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推荐【执手共余生】小说无删减无弹窗免费阅读

2022-01-13 09:05 · 新商盟

黎小棠淡淡道:“不必,我们更喜欢旅行结婚,去自己想去的地方看自己想看的风景!”

黎雨晴笑着点头,十分尊重的语气说:“也好的,经费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

黎小棠淡声打断:“经费的事情我们自己会解决,有钱山珍海味,无钱穷游世界。车有车路,马有马路。不管走哪条路,我们开心就好!”

傅老因为小棠的话,不由多看她一眼。他突然欣赏这个淡泊的姑娘,心里也升腾起希望,希望这个姑娘能够让他最疼爱的孙子未来过得温暖。

傅廷修也满意小棠的回答,他起身说:“我吃好了,小棠,我们稍后就出发。”

小棠也起身:“我也吃好了。”

傅廷修牵过小棠的手,对着爷爷鞠了一躬。

傅廷修说:“爷爷,这么多年,我让您操心了。现在我终于成家,请爷爷放心,以后我会撑起自己的小家!”

傅老突然鼻子一酸,心疼得胸口发紧。

他眼里泛着泪花,颤声说:“好,好好的。”

如此,也便不枉当年清歌的托付了。

小棠也对着爷爷鞠了一躬,她说:“爷爷放心,我和廷修会好好的。”

“好,好!”傅老更感动了。

傅廷修牵着小棠离开。

院子里的桐梧树下,傅廷修驻足,他问:“会羡慕吗?”

“羡慕什么?”小棠不解。

“羡慕傅墨擎给黎大小姐的一切!”

小棠笑着摇头:“我不羡慕。”

物质生活于她来说只是浮云,从小到大,她渴望的是亲情,是爱!

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爸爸,却也知道爸爸是不要她和妈妈的。爱她的妈妈在她一个多月的时候车祸去世。

父爱和母爱,她都是缺失的。缺失的东西,才会拼命地渴望!

在舅舅舅妈家里生活的前十三年,虽然他们厚此薄彼,但她什么也不知道,她是幸福的!

十三岁以后,她知道了真相,她痛苦过。可她仍然为了那仅存的温暖和亲情,赖在黎家不走。

直到发生昨天这样的事情,她才下定决心离开。

她受到的所有伤害,都来自于情。没有人知道感情在她的世界里是怎样重要的存在?

物质,在她眼里真的不算什么。在学校里生活,一百块她一个星期都花不完。因为她除了吃饭以外几乎不干别的。她大部分的时间都窝在宿舍里操盘和做程序。

再挪出一点别的时间来,她都是泡图书馆,查找专业书籍。她根本没有时间花钱,做程序和读书就可以让她过得足够充实。

“晚上住酒店,明天我们去丹麦,在这里等我,我去收拾行李!”傅廷修说。

“我也有行李。”小棠要一起上楼。

“我帮你拿下来!”

小棠点了点头。

傅廷修一离开,黎恩雪就从一堵墙后面窜了出来,她一脸冷沉,下巴挑着,嚣张地走近黎小棠。

她咄咄逼人的语气:“黎小棠,刚才傅大少的话你听到了吗?姐姐要嫁到傅家来了。”

“所以呢?”小棠挑眉。

“所以项目傅家是一定会给黎家的,根本就不需要你。既然你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你立即把我的别墅和六千万还给我。”

小棠淡漠地看着黎恩雪,一句话都懒得再和她说。一旦她斩断这份亲情,她就再也不会包子。

傅廷修收好证件,简单地收拾了行李,又把小棠的背包拿好便下了楼。

一下楼,便看到梧桐树下两道身影背对着他。

风一吹,浅粉色的梧桐花落在小棠的肩头,轻轻地滑下,仿佛动态画卷。

黎恩雪正想继续逼黎小棠,猛地看到一道身影靠近,她眼角余光一瞟,看到是傅廷修,她眸光闪了闪,语气便变了,低声说:“小棠,我一直觉得黎家待你不薄的,这么多年,黎家对你不好吗?我对你不好吗?你想要什么我没有让着你吗?可是现在,你竟然拿走我的别墅还拿走黎家的六千万,你知道你这样做对我们的伤害有多大吗?这不是钱的事你知道吗?你伤害的是我们全家人的感情。”

