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删减】王者无双小说在线免费/王者无双完结篇

2022-01-12 15:27 · 新商盟

“对于你们学生来说,真的很难!”

郝教授一脸认真的说。

“我这有个方子。”沈浪淡淡道。

“那你就说说看。”郝教授认为直接拒绝有些不妥,就给了沈浪一个机会。

平时在中医课心不在焉的沈浪,并不被这位郝教授看好。

虽然沈浪在主修的西医上专业成绩优异,可选修的中医课程每次考试都不及格。

并且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教科书范围,就连中医课成绩最好的同学都不可能回答上来,而沈浪这个中医课混子又怎么可能做到?

郝教授拿起茶杯,喝着茶,打发这段无聊的时间。

却突然听到沈浪娓娓道来:“针刺手厥阴经,护其心脉,为堵毒血上流,刺其曲池环跳,天星十二穴里面,曲池合谷接,环跳与阳陵,要用三虚七实,否则血流凝滞,气息不顺,那就危险了。”

听到这话,郝教授直接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溅到讲桌上全部都是。

万万没想到,沈浪竟然能说出清血前所用的针法。

郝教授脸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继续,沈浪,你继续说。”

“针法施完,便是敷药了,取白芷二两研粉,胆礬、麝香、二圭、桂心、栝楼六钱研粉,地崧五钱捣碎,涂抹在伤口位置,这便是治蛇毒的方子。”

沈浪说完,郝教授眉头猛跳,难以平复心情。

“这……这是古方!古方啊!”

郝教授本以为沈浪会说出个现代中医方子,却没想到一张口便是失传已久的古方。

沈浪见到郝教授像是中了彩票,感觉莫名其妙,没必要这么激动吧。

却见这时,郝教授赶紧拿出纸笔,然后趴在讲桌上一通狂写。

尽管讲桌上满是茶水,可郝教授已经全然忘记,投入其中。

“郝教授,你这是?”沈浪好奇的问。

“我要把这古方记录下来,这方子比咱们现代常用的方子多出两味药,而恰恰是这两味药,更能增强药性。”

郝教授不方便告诉同学们,他这几天准备参加省里的学术会议,而正在他踌躇不前时,沈浪一语惊醒梦中人。

郝教授头也不抬,赶紧将这副药方记录下来。

写完之后,郝教授猛然间抬头看向沈浪,伸出手指顶了顶快要滑下鼻梁的眼镜。

“哦对了,沈浪,这个方子你从哪里得来的?”

“忘了。”沈浪并没有说出事实。

第一女神医赵灵枢师父,曾经告诫过他,在俗世中千万不要透露她的名字。

如果让别人知道他得女神医传承,他将会成为华夏中医界争抢的目标,到时候中医界各大门派和组织,将会争得头破血流。

“忘了?”郝教授面露疑惑,而后郑重说道:“这可是失传已久的古方,你今天为中医界做出了巨大贡献啊!”

“郝教授,不至于吧。”沈浪想说,这种古方他脑袋里有上千个。

“至于!真的至于!虽然现在治疗蛇毒有抗毒血清,但血清这类东西不是随处可得,而这副古方不仅可以治疗蛇毒,还有助于中医学专家研究药理,多出的这两味药特别关键!”

“好吧。”

沈浪也无话可说了,没想到当今中医界越发展越滞缓了,记忆中这个方子在灵枢师父教导中只是个普通方子。

真正牛逼的是驻颜术和延寿术。

这两样方子一旦公开,绝壁能轰动世界。

现在,无论是郝教授,还是课堂上的同学,都对沈浪刮目相看。

虽说沈浪最近在学校名声很臭,可不论人品,在中医学识方面,令人为之一惊。

郝教授开始重新审视这个中医课混子,打算以后多接触。

课后,郝教授叫住沈浪,聊了几句。

“沈浪同学,你是不是中医世家传人?”郝教授目光和煦,与之前判若两人。

“不是。”沈浪轻轻摇头。

“那就奇怪了,这古方在当今诸多中医典籍上,确实没有记载,但药性绝对不会有错,如果不是中医世家,又怎么会得到如此高妙的药方。”郝教授感到纳闷。

难道,沈浪同学故意隐瞒中医世家的身份?

