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王者无双)小说-无删节全文阅读

2022-01-12 07:26 · 新商盟

前面就是平安市综合大学,全市最高学府。

沈浪担心车子停在校门口,有些扎眼。

于是,便把车子停在校门外的商业街。

尽管如此,街边的店铺老板,看到一个外卖员从如此酷炫的超跑里走出,仍是震惊不已,连忙拍了抖音,可惜只拍到沈浪的背影。

沈浪扫了眼这身外卖服,心说是时候换下来了。

这四年来,校服与外卖服轮换着穿,都特么快穿出感情了。

在校外商业街的服装店,沈浪随意挑了件顺眼的衣服,先这样应付着。

刚走进校门,正好遇到买早餐回来的林软软,平安市综合大学的平民校花。

模样清纯,素面朝天,学习成绩好,是学校众多男生的仰慕者。

不过林软软家境不好,母亲患有重病,家庭生活拮据。

自从大二母亲查出重病,她便不再化妆,至于逛街购物更是与她无缘。

平时省吃俭用,打工兼职,只为给母亲攒下治病钱。

林软软与沈浪是同班同学,普通关系,只是两人经常探讨医学题,其他并无太多交集。

沈浪看了林软软一眼,然后继续往前走,默默想道。

“如今我在全校臭名远扬,大概林同学也会像其他同学那样,唯恐避之不及吧。”

突然,弱弱的声音传来。

“沈……沈浪同学,中午好啊……”

不知为何,林软软与他接触,偶尔会脸红,甚至有点小结巴。

此刻沈浪一愣,颇为意外。

他点点头,嘴角终于扬起微笑:“林同学中午好啊,我从拘留所出来,你是第一个主动和我说话的人。”

他本以为,林软软不会与他打招呼,虽然无罪释放,可很多女生见了他如同见了狼。

“我……我相信你没做那种事,这几天你要小心,周子豪不会善罢甘休。”

林软软皱着如画般的秀眉,惹人心疼。

“你放心,周子豪不会嚣张太久。”沈浪眼神坚定。

“唉,还是算了吧,我们斗不过他,这几天他三番五次威胁我。”林软软无奈叹了口气。

沈浪的穷,全校皆知。

甚至,林软软认为,沈浪的家境可能比她还要窘迫。

而周子豪是谁?家里开着一家五星级酒店,像这种富家公子哥,随便使使手段就能让穷苦人家的孩子前途尽毁,生不如死!

沈浪看到林软软眼眸中的自卑和无奈,安慰道:“这事不会牵连你,另外你妈妈的医药费,我来出,我会找人,送她去最好的医院。”

林软软摇头苦笑:“算了吧,沈浪,你已经很难了,我自己想办法。”

“这点钱,我还是出得起的。”沈浪淡淡笑了笑。

“可是你那么穷,不能再拖累你。”林软软撅着樱红小嘴,睁着一双清澈的眼眸,倒是实在的很。

打心眼儿里,林软软很想有个人帮她,她现在真有种走投无路的感觉。

可是,沈浪和她都是穷人家的孩子,都穷到送外卖了,能有什么钱?

沈浪尴尬的摸摸后脑勺,说:“你说话还挺直接。”

是啊,装了四年穷,连自己都差点骗了,也怨不得林软软这样认为。

巧的是,此时周子豪开车他那辆保时捷911,长驱直入进了校园,正好看到沈浪与林软软在聊天。

当即,周子豪的脸色,变得阴沉如水,用手狠狠拍了下方向盘。

“我看你是狗改不了吃屎!老子的女人,特么还敢搭讪!陈杰,到你表现的时候了!”

陈杰疑惑问道:“周少,您有何吩咐?”

“下车去恶心沈浪,说些难听刺耳的话,不用我教你了吧?”周子豪狞笑。

“这个……”陈杰陷入了为难。

出卖沈浪是为了改变命运,不再受穷,可从来没想过当狗腿子也不轻松。

“陈杰,我家酒店的经理职位,你是不想要了?”