“我伤害你们?”黎小棠笑了,冷笑。

傅廷修皱了皱眉,走过来。

听到脚步声,黎小棠回头,看到傅廷修,她一下子明白黎恩雪为什么上一刻还咄咄逼人的语气,下一刻就变得婉转了,原来如此。

她看向黎恩雪,果见她眸子里闪过一抹挑衅又得意的光芒。

小棠淡漠地瞟黎恩雪一眼,平静地问傅廷修:“现在去酒店吗?”

傅廷修点了点头。

车上,小棠等着傅廷修问点什么,可是他全程都没有说话,她也就懒得主动解释了。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也好,信任也罢,都是需要时间来慢慢建立的。傅廷修喜欢黎恩雪,相信黎恩雪说的也正常不过,她无所谓。

傅廷修很君子地订了两间房,让小棠在酒店休息。把小棠送进房间,他终是忍不住问小棠:“你真的拿了黎二小姐的别墅,并拿了黎家六千万?”

小棠大方承认:“拿了!”

“嗯。好好休息!”傅廷修说完便离开了。

小棠也不在意,洗了个澡以后拿出电脑来,趴到床上双手敲击着键盘。

电脑迅速被她切换成系统模式,只见她纤纤十指飞速地敲击着,屏幕上的代码一串一串地飞窜。

傅廷修打电话约了黎恩雪见面,黎恩雪原本是不见的。傅廷修说谈谈别墅和六千万的事,黎恩雪便来了。反正这件事情是真的,黎小棠确实拿走了她的别墅和黎家六千万。

见面以后,傅廷修将一张六千万的支票推到黎恩雪面前,淡淡道:“黎二小姐,这是六千万!”

黎恩雪一脸震惊:“这……”

“你的别墅可否用现金替代?”傅廷修问。

黎恩雪蹙眉,眼珠子溜溜转动,她迅速思考着。

“那栋别墅一千万够吗?”傅廷修问。

“够的。”黎恩雪脱口而出。

傅廷修直接从兜里拿出支票,填了一千万的金额递给黎恩雪:“请收好!”

说完他便起身离开。

“等一下!”黎恩雪急着叫住傅廷修。

傅廷修转过头来,淡淡地看着黎恩雪。

黎恩雪看着支票上面的公司签章,她很惊讶:“你是卡卡投资的老板?”

不是!”傅廷修淡声说。

“那你怎么会有卡卡投资公司的支票?”黎恩雪心跳如鼓,她在想,傅廷修到底是不是卡卡投资的老板?

卡卡投资,江城三年前突然崛起的新秀集团,市值逐年倍增,今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表一出来,就惊呆了江城所有的商人。

因为卡卡投资以七百亿的市值跻身江城上市公司的第二名。与第一名傅氏集团相比,市值只低了三十亿。

所有商人都预测,下一季度的财务报表出来,卡卡就能碾压傅氏。因为卡卡的发展势头太猛,市值增速太快了。

卡卡投资凭借着其敏锐的市场洞察力,抢占着巨额的新兴市场份额。发展速度无人能及。

要是傅廷修真的是卡卡投资的老板……黎恩雪只要想想,便心跳加速,她的心情实在是太复杂了。

如果傅廷修真的是卡卡投资的老板,那么,她就真的亏得太大了。

黎恩雪吞咽了一下口水,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她再问道:“你说你不是卡卡投资的老板,怎么会随身携带卡卡投资的支票啊?”

傅廷修淡声说:“我与卡卡有项目上的合作,结算了八千万的款项。因为我要将八千万分给供应商,为了方便,我请卡卡财务给我提供了卡卡投资的支票,由我这边逐张开出小额支票支付给供应商。”

黎恩雪蹙了蹙眉:“这样吗?”

想想也是,大家都知道傅家私生子傅廷修没什么能力的。

傅老爷子一直想要拉他一把让他去傅氏总公司担任重要职务,可是他自己太差劲,这么多年一直没什么长进,业务业务能力不行,管理管理能力不行,所以混了这么多年,还在傅氏分公司混着副总经理的职务。

据说直到现在年薪都只有五十万,也不知道现在的五十万能做什么?