可是郝教授想了想,觉得不太可能,如果沈浪家真有这本事,又何必穷成这样子,这药方能卖好几百万啊。

沈浪的穷,在平安市综合大学可是全校皆知。

“沈浪同学,你要出名了,我会帮你向全校申请奖学金!”郝教授郑重其事。

沈浪耸耸肩,觉得没必要。

如果靠这种低级方子出名,那也太捞了。

更何况,如果想要出名,乃至名震华夏,又何须靠这种方式。

从教学楼回到宿舍之后,沈浪继续在手机软件上浏览房产信息。

却意外接到系主任的电话,让他到办公室一趟。

沈浪以为是关于强奸一事,这更加坚定了他要快些洗脱清白的决心。

等到了才得知,原来是告诉沈浪,平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正在招收实习生,他推荐沈浪去。

“主任,不是说已经对我全行业封杀了吗?”沈浪很疑惑。

“沈浪啊,你专业成绩优异,如果就这样沉寂,未免太可惜,我动用了很多关系,才给你争取到的机会,你一定要珍惜啊!”系主任语重心长的说。

看到系主任一脸诚恳的样子,沈浪却觉得蹊跷。

当初被诬陷强奸,如果没有系主任从中添油加醋,也不会闹得全校皆知。

其实现在沈浪真不需要任何人给他提供职位,只要他想,小小平安市还真留不住他。

沈浪倒要看看,系主任究竟在耍什么花招。

“好的主任。”沈浪点头。

“沈浪啊,你可一定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啊!”

“不会的主任。”沈浪回答。

当沈浪离开后,系主任眼眸中闪过一抹阴恻恻的冷意。

而后,他拉开办公桌的抽屉,看了眼里面的一张银行卡。

他那阴冷的目光,瞬间变得兴奋,透着股贪婪!“停尸房?”

沈浪心中已然明了。

果然不出所料,系主任是故意恶心他。

“怎么?停尸房不行吗?像你这样的实习生我见多了,眼高手低!”科室主任语气不善。

想必,早与系主任通过气了。

“一定是李建飞让你这么做的,对吧?”沈浪眼眸冰冷。

李建飞是系主任的名字。

“你管得着吗?就凭你的污点,想找个体面工作比登天还难,你就知足吧!”科室主任不屑的瞥了沈浪一眼,然后就去查房了。

扛尸体这种活儿,沈浪绝对不会干下去。

这是对他的侮辱,更是对他师父女神医赵灵枢的侮辱。

今天混一天,本少爷倒是要看看,你们想耍哪些手段!

此时沈浪本着玩票的兴致,在这停尸房溜达。

只要他愿意,把这医院买下来,也并不费劲儿。

冷库里凉飕飕的,但沈浪有纯阳功护体,冷邪之气根本难以侵入。

沈浪动作轻快的将一具尸体推进冷箱,没有丝毫恐惧感。

虽说是第一次干这活,不过对于从小就经历过杀戮的人来说,如同家常便饭。

死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活人,诸如陈杰这种背信弃义之人!

“若不是我沈浪需要在这平安市历练,依我以前的暴脾气,能把你这医院给夷为平地。”

沈浪嘴角一撇,淡淡吐槽。

就在这时,有同事在喊他。

“新来的,嘀咕啥呢,神神叨叨,第一次都会适应不了,以后习惯就好了,赶紧过来和我抬尸体,这老头还挺重!”

听到同事的呼喊,沈浪走了出去。

沈浪决定,把这最后一具尸体搞定,就收工回学校。

新来的死者是个老头,看模样有七十岁左右。

“怎么死的?”沈浪随口问了同事一句。

“别提了,最近天气贼拉热,这人患有心梗,由于过渡操劳,加上天气热,晕倒在路边,到医院时已经不行了。”

“没有家属吗?”

“家属正在赶来的路上,等家属签完字就直接拉殡仪馆了,别问太多,抓紧干活,每天医院都会死不少人,见怪不怪,习惯就好。”

听到同事的回答,沈浪点点头。

在太平间工作,对于死人这种事,也早已麻木。

可是,沈浪却突然间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刚才无意中碰到了死者的手腕,却感知到有脉搏挑动。

“没死!这人还活着!”

沈浪当即说道。

“怎么可能,心脏外科刘主任亲自说这人死透,心脏除颤都做了也没抢救过来,已经宣告死亡。”同事连忙摇头。

“这老头还有脉搏,刚才我感受到了跳动。”沈浪一脸认真的表情。

“卧槽!你可别吓我,我在太平间工作三年了,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怪事!”