“好吧,我去!”

陈杰咬咬牙,走下车去。

什么兄弟情,全都是狗屁。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我陈杰,不能再做穷人!

“沈浪,我老大看上的女人,是你有资格搭讪的吗?你这条穷狗,社会底层!”

陈杰卖力的吼着,生怕周子豪不满意。

“背叛兄弟者,不配与我说话!”沈浪的眼眸中,散发出浓浓杀气。

这也就是在俗世,若在狠人家族,背叛兄弟者,定当五雷诛灭,死在万刀之下!

“那又怎样,以后我跟着周少吃香喝辣,而你被全行业封杀,你注定是条无法翻身的臭咸鱼!”

恶毒的话尽出,只为让周子豪满意。

“幼稚!”沈浪冷笑。

而这时,林软软也羞愤道:“陈杰,你够了!”

周子豪透过车窗,看着林软软竟为沈浪说话,更加怀疑这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陈杰,给他下点猛药!”

周子豪眼神阴冷,觉得沈浪吃的苦头还不够。

陈杰咬咬牙狠下心,一拳朝着沈浪挥来。

只见,眨眼之间,陈杰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膝盖结结实实撞在地面,陈杰整个人疼得哇哇乱叫。

揽雀尾!

武当绝学!

沈浪出手奇快,陈杰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就跪在地上,还以为是地上太滑。

尔等宵小,是真以为我狠人沈浪,是可以随便欺侮?

沈浪淡定站在原地,背负双手,冷静的吓人。

“废物,上车!”周子豪对着陈杰大骂一声。

然后,陈杰像条废狗,瘸瘸拐拐的爬上车。

当周子豪和陈杰走后,林软软清澈的眼眸中,满是担忧。

“唉,沈浪,你要摊上大麻烦了!”

“谁摊上麻烦还不一定!”

沈浪眼眸深邃,他将尽快把受过的屈辱十倍偿还!

……

下午,沈浪在宿舍浏览平安市的各大楼盘。

那辆轩尼诗毒蛇在校外商业街停着,并不是长久之计,因此沈浪打算搬出学校住。

一个胖乎乎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沈浪床铺旁。

沈浪抬头一看,竟是班长张超。

“沈浪,有事找你。”

“班费我不是已经给你转过去了吗?”

“不是这件事,晚上班级所有男生聚餐,地点沸腾火锅,都得来,不来就是不给面子。”

临走时,张超阴险的笑了笑。

沈浪觉得,此事并不简单。

“我狠人公子,需要给你们面子?我倒要看看,你们能耍什么花招!”

到了晚上,沈浪来到沸腾火锅店,就朝二楼指定包厢走去。

刚站在门口,就听到房间内的贱笑。

有班长张超和陈杰的声音,还有其他几个同学。

“哈哈,沈浪这个穷逼,估计等下要哭了吧!”

“敢得罪周少,纯属活该!”

“这是平安市最火爆的火锅店,沈穷屌从没来过吧!”

“等沈浪一到,我们就往好了点菜,越贵越好,今晚全场由周公子买单,让沈浪买自己那份,事成之后每人再奖励一千块!”

沈浪就站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

没想到,周子豪并不罢休,还要派人设套来搞他。

“幼稚!”

沈浪面色冷峻,推门而入。

包厢内,陈杰、张超等人,抽着烟,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哟!外卖小哥来了!”

“外卖小哥,今天送出去几单啊?”

“换新衣服了呢,世界奇闻哈哈!”

说话最恶心最难听的,是陈杰和张超。

至于班级的其他同学,则是一言不发,埋头玩手机。

虽然他们与沈浪无仇无怨,但打心眼里儿也瞧不起沈浪。

当然,最主要是沈浪太穷。

况且今天由周子豪买单,这便宜不占白不占,几乎无人站出来替沈浪说话。

沈浪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呵呵,这四年来,所遭受的冷嘲热讽还少吗?

