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伸进她的乳罩里揉搓着|公务员官场猎美

2022-01-14 08:34 · 新商盟

推到了第二个档位,那个振动骤然就加重了起来……

随着玩具力度的加大,王姨的反应让我欢喜不已,她一只手抓住床头,另一只手抓在我手背上,指甲都快刺破我的手背了。

同时,头猛地往上一昂,那小蛮腰弯曲的像个小船儿。

“小海,快,快住手啊!再不住手,阿姨真的是没法原谅你了。”她咬紧双唇,用力想要把我的手推开。

阿姨,我才不要你的原谅,我要的是你的人。咕噜噜,我连吞几口口水,另一只手不想再闲着,一下就扣在了王姨那小蛮腰上,并逐步朝着她平躺的小腹上摸索而去。

此刻,王姨的身子无比敏感,我的手一触上去,她就赶紧用那只抓在床头的手来制止,可是那手一松,她的上半身一下子就往前倾斜了下去,整个上半身挤压在了床头靠背上。

尤其是胸前那两个高耸,挤得的都快要裂开了。

“小月,你的这里怎么这么大啊?”我的手沿着她的小腹往上游走,一把就握住了其中一个雪白。

抓住王姨的雪白,我的心简直都快要融化了,手心一感觉到那馍馍的柔软与光滑,不自觉地,就一张一合抓了数下。

“呜……”王姨捂住嘴在叫。

这下,她不抗拒了,而且还捂住嘴叫,不就是意味她默许了吗?

我正欣喜若狂,就又听见了王姨的拒绝之声,她道:“小海,你在阿姨心目中可一直是个好孩子,你不能这样对阿姨,阿姨也是为你好,你看阿姨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你还是个高三的学生,再说了,这样对得起你的女朋友小月吗?”

别说我压根就没有女朋友,就算有,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王姨这番话也是不可能扭转我的渴望的。

我也才发现,王姨不再阻止,并不是默许了,而是她整个人被卡在了玩具和床靠背之间,前面是床靠背,无法向前一步;后面是那个玩具,退后,那没入的更深,反应只会更激烈。

这个姿势,还真是怪叫王姨尴尬的。

我偷乐着,又捏了捏王姨另一个馍馍。跟着,我把王姨长长的秀发全部弄到一边,身子探过去,就在她的耳朵边吹着气,说:“小月,我真的是太难受了,我快受不了了,我知道你也一样,要不你就成全我,好吗?”

王姨的声音也异常的急促,不过,有一大半应该是累的,她气喘吁吁拒绝道:“小海,这,这真的是不行,你看清楚了,我不是小月,我是王姨啊,就算梦游,你也不应该认错人啊,快住手吧,阿姨求你了。”

王姨,算我求你了,你就从了我吧,我现在也是被你给逼上了梁上啊!你只有让我彻底占有了,我们发生了那种关系,那我才放心啊!才敢放你一马啊!

我内心何尝不焦急,可也不敢硬着来。

我只能继续全当啥都听不见,那个握着玩具的手暗暗再次加大频率,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抓住了王姨的香肩,两只手同时用力,成合围之势,让玩具的效果发挥到了极致:“要是这样呢?这样的话,小月你还能忍得住吗?快答应让我那个,否则,我会一直这么让你舒服下去的。”

第五章

相比之前,王姨这下的反应就更加叫人魂牵梦萦了,她整个人直接一扭曲,侧翻了下去,双腿夹得非常紧,一时半会我的手都没法抽出来,与此同时,我感觉到手上猛然扑来厚厚一层异物。

“小海,不,不可以……”王姨发出电流般细腻的声音,她这样的拒绝毫无力度,看起来更像是欲拒还迎。

“为什么不可以啊,小月,你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上次我看到你跟一个陌生男的打电话,而且还一边通着电话,一边摸自己下面,你是不是已经跟那个男的做了那种事,你就不觉得对不起你的男人吗?我才是你的男人啊!”我故意这样说道。

王姨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赶紧摇头辩解道:“没有,阿姨没有……”

王姨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马上改口:“小海,那是你女朋友的事,跟阿姨没关系,你怎么能算在阿姨头上呢?”