同事直呼不信,然后摸了下老头的手腕,立刻冲沈浪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你可得了吧,根本没有脉搏,都凉透了!”

当把这老头推进太平间之后,这位同事便找了个借口溜了。

各种脏活累活,自然要交给新来的,这是各个行业都无法争辩的潜规则。

沈浪静静站在太平间里,神色严肃。

同事感知不到脉搏,他并不奇怪。

可他师从华夏第一女神医赵灵枢,习得一手“神指切脉术”,能够感受到那种很是微薄的脉搏。

哪怕是轻如鹅毛,弱如游丝,也能感知到。

“有救。”沈浪很是笃定。

得华夏第一女神医传承,虽不能夸张的说医死人肉白骨,可只要对方有一线生机,便有的救。

没再犹豫,沈浪使用点穴之法,分别点在天星十二穴各处。

片刻之后,各位穴位关隘,便已打通。

也就在这一瞬间,老头猛然间醒了过来,是被一口气给硬生生提了上来。

老头尚在混沌中,还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双眼睁开就看到沈浪胸牌上的名字。

“我……我……”

“你还活着,已为你疏通天星十二穴,不过我现在要下班了。”

沈浪说完,然后给院方打了个电话:“太平间有一老人复活,你们看着办。”

随后,把白大褂一脱,沈浪便潇洒离去。

回到学校,将超跑停在隐蔽角落,转身去街边冷饮店喝了杯饮料。

等出来后,就看到车旁围了一群校友,与他那台轩尼诗毒蛇合照。

更有甚者,还拍了抖音。

“啥时候咱也能开上这车啊!”

“做梦吧,全国限量三台,闹呢你!”

“话说这车比周子豪的车还好,想必是某位大佬的车吧。”

“要论量级,这是周子豪爸爸那个级别才有的座驾。”

沈浪见到此景,无奈耸耸肩,目前当务之急,便是赶紧去买一套房子。

这台全国限量超跑,停在校门口,的确太显眼了。

沈浪从旁边走过,画风突变,立刻引来议论。

“强奸犯来了,都管好自己女朋友。”

“这货怎么不送外卖了?竟然破天荒换了件新衣裳。”

“地摊货而已,看我刚买的阿迪达斯。”

“活成沈浪这个样子,还不如去死。”

“说的也是,本来一副王炸被他打成了烂牌,专业课第一现在连工作都找不到了。”

听到校友的议论,沈浪却很淡然。

以他的身份,不需要跟一群蝼蚁解释。

这时,他想起来车门还没锁,于是将手伸进裤兜,轻轻按了下车钥匙。

只听那台轩尼诗毒蛇发出一声刺耳的笛声,吓得车旁的平安大学校友不知所措,陷入一片惊慌。

“没见过世面。”

随即,沈浪淡定走进校门。

就在此时,平安市第一人民医院炸开了锅。

原本已经宣告死亡的宋老爷子,竟然死而复生!

宋老爷子,乃是省城来的古董大亨,同时也是全省的文化名人,知名度特别高。

刚在平安市新开了三家古玩店,因劳累过度,这才病倒。

此刻,宋老爷子躺在病床上,精神头已经非常不错。

他嘴里不断念叨着一个名字。

沈浪!

“爷爷,沈浪是谁?”老爷子的孙女宋瓷满脸疑惑,不解问道。

宋老爷子脸色严肃说道:“他是救命恩人,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他,我有重礼感谢,一定要找到他!”

孙女宋瓷深深不以为然,通过爷爷的描述,得知那个叫沈浪的跟她差不多大,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再说了,如果真有这能力,还会在太平间工作吗?

“爷爷,您能活过来,应该感谢心脏外科的刘主任,他才是您的救命恩人。”宋瓷说。

“小瓷,你不懂,我的天星十二穴被他片刻间疏通,而且是在不用任何针灸工具的前提下,他是高人,深藏不露的高人!”

宋老爷子头脑清醒,十分笃定。

宋瓷感觉爷爷是病糊涂了,无奈的轻轻摇头。

不用针法,就快速打通天星十二穴,她认为根本不可能!

与此同时,抖阴上也在找人。

原因是一个视频火了。

“全网都在找这个外卖小哥!”

