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无双免费阅读全文/王者无双无删节

2022-01-15 14:38 · 新商盟

平安市,拘留所探监室内。

一个青年男子,双目深邃如渊,冷静的可怕。

此人名叫沈浪,本就是一个穷得发馊的大学生,课余兼职送外卖半工半读,没啥背景。

就因为和校花关系很好,遭到校霸周子豪嫉妒,被他设局诬陷强奸。

好在当时好兄弟陈杰也在场,有他作证就可以快速洗脱罪名了。

“阿杰,我就知道你会来,等哥们儿出去了请你撸串儿。”当沈浪目光移向陈杰时,瞬间变得温和了许多。

出了事还有好兄弟前来探望,这是沈浪仅存的一丝安慰。

此时陈杰却脸色复杂,紧张中带着一种兴奋。

只听他压低了声音,咬牙冷笑:“呵,你放心,我会给你作证,证明你就是强坚犯!”

沈浪面色巨变,心里咯噔一下。

“阿杰,什么意思?都这时候了别开玩笑好吧!”

沈浪一直都拿陈杰当过命的兄弟,情同手足。

“你别怪我,人往高处走,我毕业直接到周少家的酒店当经理,改变我命运的机会就摆在眼前,那可是五星级酒店啊哈哈!”

原本还心存一丝愧疚,但一想到美好的前景,陈杰眼神中的羞愧,被贪婪和兴奋吞噬。

“陈杰,你竟然帮周子豪作伪证,良心呢?被狗吃了吗?!”

沈浪怒不可遏,可怒火到了嗓子眼又被他强行压了回去,如果不是在拘留所,他肯定会狂吼出来。

“良心?能当饭吃吗?我可不想永远都活在社会最底层,你好自为之!”

说完这话,陈杰便冷笑着离开。

而沈浪感觉,像是有把尖刀狠狠扎进了心脏。

在这落寞之时,竟是好兄弟捅了致命一刀!

曾经的忠义誓言,现在看来是多么的讽刺!

……

半年后,沈浪最终因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

可这件事成了他的人生污点,难以洗白。

之前就因为穷,被同学用有色眼光看待,现在又背上这么一个强坚犯的罪名,彻底沦为平安大学一颗最恶心的老鼠屎!

刚回到校园,很多人看他时眼神躲避,如同见了瘟神。

就在这时,又来晴天霹雳。

明明已经通过录用的第一人民医院,发来了驳回邮件:永不录用,全行业封杀!

这可是平安市最权威的医院,录取率极低,沈浪是全校唯一一个不靠任何关系就通过的人。

可现在,还有路可走吗?

沈浪在拘留所里已经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毕竟名声彻底臭掉了,只能继续送外卖,维持现状。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沈浪看了眼来电显示,脸色一变,按下接听键。

“四年了,你们终于想起我了,整整四年,知道这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沈浪嗓音沙哑,歇斯底里。

“什么破家族规矩,让我在这平安市装穷、装孙子,一直隐忍到今天才期满,还说这是什么狠人式家教!”

“我要回家!”

“回家!”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温柔软糯的女声:“少爷,您应该感谢是贫苦的身份让你认清兄弟,现在狠人家族第一层试炼结束,按照约定,您将收到一笔小小的补偿,并允许以后使用你自身所掌握的技能,第二层试炼正式开启,逐步接管狠人家族在平安市的所有产业。”

“真服了这老爹,如果不是课余时间送外卖,我早就饿死了,竟现在才想起我,沐红叶你已经准备好做少奶奶了吗?”沈浪语气冰冷。

“少爷,红叶长在沈家,受尽沈家恩惠,别的不敢想,此生唯有以身相报,尽心服侍少爷,红叶会安心等少爷回家。”

“呵呵。”沈浪一声冷笑。

打小就跟沐红叶一起穿开裆裤长大,彼此太过了解,这个比他大一岁,像是姐姐般的女人,他怎么可能下得去手。

“少爷,很快您将会收到沈伯伯发来的一笔小小补偿。”

“告诉老头,我要求不高,只想吃顿肥羊火锅,唱唱歌,然后到酒店大床房美美睡上一觉,我送了四年外卖却无法吃到一块肉,这种感觉你体会过吗?”

