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莫负荏苒好时光小说已完结篇免费阅读

2022-01-11 20:46 · 新商盟

苏醒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逼得失去呼吸的能力。

苏醒不会说谎,所以她保持沉默!

“你有胆子对我下药,可想过怎么承担我的怒火没有!”唐湛南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一丝温度!

这是苏醒这辈子唯一做过的亏心事儿!

他们的动静闹得有些大,不止经理发现之后赶过来,周围的人也纷纷侧目过来。

在经理看清唐湛南的脸之后,没有替她说一句话。苏醒就知道今天她逃不掉了。

不能承认!

“我想,先生你是认错人了,算计您的肯定不是我。像我这种小人物,想摸到您,都是一件极困难的事儿。”苏醒在说话的时候,渐渐找回一点自己的声音。

虽然她说摸到唐湛南都是一件极困难的事儿,但她却在话音落下的时候抬起手,缓缓地握住他的手,然后用力想拉开。

但她的手劲儿哪里有唐湛南的手劲儿大,她似乎只是象征性地用一下力,似乎就放弃了。

但她不知道,别人看到她碰唐湛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极为震惊!

因为唐湛南不喜欢别人碰!

特别是不熟悉的——女人!

这个女孩是什么人!

唐湛南居然能对她下得去手!

她拉不开唐湛南,当即后退一步,下巴轻易地就挣脱他的钳制。

虽然她没说实话,但不是她算计他,也是事实。

苏醒一得自由,转身即逃。

唐湛南似乎没有为难她,但她刚刚离开,站在暗处的刘特助已经悄然跟上去。

苏醒想离开,可不到调班的时间!

躲在后面纠结片刻,苏醒决定出去。在这公众场合,唐湛南不会干出巧取豪夺的事来吧!

才怪!

苏醒才一出门,就被两个男人围住。吓得她惊呼一声,手里的酒杯应声落地,红色的液体流一地,顿时酒香四溢!

不等苏醒惊呼第二声,她就被两个男人捂住嘴,抬到一个包间。

那两个男人在把苏醒送到之后,立刻退出去。

苏醒转身欲逃,但门已经死死地关上。

包间里只剩下她和唐湛南两个人!

唐湛南坐在最亮的一处灯下,手里拿着一叠资料看着。

“苏醒,身份证号:130101XXXX……”唐湛南抬起眼来,随手把资料丢在桌上,“你跑到天边我也能把你抓回来!”

虽然背靠大门,苏醒在听到他的话之后,还是往后缩了缩。

只是她已经退无可退!

唐湛南站起来,带着慑人的气场走向苏醒,“你可知道,那点自以为是的小聪明,会给你带来什么后果?”

说话间,他已经走到苏醒的面前。

苏醒仰头,看着他在阴影中,几乎看不清五观的脸。唯独那双慑人的眸子,看得她心虚,遍体生寒!

“想吊个金主,你算计错人了!”唐湛南垂下头,在她耳边,冷声道:“不干净的女人,我从不屑去碰!”

苏醒的身体微颤。

唐湛南说完,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眼睛里只有厌恶与冰冷。

苏醒突然笑起来,她不干净?

那谁干净!吴芯倚吗!

她不干净,也是被他毁了!

苏醒突然伸出手,扯住唐湛南的领带,阻止他离去的脚步。

她的变化太快,让唐湛南有些淬不及防。

下一秒,苏醒用力往下拉他的领带,把没有准备的他带下来,逼近自己。

然后重重地吻下去!

“把洁癖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结果还不是睡一个女人丢一个女人!嫌弃谁呢!”

说完,苏醒一把推向他。

只是唐湛南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你当真以为,随便什么女人都能爬上我的床?”

苏醒闻言,身体微微一颤,忍不住抬头去看他。

因为唐湛南背着光,他黝黑的眸子隐在阴影中,令他的目光更深邃几分。

那几乎无光的眸子,如同黑洞一般,几乎要将她吸进去。

就如那一夜,他也是这般看她。

想到那一夜,苏醒就忍不住感觉到几分燥热。虽然唐湛南中了药,但吴芯倚是勾引不成,她才被当成备选方案推给他。

唐湛南眯起眼睛,修长的手指缓缓地在苏醒的唇上描绘着形状,“知道骗我的下场吗。”

明明只是简短的疑问句,但苏醒却感觉身上一阵冰冷,被他发自灵魂的拷问了一般。

不自觉地吞吞口水,她却感觉颈间传来一股阻力。

是他的手指,压在她的喉咙上!

