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爱妻成瘾简安安厉少霆免费阅读_厉少爱妻成瘾全文完整在线阅读

2022-01-15 15:06 · 新商盟

苏子萱的脸色很难看,据她所知,厉少霆是一个非常冷漠,难以接近的人,她使尽浑身解数,都没能让他多看她一眼,现在怎么会救简安安这个贱人呢?

她可以阻止别人救简安安,却不能阻止厉少霆。

以他的地位,只要一句话,就能将她和简家碾碎,这个男人是她招惹不起的!

所以苏子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厉少霆将简安安救了起来。

张落薇赶紧冲过去,帮忙把简安安捞上岸。

厉少霆随即上岸,冷淡的推开七手八脚递毛巾的人,将简安安抱进了休息室里。

走进休息室,将人放在沙发上面,厉少霆俯身贴在简安安的胸口,听到了她微弱的心跳声后,才一脸肃然的开始给她做心肺复苏。

简安安溺水的时间不长,厉少霆的急救也很正确。

不一会儿,简安安猛地咳了一声,呜咽着把肺里的水都咳出来了。

看到她咳嗽,厉少霆总算是松了口气,神色稍有缓解。

他刚刚过来的时候,就一眼看到了在水里挣扎的女人,原本是不打算理会的,只是当他对上她绝望、恐慌的眼神时,让他仿佛看到了五年前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就是这样的眼神!

所以,就是因为这个眼神,让厉少霆改变了主意,亲自跳下去,将她给捞了起来。

简安安醒了过来,喉咙和鼻子都火辣辣的疼,但是……

她还活着!!!

简安安扭头看向救了自己的男人,顿时呆了呆,居然是厉少霆!

她在财经新闻上面看过厉少霆的资料,厉少霆是厉氏商业帝国的继承人,世界富豪排行榜前五名的顶级富豪,不仅年轻英俊,更是事业有成。

厉少又怎么会亲自下水救她呢?

简安安挣扎着坐了起来,因为惊魂未定,所以她的声音还有些发颤:“厉先生,谢谢你救了我。”

厉少霆顺手拿了大毛巾给她披上,然后毫不避讳的坐在一旁,定定的看着她的脸:“我觉得你很眼熟,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简安安。”简安安裹着毛巾,想了想说道:“你……你昨天来过片场……嗯,而且我也在财经新闻上面见过你……”

“不对!”厉少霆眉头紧皱,道:“我是说,我叫厉少霆,你好好想想。”

简安安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问,她知道他叫厉少霆,却还是认真的打量起了他来。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外貌非常的出众,湿的衣服贴在身上,勾勒出他修长挺拔的好身材,他的五官坚毅凛然,长眉深目,鼻梁高挺,菱唇薄削,湿透的黑发还在滴水,点点水光和她的身影映在他那双锐利明亮的眼眸里,深邃而妖冶。

简安安移开目光,老实的摇了摇头:“厉先生,我们真的不认识。”

像厉少霆这种气场强大的男人,只要有交集,她一定不会忘记的。

厉少霆失望的垂下眼睛,不是……她吗?

五年前,他让那个女人去找他。

结果等了一个月,也没等到她,所以他决定主动出机,只是找了五年,却没有任何的结果。

那天酒店除了假面舞会,还有个订婚宴,来了很多人,而且那个女人眼睛上带着面具,除了她落下的一条桃花项链外,他没有别的线索。

人海茫茫,要找一个不知道长什么样的女人,犹如大海捞针。

而眼前的女人,不管是身形,还是呼救时候的感觉,都让他觉得似曾相识,但她的神色不像在说谎,她也没有必要骗他。

看来……

她真的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想到这里,厉少霆的心倏地沉了下去。

他沉着脸,一言不发的站起身来,转身走了。

简安安疑惑的看着厉少霆离开,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的身影好像是……

不!

不对!

不可能的!

事情已经过去五年了,应该是她的错觉……

她真是疯了,才会觉得厉少霆的身形和五年前的那个男人很像!

简安安换好衣服走了出去时,厉少霆已经离开了,张落薇一直在外等候,看到她安然无恙,顿时松了口气:“你没事儿吧?”

