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修仙【王者无双】免费阅读/王者无双无删节

2022-01-15 19:38 · 新商盟

轩尼诗毒蛇GT的车钥匙!

全球限量十台,华夏国限量三台。

最高时速可达435km/h,完爆兰博基尼、布加迪、柯尼塞格等顶级超跑。

荣获世界最快跑车头衔。

这是有钱都买不到的顶级超跑!

宋行长极力控制情绪,但双手还是忍不住在颤抖。

他一脸羡慕的盯着车钥匙,无比眼热。

能拥有这样一台顶级超跑,是多少男人的梦想啊!

“哦。”沈浪却很淡定的接过车钥匙,轻松自然。

从儿时的记忆里,就豪车相伴。

五岁那年,在阿斯顿马丁的真皮座椅上撒过尿。

十岁那年,还偷偷开着父亲的帕加尼风之子去小学泡妞,被罚扔进狼窝呆三天。

“沈公子,红叶小姐还交代,轩尼诗毒蛇这台车子停放在平安市超跑俱乐部,去找一个叫吴良的人。”

“这个女人,到底在搞什么啊,家族不是说好让我低调的吗,我在这平安市开毒蛇上学,能低调的起来吗?”

沈浪嫌弃的将车钥匙塞进裤兜,四年的装穷生活快让他习惯。

宋行长听到这话,尴尬的挤出一丝笑容。

开着全国限量三台的顶级超跑上学,就连平安市首富的儿子都不能奢望,巴不得拿这车泡妞呢,而沈公子却一脸嫌弃。

不过宋行长很快就想通了,狠人家族在华夏颇为神秘,据说国内国外均有富可敌国的资产,并且还有比财富更加无可匹敌的神秘力量。

像沈公子这样的身份,即便是顶级超跑,也与代步车无异。

宋行长不敢继续往下想了,他明白沈浪这个层次不是他能触及到的,对狠人家族的秘密知道的越少越好。

“请沈公子放心,我签了保密协议,绝对守口如瓶,配合您在平安市的俗世历练,下面我们就来做投资规划,根据红叶小姐的指示,由我帮助您投资理财,也就是钱生钱。”

沈浪点点头。

其实,沈浪认为拿这点零花钱理财,有些小题大做,但是老爹经常给他灌输富儿穷养的观念,沈浪并不是很看重金钱。

如今他可以使用所掌握的各种能力,只要自己愿意,就算在京都也照样占据一席之地。

狠人家族继承人,可不仅是个只会挥霍钱财的废物。

完事之后,宋行长把沈浪恭恭敬敬送到银行大厅。

此时,郑大光并未离开,他想看看到底是谁,能让宋行长如此重视,甚至不惜得罪他这个身价千万的老总。

郑大光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一幕。

宋行长竟然亲自站在银行门口,对一个身穿外卖服的年轻人点头哈腰。

而这个年轻人,正是杨雪要轰走的外卖员!

“是……是他?我没看错吧?!”

郑大光眼盯着沈浪,动作熟练的骑上小电动,轻松自如,一气呵成,一瞧就是从业多年的外卖老手。

沈浪扬长而去,都懒得去看身后鞠躬的宋行长。

郑大光的三观,在这一刻被彻底颠覆!

半个小时后,沈浪站在超跑俱乐部门前。

这是平安市唯一一家超跑俱乐部,也是本市最权威的超跑交易渠道。

那些进口超跑,都在此地交易。

沈浪把小电动在门口一停,就走了进去。

俱乐部女前台,正在拿着一支口红补妆。

用余光瞟到一个外卖员,感到很纳闷。

按照规定,这家超跑俱乐部不允许任何人点外卖。

“你好,是谁点的外卖?”女前台微微皱眉。

“我不是来送外卖的,我找吴良,让他来见我。”沈浪淡淡回答。

吴良?这可是超跑俱乐部的会长,平安市最大地产公司老总之子,这个送外卖的好大口气!