有一瞬间,她忘记了呼吸,更忘记了辩白!

“那一夜,是你。”唐湛南极为肯定地说道。

“我……”

“你可以什么都不说,可是你敢再骗我一个字……”唐湛南伏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

明明他没有用力,可苏醒却仿佛被他捏住喉咙一般。

唐湛南突然松开手,向后退一步,“听安排。”

丢下这三个字,唐湛南开门走出去。

苏醒却已经被他逼得腿发软,虚虚地跌坐在地上。

苏醒愣神片刻,就追出去。才一出门,就被人拦住去路。

“唐总让你听安排,你暂时不能离开这间屋子。”

苏醒的目光扫过拦住她的保安的手表,“我妈妈还等着我回去,让我先回家,我不跑还不行吗?”

她这话是对已经渐渐远去的唐湛南说的,只是唐湛南不予理会。

苏醒恨恨地跺跺脚,与保镖争执几句,争执不过,只得做罢回去。

然而,她不知道,就在她回身的时候,从她对面的包间里走出一个女人,用满是探究的目光盯了苏醒片刻,眼中恨意滔天而起!

那人不是吴芯倚是谁!

吴芯倚返身折回包间,“妈怎么办!苏醒那个贱人找到湛南了!”

李绾淡然地举起红酒杯,摇了摇,“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我自然听得出是她。”

“妈!怎么办?要是她乱说……”吴芯倚说着,急急地去摸手机,“我要警告一下那贱人,不能乱说话!”

可是她才拿起手机,就被李绾死死地压住,“不行!”

“她一个无依无靠,只带着一个拖油瓶的妈的小贱人,我还管不得她了!”吴芯倚气急骂道。

李绾从她手抽出手机,“只怕你一个电话打过去,不是她接的,会是唐少接的。”

吴芯倚瞪大眼睛,想想苏醒此时的装扮,想到手机绝对不会是在苏醒身上!

想到这里,她猛地抽一口冷气。

太可怕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吴芯倚焦急地推着母亲李绾。

“她在唐少的控制下,咱们不好动她,但她妈可不在!”

李绾冷笑数声,随即打一个电话出去。不到一小时,她的手机响起。

“夫人,人查到了,在市第一医院。”

苏醒一夜未眠,心里都是母亲焦急等她回去的画面。

第二天一早,唐湛南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被囚禁一夜,不管别人怎么怕他、惧他,苏醒对他自然没什么好脸色,虽然她也怕他!

唐湛南却一点也不把她那几乎要杀人的目光放在眼里,随手丢下几个纸袋,“换好衣服,一会儿能不能自救,就看你怎么说了。”

苏醒拎起袋子,就要扔出去。

“你可以不换,你就这样去警察局。”唐湛南放下这句话,然后就要走出去。

“等等!”苏醒咬着嘴唇,踌躇片刻,在唐湛南不耐烦要离开之际说道:“我要我自己的衣服。”

她不能换一套衣服回去,母亲看到不知道又要怎么担心。

唐湛南不知她所想,淡然道:“等你三分钟。”

苏醒咬了咬牙,匆匆将手伸向袋子,把里面的衣裙拎出来,往自己身上套去。

没空去欣赏衣服的质量与款式,她满脑子想的都是一会儿要怎么和母亲解释她一夜未归,又换了一身衣裳!

唐湛南就坐在大厅里,他正低头看着报表,一抬头,就看到苏醒踩着尖细的高跟鞋,一条掐腰及膝短裙,将她娇好的曲线显露出来。

纤细的肩带,把她肩膀和颈部的玲珑曲线完美呈现出来。

只望一眼,唐湛南就不自觉地想到那日,她呈现在他眼前的美好……

唐湛南的眸子暗了暗。

他注意到身边人的视线也集中向苏醒,眉头不易察觉地轻蹙,随即他站起来,走过去。将自己的西装脱下,然后盖在苏醒的肩上。

将她肩颈的曲线,都罩在宽大的西装之下!

