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强王者归都免费阅读/至强王者归都小说全集全本列表

2022-01-12 19:45 · 新商盟

千伯奋力的挣扎,想要摆脱两个保安,可他一个年入花甲的老管家,怎么能挣脱得下这些精壮的保安呢?

周山盯着左擎宇的脸,听到千伯这话后,哦了一声,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原来你就是山海别墅的持有人,秦家大少爷左擎宇啊?”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秦天成还没儿子的时候,这在外面捡回来的孽种啊。”

周山戏谑的一笑:“怎么?今天跑到我周家来,是要吃口饭的吗?”

他挥了挥手,身后的秘书立刻拿出了一份文件,拿出一支笔,往左擎宇递过去。

“正好,你把这份文件签了,今晚我就大发慈悲,让你在我周家这别墅,吃一顿饭。”

“至于吃完之后呢……”

“哪里凉快滚到哪里去。”

顿了一下,周山指着左擎宇道:“一群遭了天谴的秦家人,我看着都觉得晦气。”

“让你们在我周家别墅吃一顿饭,也算是大发慈悲了!”

千伯干急着,但他根本挣脱不了两个架着他胳膊的保安:“大少爷,你快走,不要签。”

周云微微一笑:“我周家的别墅,是你想走,就能走的?”

“这个文件,不签的话,那就……”

“不用走了。”

无数人投向左擎宇的目光之中,带着一抹怪异之色,这个秦家大少爷,莫不是有病?

秦家已经覆灭成了过去式,不应该是,躲的远远的,好好生活着,安详过一辈子,这就得了吗?

怎么还自投罗网的,跑到周家来?

无视于其他人怪异的目光。

左擎宇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一副手套,慢慢的戴在了手上,一把抓住秘书递过来的手腕。

“啊!”

食指和大拇指轻轻的一捏,骨头瞬间被捏碎,疼得她痛苦大叫了一声。

“我看着你们也挺晦气的,不如,我送你们上天堂,洗净洗净?”

美貌如花的秘书在左擎宇的眼里,就像是一堆骷颅般的,没有让他动丝毫的怜香惜玉之心。

秘书手里的文件掉落在地上,左擎宇仿佛没有看见一样,一脚踩在了上面,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却是让周山面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当兵的了不起了的啊?给我上,放倒他!”

架起千伯的几个保安瞬间松开手,如猛虎般的扑向了面前的左擎宇。

左擎宇眉头微微一皱,他是挺讨厌,有人打扰自己和别人说话的。

松开了的手掌已经握成了拳头,气势汹汹的保安队长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是被这一股巨大的力量击飞,撞到一张张巨大的桌子。

桌子被撞开,茶杯摔碎,还带着骨骼碎裂的声音。

全场死寂。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倒在地上,不知生死的保安队长。

“五分钟送诊,还有救。”

左擎宇淡淡的看着站在自己前头,那动作僵硬住了的两个保安,后两者顿时打了个寒蝉,赶忙的退后到了周山的面前。

两根手指夹起地上那一份文件,左擎宇低头看着,完全没有理会地上那半死不活的保安队长。

“你是来闹事的?砸我周家的场子?”

左擎宇低着头扫了一眼文件,上前两步,捏着纸张,连续在周山的脸上扇了三个耳光。

“有点吵,安静一下。”

纸张本来不是很厚,但却抽得周山脸庞生疼,他不由得后退了两步,捂住脸,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左擎宇。

这个已覆灭的秦家大少爷,竟然,扇他的脸?

一个没落的养子,也有胆子扇他的脸?

“你……”

“胆在周家的别墅里打人,你是真的是活腻了?”

“我让你走不出这家酒店了。”

对于周山的狠话,左擎宇并没有搭理,扫了,翻动了一页文件扫完之后,才说道:

“我找你,不谈其他的,只谈一个事情。”

“小子,也不看看你这是什么身份,这是什么场合?”

“你也配质问我大哥,你算是什么东西?”

不等周山回答,一个傲然的青年便是从人群之中快而出,指着左擎宇的鼻子骂道:

“在我周家闹事,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啊?”

这是周山的亲弟弟。

周雷。

“雷子,退下!”