王姨勾着一双玉腿,尽显后面那两边的丰硕。一股麻酥酥的滋味再次袭击我的心间。

“你还狡辩,你看,你都这样了,快从了我吧!”我说着,就激动地将手扣在了王姨后面那白润之处。

太美妙了!

王姨这下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力气,任由我的手掌在她后面的那两个大地盘上肆意游走。

“小月,松开一点,让我把这个东西拿出来,该换用我的了。”我推住王姨的那里,用了点力气,才最终将那个玩具从王姨紧闭之处拔了出来。

就在那一刻,我看到王姨紧咬双唇,满脸都是享受的表情。

“够,够了……小海,这样够了吧?”王姨似乎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王姨,你是够了,可是我还没尝到滋味呢,你这么说未免也太自私了吧?我不乐意的想着。

手里拿着王姨的专属玩具,阵阵味道在热气的带动下扑进我的鼻孔,顿然有种想尝一口的冲动。

王姨瘫软在那,用迷离的眼神凝望着我,见我把玩具一点点往嘴边送,她喊道:“不要,小海……”

“哇,好好吃啊!”我哪会听她的,已经美美品尝了一口。

王姨见状,羞愧难当,就拉过被子,盖住了脸:“小海,请你出去,再不出去,阿姨真的要叫了。”

王姨说着,继续拉扯着被子,想把自己全部遮挡起来。

我知道,王姨肯定是吓唬我的,一直说要叫,可一直都没叫,真忍不住要叫的时候,自己还乖乖捂住嘴。现在都已经逃离玩具的控制了,王姨不还是没有真撕破脸吗?

这些给了我很大的勇气,我也必须给我下面的兄弟一个交代,没办法,我像得了魔怔似的,一把抓住被角,一掀,把被子丢向了墙角,身材完美的王姨就又完全展现在了我面前。

王姨见状,就赶紧拿起枕头,遮挡自己,可枕头面积太小了,她只能蒙住自己的脸。

王姨这是在掩耳盗铃吗?管她呢,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跪上了床,向王姨一点点爬去。

“你这样对得起你的好兄弟张子枫吗?我可是他妈妈。”王姨也不看我,就蒙在枕头里做最后的宣言。

王姨,对不起张子枫的可是你自己,不是我李海,你不提还好,一提,那我就更要替我好兄弟,以及我好兄弟的爸爸教训你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了。

“小月,我来了……”我抓住王姨的两条腿,往上一推,露出那里,对准后,腰身就猛地往前送去……

眼看我的下面就要进入王姨身体里,内心不知道有多兴奋,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外面传来了开门声,接着听到张子枫的声音:“海哥……”

只这一声,就把我跟王姨两个人吓得够呛,尤其是我有点骑虎难下了,要是这时候收手,那就暴露我是假梦游,要是不收手,下一刻张子枫就该出现在门口,看到我正要上他妈妈……

更关键的是,我太舍不得这次机会了,要是这次没有成功得到王姨,那下次只怕是再也无缘了。

王姨本来想扬起身子,可身子一向上,私密处就碰到了我的那个,如果再继续往上,那我的那个瞬间就会滑入王姨的身体里,王姨不敢继续向上,就又跌躺了回去。

“小海,快,快去把门关起来,要是被子枫发现我们这样,那就真完了。”王姨慌忙说道。

我被刚才那一下触碰给爽昏了头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王姨就又说:“小海,快啊,把门锁上,关上门,阿姨都……都听你的。”说完,她的脸更红了。

王姨这样说,那岂不就是接受被我品尝了?

也对,当下这种情况,要么就是被她儿子张子枫抓奸在床,要么就是乖乖服从我,要是他儿子看到这一幕,她以后要怎么面对自己的儿子啊,所以她只能选择乖乖就范。

此时,王姨不好意思直视我,把头扭向一边,那模样别提有多勾人了,“咕噜”,我猛吞一口口水。

但现在可顾不上直接上去将她扑倒,等关了门再慢慢享受也不迟,而且等下也可以不用再继续装了,反正王姨已经答应让我尝她的鲜了,直接一边喊着“王姨”,一边享受着王姨,那才刺激呢!