女前台认真看着这个面容清秀帅气的同龄男子,确定不是二代圈里的人。

“你是来买车的?”

“不,我不买车,我提车。”

女前台瞬间有点懵,提车和买车,明明同一个意思,为什么他要分开说?

并且,女前台很疑惑,什么时候送外卖的,也能买得起超跑了?

超跑俱乐部的车,最便宜的也要两百万,若是此人真能买得起超跑,还用得着骑小电动送外卖?

一连串的疑问,在女前台的脑中闪过。

“吴少出门了,估计很快就能回来,请稍等一会儿。”

其实,女前台也不知道吴良什么时候回俱乐部,她是觉得一个送外卖的应该也没什么要紧事,随便敷衍一句就够了。

说完这话,女前台又拿起小镜子,给自己补妆。

在超跑俱乐部上班,必须得把自己打扮的精致,万一被哪个玩超跑的富二代看上,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这时,又走过来一个女孩,穿着和女前台同样的制服筒裙,很显然也是俱乐部的员工。

两个女孩凑到一起,聊着八卦。

“听说没有,最近俱乐部新来一台轩尼诗毒蛇,哇塞超级酷啊!”

“肯定是某位超级富二代的座驾,如果我将来男朋友能开得起这种车就好了!”女前台眼神中尽是羡慕。

“毒蛇根本不敢想,全国限量三台!”新过来的女孩说。

“那肯定是吴少的车了,好想要个吴总这样年少多金的男朋友啊!”女前台再次发出感慨。

听到女孩子在八卦,沈浪不想参与,他静静坐下,掏出裤兜里的碎屏智能机。

这幅寒酸样子,让刚走过来的女孩有些心疼。

“真没想到外卖小哥还挺帅气的,即便穿着外卖服,气质也与众不同。”

女前台则是撇了撇嘴,丧着脸小声说:“帅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还不是照样送外卖,你看看他那部手机,屏幕碎了都舍不得换,也太穷酸了点。”

“就算没钱,有颜值也行啊,外卖服穿出了阿玛尼的气质,嘻嘻我偷偷拍个抖阴。”

“服了你,又犯花痴,能不能现实点?”女前台手拿化妆盒,朝闺蜜翻了个白眼。

此刻,沈浪皱起了眉头。

他盯着手机邮箱页面,一脸发愁的表情。

这是本季度火锅店、KTV、五星级酒店的财务报表。

在他接收三家店之后,三个财务按照程序,需要把盈利情况,如实汇报给他这位最大股东。

“上个季度总共盈利1。2亿,看来这三家店在平安市很火爆,原本还想靠自己的能力赚钱,老爹这是逼我堕落啊!”

沈浪在心中默默盘算着,计划将来自己搞点产业做。

作为狠人家族唯一继承人,沈浪不想成为一个只会享受的废物。

二十分钟过去,超跑俱乐部门外,突然响起汽车轰鸣声。

只见,从车中走下一个西装笔挺的年轻男子。

“是吴少来了!”

女前台的丧脸,立刻变得精神抖擞,连忙又往脸上抹了块腮红。

吴良下车后,走到俱乐部招待厅。

沈浪的黄色外卖服,格外显眼。

吴良微微皱眉问前台:“你叫的外卖?”

女前台赶紧慌忙解释:“不是的,吴少,他是来找您的,如果您不认识他,我立马让他走人。”

女前台眼神慌张,生怕会给吴良留下不好的印象。

吴良身份尊贵,不仅是超跑协会的会长,家中父亲还是平安市地产大佬,在平安市拥有很多迷妹,更是女前台这种平民女孩的仰慕者。

吴良点点头,转而望向沈浪。

而这时,沈浪也抬头,与吴良打个照面。

吴良看得出来,此人气度不凡。

柔和的眼神中,似乎又藏着锋芒。

三分静气,三分贵气,三分杀气,还有一分淡淡的不可一世!