“大哥,你如今可是北江市的豪门大少,此等身份,岂可与一介无名之辈交流?”

左擎宇脸上笑容不减,大手一握,砸在了那跳得很嗨的周雷脸上。

“啊!”

巨大的力量带动着一道强悍的劲风,把他整个人都是甩飞了出去,和之前的保安,躺在一块,半死不活。

“现在,有资格了吗?”

左擎宇丝毫不动,他面前不足五步之处站着周云,在周云的身旁,两个保安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甚至是,腿都在发抖。

一拳把人打飞,不是什么做不到的……可左擎宇丝毫不动就把人打飞……

“你,你要谈什么?”

秦家被灭了一年,早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只有为数不多的老牌家族知道,这是一个禁忌,否则,网络上也不可能会被删除那么多的信息了。

可今天……这个秦家大少爷,突然间回归,走入周家的门前,质问周家的继承人周云。

他,这是要做什么?

左擎宇两根手指捏起那一份文件,“第二页上面有秦筱的亲笔签字,那么,她现在,人,在哪里?”

秦筱!

看到这个名字,左擎宇想到在秦家的那段时光,那个一直跟着自己身后的鼻涕虫。

晚上睡觉都要自己哄着的小妹妹。

“秦筱签字可跟我没关系啊!”

左擎宇眉头一皱:“我问你,秦筱在哪里,你却着急否认,这似乎……有点不妥啊?”

周云心中咯噔了一声,糟糕,太着急了,这下说错话了。

不过,在反应过来后,他也稍稍冷静了下来。

这个人突兀而来,突然间的问话,他有些措手不及,这才导致发言失误的。

要不然,他堂堂北江市豪门周家的大少,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

“秦筱耗费不了别墅里这么大的开支,所以就把别墅转手卖掉了,至于人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左擎宇笑了,露出一双白色的牙齿:

“我给你一分钟,想清楚了,再说话。”

“想不清楚,我送你上路。”

周云:“……”

其他人:“……”

一分钟,想清楚,再说!

想不清楚,我送你上路!

周云瞳孔微微一缩,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

他从面前这个,脸上带着微笑的少年眼中,看到了一股杀意。

正是那一股杀意,让他感觉到全身冰凉。

仿佛,被冻成了冰块。

他丝毫不怀疑,如果他说不清楚的话,绝对,会被眼前的这个男人……

“开什么国际玩笑啊?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你一个当兵的跑来敢杀人,是不是当兵当傻了?”

死寂没有在大厅中持续多久,便是被一个不屑的笑声打破。

诸多人看到之后,这才知道,原来是航飞集团的董事长。

石螺。

他是周家最大的商业合作伙伴,甚至是有听闻说,他把自己的女儿都送给了周云,为此攀上了周家。

因此,今天这周家的商业聚会。

他,才有资格在场。

左擎宇单一只手捏着文件,一眼瞥了过去。

“看什么看!”

石螺冷笑道:

“我看你是真的当兵当傻了吧!”

“杀人是犯法的,难道军队没教你这些?”

“再说,现在可是在北江,周家的主场,你敢对着周家大少爷说这些话,只怕是天王老子,都护不了你了!”

“我看啊,你还是赶紧跪下向周大少爷道个歉,把这合同签了,乖乖的滚出北江市得了!”

“要不然的话,你们秦家还真的会绝种了呢!”

左擎宇转过身,微笑的看着他:“你好像,知道点什么?”

“什么?”

石螺一愣。

“三十秒,说出秦筱在哪里。”

“说不出,我送你上路!”

石螺:“……”

“你还有二十秒钟。”

左擎宇把用两根手指放在自己的脉搏上,抬起头,看向石螺,微微一笑。

“我……”

看着左擎宇眼中的冷光。

石螺不知怎么,莫名的打了个寒蝉,缩了缩头,说道:“我只知道秦筱在签了合同之后,是跟着周家的人走的。”

左擎宇转过头,看向周云,微微一笑:“你说,你不知道秦筱在哪里?”