华夏最神秘家族,狠人家族太子爷沈浪,按照家族规矩,在继承家族万亿财产之前,必然要经历俗世历练,也就是家族定下的五层试炼。

从三岁起,老爹便开始计划将他训练成一个狠人。

为此,老爹给他招来众多隐世高人,来教他各种技能。

琴棋书画,古玩鉴赏,风水医术,奇门遁甲,武学格斗,样样精通。

四年前第一层试炼开始,沈浪被扔在平安市,身上一毛钱都没有。

并且不得使用高人师父们,所教的各种牛笔技能,让他自生自灭,磨炼意志,体验人生百态。

其实,沈浪也明白老爹的良苦用心。

家族为了防止意外,甚至也同时安排了其他几位堂兄弟,作为后补人选。

这时,有几个同学从身边经过,看到沈浪便扭头私语。

“人面兽心的家伙,本以为他很励志,没想到是个人渣!”

“臭送外卖的,这下愿望达成了,准备送一辈子外卖吧!”

“真想不通,如果没发生这事,以沈浪的成绩百分百能找个体面工作!”

“色字头上一把刀,又穷又没背景,眼馋校园里一对对情侣,想尝尝女人的滋味呗。”

沈浪愤怒到接近暴走状态,一拳狠狠砸在身旁老榕树上。

榕树丝毫未动,甚至不曾落下一片叶子。

然而当沈浪迈步离开,却可见树干上,留下一个深深的拳印,像是被铁锤砸过。

叮——

这时,一条银行转账消息出现。

“您的尾号****完成交易,交易后余额为:999999999。00元。”

随后,沐红叶又准时打电话提醒。

“少爷,九个多亿的零花钱,当做这四年来吃苦装孙子的小小补偿,另外还有市区的一家火锅店,一家KTV,还有一家五星级酒店,都被划入您的名下。”

“少爷,您可以去神州银行找行长老宋,他会帮您理财,一切都给您安排妥当,另外我还给您准备了一台代步车。”

听到沐红叶如春风般温柔细腻的嗓音,沈浪的心情总算是平复了许多。

“四年了,我这个万亿太子爷,是时候回归了,本想以普通人的身份跟你们相处,换来的却是恶意,不装了,我摊牌了!”

半小时后,沈浪便来到神州银行分行。

沈浪计划,取出一部分钱来当零花钱,其他让沐红叶提到的老宋,帮他理财。

今天来银行办理业务的人很多,沈浪不想太高调,于是没有直接见老宋,而是领了序号条,便坐下来排队等候,后面的人络绎不绝。

这时,一名身穿银行制服的女人,走了过来。

身材不错,脚踩着高跟鞋,甩着屁股,风风火火。

“这位先生,我是银行大堂经理杨雪,请问您要办理什么业务?”杨雪挤出一个职业假笑。

“我先取一部分钱。”沈浪淡淡道。

“先生,由于今天业务很忙,不如到自助取款机取钱,给后面的顾客腾出位置,这样能够节省时间效率,还请先生理解。”杨雪说。

“自助取款机限额,我要在柜台取。”沈浪不慌不忙的回答。

正常取的号,凭什么要让给其他顾客?!

“先生,柜台真的忙不过来,有很多业务要办理,请自助取款吧!”杨雪有种赶人走的意思。

如果取的钱很多,确实只能到柜台办理了。

杨雪盯着沈浪,浑身上下扫了一遍。

可沈浪这个送外卖的,实在无法让杨雪把他和有钱人联想起来。

“那他们为什么可以在柜台取钱?”沈浪指了指窗口前的人。

“因为他们的取款数额巨大,均已超过了一百万。”这时杨雪双手抱臂,趾高气扬。

沈浪一脸难以理解的表情。

这年头,一百万也算是巨款了吗?

“那算了,我不在柜台办理了。”

沈浪觉得,如果在这些员工眼里,一百万都是巨款的话,那么工作效率值得质疑。

毕竟今天要办理九个多亿的业务,很担心这些普通员工没见过世面,万一脑袋一热,操作失误咋办。

而这时,杨雪却认为戳穿了沈浪,她红唇微翘,冷漠道:“浪费时间!”

“是啊,真的浪费时间呢,我直接见你们行长老宋吧。”

沈浪也不知道老宋全名叫什么,反正沐红叶已经给他安排妥当,再怎么牛逼也不如他牛逼。

话音刚落,杨雪却翘起了眉毛。

细细的柳叶眉,被她挑得老高。

“老宋是你能直呼的吗?”