“是,黎二小姐还有别的事情吗?”傅廷修语气淡漠而疏离,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

“没有了。”黎恩雪看着七千万的支票,满意极了。

六千万回来了,别墅的钱也回来了,她甚至还赚了两百万,真是太好了。

傅廷修没有再看黎恩雪一眼,径直离去。

……

傅家。

傅廷修夫妻和黎家的人一离开,傅家就炸开了锅。

炸锅只因为傅老与傅霖二人为给黎氏投资的事情僵持不下。

傅老的意思要一视同仁,既然廷修娶黎三小姐傅氏投资十个亿。墨擎娶黎大小姐也是同样的标准,也给黎氏投十亿,共计投资二十亿。

傅霖不干了,他嗤声鄙夷说黎三小姐不过是私生女,有什么资格与黎大小姐享受同等的待遇?

他提议黎大小姐这边的标准改为三十亿。

傅老很生气,傅霖又雪上加霜地说傅廷修也不过是个私生子,他从来都没有认可傅廷修是他的儿子。

当年都是慕清歌那个心机深沉的女人算计他,悄悄生下了傅廷修,才导致他如今没脸见人。上流社会的人动不动就嘲笑他好福气,三个儿子个个英俊帅气,尤其是三子傅廷修,气质出尘,比当红巨星还要耀眼。以为他听不出来他们在嘲笑他有私生子吗?

傅老气得全身发抖,他指着傅霖的鼻子骂他,要不是他自己不洁身自好,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清歌有什么错?一个女人默默生下了孩子,独自把孩子养到十二岁。最青春最美好的年纪都在拉扯他的孩子,他到底还有没有良心?

傅霖生气地说如今傅家家宅不宁都是慕清歌那个女人弄出来的。

要不是慕清歌心机深沉,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

傅老气得一巴掌打在傅霖脸上,大骂傅霖自己不洁身自好还怨别人。

傅霖生气地说早在十五年前他就想把傅廷修轰出去,要是那时候他轰出去了,今天傅家就不会丢这样的脸。

有一个私生子已经够丢人了,现在还娶个私生女回来,是要让傅家以后彻底沦为笑柄吗?

以后一出门,别人就要笑话他,你的私生子娶了个私生女,还真是般配啊!

傅老气得指着傅霖的鼻子,你你你半天都喘不上气,后来眼皮一翻,就气晕过去了。

傅家顿时乱成了一团。

傅霖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和父亲较劲,匆匆将父亲送往医院。

与傅家相反,黎家可谓一片喜气洋洋。

黎国辉摩拳擦掌,一副要大干一场的神情:“好了好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雨晴你真是给爸爸争气,爸爸没有白疼你。领证的事情一定要快,免得夜长梦多。至于婚礼,慢慢张罗,务必办得热热闹闹的。这样不仅对傅氏有利,对黎家的帮助也很大。”

张秀芝附和:“对对对,你爸说得对,领证的事情一定要快。不管怎么样,先坐上傅氏长媳的位置才是最重要的。”

黎雨晴娇俏地笑:“你们啊,弄得我有多迫不及待多恨嫁似的。”

张秀芝就笑了,拉着黎雨晴的手,一脸得意:“我的女儿这么优秀,才不会迫不及待才不会恨嫁。迫不及待的是墨擎还差不多。”`

黎雨晴下巴微微一抬,娇俏道:“就是!是墨擎先追求我的。”

恰时,黎恩雪扬着手里两张共计七千万的支票冲了进来,挑着下巴一脸得意的神色活像一只花孔雀:“六千万和别墅的钱我都拿回来了,我是不是很厉害?快来夸我,快夸我!”

张秀芝眸光越发晶亮,一脸激动,“拿回来了?谁给的啊?”

她两只眼睛炯亮地盯着恩雪手里的支票,伸手就去抢:“雪儿,我看看,快给妈妈看看,支票不会是假的吧?”

“你是怎么拿到支票的?”黎国辉和黎雨晴也齐声问。

他们太惊讶了!

