张三的眼前,近在咫尺。

“张三,你不是喜欢我吗?我今天就给你……”

赵彤萱说着,直接朝张三吻了过来。

张三并没有躲避,一开始愣神之后,张三便轻巧的回应起来。

她的唇是那么的柔软,在不像是之前几次,还带着几分抗拒。

这一次她全身心的投入,很快便逐渐有些忘情,张三的手不知不觉的抬起,一把抓住了她的高耸。

她喘息着,从喉咙里发出娇哼,一下一下的撩拨着张三的心。

张三脱下她身上所有的衣物,她的身体如同白玉雕刻而成的一般,白皙细腻,没有丝毫瑕疵。

她微微眯着眼,一身的妩媚,简直就是在引人犯罪。

她对张三轻轻一笑,然后开始动手解开张三的裤子。

“赵彤萱……”

张三的声音竟然前所未有的颤抖,张三内心就像是憋了一座火山,近乎沸腾,随时可能喷发出来。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赵彤萱轻轻说着,然后把张三推到在沙发上,再度吻了上来。

都到了这个地步,张三哪儿还能让她主动,当即反身把她压住,在她身上舔舐着,她身上的香味一个劲的往张三鼻孔里面钻。

她喘息着,身体缓缓扭动着,张三慢慢摸向那神秘的低谷,那里已经湿润一片。

“赵彤萱,我来了。”

张三喘息着,慢慢进入,她痛呼一声,抓住了张三的背。

张三赶紧停住,关切的看着她:“怎么了?很疼吗?”

她喘息几口,然后摇摇头,脸上闪过一抹娇羞:“没事,我是太久没那个了,而且你这也太大了。”

说话的功夫,她似乎是适应了,扭动着腰腹。

张三动作逐渐加快,她娇哼着、喘息着,就像是在烈火上浇了汽油,刺激得张三越来越粗暴。

张三终于,得到了她!

随着张三的冲杀,快感越来越强烈,张三发出一阵野兽般的低吼。

两人终于来到了快感的顶峰,她发出一声高亢的娇哼,随后浑身都软了下去,而张三也得到了释放。

休息了一会,张三再度看向她,云雨过后,她的眼神里带着荡漾的波纹,动情的看着张三。

“先去洗洗吧,我来收拾沙发。”

张三说着,她乖巧的点头,然后去浴室了。

沙发上已经一片狼藉,张三快速的收拾了一下,听到浴室里面的水声,张三的心又蠢蠢欲动了起来。

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发现门居然没有关上,而是留了一条缝,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张三直接推门而进,她见到张三,眼中下意识的闪过一抹惊慌,不过瞬间就没了,而是换上一种妩媚。

张三看着她,此刻她身上挂满了水珠,格外的诱惑,张三体内刚消下去的火瞬间又燃了起来。

张三直接过去抱住她,在她身上亲吻起来,而她一开始错愕了瞬间,随后又带着几分无奈的回应起来。

不过片刻,浴室里面又响起了那靡靡水声。

……

虽然李树是说晚上张三睡在这里都可以,但是张三还是觉得不妥。

他打算让张三和赵彤萱搞在一起,然后他借机离婚。

他这么做,无非就是想拿走赵彤萱的股份,事到如今,张三肯定是帮赵彤萱的,所以张三已经和赵彤萱那个了的事情,暂时要瞒着李树。

而留在这里过夜,未免太让他起疑,而且女朋友那里也不好解释,所以张三决定还是回去睡。

告别赵彤萱,张三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刚进去,就看见欣欣坐在沙发上,气鼓鼓的盯着张三。

张三被她看得一阵莫名其妙:“你怎么了?”

欣欣哼了一声:“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张三一阵无语,没想到她是因为这个生气。

正想着要怎么哄一下她,正在这时张三的电话响了。

张三看了一眼是女朋友李露打来的,让欣欣别说话了,就接通了李露的电话。

没想到欣欣自己又变得笑嘻嘻的走过来抱住张三。

“张哥哥,我们都好久没见了,你就不想我吗?”