“不然呢,难道叫小宋?不好吧。”沈浪一脸认真的表情。

而杨雪顿时脸色阴沉,冷若寒霜。

“保安!保安!这人扰乱银行秩序,把他给我弄出去!”

两名保安,闻声迅速赶来,牛逼哄哄往沈浪面前一站,看起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沈浪冷冷扫过这俩保安一眼,浓浓杀气显露,气势直接盖过对方。

狠人家族第一继承人沈浪,三岁就学习格斗,七岁被扔进狼窝,与狼争食,岂会惧怕区区保安!

保安被这强大的气场镇住,犹豫不决。

“还愣着干嘛,立刻把他弄出去!”杨雪咬牙跺脚,胸口也跟着起伏。

“我看谁敢!”沈浪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不可一世,“谁若往前踏一步,我定让他抱憾终身!”

保安不敢往前,身体似乎僵住。

杨雪气得脸色憋红,柳眉倒竖。

“一群废物!”杨雪怒指保安。

“你也别为难保安,我今天来这不是吵架,带我去行长办公室,我要见老宋。”沈浪冷声说道。

杨雪突然想起,今早宋行长提起过,要接待一位贵客,难道是这个年轻人?

转念一想,杨雪很快否定。

如果是宋行长接待的贵客,怎么可能是个送外卖的。

而且她在银行系统工作,掌握着平安市上流人物的资料,可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年轻人啊。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名牌的中年男子,走进银行大厅。

杨雪见到此人,立马笑脸迎了上去。

“郑总,您来了,如果您有要紧事,您可以直接到vip贵宾通道办理业务。”

杨雪对这个郑老板,特别热情,近乎谄媚般的凑上去,还略带暗示的挺挺胸。

郑老板盯着杨雪丰腴的身材看了几眼,目光火热,笑道:“杨经理,我找宋行长有点事。”

杨雪一听,瞬间明白。

她与郑老板打交道已有三年,知道郑老板是个身价千万的老总,估计就是宋行长一大早就在等待的贵客。

“郑总,这边请,宋行长已经恭候您多时。”杨雪挺着胸脯,就要把郑老板往行长办公室领。

突然,杨雪又想起沈浪,担心离开后沈浪还会闹事。

于是,她踩着高跟鞋,啪啪啪小跑到沈浪面前,指着沈浪警告:“若你再无理取闹,我就报警!”

说完这话,杨雪扭头就走,甩着滚圆的翘臀,凑到郑老板身边,几乎就要把身子贴上去了。

“很抱歉郑总,让您久等了。”

郑老板也是无意中好奇的问了句:“杨经理,这小子干嘛的?”

“不用管他,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屌丝。”杨雪回答。

“呵呵,社会底层。”郑老板说着,还不屑的瞥了眼沈浪。

杨雪已经带着郑老板,来到行长办公室,并敲了敲门,“宋行长,您的贵客来了。”

为了能让宋行长知道她热情招待了郑老板,于是在开门后,杨雪并不打算离去,而是在行长面前露露脸,给行长一个好印象。

刚开门,宋行长便露出一个热情的笑容。

可是,一眨眼,笑容便瞬间凝固。

“沈公子呢?”宋行长眉头皱起。

“沈……沈公子?”杨雪简直一头雾水。

杨雪还在纳闷中,郑老板已经很是自来熟的走进门。

“老宋啊,你还真挺懂我,连茶都给我泡好了。”郑老板坐在茶桌前,就要倒茶。

而这时,宋行长眼神凌厉,对郑老板说:“老郑,你的事我明天跟你聊,今天我有很重要的事,你先回去吧!”

郑老板见宋行长眼神不对劲,放下茶杯,也很不乐意。

“好吧,我明天再来!”郑老板有些生气的离开。

然而,宋行长并没有感觉不妥。

这是为沈公子专门泡的明前龙井,茶是好茶,水是云台山甘泉。

比起沈公子,郑老板算个狗屁!

“宋行长,郑老板不是您今天要接待的贵宾吗?”杨雪很懵。

“你懂个屁!郑大光怎么能跟沈公子相提并论,拜托你以后有点眼力见儿!”

