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手共余生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2022-01-11 14:54 · 新商盟

黎恩雪想了想,突然就笑了:“这么说来,我心理突然就平衡了。”

黎雨晴微微一笑:“妈刚才说的是对的,不要意气用事,不要因小失大。清水湾的那栋别墅不过价值八百万,拿到十个亿的项目,不知道可以买多少栋别墅。何况,我们黎氏还可以借此机会继续发展,做大做强,到时候的收获就不止是十亿项目这么简单了。”

黎恩雪一脸笑容:“这样的话,那我同意!”

张秀芝当即拟了别墅赠予合同让黎恩雪签字,之后让黎恩雪把那条项链拿出来,她亲自带着项链和合同赶往民政局。

喝咖啡的时候,小棠短信不停地响着,陆续有钱进入她的帐户,不一会儿,她看了一眼余额,正是六千万。

再收到一条短信,是张秀芝发过来的,告诉她项链和房屋赠予合同已经弄好了,她现在亲自送到民政局去。

怕小棠不信,张秀芝还给小棠发了几张图片,赠予合同有黎恩雪的亲笔签字,那条项链,也完好无损。

“还真是迫不及待!”小棠低声嘲讽。

“怎么了?”傅廷修问。

小棠微笑摇头:“没什么!”

“现在去领证吗?”傅廷修问。

小棠点点头。

车子开往民政局,刚刚停稳。小棠便看到张秀芝手里拿着一个档案袋,站在民政局门口翘首以盼。

小棠唇角勾起冷笑,真是好心急啊!

见到小棠,张秀芝立即迎了上来,将手里的档案袋塞到小棠手里,一脸慈爱的笑容:“小棠,你把户口本落下了,在里面!”

然后又冲着小棠眨眼,无声地告诉她她要的东西都在里面了。

“谢谢!”小棠笑了笑,捏了捏档案袋,捏到里面有项链,她对傅廷修说:“我们进去吧。”

档案袋里的东西,她最在意的只是这条项链,这是妈妈留给她的唯一的遗物。

她曾多次向二姐黎恩雪讨要,黎恩雪都说丢失了,可是偶尔她又会见到黎恩雪戴。她知道,黎恩雪喜欢的不是这条项链,黎恩雪只是喜欢抢她东西的那种快感罢了。

看到她在意,看到她心急,黎恩雪就高兴,所以一直不愿意把项链还给她。

现在,终于物归原主了。小棠隔着档案袋捏着项链,仿佛捏着妈妈对她的爱与祝福!

一系列的流程,填资料、拍照、登记。

很快便领到了证。

看到手里的红本本,小棠抬头望天:“突然已婚了!”

傅廷修将证放好,看一眼小棠,交代:“今天起就和我一起住在傅宅。在傅家,你只需要跟我一样尊重爷爷便好,其他人不必打招呼。”

小棠也不多问,点了点头。

傅廷修满意小棠的反应,又说:“要是有人刁难你,告诉我!”

小棠又点了点头,她想她也不会给什么人刁难她的机会,她现在还是学生,大部分时间都会呆在学校里。

“有行李需要取吗?”傅廷修问小棠。

小棠摇了摇头,之后又点了点头。虽然行李少,还是收一下,电脑和换洗的衣服还在黎家。

她突然发现,自己在黎家生活了二十年,可是拥有的东西,真的少得可怜。

“我陪你去取!”傅廷修说完走向停车场。

小棠立即跟了上去。

车上,傅廷修问小棠:“对婚礼和蜜月有什么想法或要求?”

小棠摇头:“没有。”

“你理想中的婚礼是什么样子的?”傅廷修又问。

小棠摇头:“我没有想过。”

其实她想过的,她理想中的婚礼,是穿着洁白的婚纱,携手心爱的男人,在一座美丽的岛屿上,在亲人朋友的见证下,许下最美好的誓言: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可是,她没有亲人了。她爱的那个男人,也已经离她远去!

傅廷修见小棠没什么想法,他提议:“旅行结婚吧?”