没想到的是,我刚起身,王姨就赶紧下了床,动作比我还快,一下子就跑到了门口,把门给推上了。果然,还是王姨比我更怕被张子枫看到这一幕。

这也让我意识到,王姨很有可能是骗我的,只是暂且打发我,好自己起来关门,还好,目前我仍旧没有漏出马脚,也多亏王姨每给我露馅的机会,王姨,谢谢你啦!待会我还可以继续享受你呢,哈哈……

“妈,你还没睡吗?”

还没高兴一会儿,张子枫就敲门了,这会儿王姨还没来得及把门给反锁上呢!

问话的同时,张子枫还拧住了门把手,就要推门而入,来不及保险,王姨就用力把门给顶住。

“妈,你在里面吗?”张子枫感觉到有人在顶门,起了疑心,并加大了力度。

妈的,完蛋了……张子枫,没事干嘛不好好睡觉啊!冲击来看到我跟正享受你妈,这对你有和好处啊!

“子枫,妈妈已经睡了?大晚上的不睡觉,叫我干嘛?”王姨沉住气,尽量克制住自己紧张的语气。

“妈,你在里面干嘛呢?快开门,让我看看。”张子枫直接就撞门了,砰砰砰……

还好,这时王姨已经拧上了门锁。

“妈,快开门,让我进去看看啊!”张子枫不依不饶。

“你都这么大了,大晚上进妈妈房间不合适,快回去睡觉,明天还要上课。”王姨背靠在门上,慌张急了。

本来我也很慌,但这会儿,王姨已经把门给锁上了,我就一点都不怕了,因为王姨的老公是个有钱人,家里的门都是那种很贵很结实的,凭张子枫怎么折腾也不可能弄得开,而我在屋内,王姨更是不会主动把门打开。

“妈,你开门让我看看我再睡。”张子枫继续敲着门。

“都说了,妈要睡了,不方便。”王姨又羞又愤怒。

听到王姨为我撒谎,别提有多刺激了,我甚至想现在就上去尝王姨的美味,然后故意弄出点动静让外面的张子枫听见,然后张子枫继续追问王姨怎么了,王姨一边享受着我的弄,一边继续欺骗张子枫……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是你儿子,让我进去看看怎么了?”张子枫还在不肯作罢。

纳闷了,他干嘛非要进来看啊?但,当下我才懒得去细想,反正他进不来,我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他这样一直在门口瞎闹,反倒更进一步刺激到了我。

要知道,他妈妈,我的王姨此刻仍旧是一丝不挂地暴露在我面前,那高挑的身形,内白的皮肤,还有她两腿间的那片神秘地带。

“王姨,小海我要继续品尝你了哦!”心里默念着,我就迫不及待地向门口的王姨走去。

王姨一双手环抱住在胸前,摇着头,轻声道:“别,别过来,小海,你别过来,阿姨求你了。”

不知怎么搞得,王姨越是拒绝,我就越是兴奋,而且更要命的是,王姨只知道护住上面的两个大馍馍,却完全忽略了下面那个刚刚流了很多润汁的地方,要知道,刚刚我的那里可是清晰地触碰过王姨的那里了,别提有多柔软和顺滑了。

刚才还因为有些害怕,自己的那个有点软下去了,现在盯着王姨那里,邹然又雄岸了起来,随着步步靠近王姨,我的那个简直就快要到爆炸的地步了。

“小月,我,我要进去,你看我这,不进去是不行的。”我一只手抓住自己的那个,另一只手向王姨的双腿之间伸过去,手指触碰到潮湿的那一瞬间,王姨身子一抖,双腿马上夹紧。

“小海,子枫,子枫他还在外面没走的,今天你先放过阿姨好吗?阿姨求你了。”王姨抓住我的手腕,想要把扣在她下面的手推开。

“小月,我说了,今天不让我进去的话,我是绝不可能放了你的,你是我的。”我说着,加大力度,手指一下子就朝王姨里面没入进去,手指也就瞬间被王姨的紧致给包围了起来。

天哪,真是没想到,王姨的那里竟然还那么紧,这要是把自己的弟弟放进去,那不爽上天,都对不起王姨那完美的密处。

“嗯……”王姨的叫声闷在胸腔中,还好她又一次及时捂住了自己当嘴。

“妈,你,你到底在干嘛?屋子里是不是有,有其他男人?”