刚才她呼救的样子真的是把她吓坏了。

简安安无奈的笑了笑:“还没死。”

张落薇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我知道是苏子萱在故意为难你,明知你怕水,还故意让你替她拍这一场落水戏,只是没想到厉少会亲自去救你,大家都在猜测你和厉少的关系,你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苏子萱那边应该会消停一阵子,导演让我告诉你,落水戏不用你拍了,今天你可以先回去休息了。”

简安安顿时感激的道:“落薇姐,谢谢你一直以来都这么照顾我。”

“别跟我客气了,咱们可是好朋友啊,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简安安点了点头,今天这么早就可以离开,刚好可以去医院陪陪小辛。

她在离开片场之后,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她的陆寒阳也若有所思的收回了目光……

真的很熟悉啊……

在他的记忆深处,他似乎也曾经救过一个落水的女孩子,而那个女孩子的身影和刚刚溺水的简安安重叠起来,让他的胸口一阵阵的发疼。

他知道自己出过车祸,遗失了一部分记忆,简安安会不会……就是那个女孩子呢?

他还记得在他车祸之后,简安安来找过他,哭着问他为什么要和苏子萱在一起,还说自己才是他的女朋友。

只是他没有相信,而且还说她恶心。

难道她没有骗他?

陆寒阳努力的回想起来,只是头痛欲裂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他扶着额头,忍不住问道:“子萱,我是不是曾经救过溺水的简安安?”

苏子萱一听陆寒阳问起简安安的事情,心里立刻就鸣起警钟。

她扬起脸,认真的看着陆寒阳:“寒阳,你一定是记错了吧,简安安以前并没有溺过水,你也没有救过她,是不是车祸后遗症让你的记忆混乱了?”

陆寒阳半信半疑:“真的吗?”

虽然苏子萱信誓旦旦的说没有,可为什么那个记忆会那么的明晰呢?

苏子萱点头:“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吗?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陆寒阳摇了摇头:“我没事,你继续拍戏吧,刚才公司打电话,让我回去开个会!那我先走了,晚上再回来接你。”

“嗯,路上小心。”苏子萱垫起脚尖吻了吻他的唇,微笑着目送他离开。

待陆寒阳离开之后,她脸上的微笑瞬间消失,脸色十分的难看,眼底满是郁愤。

该死的!

陆寒阳以前的确是救过简安安,可是自从出了车祸之后,他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可是现在他突然问起自己是不是曾经救过简安安,可见他的记忆已经在一点一点的恢复了……

这个结论,让苏子萱有些心慌。

不能!

绝对不能让陆寒阳想起来,留下简安安就是个祸害!

看来,她得想个办法把简安安赶走了!

……

简安安从剧组离开之后,就去了医院陪小辛。

病房里,她笑眯眯的给小辛讲童话故事。

“大灰狼给小白兔看了它的假尾巴,小白兔以为它是兔妈妈,就把门给打开了,然后,大灰狼‘啊呜’一声,扑向了小白兔……”

“哎呀……”小辛惊叫一声,赶紧捂住眼睛,钻到了简安安怀里:“大灰狼真坏!但小白兔也太没有戒心了,怎么能连妈妈的尾巴都认不出来呢?”

简安安笑着解释:“因为大灰狼很会伪装呀,小白兔那么单纯,没有想到嘛。”

小辛抬起头,用亮闪闪的黑眼睛看着简安安,很认真道:“我就不会认错,妈妈整天都跟我在一起,我知道妈妈是什么样子的。”

虽然小辛的话很孩子气,但简安安听了之后,心里却是一暖。

连孩子都知道她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陆寒阳却信了苏子萱的一面之词呢?他们自小青梅竹马,在一起长大,如果不是苏子萱母女介入,她大概已经嫁给他了。

可他失忆之后,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原本陆寒阳的嫌弃眼神让她很难过,可现在看到小辛这么乖巧懂事,之前受过的委屈,似乎都不算什么了。

念完故事之后,小辛犯困要睡觉了,简安安给他盖上被子,轻手轻脚的离开了病房。

结果,刚走出门,就接到了李制片的电话。

李制片告诉她,她被剧组解雇,明天不用再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简安安并不意外。

就算苏子萱不解雇她,她也不会再去了,这一次苏子萱差点让她溺水淹死,谁知道下次又会想出什么恶毒的招数来对付她!

挂了电话之后,简安安叹了口气,正打算重新去找份工作时,张落薇给她打了个电话,介绍了一个工作给她。

简安安很感激,当天下午就去应征了。

张落薇介绍的地方是一间高档的餐厅,主厨乔凡尼是在法国进修的米其林三星大厨,看简安安手脚挺利索,而且试了一下,打下手也完全没有问题,于是当场就谈好待遇,录用她了。

简安安很高兴。

一过六点,餐厅后厨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简安安很会看人眼色,且从来不给别人添麻烦,最重要的是,她的手艺还不错。

做了几天后,主厨对简安安越发的赞赏了。

就在主厨忙得脚不沾地时,餐厅经理忽然推门进来呼唤:“乔凡尼先生,B台的卢先生和夫人想要见您一面,请您尽快过去一趟吧!”