周云脸色一阵的发白,嘴唇变成了白色。

左擎宇回头一瞥,看到了在人群中朝着他颔首的右护卫肖翔。

右护卫肖翔。

“今天过来,我只是想要见识见识,北江豪门的风采。”

轻轻的撕开那一张文件,左擎宇目光扫了周围的所有人,感叹道:

“现在看来,豪门风采……果然是,人性之凉薄啊!”

随手把文件的碎片撒开,左擎宇转身,扫了一眼诸位:“周家……”

“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把能叫到的人,全部找来。”

“三天之后,我一一,送你们,上黄泉路。”

听到左擎宇这番话,顿时石螺觉得自己这被当场威胁,如果自己不说什么的话,恐怕会被看轻。

于是,他说道:

“秦筱在哪里,真与我石家没有关系,你要找人,也要去问周家,而不是问我。”

“再者,我石家虽然不怎么样,但也是货真价实的一流家族,可不是任人捏的软柿子!”

“你想要垫脚石,怕是找错了对象!”

左擎宇回头,咧嘴一笑,露出一双洁白的牙齿:

“不,我想你是误会了。”

“我的意思,不是你们两家。”

“而是……参与吞并秦家的所有家族。”

周云:“……”

石螺:“……”

众人:“……”

他这是想要……一人,挑起北江市的半边天?

周家位于北江市豪门,吃下了秦家五分之三的产业,而剩余的五分之二,分别被石家、刘家、顾家、姜家等一众家族吞入腹中,从而壮大自身的实力。

甚至,若是算上二流家族的话,怕是足有数十成百个家族。

他一个人,挑得起这么多的家族?

这是……哪里来的疯子?

“你怕是还在做白日梦吧?”

石螺冷笑:“就你这样的无名之辈,连我们石家想要捏死你,也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别以为你自己能打,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让你滚到监狱里呆着?”

石螺也不知道自己之前为什么会被左擎宇吓到,但恢复冷静之后,才觉得,这家伙也就是会打而已,其他的什么,不足为惧。

因此,想清楚之后的他,又开始膨胀了起来。

“你似乎,很喜欢跳啊?”

左擎宇两根手指捏起身侧桌子上的筷子,轻轻的一丢。

漫不经心的,就像是小孩子丢沙包一样的动作。

“那我送你,在路上,继续跳吧。”

像是一道银光,毫不起眼的光线,瞬间击穿石螺的喉骨。

鲜血飞溅,如喷泉般,染红了墙。

飞溅打在脸上的鲜血,吓得周云不由得退了两步,大少的风范,彻底消失。

眸子瞥了一眼周云,左擎宇微微一笑:“两个月前,你周家周燕和秦云的订婚消息,怎么散了呢?”

“我……”

“哦,你要弄清楚,我这不是让你解释。”

周山:“……”

那你提这个问题作甚?

“我给你三天的准备时间,把所有人能叫来的人都到齐,然后,我送你上路。”

“哦,你告诉你们家的周燕。”

“三天后,我送你上路的时候,也顺便问问她,如果说不清楚,我也给她三天的准备时间,再送她上路。”

语罢,他向四周微微点头,带着千伯离去:

“今天打扰了,

看着地上那冰凉的尸体,白色瓷砖上的红色。

所有人都被吓懵了。

“石、石家的二爷石螺,死了?”

“他,他、他竟然把石螺杀了?”

“他怎敢?”

先前还活生生在诸多人面前的石螺,就这样变成了冰凉的尸体,静静的躺在地上,一双眼珠子,还瞪得老大,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被杀了。

远在一边的周云,擦了一下脸上飞溅而来的血迹,险些栽倒在地上。

“他杀得了石螺,也一样能杀得了我……”

“为什么要等三天……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大难没死,周云的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充满了恐惧。

不杀他……留着他,给他三天的准备时间,这是……

要磨掉他的意志,让他的意志一直处于恐惧之中……让他无时无刻都提心吊胆的。

“不行,我不能死,我才十九岁,我还年轻,还有这么多的荣华富贵没有享受!”

片刻之后,周云的眼中充满了怨毒和恨意:

“不就是一个嘛!能打,又如何?”

“在北江市,能打的,老子照样能把你丢到局子里去!”