众人见状,急忙把目光收住。

只是唐湛南依旧有些不满意地盯着苏醒纤细修长的小腿看一眼,压下心中的不满。

唐湛南走到门口,车子早就停在那里,等着他。

前面坐着司机和刘特助,苏醒只好硬着头皮坐到后排。只是尽量让自己的身体贴着车门,能离唐湛南多远,就离他多远。双手的十指,不安地扭在一处。

唐湛南见她躲着自己,眉不易察觉地轻蹙一下。

“照实说,我不为难你。”唐湛南居然耐着性子说一句。

苏醒紧张的心停跳一拍,随即眼底闪过苦色。虽然她做的事有失厚道,可她已经收了吴芯倚的钱,过河拆桥的事,她一样也做不出来!

偷偷地用余光瞄唐湛南一眼,心情异常复杂。

终于,车子开到警察局。

苏醒的心,乱成麻。

警察局门前已经堆了大批的记者,不用唐湛南吩咐,他们的车子已经绕过警察局,开到警察后面。

刘特助一个电话打过去,他们拐到一条窄道中,开到地下停车场。

从地下停车场走上楼梯,就是警察局的正厅了。

避开记者,苏醒跟着唐湛南,来到一间办公这室。里面不止有警察,还有吴芯倚母女!

吴芯倚看到苏醒的时候,眼珠子里透出来的目光,几乎是萃着毒一样锐利。

苏醒拿人钱财,现在让她反口咬吴芯倚,到底是心虚。虽然她猜测,母亲被绑架,和吴芯倚脱不了干系!

“唐少,我吴家是势弱,但也不是好欺负的!这鉴定报告想必你也已经看过了吧?你污了我女儿的清白,给个说法吧!”李绾言词犀利地先发制人。

唐湛南没出声,自然有律师上前来递上一张名片,“我是唐先生的律师,两位有什么问题,尽管找我,咱们公事公办。”

张律师代表了唐湛南的意思,这场阴谋陷害,怕是有变!

吴芯倚的手微微一抖,李绾及时握住,还拍拍她的手,似是要为她做主一般,安慰她。

“公事公办,这份报告想必张律师也已经看过了吧?我倒想知道,你们准备怎么个公事公办法?私了的话,我们只接受唐少对我们芯倚负责,否则,我们起诉到底!我就不信了,还没有说法的地方了!”

张律师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从容地呵呵一笑,推了一下眼镜说道:“吴夫人稍安勿躁,举证还没结束,您别激动。”

“还要什么证据?唐少留在我们芯倚身体里的东西,还不够?以权压人,也别这么明显!”

唐湛南伸出手来,握住苏醒的手。

苏醒感觉浑身寒毛根根竖起!

一方面是因为吴芯倚那如针如芒的目光,更是因为唐湛南的动作!

唐湛南握住她的手之际,她感觉似乎有一阵电流刺激而过!

苏醒下意识地想抽回手,然而,唐湛南却紧紧地握住,不给她挣脱开!

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苏醒瞪大双目,愣愣地看着他。

她盯着他的眼,事情真相几乎脱口而出!

妖孽!

苏醒忍不住在心里骂一句,唐湛南生得皮相极好,他不看旁人,旁人的心都能被吸去。他这样目光灼灼的盯着一人,那几乎要把人的魂儿给收去,为他卖命!

吴芯倚看到两人眼神交汇在一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她又气又恨,更怕苏醒把她交待出去!那她面临的不仅是计划失败,更要承受唐湛南的怒火!

那是她承受不起的代价!

她有些急切,更多的是有预谋的,动一下椅子。

在这寂静的办公室里,这一声椅子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显得尤为刺耳响亮!

苏醒的目光,不自觉地就落在她的身上。

此时吴芯倚同李绾站起来,椅子之所以发出声音,正是因为她站起来而碰到椅子发出的。她的动作是那么的自然流畅,丝毫没有刻意之感。

但苏醒却注意到,她在站起来的一瞬间,往兜里装了一串钥匙。

那串钥匙上有一个属于苏醒母亲的挂饰!

直到昨天晚上她离开前,这个挂饰还在母亲身上!现在突然出现在吴芯倚身上,只能说明一句情况!

想到那种可能性,苏醒如坠冰窟!

大脑一瞬间空白,张律师和唐湛南对她说了什么,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像只木偶一样任由他们摆布片刻,苏醒突然无措地抓住唐湛南的手。

唐湛南虽然见到苏醒次数不多,但他知道苏醒是一个在任何环境下都不服输的姑娘。他把她扣下,都没想过要让她服软。他带她来,也不是为了让她改口供,让他翻盘。

他唐湛南还不屑去利用别人替自己洗白!

