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庄主夫人美如画最新章节列表

2022-01-15 14:58 · 新商盟

“没……我没不舒服,就是饿了。”小雨不好意思的说道,太热情了,她还是吃东西吧。

小雨郑重的接过碗,小小的一块白色汤饼,闭上眼睛咬了一口。

哇,好难吃啊,好想吐,可看到赵群微笑怜爱的目光,小雨怎么都吐不出来了,嚼吧嚼吧囫囵吞下去,赶紧喝口汤顺顺,咦,怎么是苦的,小雨好想哭,可又不得不吃完,因为赵群就这么看着她,她不吃完,好像就特对不起她,是个大罪人一样。

晚上,张大牛带着余晖回来了,身上灰尘扑扑,身上头上都是泥土和碎石灰。

当看到张大牛小心翼翼从怀里拿出20文钱给赵群,赵群开心的说,“这次怎么这么多?不是都10文一天吗?小雨病还没好全,我正想再给她买一副药吃嘞。”

张大牛不自觉的动动胳膊,每次上下抬的时候,都会停顿一下。

“你怎么了,受伤了吗?”赵群立刻就发现了,赶紧把张大牛扶到凳子上坐下,“要不要紧,我去给你请杨大夫来。”赵群正要冲出去,就被张大牛拉住了。

“没事,别花那冤枉钱,就是闪了一下,养养就好了。”张大牛小声的和赵群说,“因为我受伤,老板多给了点,别让孩子听见了,让他们伤心。”

赵群又想哭了,赵群小心的扑到张大牛肩膀上低声哭泣,张大牛就低声安慰。

小雨在里屋还是听见了,喉咙不自觉的哽咽,特别想哭,这个家虽然穷,但是他们都很相爱。

……

这样过了一天,两天,三天……小雨依旧在这里,场景没有换,人也没有变,小雨才相信自己是穿越了。

好了,言归正传。

张小雨利索的收拾好自己,走出了房间,她娘在外面的院子里呢。

来这一个月了,张小雨还是无法接受这没有厨房,没有卫生间的日子。

当然,这个村虽然小,但也不是哪家都和她们家一样穷的,大部分的人家都盖有厨房、茅房之类的。

她们家用的茅房是公用的,对,没听错,就是公用的。就是挨着的几家搭伙用的,是个四面围住,上面随便盖了些玉米杆,没有门,门上挂着一块破布,其实都不能说是布,反正不知道是什么,轻轻一扯就会坏。

里面可没有抽水马桶,也没有便池,也不是什么砖头堆砌的那种,而是就在一个坑上面,随便搭了两块长长的木板,底下全是粪水,站上前还晃晃悠悠的,不注意都得掉下去。

张小雨看着面前的茅房,再次深吸一口气,这才小心的踏上木板,解决了五谷杂粮的轮回之事。

上厕所的时候,还得小心点,因为这是男女共用的,一般来上厕所的女人都会叫自家人在门外守着,免得有人闯进来。

而一个人的时候,听见有人的脚步声,就会咳嗽两声,提醒外面的人,里面有人了。

张小雨回到自家院子里,她娘正砍柴烧水呢,屋檐下整整齐齐的放着许多木柴。

院子里有两个火灶,一个是用泥切的,洞口小些,是平时炒菜做饭用的;另一个是石头切的,洞口大些,是平时用来煮猪食的时候用的,当然,也可能做些别的时候会用到。

“娘,要我做什么吗?”张小雨看着她娘忙进忙出的,出声询问道。

“不用了,你大病初愈,就坐在火边烤火就好,看火小了就添点柴。”她娘拿个盆,在那里择野菜嘞,把能吃的,好的选出来,不好的就给猪吃。

她娘穿着青色粗布衣服,上面还缝着几个补丁,虽然衣服破旧,但是却洗得干干净净的,腰上围着个围兜。

张小雨坐在火边,火烧的旺旺的,照得她脸也红红的,现在才早上8——9点左右,虽然是夏季,还是凉飕飕的,可是张小雨坐火边却暖乎乎的。

她已经知道了,这里是一个中国古代没有出现过的国家,叫白索国,而她所在的这个村叫白村。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到现代,想着现代的自己被车撞了,结果不是植物人一样的躺在床上,应该就是已经火化了。