客人邀见主厨在这里是很常见的事情,只是下一道菜的食材已经准备好,不能耽误新鲜度,乔凡尼灵机一动,把正在洗盘子的简安安拽过来:“安安,这道菜你来帮我做。”

“啊?”简安安吓了一跳:“可是我只是帮厨,我不行的!”

乔凡尼放心简安安的厨艺,道:“没关系,你要相信你自己。而且只是一道汤而已,你等水开之后,按照我摆好的顺序把食材放进去,煮三分半钟就行了,计时器在一旁,交给你了,我马上回来!”

说着,他整理了一下厨师帽,随餐厅经理走出去了。

简安安局促的站在案板前,很有种赶鸭子上架的感觉。

在这种餐厅吃饭的人非富即贵,舌头刁钻得很,她只是个帮厨,真的能蒙混过关吗?

但现在她都被推到这里了,只能硬着头皮揭开锅盖,把食材一样样的放了进去。

……

与此同时,厉少霆正坐在餐厅的A台前。

他从怀里拿出项链,出神的看着它,这是当年那个女人留下的唯一一样东西,这五年他都一直带在身上。

项链吊坠是一朵桃花,做工十分精湛,按理说能做出这种顶级吊坠的工匠并不难找,但他调查了这么多年,却没有任何的线索。

厉少霆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已经五年了,那个女人为什么不过来找她呢?

这时,有服务员过来上菜,他顿时把项链收了起来。

因为心神恍惚,他吃东西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但在喝了一口汤之后,就一下子愣住了。

汤的味道稍微有一些咸……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居然尝到了咸味!!!

之前因为一场意外,厉少霆失去了味觉,后来所有的酸甜苦辣,他就都尝不出来了!

现在他居然能尝出这份汤,有些咸。

他的味觉恢复了?

厉少霆立刻又尝了尝其他的菜,但是令他失望的是,没有!

依旧没有任何的味道!

只有眼前的这份汤,是例外!!!

他已经受够了没有味觉的日子,不管这份汤是谁做的,这个人他都要定了!

厉少霆顿时招手叫来了餐厅领班,语气淡淡的问道:“这个汤是谁做的?”

领班吓了一跳,汤是今天新来的帮厨做的,没想到会被厉少提出来,难道汤有什么问题?

他站在一旁汗涔涔的解释:“真的很抱歉,厉少,这是个新来的帮厨代替主厨做的,如果有什么问题,我在这里向您道歉……”

厉少霆立即打断了他的话:“把她叫过来,我要见她。”

领班一听躲不过去,这事儿又无可奈何,只能不住的道歉,叹了一口气后就打算去后厨叫简安安出来。

而简安安在帮忙做了汤之后,乔凡尼就回来了。

时间不早了,简安安做好了收尾工作,把后厨的一些食物打包了一下,就准备下班了。

简安安提着打包盒,准备离开餐厅,就在这时……

“简安安……”

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在叫她。

简安安顿时愣了一下,正想回头去看看是谁在叫她,结果有个女人经过,因为只顾着低头玩手机,没有看路,一下子就撞到了她的身上。

简安安打包好的袋子顿时都被撞破了,深色的菜汁泼了出来,不偏不倚,正好溅到了对方浅色的连衣裙上。

“啊……”那个女人尖叫一声,退后了几步,看着裙子上的污渍连连跺脚,气急败坏的指着简安安骂道:“你瞎了吗?怎么走路不看路啊!”

简安安顾不得去看是谁在叫她了,她立刻放下袋子,抽出手帕给那个女人擦衣服:“对不起小姐,我……我不是故意的,那个……衣服我会帮你弄干净的!”

“你怎么弄干净,这是香奈儿的高定,不能擦不能洗的!”那女人一把推开了简安安,气愤的看着她:“你这个蠢货,竟然把菜汤溅到了上面,真是气死我了!赔钱!这条裙子十五万,你给我赔!”

简安安闻言,脸上瞬间褪去了血色:“十……十五万?”

她没有这么多钱!

那女人不依不饶,她看到餐厅经理也走过来了,顿时趾高气扬的指着简安安对经理说道:“罗经理,我可是你们高德餐厅的VIP客户,今天是头一回遇见这种事情,你看看我的裙子都脏成什么样了,今天你们餐厅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经理不想得罪VIP客户,连连点头哈腰的跟那女人道歉,然后看向简安安,开口就吼道:“你是怎么回事啊?才上了几天班就毛手毛脚的,你怎么能弄脏黄小姐的衣服呢?还有,谁叫你打包剩菜在外面随便走的?你被解雇了,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我……”简安安咬紧了嘴唇,心里堵的难受,错的真的不是她!