黎恩雪下巴一挑:“当然是傅廷修给我的,不过也是我聪明才拿到的。我看到他来了,我故意向黎小棠示弱啊,我说黎小棠吃黎家的穿黎家的用黎家的,黎家养了她二十年,现在嫁人了还要坑黎家一把,也太没良心了。这些话傅廷修听到了,后来他就打电话给我让我去拿支票了。我也觉得意外呢,不过拿到了支票,真是惊喜!我的别墅回来了,咱们黎家的六千万也回来了。”

黎雨晴蹙眉:“就这么简单?”

黎恩雪一脸得意的笑容,下巴一挑:“不然呢?你还想要多复杂啊?”

张秀芝还是觉得这事听上去太不靠谱了,她强调要求:“雪儿,快把支票给妈妈看看。”

“看看就看看!”黎恩雪一脸得意地把支票递给张秀芝。

张秀芝拿过支票,眉头一皱:“卡卡投资的支票,傅廷修怎么会有卡卡投资的支票?”

黎国辉与大女儿黎雨晴互看了一眼,双双皱眉,眸底滑过慎重。

黎国辉接过支票,翻来覆去细细地看,看完了以后又递给黎雨晴看,黎雨晴也是看得格外认真。她低喃:“傅廷修不会真的是卡卡投资的老板吧?”

黎恩雪撇嘴说:“他不是卡卡的老板,他说这是卡卡投资结算给他的钱。我一开始看到支票也吓了一跳呢,想着如果他真是卡卡投资的负责人,那我不是亏大了?幸好他不是!”

黎国辉看向大女儿黎雨晴。

黎雨晴蹙着秀眉说:“我明天会找墨擎让他打听一下卡卡的情况,问问卡卡投资是不是正好与傅廷修掌管的分公司有合作?”

黎国辉点头:“这种事情还是打听清楚比较好。”

“对对对,打听清楚。要是他真是卡卡投资的老板,我才不会把他让给黎小棠呢。”黎恩雪撅着嘴说。

黎国辉弹了弹支票:“还是先确认这支票能够取得出钱来。”

“对对对,我们现在就去取钱。”

“爸,拿回这些钱我可是大功臣,我要买包买漂亮的裙子。”

“买买买!”

“还有我那栋别墅也买回来。哼,用傅廷修的钱去买那栋别墅,黎小棠的脸色一定会特别好看!”

……

傅廷修得知爷爷住院的消息时,已经是第二天了,他正与黎小棠前往机场,准备去丹麦旅行。

爷爷是昨晚住院的,他今天才得到消息。并且,消息是家里一个老佣人悄悄打电话告诉他的。

他知道,是傅霖禁了口了,不让人告诉他。

十五年了,他们防贼一样地防他,生怕他跟他们抢夺财产。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每次爷爷提议让他从分公司调到总公司来,总是遭到他们集体反对。他也就成了别人嘴里的无能私生子了。

他们不知道,他一直呆在傅家,并不是为了留下来争夺什么财产,只是因为爷爷年纪越来越大了,陪一天便少一天了。

整个傅家,只有爷爷爱他。同样的,他也只把爷爷当成亲人。

另外,妈妈当年把他托付给爷爷的时候告诉他,只要他乖乖地跟爷爷生活在傅家。总有一天,她会来见他。

他一边陪着爷爷,一边等着妈妈,等着妈妈兑现她的诺言。

赶往医院,还在走廊上,便听到傅家几个人在争吵。

“阿霖,你真的不应该与爸置气,爸年纪大了,哪里受得了?”张美娜的声音。

傅霖语气很不好:“我当时还不是在气头上?一个私生子就够丢人的了,这又娶了一个私生女回来,以后我还怎么出去见人?”

他拍着自己的脸:“我这脸还要不要了?”

“当初还不是你自己不洁身自好,要不然,哪有这样的事?”张美娜抱怨。

“你现在又来提这事,又来炒冷饭,有意思吗?”

“你们别吵了,爷爷现在已经这样了,你们还吵什么?”傅墨擎的声音。

听到这样的争吵,傅廷修面色冷沉,他冲过去问:“爷爷怎么样了?”