“唉!”张小雨又叹了口气。她宁愿活在现代当个菜鸟,也不愿意在这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

“小雨啊,你叹什么气呢?”她娘听到张小雨叹气就问道。

“啊?”张小雨想起她娘问的话,可怜兮兮的回答:“哦,就是在想什么时候才可以吃饭,我都饿了!”娇俏的声音,听的人心都软了。

“还早嘞,等你爹他们回来了才能开饭,你要是饿了,我给你弄个饼子吃吧!”她娘关心的说道。

“不用了,娘,我等爹他们回来再吃吧!”张小雨看着眼前的娘,就想到了想到爸妈来,她要是回不去了,他们该多伤心啊,幸好她还有个哥哥,可以照顾他们,虽然她哥也没什么大本事。不过性子好,不会亏待了爸妈。

唉!张小雨心里又叹了口气,她贸然占了人家的身体,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不过还好,她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不然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原主的记忆断断续续的,好些记忆都是模糊的,可能是年纪太小吧。

这里就是个小山村,也就百十户人家,她家虽然穷,可也没有虐待了他们,她除了有个哥,还有一个姐,她姐已经嫁人了。

中午,她爹和哥回来了,走在前面扛着锄头的,就是她爹张大牛,45岁,一个地地道道的庄稼汉。因为胳膊还没好,就没去做工。

后面一个拿着水壶的,是她哥,叫张小泉,15岁,从小跟着他爹种地,皮肤黑黑的,偶尔还跟着他爹一起去给地主家干活换钱嘞。

“爹,你们回来了?”张小雨开心的和她爹打招呼。

“恩,好些了没有?”他爹也关心的问了张小雨一句。

“好多了,不难受了。”

“恩。”然后她爹摸摸小雨脑袋,什么都没说,放下锄头,走到凳子上坐下。

她哥张小泉对着张小雨笑了笑。

张小雨帮着她娘把菜端上桌,一个大盆里装着主食——就是玉米面混合野菜煮的粥。

说粥都有点夸张了,准确点说,应该是野菜汤——就是一把玉米面混着野菜煮成的一大锅汤。

一个大碗里放着四个成人拳头那么大的,隔水蒸熟的番薯。

还有一盘炒萝卜,其实应该是水煮的才对,因为里面没油没盐的。

你问为什么不放?因为穷啊,至于盐这种东西,说了大家可能都不信,那就是块石头,放在锅里和菜一起炒了,在把石头捞起来,这就是盐了。

虽然日子艰苦,大家还是过得有滋有味的。

可是,小雨想,既然她已经在这儿了,大家又对她这么好,她一定要想办法带全家一起奔小康,过好日子,至少要吃饱穿暖吧。

她打算先看看有没有什么商机,等赚了钱,就可以换个有厕所的房子,最好一人有一间。因为这个房子小不说,还是租的,这怎么行呢。

吃完饭,张大牛和张小泉就下地了,张小雨帮着收拾碗筷刷洗,打扫屋子。

赵群则是在一边凳子上坐着绣花,小雨看过,绣的可好了,她娘绣的这些个帕子荷包的,可是要去镇上换钱的。

可惜她天生没那个细胞,拿不了绣花针,她娘也就不为难她了,她也不为难自己,还是另想办法吧。

张小雨将家里收拾好之后,就准备出去走走。这些天,她过得是水深火热啊,就躺在床上,赵群也不让她下床,跟坐月子似的。“娘,我去给爹爹他们送点水,晚点回来啊?”