“陈杰,膝盖还疼吗?今天上午你对我那一跪,舒服吗?”沈浪望向这条周子豪养的狗。

一提这事,陈杰就觉得邪乎,上午不知道怎么了就突然给沈浪下跪了。

“你管得着吗?穷狗!”陈杰白了沈浪一眼,然后举起酒杯:“各位兄弟,好哥们儿,马上就要实习了,下面我来宣布一件事,我将担任隆盛五星酒店的大堂经理,兄弟们去了可以给优惠!”

此时陈杰,可谓是牛气十足,无比嘚瑟。

随后,很多男同学,也都举起酒杯吹捧。

“陈哥牛批,年少有为!”

“周少讲义气,陈哥真幸运!”

“好兄弟干一杯,今生今世永不悔!”

瞬间,气氛变了,都谈起了兄弟义气。

这副画面似曾相识,当初一起穷的日子,沈浪和陈杰喝着廉价啤酒,唱着兄弟歌。

酒薄,情谊却浓。

可现在,真是十足的讽刺!

大约过了一小时,众人火锅吃完,酒也喝完。

一算账,每个人需要拿一千块钱。

陈杰和张超都阴险的看向沈浪。

沈浪此时面色冷静,淡淡道:“我去趟洗手间。”

当沈浪刚离开房间,大家就议论起来。

“你说沈浪不会逃单吧?”

“借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你看他平时多么怂!”

“他看到每人出一千块脸都吓白了,估计这会儿去洗手间打电话借钱了吧!”

这时,服务员送来两盘果盘,点名要送给陈杰和张超。

“请问谁是陈杰先生和张超先生?”服务员问。

陈杰往盘子里瞟了一眼,里面都是昂贵的水果,果肉诱人,一看就很新鲜。

“我没叫果盘啊。”陈杰疑惑的问。

“老板说你俩是他的好兄弟,于是免费送你俩的。”服务员说。

陈杰喝点逼酒整个人都飘了,根本没往其他地方想。

见到是北方罕见的热带稀缺水果,正好可以用来醒酒。

“看见没,跟着周少绝对没错,这可是全市最火爆的火锅店啊,老板都亲自送果盘,这待遇绝对可以吧!”陈杰嘚瑟道。

“看来周少与这家火锅店的老板认识,这面子真是给足了!”张超也美滋滋的笑。

陈杰和张超,像是没吃过热带水果一样,生怕别人抢了去,俩人张开大嘴,就一扫而空。

而此时,却还不见沈浪回来。

“沈浪这条穷狗不会真逃单了吧?”陈杰察觉出来不对劲。

等了二十分钟,见沈浪依旧未回,陈杰骂道:“沈浪这货还真特么敢逃单!”

“陈哥,这下更好了,如果让全校都知道他吃饭不给钱,能让他的名声一臭到底!”张超阴险的笑道。

随后,房间响起这两人的贱笑,其他人则是暗呼陈杰和张超的做法实在太损了。

当一众人来到楼下结账,陈杰对前台说:“喂,美女,有个人逃单了,你报警吧。”

然而,前台却是轻轻摇头,“没有人逃单啊,钱刚刚好。”

“怎么可能!”陈杰不解的问:“难道沈浪已经付钱走人了?”

而这时,前台却笑道:“先生你可真会开玩笑,我家大老板在自家火锅店用餐还需要付钱吗?”

众人都面露震惊之色。

沈浪这个大学里的穷屌丝,是这家全市最火火锅店的老板?

陈杰的反应最为激烈:“你说什么?沈浪是你们老板?”

服务员回答:“我哪里清楚,他是背后最大股东,身份很隐秘的,是我们经理刚才来过特意嘱咐了,大老板沈浪先生正在本店用餐。”

陈杰终于松了口气,心中暗暗想道:“看来是重名啊,是场乌龙,沈浪这种穷三代,怎么可能会是这家火锅店的大股东!”

没能坑了沈浪,陈杰和张超很气。

而这两人坐上回学校的出租车后,同车的同学和出租车司机可遭殃了。

这俩货窜稀,把出租车搞得臭气熏天,乌烟瘴气。

“师傅师傅快停车,去了去了我要去了!”