可是,一身外卖服,又与他的气质完全不搭。

这勾起了吴良强烈的好奇心。

吴良朝沈浪走了过去,女前台和她的闺蜜,在后面偷瞄着吴良高大帅气的身影,眼中直冒桃心。

“哇!吴少好帅!”

“真想嫁给这样的男人!”

吴良走到沈浪面前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长话短说,我叫沈浪。”

惜字如金的沈浪,直入主题,从不废话。

就在这一刻,吴良猛地挑了一下眉毛,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

一向处变不惊的吴大少,是第一次失态。

“沈……沈公子!”吴良喉头蠕动,双目睁得很大。

三观崩塌!

堂堂狠人家族继承人,竟然在这平安市送外卖!

这种巨大的身份差距,让吴良简直不敢相信!

沈浪轻轻点头,略带嫌弃的语气说:“沐红叶那个女人让我来找你提车,真是的,竟让我开超跑,等再见面非扒她裤子不可。”

吴良狂汗,沐红叶是商界女王级别的人物,一手执掌华夏最大的风投公司,貌若天仙、美如妖孽,是年轻女性中的传奇人物,别说是他这个平安市地产大佬的儿子不敢有丝毫忤逆,就连京都四少也不敢怠慢。

而沈浪却嫌弃沐红叶,还要扒她裤子,这……

吴良也明白,沈浪绝对有资格说这话。

据说沐红叶曾经就是沈浪的暖床丫头,两人关系亲密的很。

“好的沈公子,您请到二楼茶室喝茶,稍作歇息,我这就去给您提车。”

吴良对待沈浪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怠慢。

女前台和她的闺蜜,看到这一幕都倍感惊讶和疑惑。

平日里高大威猛、帅气逼人的吴大少,为什么在这个外卖小哥面前,却表现的如此客气,像只温顺的小绵羊。

甚至,有些卑微!

“这到底怎么回事?吴少可是本市地产大佬的儿子啊!”女前台瞳孔睁大。

“话说,为什么此时感觉外卖小哥更帅一点呢?”闺蜜捧着小脸,双眸放光。

“瞧你这花痴!”女前台吐槽闺蜜,双眼却很诚实的盯着沈浪,眼神中充满了仰慕。

而这时,沈浪冷静开口,对吴良说:“喝茶不用了,我还有别的事情。”

沈浪不喜欢浪费时间,想回去置办一身新衣。

吴良默默一声叹息,为无法邀请到沈公子喝茶而感到可惜。

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吴良真很羡慕沈浪的同学。

如果能年轻几岁,说不定就能在学校与沈浪多多接触了。

“沈公子,请您放心,红叶小姐特意嘱咐过,说您喜欢低调,这件事我会替您保密,还有如果您有什么需要,请尽管提出,这是我的名片。”

说着,吴良便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沈浪。

沈浪接过来,很是随意的扔进口袋。

“如果你真的想找点事做,那就把门外的小电动骑回自己家,就当是送给你了,我这个人不喜欢浪费。”沈浪说。

“好的,沈公子,您送的这件礼物我很喜欢。”吴良重重点头。

五分钟过后,那台全国限量仅三台的轩尼诗毒蛇,从升降台缓缓落下。

沈浪按了一下车钥匙,鸥翼式车门轻轻展开,像是一对张开的翅膀。

到现在,女前台终于明白,为什么外卖小哥说提车,而不是买车了。

原来,外卖小哥正是这台限量顶级超跑的主人!