一夜之间,这个视频的点赞量,竟是突破了一千万。

视频中的外卖小哥,虽然看不清脸,只能看到背影,但是大批网友都觉得背影特别高大帅气。

因为,外卖小哥的座驾是一台全国限量仅三台的轩尼诗毒蛇。

当沈浪看到自己莫名其妙的火了,暗自摇头,感慨这社会太浮华,区区一辆代步车而已。

“沐红叶也真是的,非得给我弄辆限量超跑,想低调点都不行,看来今天我要晚点出行。”

接下来的时间,沈浪在网上寻找房源,然后晚上去了君悦KTV。

君悦KTV与沸腾火锅店,背后的大股东都是沈浪。

既然已经接手过来,不去看一下也说不过去。

沈浪跟君悦KTV的经理打了招呼,查看了账目,没有问题,最后决定逛一圈走人。

此时晚上十点多钟,正是KTV的黄金营业时段。

巧的是,沈浪在门口遇到了林软软,以及周子豪等人。

他们都是一个班,毕业前夕,少不了聚一聚。

当这一行人看到沈浪,都忍不住调侃。

特别是周子豪,仇人见面,尖酸刻薄。

加之怀疑沈浪与林软软有暧昧关系,周子豪仇恨值满满。

“沈浪,怎么着,我给你安排运尸体的工作还不错吧?”

这其中果然是周子豪在搞鬼,串通系主任和心脏外科主任,故意刁难他。

“我已猜到是你!”沈浪冷漠回应。

“那又怎样,你还不是照样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间,咱的专业课第一,都沦落到KTV打工了?”周子豪轻蔑冷笑。

随着周子豪调侃,他班级里的一群舔狗,也都随声附和。

只有林软软皱着秀眉,很同情沈浪现在的处境。

医学专业课第一,本是前途无量,如今却沦落至此,实在令人唏嘘。

“沈浪,你敢不敢与我拼酒?”周子豪心生一计。

很显然,周子豪还没玩够,他找到机会就要折磨沈浪。

然而,沈浪已经不同往日,谁折磨谁还不一定。

于是将计就计。

“有何不敢!”

话音刚落,林软软便对沈浪轻轻摇头,示意不要答应下来。

可沈浪根本不怕。

沈浪的反应,让林软软很失望。

她默默叹气,心说沈浪太傻了,这摆明了是个坑,就等着你往里跳呢。

转眼间,众人来到君悦KTV最大的几间豪华包厢之一。

“今晚大家敞开了喝,敞开了玩,喝个尽兴,玩个尽兴,全部消费由我买单!”

周子豪喜欢出风头,班级聚会更是当仁不让。

君悦是平安市档次最高的KTV,同样也消费最高。

这次周子豪就是奔着十万块消费来的,为的就是装逼摆阔,把排面给弄足。

沈浪冷眼旁观这一切,心如止水一般。

连这君悦KTV都在他的名下,内心不会泛起一丝涟漪,只是觉得周子豪很幼稚。

并且,包厢内的大部分人,也都蠢得可笑。

周子豪这种低端装逼手段,简直low爆了,竟还有这么多人跪舔。

今晚,周子豪还有一件“大事”要做,那就是在这里向林软软告白。

昂贵的礼物已经准备好了,只待时机。

他决定当着沈浪的面,告白林软软,不仅能展现出金钱实力,还可以趁机羞辱沈浪,简直是一举两得。

不过在此之前,周子豪打算秀一波酒量,也是为了证明给林软软看,沈浪除了成绩好其他方面就是个废物。

“沈浪,来啊,拼酒!”周子豪指着桌子上的二十瓶啤酒,“你我各十瓶,你敢吗?”

其他同学见到这一幕,幸灾乐祸等待好戏开场。

唯独林软软面露担忧之色,她看着沈浪,真心替沈浪捏一把汗。

周子豪时常混迹在夜店酒吧,酒量肯定高于常人,而沈浪很少接触到夜场,怎么可能是周子豪的对手。

“沈浪啊沈浪,你真不该和周子豪拼酒,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就在林软软担忧之际,沈浪却淡淡开口:“每人十瓶怎能尽兴,每人三十瓶,白酒、啤酒、洋酒各来十瓶。”

此话一出,包厢内立刻传来哄笑声。

周子豪更是毫不遮掩的嘲讽道:“就你?三瓶啤酒都特么够呛!”

“废话真多,不能喝滚蛋!”沈浪眼眸冰冷。

随即,他便拎起一瓶人头马,轻轻放在唇边。

仅是三秒钟,这瓶酒便被他喝得一干二净。

这一幕,令在场所有人都看呆!