除了爷爷,他在江城没有一个亲人,他不想办传统的婚礼。

小棠点头。简简单单的,挺好。也避免了没有亲人送祝福的尴尬。

傅廷修又问:“喜欢哪个国家?”

“丹麦!”小棠说。

过了童话的年纪,仍然向往童话的世界。

车子一路开往黎家,小棠收拾行李只用了五分钟的时间。

看到小棠背着一只简单的黑色背包出来,傅廷修稍愣了一下,她的行李竟如此简单?果然是私生女。他想到自己私生子的身份,自嘲一笑。对小棠莫名多了一丝怜惜。

见小棠向车子走来,他推开车门替小棠接过背包。

傅廷修带着小棠回傅宅,把小棠领进他的房间。

小棠看到卧室的情况就紧张了:“只有一张床?”

傅廷修打消她的顾虑:“我会睡书房!”

小棠就放心地笑了:“好。”

傅廷修看到小棠眉梢的笑意,他稍愣了一下。她笑起来的样子挺好的。

有佣人来请他们下去吃午餐。

傅廷修便带着小棠去一楼的餐厅。

走进餐厅,小棠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她的舅舅舅妈和两个表姐都在席上坐着了。

看到她,舅妈热情地打招呼:“小棠,来来来,快过来坐。今天是你和廷修领证结婚的日子,妈妈真替你高兴。”

在外人面前,张秀芝仍然以妈妈自称。

小棠在她身侧坐了下来。

张秀芝立即拉过小棠的手,一脸慈爱的神色:“结婚了,以后要学着做一个贤惠的好妻子,做好廷修的贤内助,做好傅家的好媳妇。”

黎恩雪也是一脸喜色:“小妹,真羡慕你啊!这么快就结婚了,还是嫁给傅三少这么一表人才的男人,你可真是人生赢家。”

傅廷修稍抬起眼皮来看向黎恩雪,羡慕?一表人才?他分明在她眼里看到幸灾乐祸。

黎恩雪见傅廷修看过来,立即移开眼,不敢与傅廷修对视。

佣人很快开始上菜,傅黎两家人在桌上边吃饭边谈婚礼的事。

傅老很尊重黎家人的意见,说道:“国辉,你们对小棠和廷修的婚礼有什么要求只管提。”

黎国辉眸子里闪过狐狸般的光芒,他组织着语言想着要如何开口。

张秀芝笑嘻嘻地说:“傅老客气了,傅老愿意拿出十个亿的项目来提携黎氏,我们感激不尽。小棠和廷修现在结婚了,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办婚礼只要让两家人热热闹闹的就好,我们没什么别的要求的。”

小棠唇角勾起嘲讽,吃相真难看啊,急急地提十个亿项目的事,这是生怕傅家不给吗?

傅老心领神会,慈祥地笑着点头:“项目的事情我已经安排下去了,明天会有人找国辉签约。对于廷修和小棠的婚礼,大家有什么想法?”

“我们不办婚礼!”傅廷修突然说。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傅廷修。

傅老眉头一皱:“胡闹!怎么能不办婚礼?”

他觉得孙儿是因为娶的是黎三小姐不是黎二小姐所以意气用事。

傅廷修说:“我们旅行结婚!”

“不行!”傅老沉声。

傅廷修说:“爷爷,结婚是我自己的事情。”

傅霖突然一掌拍在桌上,声色俱厉:“这件事情由不得你!”

从十五年前傅廷修被老爷子领回来他就一直看傅廷修不顺眼,因为他是那个时候才知道自己在外面有个私生子。慕清歌真是个心机深沉的女人,自己不露面,竟然把儿子扔到傅家来养。

不是说孩子已经打掉了吗?不是清高如雪吗?

又把孩子送到傅家来做什么?