万万没想到,就这样完美错过与超级富二代搭讪的机会。

虽然不知道沈浪的真实身份,可女前台也有自知之明。

连吴少都对此人毕恭毕敬,她连勾搭的资本都没有。

想起刚才对外卖小哥的鄙视,她内心泛起一股负罪感。

不过随之便又自嘲,像对方这样牛逼的人物,都懒得与自己这种蝼蚁计较吧呵呵。

随着鸥翼式车门缓缓关闭,车子启动。

银白色流畅的车身线条,和奢华的银灰色内饰,与沈浪年轻帅气的脸庞相得益彰。

引擎和发动机,发出的低沉轰鸣声,让人发狂。

这一刻,黄色外卖服,毫无违和感,倒像是一身黄金战袍。

“这是什么神仙颜值?好想和他原地结婚啊!”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你被他的颜值吸引,而我只在乎他的灵魂,他单手开毒蛇的样子真帅!”

女前台和她的闺蜜,眼冒桃心,小鹿乱撞。

当沈浪开车远去后,吴良忍不住感慨:“送外卖的超级富二代,还真是与众不同!”

此时,沈浪已经在开往平安市综合大学的路上。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沈浪,立刻过来找我交班费,全班就只剩你了,想赖掉吗?”

每个学期班级都要收取班费,作为班级活动的费用。

班长张超,语气不善,透着股阴阳怪气。

沈浪目光瞬间变得冰冷,冷漠道:“一百块钱,我还不至于赖掉。”

“别装逼了沈浪!全校都知道你很缺钱!”

“不聊了,影响我开车。”

“开车?别逗了好么,骑个小电动也好意思说是开车,你以为你是周子豪啊,我都听到呼呼响的风声了,骑着小电动小风嗖嗖吹吧,我说沈浪你咋那么爱装逼!”

“是啊,风很大呢。”沈浪立刻挂断,嘴角浮现一抹轻笑。

敞篷打开后,视野很是开阔,春风拂过,神清气爽。

前面就是平安市综合大学,全市最高学府。

沈浪担心车子停在校门口,有些扎眼。

于是,便把车子停在校门外的商业街。

尽管如此,街边的店铺老板,看到一个外卖员从如此酷炫的超跑里走出,仍是震惊不已,连忙拍了抖音,可惜只拍到沈浪的背影。

沈浪扫了眼这身外卖服,心说是时候换下来了。

这四年来,校服与外卖服轮换着穿,都特么快穿出感情了。

在校外商业街的服装店,沈浪随意挑了件顺眼的衣服,先这样应付着。

刚走进校门,正好遇到买早餐回来的林软软,平安市综合大学的平民校花。

模样清纯,素面朝天,学习成绩好,是学校众多男生的仰慕者。

不过林软软家境不好,母亲患有重病,家庭生活拮据。

自从大二母亲查出重病,她便不再化妆,至于逛街购物更是与她无缘。

平时省吃俭用,打工兼职,只为给母亲攒下治病钱。

林软软与沈浪是同班同学,普通关系,只是两人经常探讨医学题,其他并无太多交集。

沈浪看了林软软一眼,然后继续往前走,默默想道。

“如今我在全校臭名远扬,大概林同学也会像其他同学那样,唯恐避之不及吧。”

突然,弱弱的声音传来。

“沈……沈浪同学,中午好啊……”

不知为何,林软软与他接触,偶尔会脸红,甚至有点小结巴。

此刻沈浪一愣,颇为意外。

他点点头,嘴角终于扬起微笑:“林同学中午好啊,我从拘留所出来,你是第一个主动和我说话的人。”

他本以为,林软软不会与他打招呼,虽然无罪释放,可很多女生见了他如同见了狼。

“我……我相信你没做那种事,这几天你要小心,周子豪不会善罢甘休。”

林软软皱着如画般的秀眉,惹人心疼。

“你放心,周子豪不会嚣张太久。”沈浪眼神坚定。

“唉,还是算了吧,我们斗不过他,这几天他三番五次威胁我。”林软软无奈叹了口气。

沈浪的穷,全校皆知。

甚至,林软软认为,沈浪的家境可能比她还要窘迫。

而周子豪是谁?家里开着一家五星级酒店,像这种富家公子哥,随便使使手段就能让穷苦人家的孩子前途尽毁,生不如死!