三秒喝完一瓶人头马,这是什么概念?嘴里装了马达吧!

沈浪嘴角挂着一抹淡淡轻笑。

鲸吸术,不足挂齿。

只要他愿意展现实力,一口气吸干一大缸酒也不成问题。

周子豪不服,一口气强行灌下一瓶人头马,呛得他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

然而,他刚刚放下酒瓶,就看到沈浪拿着两瓶人头马一起吹。

又是三秒喝完,再次震惊旁观众人!

什么鬼,酒桶成精了?

周子豪皱着眉头,脸色难看,强忍着喉咙和胃里的绞痛,艰难灌下两瓶人头马。

喝下之后,他的脸红得像是猴屁股,整个人像是棉花般轻飘飘的。

可是,沈浪还没停下,依然在喝。

干脆拿来量杯,红的、啤的、白的,全都倒在一起,咣咣咣一饮而尽。

一口气喝干,沈浪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这才是最令人震惊的地方,喝酒如同喝白开水,什么妖孽操作!

听到身边传来的阵阵惊呼,沈浪只是淡淡笑笑。

其实也没什么,酒精已经被他用功力化解。

一身纯阳体魄,百毒都不侵,更别提区区酒精。

华夏第一武道宗师云万山,乃是他的高人师父其中之一,沈浪这一招还是跟他学来的,号称千杯不醉,真不夸张。

“周子豪,我能从你满月,喝到你头七!”

沈浪这话,引得旁人忍不住发笑。

此刻,林软软对沈浪刮目相看,第一次感觉他并不是个任人宰割的书呆子。

周子豪不服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这口气简直咽不下。

他强撑着又灌下一瓶啤酒,然后就断片儿了……

啪!

沈浪一掌拍在周子豪脸上,瞬间就令他的脸肿起老高。

“醒醒,继续喝!”

而这时,周子豪全无反应,可以确定是真的喝懵逼了,根本不记得今晚还要告白林软软。

“沈浪,你别打,等周子豪清醒过来,肯定会找你算账。”林软软在一旁连忙拉住。

“就算他不找我,我也得找他!”

话毕,沈浪又一巴掌甩在周子豪脸上。

今晚周子豪的两大狗腿,陈杰和张超还躺在医院,而私人司机又在外面车中等候,因此无人制止。

就算有人阻止,沈浪也照打不误。

今晚先给周子豪一点教训,日后再一点点折磨他。

狠人公子,不错怪一个好人,但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有仇必报真公子!

随后,沈浪便坐下来。

“沈浪,你没事吧?刚才你喝了好多酒啊。”林软软关心的问。

“无碍。”沈浪淡淡回答。

这时,坐在林软软身旁的闺蜜孙静雅,却不断朝林软软使眼色。

当看到沈浪与林软软有点暧昧关系,孙静雅在一旁不断暗示。

“软软,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谈男朋友也有学问,如今社会很现实,千万不要相信什么爱情之类的鸡汤,你妈妈的病负担很重,可别再交个毫无前途的男朋友,更何况他还是个强奸犯,会被人说闲话的。”

不用猜,也知道孙静雅暗示的人是沈浪。

林软软脸颊一红,有些尴尬的解释:“静雅,你想多了,我妈妈目前这个情况,我哪里还有心思恋爱,我只想赶紧毕业找个工作,赚钱给妈妈治病。”

“恋爱还是要谈的,比如周子豪就是个很不错的人选,听说今晚本来周子豪是要向你告白的,还准备了昂贵的礼物,可惜都被搞砸了!”说起这话,孙静雅还白了沈浪一眼。

似乎是在埋怨沈浪,把周子豪灌醉。

沈浪淡淡冷笑,笑孙静雅想太多。

林软软的确容易让他生出一种保护欲,可他狠人公子,虽不看重门当户对的陈旧传统,但也不会轻易爱上一个女孩,除非两人在一起经历过刻骨铭心的事情。

像孙静雅这种喜欢指点江山的闺蜜,沈浪知道这俗世中还有很多。

“软软,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在听啊?我是真觉得周少这人很不错,我若是有你这么好看的脸蛋儿,肯定毫不犹豫接受周少,你看周少那辆保时捷多么拉风,他家里还开着五星级酒店,这是真正的霸道总裁啊,比某人强万倍!”