然而,面对他时,苏醒都没露一丝怯。

此时,她却像是一个溺水的孩子一样,紧紧地抓着自己!

这么一瞬间,唐湛南突然生出一种——无论她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他都要替她摆平!他不想在她的脸上看到这般无助的神情!

“把我手机给我!求你……”苏醒的声音里带着颤音。

唐湛南伸手,刘特助立刻将苏醒的手机递上前。

苏醒接过手机,但颤抖的手指几乎无法解锁手机。

试了两三次,才堪堪解锁,按下紧急呼叫1,手机嘟嘟响了两声,就是接通的提示音,“喂?妈?”

“别出声,出来。”刻意压低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不等苏醒说话,手机里就传来挂机的声音。

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像一道惊雷般,霹中她!

“妈……”苏醒的声音抖的厉害,她回头看一眼唐湛南。

唐湛南一脸平静地看着自己,他昨夜在自己耳边威胁的话,还在不断地回荡。

“恩,我没事,一、一会儿我兼职结束了,我就回。”苏醒紧张地眨着眼睛,磕磕绊绊地当着唐湛南的面说谎。

她瞪大眼睛,才不让眼泪掉下来,只是发红的眼睛,早就出卖了她。

“我也不知道我几点能回。”苏醒说着,装着要说私密的话一般,调头走向门口。

只是出了大门,她就装不下去,急急地跑向走廊尽头的吴芯倚母女!

“我……”苏醒才说一个字,就这被他们两个拖进卫生间里。

一进入里面,苏醒就推开吴芯倚,瞪着猩红的眸子,怒问道:“我妈呢!”

吴芯倚摆弄着手指甲,“我请她去喝个茶,今天的事儿一了,我就接你去见她。”

“我要先确认她平安。”苏醒哑着嗓子,几乎是从喉咙里发出低吼。

“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和我谈条件?”吴芯倚把妒忌化为仇恨,发泄到苏醒身上。

苏醒却完全不顾这些,低喝道:“我要见到她!现在!”

吴芯倚还欲说什么,李绾拨出一个号,然后把手机给苏醒,视频接通。

这是一家酒店的房间,陈设高档,装修豪华。

苏晴夏正坐在窗边的沙发上,身上没有被绑,也没有被虐待的模样。沙发旁边还放着精致着早餐,只是她一口都没动。

“小醒!”苏晴夏知道视频接通,顿时有些激动地站起来。

“老实坐好,别动!你不想让你女儿看到你被打的画面吧!”

经人这么一提醒,苏晴夏冷静下来,虽然还站着,但没有其他的动作。

“小醒,妈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事事顺着你舅舅。”

苏醒听到她说这句,猛地瞪大双眼,呼吸瞬间窒住!

“无论他们向你提出什么要求,都别答应!”

听到她的话,看守着她的男人骂骂咧咧地站起来走向她,“你个老东西,不吃点苦头,就不老实是不是!”

视频中的苏晴夏突然向后退一步,似乎是怕看守她的男人一样。

苏醒却突然尖叫一声,“不要!”

苏醒的声音刺破空间般,从卫生间里,划入走廊,在走廊上回荡!

李绾想捂她的嘴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苏醒尖叫一声,手机掉落在地,屏幕被摔炸出一道道裂痕。

但这依然不影响手机的视频通话,手机屏幕一阵抖动,拿着手机的人急急地跑向窗边。

苏醒只看到一个黑影翻出窗外,那人扑过去,应该是往下看,手机在他手里,摄像头没正对着苏晴夏,没有让苏醒看到她跳下楼的画面。

可苏醒知道发生了什么,从一瞬间定格的画面中,她目测一下酒店房间的高度至少十层!

她不能想象,从十层掉下去的人会怎样!

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几乎不能思考!

久久,闻声赶来的唐湛南推开卫生间的门,就看到苏醒失声嘶吼着,半晌吐不出一口气。

唐湛南看到她脸色被憋得青紫,急忙冲过去给她顺气。

苏醒却像是不会呼吸了一般,久久吐不出胸口郁结的一口气。

唐湛南掐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向自己,随即往她的口腔里鼓出一口气。

感受到这刺激,苏醒才惨叫一声,大哭出声。

她猛地推唐湛南一把,将唐湛南推得一个趔趄,疯子一般冲出门去!