来了一个月,因为生病,每天病怏怏的,最多就走到院外看看,不敢走远,身体没力,走远了怕走不回来。

“好的,你去吧,累了就歇歇再走,早点回来!”赵群抬起头,对小雨嘱咐道。

“哎,我知道了,娘!”小雨手里提着水壶,一晃一晃的走出赵群视线。

……

赵群是个温柔可人典型的江南女人类型。做事细心,事情安排得井然有序。和人也不起冲突,不过人家欺上门来,也会直接面对,不会忍气吞声,是个精明干练的女人。

张大牛不是个精明能干的,但是憨厚、老实。你对他好一分,他能翻倍还你。你要是坑他,他也不怨你,就是再也不深交。

张小泉就是个大男孩,心思纯洁,继承了张大牛的憨厚,又有赵群的细心,体贴、懂事。

……

张小雨这还算是穿越来之后第一次出门,看着远处被分成一块一块的土地,上面种植着作物,绿油油的,还有人在里面劳作。

这个小山村是个四面环山,大家都居住在山下的平原处。

张小雨慢慢走在小路上,都是泥路,幸好不是下雨天,要不就得满是泥泞。

“小雨,身体好了?好久没见你出来了呢!”这是村里的李大娘,丈夫死了。家里还有一个13多岁儿子,她独自将孩子拉扯大。

家里还有一个13多岁儿子,她独自将孩子拉扯大,家里虽然也不富裕,不过人不错,谁家有点什么事都愿意帮忙。上次的面粉就是在她家借的。

“是啊,谢谢李大娘,我已经好多了,这不是今天天气好吗,就出来走走。”张小雨仰着头,笑着和李大娘打招呼。

“是啊,天气好,就是这天天的大太阳,要是干旱就不好了。”李大娘担心的自言自语。

不会吧?她刚来就闹旱灾?她又不是灾星降世,走哪哪就是灾难!

和李大娘说了两句,李大娘就回家了,张小雨继续慢慢悠悠的向自家田地的方向走去。

她家的地离家很远,在村里南边的山脚下,家却在北边,之间隔着起码两里路。

路上碰到好些村里的人,都有和张小雨打招呼,张小雨也开心的对答如流。

走了许久,张小雨觉得脚都有点疼了,才看到自家的地,张大牛和张小泉都在地里忙着。

他家这块地怎么说呢,正在山脚下被树阴着不说,地里也有好些大石头坐落在地里。而且一看就是非常贫瘠的,她家怎么会有这么一块地啊?

蹦蹦跳跳的走过去,“爹,哥哥,喝点水,休息一下吧!”张小雨把水壶放在地上,倒了两碗水递给张大牛他们。

张大牛接过咕噜咕噜两下就喝了,张小泉走过来坐下:“小雨,你怎么来了?”

“我来给你们送水啊!哥哥,我问你个问题,咱们家的地怎么在这个地方啊?”又远,又差劲。

张小泉挠挠头,憨笑着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知道这是爷爷他们分给咱们家的。”

啊?

“那咱们家还有地吗?”不会就这么点吧,看着就一小块,怎么养活家的?

“哦,还有一块。”张小雨答道。

“在哪呢?”我说呢,原来还有一块啊。

“咯,在那不是。”张小泉给张小雨指着,离这块不远处,更靠近山下的地方,而且更小。

张小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次确认的问道:“哥哥,你确定吗?那块是我家的?”

“对啊,我天天都在咱家地里忙活,还会认错不是?”

我的个天,这才多少点啊,别说一亩了,怕是连半亩都没有吧。

我命休矣,这下还怎么搞,她本来还说,如果她家地多的话,就可以种点别的东西,或者种植果树什么的,发家致富。这下别说是给她做实验了,这一家的口粮够不够吃还另说呢。

“爷爷们呢?”不怪张小雨问啊,实在是她来这么久,就没听到谁提过一句,她还以为爷爷什么的都死了呢。

“我听娘说,她和爹刚成亲没多久,就给分出来了,这块地就是爷爷他们分给爹的。然后他们就不和咱们家来往了。”小泉淡淡地说道。

“没事,不来往就不来往,我们也没饿死不是?”

“对了,我们住的房子不是租的吗?怎么这么差?”不会是被坑了吧?小雨觉得,不能给钱还住破房子啊。

相关文章:

家庭乱伦小说 畏饱饥渴难耐的熟妇_绝美老婆爱上我

硬了啊插我哦好大-雪白 粗大 张开 轮流-熟妇的荡欲

小攻把小受做到失禁_吻嘴胸全身好爽床大全

老汉玩小嫩苞小说_小说中揉捏胸最详细的

那层膜一触即破全文&抓住床单承受进入冲撞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