沈浪看到林软软眼眸中的自卑和无奈,安慰道:“这事不会牵连你,另外你妈妈的医药费,我来出,我会找人,送她去最好的医院。”

林软软摇头苦笑:“算了吧,沈浪,你已经很难了,我自己想办法。”

“这点钱,我还是出得起的。”沈浪淡淡笑了笑。

“可是你那么穷,不能再拖累你。”林软软撅着樱红小嘴,睁着一双清澈的眼眸,倒是实在的很。

打心眼儿里,林软软很想有个人帮她,她现在真有种走投无路的感觉。

可是,沈浪和她都是穷人家的孩子,都穷到送外卖了,能有什么钱?

沈浪尴尬的摸摸后脑勺,说:“你说话还挺直接。”

是啊,装了四年穷,连自己都差点骗了,也怨不得林软软这样认为。

巧的是,此时周子豪开车他那辆保时捷911,长驱直入进了校园,正好看到沈浪与林软软在聊天。

当即,周子豪的脸色,变得阴沉如水,用手狠狠拍了下方向盘。

“我看你是狗改不了吃屎!老子的女人,特么还敢搭讪!陈杰,到你表现的时候了!”

陈杰疑惑问道:“周少,您有何吩咐?”

“下车去恶心沈浪,说些难听刺耳的话,不用我教你了吧?”周子豪狞笑。

“这个……”陈杰陷入了为难。

出卖沈浪是为了改变命运,不再受穷,可从来没想过当狗腿子也不轻松。

“陈杰,我家酒店的经理职位,你是不想要了?”

“好吧,我去!”

陈杰咬咬牙,走下车去。

什么兄弟情,全都是狗屁。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我陈杰,不能再做穷人!

“沈浪,我老大看上的女人,是你有资格搭讪的吗?你这条穷狗,社会底层!”

陈杰卖力的吼着,生怕周子豪不满意。

“背叛兄弟者,不配与我说话!”沈浪的眼眸中,散发出浓浓杀气。

这也就是在俗世,若在狠人家族,背叛兄弟者,定当五雷诛灭,死在万刀之下!

“那又怎样,以后我跟着周少吃香喝辣,而你被全行业封杀,你注定是条无法翻身的臭咸鱼!”

恶毒的话尽出,只为让周子豪满意。

“幼稚!”沈浪冷笑。

而这时,林软软也羞愤道:“陈杰,你够了!”

周子豪透过车窗,看着林软软竟为沈浪说话,更加怀疑这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陈杰,给他下点猛药!”

周子豪眼神阴冷,觉得沈浪吃的苦头还不够。

陈杰咬咬牙狠下心,一拳朝着沈浪挥来。

只见,眨眼之间,陈杰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膝盖结结实实撞在地面,陈杰整个人疼得哇哇乱叫。

揽雀尾!

武当绝学!

沈浪出手奇快,陈杰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就跪在地上,还以为是地上太滑。

尔等宵小,是真以为我狠人沈浪,是可以随便欺侮?

沈浪淡定站在原地,背负双手,冷静的吓人。

“废物,上车!”周子豪对着陈杰大骂一声。

然后,陈杰像条废狗,瘸瘸拐拐的爬上车。

当周子豪和陈杰走后,林软软清澈的眼眸中,满是担忧。

“唉,沈浪,你要摊上大麻烦了!”

“谁摊上麻烦还不一定!”

沈浪眼眸深邃,他将尽快把受过的屈辱十倍偿还!

……

下午,沈浪在宿舍浏览平安市的各大楼盘。

那辆轩尼诗毒蛇在校外商业街停着,并不是长久之计,因此沈浪打算搬出学校住。

一个胖乎乎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沈浪床铺旁。

沈浪抬头一看,竟是班长张超。

“沈浪,有事找你。”

“班费我不是已经给你转过去了吗?”