傅霖突如其来的脾气,把大家吓了一跳。

傅廷修却神色淡定,他声音冷淡疏离:“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傅廷修,你最好清楚自己的身份。”傅霖脸色铁青。

傅廷修淡漠:“我一直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这里是傅家,办不办婚礼,你没有资格决定!”傅霖黑着脸说。

傅廷修声音依然冷淡:“还是那句话,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除非你不是傅家人!”

“别以为我想做傅家人!”

餐桌上,剑拔弩张。

傅老脸色一沉:“吵什么?等我死了你们再吵。”

傅霖的妻子张美娜伸手拉了拉傅霖的袖子,压低声音劝他:“注意点影响,亲家还在呢。”

傅霖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咳咳!”傅大少傅墨擎轻咳了两声,立即转移话题,“爸,爷爷,黎叔叔,趁着大家都在,我有件事情要宣布!”

所有人都看向傅墨擎。

黎雨晴看着傅墨擎微微一笑,只有她知道傅墨擎要宣布的是什么事。

傅墨擎说:“我与雨晴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彼此心仪。原本也是打算近期结婚的,现在三弟与黎三小姐结婚了,我们想干脆双喜临门,把婚期定了。”

闻声,黎国辉和张秀芝脸上皆是喜色。天哪,他们终于得偿所愿了。他们这两年一直让两个女儿来傅家走动,就是希望两个女儿能够得到傅大少的青睐啊!没想到真成了,这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啊!

傅大少是什么人?傅家未来的继承人啊!

黎国辉和张秀芝都高兴了。

黎恩雪心里酸酸的,她一直想要嫁给傅大少,没想到最后他还是选了姐姐。真是不甘心!

她突然想到什么,眉头就皱了起来,恨恨地瞪了黎小棠一眼。

现在姐姐要嫁到傅家来了,那十个亿的项目根本就不需要黎小棠,可是黎小棠这个贱人不仅拿走了她的别墅还拿走了黎家六千万。只要想想,她就觉得心里怄得慌。

傅老听到墨擎要娶黎大小姐,他连声说好。高兴道:“这确实是双喜临门的好事。”

这两年,傅黎两家有所走动,黎大小姐黎二小姐偶尔到傅家来,他对黎大小姐的印象是极好的。既知书达礼又温文尔雅,长得也漂亮,气质清纯脱俗,听说还在法国留学了两年,修的又是国际金融专业,实在是不错。

好了好了,他操心的孙儿的婚事,都解决了。

他一脸喜色道:“这样吧,你们的婚礼我都交给专业的婚庆公司来做方案,到时候你们亲自挑。”

傅廷修坚持:“爷爷,不用考虑我们,我们旅游结婚。”

傅老眉头拧起来。

傅墨擎笑着说:“爷爷,我和雨晴的婚礼请爷爷全权做主。”

傅老点了点头,看了廷修一眼,无奈地低叹了一声。他是知道的,纵使过了十五年,廷修在傅家仍然没有找到归宿感。他除了心疼孙儿,别的真的无能为力。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他朝小棠看了一眼,只希望这不是一桩孽缘。

傅墨擎当着所有人的面,笑着对黎雨晴说:“雨晴,你哪天有时间我们先领证。”

“好。”黎雨晴甜蜜地应。

傅墨擎又说:“领证之前我们先挑婚戒,订首饰。婚纱也抽时间先挑好款式,定制婚纱制作过程比较慢,都要提前准备。”

“好。”黎雨晴笑得更甜美了。

傅墨擎看傅廷修一眼,又说:“我名下有七栋别墅,你到时候看看你喜欢哪栋我先过户到你名下。”

“谢谢!”黎雨晴客气地笑说。

黎墨擎微微一笑:“不必与我客气,这次我们的婚礼,我个人会拿出五个亿!”

言下之意再明白不过了,他的婚礼不仅豪气而且不花傅家的钱。

黎恩雪听了眼珠子都快掉下去了,她真是羡慕死姐姐了,她也长得很漂亮好吗?她还比姐姐年轻两岁啊,为什么傅大少选姐姐不选她?啊啊啊,真是气死她了。

傅墨擎再看了傅廷修一眼,对爷爷说道:“爷爷,三弟要旅游结婚,旅游资金还是由傅家来出吧。”

他摆明了就是要羞辱傅廷修。

傅廷修淡声:“不必!”

