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开车到没人的地方|公主被摆成羞耻姿势

2022-01-15 19:11 · 新商盟

赵友娟开车到了一个减速带,咯噔一下。

徐菲的身体随着惯性抬起一点,然后被体重带着狠狠坐下。

他无辜地看着徐菲:这可不怪我。

“嗯啊~”

在下一个减速带的时候,徐菲终于呻吟出声。

赵友娟看不到后面的情况,担心地询问:“菲菲你怎么了?要是不舒服咱们就回去吧?”

徐菲咬着牙,恶狠狠地看着老刘:“我没事儿,阿姨你开快点儿。”

赵友娟哭笑不得:“你都这样了,我怎么能开快点儿?”

然后就降下了车速。

而一路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有很多拐弯和减速带。

每次不平稳的时候,徐菲都能感受到老刘的手指在自己大腿里面作妖。

到了最后,她干脆不看老刘,目光一直盯着外面。

老刘见她逃避,手指干脆摸着她的丝袜,似乎是想把丝袜从她深桑扯下来。

徐菲捂着嘴免得自己呻吟,等到了饭店门口,她已经脸红身子软,恨不能现在就和老刘抱在一起做那种事情!

但是心里想的终究是心里想的。

她狠狠地看了一眼老刘,对担心地看着自己的赵友娟说:“我没事儿,阿姨你先进去吧。”

只是她脸色红润,眸含秋水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

老李还在车上坐着没动,对赵友娟说:“我看她也没什么大事儿,你先进去找位置,我看着她,等会儿就好。”

徐菲赶紧点头。

赵友娟有些无奈,说:“那好吧,你说你们两个关系这么好干什么?我都有些嫉妒了。”

等人走了,徐菲才有气无力地说:“你现在可以把你的手收回来了吧?”

“那怎么可以?你的腿又白又温暖,我在这呆的正舒服。”他说着,手指又动了动惹得徐菲又是一阵娇喘。

现在没了赵友娟,她也没有这么多顾忌了。

车顶不高,她也不能直接把那几根手指从自己腿下面拉出来。

只能无奈地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我想对你好。”老刘一脸诚恳。

只是他埋在大腿下面的手指有些不老实。

徐菲哼了一声,在座椅上蹭了蹭:“你要是还不拿出来,我就告诉阿姨!看你到时候还拿什么东西威胁我!”

老刘只能把自己的手指抽出来,有些无奈地说:“那好吧。”

他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想从另外一边下车,惹来徐菲的一个瞪眼。

徐菲脸上又红了红,哼了一声,换了一个方向坐下。

等到腿上那点儿酸软的感觉过去,她才站起来。

只是老刘指着她身后那一块湿漉漉的痕迹说:“你还是先坐下吧,那地方湿的有些明显。”

刚刚徐菲居然还激动了,留下这么明显的证据。

徐菲一回头,正巧看见自己的裙子上有一块湿润的痕迹,贴在自己皮肤上,黏糊糊的难受。

顿时红着脸:“还不都是你,现在该怎么办?”

“车里你阿姨不是带了给你买的衣服?”老刘急忙从副驾驶上拿出来一条裙子。

赵友娟路上说的,忘了放家里了。

徐菲脸红地盯着他:“你先下车!”

老刘无奈,只能下去。

徐菲脸上滚烫,把外面那条裙子脱了。

可是贴身的衣服上也是湿漉漉的一片,一见空气就是凉飕飕的。

她也管不了这么多,只能这么把裙子换上。

走路的时候每走一步,她仿佛都能感觉到两腿之间因为那些液体摩擦发出的咕啾咕啾的声音,让人脸红。

赵友娟见她换上了新裙子还有些不解:“怎么现在就换上了?”

徐菲红着脸低头不说话。

赵友娟心里顿时明白了,笑着说:“先坐下吧。”

老刘看着她的笑容心里一慌。

徐菲瞪了老刘一眼,才慢吞吞地坐下。

赵友娟看着她这模样,笑着说:“这都是女人正常的事情,没什么好害羞的。”

老刘这才松了一口气。

估计赵友娟认为她是生理期到了。

只是徐菲知道不是。

她红着脸低着头,说:“阿姨,这话哪儿能在外面说?”

