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超强奶爸小说【全章节】(精彩章节未删节)

2022-01-13 15:24 · 新商盟

此时天色渐暗,楚河一路往东,很快就来到一处公园。

这里绿植茂盛,湖水凉亭,建设的不错,关键如此浓密的植物,天地灵气也相对浓郁一点。

这才是楚河的目的。

他四下转悠了一会儿,终于在天黑之前找到一篇茂密的小树林,这里僻静隐秘,一般人也不会过来,倒是一个好地方。

楚辰直接盘膝坐在厚厚的落叶中间,开始了他重生之后的第一次修炼。

但刚入定,忽然,楚辰眉心金光一闪,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珠子从楚辰的眉心飞了出来。

楚辰吓了一大跳,豁然正眼,定定的看着眼前在半空中散发着乌光的黑色珠子,脸色大变。

“这是!它怎么在这里?!!”

之前在修仙界九天幻境的绝情谷,八大太古仙门的门主合力围攻他和师尊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他从一个上古遗迹中探寻来的这个记录混沌决的珠子。

最后楚辰不敌,被八人联手杀死,本想着自己的尸体还在绝情谷,珠子估计也被那八人吞入囊中了,但现在看来,这珠子竟然跟随自己重生了!

之前的楚辰虽然得到了珠子,但是却没有研究明白这珠子到底有什么作用,如今看着眼前的珠子,楚辰忽然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这是本名法宝的感觉!

混沌至宝始于天地初开,没想到如今经历此劫,竟然阴差阳错的将至宝融合了。

这是福还是祸?

“哈哈……混沌决,天地初开时的最强功法,八大太古仙门的门主,你们等着吧,等我重回巅峰,定要杀上九天,让你们为师尊血祭!”

修炼一途,一步一个脚印。

后天炼体,先天练气。

炼气境界就是地球修炼者所说的宗师了。

炼气之后,就算突破先天,真正迈入了修真的门槛。

筑基、辟谷、金丹、灵寂、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最后羽化飞升,得道成仙!

另外,这珠子也不是凡物,为混沌至宝,能攻能守,甚至还能辅助修炼。

混沌珠似乎感应到主人的气息,忽然微微一震,周遭的天地灵气疯狂的朝着楚辰的身体狂涌而来!

天呐,这是生生将周遭天地的灵气强行聚拢而来,为楚辰营造出一个天地灵气浓郁的修炼宝地啊!

有了混沌珠的帮助,楚辰的修炼速度可谓是坐火箭一般直窜而起,早上天刚微微亮,楚辰的修为就已经以一个恐怖的速度攀升到先天一层的境界!

这是什么概念?

先天一层,相当于地球的宗师境界。

真气外放,摘花飞叶,皆可伤人!

……

不远处的公园小道之上,一老一少缓缓的踱步而来。

“爷爷,就为了那么个东西花了五千万,会不会是被骗了?”月书瑶满脸担心的问道。

“不会,那道士的本事我是亲眼瞧见的,那聚灵珠能自然而然聚拢天地灵气,我甚至不需要修炼,只需要佩戴便能在一年内迈入传说中的宗师之境!”

提到宗师两字,老头一阵神往,身居高位的他对世俗财富早已不放心上,唯有修炼一途,突破到宗师境界。

小树林内的楚辰听到两人的谈话微微睁开眼睛,为避嫌,将混沌珠赶紧收了起来。

同时,楚辰更是在老者的胸口发现了之前两人口中所说的‘聚灵珠’。

不过……

楚辰摇了摇头,起身就准备离开。

老者也是修炼之人,不过境界只有可怜的炼体三层,听到动静豁然扭头喝道:“什么人,出来!”