“不是这件事,晚上班级所有男生聚餐,地点沸腾火锅,都得来,不来就是不给面子。”

临走时,张超阴险的笑了笑。

沈浪觉得,此事并不简单。

“我狠人公子,需要给你们面子?我倒要看看,你们能耍什么花招!”

到了晚上,沈浪来到沸腾火锅店,就朝二楼指定包厢走去。

刚站在门口,就听到房间内的贱笑。

有班长张超和陈杰的声音,还有其他几个同学。

“哈哈,沈浪这个穷逼,估计等下要哭了吧!”

“敢得罪周少,纯属活该!”

“这是平安市最火爆的火锅店,沈穷屌从没来过吧!”

“等沈浪一到,我们就往好了点菜,越贵越好,今晚全场由周公子买单,让沈浪买自己那份,事成之后每人再奖励一千块!”

沈浪就站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

没想到,周子豪并不罢休,还要派人设套来搞他。

“幼稚!”

沈浪面色冷峻,推门而入。

包厢内,陈杰、张超等人,抽着烟,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哟!外卖小哥来了!”

“外卖小哥,今天送出去几单啊?”

“换新衣服了呢,世界奇闻哈哈!”

说话最恶心最难听的,是陈杰和张超。

至于班级的其他同学,则是一言不发,埋头玩手机。

虽然他们与沈浪无仇无怨,但打心眼里儿也瞧不起沈浪。

当然,最主要是沈浪太穷。

况且今天由周子豪买单,这便宜不占白不占,几乎无人站出来替沈浪说话。

沈浪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呵呵,这四年来,所遭受的冷嘲热讽还少吗?

“陈杰,膝盖还疼吗?今天上午你对我那一跪,舒服吗?”沈浪望向这条周子豪养的狗。

一提这事,陈杰就觉得邪乎,上午不知道怎么了就突然给沈浪下跪了。

“你管得着吗?穷狗!”陈杰白了沈浪一眼,然后举起酒杯:“各位兄弟,好哥们儿,马上就要实习了,下面我来宣布一件事,我将担任隆盛五星酒店的大堂经理,兄弟们去了可以给优惠!”

此时陈杰,可谓是牛气十足,无比嘚瑟。

随后,很多男同学,也都举起酒杯吹捧。

“陈哥牛批,年少有为!”

“周少讲义气,陈哥真幸运!”

“好兄弟干一杯,今生今世永不悔!”

瞬间,气氛变了,都谈起了兄弟义气。

这副画面似曾相识,当初一起穷的日子,沈浪和陈杰喝着廉价啤酒,唱着兄弟歌。

酒薄,情谊却浓。

可现在,真是十足的讽刺!

大约过了一小时,众人火锅吃完,酒也喝完。

一算账,每个人需要拿一千块钱。

陈杰和张超都阴险的看向沈浪。

沈浪此时面色冷静,淡淡道:“我去趟洗手间。”

当沈浪刚离开房间,大家就议论起来。

“你说沈浪不会逃单吧?”

“借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你看他平时多么怂!”

“他看到每人出一千块脸都吓白了,估计这会儿去洗手间打电话借钱了吧!”

这时,服务员送来两盘果盘,点名要送给陈杰和张超。

“请问谁是陈杰先生和张超先生?”服务员问。

陈杰往盘子里瞟了一眼,里面都是昂贵的水果,果肉诱人,一看就很新鲜。

“我没叫果盘啊。”陈杰疑惑的问。

“老板说你俩是他的好兄弟,于是免费送你俩的。”服务员说。

陈杰喝点逼酒整个人都飘了,根本没往其他地方想。

见到是北方罕见的热带稀缺水果,正好可以用来醒酒。

“看见没,跟着周少绝对没错,这可是全市最火爆的火锅店啊,老板都亲自送果盘,这待遇绝对可以吧!”陈杰嘚瑟道。

“看来周少与这家火锅店的老板认识,这面子真是给足了!”张超也美滋滋的笑。

陈杰和张超,像是没吃过热带水果一样,生怕别人抢了去,俩人张开大嘴,就一扫而空。

而此时,却还不见沈浪回来。

“沈浪这条穷狗不会真逃单了吧?”陈杰察觉出来不对劲。

等了二十分钟,见沈浪依旧未回,陈杰骂道:“沈浪这货还真特么敢逃单!”