唐湛南见她这般,只觉得心痛得如插入一把刀子,急急稳往身形,立刻跟着冲出门去。

唐湛南跑到大厅,眼尖的记者立刻围过来,也就挡住苏醒的去路。

苏醒的力气大得出奇,一把将围在门口的记者们推开,冲出大门。

唐湛南也紧跟其后,跟上苏醒拦下的出租车。

记者们哪肯罢休,追着出租车过去。

苏醒坐在车上,哆嗦着手,司机问她好几遍去哪,她都没反应过来。

“先开车。”唐湛南替苏醒说道。

车子缓缓启动,甩开拍打着车门的记者。

唐湛南伸手捞过六神无主的苏醒,“去哪?”

他问完,拿起手机,“问问吴家那对母女,刚才给苏醒看了什么。”

“凰城路,开源大酒店。”苏醒惊恐地瞪大眼睛,捂住耳朵,木然地说出她从手机里看到的画面。那边的音乐喷泉,只有在开源酒店门前才有!

想到窗外的高度,让苏醒不禁又哆嗦起来。

开源大酒店离他们所在的位置并不远,不足五分钟,就到达目的地。

警车和救护车,还有围观的人群,早就把酒店门前围的水泄不通,司机只能把车停在道边。

唐湛南付钱的空档,苏醒已经推门下车。

只是她的步子已经虚软,如果不是唐湛南眼疾手快扶她一把,她已经摔倒在路边。

苏醒早就没了冲出警察局时的气势,跌跌撞撞地走向人群中间,还是唐湛南保驾护航,才能堪堪挤入人群。

走到警戒线边上,在人影绰绰中,一个四肢扭曲的人,被盖在白布之下。

苏醒错愕片刻,注意到地上的人,露出一只被血染红的手,顿时失控地往往里冲,被警察拦住,“闲杂人等,不能进入。”

“那边是我妈——”

唐湛南和警察惊愕片刻,苏醒已经挑开警戒线,连滚带爬地冲进去,扑倒在被白布盖住的尸体旁。

她伸出颤抖的手,就要去掀白布。

唐湛南在苏醒伸出手,摸向白布的时候,突然冲过去,捂住她的眼,“不要看!”

“你滚开!”苏醒嘶吼着,沙哑的声音,像是声带被磨破一般!

她扭着身体,想从唐湛南怀里挣脱出来,但她已筋疲力尽,挣脱不开他的控制。他把她扣在怀里,她大声嘶吼着,挣脱不开,就在他的胸口狠咬一口。

唐湛南痛得闷哼一声。

“你们两家恩怨,与我何干!你神通广大,囚禁我做什么!如果不是你!如果不是你……”苏醒胡言乱语一番,最后说不下去了,只剩下一片悲痛的哭声。

唐湛南抬头看向地面上的血迹,抱起已经哭晕过去的苏醒,坐上最近的一辆救护车。

……

唐湛南坐在VIP病房的沙发上,医生毕恭毕敬地站在一边,拿着各项检查报告说道:“苏小姐的身体状态没有问题,就是精神受了太大的刺激,才会昏睡不醒,唐先生不需要担心,大概再过一会儿,她就会醒来。”

唐湛南点头,医生出去。

刘特助敲敲门,从外面进来。

“BOSS,吴家闹起来了。”他说着,递上来一个平板,唐湛南出现在警察局的新闻已经上了头条。

唐湛南眉头都没动一下,“让他们闹,等着DNA鉴定结果出来的时候,直接发布到网上。”

不给吴家留颜面。

刘特助微微点头,“好的,BOSS。”

他又向唐湛南汇报一些工作上的事,唐湛南虽然在听着,但他的目光始终都落在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的苏醒。

工作汇报告一段落,刘特助悄悄地退出去。

唐燕绥滑着轮椅出病房,正好看到刘特助从苏醒的病房里走出来。她狐疑地盯着已经关上的电梯片刻,滑着轮椅来到病房门前,推开一道小小的缝隙,就看到唐湛南的侧脸。

“哥?”她将门推开,惊疑不定地唤道,“你怎么在医院?哪里不舒服?”

虽然唐燕绥嘴上骂着唐湛南,但对这个哥哥还是很关心的。

唐湛南闻声转过头来,她已经坐着电动轮椅滑到近前,“无事。”

唐燕绥根本就没注意到他的话,目光落在病床上,“苏醒?!”