身边的月书瑶更是脸色大变,一个闪身挡在爷爷身前。

这还不算,老者身边,哗啦哗啦一股脑闹出来至少八名黑衣保镖,严防死守。

众人的视线全都死死的盯着小树林的方向。

楚辰一阵轻视,这些世俗的武夫,在他眼里不过蝼蚁一般,看着老者身份不凡,楚辰不愿多惹事端。

众目睽睽之下,楚辰慢吞吞的从小树林里走了出来。

抬眼看去,老者一身唐装,面色紧张,身边的女孩则穿着晨练的紧身运动装,身材高挑,长得倒是不错。

加上周围的一群保镖,全都神色戒备,如临大敌。

众人看到竟然是个年轻人,登时一愣,而且穿着普通,老者更是暗自摇头道:“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大家不要紧张。”

“小兄弟,你别紧张,这些都是我的下属。”老头示意一下,身边的人都退回到暗处。

楚辰瞥了几人一眼,转身就走。

但月书瑶却看不过眼了,眉头微皱的喝道:“你这人,我爷爷和你说话,你怎么半点反应都没有?”

楚辰心里好笑,扭头道:“我应该有什么反应?”

月书瑶闻言一窒,人家走自己的路,他们忽然冒出来和人家搭话,人家不愿意搭理他们很正常。

倒是月书瑶自己平日里优越惯了,此时有些不适应而已。

富家子弟多半如此,在普通人面前,总有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其他人就该对他们恭恭敬敬的。

“瑶瑶,算了,让他走吧。”老者也不想为难楚辰,摆了摆手说道。

月书瑶冷哼一声,瞪了楚辰一眼,不再说什么。

楚辰懒得搭理他们,盯着老人手上的聚灵珠,说道:“奉劝一句,你那珠子是假的。”

“什么?”

老者和女孩皆是一愣。

老者的眉头更是直接就凝在了一起,但这都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他竟然说珠子是假的?

开什么玩笑!

而且,老者忽然想起来,自己的珠子可是戴在衣服里面的,他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

不,不对,这小子刚才就在树林里,应该是听到我们之间的谈话了,此时跳出来说我的珠子是假的,也多半是听到珠子的价格是五千万的关系。

老者摇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好高骛远,有些东西,又岂是这一般人能接触道的。当即摆摆手道:“老夫名叫月中天,不知道小兄弟如何称呼?”

“不认识。”

楚辰丢下话,转身就走。

老者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月家月中天,江城市顶级大佬人物,那是跺一脚整个江城市都要抖三抖的牛人,可现在却直接被楚辰一句轻描淡写的不知道就堵回去了。

老者一直信奉的是修人修心,所以脾气还算不错,见这年轻人轻浮张狂,此时也失去耐心了,不愿多说。

老者虽然修为不高,但为人一身正气,应该当年也是抗战老一辈的人物,楚辰才会多说一句。

“那珠子,你最好丢掉,如果继续佩戴,不出三天,你就要五脏衰竭,痛不欲生。”

说完,楚辰便离开了。

老者身边月书瑶一听这话登时就怒了,但却被老者阻止。

不过低头再看那颗聚灵珠之时,不禁一阵皱眉。

楚辰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

刚推门楚辰就看到萧凝儿抱着果果坐在床边,楚辰一怔,随后才想起自己昨晚忘了和萧凝儿打招呼说不回来了。

他赶紧解释道:“我昨晚……”

“你昨晚去哪儿和我无关,收拾收拾东西,我们去医院。”萧凝儿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楚辰的话,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去医院?干嘛去?”楚辰一愣,疑惑的问道。

萧凝儿神色泛起浓重的失望:“楚辰,爸住院都快一个月了,你去过医院几次?还问我去医院干嘛?”

楚辰一阵呃然,原来是这样,不过这倒真不能怪他,他重生过来后记忆就出现了很大的缺失,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没想起来自己还有个父亲在住院。

他这也才忽然想起来昨天黄宇说医院方面找关系延缓了几天交医药费的时间。

也难怪昨天萧凝儿对他那么失望了,黄宇帮的是他的父亲,他却当面拆黄宇的台,至少表面上看上去是这样的,萧凝儿怎能不气?

两人买了些水果,带着果果搭乘出租车赶到医院。

病房内。

楚阳半躺在病床上,岁病痛缠身,面色虚弱,但依旧和身边的妻子柳晴有说有笑。

萧凝儿先进来。

夫妇俩看到萧凝儿,脸上立马就迸发出浓重的笑意,这个儿媳妇儿,他们是真的太满意了。

但……

紧随其后的楚辰一进来,楚阳的脸色登时就阴沉了下来:“哼!”