“陈哥,这下更好了,如果让全校都知道他吃饭不给钱,能让他的名声一臭到底!”张超阴险的笑道。

随后,房间响起这两人的贱笑,其他人则是暗呼陈杰和张超的做法实在太损了。

当一众人来到楼下结账,陈杰对前台说:“喂,美女,有个人逃单了,你报警吧。”

然而,前台却是轻轻摇头,“没有人逃单啊,钱刚刚好。”

“怎么可能!”陈杰不解的问:“难道沈浪已经付钱走人了?”

而这时,前台却笑道:“先生你可真会开玩笑,我家大老板在自家火锅店用餐还需要付钱吗?”

众人都面露震惊之色。

沈浪这个大学里的穷屌丝,是这家全市最火火锅店的老板?

陈杰的反应最为激烈:“你说什么?沈浪是你们老板?”

服务员回答:“我哪里清楚,他是背后最大股东,身份很隐秘的,是我们经理刚才来过特意嘱咐了,大老板沈浪先生正在本店用餐。”

陈杰终于松了口气,心中暗暗想道:“看来是重名啊,是场乌龙,沈浪这种穷三代,怎么可能会是这家火锅店的大股东!”

没能坑了沈浪,陈杰和张超很气。

而这两人坐上回学校的出租车后,同车的同学和出租车司机可遭殃了。

这俩货窜稀,把出租车搞得臭气熏天,乌烟瘴气。

“师傅师傅快停车,去了去了我要去了!”

“卧槽不就吃了一盘果盘么,比洗肠还特么狠!”

而此时,沈浪已经驾驶轩尼诗毒蛇,回到学校。

等到第二天早上才知道,陈杰和张超进医院了。

可把医院的医护人员给弄自闭了,这就是俩生化武器,把病房搞得臭气熏天。

由于张超吃的最多,他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身体拉虚到极点。

看到消息,沈浪淡淡一笑。

“好久没用泻下的药方了,大戟、甘遂、芫花、商路、牵牛花、巴豆这几味药都用过量了,不过还是便宜了陈杰,下次我必让他生不如死!”

沈浪吃过早餐,便来到医学系教学楼。

今天有中医课,是平安市知名教授郝立冬的课,勉为其难去签个到。

他打小就熟读各种中医典籍,还得到华夏第一女神医赵灵枢真传,实在厌倦了中医课。

这四年来,装穷装傻装孙子,明明自己啥都懂,还要装作天真无知的样子,真的好累啊!

“唉!想起赵灵枢师父,四年不见,有点想念了,在驻颜术的保持下,灵枢师父应该还是那么年轻漂亮,胸脯还是那么的……”

“沈浪!想什么呢,起来回答一下中了蛇毒,清血的方法是什么!”见到沈浪开小差,郝立东教授脸色严肃。

但他很快便摇了摇头:“算了算了,这个问题不在教材范围内,恐怕连成绩最好的同学都不会,还是提问你一个简单点的问题吧。”

郝教授认为沈浪每堂课都心不在焉,这个问题实在太有难度,因为这是他最近研究的项目,准备拿去参加省里的中医学术研讨会,刚才随口提了出来。

然而,这时沈浪却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郝教授,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吗?”

相关文章:

【完本小说】江山策:倾世毒妃 全文免费列表

孕妇情乱小说—舒服好棒好爽粗大老师(花都狂少)

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bl 古代一女被迫n男文肉辣

在车上被老板揉捏嗯啊(宝贝你胸真大水真多)美好时光

男人胯间的硕大公车上 三男一女群交真实口述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