尽管这个门隔音效果很好,那也经不起张子枫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定是听到王姨刚才那怪异的哼叫声,张子枫更加怀疑了,直接砰砰撞起了门。

张子枫那么瘦小,哪里撞得动分毫,想着此刻,我正隔着一道门,品尝着好哥们的漂亮妈妈,而且好哥们就在另一边疯狂的想要制止,我就更加安耐不住了,一把抓住王姨,把王姨翻了个身,王姨就趴在了门背,然后一只手捞起王姨的一条玉腿,另一只手捂住自己那里,对准王姨那,心跳加速,就要往王姨的那里冲进去……

“小海,真的不行的,阿姨给你想其她办法好吗?阿姨求你了。”王姨死死推住我,我要是用力送进去,那到也不是什么难事,可到了这个份上,王姨还这么坚持,这使得我稍稍理智了起来,像王姨这样的尤物,我可不想就享受这么一次。

“那,小月,你能怎么帮我?”我继续假装处在梦游状态,向后退了一步,一只手插着腰,一只手扶住自己的那个。

“你,你这孩子,怎么,怎么能这样……”王姨转过身,看到我的宝贝时,脸上再次漏出惊讶之色,同时她也是泪眼汪汪,楚楚可人。

这时,张子枫依然在门外嚷嚷着要王姨开门,王姨看看我,又回头看看门外,恳求道:“小海,下次行吗,你看子枫他……”

少来,张子枫平时可是很怕她这个严厉的母亲的,王姨肯定是可以制止他的,想拿这个来敷衍我,怎么可能!

我向前一步,抓住她的肩膀,假装又要把她给扭转过去,从后面享受她,我说:“小月,快点啦,我忍不住了,你再不快点,那我要继续了哦!”

“不要,好,阿姨,阿姨用手帮你。”王姨那玉手就一点点向我的宝贝伸来。

“你倒是快点啊!”我迫不及待,抓住王姨的手,一把让过来,让她握住了我的宝贝。

触到的那一刻,我全身像是被电流击中了一般,尤其是王姨手还缩了一下,更是让我心跳剧烈加速。

“妈,快开门啊……”张子枫还在外面拍门。

王姨已经握住了我的宝贝,听到儿子在外面叫,她很是无奈,同时更是烦躁,于是扭头喊道:“张子枫,你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想干嘛?这个月的零花钱还要不要?等你爸回来,看他怎么收拾你。”

王姨对付张子枫的杀手锏有两样,一样是不给零花钱,另一样是拿他爸来威胁他,他爸奉行的是棍棒下出孝子,但凡他妈说一点不好,他总是少不了一顿揍。

果然,张子枫消停了。

王姨扭回头,委屈巴巴地看了我一眼,这时候我已经没有同情王姨的心思了,再说了,她背着她老公和儿子,已经跟别的男人有染了,也没啥好值得同情的。

“快动起来啊,别逼我。”我抓住她的手,教她弄了两下。

这种事哪里用得着我教,应该是王姨教我才是,王姨只是一时半会还放不下她作为我姨的尊严,可是在我的威逼下,她又能如何呢?于是,王姨低着头,乖乖用手给我弄了起来。

这个画面,不自觉就让我想起了小电影里的剧情,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成为电影里的男主角,哈哈……

进行了几下后,我又开始不知足了,总觉得少了点味道,于是我大胆提议道:“我要你用嘴伺候我。”

“不行。”王姨坚决地说道。

“你没诚意,那我还是要进去。”我一双手搭在王姨的香肩上,又假意要把她转过去,从后面进去。

“收手吧,小海!”王姨语重心长地劝道。

“是你勾引的我,我不管!”我说着,稍稍一用力,就把王姨给按蹲了下去,王姨没有反抗,那事因为她别无选择。

可王姨还是没那么容易妥协,垂着头。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拖起她的下巴,说:“看着我,我要你看着我,亲爱的。”