“这哪儿不能?你刘叔也是熟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赵友娟的手拍拍老刘的大腿。

老刘另有所指地说:“就是,咱们也不是外人,没必要在乎这些。”

得到徐菲一个白眼以后,他才美滋滋地低头吃饭。

过程中,赵友娟的手一直在老刘大腿上摩擦,时不时地还蹭过那个关键位置,在上面点火。

老刘笑着说:“你要是点火,等会儿要记得灭了。”

“这个是当然。”赵友娟脸上全是淡定。

老刘感受着那只手在他腿上动的越来越过分,终于忍不住,一把按住她的手。

笑着说:“你要是再继续,就别怪我了。”

“怎么会?”赵友娟给了他一个媚眼,然后笑着站起来,说,“你自己慢慢吃,我跟你刘叔出去走走。”

至于出去走走是干什么,不言而喻。

老刘也跟着站起来,这里的环境让他不适应。

而赵友娟直接拉着他去了厕所。

“你跟我进来干什么?”老刘坏笑着捏着赵友娟的胸口,柔软的触感让他心神荡漾。

赵友娟也不客气,贴在他胸口,眼神迷离享受:“当然是想你想的那件事,这段时间没在家,都想死我了。”

她不满地说。

然后就拉着老刘进了一个隔间。

只是刚进去,就听到了隔壁传来的暧昧的声音。

“嗯啊~再用力一点~呼~就是那里~”

女人的声音不是很激动,但是只听着声音就知道对方现在肯定无暇顾及旁边。

老刘小声说:“没想到这些有钱人还玩儿的这么花。”

“我们一起,不是更刺激?”赵友娟的手从他的胸口划过,指尖在已经鼓起的位置划了两个圈,手法熟练地拉开拉链。

老刘不管是在路上还是在这里都被刺激的不行了,哪儿还能忍住?

两个人贴的极近,稍微动一下就能碰到旁边的人。

老刘的手熟练地找到关键位置,嬉笑着说:“你这里可是已经等不及了。”

“那你还不赶紧进来滋润我?”赵友娟看着他的嘴唇,已经失神。

嫣红的唇瓣贴上老刘厚实的嘴唇,只是一个接吻就让两个人激动不已,长久没见的四年爆发开来。

胸口的衣服被多余的水液弄湿,湿哒哒地贴在身上,显露着里面的轮廓。

老刘在眼前的这具身躯上轻轻抚摸,让她为自己而激动。

而这个时候,旁边那个隔间里的女人忽然惊呼一声,呻吟都变得急促。

“啊!啊!啊!你慢点儿~别这么快,我受不住~呜嗯~前面好痒~赶紧帮我捏捏~”

隔间的门板被撞的砰砰响。

老刘听着隔壁的声音,忽然坏笑着说:“你等一会儿肯定叫的比她还响,信不信?”

“我当然相信你下面的功夫。”

赵友娟主动地靠近老刘,没等他做什么动作,自己就开始了。

老刘被她的动作弄的有些刺激,腰身一动,水声门板晃动的声音比隔壁那个女人叫喊的声音还要大。

“好爽~撑得好满~老刘,再深一点~”

赵友娟抓着老刘只有一厘米长的短发,胸口的衣服被掀开到了脖子的位置,两个浑圆的球体随着老刘的动作蹦跶的正欢。

老刘一口咬住一个在自己眼前晃得自己眼花的葡萄,口齿不清地说:“叫的这么兴奋,在外面肯定憋坏了吧?”

“我......嗯啊~在外面一直想着你......哈啊~”

赵友娟昂着脑袋,背后贴在门板上,也是砰砰响。

过了一会儿,老刘觉得有些累,换成了坐在马桶上的姿势,让赵友娟两腿叉开坐在自己身上。

老刘很快就察觉到了身上人的变化,得意地说:“你这里的水可把我这里全都淹没了,等会儿出不去可都怪你。”

“大不了,大不了我再给你买一条裤子。”赵友娟抱着老刘的脑袋,把他往自己胸口按。

隔壁的女人忽然一声尖叫,像是结束了。

不过他们还能听见对面那个女人说的话:“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真不知道我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废物。”

“那不也比你老公强?”

男人满足地开口。

赵友娟被顶的一晃一晃,还是得意地说:“看吧,还是我有眼光,看上你。”

相关文章:

很黄很暴力雨后小故事_部队里互相飞机

女子被裸去实验做实验手术:真实ml过程的文字叙述

要求男朋友几点回家过分吗_捏住分身玩双丸囊袋失禁

在车上下了药搞得好爽 三个男人一起舔我好爽

你的扇贝夹到我了|狮兽夫用兽身进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