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陷娇软小萌妻小说都市小说&(精彩全文阅读)【全章节】

2022-01-14 08:26 · 新商盟

看着面前的闪光灯,颜松气急,好歹他也是颜氏集团的总裁,冷冷的看着那些狗仔,刚想要出声维护颜景艺,就被自己的夫人给抓住。

“别,别惹了这些人。”

谁不知道眼前这些狗仔队是最难惹的,他们没有公司,都是自由的记者,也不怕遭报复,他们曝出的消息可以说是引导网络新闻媒体的热门。

“不……不要……”颜景艺被这些闪光灯给吓到,她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脸色惨白,只知道傻傻的哭。

颜母看到颜景艺的模样,不屑的勾了勾嘴角,不愧是她的女儿,就知道和她一样,靠装可怜来勾搭男人,既然这样……她灵机一动,上前一把抓住颜景艺的胳膊。

“还不去穿衣服,别丢人了!”她轻轻的一拽颜景艺,颜景艺毫无防备的被推倒,身上的浴巾也要滑落。

门口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期待着随后而来的香艳的场景。

可是一道身影突然闪过,他们定睛一看,房间里就已经多了个男人。

男人手里拿着西装外套,直接披在了颜景艺的身上,而他,穿着一件黑色衬衫,背影高大健硕,给人一种神秘高贵的感觉。

他直接挡住了外面的人的视线,将颜景艺护在了怀中。

随后,眸光微闪,轻启唇,“来人!”

声音冰冷,让人听到心中都不由得一颤。

但看背影,他身上散发出的戾气就让人忍不住感觉到害怕,若是回过头来。

外面的狗仔队还没等拍到,就被突然出现的一伙黑衣人给抓了起来,手里的相机也被黑衣人给抢了去。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们!”

“放开,放开!”

几个狗仔大叫着,想要引来酒店里的其他人的注意,可是结果是白费力气了。

颜景艺只到男人下巴的地方,身子颤抖着,紧张的站在那里看着他胸前的衬衫纽扣,闻到他身上一股熟悉的香味,才渐渐的止住了身体的颤抖。

似乎是感觉到了怀中人儿的紧张和害怕,男人的大手突然落在颜景艺的胳膊上。

被男人猛地接触,颜景艺身子一僵,又开始害怕起来。

“你是谁!”颜松眯眸,有些警惕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男人。

颜母也有些警惕,尤其是看到刚才突然把那几个狗仔队给拉下去的黑衣人,心里惊了一下。

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你是谁!”出现在这里的不应该是王龙吗?

颜景艺害怕的站在那里啜泣着,缓缓的抬起头,就看到男人的下巴。

随后,男人低头,对上颜景艺哭着的小脸蛋。

猛地撞进一汪深邃的冰海中,看着他的眸子,颜景艺有些痴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眼睛,还有这么帅气的男人。

看着他的眸子,颜景艺心中突然多了几分熟悉感和安全感,也没有刚开始那么慌乱了。

男人微微眯眸,有些不大喜欢看到颜景艺脸上的泪水,眼底有几分无奈,随后转身,将颜景艺护在身后。

他的举动让颜景艺怔住了,自从父母离开后,从来就没有人会这么将她护在身后。

而且,眼前的人还是陌生人。

“你是……”看到男人,颜松有些愣神,他不认识眼前的男人是谁,可是,却给他很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A市有权有势的人颜松认识的差不多了,眼前这个男人,模样不是一般的出众,若是哪家的公子哥,他绝对会有印象的。

可是,颜松实在是对眼前的这个男人陌生的很。

看到男人,一旁的季锦霞有些双眼放光,沈臣旭是A市数一数二的美男,不少人心中的白马王子,可是眼前这个男人,绝对是比沈臣旭还要优秀的。

黑色衬衣,身材健硕高大,修长挺拔,五官绝对的俊美,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仿佛会魔力一般,带着令人沉沦的的致命诱惑力。

此时冷峻着脸的模样,就好像,来自地狱的高贵的撒旦。

“她的男人。”男人突然开口,此话,顿时惊了房间里的三个人。

颜松和季锦霞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呆呆的看着男人,颜景艺的身边什么时候出现过了这号人物了?不可能!