“不,不要……”王姨倔强地把头扭开。

“那没办法,是你逼我的。”我就假意要去扶她起来。

王姨害怕了,赶紧抬头凝望着我,那眼眶中的泪水还在打转,不知为啥,王姨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在我看来简直是无与伦比的诱人。

我摸着王姨的脸,说:“乖,你也会很舒服的。”

我的手指在王姨润滑的双唇上来回拖了几下,掰开了王姨的嘴,然后心急如焚地把宝贝放了进去……

“呜……”王姨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温热与柔软直击我的灵魂深处,我也发出了“呜”的声音!这,这也太舒服了吧!我俯视着王姨,一双手不自觉地就抱住了王姨的头。

可就在我准备抱住王姨的头加速的时候,张子枫又敲门了:“妈,子枫呢?你看到子枫了吗?”

王姨一双手推在我的大腿上,想要挣脱开回答张子枫,但我才懒得理会,还是那句话,反正张子枫进不来,我管他在外面怎么折腾呢!至于我去哪儿了,等明天水边编个理由便打发便是了。

我抱住王姨不放,王姨的挣扎带动了步骤的加快,忽然,一股冲劲亢奋地从我的宝贝里释放了出来……

“哇……好,好舒服啊!”我松开了王姨。

王姨赶紧捂住嘴,朝房间里的浴室冲去,接着就听到了花花的流水声和王姨咳嗽的声音。

我有些责怪自己,这也太特么不争气了吧!不过,我也听说了,男人第一次都是这么快,唉……

就在我唉声叹气,准备离开时,王姨的手机响了起来,我走过去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老公”。王姨赶紧从浴室里冲出来,脸上的水珠都还来不及擦,王姨羞愧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接起了电话。

“老公,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怎么了?”王姨问道。

隐隐的,我听到她老公张辉年在责问她干什么。

“我在睡觉啊!张辉年,你什么意思啊?你怀疑我?要我现在开视频给你看看吗?”王姨很生气地说道。

王姨好像直接把一旁的我给忽略了,于是我就悄悄靠过去,听到电话里张辉年说:“子枫他说听到你房间有异样的声音,你又不肯开门,这我肯定会担心你啊!”

“那孩子的话你也信?他花钱如流水,我说不给他钱,他就大晚上来烦我。”王姨狡辩着说道。

张辉年马上笑呵呵地赔礼说:“老婆我没有怀疑你,我只是担心你身体不舒服,我就知道这个臭小子在那胡说八道,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他,不过老婆,我已经有差不多半个月没跟你那个了,我们开视频,你让老公解解馋好吗?”

听到她们夫妻两的交谈,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啊!原来是张子枫怀疑他妈妈房间里有别的男人,打电话告诉了张辉年。而我又突然不见了,张子枫会不会怀疑他妈妈房间的人是我啊!还有,我的外套还在张子枫的房间呢!

都怪我一时太兴奋了,竟把这些细节给忘了……

“嘴上说的这么好听,看样子不跟你开视频,你是不会相信我的了。”王姨的话拉回我乱糟糟的思绪。

跟着,王姨就跟张辉年开起了视频,并挪到了床头靠了下去。

“老婆,你,你怎么没穿衣服?”张辉年惊讶地问道,“把摄像头切换一下,让我看看房间周围。”

张辉年这话把我吓得够呛,我盯着王姨,王姨也盯着我……

“张辉年,我就知道你不信我,好,我这就给你看。”王姨说着,就要切换摄像头,仿佛他这句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我赶紧迈步走到窗台边,捡起之前被我丢在地上的被子,顺带把脱下的裤子提到了床底下,然后直接在王姨旁边躺下去,假装打个哈欠,把被子一蒙,就假装睡着了。

“张辉年,看到野男人了吗?”王姨没好气地问道。

“老婆,我,我没那个意思,可你大晚上干嘛不穿衣服啊?”张辉年仍旧不死心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你一出去就是十天半个月,我是个女人,我也有需求好不好,所以就自己安慰一下了,那你说我能给儿子开门吗?”王姨道。