“卧槽不就吃了一盘果盘么,比洗肠还特么狠!”

而此时,沈浪已经驾驶轩尼诗毒蛇,回到学校。

等到第二天早上才知道,陈杰和张超进医院了。

可把医院的医护人员给弄自闭了,这就是俩生化武器,把病房搞得臭气熏天。

由于张超吃的最多,他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身体拉虚到极点。

看到消息,沈浪淡淡一笑。

“好久没用泻下的药方了,大戟、甘遂、芫花、商路、牵牛花、巴豆这几味药都用过量了,不过还是便宜了陈杰,下次我必让他生不如死!”

沈浪吃过早餐,便来到医学系教学楼。

今天有中医课,是平安市知名教授郝立冬的课,勉为其难去签个到。

他打小就熟读各种中医典籍,还得到华夏第一女神医赵灵枢真传,实在厌倦了中医课。

这四年来,装穷装傻装孙子,明明自己啥都懂,还要装作天真无知的样子,真的好累啊!

“唉!想起赵灵枢师父,四年不见,有点想念了,在驻颜术的保持下,灵枢师父应该还是那么年轻漂亮,胸脯还是那么的……”

“沈浪!想什么呢,起来回答一下中了蛇毒,清血的方法是什么!”见到沈浪开小差,郝立东教授脸色严肃。

但他很快便摇了摇头:“算了算了,这个问题不在教材范围内,恐怕连成绩最好的同学都不会,还是提问你一个简单点的问题吧。”

郝教授认为沈浪每堂课都心不在焉,这个问题实在太有难度,因为这是他最近研究的项目,准备拿去参加省里的中医学术研讨会,刚才随口提了出来。

然而,这时沈浪却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郝教授,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吗?”

“对于你们学生来说,真的很难!”

郝教授一脸认真的说。

“我这有个方子。”沈浪淡淡道。

“那你就说说看。”郝教授认为直接拒绝有些不妥,就给了沈浪一个机会。

平时在中医课心不在焉的沈浪,并不被这位郝教授看好。

虽然沈浪在主修的西医上专业成绩优异,可选修的中医课程每次考试都不及格。

并且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教科书范围,就连中医课成绩最好的同学都不可能回答上来,而沈浪这个中医课混子又怎么可能做到?

郝教授拿起茶杯,喝着茶,打发这段无聊的时间。

却突然听到沈浪娓娓道来:“针刺手厥阴经,护其心脉,为堵毒血上流,刺其曲池环跳,天星十二穴里面,曲池合谷接,环跳与阳陵,要用三虚七实,否则血流凝滞,气息不顺,那就危险了。”

听到这话,郝教授直接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溅到讲桌上全部都是。

万万没想到,沈浪竟然能说出清血前所用的针法。

郝教授脸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继续,沈浪,你继续说。”

“针法施完,便是敷药了,取白芷二两研粉,胆礬、麝香、二圭、桂心、栝楼六钱研粉,地崧五钱捣碎,涂抹在伤口位置,这便是治蛇毒的方子。”

沈浪说完,郝教授眉头猛跳,难以平复心情。

“这……这是古方!古方啊!”

郝教授本以为沈浪会说出个现代中医方子,却没想到一张口便是失传已久的古方。

沈浪见到郝教授像是中了彩票,感觉莫名其妙,没必要这么激动吧。

却见这时,郝教授赶紧拿出纸笔,然后趴在讲桌上一通狂写。

尽管讲桌上满是茶水,可郝教授已经全然忘记,投入其中。

“郝教授,你这是?”沈浪好奇的问。

“我要把这古方记录下来,这方子比咱们现代常用的方子多出两味药,而恰恰是这两味药,更能增强药性。”

郝教授不方便告诉同学们,他这几天准备参加省里的学术会议,而正在他踌躇不前时,沈浪一语惊醒梦中人。

郝教授头也不抬,赶紧将这副药方记录下来。

写完之后,郝教授猛然间抬头看向沈浪,伸出手指顶了顶快要滑下鼻梁的眼镜。

“哦对了,沈浪,这个方子你从哪里得来的?”