他稍稍镇定了一下,脸上恢复了笑容,只是惨白还在:

“诸位,今天的商业合作会议以遗憾而告终,现在诸位请回吧!”

他瞥了一眼地上石螺的尸体,淡淡的说道:“把尸体送到石家去,顺便告诉他们今天大厅的事情。”

“是。”

周山看了一眼身边的保安,淡淡的说道:“马上打电话给马队,说是有歹徒入室杀人……具体的,你懂的。”

“是!”

………

“大少爷,你赶紧跑吧,杀了石螺,你会很大麻烦的。”

出了别墅的门之后,千伯赶忙的走了上去,拉住左擎宇的手,说道:“我还能撑住,你赶紧走吧。”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快步走上前的时候,在人群中的黑脸,大腿上的肌肉已经紧绷,像是一条随时都扑上去厮杀的老虎一样。

但他看到左擎宇轻轻摇头之后,紧绷的肌肉也是松懈了下来,走了上去,拉开了车门:“统领!”

统领这个名词,是内部专用的,外部人是听不懂的,所以千伯根本没有听懂这是什么意思。

“大少爷,你还是赶紧走吧,离开北江,好好找一户人家娶妻生子,要不然……”

千伯眼神忧虑,他很怕这个大少爷也是遭到了其他家族的毒手。

“没事。”

左擎宇淡淡的说道,看了一眼肖翔,淡淡的说道:“查到了什么没有?”

“统领,我打听到说秦筱似乎是被姜家的人带走了!”

姜家,北江市又一大的豪门,其底细并不比周家差多少。

“哦?”

左擎宇微微一皱眉,看向身旁的千伯。

“大少爷,你……”

千伯吓了一跳,还以为左擎宇这又要跑到姜家去杀人呢,这样做的话,可是会……闹出大事情的啊!

到时候,哪怕是出了北江市,只怕也……

“先去云海别墅吧。”

左擎宇淡淡的说道。

军部的东西,不方便透露给千伯,但怎么说,也要给他一个落脚点。

“是。”

云海别墅,是左擎宇这十四年来,麾下的唯一一座别墅,乃是秦家家主秦天成当年在他离家入伍之际,归在他名下的。

车子离开了市中心,往东边而去,最后停在了一栋高大的别墅之前。

“有人在里面?”

左擎宇扫了一眼,看向千伯,问道。

“没有人啊……”

千伯也觉得奇怪,这个别墅自从大少爷进入部队之后,就没有再住过人了,怎么看着大门都是开的?

“进去看看。”

左擎宇下了车,肖翔和黑脸影形不离的跟在他的身后,而那病秧子,依然是坐在车上,话都不说。

这让千伯觉得很奇怪。

两个精壮的男子,再加上自家气质不凡的大少爷,怎么会那一个病秧子,混在一起了呢?难道都是部队里的吗?

“终于把这些鬼东西丢出去了,呸,这死了的秦家人,也浪费了这么好的一栋别墅。”

像是丢垃圾一样,把两块墓碑从手里丢在别墅院子垃圾桶里,女子还在落地的墓碑上,吐了一口唾液,脸上露出极度嫌弃之色:“要不是这云海别墅,是北江市最豪华的别墅之一,我还真不见得跑到这晦气的别墅来住。”

“捡起来,擦干净。”

淡淡的声音,从微笑收敛的左擎宇嘴里响起,这一气质不凡的男子突然出现,在加上那话语声音,顿时吓到了周雪,她赶忙的退后到门边上,半关着门,指着左擎宇,问道:“你是谁?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告诉你,这可是我们周家的地盘,你跑过来找事,可是挑错了地方。”

她以为是有人跑来,想要泡她,毕竟,当初她也算得上是北江大学的校花了。

至于说抢别墅,她还真没想过,尤其是,如今周家已经成为了真正的豪门。

“周家……”

左擎宇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

他蹲下身子,捡起那两块墓碑。这是他的养父秦天成和二弟秦云的墓碑。

“喂,你跑过来做什么?”

看着左擎宇面色不善的往自己走来,周雪也是被吓得不轻,脸色有些发白的,但还是故作镇定的喊着:“我告诉你,我可是周家的人,你敢对我……”

“吵死了!”