傅老心头又是一紧,爷孙十五年的相处,廷修在傅家的日子有多委屈他又怎会不知?

傅墨擎笑着说:“三弟,听哥一句劝,婚姻一辈子只有一次,不要委屈了黎三小姐才好。”

“这是我自己的事,不劳大哥费心。”傅廷修淡漠地说。

傅墨擎也不恼,笑着说:“三弟,你不能因为黎三小姐是私生女就不重视。每个女人都向往一场浪漫的婚礼,你这样做黎三小姐以后会觉得遗憾的。”

听闻黎三小姐是私生女,所有人都震惊。

黎小棠也稍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便淡定了。这必然是黎雨晴告诉傅大少的。

在黎家,黎恩雪是会叫的狗,黎雨晴才是真正咬人的狗。

黎雨晴笑着说:“三妹,你劝劝廷修,和我们一起举办婚礼吧,双喜临门的好事,一定会成为江城上流社会的一段佳话。”

黎小棠淡淡道:“不必,我们更喜欢旅行结婚,去自己想去的地方看自己想看的风景!”

黎雨晴笑着点头,十分尊重的语气说:“也好的,经费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

黎小棠淡声打断:“经费的事情我们自己会解决,有钱山珍海味,无钱穷游世界。车有车路,马有马路。不管走哪条路,我们开心就好!”

傅老因为小棠的话,不由多看她一眼。他突然欣赏这个淡泊的姑娘,心里也升腾起希望,希望这个姑娘能够让他最疼爱的孙子未来过得温暖。

傅廷修也满意小棠的回答,他起身说:“我吃好了,小棠,我们稍后就出发。”

小棠也起身:“我也吃好了。”

傅廷修牵过小棠的手,对着爷爷鞠了一躬。

傅廷修说:“爷爷,这么多年,我让您操心了。现在我终于成家,请爷爷放心,以后我会撑起自己的小家!”

傅老突然鼻子一酸,心疼得胸口发紧。

他眼里泛着泪花,颤声说:“好,好好的。”

如此,也便不枉当年清歌的托付了。

小棠也对着爷爷鞠了一躬,她说:“爷爷放心,我和廷修会好好的。”

“好,好!”傅老更感动了。

傅廷修牵着小棠离开。

院子里的桐梧树下,傅廷修驻足,他问:“会羡慕吗?”

“羡慕什么?”小棠不解。

“羡慕傅墨擎给黎大小姐的一切!”

小棠笑着摇头:“我不羡慕。”

物质生活于她来说只是浮云,从小到大,她渴望的是亲情,是爱!

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爸爸,却也知道爸爸是不要她和妈妈的。爱她的妈妈在她一个多月的时候车祸去世。

父爱和母爱,她都是缺失的。缺失的东西,才会拼命地渴望!

在舅舅舅妈家里生活的前十三年,虽然他们厚此薄彼,但她什么也不知道,她是幸福的!

十三岁以后,她知道了真相,她痛苦过。可她仍然为了那仅存的温暖和亲情,赖在黎家不走。

直到发生昨天这样的事情,她才下定决心离开。

她受到的所有伤害,都来自于情。没有人知道感情在她的世界里是怎样重要的存在?

物质,在她眼里真的不算什么。在学校里生活,一百块她一个星期都花不完。因为她除了吃饭以外几乎不干别的。她大部分的时间都窝在宿舍里操盘和做程序。

再挪出一点别的时间来,她都是泡图书馆,查找专业书籍。她根本没有时间花钱,做程序和读书就可以让她过得足够充实。

“晚上住酒店,明天我们去丹麦,在这里等我,我去收拾行李!”傅廷修说。

“我也有行李。”小棠要一起上楼。

“我帮你拿下来!”