而站在男人身后的颜景艺则是一脸的懵,她的男人?可是他们好像不认识。

“她?她的男人?”季锦霞突然就有些嫉妒了,她的女儿颜如玉长得那么好,那个沈臣旭却一直喜欢颜景艺,本以为这次能成功的让颜景艺从此失去嫁给沈臣旭的机会,可是没想到她的身边居然又出现了更帅气的男人。

“你知道这个贱种昨晚和什么野男人在一起吗?”季锦霞嘲讽的笑了笑,昨晚颜景艺可是和那个王龙在一起的。

看看她肩膀上脖子上的那些痕迹,呵,真是让人恶心。

“野男人?”男人眸光沉下去,声音也低沉了几分,眸子里冷锐的杀意乍然迸射出。

如果眼神能杀人,季锦霞觉得自己此刻应该会死的。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目光,不对,是这么可怕的人,眼前的男人,俊美冷酷,就像是地狱中的撒旦,高贵冷傲,让人不自觉的想要靠近臣服,但又很有可能会随时丧命。

“行了!”颜松低声呵斥季锦霞,眼前的男人给他一种很可怕的感觉,总之,先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万一得罪了惹不起的大人物。

“这位?不知该怎么称呼?”颜松随后看着男人,打量着他。

他保养的很好,让人看不出他的年纪,像是二十三四,可是,他身上沉淀的气质和那双眼睛里的深邃冷漠,绝非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能有的。

颜松阅人无数,再怎么难缠的人他都接触过,可是眼前这个男人,颜松真的看不透。

“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男人冷冷开口,丝毫没给颜松的面子。

颜松脸色顿时格外的难看,青白交加,他颜家在这A市也好歹立足了三代了,不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但出去谁也都会给个面子称呼一个颜总,可是眼前的男人,居然如此的狂傲无礼。

就在颜松刚要开口的时候,外面突然冲进来几个黑衣男人,看架势,都不是什么好人。

再看看眼前的男人,颜松心里一惊,自己这不是惹到了什么黑*道大佬了吧。

想到这里,颜松的脸色微微有些异样。

“呵,就这种破鞋你也稀罕要?小小年纪就知道跟男人睡觉,以后指不定干出什么恶心的事。”季锦霞呸了一声,眼里对颜景艺满是不屑和恶心。

小小年纪,是,颜景艺今年确实不大,才刚满十八岁。

“你……”后面一个黑衣人似乎按耐不住了,冲动的想要上前,却被男人一个冷冷的眼神扫过去,顿时站在那里不敢动了。

季锦霞吓了一跳,看到男人的举动,还以为男人被自己说的话影响了,继而嚣张的骂道:“你不知道,这个小贱胚子像极了她的娘,都是到处勾搭男人的贱货!谁敢要她,以后可要小心被戴绿帽子了!”

“闭嘴!”

“闭嘴!”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道是颜松压抑着怒气的声音,另一道则是颜景艺的嘶吼声。

“不是!不是!”颜景艺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我妈才不是……我……我也不是!”