张三怕她又翻脸,只好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当然想你啊,你先等等,我跟女朋友打电话。”

没想到电话那边的李露听见了,开始质问张三为什么会有女人的声音,说的话还那么亲密。

张三看了一眼欣欣,躲到卫生间只好一通解释,但是暴躁的李露根本不听,只见挂断了电话。

张三一脸无奈的走了出来。

欣欣询问了一下张三的情况,张三也没跟欣欣细说,只是问欣欣有没有吃饭,然后就去做饭了。

吃饭饭后张三问她工作的事情。

欣欣说还好,就是李树一下午找了她四五次,说是指导她工作。

张三听得心里一沉,李树这个样子,肯定是在打欣欣的主意,看来他真是没把张三的提醒当回事。

张三开始觉得,把欣欣介绍到公司,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不过看她一副干劲满满的样子,现在让她离开,也不太合适。

后面几天,张三白天都去陪赵彤萱,晚上回家就问欣欣公司的事情。

不过四天之后,欣欣就告诉张三,李树来指导她工作的时候,会有意无意的发生一些肢体接触。

张三听得越来越不放心,决定第二天跟着她去公司。

市场部,张三让欣欣照常工作,而张三躲在一旁。

果然,没过多久,张三就看到李树出现在门口。

他径直走到欣欣旁边,弯腰撑在桌上,那动作,再贴近点,就等于把欣欣抱在怀里了。

说了一会,只见李树居然伸出手,在欣欣腿上摸了一把!

张三再也忍不住了,脸色铁青的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李树见到张三,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很快又变得镇定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让你办的事呢?”

张三看了一眼欣欣,欣欣低着头不敢看张三。

这事闹起来对谁都没好处,所以张三并没有发作,而是装作凝重的凑向他耳边:“出了点事。”

李树皱着眉想了一下,然后指了指电梯:“去办公室说。”

跟着他一路去了办公室,关好门,李树这才看向张三:“怎么回事?”

这下没人,张三算是不用忍着了。

“树哥,都说了我把欣欣当亲妹妹,你这么做不太合适吧?”

李树瞪大了眼,生气的看着张三:“我交给你的事不办,你跑来就是为了这个?”

张三同样看着他:“树哥,你就放过她吧。”

话音刚落,李树居然抬手给了张三一巴掌!

“我泡妞还得经过你同意还是怎么?张三我告诉你,你俩现在都指着我吃饭,你要是乖乖的,我还让你继续当我的司机,工资还可以给你翻倍。但是你要是非要揪着这点事,你就给我滚蛋!”

张三的脸上火辣辣的疼,他这一巴掌是没有丝毫的留情。疼还是次要的,而张三更多的确实憋屈。

张三妈身体不好,常年吃药,张三爸工资也不高,他拿工作来威胁张三,张三毫无办法!

张三家里的情况,李树也是知道的,所以他并不怕张三会辞职。要是张三辞了工作,很难再找到一个如此轻松又高薪的工作。

为了生活,张三不得不妥协。

离开了办公室,张三只能按照他的意思,继续盯着赵彤萱。

一想到他现在也算被自己带了绿帽子,心里多少才好受一点。

张三平复下来,想到了女朋友李露,给李露打了好几个电话,李露都不接,还挂断了电话。

张三终于安耐不住了,上门去找李露,结果李露并没有见他。

只是李露的妹妹李雯跟张三聊了几句,说李露不想见张三。

直到次日张三在路上偶然看见李露跟别的男人打闹,才知道自己可能被绿了,上次李露就是借机闹事,想跟自己分手。

张三怒了,直接跟那男的打了一架,彻底跟李露断了联系。

之后好几天,张三才缓过神,再度去到赵彤萱的家里,只是没想到这次她家居然有客人。

这个男人看年纪估计也就三十几,身材微胖,有点地中海。

张三来的时候,正好碰到赵彤萱宋他出来。

“这位是?”他疑惑到。

“这是李树的私人司机张三。”

一听到这话,他顿时有些激动,非要跟张三交换电话号码,还说有机会请张三吃饭。

张三觉得一阵莫名其妙,赵彤萱也是一脸无奈的样子。

如此,张三只有把号码给她,把他打发走了。

“他是谁啊?”

赵彤萱叹了口气:“他叫吴永,生产商。”

李树的公司主要经营日用品,最近好像原本的生产厂家出了点问题,他向外面竞标,这个吴永也是来竞标的。

只是吴永的规模不大,正常情况下,他根本站不到李树面前。所以他只有使用点别的手段,找来了这里。

怪不得要留张三的号码,张三作为李树的司机,要是张三帮他牵线,他可省下了好多事。

“你答应他了?”张三问到。

赵彤萱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我让回去等消息。”

张三隐约觉得这是个机会,姑且把这事记在了心里。

结果傍晚离开的时候,张三就接到了他的电话。

“张三兄弟,现在要是有空,来吃个便饭?”