此刻,沈浪穿着“黄袍”外卖服,找到了行长办公室。

杨雪看到沈浪,顿生厌恶。

刚被行长训斥一顿,杨雪决定好好表现,把这个碍眼的臭屌丝推出去。

“你怎么还没走?赶紧滚开!行长的办公室不是你能随便进的!”

杨雪大眼珠子瞪得溜圆。

沈浪立在门前,岿然不动,只是静静说道:“我姓沈。”

宋行长如遭电击,赶紧走上前来。

“是沈公子吗?”

“你是老宋吧,沐红叶让我来找你。”

“快请坐沈公子,我特意为您泡好了茶,您请享用。”

宋行长一听这话,变得更加热情和谄媚。

他心里明白,敢直呼红叶小姐大名的,这世间还能有谁,唯有沈公子!

杨雪一头雾水,难以理解。

一个臭送外卖的,怎么就成贵客了?

还没等杨雪想通,宋行长便把巴掌拍了过来。

啪!啪!啪!

三个响亮的耳光,把杨雪的粉底、腮红都打花了。

“愚蠢!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宋行长可不管那么多,直接丢车保帅。

他听说沈浪背后的狠人家族,富可敌国,更掌握国之命脉。

杨雪被这三巴掌彻底打醒,她终于明白,无论这个身穿外卖服的年轻男子到底什么身份,都是她这个层次绝对不能动的人。

无法接触,无可触及!

“沈公子,让您见笑了,我们谈正事吧,红叶小姐,托我把这件东西交给您。”

说着,宋行长便打开了私人保险柜。

里面不是黄金,不是美刀,不是金表,而是……

轩尼诗毒蛇GT的车钥匙!

全球限量十台,华夏国限量三台。

最高时速可达435km/h,完爆兰博基尼、布加迪、柯尼塞格等顶级超跑。

荣获世界最快跑车头衔。

这是有钱都买不到的顶级超跑!

宋行长极力控制情绪,但双手还是忍不住在颤抖。

他一脸羡慕的盯着车钥匙,无比眼热。

能拥有这样一台顶级超跑,是多少男人的梦想啊!

“哦。”沈浪却很淡定的接过车钥匙,轻松自然。

从儿时的记忆里,就豪车相伴。

五岁那年,在阿斯顿马丁的真皮座椅上撒过尿。

十岁那年,还偷偷开着父亲的帕加尼风之子去小学泡妞,被罚扔进狼窝呆三天。

“沈公子,红叶小姐还交代,轩尼诗毒蛇这台车子停放在平安市超跑俱乐部,去找一个叫吴良的人。”

“这个女人,到底在搞什么啊,家族不是说好让我低调的吗,我在这平安市开毒蛇上学,能低调的起来吗?”

沈浪嫌弃的将车钥匙塞进裤兜,四年的装穷生活快让他习惯。

宋行长听到这话,尴尬的挤出一丝笑容。

开着全国限量三台的顶级超跑上学,就连平安市首富的儿子都不能奢望,巴不得拿这车泡妞呢,而沈公子却一脸嫌弃。

不过宋行长很快就想通了,狠人家族在华夏颇为神秘,据说国内国外均有富可敌国的资产,并且还有比财富更加无可匹敌的神秘力量。

像沈公子这样的身份,即便是顶级超跑,也与代步车无异。

宋行长不敢继续往下想了,他明白沈浪这个层次不是他能触及到的,对狠人家族的秘密知道的越少越好。

“请沈公子放心,我签了保密协议,绝对守口如瓶,配合您在平安市的俗世历练,下面我们就来做投资规划,根据红叶小姐的指示,由我帮助您投资理财,也就是钱生钱。”

沈浪点点头。

其实,沈浪认为拿这点零花钱理财,有些小题大做,但是老爹经常给他灌输富儿穷养的观念,沈浪并不是很看重金钱。

如今他可以使用所掌握的各种能力,只要自己愿意,就算在京都也照样占据一席之地。

狠人家族继承人,可不仅是个只会挥霍钱财的废物。

完事之后,宋行长把沈浪恭恭敬敬送到银行大厅。

此时,郑大光并未离开,他想看看到底是谁,能让宋行长如此重视,甚至不惜得罪他这个身价千万的老总。

郑大光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一幕。

宋行长竟然亲自站在银行门口,对一个身穿外卖服的年轻人点头哈腰。

而这个年轻人,正是杨雪要轰走的外卖员!