小棠点了点头。

傅廷修一离开,黎恩雪就从一堵墙后面窜了出来,她一脸冷沉,下巴挑着,嚣张地走近黎小棠。

她咄咄逼人的语气:“黎小棠,刚才傅大少的话你听到了吗?姐姐要嫁到傅家来了。”

“所以呢?”小棠挑眉。

“所以项目傅家是一定会给黎家的,根本就不需要你。既然你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你立即把我的别墅和六千万还给我。”

小棠淡漠地看着黎恩雪,一句话都懒得再和她说。一旦她斩断这份亲情,她就再也不会包子。

傅廷修收好证件,简单地收拾了行李,又把小棠的背包拿好便下了楼。

一下楼,便看到梧桐树下两道身影背对着他。

风一吹,浅粉色的梧桐花落在小棠的肩头,轻轻地滑下,仿佛动态画卷。

黎恩雪正想继续逼黎小棠,猛地看到一道身影靠近,她眼角余光一瞟,看到是傅廷修,她眸光闪了闪,语气便变了,低声说:“小棠,我一直觉得黎家待你不薄的,这么多年,黎家对你不好吗?我对你不好吗?你想要什么我没有让着你吗?可是现在,你竟然拿走我的别墅还拿走黎家的六千万,你知道你这样做对我们的伤害有多大吗?这不是钱的事你知道吗?你伤害的是我们全家人的感情。”

“我伤害你们?”黎小棠笑了,冷笑。

傅廷修皱了皱眉,走过来。

听到脚步声,黎小棠回头,看到傅廷修,她一下子明白黎恩雪为什么上一刻还咄咄逼人的语气,下一刻就变得婉转了,原来如此。

她看向黎恩雪,果见她眸子里闪过一抹挑衅又得意的光芒。

小棠淡漠地瞟黎恩雪一眼,平静地问傅廷修:“现在去酒店吗?”

傅廷修点了点头。

车上,小棠等着傅廷修问点什么,可是他全程都没有说话,她也就懒得主动解释了。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也好,信任也罢,都是需要时间来慢慢建立的。傅廷修喜欢黎恩雪,相信黎恩雪说的也正常不过,她无所谓。

傅廷修很君子地订了两间房,让小棠在酒店休息。把小棠送进房间,他终是忍不住问小棠:“你真的拿了黎二小姐的别墅,并拿了黎家六千万?”

小棠大方承认:“拿了!”

“嗯。好好休息!”傅廷修说完便离开了。

小棠也不在意,洗了个澡以后拿出电脑来,趴到床上双手敲击着键盘。

电脑迅速被她切换成系统模式,只见她纤纤十指飞速地敲击着,屏幕上的代码一串一串地飞窜。

傅廷修打电话约了黎恩雪见面,黎恩雪原本是不见的。傅廷修说谈谈别墅和六千万的事,黎恩雪便来了。反正这件事情是真的,黎小棠确实拿走了她的别墅和黎家六千万。

见面以后,傅廷修将一张六千万的支票推到黎恩雪面前,淡淡道:“黎二小姐,这是六千万!”

黎恩雪一脸震惊:“这……”

“你的别墅可否用现金替代?”傅廷修问。

黎恩雪蹙眉,眼珠子溜溜转动,她迅速思考着。

“那栋别墅一千万够吗?”傅廷修问。

“够的。”黎恩雪脱口而出。

傅廷修直接从兜里拿出支票,填了一千万的金额递给黎恩雪:“请收好!”

说完他便起身离开。

“等一下!”黎恩雪急着叫住傅廷修。

傅廷修转过头来,淡淡地看着黎恩雪。

黎恩雪看着支票上面的公司签章,她很惊讶:“你是卡卡投资的老板?”

相关文章:

裙子下电动棒讲课小说|上朝帝王受很多大臣攻

女王男奴视频国产女王调奴免费视频网站

师傅不要了女主洛灵犀.我有一个想法是什么梗

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男朋友在宿舍描述我和他

会有多痛_男催乳师打开我双腿

文章标签