傅霖看到傅廷修,他所有的怒火仿佛瞬间找到了发泄口,他伸手推搡傅廷修:“把你爷爷害死了,你高兴了?你满意了?把傅家搅得鸡犬不宁,你满意了?自从你来了傅家,傅家就没有安生过,你死赖在傅家到底要做什么?”

“有爷爷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傅廷修冷漠以对。

“你还敢提你爷爷,你给我滚!”傅霖用力地推搡着傅廷修。

傅廷修神色冷然:“我是来看爷爷的!”

“你眼里还有我吗?”

“没有!”

“你!”傅霖气愤地扬起巴掌就要打到傅廷修脸上。

小棠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眼疾手快拽住傅霖的手腕,她声音冷沉:“您有什么资格打他?”

未曾抚养,有什么资格动手?

傅廷修看到小棠拽紧傅霖的手,他心脏处突然收缩了一下。

他早已经过了需要人保护的年纪,但小棠那纤细的藕臂迸射出来的力量却让他心头颤动。

他长这么大,除了妈妈和爷爷,黎小棠是第二个站出来护他的人。

第一个,是黎恩雪。

那时的恩雪,只有五六岁,稚气未脱,她穿着一件白色的棉衣站在雪地里,对推搡他的傅墨擎说:“打架是不对的,不管有什么事,应该好好说。”

她一双眼睛亮得就像天上的星辰,美好得让他想要用一辈子去守护。

那一年,他十二岁,傅墨擎把他推到了雪地里,警告他不要肖想傅家的一切,私生子是没有人权的,不要妄想与他们平起平坐。

傅墨擎离开以后,黎恩雪伸着胖乎乎的小手拉他,关心地问他:“哥哥,你还好吗?别怕,我拉你起来!”

那时,他并不知道护他的那个小小的孩子是恩雪,只知道她脖子上戴着一条别致的项链。

项链是四叶草的形状,但是有一片叶瓣是缺了一半的。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寻找那条项链。他以为,这辈子他可能都找不到那个小女孩了。

然而缘份是很神奇的事。

一个月前,他偶然在商场见到黎恩雪与人逛街,她的脖子上,戴着的正是那条项链。缺了一半的叶瓣,触动他心底最深的温柔。

他立即让人打听黎恩雪。一打听,得知黎恩雪是黎家的二小姐,现在是单身。

他没有任何犹豫,请求爷爷为他主婚,他要娶黎二小姐黎恩雪。这是他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求爷爷帮他。

去黎家谈亲事的时候,一切顺利。他以为一切都会如他想像中的那样美好。

但是,终究事与愿违。

时间从未为任何人停留,岁月是个贼,早已经偷走了恩雪孩童时的纯真。长大以后的她,嫌弃他是私生子!

看着小棠还拽着傅霖的手与他对视,傅廷修伸手拉过小棠,牵着小棠越过傅霖去病房:“我们去看爷爷!”

他的声音没有之前那么刻板,带着一点温柔。

傅墨擎拦在病房门口,声音淡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爷爷刚做完手术,还没有醒,他需要休息!”

“医生怎么说?什么时候能醒?”傅廷修问。

“我也想知道。”傅墨擎挑眉一笑,声音比较低,确保爷爷就算醒了都听不到。

他看傅廷修的眼神,带着一股鄙视和高高在上。

反正爷爷看不到,他当然不必收敛。

病房的门突然打开来,一个医生抱着病例本出来,稍严肃地说:“常规检查结束了,病人暂时还没有醒,家属可以进去看看,但注意不要大声喧哗!”

傅墨擎朝医生点了点头便进去病房,傅廷修牵着小棠跟进去,傅墨擎拦住,冷漠的声音强调一句:“是家属可以进去了!”

他眼神上上下下地扫着傅廷修,羞辱之意明显,那意思就是在告诉傅廷修,家属才有资格进去,他不是家属。

相关文章:

腰冲刺花心哭忍撞:二叔帮我洗包皮

战神归来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偷窥女友与*男朋友说腿打开一点

在车上被硬硬的东西顶着: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

《密室TheRoom系列》官网,密室TheRoom系列官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