这可能,是她这辈子用过的最大的音量说话了,喊出来后,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老大!”那几个黑衣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他们老大直接将颜景艺给抱了起来。

大步匆匆的向着外面走出去。

颜景艺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充斥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很熟悉的香味,随后是天花板上挂着的很漂亮的水晶吊顶灯,简单贵气。

身下柔软的触感让她放松下来,坐起身,看到自己正躺在一张很大的大床上,盖着深灰色的被子,柔软舒适。

入目,房间里的布置也都是偏于冷色系的,看起来,像是卧室。

很简单的一个很大的卧室,但是却不难看出,这家很有钱,比起他们颜家,还要有钱。

突然身处在这么陌生的一个环境里,颜景艺有些害怕,不安孤独的感觉瞬间席卷而来,遍布全身。

想到先前发生的事情,她抱紧了被子,鼻子一酸,眼眶一红,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落下来。

“你醒了?”门口突然传来声响,颜景艺慌乱的擦去眼泪,就看到卧室门口站着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女人很漂亮,就是脸色有些苍白。

她看到颜景艺醒了,随后微微笑了笑,上前摸了摸颜景艺的额头,“还好,不烧了。”

女人笑着开口,温柔的模样就像是天使一般,给颜景艺带来很大的温暖。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女人看着颜景艺,一双温柔的眸子关切的盯着她,声音也格外的温柔。

就好像是有神奇的魔力一般,颜景艺看着她,微微的摇头。

身上已经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了。

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是一件纯白色的连衣裙睡衣,很舒服,质地也特别好。

“是我的,没有穿过的,你放心吧,衣服也是我给你换的,你等等,我去叫少爷过来。”女人看出了颜景艺的所想,淡淡笑道,说完后,又轻声走了出去。

少爷?颜景艺坐在那里微微侧头,她说的少爷,是那天护在自己身前的男人吗?

就在颜景艺发呆的时候,有人走了进来,直到那人走到颜景艺的床边,颜景艺才反应过来,抬头看着来人,澄澈慌乱的目光毫无防备的与男人的视线相撞。

厉封川顿时愣住,很快反应过来,微微蹙眉,对上颜景艺那双清澈澄净的眸子的时候,已经如死海般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波动。

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干净的目光了,慌乱的模样,就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所有的情绪都表现到了她的这双清眸中。

而且,这双眸子,突然勾起了他隐藏很久的一点记忆。

那个扎着双马尾抱着娃娃带着水汪汪眸子盯着自己的女娃娃。

清澈纯净,让人回味无穷。

“谢……谢谢……”颜景艺软软开口。

她的心中也是震撼的,她从未见过长得这么帅气俊美的男人,不对,是有的,小时候,记忆里的爸爸,叔叔,还有那个小叔叔,虽然已经记不大清楚他们长得什么样子了,但是,她觉得,应该都和眼前的男人差不多。

所以,颜景艺对于眼前的男人,是充满很多好感和感激的。

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现,自己可能就会成为颜家的笑柄了。

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颜景艺就感觉像是在地狱一般,如今,来到了天堂。

抓着被子的手微微用力,颜景艺咬唇,眼眶突然发红,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那些事情,颜如玉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的一辈子,就这么被毁了。

昨晚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厉封川看出了床上的小人儿的痛苦,眸子微微眯起,没有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一走出卧室,女人便焦急的迎了上来。

“少爷,老夫人过来了。”

厉封川微微蹙眉,她怎么来了?

虽然疑惑,但是厉封川也没有再迟疑,大步向着楼下走去。

来到客厅,便见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精神抖索的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

看起来是个和善的老太太。

只是,厉封川知道,自家这个老太太,可不是那么和善的人,可以说是个老顽童,厉封川也最怕她的唠叨了。

“奶奶,您身体不好,怎么过来了?”厉封川上前,恭敬的开口。

“没事没事,川儿啊,奶奶听说昨晚你带了个姑娘回来?”老奶奶笑眯眯的,心中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了,宝贝孙子这么多年终于带女人回家了,也就证明他不是有问题了。

相关文章:

一次吃20个生蚝会怎样|小东西昨晚没喂饱你吗

小花珠肿胀挺立颤抖|剖姚兰柔软的小肚子

他的炙热在身体里不肯出来*单身老师怀了我的孩子

含着一肚子精水_啊哦用力啊快点我要

女人都喜欢被开后门书房惩戒:公主被暗卫罐满第一章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