柳晴有些尴尬,推了楚阳一把,道:“儿子好不容易来看你,你这是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应该问问他想干什么吧?半个月前,凝儿好不容易借来医药费,却被这小子拿去赌场一个小时输的干干净净,我看他是巴不得我早死!”

楚阳说话间有些激动,嗓门也大,脸色立马泛起一抹异样的潮红色。

他们没钱,住不起单人病房,这是大病房,八人间的。

周围的病人和家属全都看了过来,楚家事儿他们也知道,半个月前,萧凝儿四处借钱找来五万块钱的医药费,上班忙,让楚辰帮忙交到医院,但却被楚辰拿到赌场挥霍的精光。

如果不是楚辰,现在医院也不至于催的这么紧。

楚辰被父亲这么一说,立马也想起来的确有这么一件事,灵魂融合之后他也继承了以前楚辰的一部分情感,看着床上被病痛折磨的骨瘦如柴的老父亲,自己之前却还把医药费拿去赌。

楚辰的心里升起浓浓的愧疚。

上前几步,楚辰不顾父亲的反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先天真气透体而出!

脑海中关于这部分的记忆有很大的缺失,他要知道是什么病,却没办法问,只能自己查看了,而且顺便看看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此时的楚辰,就和老中医一样单手搭在楚阳的手腕上,凝神思索着。

不远处另一位的病人忍不住嘲讽道:“父亲住院,个把月就来了一次,你除了赌博和酗酒还会还装大师看病了?”

楚辰懒得搭理他,自顾自的查看着。

三分钟后,楚辰松开了楚阳的手腕,父亲只是一股淤血堵在心脉上,只需要用灵气疏通即可,随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只是血管淤积,我可以治好。”

身边原本还迷惑不解的萧凝儿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一会儿办一下手续,出院吧。”楚辰自信的说道。

“楚辰!”萧凝儿气的身子一阵发抖,心底绝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自己亲生父亲住在医院,现在连给爸治病都不愿意了吗?”

“你是怕要你承担药费!是不是有钱你就要去喝酒,赌钱?”

萧凝儿绝望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曾经的意气风发的他,怎么会变成如此让人深恶痛绝。

身边的其他病人和家属也是面色愤怒。

楚辰仔细一想,别知道自己说错话了,难不成说自己用天地灵力来替楚阳疏通血管,就能康复?说出去怕不是老父亲要气死。

“楚辰,你在这里照顾爸爸,钱的事我会想办法,你只要不添乱就好。”萧凝儿毫不客气的说道。

楚辰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不只是萧凝儿,还有楚辰的老爸老妈,一旁围观的一些其他病人和家属,全都是一脸鄙夷的看着楚辰。

在他们看来,楚辰之所以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省钱!

一个人到底能混蛋到什么程度才能不管自己老父亲的死活,将医药费拿去赌,现在连治疗都不想治疗了!

误会闹得如此大,楚辰此刻也是一脸懵逼,暂时想不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只好让父亲住在医院先治疗。

楚阳的眼底也是浓浓的失望,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不说这些了,楚辰,一会儿你姑姑就过来了,你切莫不要在你姑姑面前再说这些话,咱们楚家已经丢不起人了。”

楚辰一怔?姑姑?

脑海中的记忆闪过,一个尖酸刻薄的老女人就出现在脑海中,她来干什么?

正想着,病房外立刻就传来一个尖细嗓子的妇女骂骂咧咧的声音:“真是晦气,大清早的让人来这种鬼地方,哎呦,太难闻了。”

嗓音刻薄,自然就是楚辰的姑姑了。

床上楚阳赶紧压低声音对楚辰说道:“一会你好好说话,别和你姑乱抬杠。”

说话间,楚辰的姑姑楚香霞推门而入,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脸倨傲的青年。

那是楚香霞的儿子张宁。

“我说大哥,你怎么就住了这么寒酸的病房了?一个房间这么多床位,简直和猪圈一样。”

此言一出,整个病房里的人脸色都变了,而楚香霞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一句话已经得罪了整个病房的人,反而继续骂骂咧咧道:“这大清早的,让我们娘俩过来干什么?知不知道我儿子请一天假要损失多少钱?他一个月工资可是小一万呢,请一天假至少两三百没了!”