一个耳光迅雷般的打在了她那张白嫩的脸蛋上,身体像是沙包一样的飞摔在了地上,脸上的五指山已经变得紫肿了起来。

“你……”

周雪呸了一口吐出了血水,还有几颗泛黄的牙齿从里面掉了出来。

她抬起手指着左擎宇,想要在开口说话的时候,却是被一把撞开了别墅大门的黑脸,一脚踩在了脸上。

“别让她跑了。”

“我先祭拜父亲和二弟。”

左擎宇在别墅里抽出两张纸巾,把墓碑擦拭干净后,放在了门前,祭拜了三下。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北江市可是周家的地盘,你这样做……啊!”

看着黑脸要把自己押跪下,顿时周雪吓了一跳,还以为这些人不知道周家的厉害,赶忙的喊道。

但她的话,并没有说出多少,便是被肖翔一脚踩在了脑袋上,额头彭的一声磕在了地上。

清晰的血痕从她的额头滴答落在地上。

看着流出的血迹,周雪完全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血?

“你们死定了,我一定要让你们走不出这里……啊!”

肖翔面无表情的又是一脚踩了上去,对于这样的女人,他觉得用手扣着都嫌脏。

“第三个头。”

周雪被黑脸扣押跪在地上,脑袋被肖翔踩压了三次,向那墓碑磕头祭拜了三次。

左擎宇缓缓转过身,淡漠的眼睛看着周雪:

“三个头磕了,该送你,上路了……”

他的手上多出了三根点燃的紫香。

周雪大惊失色:“你,你,这是法治社会,你……还真敢杀人?”

在话语落下的瞬间。

紫根进,血红出。

周雪的喉咙瞬间被刺穿,染红了紫香。

“父亲,二弟,擎宇没有拿一只公鸡的血给你们祭拜,暂时将就用着这黄眼狗的血了吧。”

轻声落下,左擎宇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走进了别墅:

“送到周山的家里去。”

“是!”

周家。

周山刚准备去找姐姐周燕,可才走到一楼的他,全身骤然间冰凉了起来。

他的妹妹周雪死了!

被人刺破了喉咙!

尸体被丢到在了他的别墅门口!

“她不是去云海别墅了吗?怎么会死了?”

手下回答道:“是今天那个秦家的少爷,杀的……”

脚上升出一股凉气,周山再也坐不住了。

杀他妹妹周雪,这似乎是让他感觉到死亡来临的恐惧……三天后,死的人就是他了!

“马队来了没有?”

问话刚一落下,便是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黑色警服的男子,他剃着板寸头,似乎带着一股硝烟的气息,眉间有着几分颓色。

他正是北江市警局刑侦队长,马天。

“周总,你说这里有人行凶?”

周山朝着手下挥了挥手:“带马队长去取证。”

马队挥了挥手,身后便是走出几个人立刻跟上去取证。

“具体说说什么事吧?”

周山走上前递给他一根烟,说道:“马队,我知道是谁杀的。”

“哦?”

马队眉头一皱:“那你们,为什么不把凶手控制在现场,反而让他跑了?”

周山苦笑道:“那个杀人狂把我们雇佣的保镖都废了,还杀了石家二爷,还有我妹妹周雪。”

“什么?又杀了一个人?”

马队两根手指掐掉还没抽几口的烟,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杀死了两个人?”

每一起命案都是非常大的案件,而在这素来安逸平静的北江市,一天之间竟然……出现了两起命案?

这是怎么回事?

“马队长,这个杀人者是已覆灭的秦家大少爷,他这一次回来突然杀人,有报复社会的嫌疑,我建议马队,还是速速去逮捕凶手。”

周山心中更怕的是,万一左擎宇知道警察要抓他,立刻跑来杀他的话,那可得不偿失了。

“他现在在哪里?”

事关重大,如果这个嫌疑人真有报复社会嫌疑的话,那他们还真要速速去抓捕归案,以免危害社会。

“我妹妹周雪今天是在云海别墅,准备入住,可现在她的尸体被送到了我家门口……有可能那个人是在云海别墅。”

马队一挥手:“立刻去云海别墅。”

周山怕马队懈怠,在他转身之际,还喊声道:“马队,这个左擎宇如此嗜杀,指不定还是国际通缉犯,你们可要小心啊!”