“忘了。”沈浪并没有说出事实。

第一女神医赵灵枢师父,曾经告诫过他,在俗世中千万不要透露她的名字。

如果让别人知道他得女神医传承,他将会成为华夏中医界争抢的目标,到时候中医界各大门派和组织,将会争得头破血流。

“忘了?”郝教授面露疑惑,而后郑重说道:“这可是失传已久的古方,你今天为中医界做出了巨大贡献啊!”

“郝教授,不至于吧。”沈浪想说,这种古方他脑袋里有上千个。

“至于!真的至于!虽然现在治疗蛇毒有抗毒血清,但血清这类东西不是随处可得,而这副古方不仅可以治疗蛇毒,还有助于中医学专家研究药理,多出的这两味药特别关键!”

“好吧。”

沈浪也无话可说了,没想到当今中医界越发展越滞缓了,记忆中这个方子在灵枢师父教导中只是个普通方子。

真正牛逼的是驻颜术和延寿术。

这两样方子一旦公开,绝壁能轰动世界。

现在,无论是郝教授,还是课堂上的同学,都对沈浪刮目相看。

虽说沈浪最近在学校名声很臭,可不论人品,在中医学识方面,令人为之一惊。

郝教授开始重新审视这个中医课混子,打算以后多接触。

课后,郝教授叫住沈浪,聊了几句。

“沈浪同学,你是不是中医世家传人?”郝教授目光和煦,与之前判若两人。

“不是。”沈浪轻轻摇头。

“那就奇怪了,这古方在当今诸多中医典籍上,确实没有记载,但药性绝对不会有错,如果不是中医世家,又怎么会得到如此高妙的药方。”郝教授感到纳闷。

难道,沈浪同学故意隐瞒中医世家的身份?

可是郝教授想了想,觉得不太可能,如果沈浪家真有这本事,又何必穷成这样子,这药方能卖好几百万啊。

沈浪的穷,在平安市综合大学可是全校皆知。

“沈浪同学,你要出名了,我会帮你向全校申请奖学金!”郝教授郑重其事。

沈浪耸耸肩,觉得没必要。

如果靠这种低级方子出名,那也太捞了。

更何况,如果想要出名,乃至名震华夏,又何须靠这种方式。

从教学楼回到宿舍之后,沈浪继续在手机软件上浏览房产信息。

却意外接到系主任的电话,让他到办公室一趟。

沈浪以为是关于强奸一事,这更加坚定了他要快些洗脱清白的决心。

等到了才得知,原来是告诉沈浪,平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正在招收实习生,他推荐沈浪去。

“主任,不是说已经对我全行业封杀了吗?”沈浪很疑惑。

“沈浪啊,你专业成绩优异,如果就这样沉寂,未免太可惜,我动用了很多关系,才给你争取到的机会,你一定要珍惜啊!”系主任语重心长的说。

看到系主任一脸诚恳的样子,沈浪却觉得蹊跷。

当初被诬陷强奸,如果没有系主任从中添油加醋,也不会闹得全校皆知。

其实现在沈浪真不需要任何人给他提供职位,只要他想,小小平安市还真留不住他。

沈浪倒要看看,系主任究竟在耍什么花招。

“好的主任。”沈浪点头。

“沈浪啊,你可一定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啊!”

“不会的主任。”沈浪回答。

当沈浪离开后,系主任眼眸中闪过一抹阴恻恻的冷意。

而后,他拉开办公桌的抽屉,看了眼里面的一张银行卡。

他那阴冷的目光,瞬间变得兴奋,透着股贪婪

相关文章:

三少的蜜宠甜心免费阅读/三少的蜜宠甜心无删减

女侠的极品名器|武林美妇人的肉臀小说

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_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

第10章病房旖旎/餐桌下的旖旎校园文

男朋友抱着我在教室做 边走边干好深嗯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