“是……是他?我没看错吧?!”

郑大光眼盯着沈浪,动作熟练的骑上小电动,轻松自如,一气呵成,一瞧就是从业多年的外卖老手。

沈浪扬长而去,都懒得去看身后鞠躬的宋行长。

郑大光的三观,在这一刻被彻底颠覆!

半个小时后,沈浪站在超跑俱乐部门前。

这是平安市唯一一家超跑俱乐部,也是本市最权威的超跑交易渠道。

那些进口超跑,都在此地交易。

沈浪把小电动在门口一停,就走了进去。

俱乐部女前台,正在拿着一支口红补妆。

用余光瞟到一个外卖员,感到很纳闷。

按照规定,这家超跑俱乐部不允许任何人点外卖。

“你好,是谁点的外卖?”女前台微微皱眉。

“我不是来送外卖的,我找吴良,让他来见我。”沈浪淡淡回答。

吴良?这可是超跑俱乐部的会长,平安市最大地产公司老总之子,这个送外卖的好大口气!

女前台认真看着这个面容清秀帅气的同龄男子,确定不是二代圈里的人。

“你是来买车的?”

“不,我不买车,我提车。”

女前台瞬间有点懵,提车和买车,明明同一个意思,为什么他要分开说?

并且,女前台很疑惑,什么时候送外卖的,也能买得起超跑了?

超跑俱乐部的车,最便宜的也要两百万,若是此人真能买得起超跑,还用得着骑小电动送外卖?

一连串的疑问,在女前台的脑中闪过。

“吴少出门了,估计很快就能回来,请稍等一会儿。”

其实,女前台也不知道吴良什么时候回俱乐部,她是觉得一个送外卖的应该也没什么要紧事,随便敷衍一句就够了。

说完这话,女前台又拿起小镜子,给自己补妆。

在超跑俱乐部上班,必须得把自己打扮的精致,万一被哪个玩超跑的富二代看上,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这时,又走过来一个女孩,穿着和女前台同样的制服筒裙,很显然也是俱乐部的员工。

两个女孩凑到一起,聊着八卦。

“听说没有,最近俱乐部新来一台轩尼诗毒蛇,哇塞超级酷啊!”

“肯定是某位超级富二代的座驾,如果我将来男朋友能开得起这种车就好了!”女前台眼神中尽是羡慕。

“毒蛇根本不敢想,全国限量三台!”新过来的女孩说。

“那肯定是吴少的车了,好想要个吴总这样年少多金的男朋友啊!”女前台再次发出感慨。

听到女孩子在八卦,沈浪不想参与,他静静坐下,掏出裤兜里的碎屏智能机。

这幅寒酸样子,让刚走过来的女孩有些心疼。

“真没想到外卖小哥还挺帅气的,即便穿着外卖服,气质也与众不同。”

女前台则是撇了撇嘴,丧着脸小声说:“帅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还不是照样送外卖,你看看他那部手机,屏幕碎了都舍不得换,也太穷酸了点。”

“就算没钱,有颜值也行啊,外卖服穿出了阿玛尼的气质,嘻嘻我偷偷拍个抖阴。”

“服了你,又犯花痴,能不能现实点?”女前台手拿化妆盒,朝闺蜜翻了个白眼。

此刻,沈浪皱起了眉头。

他盯着手机邮箱页面,一脸发愁的表情。

这是本季度火锅店、KTV、五星级酒店的财务报表。

在他接收三家店之后,三个财务按照程序,需要把盈利情况,如实汇报给他这位最大股东。

“上个季度总共盈利1。2亿,看来这三家店在平安市很火爆,原本还想靠自己的能力赚钱,老爹这是逼我堕落啊!”

沈浪在心中默默盘算着,计划将来自己搞点产业做。

作为狠人家族唯一继承人,沈浪不想成为一个只会享受的废物。

二十分钟过去,超跑俱乐部门外,突然响起汽车轰鸣声。

只见,从车中走下一个西装笔挺的年轻男子。

相关文章:

宝贝儿你都湿透了还说不要|女性安慰自己的手法

骨肉sm|办公桌下吸一边听报告bl

孕妇晨尿和酒精混合.帮男票口图片教程

在老挝泡妞的真实经历/红肿外翻吐出白浊

双飞风韵犹存两个熟妇,够浪熟妇让你爽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