“国际通缉犯!?”

瞳孔一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马队长眼中浮现出了一抹冰冷,他顿住脚步,沉声道:“此事,本队长定然会全力布置抓捕,绝不会让他逍遥法外。”

看着远去的三辆警车。

周山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冷笑之色:“三天?给我三天的准备时间么?我只需要一点儿小手段,便是把能把你弄死。”

……

“在秦家覆灭前五个月,姜家似乎跟秦家提过亲,但被拒绝了。”

把千伯安排在别墅里,左擎宇和黑脸、右护卫肖翔回到了车上。

一直坐在车后排没有下的病秧子忽然开口说道:

“强制恢复网络上的信息,我查到了这一点。”

左擎宇淡淡的说道:“那就去姜家找找。”

“是!”

车窗升上,在黄昏的天空中,车辆往郊外姜家的老宅驶了过去。

而另外一边,从市中心急速开往云海别墅的一行刑警队,也是飞速行驶,恰与之错过。

“左擎宇,一岁时在秦家注册的户籍,是秦家的养子,归于秦天成的名下。”

“初中毕业时曾是北江市中考状元,并在一年之内学完了高中学科,在秦家的帮助下考入了部队之中。”

马队的副手是一个叫做冷冰冰的女警。

她看着笔记本屏幕上显示的资料,顿时小嘴微微张开,有些惊讶:

“这个人也不像是,报复社会的人吧?毕竟这么强的学习力,也是……”

她看着马队没有回话,顿时也是知趣的闭上了嘴巴,目光重新落在了屏幕上,却也是没有说半句话了。

“怎么不继续往下念了?”

马队睁开眼睛,看着她,淡淡的问道。

“马队,这个左擎宇,从十五岁入伍之后,信息就一片空白了。”

顿了顿,冷冰冰把电脑转过去,屏幕对着马队,说道:“不过,他的头像面部资料却是在十四年前更换的,根据时间上,应该是他入伍的时候。”

“你看这里……”

她指着屏幕上,显示着头像更改日期。已经是九年前的了。

“十四年前?”

眼神微微一凝,马队长沉声道:“一般情况下,未满十八岁的人头像都是在五年之内必定改一次的。”

“哪怕是入伍,也会更换。”

在马队知道的特殊情况下。

有两种情况是不会更换头像。

第一种是已经牺牲,户籍还没有注销的情况下。

第二种则是……如周山所言这般的,通缉犯!

“去通缉犯名单查一下左擎宇。”

冷冰冰立刻调开了通缉犯的查询系统,选择了名字查询,却是一无所获。

没有一个通缉犯是叫左擎宇的。

“杀机果断,这样的人,不是当过兵的,那就是通缉犯了。”

马队长一时也调不到左擎宇的资料,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没有资料,那更好,直接抓不就得了?

“全速赶往云海别墅,包围别墅,不要让任何人离开。”

“是!”

……

姜家位于北江市的郊外,距离云海别墅大概有三里的路程。

天色渐渐的变得黄昏,仔细一看,却感觉天上的残霞,像是喷洒的血红,非常的绚丽。

车窗紧闭的奥迪车停留在了姜家门前,原因是前方都是人群。

“统领,这里似乎也在举办什么仪式?”

左擎宇扫了一眼,直接下车:“不管他们,我们直接进去。”

左擎宇的气质不凡,刚一下车,便是被诸多名媛看上,一个个眼中都是冒出了狼光:

“这是哪家的公子啊?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看这车牌,好像是燕京的吧?莫非是燕京的豪门?”

“这家公子面生的很,不知道是燕京哪家的公子啊....”

相关文章:

【完整】-《娇妻带球跑总裁后面追》-全文免费阅读

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呜呜两根一起会坏的

为什么男人抽的越快女的越叫_当着男友把处给了摄影师

小丫头 给朕滚回床上来:主人别打了我错了疼

《暖婚百分百:厉少无限宠》—全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