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在火车上一次比一次深入

2022-01-13 15:09 · 新商盟

货物间的门是开着的,李老汉走进去看到张凤儿弯腰收拾东西,背对着他。

看着张凤儿的背影,李老汉贴了过去,假装不小心绊到,撞在了张凤儿的身后,那一瞬间,感受到了张凤儿的温暖。

张凤儿哎呀了一声,李老汉急忙说:“凤儿妹子,不好意思,脚下滑没站稳。”

张凤儿直起身转头看去,“原来是李大哥来了,没事的。”

张凤儿的俏脸通红,刚刚被李老汉顶了一下,竟然有了异样的感觉。

李老汉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凤儿妹子,我看你的脸色难看,好像生病的样子,是不是因为柱子的事情,愁出病来了。”

“柱子走了三年,我已经习惯了,没什么愁不愁的。”张凤儿是这么说的,但眼神中透露着悲伤。

李老汉摇摇头,“不对,凤儿妹子,你的气色真的很差,怕是会有什么隐疾缠着你,让我给你看看吧。”

“李大哥还会看病?”张凤儿疑惑,全村人都知道李老汉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家伙,整天在村里东逛逛,西晃晃的。

李老汉拍了拍胸脯,“那是当然,这还是咱村王翠儿教给我的,王翠儿可是我们村最好的医生了。”

王翠儿正是王寡妇。

早就听说李老汉经常往王寡妇家跑,原来是学医,张凤儿恍然大悟。

“那麻烦李大哥给俺看看吧。”

中医,一般都是需要把脉确诊的,张凤儿把手伸了出去。

李老汉毫不客气的抓住了张凤儿滑不溜丢的手,而不是脉搏。

“李大哥,你这是干嘛。”张凤儿用力抽手,这要是让外人看见还得了。

李老汉一本正经的说道:“凤儿妹,你不清楚,俺那死去的老爹会算命看风水,而我把中医跟算命融合在了一起,既能知道你得了什么病,还能算出柱子什么时候能回来,不过,却只能通过这么一个手段,那就是摸骨,你不能乱动,否则就不管用了。”

大王村的人还是比较迷信的,张凤儿信了李老汉的话。

话说回来了,李老汉四十多岁的人了,也不至于是为了占她的便宜,张凤儿心里安慰着自己。

最重要的是李老汉能算到柱子什么时候回家,张凤儿比较期待。

独守空房三年了,张凤儿表面上没啥,但憋屈的要死,每天晚上都要靠自己的双手解决,完全没有那天婚房时候的爽快。

李老汉拉着张凤儿坐在了板扎上。

因为天热的原因,张凤儿穿的比较单薄,坐下的那一瞬间,被李老汉看到了领口里的成片雪白。

今天李老汉被刺激了几次,没有消除火,看到了张凤儿的身体再次有了反应。

李老汉挽起了张凤儿的袖子,从手背摸到了胳膊,慢慢的靠近了她的肩膀上。

张凤儿比起王寡妇好一些,但三年没有碰过男人还是很煎熬的,被李老汉一摸,心里火里火燎的,燥热不安。

加上李老汉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俊小伙,四十多岁了,不但没有变丑,反而更加英俊,棱角分明,五官端正,更加成熟,更加有味道了。

张凤儿闭上了双眼,好像害羞的样子,其实是在享受李老汉的摸搓。

男人的手就是不一样,带来的触感比较强烈。

过了一会,张凤儿才问:“李大哥,算出来了么,柱子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他什么时候回来,我要好好摸摸才行。”李老汉认真的说道。

为了她男人,张凤儿豁出去了。

由于张凤儿闭着双眼,李老汉的胆子大了很多,慢慢的贴到了她的胸脯上。

手摸上去的同时,为了转移张凤儿的思想,嘴里说着,“凤儿妹,你有旺夫相,柱子的工作肯定很顺利。”

“真的吗?”张凤儿激动的睁开了双眼。

但李老汉的手却在她的胸脯上放着,张凤儿看在眼里,“李大哥,你这是干什么。”

“凤儿妹,你不懂,摸骨,摸的地方越多,算卦出来的东西就会越准确。”

说着话,李老汉不忘搓了搓,张凤儿没忍住哼了一声。

就这一声,让李老汉扛不住了,他手上用力,张凤儿喘着大气说:“李大哥,你好好算算,柱子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我求求你了。”

“凤儿妹,你还真爱柱子啊。”李老汉充满了羡慕,要是有个女人能对他念念不忘的话,那他这辈子就算没白活。

张凤儿回答,“柱子是我的男人,我爱他。”

单身几十年的李老汉不是滋味,指着张凤儿的腰下说:“让我摸摸这里,肯定能算出来柱子啥时候回村。”

李老汉挺中意张凤儿的,只是柱子太不是东西了,成婚几天就走了,这一走就是三年。

就这样把张凤儿一个人丢在村里,李老汉准备帮帮柱子,不能让张凤儿继续独守空房了。

“李大哥,只要能算出柱子什么时候回来,你怎样都可以。”张凤儿坚定的说道。

都过去三年了,张凤儿还在期盼着,至少有了希望,知道柱子啥时候回来,她就更有盼头,日子就不会难熬了。

见李老汉一脸难为情的表情,张凤儿说:“李大哥,是我想知道柱子的事,你就放心摸吧。”

李老汉心里乐开了花,要怪就怪张凤儿笨的可爱,他哪里懂摸骨,这都是骗人的把戏。

隔着衣服,李老汉伸手放在了张凤儿的腰下。

张凤儿的身体不由颤抖了下,“李大哥,你算出来了吗?”

“凤儿妹,没这么快,你要让我好好感受一下,因为你对柱子的影响很大。”李老汉胡诌了一番。

张凤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这么好的机会李老汉很珍惜,上下其手,把张凤儿三年的火给撩拨起来了。

见张凤儿沉醉于此,李老汉干脆从她衣摆里把手伸了进去,感受到了他的大手,张凤儿精神了很多,也冷静了些。

“李大哥,还没有算出来吗?”张凤儿着急了,怕再这样下去,她就扛不住了。

此时的李老汉都懒得回答了,手上用力,又摸索了几下,张凤儿的衣服湿了。

三年了,张凤儿度日如年,终于体会到做女人的开心。

相关文章:

【小说】神医药王完结篇/神医药王小说在线完整版

自己抠给我看~女32b看起来像平胸

宝贝屁股翘起来浪一点,在办公室里揉护士的胸

农村妇女性饥渴到疯狂—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

埋在体内吃饭|抱着我在桌子做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