张三并没有拒绝,应了下来,去了他家。

一开门,吴永顿时热情的招呼张三进去。饭桌上已经摆了好几个家常菜,听声音厨房还有人在忙活。

“我想着张总跟着李总,吃惯了大鱼大肉,所以这次就弄点便饭给张总换换口味。”吴永说着,招呼张三入座。

“老婆,来吃饭了。”吴永朝厨房喊了一声,没过多久,一个美丽的妇人便端着一碗汤走了出来。

她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裙,领口很低,几乎漏了两个半球。而且这衣服还很薄,里面的身段若隐若现,那丰满的翘臀,看到张三眼珠子差点都瞪出来了。

当着吴永的面,这幅样子实在不妥,张三很快收敛,不过吴永把张三的反应看在眼里,也没生气,反而神秘的笑了笑。

“张总,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张三媳妇肖箐箐。”

“原来是嫂子。”张三看向她,视线不知不觉就飘向她的胸前。

没办法,那条深深的沟壑,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察觉,只是笑着:“我哪里能担得起这声嫂子,张总要是不嫌弃,叫我箐箐就行。”

坐下聊了几句,吴永拿出一瓶白酒来给倒上。

张三一看是白酒,本来是不想喝的,但是实在架不住肖箐箐的劝,不知不觉几杯酒下肚,开始有了些醉意,吴永也终于开始了正题。

“张三兄弟,你也知道我是个生产商,这都好久没生意了,心里实在急得慌。听说李树老板这边有活,你看能不能帮帮忙?”

张三早有预料,但是还是摆着手:“李总这是抬举我了,我说到底也只是个司机,公司的事情又不是我做主,这个忙我帮不了。”

吴永闻言,顿时有些着急:“张三兄弟,你先别急着拒绝啊。要是事情成了,我给你五十万。”

这个数字倒是刺激了张三一下,不过张三也只有苦笑。

要是吴永真有这个本事,张三去说说也没什么,但是关键是吴永的规模不大,这个项目他根本吃不下。

他给张三打电话的时候,张三就猜到他这次找自己的目的,而张三既然答应过来,其实就已经想要帮他了。

当然,这种事情张三不能明说,得崩一会,崩得他越急越好。

“李总,真不是我不帮忙,你自己什么规模自己也清楚,我真说不动。”

这就是最关键的地方,吴永自己肯定也清楚,听张三这么说,他也只有叹了口气。

沉默几秒,吴永还不死心:“张三兄弟,我手底下还有那么多人指着我吃饭,你就给想想办法吧。”

边说着,吴永边给旁边的肖箐箐使了个眼色,肖箐箐顿时端着酒杯站起来要给张三敬酒。

“对啊张总,你就帮帮忙吧。”

肖箐箐说着,弯腰和张三碰杯,她身上宽松的睡裙顿时敞开了些,两座高山顿时挤满了张三的眼睛。

她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

就在张三愣神的时候,吴永站了起来:“酒没了,我再去买点,箐箐你就陪张三兄弟再喝几杯。”

说完,没等张三回话,吴永居然就这么干脆的出去了。

肖箐箐还弯着腰,那震撼的风景还摆在张三的眼前。

现在已经很明显了,吴永为了得到这个项目,居然让自己媳妇用美人计。

见张三一直没动静,肖箐箐脸色微微有些变化,重新站直,然后坐到张三身边来。

“张总,怎么不喝了,醉了?”

肖箐箐说着,饱满的胸口有意无意的在张三身上蹭,身上的香风不停的钻进张三的鼻孔里,张三直接就有了反应。

张三心说就算是醉了,都能被你吓醒,这未免也太主动了点。

“嫂子,这样不太好吧……”

肖箐箐像是没听到张三说话一样,而是用手做扇子状扇了扇风:“这里好热啊。”

边说着,肖箐箐又把领口拉低了一截,都快要全部露出来了,一边还把裙子往上提了提,直接拉到了大腿根。

“我是不是酒喝多了,为什么身体这热,张总你摸摸看。”

边说着,肖箐箐一把拉过张三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

这嫩滑的手感让张三心尖一颤,手掌一阵发烫,也不知道究竟是肖箐箐的身体热还是张三自己热,只能感觉到这股热劲,一下子窜到张三的身体里来了,又热又痒,张三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张总,你往上摸摸看。”

肖箐箐说着,边拉着张三的手往上,张三再也控制不住了,一把抱住她,狠狠在她的脖子上亲了一口。

既然你自己送上门,就别怪我了!