说话间更是一脸得意的看着病房里的其他人。

楚阳灿笑一声,赶紧道:“你就别说那么多了,这不是因为治病花了不少钱么。”

钱?

楚香霞眼睛一瞪,赶紧说道:“哎,大哥,你要借钱的话可就不用开口了,你也知道,我们家最近张罗着给张宁买房,花了不少,手头可没钱了。”

楚辰心里冷笑,没错,这就是她的姑姑,按理说楚香霞和楚阳是亲兄妹,手足之情该有吧?

可恰恰相反,从楚阳住院到现在,这楚香霞竟一次都没来过!

如果不是楚阳打电话请她来一趟,估计就算是楚阳死了她都没有什么反应。

尖酸刻薄由此可见。

“不……不是借钱,不是借钱,是我们家楚辰的事儿。”楚阳急忙说道。

他对自己的妹妹太了解了,活脱脱一个守财奴,想从她身上借点钱出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你们家那残废儿子啊,他怎么了?”楚香霞懒洋洋的问道。

楚辰抬眼一横,正想开口。

“楚辰,你别说话可以吗!”楚阳张口就是一声训斥,随后陪着笑对楚香霞说道:“小妹你别生气,我听说张宁最近升职了?已经是部门小组长了?”

没错,楚阳了解自己的妹妹,知道她喜欢听什么,一句恭维立刻就让楚香霞忘了刚才楚辰的不敬。

她得意的环视一圈,尖着嗓子喊道:“那是当然了,我儿子从小就成绩出色,到了公司自然也是顺风顺水,诺,就在上周,我儿子就已经是部门小组长了。”

身后的张宁闻言更是鼻孔冲天,那得意劲儿,何止是当了小组长,当了董事长都没他那么臭屁的!

楚阳赶紧接过话头道:“知道知道,张宁这孩子的确出色,小妹啊,我找你来就是为了这个,你看,张宁现在混的这么好,你看我们家楚辰现在连个工作也没有,这样下去也不是一个事,你看?”

“嗯?”楚香霞眉头一挑立刻又警惕了起来:“你想让我儿子怎么帮?”

“是这样,楚辰有些日子没上班了,你看张宁这孩子现在混得这么好,能不能在他们公司帮我儿子找个活儿干?”

看到自己的父亲委屈求全,姑姑一脸尖酸样,楚辰不愿父亲受辱,当即开口道。

“爸,我不会去上班。”

“你给老子闭嘴!”楚阳愤怒的大吼道:“你看看人家张宁,再看看你!不学无术,好吃懒做,这是你唯一的机会!让张宁给你找个活儿干,至少也算是正常人的生活了。”

楚辰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沉默了下来,本打算再解释的,但看眼下这情况,还是算了吧。

张宁瞥了眼楚辰,道:“这年头工作可不好找啊。”

楚阳心里明镜儿似的,忙装作疑惑的问道:“你们那么大公司也不好找吗?我以为张宁这孩子在公司里能说的上话呢。”

张宁嘴角一抽抽,本能的喊道:“我当然能说的上话!不就是找工作吗?简单,我忽然想起来,我们公司最近正好缺一个端茶倒水打扫卫生的实习生岗位,你看……”

楚辰差点笑出声,这是什么狗屁实习生?不就是公司的保洁么,脏累差的活儿,没人愿意干,这还用你找?

“可以,可以,就这个!”楚阳连忙应了下来,不管什么工作,只要楚辰能安心上班,别再赌钱,比什么都好。

张宁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道:“那行,我明天回去联系一下,有我的面子,一个月两千块工资不是问题,加上奖金,至少两千五!”

楚辰眼神一冷!

前世堂堂仙尊,弹指可崩山河,让去保洁,还两千?随便到一个饭店刷盘子都有三千块工资的好吧?

你这面子还真是够大的。

相关文章:

他在车上添我,舌头钻到花唇裂缝中滑动

【腹黑豪门】一遇良缘入豪门全文列表在线

被连日两次口述_提臀来见by蛋黄核桃酥

硬了啊插我哦好大_动漫美女全彩禁处受辱|首席小村医

男朋友太小了十八厘米_在她走后他终于失控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