黄小姐一听经理的话,当即上前一步:“不行,解雇太便宜她了。”

经理只求不得罪人,讨好的问道:“那您还有什么要求?”

“让她赔我的裙子,还有……”黄小姐看向简安安,冷笑一声:“让我遇到了这么恶心的事情,她不该跪下向我道歉吗?”

简安安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黄小姐。

明明是黄小姐自己没看路,不仅将错怪在她的身上,还让她赔裙子,现在竟然还要让她下跪道歉,也太欺负人了!

领班本来是听从厉少霆的吩咐,准备去叫简安安出来的,结果却没想到,因此让客人撞上了简安安。

看着简安安被缠住了,领班一头冷汗的指给厉少霆看,说道:“厉少,汤就是她做的!”

厉少霆鹰隼般锐利的眸子,落在简安安的脸上,居然是她!

随即他起身,朝着简安安的方向走了过去。

看到简安安站着不动,黄小姐很不耐烦的说道:“你还愣着干什么?我冤枉你了吗?快点赔钱,再给我下跪道歉,我的时间你耽误得起吗?”

她说着,猛地推了简安安一把。

简安安一个趔趄,就在这时……

“小心!”低沉磁性的男声从背后传来。

只见一只手伸了过来,扶了她一把,让她站直了身体。

简安安被他扶着站起身,当她扭头看清男人的脸时,有些惊讶:“厉……厉少,您怎么会在这里?”

厉少霆淡漠如冰的目光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而是看向那个嚣张的黄小姐,声音也十分淡漠的问:“吵什么?”

在云城,没人不认识厉少霆,黄小姐也不例外。

黄小姐自然清楚厉少霆是不能得罪的,只是她不知道厉少怎么会管这种闲事。

“原来是厉少,在这里遇见你,还真巧啊。”黄小姐收敛了一下神色,看到被厉少霆护在身后的简安安:“这个穷鬼笨手笨脚,弄脏了我的衣服。”

厉少霆闻言,看向简安安,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汤是不是你做的?”

简安安闻言愣了一下:“什么?”

领班在一旁赶紧出言提醒:“就是主厨离开前拜托你做的那个汤!”

简安安惴惴不安的看着厉少霆,道:“是我做的……”

难道汤出什么问题了吗?

她是不是刚得罪完黄小姐,又得罪了厉少?

那该怎么办?

然而,厉少霆忽然说道:“很好。”

“什么?”简安安惊讶的抬头。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厉少霆的嘴角刚才好像弯了一下。

领班也懵了,试试探探的问道:“厉少,那汤是有什么问题吗?”

厉少霆恢复了淡漠:“汤味道不错。”

经理没想到会是这种反转,顿时哑口无言。

这时,黄小姐清清嗓子:“那个,厉少,她会做菜是一方面,但毛手毛脚的教训还是不能少的……”

厉少霆瞥了她一眼,眸色深沉:“我的人还轮不到你管教。”

简安安傻了眼,厉少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的人?

厉少霆继续对心有不甘的黄小姐说道:“从现在起,简安安是我的专属厨师,你的衣服我来赔,可是让她下跪道歉,你还不配!另外,你是黄氏的千金吧?就等着黄氏倒闭吧!”

黄小姐顿时面色煞白:“厉少……”

厉少霆不再看黄小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递给罗经理:“结账,顺便赔偿。”

随后,他看了一眼简安安:“跟上……”

说完之后,他转身就走了。

简安安看了一眼旁边一脸绝望的黄小姐,立刻跟了上去。

走出餐厅之后,简安安一脸感激的道:“厉少,刚才真的很谢谢你帮我解围,我欠了你的钱,一定会还你的。”

厉少霆挑眉,凤眼微眯,淡漠的问:“你要怎么还我?靠你做群众演员,还是做餐厅的帮厨?”

简安安也知道靠她那点微薄的工资,再加上还要交小辛的医药费,短时间之内要还上厉少霆的钱,根本就不可能。

她有些局促道:“我会努力工作……”

厉少霆见到她神色为难,知道她还不上,于是道:“我刚才说过什么,你还记得吗?”

相关文章:

嗯嗯啊阿啊_红肿外翻吐出白浊

把拉链拉开掏出来|淫荡的少妇

污到极致的黄文_据说拉丁舞舞伴相互解决

新书连载~《毒妃当道:皇上,请接招》全本结局篇章~

爸女朋友越干越粘人:爸不可以了太深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