几乎是同时,肖箐箐发出了一声骚到骨子里的呻吟,只听得张三热血沸腾,一把捏住了她的饱满。

“不要。”肖箐箐嘴里叫喊着,但是身体已经极为妩媚的扭动了起来。

汹涌的山峰手感极好,张三肆意揉捏,将它揉成各种形状,肖箐箐口中的呻吟愈发激烈,好像要把人的魂都勾走。

张三直接扒了她的衣服,没想到她不禁没穿内衣,居然连内裤都没穿,里面完全真空的。

张三把睡裙一扒,她顿时浑身赤裸的,暴露在张三的眼前。

丰满的事业线,妖娆的腰腹,挺翘的香臀,这具身体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成熟的媚劲,诱惑力实在太强。

张三直接把她横抱起来去了卧室,把她丢在床上,然后张三直接扑了上去,双手不停的在他身上游走着。

肖箐箐嘴里一直叫着不要,但是身体却十分配合,而且娇喘连连,鼓风机似的把张三体内的邪火越吹越大。

张三整个人几乎都要烧了起来,一把脱掉衣服,双手逐渐朝着重要部位摸索过去。

“张总,吴永说的事情就拜托了你,要是事情办成了,他一定会感激你的。”

就是这么一句话,如同当头一棒,直接把张三敲醒,张三顿时停下。

之前拿到项目的时候,张三心里就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计划,就是从李树这里获得渠道,然后出去单干。

张三这次过来,本来就是有意帮他,李树这边,为了欣欣,张三注定是待不久了,现在张三急切的想给找个出路,而吴永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李树给了张三几个项目,张三手里捏了几条分销渠道,要是再拥有吴永这个生产渠道,离张三出去单干的目标又进了一步。

等真的有能力单干了,也就不用担心欣欣,不用受李树的威胁。

而现在,张三要是上了肖箐箐,就算最后事情办成了,吴永也不会感激张三,因为这只是作为交换。

而那时候,吴永已经和李树搭上了,半路出家的张三,和已经运营成熟的李树,傻子都知道该跟谁。

所以张三这次一定不能对肖箐箐做什么,要让吴永欠张三一个人情。

“你怎么停下了?”肖箐箐喘息着,带着几分疑惑。

张三把衣服穿好,拉过一旁的被子给她盖住:“我们这样,对不起吴永。”

没想到肖箐箐脸色一白,变得有些急切:“张总,这事是我的主意,而且吴永也默认了,只要你答应帮他,不会有什么对不起的。”

张三很疑惑她的反应,她好像很怕张三不答应她一样,而且她说的这话……居然是她的主意?

这里面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张三不禁发问:“你和吴永,到底怎么回事?”

肖箐箐苦笑一声,娓娓道来。

事情还得从好多年前说起,肖箐箐和吴永是一个村的,两家从小结了娃娃亲,等到了年纪,两家逼迫着吴永和肖箐箐结婚。

但是那时候,吴永已经有一个心爱的女人叫金巧,最后在两家的压力下,两人不得不分手,甚至没过多久,金巧都被逼得精神失常了。

两人结婚之后没多久,吴永得知金巧的消息,一怒之下离开了村子,跑到城市来打拼。前年吴永回村,结果又因为家里的压力,把肖箐箐带了出来。因为这些事情,吴永对肖箐箐没有半点感情,甚至还恨她。

而肖箐箐因为这些对吴永心怀愧疚,但凡有能帮上忙的事情,她都会拼尽全力去帮。这次这个事情,也是肖箐箐提出来的,吴永对肖箐箐本来就没感情,又加上她一直坚持,所以也就默认了。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女友小莹公车小说 和美妙人妇做爰 男人胯间的硕大公车上

男主尿女主里面不要太涨了~子宫太满了

从嘴一直亲到胸_洗澡时候男朋友突然进来

他把我弄的水不断的流还发抖.腰身一沉 贯穿了那层薄膜

车里从后面猛地挺身沉腰*喜欢听男朋友喘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