孙静雅比林软软还着急,恨不得赶紧让这俩人成为一对,看来周子豪没少给她好处。

可是,林软软根本无心去谈儿女私情,更何况周子豪这种阴险小人。

“静雅,请你不要再说,我心中自有分寸。”林软软脸色变得严肃。

即便林软软对沈浪有少许好感,也是出于一种同病相怜。

她很讨厌周子豪,但这并不代表就很喜欢沈浪。

可所有人都不会猜到,这家全市档次最高的KTV,竟在沈浪名下。

沈浪没必要炫耀,只因这些人还没资格成为他炫耀的目标。

……

从KTV里出来,已是凌晨两点。

周子豪清醒了些,但还是迷迷糊糊。

“走,走,上车,软软,坐我的车回去吧,顺便带你去逛逛我家的大房子,我家住在月牙湾别墅花园。”

孙静雅直接倒吸一口凉气:“哇塞!本市仅次于云水山居的第二豪华小区!软软,你有福了!”

不止孙静雅,其他人也都羡慕不已。

皆都感慨周子豪不亏是平安大学牛逼富二代,月牙湾的别墅每平五万,简直不是人住的地方。

富二代的生活,住别墅开保时捷,羡慕嫉妒恨啊!

却在这时,大家又被停靠在不远处的一辆酷炫拉风的超跑吸引。

很快就有人认出这辆车。

“抖阴上爆火的那辆轩尼诗毒蛇!”

“好巧啊,之前停在学校附近!”

“这车比周少的保时捷还要牛逼吧!”

“全国限量三台,你说呢?”

“估计也只有平安市吴少和杜少那种级别才能配得上吧!”

听着众人议论,沈浪淡淡一笑。

杜少没听过,但吴少应该指的就是吴良。

虽说这在沈浪看来与代步车无异,可吴良还真没能力拥有这车。

实际上,如今吴良只中意沈浪送给他的小黄电动车,就算沈公子送辆小推车,吴良也会视若珍宝,千金不换。

别人都在羡慕不已,沈浪却表情淡定。

此时,林软软的闺蜜孙静雅,还对着沈浪的车拍起了抖阴。

站在车前搔首弄姿,摆出各种造型。

沈浪见到此景,冷漠一笑。

兴许是看到沈浪在冷笑,孙静雅竟是翻了个白眼嘲讽:“你笑什么笑,装什么清高呢,就这车你连个车轱辘都买不起!”

在沈浪眼里,孙静雅就像个土拨鼠,从KTV就开始逼逼,一直逼逼到现在。

于是沈浪决定,恶搞一下她。

把手伸进裤兜,轻轻按了下车钥匙。

嗡——

车门突然打开,并且升起,像是一对张开的翅膀。

孙静雅像是见了鬼一样,被吓了一大跳,甚至发出一声尖叫。

车门突然打开,说明车主就在附近。

可谁也不会想到,车主就是他们最瞧不起的沈浪。

沈浪不想装逼,只为了略微捉弄一下孙静雅。

孙静雅感觉到失态,连忙拉着林软软就要上周子豪的车。

可是,林软软却挣脱开了。

无论如何,周子豪的车,她绝对不会上。

“软软,快上车吧,去看周少的豪宅啊!”孙静雅招呼着。

然而,林软软却摇头说:“不用了,我累了,我要回学校。”

“我送你吧。”沈浪淡淡开口。

话音刚落,便响起周子豪和孙静雅等人的讥笑。

“哈哈,这逼拿什么送?2路汽车吗?”

“人家可是送了四年外卖呢,小电动骑得很溜吧!”

“软软,你真傻,放着周少的保时捷不坐,竟然坐小电动,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众人的冷嘲热讽,让林软软对沈浪满怀歉意。

她没想到沈浪的一句客套话,竟是招来这么多同学的嘲讽。

可这也更加坚定了她不坐保时捷的决心。

“你们走吧!我就喜欢电动车!”

林软软的举动,在她的同学看来很不识相,于是就不欢而散了。

等到其他人离开后,林软软睁着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认真道:“沈浪同学,你送我回学校吧。”

“好,上车。”

沈浪拉起林软软的手,淡定走向那台酷炫拉风的轩尼诗毒蛇。

相关文章:

异性精油推拿服务视频~啊疼太大了快出来小说

主人给我戴带锁锁/异地男友爱你的表现

宝贝把它掏出来憋不住了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好大啊好深还要的黄文,尿液灌满肚子求饶bl

从床上做到浴室的小说 一女多男群交|极品神棍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