惊呼一声之后,她滑着轮椅过去,一双手上下摸着苏醒,想确认她哪里受伤了。

唐湛南按着太阳穴,“你认识她?”

“就是她啊!那对和我一起住进医院的母女!”唐燕绥急急地答完,又关切地追问,“她怎么了?”

唐湛南正想着如何说,唐燕绥奇怪地看看周围,“咦,苏醒躺在这儿,阿姨怎么不在?”

女儿病了,妈妈守在旁边,是再寻常不过了,所以她不假思索地问出声来。

她才问出口,躺在床上似乎在昏睡的人突然挺起身体,坐起来,疯了一般地吼道:“你们走!走!”

她不知何时,已经醒来。

唐燕绥被吓坏了,半晌愣愣地不知如何反应。

苏醒吼完,捂面大哭,哭得肝肠寸断。

让唐燕绥都觉得心脏隐隐地绞痛。

她不知所措地转头看向唐湛南,想从他的脸上找到答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唐湛南神色没有一丝变化,“要看看你母亲吗?”

苏醒的哭声嘎然而止,身体却止不住地颤抖着。

久久,她的脸从双手间抬起,双目通红,精神不太稳定的模样。

“已经收敛至太平间,就在地下一层。”唐湛南陈述道。

虽然他的神色和之前并无异,但短短两句话,依旧惊得唐燕绥像见了鬼一般瞪大眼睛。

唐冷血什么时候会安慰人了!

不对!苏阿姨这是……死了?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不管唐燕绥怎么想,苏醒终于有一些反应,她揭开被子,赤脚下床。

只是她的身体还虚软的厉害,脚落地,人也跟着倒下去。

唐湛南似是早知道一般,长腿几步迈到她跟前,在她摔倒之前,扶稳她。

苏醒握住唐湛南的手,都在颤抖。

唐湛南为她披上一件毯子,扶着她走出病房。

唐燕绥犹豫片刻,也跟上去。

苏醒一直在颤抖,如果不是唐湛南扶着,她就算爬,也爬不到太平间去。

电梯下来,早就得到关照,有管理员在下面等着。见到他们,立刻引他们去里面。

苏醒站在太平间的一格格柜子前,其中一格上写着“苏晴夏”三个字。

她抖的更厉害了。

管理要替她把柜子拉开,苏醒尖声道:“别碰!我自己来!”

饶是如此,她还是默立片刻,苍白的手指才渐渐地摸上柜子的把手,用力往外一拖。

金属质感的柜子摩擦出刺耳的声音,里面的人也就呈现在苏醒的面前。

没有想象中的血肉模糊,甚至连发丝都梳得整整齐齐。她面容平静,似是睡着了。只是耳朵附近有几乎不可察的针脚,一直延伸到脖子到胸口。

母亲死了,回不来了。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了。

又一个没忍住,苏醒呜咽一声,扶着柜子的边,滑下去,无声地痛哭。

唐湛南已经让入敛师把遗容整理好,故而才没给苏醒更大的刺激。

苏醒再次哭晕过去,唐燕绥像见了鬼一般,看着唐湛南抱起苏醒,将她送回病房。

苏醒再次醒来时,就已经平静了许多。

“吴芯倚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唐燕绥刷着手机,突然骂道。

听到吴芯倚的名字,苏醒空洞的眼神生出一恨色来。

唐燕绥本来觉得扰了苏醒,捂住嘴。看到她坐起来,就想去扶她,只是自己也是个病号,能照顾谁!

“你说谁?”苏醒没受伤,并不影响行动,撑一下身体,就坐直了。

“吴芯倚。”唐燕绥又重复一遍,唐湛南并没把事情原委告诉她,因此她并不知道吴芯倚和苏醒之间的纠葛。

苏醒伸手拿过她手里的手机,扫一眼标题。

“吴家千金与唐少已有婚约,是否好事将成,今日新闻发布会是否宣布好事。”

苏醒眸子里的神色渐冷,“我要去这里。”

相关文章:

连载小说《金牌神医》免费全文阅读

银行 艹到一半经理喊回去加班:我班男生都上过我

完整版—《美女总裁的顶级护卫》—全文在线阅读

我穿裙子挂空挡的经历~医生快帮帮我全文

sm男虐女地下室调教,巨物紫红狰狞含吞吐(超级毒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