“是是是,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到,是我多想了,老婆对不起,明天我就回来陪你,但是你都这样了,那也让老公舒服舒服吧!”张辉年的语气贪婪至极。

躲在被子里的我本来直冒冷汗,听到王姨和张辉年这样的交谈,我便又宽心了起来。

王姨和张辉年两个人隔着视频开始亲热了起来,在张辉年的指导下,王姨开始抚慰自己,根本不在乎躺在她旁边的我,她肯定以为我梦游劲过了,彻底睡死了过去。

接下来,激起我心跳加速的事情又发生了,王姨竟然把一双玉腿直接伸进了我的被子里,一只手也跟着探进来,在两腿之间的位置上下运动着,昏暗的灯光从被子边缘钻进来,足够让我看清楚王姨那手在两腿之间的美妙动作。

看到王姨那里很快又润泽了,我下面的宝贝竟然又生龙活虎了起来……

“嗯,老公,好,好害羞。”王姨对着手机说道。

“老婆,你真美,不要停,继续,继续,呜……”张辉年喘着粗气。

在张辉年的引导下,王姨一双玉腿不断的加紧。

可就在王姨来劲的时候,张辉年却说:“好了,老婆,时间不早了,明天我还要去谈生意,今天先这样。”

“张辉年,你混蛋,怎么就结束了,你只顾你自己。”王姨很不开心。

“好了老婆,回来再好好伺候你,我先挂了,你也早点睡。”张辉年亲吻了一下王姨,然后就挂断了电话,王姨很愤怒地就把手机一甩,好巧不巧,手机刚好甩到了我的那个起来的位置,痛的我不自觉地动了一下。

“要死,小海还在呢!”王姨轻声念了句,然后掀开我的被子,我假装打呼噜。

王姨长长叹了口气,说:“看来这孩子刚才真是梦游。”

王姨又重新把我的被子给盖上了,但她却并没有关灯睡觉,而是一双手都放到了两腿之间,一只手开口,另一只手游走……

天哪,王姨这个动作未免也太诱人了吧?咕噜噜,我暗自连吞数口口水,然后假装转身,一下子就抱住了王姨那内白的美腿。

王姨吓了一跳,轻声喊了一句:“小,小海……”

我没有理会,王姨就试图把我推开。

“嗯,别吵,睡觉。”我假装说梦话,同时身子往上移动一下,让自己的脸正好对准王姨两腿之间的位置。

顿然间,我就感觉到了从王姨那里散发出来的热气,真香,真想买进去吃上几嘴。

王姨的那儿也感觉到了我呼出去的热气,仿佛发出了嗡动的声响,这更使我瞬间着魔,我就又挪动身子,把脸直接卖上去,并咀嚼了一下嘴巴,假装睡得正香。

砰砰砰……我的心跳在加速,我祈祷着王姨不要把我强行推开,不要把我叫醒……

过了几秒,王姨真的没有任何动作,又过了几秒,王姨的一只手抹在了我的后脑,难道王姨要按着我的头,让我直接亲吻到她的那里?

“王萱,你不可以做这么可耻的事,小海可是你儿子最好的哥们。”王姨这样告诫自己,看来王姨方才真是想摁着我的头,让我用嘴去伺候她那里。

“既然如此,那王姨,就让我来给你做这个决定吧!”我环抱住王姨大腿的双手一用力,直接把头就埋了进去。

“嗯……”王姨整个人剧烈抽动了一下。

“不可以,小海……小海,你是不是醒了?快点离开阿姨的这儿。”王姨用力推住我的头。

我毫不理会,依然假装睡得很香,在睡梦中舔着干燥的嘴唇,这舌头一探,就碰到了甘露,这味道也太好了吧……只一下就让我疯狂上瘾了,想要吃的更大口些。

相关文章:

新书上架@《财团宝贝:爹地,我们谈谈吧!》完整阅读~

可以用手指把白带掏出来吗——bl肉在水里做

受被攻打屁股打到哭*攻虐受用刑受崩溃

男生对我说欠日——宝贝你夹得我好舒

日出水来了太痒了,我不进去我就在门口蹭蹭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